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园林
期刊搜索:
  • 当期推荐
  • 期刊检索
  • 目录索引
  • 业界新闻
  • 投稿须知
  • 广告服务
  • 友情链接
  • 关于我们
  • 返回首页
远程稿件处理
期刊杂志

    可持续之美,外观的性能——宣言之二

    关键词:风景园林;美学;美;伦理学;性能;可持续性

    Key words:landscape architecture; aesthetics; beauty; ethics; performance; sustainability

    摘要:一般来说,要理解可持续性景观设计,可以从它与生态健康、社会公正以及经济繁荣3个基本要素之间的关系来着手。但在关于可持续性的讨论中,美学方面的要素鲜被提及,或者反过来,认为将视觉与审美融合对可持续和审美都是多余、无益的。主要考察美(beauty)与美学(aesthetics)在可持续性的各方面所起到的作用。除了生态修复设计外,要使得文化可持续,还需要许多别的作为。我们需要的是具有启示性的景观设计:让体验过如此景观的人能够更深刻地体会到他们的行为是如何影响环境的,而对环境足够的关切则能改善环境。这就需要考虑到“审美的环境体验”(aesthetic environmental experiences)的作用,例如对“美”的感知,应当更加倾向于“生物中心主义(bio-centric)”,而不是“个人中心主义(egocentric)”。受到美国风景园林师设计的许多作品的激发,把这种观点以宣言的形式表达出来,虽然这些作品通常并不被认为对生态设计有所贡献。

    Abstract:Sustainable landscape design is generally understood in relation to three principles–ecological health, social justice and economic prosperity. Rarely do aesthetics factor into sustainability discourse, except in negative asides conflating the visible with the aesthetic and rendering both superfluous. This article examines the role of beauty and aesthetics in a sustainability agenda. It argues that it will take more than ecologically regenerative designs for culture to be sustainable, that what is needed are designed landscapes that provoke those who experience them to become more aware of how their actions affect the environment, and to care enough to make changes. This involves considering the role of aesthetic environmental experiences, such as beauty, in re-centering human consciousness from an egocentric to a more bio-centric perspective. This argument in the form of a manifesto is inspired by American landscape architects whose work is not usually understood as contributing to sustainable design.

    内容:(上接2012年1期第52页) 第二部分:背景:北美风景园林中可持续性的议题 在美国风景园林的文化中,可持续性的意义何在?在过去的20年间,绝大多数的发达国家和越来越多的发展中国家都通过立法来促进可持续发展。但是,美国政府对立法保护环境的态度,即使没有彻底拒绝,但也是唱反调的。这表明,可持续性被认为是偏离美国主流(新自由主义,自由市场)资本主义价值观的。和普罗大众相比,风景园林师们对可持续性并没有更高的觉悟。这没有什么好惊讶的,诚然,伊恩·麦克哈格(Ian McHarg)在他的宣言《设计结合自然》(Design with Nature)中已经凝练地阐述了环境方面的话题,而有些人则把可持续性理解成是对此的延伸与扩展。但是,对另外一些人来说,这是一种威胁,他们的工作就是为对场地为所欲为的那些开发商们服务,他们用麦克哈格的分析方法作为工具,来最大限度地榨取场地的潜能。还有一些人认为,这是对所谓的“纯设计”(Design with a capital D)的一种攻击。了解到这样的矛盾心理,我们才会不惊讶于第一篇发表在美国行业杂志《Landscape Architecture》上的关于可持续性的文章到1994年才出现,这比联合国的布伦特兰委员会的召开晚了11年。 因此,我们必须提醒自己,“可持续性”这个词在当今的含义和使用都是相对较新的,它在过去的20年间逐渐演变,常常伴随着不同的国际会议。许多美国风景园林师将“可持续发展”这个词追溯到1983年的联合国国际环境和发展委员会(World Commission on Environment and Development)。这个委员会的主席是挪威前首相格罗·布伦特兰(Gro Brundtland)。在1987年,他们以书籍的形式发布了《我们共同的未来》这个报告。该委员会提出了这样的定义:“可持续发展是既满足当代人的需求,又不对后代人满足其需求的能力构成危害。”这个定义至今仍被广泛引用,并被激烈争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