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园林
期刊搜索:
  • 当期推荐
  • 期刊检索
  • 目录索引
  • 业界新闻
  • 投稿须知
  • 广告服务
  • 友情链接
  • 关于我们
  • 返回首页
远程稿件处理
期刊杂志

    城市基础设施废弃地的景观再造——澳大利亚悉尼帕丁顿蓄水池公园启示

    关键词:风景园林;基础设施;废弃地;保护再利用;景观;环境

    Key words:landscape architecture; infrastructure facilities; abandoned site; conservation and reuse; landscape; environment

    摘要:帕丁顿水库花园(Paddington Reservoir)是一座为悉尼市民广泛赞誉的城市开放公园,同时也是一处利用城市基础设施废弃地打造的城市公共景观典范。通过分析该项目的历史背景和发展过程,逐步理清其演变脉络,并着重对其改造后的景观环境和细部进行了分析提炼,指出了水库花园对城市的积极意义,从推进城市可持续发展的角度来看,这一优秀的案例具有较高的借鉴和参考价值。

    Abstract:Paddington Reservoir is one of the popular city gardens in Sydney which obtained lots of the public praise, and it is also an outstanding example which transformed from the industrial facilities abandoned site. Through the analysis of the background and development of the site, the paper clarifies the evolution of the heritage, especially focus on the transformation of the detail of the reconstruction and landscape environment, and then pointed out the positive significance of the reservoir garden. The excellent case has high reference value for the sustainable city development.

    内容:    澳大利亚是经济高度发达的工业化国家,也是因移民聚集而逐渐发展起来的国家。澳大利亚悉尼市内的帕丁顿区(Paddington)自18世纪以来就有移民者聚集,一直持续至今,是悉尼市十分重要的历史街区[1]。2008年,用途经历过数次变更的一处城市基础设施废弃地获得了新生(图1)。

    1  城市的文脉——帕丁顿区与水库历史
        与悉尼的其他区域不同,帕丁顿区并不是由居住与工业混合发展起来的,而是从兴建伊始,就几乎以纯居民区的形式存在。帕丁顿水库,正是为了满足这一区域大量人口的生活用水问题而建造,也是该区域内为数不多的中等规模的基础设施之一。
        19世纪中期,悉尼市内的生活供水是一件十分困难的工程,主要依靠水车供水。为了逐步改善这一状况,悉尼先后建造了一批现代化供水设施,帕丁顿水库正是这一时期的产物,并且是第一个使用蒸汽动力的地下管网供水水库。水库位于帕丁顿区牛津街(Oxford St)和奥特立路(Oatley Rd)的交汇处,占地约2 350m2,采用砖石和铸钢梁组成框架结构形式,木柱石础,连续拱券,形态壮观,这在当时不仅是非常重要的供水设施,为改善当地居民的生活条件发挥了重要作用,同时更是一座结构美观、施工精良的建筑作品。水库的建造过程先后经历了2个阶段:西侧的水库建成于1866年,东边的水库建成于1877年。但是,帕丁顿水库因供水效率的低下而很快遭到淘汰,在1899年结束了短暂的供水用途寿命。

    2  公众的遗产——修复与景观再造
         水库停用后,围绕着这一基础设施的未来发展,悉尼市进行了一场大讨论,并提出过“五花八门”的可能性用途。值得庆幸的是,当地民众和决策者将其视为具有较高历史价值的基础设施而给予保留和保护,所有的改造尝试都没有破坏水库建筑的基本结构和历史风貌。
        20世纪30年代,悉尼街头小汽车数量激增,为满足市民用车需要,西侧水库在1934年被改作车库,并在其前广场建造了加油站,为来往车辆提供服务。此外,东、西水库的屋顶进行了改造处理,将其铺满植被,形成一座略高于地坪的屋顶花园,并命名为“水库花园”(图2)。这是水库的首次改造,也是影响深远的一次改造,“屋顶花园”这一特征一直持续至今。
        不仅如此,人们对水库的再利用方式也进行过其他类型的探讨,包括1953年曾考虑将水库改造成一个儿童健康中心,1960年将其改造为公园管理委员会仓库,1961年又曾考虑将其改造为游泳池,1973年将其改造为一个城市公园并且在可以容纳229辆小汽车的地下停车库等(图3)。
        1984年,帕丁顿水库保护组织成立,并积极推动水库的保护修复工作。次年,水库被列为新南威尔士州的“历史遗产”。
        然而,水库利用的转折点出现在1990年。当年6月,西侧水库的屋顶部分坍塌,地下停车库被迫停止使用(图4)。水库的这次变化,使其很快成为街头艺术者青睐的对象,涂鸦艺术在水库中悄然进行。1993年,屋顶相继出现大面积坍塌,保护与修复工作迫在眉睫。1999年,当地开始陆续制定和调整关于水库遗址的保护计划,并最终在2006年制定完成水库花园的修复和重建计划。
        建筑师汤金/祖莱卡/格雷尔建筑师事务所(Tonkin Zulaikha Greer architects)和JMD景观设计事务所(JMD Design)共同主导了帕丁顿水库的保护修复与再利用工作。这是一次建筑师与风景园林师全程配合的修复改造设计过程:建筑师更多关注建筑和空间本体,认为有必要保护这些蕴含了丰富历史底蕴的供水设施,并使它们能够以开放的姿态呈现在市民面前,成为市民休闲、漫步和交流的公共场所[2]。风景园林师则更多关注通过对场地环境的分析,20世纪30年代开始水库的屋顶就曾被用作城市花园,这种留在市民心中的记忆应当被保存和延续[3]。2008年,水库的修复和景观再造工程结束并对外开放,一座拥有独特历史底蕴和特征的城市公园呈现在市民面前(图5)。

    3  开放的景观——水库花园特征与细部
        得以“重见阳光”的水库花园拥有独特的魅力,不仅主观上激发当地人的怀旧和自豪感,更在客观的视觉、触觉上,给人们以全新的对比式体验,成为城市公共空间中的一道风景。
    3.1  视觉——空间
    3.1.1  明确的引导性
        从城市街道的视角来看,花园入口处,2组铝和轻钢组成的拱券雨篷,是为数不多的高于地面的构筑物,下沉庭院中局部冒出地面的植物,暗示着下沉庭院别有洞天(图6),这些细节可以唤起人们的关注欲望,新介入的构筑物非常收敛,更多地改造细节和景观设计则体现在下沉庭院中(图7)。
    3.1.2  高度的开放性
        市民不仅可以自由穿梭在公园之中,还可以在不同标高的位置休憩:屋顶、柱廊、庭院中央等都是市民放松和交谈的开放场所。空间边界没有刻意界定,为市民与景观环境的互动营造舒适的气氛。
        此外,公园还为市民提供了自由取用的座椅,可以供人们自由地在公园休憩,享受日光浴(图8)。相比于传统的刻意设置座椅或台阶凳,这种方式得到了更多市民的青睐。
    3.2  触觉——材料
    3.2.1  有节制的使用新材料
        帕丁顿水库公园没有一般工业遗址的冷酷形象,而是非常轻盈、安静、宜人,这得益于建筑师对新介入材料的控制和对空间尺度的把握。在整个改造项目中,新材料只有3种:钢、铝和混凝土(图9),与历史建筑中使用的砌、铸铁和木材形成对照关系。新与旧、轻与重、柔与刚之间暗示着历史与现代的对话。同时,新介入的3种材料均比较常见且成本较低,不仅易于采购、加工和施工,也为公园的后期使用和维护减轻了负担。
    3.2.2  材料的真实触觉体验
        项目没有对历史遗迹进行过度的保护或矫揉造作的修饰;水库在经过结构加固后,以极高的原真性呈现在人们面前:砖石砌块的粗糙浑厚和铸铁构件的斑斑锈迹,与轻钢和铝制结构的平滑、细腻形成巨大反差,时刻提醒人们这里凝聚着历史与现代的积淀。
        整个公园,人们可以随手触摸到真实的历史遗迹。没有围栏、没有警示标语,以一种开放的态度来欢迎到访这里的每一个人。
    3.2.3  高度的可预制和可塑性
        钢、铝和混凝土具有良好的再加工性能,改造中所使用的材料以一定的模数提前预制,现场拼装,提高了施工效率,也减少对历史遗迹的干扰和破坏。
        花园的楼梯和地面均使用了宽度约300mm的预制混凝土板。通过不同的排列组合方式,既满足了楼梯、坡道的铺设要求,又可以形成具有秩序感的肌理,与历史遗迹的尺度取得呼应,简约而不简单(图10)。
    3.3  主观——共识
    3.3.1  高度的共识和自觉性
        一处供水设施能够在经历了百余年历史后仍得以完整保存,这片废弃地能够被人们珍视并打造成城市花园,是需要人们达成高度共识的。这种共识来自于决策者和公民均具有较高的遗产保护自觉性和自豪感。从帕丁顿水库花园的历史脉络来看,水库的使用经历了多次变化,满足了不同时期的服务要求。但在对待这一遗产再利用的态度上,决策者或推动者的态度一直比较平和、谨慎,在多次功能置换的过程中,均保持了较好的延续性,而极少出现“破坏性改造”。即便由于不可抗拒的因素导致的屋顶坍塌,也没有对屋顶进行过分的修补,而是以一种真实、朴素的历史态度来对待。
    3.3.2  普及的市民教育
        帕丁顿水库公园北侧沿街面的一堵矮墙,向市民完整地展示了水库的历史:从1844年悉尼供水的基本情况到1866年该水库建成,从2006年改造再利用到2010年至今获得各类荣誉奖项,用文字和图片向公众生动地勾画出该设施的“前世今生”,不仅完整、清晰地讲述了遗产的历史脉络,而且对建造、演变、改造再利用乃至设计者、管理者等基本信息均一一列出,并归纳了水库遗产价值的独特性和唯一性,没有将其价值泛化。

    4  结语

        150年前,帕丁顿市民共享了水库提供的宝贵水资源,今天,市民的后代们依然共享着水库花园带给他们的安逸和幽静。这个改造项目获得了包括“2011年亚太地区杰出城市设计奖”“澳大利亚国家最佳景观设计奖(AILA)”在内的8项荣誉,其成功之处在于将现代生活理念和景观环境融入到历史建、构筑物中,形成了城市中独具魅力的地标:相比于全新的城市景观,它没有花哨的设计手法,却有着深厚的历史底蕴;相比于传统的遗产保护,它没有因循守旧的福尔马林式保护(笔者注:泛指圏起来与外界隔离式的保护方式),却巧妙地将现代元素植入其中,拉近历史与人们的距离,在历史与现代之间找到了平衡。


    参考文献:
    [1] 达婷,罗璇.印度艾哈迈达巴德和澳大利亚悉尼帕丁顿历史街区文化价值的保护与再现[J].北京规划建设,2013(4):29-34.
    [2] [EB/OL].http://www.tzg.com.au/project/paddington-reservoir/.
    [3] [EB/OL].http//:www.jmddesign.com.au/Paddington/reservoir/preview/.

    作者简介:
    孟璠磊/1987年生/男/辽宁锦州人/清华大学建筑学院在读博士研究生/研究方向为工业遗产类建筑与景观保护更新(北京 10008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