中国园林
期刊搜索:
  • 当期推荐
  • 期刊检索
  • 目录索引
  • 业界新闻
  • 投稿须知
  • 广告服务
  • 友情链接
  • 关于我们
  • 返回首页
远程稿件处理
期刊杂志

    圆明园盛期物质实体空间构成要素分析——山水要素

    关键词:风景园林; 圆明园; 研究; 山水要素; 分析

    Key words:Landscape Architecture; Yuanmingyuan Garden; Study; Mountain and Water Elements; Analysis

    摘要:对于圆明园整体空间结构的把握必须从要素的分析入手,尤其是作为园林基底的山水要素。理清圆明园实体空间中山水要素的组织和建构特色,不仅能够让读者更清晰地了解盛期圆明园的建设特色,而且可为目前圆明园遗址的保护整治提供可操作的依据。通过对圆明园相关史料的考证,结合圆明园遗址的现状,重点分析山体要素的类型、形态与尺度等,以及水体要素的水源、水闸、水位和流向、岸壁做法等。

    Abstract:Elements analysis is the key to understand the spatial structure of Yuanmingyuan Garden, especially the elements analysis of mountain and water. Understanding the characteristics of the mountain-water elements of Yuanmingyuan Garden can not only help to know the characters of Yuanmingyuan in its flourishing days, but also provide practical evidence for preserving and rehabilitating Yuanmingyuan ruins. The mountain type, mountain topography, and mountain scale are mainly analyzed in this article, as well as the water source, water topography, water level and water flowing direction, etc..

    内容:2.2.2土山的组合形态和尺度    在园林空间的塑造方面,山的群体组合形态更为重要。根据圆明园各景区山体的围合程度,可以分为以下5种主要形态: (1)四面围合(或接近四面围合,图2)    从视觉角度分析,此种形态的空间感主要取决于山体围合的空间距离D(即观赏者与山体间最大视距)与周围山体高度H之比值(D/H)。如果周边山体完全闭合,且(D/H)<4,则空间围合感强;如果(D/H)>4,则视线外泄,空间封闭感减弱。在具体的园林创作中,绝对封闭的山体并不存在,而是在某些局部留下豁口,作为景区入口或与其他景区视线联系的廊道。圆明园内属于这一类型的景区包括:鸿慈永祜、碧桐书院、上下天光等。此外福海景区、九洲景区从整体格局上看也属于这种模式,虽然九洲景区内环山体不能实现围合,但扩大到外环,基本实现了山体的四面围合之势。   根据1965年和2002年遗址实测图进行分析,得出上述景区内山体高度H与山体围合的空间距离D的比例关系(表1)。    由(表1)中各景区D/H值可以得出3点推论:①与景区整体尺度比较,山体普遍矮小,基本不存在以观赏山体为主的亲切尺度。②尽管不同景区空间D/H值差异显著,但因D/H均大于5,超过了室外观赏景物的最佳范围,D/H值带来的空间感受差异不显著。③景区山体的真实尺寸与四十景图所绘山体尺寸相距甚远[4]。 豁口(山口)设计是此种形态的关键。为创造不同的景观效果,豁口位置和形态有很大差异:景区入口之豁口并不采取两山直线对顶的形式,而是令两侧山体曲折交错,凹凸相嵌,使入口道路曲折迤逦,内部景物渐次展开,此种方法即为欲扬先抑之法;景区内部较小的山口,也视山体尺度尽量做些曲折;景区内分隔不同景观空间的山口如果超过两个,山口常常交错布置,而非正对,其目的也是避免视线一览无余,做到曲径通幽,给人以无穷之感,如廓然大公、鸿慈永祜的山口设计(图3)。 (2)三面围合   从视觉角度分析,此种空间形态从三面限制视线,一面敞开,视线沿敞口单方向外泄。与四面围合的空间相似,由敞口方向观内部闭合空间,其空间感主要取决于周边围合山体的高度和空间深度。属于此种类型的景区主要有:前湖、镂月开云、慈云普护、三潭印月、夹镜鸣琴等。 (3)两面围合    包括两种基本形态:    ①山体从两个相邻方向围合,另外两个方向敞开,类似于“L”形。如山高水长景区西北角。此种形态的空间围合感较差,视线沿无山的两个方向自由驰骋。山体限定的封闭空间只隐约存在于山体端头连线围合而成的三角形区域内,靠近山体结合点部位空间围合感最强。    ②山体沿两侧平行排列,中间形成一带形空间,视线可以沿山体平行线自由流动。这一带形空间的视觉感受同样取决于D/H值。根据带形空间所处位置及其连续性与否可以分为两类:第一类,位于景区外围山水骨架上的连续绵长的带形空间。此种形式分布很广,九州景区、福海景区等景区外围山体所围合的空间均属此类;第二类,位于景区内部非连续的短带形,如坦坦荡荡景区东西两侧山体所限定的空间,这一空间由于山体低矮,山体间距离较长,D/H值很大,基本上没有空间围合感。    第一类带形空间为园内极为重要的一种空间形态,空间内部恰好全部被水体填充,形成两山夹水的山溪景观(图4)。从功能上讲,这一带形空间构成了不同景区间分隔和联系的过渡空间,同时也是各景区外围水路网络的载体。   根据1965年、2003年实测图,得出此类带形空间的宽度基本上介于10~25m之间,只在某些局部适当扩大(可达40m)。两侧山体的高度介于2.9~10m之间。为了获取D/H值,笔者根据陆路、水路两种游赏方式分别进行计算:如果采用陆路,则假定观赏者位于任何一侧的山脚下,对水体对面山体的观赏视距可以简化为D;如果是水路,假定观赏点位于水中央,观赏视距为d。这样便可以求得D/H、d/H值。(表2)列出了带形空间内几个随机点的D/H、d/H值。    统计结果表明:陆路上的D/H①值介于3~10之间,根据视觉规律,这一比值范围适于观赏景物的整体轮廓。由于景物和观赏者距离较大,两者之间有相对分离感。随着D/H值的增大,空间会变得更加疏朗。    水路上的D/H值则介于2~6之间,尺度舒适宜人,既不局促、闭塞,也不过于散漫,丧失空间感。根据视觉规律,当D/H接近于1时,能够很好地观赏景物细部,且人和景物关系较为亲近,随着比值的增大,人与景物的距离渐渐拉远,由观赏景物细部变成观赏景物的全体,舟行水中央,需要的就是这种不断变换的空间视野,因此,笔者认为,圆明园内这一带形空间的尺度设计是很适合于水中游赏的。除这一舒适尺度以外,造园家也没有忽视在某些特殊部位创造一些迫近山体的感觉,把D/H值缩小到1以下,以突出两侧山体之高峻。例如,B点右侧山体较为高大,舟行其下,便有临于高山下的感觉。 (4)单面遮挡    此种空间形态基本没有围合感,山体在单一方向限制视线,其他3个方向丝毫不受影响,视野开阔、疏朗。沿墙垣布置的带形山体基本上属于这种形态,其功能主要在于软化墙体的硬质景观,丰富墙体前景物的空间层次,并适当遮挡视线,使空间内敛。 (5)平地或小尺度点状山体    在没有山体限定空间或仅有小体量点状山体存在的状态下,整个景区空间边界不清晰,人处在此类空间之中,视线基本不受任何限制。茹古涵今、文渊阁、水木明瑟、澹泊宁静等处空间基本属于此种形态。在这种模糊形态的空间中,多以建筑、植物元素作为空间分隔和限定的媒介。如以建筑划分空间,效果与山体类似,空间边界清晰、封闭感较强;如以植物限定空间则边界模糊,难以明确区分此空间和彼空间,从而导致景观空间的无序性和灵活性。    必须强调,上述5种山体组合形态都存在着局部地段山势不足的问题,为改善这种状况,造园家常常借助植物配置手段来修正山体的天际线,从而创造不同虚实效果的景区界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