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园林
期刊搜索:
  • 当期推荐
  • 期刊检索
  • 目录索引
  • 业界新闻
  • 投稿须知
  • 广告服务
  • 友情链接
  • 关于我们
  • 返回首页
远程稿件处理
期刊杂志

    北京社稷坛(中山公园)价值识别与保护管理研究

    关键词:风景园林;历史名园;文化景观;北京社稷坛;价值识别;保护管理

    Key words:landscape architecture; historical famous garden; culture landscape; Beijing Sheji Temple (Altar of Land and Grain); value discernment; protection and management

    摘要:协调园林文化遗产的保护和城市公园的利用之关系是当前许多历史名园保护管理和规划编制的难点和焦点。本研究提出,解决问题的关键在于将保护对象和现实利用需求之间的矛盾具体化、明晰化,而对不同时期空间格局和使用功能的兼容性分析和价值识别是主要的切入点。以北京社稷坛(中山公园)为例,首先明确北京社稷坛(中山公园)3个时期的保护对象类型,即空间格局和功能使用特征;其次,了解3个时期空间格局和使用功能的演变历史;然后,分析不同时期空间格局和使用功能的兼容状况及其现状问题;第四,进行价值识别;最后,在明确了各时期价值重要性的差异后,对保护管理、尤其是由于不同时期空间格局和使用功能不兼容产生的问题提出了相关建议。

    Abstract:How to coordinate the relationship between the protection of landscape cultural heritage and the use of urban park is the difficult and focus point of the protection and management and planning of many historical famous garden. In this research it is pointed out that the key of the solution is to make the contradiction between protection and actual usage concrete and clear, while the compatibility analysis and value discernment of the spatial patterns and usage functions of different periods is the main entry point. With the case study of Beijing Sehji Temple (Altar of Land and Grain), the type of protection object of the Temple in three periods, namely the spatial pattern and functional usage characteristics, is identified first. Then the evolution history of the spatial pattern and usage function of the three periods is understood. And the compatibility status and current problems of the spatial patterns and usage function of different periods are analyzed. The fourth step is to make value discernment. Finally, after identifying the difference of value and importance in different periods, relevant proposals are put forward on the incompatibility of the spatial patterns and usage functions of different periods.

    内容:历史名园是文化景观中的重要一类。由于北京在历史上区位特殊,现状保留的历史名园尤其丰富,且大部分为市属公园。这些“市属公园既肩负着城市公园的职能,又担当着历史文化园林遗产的保护功能,这2种功能既有相互协调的一面,又有相互对立的矛盾”[1]。随着2004年北京城市总体规划的实施,以及其后的城市绿地系统规划修编,北京市各市属公园也开始了新一轮的规划修编工作。“历史名园的保护管理如何减轻矛盾,促进协调,是这次规划修编的重点”[1]。 本文以北京社稷坛(中山公园)新一轮规划修编研究为例,分析保护管理面临的问题和可能的解决途径,希望能够为历史名园的保护管理提供一些借鉴。 本研究遵循以下逻辑关系(图1)。首先明确保护对象,根据《西安宣言》(2005年10月21日于中国西安通过)的原则和建议,保护对象不仅包括文物保护对象本体,即社稷坛(中山公园)园林空间格局(包括文物历史建筑),还应认识到环境对历史建筑、古遗址和历史地区重要性的贡献,将社稷坛(中山公园)园林空间的功能使用及其历史氛围包括在内。其次,了解不同历史时期空间格局和使用功能的演变状况。第三,分析不同历史时期空间格局和使用功能之间的兼容状况,从而了解现状问题,及其根源即价值识别的缺失。第四,进行价值识别,包括价值本体识别以及不同价值之间的关系识别。最后,在明确各时期价值重要性的差异后,价值的载体即空间格局和功能使用的重要性差异也就相应明确下来。当不同时期载体出现不兼容的情况时,应最大限度保护价值高的空间格局和使用功能,并采用空间或时间的手段对不兼容部分进行协调。 1 空间格局和功能使用的历史演变 北京社稷坛(中山公园)空间格局和功能使用的历史演变,大致可划分为3个阶段:明清社稷坛时期(1420—1914年)、民国中央公园时期(1914—1928年)和中山公园时期(1928年至今)①。 1.1 明清社稷坛时期空间格局和功能使用 北京社稷坛建成于明永乐十八年(1420年)。按《周礼》“左祖右社”的营国定制置于阙右门之外西南,北向。总面积初时为362亩1分(约为24.1万m2)。坛方形,有壝墙、坛墙、外墙三重。环坛墙外遍植柏树,井然森列[2]。 在功能和氛围方面,清代每年春秋仲月之上戊,由皇帝带头,率百官朝拜社稷,要演出一套复杂的仪式。据统计,在明清两朝几百年间,每年仅有几日需要利用社稷坛,除了重大的祭祀活动以外,社稷坛平日里是一块封闭的禁地,其利用率远不如农村路边的小土地庙[3]。 1.2 民国中央公园时期空间格局和功能使用 1914年,北洋政府内务总长朱启钤将社稷坛开辟为公园,命名中央公园,又称“稷园”。同年10月10日开放,是北京城内最早开放的公园。当时确定“依坛造景”中央公园建设原则,即在保留原社稷坛及古柏树的总格局下修建公园。新的景观主要营建于外坛空地,以环坛古柏为基点开辟景区,修筑道路[2]。而内坛仅于局部种植花圃,保持了其空旷的视野,最大限度地保持了社稷坛原有格局[3]。 在使用和氛围方面,自中央公园开辟以来,因其环境典雅吸引了不少当时的社会名流、文化名人、政治活动家,期间相继在这里成立和出现了一些日后对中国影响深远的知名社会团体和组织,如行健会、中国营造学社等。同时,公园及其茶座也极受寻常百姓的欢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