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园林
期刊搜索:
  • 当期推荐
  • 期刊检索
  • 目录索引
  • 业界新闻
  • 投稿须知
  • 广告服务
  • 友情链接
  • 联系我们
  • 返回首页
远程稿件处理
期刊杂志

    国家遗产·集体记忆·文化认同

    关键词:风景园林;国家遗产;集体记忆;文化认同

    Key words:landscape architecture; national heritage; collective memory; cultural identity

    摘要:通过对遗产概念的历史过程回顾及其本体价值的分析,论证了遗产的本体价值在于集体记忆的传承和文化认同的构建,并以以色列的马萨达要塞为例说明这一观点,从而得出国家遗产地所内涵的集体记忆和文化认同不应该随着世界遗产的申报而被抹杀。在此基础上进一步探讨分析中国国家遗产所面临的2个重要问题:一是国家遗产申报世界遗产所引起的本体价值割裂;二是过度旅游开发所引起的国家遗产本体价值缺失。

    Abstract:This paper reviews the definition and formation history of heritage and analyzes the nominal value of it in order to explore that the essence of heritage is the inheritance of collective memory and formation of cultural identity which cannot be effaced by applying to be listed in World Heritage with the example of Masada, Israel to illustrate this opinion. It also further explores the problems that national heritage in China has faced based on the present situation. One is the separation of the nominal value of the national heritage caused by applying to be listed in World Heritage. The other is the loss of nominal value of national heritage affected by over-development of tourism.

    内容: 自“二战”以后,联合国教科文组织(UNESCO)本着缓解文明之间的不理解这一国家冲突发生的主要根源,希望创造一种沟通不同文化,使其相互理解成为可能的媒介。《世界文化和自然遗产保护公约》(Convention Concerning the Protection of the World Cultural and Natural Heritage,简称《世界遗产公约》)便是这一希望的具体表现,如今这一努力已经走过了40个年头,已有962处分布于世界157个缔约国的自然与文化景观(其中自然遗产745处,文化遗产188处,混合遗产29处)被纳入到这一个所谓的大遗产体系之中。 我国自侯仁之、罗哲文等老一辈学者在20世纪80年代提出加入世界遗产缔约国以来,国内各界对于世界遗产的热情与日俱增。然而我国的遗产事业,现在由于经济发展阶段的限制,仍然停留在协调保护和开发之间关系的阶段,无暇顾及对遗产的本体价值及其永续利用问题的深入思考。而本文的目的则希望在跳出如今的一些保护争论,对遗产本身作一些形而上的思考,从其本体价值出发,反思当今中国遗产事业中所出现的一些不合理的现象。 1 “遗产”概念的发展历程 遗产(heritage)的概念起初是指祖先留下的归私人或小部分群体所有的传承物,多为物质财富。后来,这一概念的内涵发生了较大的变化:第一,原有的物质传承物的精神文化功能逐渐得到重视;第二,传承物不再仅限于物质财富,精神财富——包括科学、技术和文化成果,也可以被当做传承物留给子孙后代。由于概念本身内涵的深化,其外延也有了相当大的发展,由原先针对一个家庭的遗产逐渐演变为家族遗产乃至宗族遗产。 19世纪中后期,遗产开始打破原有血缘的传承关系。人们开始把历史上早期留下的具有重要历史、艺术、科学价值的公共财物视为遗产,并配以相当程度的法律法规作为支持,比较典型的是针对历史建筑的保护法律。在这个时期,遗产的涉及面也从只涉及家族血缘的宗族遗产扩展到了一个较大地域范围内的共同遗产,即地方遗产或国家遗产(National Heritage)。自此,遗产作为一种传承物,也逐渐成为继承主体的身份识别标志,如作为家族身份识别的家族遗产,作为宗族身份识别的宗族遗产,作为地区文化身份识别的地方遗产以及作为主权国家的民族身份识别的国家遗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