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园林
期刊搜索:
  • 当期推荐
  • 期刊检索
  • 目录索引
  • 业界新闻
  • 投稿须知
  • 广告服务
  • 友情链接
  • 关于我们
  • 返回首页
远程稿件处理
期刊杂志

    初探《园冶》书名及其“冶”义,兼论计成“大冶”理想的现代意义——为纪念计成诞辰430周年作

    关键词:风景园林;冶;《园冶》;大冶

    Key words:landscape architecture; creation; Creation of Garden's Beauty(Yuan Ye); thorough reformation

    摘要:通过对《园冶》书名中“冶”字多学科的聚焦解析,拟定了它“熔铸”“美化”“广大之道”3个义项,从而将书名解释为“园林美的铸造(创造)之道”;进而高度评价了计成“使大地焕然改观”的“大冶”理想,并阐释了《园冶》在当代的价值和意义。

    Abstract:This article tries to define "creation" "beautification" and "extensive regulation" through focusing on cross-disciplinary explanation of "creation" in the name of Creation of Garden's Beauty(Yuan Ye). Furthermore, the book's name is explained as "the regulation of creation of garden's beauty" and the paper sings high praise of Ji Cheng's ideal of "Thorough Reformation", and analyzes its modern value and meaning.

    内容: 作为中华文化史上的经典,《园冶》的书名特别是其“冶”义颇为艰深、冷僻、复杂,自古至今无人予以破解,但这又是解读《园冶》的关键之一,据此,笔者不揣愚陋,拟以多学科聚焦的方法,探赜索隐,解读并进一步阐发《园冶》书名及其“冶”义,兼及计成“大冶”的宜居环境美学理想,这或许对当今的风景园林建设、城市建设、城市化进程等有所裨益。由于笔者所论对象本身比较深奥,涉及一系列哲理,因而本文必然也较僻涩,可读性不强,这是要请予谅解的。 计成的《园冶》,初名《园牧》,“牧”字有(设计与工程的)主持、(营造的)法式二义,限于篇幅,在此不加论证。这里只拟说明,在中国文化史上,有些赫赫有名的经典著作,其书名不一定只有一义,其多元含义常共含于一字之中,《周易》《诗经》《论语》等就如此。我国当代著名学者钱钟书先生在《管锥编》中开卷首篇即以《周易》为例:“论易之三名(一字多意之同时合用)”,经过论证归纳说,“赅众理而约为一字(按:即“易”字)……使不倍(背)者交协、相反者互成”。接着又论述了《诗经》的“诗”字、《论语》的“论”字的多义性①。 古代经籍之名的这种“多义”现象,对进一步探究、解读《园冶》的书名有很大的启发。计成《〈园冶〉自序》说,原来书名《园牧》,是曹元甫建议“改之曰‘冶’”的。那么,为什么要改?这“冶”字究竟有什么深意?计成没有写明。陈植先生的《园冶注释》说:“冶,镕铸也。《园冶》意谓园林建造、设计之意。”这个解释的不足至少有二:1)未提供书证,没有交代“冶”字是如何推导出“建造、设计之意”的;2)意思平浅②,还不及原来《园牧》之名有一定深度的寓意。其实,“冶,镕铸”在中国历史上和文化传统中有着极深的、非同小可的意蕴。再看张家骥先生的《园冶全释》:“冶,铸炼金属。引申为,造就;培养。王安石《上皇帝万言书》:‘冶天下之士而使之皆有君子之才。’这里指《园冶》有培养造园艺术人才的意思。”这是看到了“冶”字还有引申义,即另一个义项,但此解释问题在于:1)自己丢弃了开头所提出的很重要的“铸炼金属”的本义,而将其引申到非主要方面去了;2)仅仅解释为造就、培养,未免狭小拘牵,忽视了“冶”还有更为广大深邃的哲理意蕴、历史意蕴;3)《园冶》就其书的性质来说,它并不是造园学教科书,当然,计成“亦恐浸失其源”,故“为好事者公焉”(《园冶·兴造论》),不能说它没有薪火相传、培养后人之意,但这并非主要目的,曹元甫一针见血指出,“斯乃君之开辟”(《〈园冶〉自序》),这才是建议改名的主旨,以上两家忽视了这一关键句,甚至连“创造”这样的词也没有组合到书名的解释中去,于是,专家们在筚路蓝缕的可贵探索过程中留下了遗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