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园林
期刊搜索:
  • 当期推荐
  • 期刊检索
  • 目录索引
  • 业界新闻
  • 投稿须知
  • 广告服务
  • 友情链接
  • 联系我们
  • 返回首页
远程稿件处理
期刊杂志

    关于我国世界遗产工作的几点思考

    关键词:风景园林;世界遗产;保护管理;工作;思考

    Key words:landscape architecture; World Heritage; protection and management; work; thinking

    摘要:目前中国世界遗产数量已达43处,位居世界第二,与此同时,世界遗产保护管理工作也面临更多问题和挑战。面对竞争越来越激烈、监督越来越严、合作越来越重要的国际形势以及保护管理压力越来越大的国内环境,“遗产大国”的战略思考,应该更加理性地关注世界遗产的品质,挖掘世界遗产的自然价值、文化价值和社会价值,强化对世界遗产的保护责任,夯实世界遗产保护管理工作的法律基础,才有可能实现“遗产强国”的目标。

    Abstract:The number of World Heritage sites in China has reached 43, the second highest in the world, and at the same time, the protection and management of World Heritage sites is also facing more problems and challenges. Facing the international situation of increasingly fierce competition, stricter supervision, and more and more important cooperation, as well as the domestic environment of increasing pressure on protection and management, the strategic thinking of "World Heritage power" should focus more rationally on the quality of World Heritage sites, excavate the natural, cultural and social values of World Heritage sites, strengthen the responsibility to protect World Heritage sites, and consolidate the legal basis of the World Heritage management efforts, only which will make it possible to achieve the goal of becoming a "World Heritage power".

    内容: 2012年7月1日,在俄罗斯圣彼得堡召开的第36届世界遗产委员会大会又传喜讯,由我国政府批准申报的云南澄江动物化石地以其独特的地质价值被列入《世界遗产名录》,使我国世界遗产数量增至43处(表1),位居世界第二,似乎可以理直气壮地成为“遗产大国”。作为近几届遗产大会的见证者,经历了多年世界遗产申报和保护工作的风风雨雨之后,在“遗产大国”荣誉的背后,喜中掺忧,感到更多的是责任和压力,自然也引发了有关“遗产强国”的思考。 世界遗产因具有全球意义的杰出性、独特性和多样性的特质,展示了一个国家的历史和文明被世人公认的影响和贡献,或是表明了一个国家的自然景观在全球生态系统中的重要地位,而越来越成为国家的荣耀和世界性地标。在《保护世界文化和自然遗产公约》40年的发展历程里[1],随着国际政治、经济和社会环境的变化,世界遗产在申报程序、保护管理方式、科学研究重点等方面都不断发生变化,《保护世界文化和自然遗产公约操作指南》在近几年的世界遗产大会上每年都有内容修订[2],世界遗产发展格局呈现越来越复杂的趋势。 1 国际竞争越来越激烈 近年来,由于世界遗产本身所具的声望及其带动效应,许多国家高度重视世界遗产申报[3],特别是发展中国家,更是以空前的热情投入到申遗工作[4]。每年的世界遗产大会对提名地的审议总是备受瞩目,申报国常常有国家政要亲临督阵,气氛非常紧张,遗产申报格局也日趋复杂。反观一些西方国家,对世界遗产的申报则渐趋理性,如英国宣布停止世界遗产申报,原因是难以承担的人力和财力成本。 随着世界遗产数量的不断增加,世界遗产审查工作也出现一些变化。一是评选标准更趋严格,国家申报项目数量反复调整。继澳大利亚凯恩斯世界遗产大会“一国一项”决议之后,苏州世界遗产委员会又形成“一国两项” 的《凯恩斯—苏州决议》,规定其中一项必须是自然遗产。此后新西兰会议又调整为由缔约国自行决定每年2项申报遗产的类型;二是对世界遗产进行战略性调整,包括鼓励遗产类型的多样化和跨国申报项目,对世界遗产申报较少国家(如非洲、加勒比海等地区的国家)的政策性倾斜等;三是提高了对提名地代表性和保护状况的要求,进一步增大了世界遗产的申报难度;四是更加关注世界遗产在地质演变、生态系统以及生物多样性等方面的科学价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