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园林
期刊搜索:
  • 当期推荐
  • 期刊检索
  • 目录索引
  • 业界新闻
  • 投稿须知
  • 广告服务
  • 友情链接
  • 关于我们
  • 返回首页
远程稿件处理
期刊杂志

    传承中国园林文化精神的集大成者——记孟兆祯院士风景园林学术成就座谈会

    关键词:风景园林; 孟兆祯; 解码; 例释; 借景; 传承

    Key words:landscape architecture; Meng Zhaozhen; decode; exemplify; borrowing scenery; inheritance

    摘要:孟兆祯院士是中国著名的风景园林教育家、理论家和实践家,本文是在2009年孟兆祯先生风景园林学术成就座谈会的基础上,以受业后辈的视角,将孟先生对中国风景园林事业的突出贡献作出的一次尝试性的梳理和总结。提出:孟先生在学术上解码了中国园林文化的核心逻辑,创立了一套总括中国传统内质的园林规划设计理法体系;在研究方法论上例释中国园林文化以探究中国园林的底蕴;在教育思想上致力于传承中国园林文化,以授业、解惑、启智、育人为己任。

    Abstract:Academician Meng Zhaozhen is a famous landscape architecture educator, theorist and practitioner in China. In this paper, based on the symposium on Professor Meng's academic achievements, his outstanding contribution to Chinese landscape architecture cause is collated and summarized from the perspective of the younger generation in this profession. It is put forward that in the academic Professor Meng decoded the core logic of Chinese garden culture and created a set of landscape planning and design theory system with Chinese traditional quality included, in research methodology he exemplified Chinese garden culture to explore the inner secret of Chinese gardens, and in education ideology he was committed to inherit and carry on Chinese garden culture and took education and enlightening as his own responsibility.

    内容: “走进了一个园林,就是走进了一个文化”,走进孟先生的园林世界,就如同走进了中国文化(图1)。 1 解码中国园林,万法归一,创立了一套总括中国传统内质的园林规划设 计理法体系 中国园林是世界园林大系中非常重要的一支,但纵观中国园林发展史,针对中国园林的理论著述和立说者并不多,明•郑元勋在为《园冶》题词时便直言“古人百艺,皆传之于书,独无造园者何?曰:园有异宜,无成法,不可得而传也”。可以说相对于国外造园和其他学科的理论体系,中国园林理论自古至今都是极其匮乏的,也反映了中国园林强烈的综合性特点使之理论难以归纳和体系化。但中国园林始终让国人魂牵梦萦,恐皆源于文化之根,面对感人而又神秘的中国传统园林,解开迷津的冲动和努力其实始终没有停止过。其中明代《园冶》是最为全面而又重要的一本书,应该说是古代比较全面反映中国传统园林文化的巨著,但限于四六骈文的文体,顾左右而言他,其理论显得晦涩难懂,也因此后来注释者辈出。 “知其然不知其所以然”往往是因为理法不清,这是学界长期的状况。孟兆祯先生早年在认定《园冶》是中国古代园林艺术基本理论专著后,从语言上先后请教于各路古典文学方家,后综合研读《长物志》《闲情偶寄》等,并有新感悟,渐渐总结出一套中国园林艺术的创作理法。他将这种理法清晰地归纳提炼为“明旨、立意、问名、相地、布局、理微和余韵”,将园林艺术的创作序列归纳为“景旨、景意、景象、景趣、景衍、余音”。孟先生的园林理论强调了二元性辩证思辨,即明晰科学与艺术,理与法,艺与术,景意与景象的辩证关系。 风景园林是一门科学与艺术相结合的综合性学科,绝非纸上谈兵,空谈理论。孟先生对“行万里路”的强调甚至超过了“读万卷书”,在专业生涯的几十年间,他的足迹踏遍祖国大江南北、长城内外,从城市园林到风景名胜区,一一亲临涉猎实证。如同清初巨匠石涛,一反当时画坛一味自闭地研究所谓的法式,而是游历真山水,得真性情,最终创立影响中国山水画坛至今的画论——“一画”论,成为中国传统山水画坛的最后一振,孟先生从名山大川的游历中不断验证着自己对中国园林艺术之传统理法的理解和感悟,越来越深刻地体会到它的适用性之广大,也使得最终形成的理论建构带有了鲜活的色彩。孟先生有感于京剧名家裘盛戎关于声腔“用气”唱气“零存整取”之说,其园林理论的形成经历了相当漫长的过程,点滴积累,积跬步以致千里,终以承德避暑山庄试笔,一旦融会贯通,便成汪洋之势。 《园冶》强调 “夫借景,林园之要者也”,孟先生更是视“借景”为中国风景园林艺术理法的第一要法,也非常重视对它的总结,认为这是以“一法贯众法、万法归一”的理法。他独辟蹊径,将“借”通假为“藉”,这种视角彻底打破了原有对《园冶》借景论的僵化理解,扭转了其褊狭之处。事物必须在他物形成的环境中存在,因此一切无所不借,这种思维是基于意境化的中国园林屹立于世界之林的独到之处,从理论支点上打破了学科的界限,强调了学科之间的融会贯通。孟先生的这一观点确实切中要害,从而完成了一次对计成造园理论的升华,应该视其为孟先生风景园林理论的核心思想,也是其最大特色,在当时学界有如一股春风,可以说是一个标杆,系统性和整体性更加明确,而且上升到了艺术和方法论的高度,具有划时代的意义。由于该理论的基础是在计成《园冶》理论体系上的解读、总结、提炼和升华,因而带有明显的本土性和原创性,这种原创性即便到了各种拿来主义景观园林理论滋行的今天,仍旧无人可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