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园林
期刊搜索:
  • 当期推荐
  • 期刊检索
  • 目录索引
  • 业界新闻
  • 投稿须知
  • 广告服务
  • 友情链接
  • 联系我们
  • 返回首页
远程稿件处理
期刊杂志

    国际风景园林师联合会(IFLA)通讯 第75期 2008年3月

    关键词:

    Key words:

    摘要:

    Abstract:

    内容:迪拜研讨会 海湾风景园林设计颁奖暨2008大会(Gulf Landscape Architecture Design Awards & Conference 2008,GLADAC08)1月在迪拜召开。国际风景园林师联合会(IFLA)与大会主办方,还有来自无限活动机构(Infinity Events)的风景园林爱好者詹妮•杨(Jen Young)共同举办了世界各地演讲者参与的、为期一天的会议和非洲论坛(Africa Forum)。为了支持这项活动,IFLA执行委员会(Executive Committee)的业务年会与大会同时举行。 IFLA主席戴安妮•孟赛斯 海湾风景园林设计颁奖暨2008大会(GLADAC08) 戴安妮•孟赛斯 对于参观者和旅客来说,迪拜给人的感觉是一个巨大的建筑工地。然而,GLADAC08的主办者阿尔•伯拉里(Al Barari)希望在沙漠中野生动物保护地旁建设一个可持续性社区,使用本土的植被、再生水和当地的材料。 大会演讲者有美国风景园林师协会(American Society of Landscape Architects)主席佩里•霍华德(Perry Howard),英国皇家风景园林学会(Landscape Institute)主席奈杰尔•索恩(Nigel Thorne),南非风景园林学会(South African Institute,ILASA)主席大卫•吉布斯(David Gibbs),还有国际区域与城市规划师协会(ISOCARP)的前任主席,来自西班牙的阿方索•维加拉(Alphonso Vergara)。大会的目的是提升迪拜风景园林行业的知名度,并希望得到迪拜市政当局的支持,当局对保护文化遗产尤其感兴趣。 IFLA期望将来能够和迪拜发展新的协作。这个团体已经把风景园林绿化协会(Greening Association of Landscape Architecture, UAE)这个名称向市政当局提交审批,一旦通过之后,他们将正式启用这个名称并着手编写协会章程,我们希望他们能加入IFLA。 我们对詹妮的支持表示最衷心的感谢。詹妮确定GLADAC09已经在计划过程中,另外还有许多其他的以风景园林为核心的活动。IFLA已经被邀请回到迪拜参加设计奖的评判。 IFLA2008非洲论坛 吉姆•泰勒(Jim Taylor) 论坛和非洲委员会主任 概况 2005年IFLA成立了一个非洲工作组(Africa Working Group)。在格兰特•唐纳德(Grant Donald)的领导下,这个小组着力于研究如何有效地提升非洲大陆的行业水平,IFLA如何建立在世界层面执行的策略计划。IFLA采用了一个计划,计划的目标如下: * 帮助发展风景园林行业,通过提高认证,增加教育机会,组织行业协会,建立交流途径和能力建设。 * 利用非洲大陆现有的IFLA协会,个人会员和经过培训的风景园林师来发展这个计划。 在非洲风景园林师和其他对该计划目标感兴趣的人之间建立一个网络之后,我们认为这个邀请非洲大陆各个区域领袖参加的论坛将成为促进非洲风景园林行业的一个基本手段。GLADAC08为非洲论坛的举办提供了场地。 截至目前,非洲委员会除了建立网络外,还已经通过参观乔莫•肯雅塔农业技术大学(Jomo Kenyatta University of Agriculture and Technology)提供教育援助。现有的风景园林学士学位计划每年将培育出15~18位毕业生,在本国甚至更大的区域参与实践。非洲委员会和IFLA执行委员会的成员们正努力建立与许多专业联盟之间的正式协作关系。非洲论坛具体的目标是记录现代每个区域风景园林行业的状态,确定问题,为建立支持策略奠定基础。 论坛会议 2008年1月22日,非洲论坛会议在阿拉伯联合酋长国迪拜举行。来自17个国家,包括5个非洲国家的26名代表参加了会议。 来自IFLA非洲网络的,起到领导作用的风景园林师们向大会介绍了他们所在国家的实践状况及存在的问题。这些发言人包括:肯尼亚的罗伯特•卡鲁基(Robert Kariuki)、尼日利亚的尼伊•凯迪(Niyi Kehindi)、马拉维的阿比盖尔•科妮尔和南非的大卫•吉布斯。黎巴嫩的亚拉•马克候米(Jala Makhoumi)博士也受邀参加了会议并向人们介绍了他对北非和相邻的中东区域的见解。作为肯尼亚本土和国际顾问的海蒂斯•麦塔(Hitish Mehta)主持了正式报告后的圆桌讨论。 大卫•吉布斯对南非风景园林行业和南非风景园林学会的活动进行了概述。Ubuntu代表人性(humanity),这是南非风景园林师的指导原则。 阿比盖尔•科妮尔向大会介绍了马拉维的地理和历史概况,以及她在工程部(Ministry of Works)作为总风景园林师扮演的角色。她谈到目前在马拉维只有2个从业的风景园林师,她所在的部门急需人才。马拉维提供风景园林课程的大学有2所:邦迪农业学院(Bundi Agricultural College)和理工建筑学院(College of Polytechnic Architecture School)。她说没有一个学校有能力建立风景园林学院。 罗伯特•卡鲁基概述了肯尼亚过去30年风景园林行业的发展。他提到1981年的IFLA大会,1982年肯尼亚风景园林师协会在肯尼亚建筑师协会中的成立。梅勒妮•理查兹(Melanie Richards)是第一位IFLA肯尼亚代表。1994年IFLA一个重要的研讨会在内罗毕召开,大会中心议题是非洲风景园林教育。这一活动是由IFLA前主席兹威•米勒(Zvi Miller)和乔治•安纳格诺斯诺保罗斯(George Anagnostopoulos)提出,罗伯特•卡鲁基和海蒂斯•麦塔(Hitish Mehta)组织的。这项工作的目标是建立非洲风景园林教育专业,鼓励与其他联合行业的合作,加强风景园林师网络建设。20世纪90年代内罗毕大学批准建立了风景园林专业学士学位,目前它正在向社会输送着毕业生。 罗伯特•卡鲁基认为风景园林行业面临的主要问题是缺乏一个综合的绿色产业来保障风景园林项目的实行。政府需要认可这个行业,并为毕业的风景园林师提供职位。 尼日利亚的尼伊•凯迪谈到风景园林师在尼日利亚的数量很少。然而,现在已经建立了2所学校正在培养人才。他分析了尼日利亚一个新的首都城市的概念,和他作为一个风景园林师在新首都权力机构中的作用。他谈到了让政府官员意识到风景园林师在环境的各个方面潜在作用的重要性。非洲联盟应该像欧洲和欧盟一样发展风景园林学。尼伊提议寻找反映地方环境的新的实践方法,在尼日利亚扩展风景园林的行业领域。 圆桌会议 大卫•吉布斯,阿比盖尔•科妮尔,罗伯特•卡鲁基,尼伊•凯迪和海蒂斯•麦塔参加了圆桌讨论。有些特别的客人也受邀发表了意见,他们是来自黎巴嫩的亚拉•马克候米,来自乌干达的马克•欧文尼(Mark Olweny),来自荷兰的英格丽德•达茨哈特(Ingrid Duchhart),英国皇家风景园林学会主席奈杰尔•索恩,美国风景园林师协会主席佩里•霍华德,巴黎联合国教科文组织社会科学研究与政策部(Social Sciences Research and Policy UNESCO)的主管沃塔卢•埃瓦莫图(Wataru Iwamoto),IFLA主席戴安妮•孟赛斯和IFLA执行委员会的成员。圆桌讨论的成果根据IFLA非洲5年计划的主要元素排列如下: 主要问题、机会和需要如下: * 可持续性设计,如生态旅游 * 设计反映地方文化和环境 * 增加国外投资(有潜在的负面作用) * 多国资源开发者的负面影响(如石油或采矿等) * 非洲许多区域的森林砍伐 各种问题和相关建议的行动如下: A 行业发展——认可方面的问题 (1)缺乏行业意识 (2)需要更多的媒体知名度 (3)风景园林师必须在环境设计和景观管理中处于领导的地位 (4)缺乏对国际环境政策提出意见(千禧年导则及其他) (5)在公共服务机构中需要更多的风景园林师 (6)马拉维风景园林行业的低收入 (7)需要政府对本专业的认知,保护这个头衔和规章框架(将风景园林定位于肯尼亚和其他非洲国家的政治环境中),南非提供了一种模式 (8)需要游说政府以提升专业目标 (9)缺乏地方法规,以对开发项目提出最低水平景观内容的要求和专业意见 (10)在许多非洲国家,包括肯尼亚,缺乏一个绿色产业来保障风景园林项目 与之相关的建议行动: (1)IFLA组织代表团促进本行业发展(尤其是马拉维和尼日利亚);(2)建立颁奖计划来认可优秀的非洲风景园林;(3)开展广泛的公共教育活动以提升注意力;(4)与联合国教科文组织和相关专业携手推进IFLA全球风景园林宪章,并使之成为非洲发展中国家的指导纲领;(5)建立一个针对非洲政府官员的教育计划,使他们认识到风景园林师在政府职能方面的潜在作用以及风景园林专业需要得到认可的事实。 B 行业发展——教育问题 (1)需要给学生增加鼓励措施(资助基金、竞赛和奖金等) (2)需要借助外部支持(在资金和师资两方面)在马拉维建立一所风景园林学校 (3)乔莫•肯雅塔农业技术大学风景园林系已经发展良好,但需要更多的支持来为区域服务 (4)现在非洲的专业学校缺乏教师 (5)需要开展非洲风景园林研究 (6)认证发展当前的专业 与之相关的建议行动: (1)用教师交流的方式支援发展学校;(2)教育和鼓励“综合能力”教师,拥有多学科的背景和才华,能够适应更先进的教学发展;(3)考虑在非洲举办一个论坛,邀请优秀的学院和非洲大陆以外的其他大学挑选出来的学院。正如ASLA主席佩里•霍华德的建议那样,可能会产生“无边界的风景园林学”,在某些特定的时间教授们可以到非洲大学讲学并送去教育支持。 C 行业发展——新的与现存的协会和个人会员 (1)在南非风景园林需要一个操作的重点或基础 与之相关的建议行动: (1)为地方协会发展和/或行业规章,也为地方的场地开发标准提供模式的章程和附则;(2)拓展非洲委员会的代表性:詹姆士•泰勒(主任)、大卫•吉布斯、阿比盖尔•科妮尔、罗伯特•卡鲁基、兹威•米勒、海蒂斯•麦塔、马克•欧文尼、英格丽德•达茨哈特(代表欧洲),IFLA前主席玛莎•法加多和格兰特•唐纳德继续作顾问。 D 行业发展——交流 与之相关的建议行动: (1)开展计划使非洲大学和从业者得到来自LI,ASLA和IFLA的出版物;(2)出版重要项目和设计师的案例研究;(3)提供出版物(乌干达电子杂志)(风景园林杂志)(LI);(4)举办风景园林项目的展览和介绍 E 行业发展——能力建设 (1)需要技能以使得风景园林师有效地在基层与地方社区合作 (2)需要更多的风景园林师来满足南非和其他地方的需要 (3)马拉维现在的风景园林师们需要行业发展和先进的教育以提升他们在政府和私人实践中的作用 与之相关的建议行动: (1)发展专业交流机制;(2)考虑设立由IFLA和其他伙伴,如联合国教科文组织,蒙特利尔大学(University of Montreal)风景园林与环境主任在非洲举办研讨和论坛的计划;(3)“无边界风景园林学”。 F 挖掘外部支持和伙伴 (1)非洲风景园林行业的发展需要IFLA和其他组织的持续帮助 (2)需要更多的协作和多学科信息交流 (3)及时的资金援助 与之相关的建议行动: (1)确定援助组织,包括非洲国家内部的以及区域、国家或国际层面的;(2)加强非洲与联合国机构,如联合国教科文组织、联合国人居署(UN-Habitat)和联合国环境规划署(UNEP)之间以及他们的项目的关系。 南非的风景园林:概要 大卫•吉布斯(David Gibbs) 南非风景园林师协会(ILASA)主席 风景园林学在南非是一个年轻的、充满活力的、不断成长的行业。由于特殊的地理位置和政治历史,我们面临着独特的环境、社会和经济挑战,需要重要的思想和策略注入以在观念、态度和人居环境方面发生有效的改变。因而我们的工作具有环境和人道双重价值。我们认为我们是场地规划和场所设计的领导者,重视周边环境的重要性,承认我们的社会责任。 尽管在过去40年里已经有约350名风景园林师从南非各大学毕业,但是我们现在仅依靠130名注册风景园林师在全国范围内充当行业先锋。我们在人数方面的缺少可以在精神和动力方面得到补偿。 南非风景园林师协会对风景园林学的定义为:整合建筑学技术、生态科学、艺术和人道(‘Ubuntu’)责任,在整体上应用到设计、恢复、保护和管理场所中,使我们与大地有意义地联系起来。通过确认、联系、使用本土材料和人力资源,我们进一步努力在公共环境中设计重要的社会空间,从而增加场地的特性,把我们项目的碳排放量减到最小。南非的风景园林是一个富有挑战性的领域,要利用多种尺度解决问题,并与人工环境专业人士、规划主管部门和社区进行多学科合作。 在快速发展的背景下,风景园林师可能会扮演更加重要的角色,尤其在环境规划、城市景观设计和文化遗产管理领域。程式化的设计将不会存在,因为每一个项目都独具特色,充分体现了他们各自的挑战和机遇。 从我们的起点出发    在南非风景园林行业正式成立之前,许多知名的历史园林是由建筑师和园艺师设计建造的。大型市政园林是由公共事务部门(Public Works departments)或类似政府部门建造的。这类市政景观包括开普敦(Cape Town)的公司花园(Company's Garden),后来由17世纪荷兰东印度公司(Dutch East India Company)培育为蔬菜花园(在早期的凯牧场上),再后来成为英国式风景公园(English Landscape Park),到现在它仍是城市的绿色心脏;比勒陀利亚(Pretoria)的联合大厦花园,作为赫伯特•贝克爵士(Sir Herbert Baker)英国殖民主义杰作(殖民力量的形象)的衬托,现在已经被改造为南非民主政府的场地。在南非的其他地方,公园和自然保护区、国家公园和荒野都是由国家、省级或是市级政府管理部门所有和运作,他们将独特的或者壮观的环境按照优先顺序排列进行保护。柯尔斯顿波斯国家植物园(Kirstenbosch National Botanical Gardens),也是开普敦国家生物多样性学会的旗舰地产,或许是以上这些公园中国际知名度最高的一个。 在20世纪60年代,盎格鲁美国采矿联合企业的地产公司委任琼妮•皮姆(Joane Pim)作为风景园林师设计奥兰治自由邦(Orange Free State)韦尔科姆(Welkom)的格林菲尔德(Greenfields)矿业城。这个矿业城有宽广的林荫大道、交通环,广阔的草地和开放空间,保留了当时盛行的城市规划模式。琼妮•皮姆的确是一个先驱,她引来了更加广泛的关注,展示了风景园林师在规划和设计中发挥的作用。她在1971年(去世前3年)出版的著作《美观是必需的》(Beauty is Necessary)中进一步强调了风景园林师的重要作用。通过倡导应用合理的环境规划原则,琼妮(强烈)要求对南非发生的环境退化立即叫停。 大学的支持    南非风景园林师协会是由琼妮•皮姆、安•萨顿(Ann Sutton)、彼特•莱希赤(Peter Leutscher)和鲁洛夫•博塔(Roelf Botha)于1962年5月成立的。它启动了风景园林行业发展的新阶段:建立了一个为南非提供风景园林学教育的大学学位课程。伊恩•福特(Ian Ford)回忆,在此之前,南非所有从业的风景园林师都是从国外(美国或英国的大学)获得教育。他们每个人都有着不同的想法和教育方式,但是他们都受到当今几个卓越人物的影响:全球性的如麦克哈格、哈普林、爱克博、丘奇、杰里科、林奇(Lynch)、克罗威(Crowe)和科尔文(Colvin);还有我们自己的、更低调的、坚毅的琼妮。 1971年比勒陀尼亚大学风景园林学院正式成立,鲁洛夫•博塔教授是第一个教师。最初构建的是4年制(后为5年制)的学士学位课程,现在为3年的学士学位课程;还有1年的荣誉学位,接着是1年的硕士学位。自从这个学科建立以来,课程一直在更新变革,与建筑和室内设计的相关学科相交叉,并定期汲取来自专业人士的实践经验。近30年来,它仍然是南部非洲唯一的风景园林学学院,唯一有专门的风景园林学学士课程的学校。    2000年2月,在20多年的初步讨论和准备之后,开普敦大学(University of Cape Town)开设了2年的风景园林学硕士学位课程,与环境规划和细节设计相结合,以伯纳德•奥博候泽(Bernard Oberholzer)为领导。与建筑、城市设计、城市和区域规划研究生课程平行进行,风景园林学硕士课程在2001年12月有了第一批毕业生。一般来讲,第一学位为建筑的研究生被允许进入本专业学习,但是对于那些非设计相关专业(如园艺学、植物学、环境管理、地理科学和美术)的成熟的候选者在完成为期1年的转学课程后就可被接纳入学。   这2所大学都培育出优秀的学生,受到人才市场的追捧。我们的学生在最终结果公布之前都已经被用人单位注意到。毕业生仍然是供不应求。 我们正在教授和学习的    在比勒陀利亚大学教学8年之后,福兹•塞迪(Finzi Saidi)博士目前在开普敦大学设立了风景园林硕士课程。他发现“风景园林学专业正处于一个不断流动的状态:风景园林学实践为适应社会变化在不断地调整。理解社会背景或许是所有风景园林师被迫面对的一个领域——因为大多数项目都涉及相当多的社会因素和公众期待。因而,关于传达协商过程的知识就变得至关重要。这些社会变化影响着教育家,使他们率先确定教什么,什么应该被教,教和学的过程应该如何表达。   此外,学生需要了解他们将不得不操作多文化的、异类的环境。为了在不同的环境中获得可持续发展,风景园林师必须学习如何建立一个价值体系来尊重和提高其他文化对开放空间系统的理解方面的机会。在我们的城市环境中,尤其是在经济贫困的社区,公共环境成为社会交流和人们约会的平台。了解人们对风景园林的理解——不做预想的假设——可以促成更多意味深长的交流。因此,风景园林的学习过程应该包括实践学习,以为将来的专业实践作准备。 承认我们的社会责任        我们拥有难以置信的生物多样性、丰富的人类文化和显著的自然奇迹的风景,我们有潜力进一步提高我们行业植根南非状况的理论基础。为了确定我们的职业为一门学术学科,我们有义务这样做。由于有充足的人力资源和网络、交流、资助基金、奖学金的支持,学生、学者和理论家将会有机会研究有助于地方实践的课题,这些课题还能够对世界其他有类似条件地区提供借鉴作用。    研究课题内容就如同确定风景园林的角色一样是多样化的,表现在以下过程中:非正式的住宅和场所创造,通过合作性的城市农业扩大专业力量,决定风景文化遗产的价值,了解风景园林心理学,记录实际项目的收获。潜力是动态的,而需求就在于此。如果我们要在南非发展能力,树立自信和专业地位,对这种数据进行的观测、审问、评估和记录(作为一个学术和行业合作过程)是根本性的。我们的经验给其他发展中区域以启发,而且我们还会给予他们帮助。尽管有许多挑战、困难和挫折,在非洲的生活和工作是有很多收获的。我们会在这条道路上继续努力。 碳景观:管理风景园林设计中的碳作用 克雷格•波考克(Craig Pocock) 如果风景园林师想把自己提升为可持续城市和开放空间的制造者,我们需要了解我们自己对环境的影响和减轻这些影响的最佳途径。如果突破职业的范畴的话,通过陈列大量的物耗可以说明大多数风景园林师对产生数千吨的碳负责。 对于风景园林可持续性的衡量方法在几十年前已经广为人知,例如围绕水、材料、能源、生物多样性、社区和经济的问题。全球化以来,世界各地风景园林学会之间的关系比以往更近了,所以现在更重要的是,使可持续性的底线设定透明,可以达到并能够接受国际的审查。我认为“碳”应该成为这种底线之一。 为了在可持续性实践中迈进一步,我们不得不审视我们的假设:事实上,可持续性的理念是假设环境破坏将会发生,因此它的目标是将这种破坏最小化。我们项目的碳代价需要明确地加到计算公式中,这意味着风景园林师应该算出他们项目的碳值,如何使碳值最小化和抵消。 过程明朗化 可持续性较常引用的定义是:满足当代需求,又不损害子孙后代满足自身需要的能力(布鲁兰委员会,Brundtland Commission)。 风景园林师已经被一种错误的环境信心所误导,因为其最终产品是看起来是绿色的自然。雨水管理、生物多样性和社区合作已经成为了可持续性的主要形象。我们考虑我们使用的原材料的真实成本了吗?它们是怎样形成的?社区和环境为我们使用的这些材料支付了多少?使用之后的废料又去了哪里?维护风景园林需要的燃料和化学药品的成本?如果没有详细了解一个项目在建设和维护过程中的碳成本,那么这个项目怎么能够被自信地加上可持续性的标签呢? 风景园林中的碳循环:4个阶段 为了解碳怎样隐藏在风景园林项目中,我想出了4个阶段:设计、实施、维护(较不明显的阶段)和项目生命周期中的碳排放量。还应该考虑更多的阶段,并对每一个阶段进行细分,但是为了在风景园林学的范畴内建立一个碳消耗的概述,我只保留了最基本的4个阶段。前3个阶段在碳生命循环中是合理的,显而易见的。第4阶段不是那么明显,然而却与碳消耗关系最为密切。关于生命周期的第4阶段关系到社区中的风景园林设计在被拆除和空间更新之前能够维持多长时间。与社区相关联的碳成本和更新的原因是理解我们学科是否变得更加可持续性的重要问题。 设计:为了帮助理解如何将碳结合到设计过程中,碳价值可以考虑分为3个各有特色的设计阶段,在这些阶段中风景园林师能够影响和潜在地减少与项目设计相关的碳。这3个阶段是:设计办公室、设计计划和材料规格的碳排放量。这3个碳阶段加起来就是我们在一个项目碳循环的4个阶段中的第一个阶段需要考虑的事情。 实施:大多数风景园林师应该知道在项目施工过程中有一个碳成本;这是碳阶段中较切实的一个。如果在项目执行阶段有一个碳量最小化的目标,必须慎重选择建筑和植物。 维护:风景园林师在大地上设计的方式,选择的材料和给施工后管理的指导都影响到与项目维护相关联的碳成本。然而,实施过程中的碳成本是一次性成本,维护是需要一直进行的,可能延续几十年或者几个世纪。 生命周期——城市更新的碳成本:在审视了风景园林设计前3个阶段的碳之后,最初城市硬质空间实施的高成本被潜在的低碳维护成本部分抵消了。这是个好消息:除非人们考虑“城市更新(Urban Renewal)”及其原因,我们的城市空间是耐用的,维护碳价值低。城市空间最初的高碳成本只有在场地长期维持的状态下才可以慢慢消化掉。 总结 在设计行业中,大多数风景园林师将要为他们设计、执行和维护项目过程中释放的数千吨的碳负责。在依靠化石燃料的经济中,这个碳成本有一部分来自指定材料、建设和维护风景园林。 我们能否创建碳中立的风景园林已经不那么重要,问题的关键是我们在设计过程中导致的碳排放量能否很好消化掉。在设计、实施和维护3个阶段中使碳排放量达到最小的策略呢?如果有的话,那个明智使用碳的设计项目将会延续项目的生命达到几个世纪而不是几十年吗?作为风景园林师,将环境作为我们工作的模板,我们应该以创建长寿的风景园林为目标,生存于人口增加、社区发展、风尚变化和物理天气的影响之下,创建永恒的风景园林。 克雷格•波考克是新西兰基督城设计环境有限公司的主管。公司网址:http://www.designenvironment.co.nz,E-mail:craig@designenvironment.co.nz。 什么是场地规划? 20年前在南美洲工作的规划师们,或那些不得不应付双语环境的人将会告诉你,传达“场地规划(site planning)”这个如此简单的英语词汇是多么的困难。这个术语在西班牙语中的表达和认可花费了很长时间。它其实并没有什么意义。 人们做了很多场地规划,但是却没有方法论,也没有清楚的方法来评价这些结果。然而,因为必要性是发明之母,这个术语被大家采用、接受和利用,接受建筑、风景园林学和场地规划教育的专业人士将把这个用语传播到西班牙语系的所有国家。 现在有一本由美洲规划协会(American Planning Association)出版的小册子——Los Fundamentos de la Planificación de Sitios,填补了一个重要的空白。详见http://www.planning.org/caces。该书用清楚的方法论解释了规划依照自然、设计概念和潜在成果的过程。它还有一个术语表,含有230多条场地规划中最常用的术语。这个插图版的小册子尤其适合那些使用西班牙语的建筑和规划学校的学生,也适合有一点西班牙语知识的人和那些越来越多地开始使用西班牙语的人群。 该文章摘自国际场地规划学会每个季度发行的场地通讯25(1)(2007年11月),仅作少量修改。感谢美国风景园林师协会资深会员达维娜•尼尔和贝特•德•维萨森•科芬的帮助。 欧洲风景园林师这个名称 罗伯特(Robert Holden) 皮埃尔•玛丽(Pierre-Marie)① 从东欧到西欧,风景园林师这个名称的情形各不相同。大体来说,在欧洲的西北部风景园林学已经有较好发展并已经被公众和私人部门认可。在俄罗斯经常用到的名称是“绿色工程师(green engineer)”,而风景园林师却不常见。专业层次、实际认可度和行业的建立从主要的国家风景园林师协会成立的时间可见一斑,从最早的1913年(德国风景园林师协会)到1945年后许多中欧和东欧国家开始成立专业协会(表1)。 国家级的注册 然而,传统上最强有力的专业身份往往通过国家注册制度来保护它的头衔,而且常常是在建筑协会的支持之下。欧洲风景园林学的地位无法与美国相比,在美国的51个州中有49个需要州注册(或颁发许可证)②。相比之下,欧洲议会(Council of Europe)的47个成员国中只有9个把风景园林学作为一个注册学科,它们是奥地利、捷克共和国、塞浦路斯、冰岛、意大利、德国、匈牙利、荷兰、斯洛伐克、斯洛文尼亚和土耳其(表2),另外据报道,葡萄牙也正在协商建立这样的注册职业。然而,这种注册带来的行业保护的状态受制于欧洲大多数国家流行的自由市场政策。 我们也注意到风景园林在英国是个有良好管理的专业,其发展处于中间状态。其行业协会——英国皇家风景园林学会有一个皇家宪章(1995),这就意味着它的地位和机构受到政府机构,枢密院(Privy Council)管理。然而,在英国没有国家级的风景园林师注册制度。 风景园林学名称的问题 然而,在3个西欧国家,法国、西班牙和意大利,风景园林师们想利用这个名称却遇到了问题,在爱尔兰,对于使用这个名称的威胁正在受到抵抗。 (1)爱尔兰:对使用该名称的威胁受到抵抗 2005年爱尔兰议会首次通过注册建筑师法案。风景园林师将不会对此表示反对,尽管如最初的法案规定,风景园林师将禁止在他们的名称中使用“建筑师”这个词。确实,正如最初的草案,如果一个爱尔兰风景园林师这样称呼自己,他们将会受到5 000欧元的罚款或12个月的监禁。北爱尔兰的风景园林师可以自由地称自己为风景园林师,而南爱尔兰的风景园林师却不可以。爱尔兰风景园林学会在欧洲风景园林基金会(EFLA)的支持下成功地提出了要求正名的想法,同时要求改变法案以避免对风景园林学作为专业名称的威胁。 (2)法国:这个名称被禁止的地方 在法国,从19世纪末以来风景园林师一直使用architecte-paysagiste(风景园林师)这个名称(讲法语的比利时、瑞士和加拿大也如此),直到1940年法律中出现了“Ordre des Architectes(建筑师协会)”,随后1977的法律保护了“建筑师”这个名称。从那以后,法国的风景园林师不得不用paysagiste(风景师)这个名称。法国风景园林师协会(Fédération Francaise du Paysage)曾对此进行斗争,1月份,欧洲风景园林基金会(EFLA)的新任主席弗里茨•奥威克给法国总统萨科奇写信说,这种限制是有悖于欧盟的自由市场原则的。它确实与国际劳工组织(International Labour Office)在目前职业标准分类修订③中对风景园林师的定义相违背,同时也和IFLA2006年同国际建筑师协会(International Union of Architects)签署的协议相背离。欧洲风景园林基金会主席进一步指出这个问题可能会被申诉到欧盟法院。 (3)西班牙 西班牙的情况更加困难。不像法国,风景园林学尽管在名称上受到限制,但是在政府层级它已经被接受,在西班牙由于建筑师传统的影响,风景园林更像是边缘学科(尽管各个地区又存在不同之处)。建筑师和工程师是Colegio或专业学校的成员,有地区级和国家级的组织,其影响力很大。这些成立于弗朗哥(Franco)时代的团体,现在受到公共事务部的监督和1974年法律的管制。 结果,风景园林师不能使用拉丁美洲使用的风景园林师(arquitecto paisajista)称谓,而是不得不称呼他们自己为风景师(paisajistas)。西班牙风景园林学会(Asociacion Espa?觡ola de Paisajistas, AEP)不得不在这一限制下操作而且不知道将来能否使用全称。因此,西班牙风景园林学会正在跟随西欧那些国家模式,在那里,多数国家的风景园林行业通过发扬风景园林教育、创造榜样项目来树立专业形象。西班牙在2007年11月已经认可了欧洲风景园林宪章,包括对风景园林教育的承诺(尽管并没有完全提出风景园林学教育这个名称)。 (4)意大利 在意大利风景园林的状态看起来不错:自从2001年以来风景园林学受到法律承认和保护——Ordine degli Architetti, Pianificatori, Paesaggisti, Conservatori(《建筑师、规划师、风景师和保护师条例》),受Consiglio Nazionale degli Architetti, Pianificatori, Paesaggisti的管理。然而,问题是双重的:要想成为一等会员必须具有硕士学位,而风景园林学硕士学位只是最近才有的。大多数风景园林师和意大利国家风景园林学会——意大利风景园林师协会(AIAPP)的成员并没有硕士学位。风景园林师的作用被限制在省级层面。所以从表面上看好,实际令人忧虑。欧洲风景园林基金会曾经多次试图向Consiglio直接提出这个问题但都没有成果。 总结 从整体看来,欧洲的风景园林处于一个好的状态。在许多国家这是个新兴行业(整个欧洲有超过2万风景园林师),在区域和详细设计方面都有许多工作。确实有些国家缺少风景园林师。然而,这个职业必须得到提升,在那些行业名称受到限制的国家,人们需要为专业名称而战斗。这是对国家级的协会和欧洲风景园林基金会的挑战。 无独有偶,在奥地利,国家注册是通过地区的维也纳建筑师和顾问工程师协会负责维也纳地区、下奥地利州和布尔根兰洲;施蒂利亚州、克恩滕州;上奥地利州和萨尔茨堡;蒂罗尔和布雷根茨。详情请登录http://www.arching.at。 阿方索•维加拉获杰米国王一世奖 IFLA秘书长弗吉尼亚•拉博朗迪宣布,西班牙马德里城市创新中心(urban innovation center Fundación Metrópoli)的创立者和现任主席,建筑学博士阿方索•维加拉(Alfonso Vergara)获得了可持续性、风景园林和城市主义的杰米国王一世奖。颁奖仪式在西班牙巴伦西亚举行,由西班牙国王胡安•卡洛斯一世主持。这个奖项由巴伦西亚高级研究基金会授予,承认城市在挑战建设可持续性的未来、尤其是“明智土地(Smart Lands)”的概念和哲学中的战略地位。 这个奖项由高级研究基金会和巴伦西亚政府联合设立于1989年。它主要是认可西班牙国内的科学研究,包括以下几类:基础研究、环境保护、经济、新技术、可持续性、风景园林和城市主义。 建筑学博士阿方索•维加拉是国际区域与城市规划师协会(Society of City and Regional Planners,ISOCARP)主席。他还是一个致力于改善人居环境经济学家和社会学家。他在欧洲和美洲有着广泛的教育影响力,曾经出版了许多著作,其中最著名的是《明智土地》。 当阿方索•维加拉担任ISOCARP主席时,他和IFLA当届主席玛莎•法加多,代表同为联合国教科文组织顾问的2个组织,签署了联合国教科文组织的社会变革管理(Management of Social Transformation, MOST)计划的合作协议。该计划的主要目的是将相关的社会科学研究和数据传达给决策制定者和其他利益相关人。这个计划旨在发扬国家、区域和国际层面以文化证据为基础的政策制定。详情参阅http://www.fundacion-metropoli.org。 在波多黎各学习风景园林 作为一个被法律承认的独立专业,波多黎各高等教育委员会接受了培训该地区未来风景园林师的需求与挑战。2006年8月波多黎各科技大学(Polytechnic University of Puerto Rico)成立了风景园林学院。它的风景园林硕士专业是波多黎各和加勒比地区的第一个,目标是地方和区域的景观遗产研究,因为它记录了专业的历史、工作主体及其对未来的贡献。 这个学期,学院招收了具有不同的教育和专业背景的56个研究生,主要是拉丁裔。正如科技大学的校训,学院主要服务于工作的成人和以前教育背景和兴趣与现在的实践不同的人。这个项目成为给这些专业人士展示在他们新选择的研究生领域学习成果的机制。 学院的教师体现了这个专业的多个兴趣领域,他们所拥有的学位包括艺术/雕塑、城市设计、建筑、设计、陶瓷、园艺、植物和历史。诸多领域体现了学院工作的范围和深度。为了加强这个专业和这个岛国的风景园林行业,毕业生状况将被国家认证机构及时掌握。 杰弗瑞•杰里柯爵士金奖 由联合国教科文组织支持 2009年巴西将举行的IFLA 第46届世界大会,将是第二届IFLA杰弗瑞•杰里柯爵士金奖的会议地点。这个奖每4年一次由IFLA颁发,奖励一个其成就、才智和行动被世界所承认的行业风景园林师。 这个4年一次的竞争对全世界风景园林师开放,他们的专业活动涉及风景园林规划、设计或管理,人居质量的改善和风景园林教育。 这个奖的提名由各国风景园林协会和IFLA会员推荐。国际评审委员会委员有担任联合国教科文组织风景园林和环境设计主任的蒙特利尔大学的飞利浦•帕劳克—高尼德科 (Philippe Poullaouec-Gonidec),杰弗瑞•杰里柯创立的英国皇家风景园林学会主席奈杰尔•索恩,第二次担任首席评审的瑞典SWECO FFNS建筑设计公司风景园林主管索比勇•安德森(Thorbj?觟rn Andersson)。 这个由IFLA给予一名风景园林师的最高荣誉是纪念IFLA的荣誉主席杰弗瑞•杰里柯爵士(1900—1996年)的杰出贡献,他曾于1948—1954年担任IFLA主席。 这个4年一届的盛事第二届评奖的截止日期是2008年5月2日17:00。 更多信息请联系:IFLA执行秘书克丽斯廷•帕瓦萨(Christine Bavassa),E-mail:efla.exsec@gmail.com。 四月——世界风景园林月 2007年IFLA首次通过仪式确定4月为“世界风景园林月”。当时来自全世界61个国家专业协会的风景园林师们参加了这一活动,聚焦各自国家以及全球性的议题。第一个活动是在中国北京,由中国风景园林学会(Chinese Society of Landscape Architecture,CHSLA)展开。2008年,爱尔兰、西班牙、葡萄牙、冰岛、乌拉圭和南非将加入IFLA这一庆祝活动。新西兰的风景园林师们将在4月初召开一次大会和颁布双年一度的场所骄傲奖。 2个最大的风景园林师协会(美国风景园林师协会和英国皇家风景园林学会)将联合把今年活动的焦点放在招募学生方面。 阿根廷风景园林师中心(CAAP)正在组织很多活动,包括由不同风景园林专业的大学教授协办的一个学生研讨会,一个纪念性的植树活动,和布伊诺斯艾利斯大学(UBA)风景园林研究中心一本书的发行活动,由葡萄牙风景园林师协会(APAP)和葡萄牙使馆赞助的展览的准备工作。在建筑师中央协会、穆斯社会阿根廷人大学和其他相关的机构将有演讲和圆桌会议,主要的目的是扩展对风景园林专业及其成就的认识。 所有协会——不论大小——都被邀请告知IFLA执行秘书克里斯廷•帕瓦萨各自的4月计划,发给IFLA新闻编辑约翰•柯莱门斯相关活动的新闻和照片。 第45届IFLA世界大会 第45届IFLA世界大会将在荷兰阿培尔顿(Apeldoorn)丘吉尔普林1号俄耳普斯会议中心(Orpheus Congress Centre)召开。它将与三年展同时举行,其期将开展许多各种形式的前卫的风景园林活动。6月28—29日,世界大会之前将会召开IFLA区域和世界理事会会议。 刘晓明 赵彩君 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