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园林
期刊搜索:
  • 当期推荐
  • 期刊检索
  • 目录索引
  • 业界新闻
  • 投稿须知
  • 广告服务
  • 友情链接
  • 关于我们
  • 返回首页
远程稿件处理
期刊杂志

    自然式儿童游戏场设计——以英国小学为例

    关键词:风景园林;儿童游戏场;英国;自然式;小学

    Key words:landscape architecture; children playground; UK; natural style; primary school

    摘要:主要介绍英国近几年兴起的“自然式”儿童游戏场。先从英国政府对儿童游戏场的设计导则、资金及政策上的支撑展开研究,再对自然式儿童游戏场设计要点进行归纳,采用位于英国谢菲尔德市的阿卡地亚景观设计公司设计并2次荣获英国皇家园艺协会(RHS)“绽放约克郡”(Yorkshire in Bloom)评比金奖及特别殊荣奖的欧佛索普小学作为案例研究。最后通过分析中国目前儿童游戏场现状,提出英国自然式儿童游戏场设计的可借鉴之处。

    Abstract:This article mainly introduces the British "natural style" of playground design, a style which has been growing in popularity in recent years. It begins with research on the relevant British guidance, funding and policy of playgrounds, followed by summaries of design principles for natural style playgrounds. It then adopts one design project (Overthorpe, by Arcadia Landscape & Design Ltd based in Sheffield) as a case study, which has won twice gold medals and special commendations from the Royal Horticultural Society "Yorkshire in Bloom" competitions. Finally, it proposes what is the reference value from the British natural style playground design through briefly analyzing the current approaches in China.

    内容:1  英国儿童游戏场设计
        英国政府和社会历来都十分重视儿童游戏场的设计与建设,并将其视为一项重要的公益事业,在法律、资金以及政策上予以大力保证与支持。英国政府有2个部门主要组织和负责儿童游戏场的工作,一个是“儿童学校和家庭部”(Department for Children, Schools and Families,简称DCSF,从2010年起由Department for Education替代),另一个是“文化媒体和运动部”(The Department for Culture, Media and Sport,简称DCMS)[1]。近几年2个部门相继出台了不同的政策来支持这项公益活动,如2006年出台的“游戏规划:地方游戏策略开发和实施指导手册”[2](Planning for Play: Guidance on the development and implementation of a local play strategy,Children's Play Council),2007年出台的“儿童计划”[3](The Children's Plan,DCSF)以及随后在2008年出台的游戏策略咨询“公平游戏”[4](Fair Play,DCSF)等。并且,除了政府的政策和资金的支持,英国也设有专门的基金来支持儿童游戏场的设计和建造,如“大彩票基金的儿童游乐项目”(The Big Lottery Fund's Children's Play Programme)。此外,还有一些公益机构和组织也进行相关的研究、开发和运行,如“英国儿童局”(National Children's Bureau,简称NCB),它的下属机构“英国游乐”(Play England)主要就是负责儿童游戏项目的研究和开发[5]。
        虽然英国从政府到公益机构都非常重视儿童游戏场的研究、设计和建设,但随着高度城市化和高科技渗入到生活的方方面面,英国目前也面临着儿童户外活动时间减少的问题。因此,怎样把儿童游戏场设计得更为有趣来吸引更多的孩子参与户外活动,尤其与自然接触的机会,也成为英国设计者们共同面临的问题。“英国游乐”(Play England)于2008年发布的“游戏场设计——营造成功的游戏场设计指南”(Design for Play: A Guide to Creating Successful Play Spaces)里阐述了儿童游戏场的10个原则(与环境结合、适宜的选址、自然元素的采用、多样的游玩体验、无障碍设计、满足社区需求、适宜不同年龄组儿童、提供冒险和挑战的机会、可持续性及合理维护、允许变化和改进)[5]。其中,“自然元素的采用”便是强调应与自然紧密结合,鼓励采用自然的方式营造儿童游戏场。并且特别指出,在人口密集的城市地区,这种自然式的方法可以帮助软化硬质的城市景观;此外,对于虽地处乡村地区,但却只能有限地接触自然景致和自然材料的机会的儿童来说也是非常有益的[5]。

    2  自然式儿童游戏场设计要点
        区别于普遍存在传统式“器材—围栏—铺地”的儿童游戏场或称KFC游戏场(Kit,Fence, Carpet)[6],笔者提出了“自然式儿童游戏场”的概念。“自然式儿童游戏场”是指在设计时,以自然式景观元素和材料为主,充分呈现自然的形式,并且采用自然主义植栽设计原理构建的儿童游戏场。自然式儿童游戏场的提出是对儿童游戏场设计的一种创新的探索。
    2.1  利用自然式景观元素和材料创造寓教于乐的游戏场地
        在材料的选用上,顾名思义,以天然的素材为主。以木材为例,多采用形式简单的原木料、铁轨枕木或是利用现场有的枯树干和树枝,作为建构空间或者游乐器材的材料。木栈道、木平台、简易便桥和充满童趣的树屋都是最常使用的元素。石材,亦为常使用的材料,其选择多样,不同大小、颜色、软硬程度的石材都可以营造出截然不同的游憩环境。大型石材多用在界定空间或是搭配着地形创造出小山、小峡谷。而中小型的石材,则多用在沙坑、干式水渠、步道的铺面或是座椅。至于水,更是个需要小心处理的元素,不论是哪种形式的儿童游戏场,安全是最重要的设计原则。在自然式儿童游戏场营造中,水可以以各种不同的深度、形状存在于各种空间里。利用此特性,创造出安全有趣又富有生态意义,甚至可连接至SUDS系统[7](Sustainable Urban Drainage System)的游憩水景,这无疑是一大挑战。
        在“自然式”儿童游戏场材料的选择上,不必局限于以上材料,金属、橡胶或者其他材料制作的游乐器材,也可利用摆置的方式与周围气氛的营造,达到“自然式”游戏场的设计目标,从而创造寓教于乐的游戏场。这些场地可以用来上自然科学课、数学课、英文课等,如老师可以带着学生去生态池认识水生动植物,用场地上的石头学习算数和计算面积以及成为学习词汇和朗诵诗词的户外教室等。
    2.2  因地制宜的场地设计,充分呈现自然场景设计
        除了选用自然素材外,如何将“自然”融入游戏场里,在手法上,更是一项重要的环节。在大自然里,有高山、悬崖、丘陵、大海、小溪、洼地、浅塘和沙漠等。而这些自然形式,都可以精巧地与游戏融合,呈现在自然式的儿童游戏场中。高山、丘陵、洼地等都是地形上的变化,这意味着地面不再平坦,进而带动了更多肢体活动与延展,冒险、挑战、刺激和更多意想不到的乐趣随之而来。当然,这里的“高山峻岭”和“山川沟壑”是孩童想象力和创意发现与自然元素碰撞下的产物,而不是需要真正地打造“高壮的山体”或是“险峻的断崖”。设计者只需在较小的尺度中模拟自然场景,因地制宜地利用场地特征与自然素材在孩童眼中呈现“缩小版”的大自然环境。
        将这些自然元素加以有意图的排列组合,除了追求视觉上达到模仿自然环境外,同时更可以暗示性地规划出游戏动线或活动形态。例如,将孩童的游戏行为分为动态区域和静态区域,或者个人、小团体和大团体。以模仿缓坡丘陵地和高山的2个游戏区为例:在缓坡区里的活动,通常是急速奔跑或翻滚,群体游戏也适合在此进行;反观在模仿高山游戏区里,由于地势与高度的变化,孩童需要专注地运用肢体及大脑的评估,因此在此区域里活动,虽同样是动态性的活动,但其速度和参与的团体人数也都相对较低。
        有了地形的变化,水元素便可灵活地运用。自然式游戏场的设计目标,是创造出“自然”的氛围。即便是干涸式河流,平时也可带给孩童相当的乐趣。但在滂沱大雨后,结合SUDS排水系统中的洼地(Swale)和滞留池(Detention Ponds),形成了浅滩的积水和缓慢的水流,更为孩童们提供了一个安全却又能亲水的活动空间(图1)[7]。若是追求长期滞留的水体,例如生态池或湿地,则建议有警告标语和安全性的防护围栏,水深与水质也得有严格的标准。
        在师法自然的原则下,除了地形和水体外,植物与动物更是不可或缺的元素。关于植物的部分,由于分类和篇幅,且待下一章节探讨。在自然环境里,存在不同种类的动物居住或活动是稀松平常的自然现象。但如何能创造一个空间同时具有儿童游戏和生物栖息地功能,则是需要有创意地运用空间特性将儿童活动区和生物栖息地巧妙分隔开来,且达到比例上的平衡。当合适的栖息地产生,动物们自然会移居至此。当然,并不是各种动物都适合出现在儿童游戏场,所以在设计时,要从儿童安全角度考虑允许出现的动物种类。鸟类、无毒性昆虫和两栖类及小型哺乳类动物,如兔子或松鼠都是适合的动物种类。
    2.3  自然主义的植栽设计创造儿童自然感知空间
        “自然主义”风格(Naturalistic Landscape Style)在英国已有很长的历史,其源自18世纪的英式自然园林及19世纪造园家威廉姆·罗宾逊广为传播到北欧和北美的“野生花园”(Wild Garden)理念[8]。自然主义曾经影响了德国、荷兰、美国的景观设计,而这些影响的产物又在20世纪70年代重回英国,被有效地使用在新市镇建设、废弃地更新和学校游戏场的建设中[8]。通过欧美多国的研究和实践,证明了“自然主义”是一种更贴近生态需求的设计方式。
    所谓“自然主义”植栽设计,是指呈现出自然特征的植栽形式:物种多样,植物群落结构复杂度或品种不均匀性;大量使用不同物种且不只限于原生物种;尽可能地在设计和管理中利用自然或自发的进程和生态原则,并且积极避免使用人造元素和明显的人为管理[8];简言之,此理念是依植物科学和景观美学达成低维护管理的目标并颠覆了传统式匠意的设计模式。
        自然主义植栽设计,可以快速建立强烈视觉效果,并且有着四季不同的样貌。在选择上除了注意品种、色彩季相的搭配,亦要特别注意毒性和质感。如是否够强韧到能经得起踩踏,但又不能太过尖锐等。以图2为例,短草区为主要的活动空间,而后方的多年生草地(长草地)有小径通过。由于多年生草地较为强韧,学童在小径内来回穿梭,也不会完全损毁其生长。在此思维下,几乎与儿童等高的草地,不仅装点了儿童活动空间,也成了游乐器材,更创造了多样的生物栖息地。

    3  案例研究——以英国欧佛索普小学(Overthorpe C of E Academy)为例  
        欧佛索普小学位于中部的西约克郡(West Yorkshire)。阿卡地亚景观设计公司(Arcadia Landscape and Design Ltd)于2007年进行校园游戏场与校园景观设计,从2010年至今已多次赢得英国皇家园艺协会(Royal Horticultural Society)金牌奖和连续4年获选参与全国花园计划(The National Gardens Scheme)的花园开放活动(NGS Open Day)。由于其丰富的校园景观、园艺活动和儿童游戏场登上了英国主流媒体《卫报》(The Guardian)的周末校园特刊。其校园面积约4.6hm2,而校园儿童活动区范围约1hm2(图3)。阿卡地亚景观设计公司按照功能和特性分区,将校园儿童活动区规划为:野生花园(Wildlife Garden)、户外教室(Outdoor Classroom)、香草与蔬菜花园(Kitchen Garden and Vegetable Garden)、学童活动区(Pupil Activity Area)以及自由活动区(Free Play Area)(图4)。本文将聚焦在上述区域中的学童活动区及自由活动区。
    3.1  学童活动区(Pupil Activity Area)
        学童活动区原为一广阔的绿地,除了中央儿童标准尺寸足球场外,并无任何游乐设施,除了体育课外,该区的使用频率不高。阿卡地亚的设计理念是将位于本区东侧的“野生花园"(Wildlife Garden)延伸至此,将中央的足球场保留,周边空间规划成为可悠遊“冒险”的游戏场。
        学童活动区中的足球场上方,沿用了“自然主义”植栽设计,将丰富的植栽色彩及自然感带入本区;学童可从活动区最上方边缘处的维京海盗小屋(图5),经过高低起伏的小坡和及腰的雏菊草原,一路游玩到小型岛屿区。这是一条学童的“冒险之路”,没有溜滑梯与秋千,也没有硬质铺面和大型游具,但透过地形上的变化模拟山坡、洼地和干涸河流及一些以自然素材搭建的游戏装置(图6),学童就可以恣意地发挥想象力,创造出属于自己的游戏方式。而将各种自然地景带进儿童游戏场中,正是一种自然式儿童游戏场设计的手法。
        球场的南方为讲故事区(Storytelling Area)。超大尺度的椅子(图7)、半圆形的柳树篱笆和几块原木将空间围成安静的场所。学童来到此区,为了能坐上那张巨无霸的椅子,都自然而然地安静下来围坐成一个小圆圈,专心聆听坐在大椅子上说着故事的同学,并且满心期待自己爬上那张椅子的时刻。然而,在不需“安静”的时刻,原木可被搬动,变成了踩跳游戏的垫脚石了。此区配置及建材虽简单,但亦符合提供多样游玩体验之设计准则。
        本区边界为多年生的花带(Perennial Border)收边(图8),亦和走道另一头多年生草花带对称。其间设置了一段小昆虫栖息地,可供教学,或提高生物多样性。此区也以“耐磨”的多年生植栽为主。植栽的高度,除了能有效建立起空间感外,老师也可以轻松地远距离关注学童的行为。
        若以《游戏场设计——营造成功的游戏场设计指南》提及的原则来衡量,其中与环境结合、自然元素的采用、多样的游玩体验、提供冒险和挑战的机会、可持续性及合理维护与允许变化和改进等原则都已达到。此外,在儿童游戏场或其他儿童空间设计中,除了以上原则外,安全绝对是首要课题。阿卡地亚的设计师们在进行设计时,也同时提出完整的风险评估(Risk Assessment)来排除可能造成意外的因子。但经研究表明,适度的“冒险”,在成长过程中,也是一项不能缺少的训练[9]。因此权衡风险及适度的冒险,考验着设计师的巧思。 
    3.2  自由活动区(Free Play Area)
        本区于2014年秋季动工。其现况为平坦方正的柏油硬铺面游戏场,无任何设施且由于地势与大量不透水铺面,使得建筑物出入口容易积水。因此,利用提出新方案的机会,一同来解决排水不良的问题。
        方案的构想是保留高比例的硬质铺面区域,提供学童们在气候不佳时进行各种户外活动。因此,硬铺面和透水的草地两者应有适当的配置比例。利用本区与球场的高程差,塑造出可攀爬的小径和草坡,而户外阶梯座椅更可以围成小型的展演空间或是户外教室。草坡下方的浅洼地,由大石头围定边界,采用细砂及碎石子填满,除了模仿荒漠地外,在老师的带领之下,还能进行简易的考古及生火课程。由于能联结到“干涸河流”与透水铺面而成为简易的SUDS排水系统,当大雨骤降时,又有收集雨水的功能。透水的砾石、草丘和小木屋也都是追求将自然元素融入儿童游戏空间。整体而言,此区虽占地不大,但已可以满足各项户外活动的基本需求,特别是简易的SUDS排水系统使得此区更显其功能性、生态性及趣味性(图9)。
    3.3  案例小结
        除了设计与施工监督之外,阿卡地亚同时承接了长期景观维护管理和课后园艺俱乐部的业务。因此,设计方案在进行时,几乎已建立了良好的使用和维护管理的回馈机制。自然式儿童游戏场要长久地保持最佳状态,除了一开始有完整的设计准则与构想外,后续的维护管理和儿童的使用行为,都占有很重要的地位。例如,在建成使用后的观察中,当草原被走出几条小径时,学童们也不再任意地“创造”新的小径,以免充满乐趣的草原被夷为平地。孩童可以从玩耍的经验中学习,什么是应该,什么是不应该,体验到了自发性对环境的尊重,同时也实现了寓教于乐的初衷[10]。

    4  结语
        随着中国的高度城市化以及高科技的引入,孩童玩耍的场所越来越远离自然。目前我国儿童游戏场的建构形式主要有3种:一是大型游乐场或公园游戏场,二是幼儿园、小学校的游戏场,三是设置在街区或居住区公共空间中的一些游戏场[11]。这3种游戏场形式虽不同,但它们所存在的问题基本一致,如:数量不足;与自然的关联不大,设施是千篇一律以器械为主的人工式游戏场;无法提供多样的游戏形态及方式;规划设计缺少专门的法规和规范等。据研究,学龄孩童在学生时代会有2 000h消耗在自己学校的游戏场[12]。相比这3种游戏场,幼儿园和学校所提供的游戏场,是在所有游戏场中使用率最高的。因此,日本专家建议保育园、幼儿园、小学以及中学的用地范围内应该建设有足够的运动游戏场,同时需要设置能够与自然接触的环境空间[13]。
        笔者提出的自然式儿童游戏场采用自然元素和材料进行设计,通过一系列的巧思,让孩童在其中自由的奔跑跳跃、学习挑战和冒险、建立良好的秩序观念等。这些设计原则能潜移默化地帮助儿童学习各种知识和技能;同时,与大自然建立亲密关系,对身心发展有着积极影响,如与自然接触后的儿童具有更高的注意力、自律能力、想象力和创造力,更易表现出优越的激励动力、平衡力、协调能力、灵活力以及社会交往能力,而儿童的自我意识、理解和观察能力也随之提高,并减少儿童因压力造成的疾病发生以及暴力和反社会行为[14];并且由于采用自然主义植栽设计、可持续排水系统和其他生态景观设计理念,自然式儿童游戏场不但有效地提高了场地本身的生态价值,还可更进一步地连接上城市绿地网络,成为都市可持续发展的一环。在儿童游戏场方面,国内的研究甚少,能从研究走向实践更加凤毛麟角,因此,希望本文能对这方面的研究者和实践者有所启示。

    注:文中图片均由英国阿卡地亚景观设计公司设计师道格拉斯·贝克(Douglas Baker)提供。


    参考文献:
    [1] Department for Children, Schools and Families[EB/OL]. http://en.wikipedia.org/wiki/Department_for_Children,_Schools_and_Families. 
    [2] Children's Play Council. Planning for Play: Guidance on the development and implementation of a local play strategy[S]. London: National Children's Bureau and Big Lottery Fund, 2006.
    [3] DCSF (2007a) The Children's Plan: Building brighter futures[S]. London: Department for Children, Schools and Families, 2007. http://www.playengland.org.uk/resources.aspx.
    [4] DCSF (2008a) Fair Play-A consultation on the play strategy[S]. London: Department for Children, Schools and Families. http://www.playengland.org.uk/resources.aspx.
    [5] Design for Play: A guide to creating successful play spaces[EB/OL]. http://www.freeplaynetwork.org.uk/designforplay/.
    [6] Wooley H. Where do the children play? How policies can influence practice[J]. Municipal Engineer, 2007, 160: 89-95.
    [7] Sustainable Urban Drainage System[EB/OL]. http://www.susdrain.org/resources/SuDS_Manual.html.
    [8] H. O¨ zgu¨ner. Attitudes of landscape professionals towards naturalistic versus formal urban landscapes in the UK[J]. Landscape and Planning, 2007, 81: 34-45.
    [9] 祁素萍,齐程宏,王萍.儿童户外游戏场地安全性研究[J].中国园林,2013(5):81-84.
    [10] 刘孝仪.校园景观与植栽设计:以英国Overthorpe J&I School为例[J].造园景观杂志,2012(12):66-72. 
    [11] 赵云川.一项不可忽视的设计:关于城市儿童游戏场所的调查研究报告[J].设计艺术,2005(3):8-10.
    [12] 苏珊. G. 所罗门.1966—2006年美国儿童游戏场的变化[J].中国园林,2007(10):15-18.
    [13] 仙田满.究竟怎样的环境才是健康培养儿童的良好环境[J].风景园林,2012(3):148-151.
    [14] 鲍鲁泉.儿童户外游戏场地自然化设计探析[J].中国城市林业,2013(6):38-40.


    (编辑/王媛媛)


    作者简介:
    王   霞/1980年生/女/四川成都人/英国谢菲尔德大学风景园林专业硕士/四川大学建筑与环境学院建筑系讲师/研究方向为风景园林规划设计(成都 610065)
    (英)刘孝仪(Hsiao-yi Liu)/1978年生/女/中国台湾人/英国谢菲尔德大学风景园林专业硕士,英国注册风景园林师,英国阿卡地亚景观设计公司设计总监,英国谢菲尔德市公民基金会委员,英国谢菲尔德大学风景园林兼职设计教师/研究方向为自然式儿童游戏场设计、自然式植栽设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