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园林
期刊搜索:
  • 当期推荐
  • 期刊检索
  • 目录索引
  • 业界新闻
  • 投稿须知
  • 广告服务
  • 友情链接
  • 联系我们
  • 返回首页
远程稿件处理
期刊杂志

    约翰霍普金斯医院的康复花园

    关键词:风景园林;康复花园; 医疗机构;约翰霍普金斯医院

    Key words:landscape architecture; healing garden; healthcare facilities; Johns Hopkins Medicine

    摘要:长期以来,花园一直是一种可供治疗和慰藉的资源,但直到最近,美国的医院和医疗机构才把它有目的性地引入。始建于1873年的约翰霍普金斯医院是其中的例外,它从建立之初就秉持一个原则,认为将医院建筑和充足的园林仔细计划和整体布局,可以“既安慰病患又美化城市”。一个多世纪以后,约翰霍普金斯新临床治疗和儿童中心将建筑与园林融为一体,提供了8个独特而又相连的康复花园,给予使用者精神安慰并促进健康。

    Abstract:Gardens have been a source of healing and comfort for ages, but their intentional inclusion in American hospitals and healthcare facilities has been embraced only recently. However, there is at least one American medical institution, Johns Hopkins Medicine that was founded in 1873, on the principle that the intentional and careful integration of buildings and abundant landscape would afford "solace to the sick and ornament to the city". More than a century later, the healing gardens of Johns Hopkins new Clinical Care and Children's Center fully integrate the buildings and landscape to offer eight distinct but linked gardens to help promote healing and comfort to all who use them.

    内容:    在过去的8年里,费城的OLIN景观事务所一直与美国主要的医疗机构进行合作,见证了这些医疗机构从单纯地关注环境的功能性逐渐变为重视环境品质,并且愈加理解医疗园区中开放空间重要性的转变过程。产生这一变化的驱动力来自于提升病人的就诊体验,改善医护人员的工作环境,以及减少或消除对周边环境的消极影响等一系列的需求。
        在OLIN所做的医院康复景观项目中,有4个共同的目标。第一是要创造能够有助于身体和精神恢复的空间。这意味着要强调它们的康复效益,包括开放空间可达性、丰富性、感官吸引力、活跃性以及采用自然材料。这些空间既能抚慰身处于室内环境中的病人的焦虑情绪,同时又能舒缓医疗诊治室外环境带来的压力。第二是设计整合的、完美联系的空间。医疗综合体应该设计成校园的形式,有明确清晰的指示系统和路径流线。第三是在园区空间发展建设过程中,应该提供健康的环境以保护自然过程。第四是为社区营造福利,使开放空间走出医疗机构为周边居民服务。在美国最具声望的医疗机构之一——马里兰州巴尔迪摩市的约翰霍普金斯医院(Johns Hopkins Medicine)——OLIN的这些设计目标都得到了展现。
        在约翰霍普金斯医院里,谢赫扎伊德心血管病及临床医疗大楼的若干庭园以及夏洛特. R. 布隆伯格儿童中心的“小王子”儿童花园都是可以使人确定方位、自由呼吸并且恢复活力的场所。所有的花园,无论是身处其中还是从室内观看,都能通过视觉的简明性使人轻松确定方位,并且通过有形或无形的艺术趣味使人心情平静。
        约翰霍普金斯是霍普金斯医疗集团的创始人,他十分清楚医院室外环境和花园具有“承担安慰病患职责”的潜力。约翰霍普金斯生于马里兰,是一名贵格派教徒、废奴主义者、商人和银行家。1873年,他认识到,医生的培养应该是一系列精心计划、严谨整合的课业安排,须注重科学方法、研究和临床学习,而当时的情况是只把它当作一桩交易。
        他希望能够为马里兰州所有的贫困病人提供医疗帮助,不论他们的种族、性别、肤色和年龄。医疗服务是免费的,可获得的少量收入也仅来自于可承担费用的少数病人。出于此考虑,他想既建立一所大学,通过高级的教学和研究来探索医学领域的新知识,又设立一所医院,来培养可以为病人提供最精良服务的优秀医生。
        为确保计划实现,霍普金斯为这家未来的医疗机构捐献了700万美元,平均分给大学和医院。这一巨大的慈善遗产捐赠在当时的美国是史无前例的。医院于1889年开业,它“为所有病痛者谋利”,在地方和全国范围都被认为是一个奇迹。医科大学也在4年之后成立。通过医院和大学相结合,霍普金斯在临床医疗、教育和研究方面的先进理念为美国医学学科设定了未来的发展轨道。到1890年机构实现了男女完全平等招收,1889年护理学、1907年社会服务学、1916年公共卫生学都逐一进入了教学课程。
        在1873年给受托人的信中,他明确表示了他的期望,即医院与大学不仅仅是2栋建筑。更确切地说,园林和建筑应该整体精心规划,以免他的慈善礼物无法让人受益。
        “为了最终可以接纳400名病人,我希望被选定的方案能在最早建筑的基础上进行对称式的添加;而且能使规划建设不输于本国或欧洲同类型的任何一家医院。”
        霍普金斯对于周全的远期规划以及景观基础设施的合理建设,也有十分清楚的认识。
        “我对你的指令不能太强硬了,因为你采纳的规划建设方案将决定这个慈善礼物是否能用。
        今年就很有必要平整场地,处理排水系统,并开始放线,最重要的是要仔细慎重选择一个可行的建筑方案。”
        最后,他也同样明白景观拥有促进康复的力量。
        “我希望用铁栅栏把医院建筑周边的大面积土地围合起来,这样便可以种植树木,给予病患以安慰,并且能够装点美化所属的这片城市街区。①”
         今天,拥有卓越设计的传统得以延续,并且成为约翰霍普金斯医疗的标志。完工于2012年的谢赫扎伊德心血管和临床医疗大楼、夏洛特. R. 布隆伯格儿童中心,从规模来说是美国历史上最大的医院建设项目。2栋12层的塔楼,包含建筑面积14.86hm2(1 600 000平方英尺),坐落于2.02hm2(5英亩)的场地,体现了创始者霍普金斯的最初意图。更重要的是,它通过不断进步的教学和研究,成为一所能够持续提供以病人为中心的医疗服务的机构。
        作为对霍普金斯这一系列史无前例的新医疗设施建设项目的回应,OLIN景观事务所加入了由Perkins+Will建筑事务所领导的设计团队,创造了连贯的流线秩序、一个入口庭园、多个组合的康复花园以及一个精致的儿童花园。无论从个体还是整体上,谢赫扎伊德大楼和布隆伯格儿童中心的庭园及花园都试图给人带来平静的感受和治愈的效果,并且可以同时满足多样的使用功能,为室内设施的运行提供程序支持。

    1  入口庭园
    1.1  流线设计
        入口庭园的主要目标是满足行人的安全性,给予紧张的汽车司机良好的视线和简便的行驶路径,此外还要营造欢迎的氛围。很多时候,医院会低估病人进出设施所要付出的时间和移动的距离。虽然本意是想给他们带来尊重和镇定的感觉,但反而增添了病人、探访者和员工的焦虑。
        设计方案具有清晰的出入口,为汽车接送病人和访客提供了充足的空间;能够便捷地到达成人和儿科急诊部;有代客泊车服务区,可以把车停入相邻的车库;并且设置了步行桥,使交通冲突减为最小。此外,在明确和高效的流线设计基础上还保留了西边1/3橄榄球场大小室外用地的独立性,这一区域是一系列独特但相互连接的花园。花园提供了步行的通道,并且对残障人士是完全无障碍的(图1、2)。
    1.2  种植设计
        和所有花园一样,入口庭园的设计具有感官丰富性和视觉趣味性。经过特殊选择的植物可以带来视觉、嗅觉和听觉的特殊体验;通过合理的植物配置能营造出亲切的感觉,并且化解一些来自巴尔迪摩高密度城市和街道的消极影响。很多病人长期住院并且行为受限,所以种植设计具有的鲜明色彩和几何形式也能让病人透过窗户观看,以此将他们室内外的世界相连接。
        入口庭园的设计初衷主要是为了从楼上俯瞰,在其中的视觉效果则次之。种植的样式、色彩和几何形状都是对建筑立面彩色玻璃的呼应和补充(艺术家Spencer Finch设计)。这一形式和色彩的设计一直贯穿至西花园。
        水平向的条形种植带全年都有令人视觉愉悦的色彩。丰富的植物像一块调色板,其中不仅有绿色灌丛、禾本和地被的变幻光影,还有随季节而变的枝叶、花朵和果实,多年生花卉更是重要的色彩补充,而常绿的灌木种植带则起到了骨架的作用。春季的蓝色、白色和浅粉色逐步被夏季更具暖意的紫色、黄色和深蓝色代替。秋季黄褐色成了主导,而冬季金色禾草形成的波浪与深色长青的绿篱形成了鲜明的对比(图3)。
        绿篱和灌木的选择包括:小叶黄杨(Buxus mycrophylla)、光滑冬青(Ilex glabra)、茵芋(Skimmia japonica)、六道木(Abelia x grandiflora)、矮佛塞纪木(Fothergilla gardenii)、朝鲜香花荚(Viburnum carlesii ‘Compactum’)和溲疏(Duetzia gracilis)。黑心菊(Rudbeckia hirta)、药蜀葵(Althea officinalis)、鼠尾草(Salvia spp.)、半边莲(Lobelia cardinalis)、深裂老鹳草(Geranium dissectum)是多年生花卉中的一小部分。羽状的狼尾草属植物(Pennisetum)、羽毛芦苇(Calamagrostis x acutifolia)以及格兰马草(Bouteloua gracilis)是对喷泉形式的模拟,北美枫香(Liquidambar styraciflua)丛林在春季和秋季展现出漂亮的彩叶,并且作为框景,提示人们看到建筑的紧急入口。

    2  西花园
    西花园由3个独立但紧密结合的庭园空间组成,通过丰富的形式、芳香、色彩以及声音,唤起了不同的宁静感。这些空间之间的视觉连接和实际连接是多方向的,但通往每个花园的路径却是清晰易达的。
    2.1  步行入口庭园
        西花园的最南端紧挨繁忙的街道,此处有一片低矮灌丛、绿篱和多年生花卉包围形成的绿荫,医院的员工和访客愿意在此或更走近花园内部一些来等公交车。一走进花园,就能立刻体会到植物所营造的空间围合感,并且作为缓冲降低了街道噪声。有些植物还具有独特的听觉特性,比如金缕梅(Hamamelis spp.),它花的外壳在秋天能发出爆裂的声音,还有缎花属植物(Lunaria)和玉玲花(Styraxo bassia),它们干枯的果实和叶片在微风中会沙沙作响。引鸟的唐棣属(Amelanchier)和荚莲属植物(Viburnum),以及引蝶植物大叶醉鱼草(Buddleja davidii)和马利筋属植物(Asclepias)还为这片城市绿洲带来生命力。在步行入口花园能隐隐看到远处冥想花园里小瀑布的景色(图4)。
    2.2  康复庭园
        尽管霍普金斯所有的花园都试图为病人、访客和医护人员带来健康和幸福的感觉,但北部康复庭园的设计和种植是特意从古代和现代用于康复治疗的先例中精心挑选而来的。花园的植物包括薰衣草属植物(Lavandula)、迷迭香(Rosmarinu sofficinalis)、金丝桃属植物(Hypericum)、牛膝草(Hyssopus officinalis)、香蜂花属植物(Monarda)、紫松果菊属植物(Echinacea)还有多种金缕梅。其他芳香植物还有北美木兰(Magnolia virginiana)、玫瑰、杜鹃花、柊树(Osmanthus heterophyllus)。
        在康复庭园中有2个独特的空间,试图唤起人们沉思冥想和恢复再生的感受。第一个空间开敞,能吸纳更多的阳光,具有较严谨的几何形式。矮墙坐凳围合的长方形草坡、喜光的灌木蔷薇和棉毛水苏(Stachys byznatina)构成了这一空间的主要特征。此处虽然开敞明亮,但草坪的简洁形式产生了沉稳安静的作用。第二个花园空间位于上部,具有更加包围、隐秘的特点。种植成一圈的海棠提供了遮阴,像一片“驯化的森林”。在乔木边缘种植了杜鹃、山胡椒(Lindera benzoin)、栎叶绣球(Hydrangea quecifolia)等灌木,在它们之下还有地被植物蹄盖蕨(Athyriumfilix-femina)、草香碗蕨(Dennstaedtia punctilobula)和升麻属植物(Cimicifuga)。2个花园里的矮墙和座椅为康复期的病人提供了一系列的休息选择,满足他们对日晒的不同需求。这里既有充分光照的矩形草坪空间,又有与之平衡的冠下庭荫空间,其中高大乔木有美洲榆(Ulmus americana)、麻栎(Quercus acutissima)、加拿大皂荚(Gymnocladus dioacus),小乔木则有紫薇(Lagerstromia indica)、唐棣属植物、紫茎属植物(Stewartia)和宝塔茱萸(Cornus alternifolia)。
    2.3  冥想庭园
        从步行桥上、大厅入口和等候区都可以看到的这个庭园位于最北面,它是一处安静的庇护所。从南而入,映入眼帘的是一片柔和的跌水,它激发了人们的探索欲并引导人们走到花园的入口。探索的起点是一面纪念墙,它是为医院的捐赠者而立的。无论从大厅或更高楼层观看还是走入其中体验,花园给人的感觉都是隐蔽和令人沉思的。在修剪的鹅耳枥篱墙内,一小块铺砌的平台好似漂浮在连续的水面上,给予人们短暂的停留。铺装、坐凳和水池都选用了瑞士瓦尔斯石英岩,这种岩石有雅致精细的纹理和柔和的色彩,有助于营造冥想的气氛。花园的种植包括一片血皮槭(Acer griseum)树丛,一株特殊造型的鸡爪槭(Acer palmatum‘Fern Leaf’)和成片的小盼草(Chasmanthium latifolium),所有的设计都给人以活泼的尺度感和视觉趣味(图5、6)。

    3  菲普斯庭园和小王子儿童花园
        入口庭园和西花园是三面由建筑包围一面朝向城市街道的半开放空间,菲普斯庭园和小王子儿童花园则完全被北边的塔楼和历史建筑菲普斯翼楼所包围。入口庭园和西花园虽然给人安静沉思的氛围,但它们占据的空间更宽广,而且更注重解决个体(病人、家属、访客、员工)和个体需求(到达、离开、安静休息)问题;邻近咖啡厅的菲普斯庭园和小王子儿童花园则与之相反,它位于高出大厅的主拱廊水平面上,连接了2栋塔楼,是一处繁忙的中心聚集式的多功能空间。这一庭园空间从早到晚都在被员工、访客和病人持续使用,似乎所有的人在他们一天中的某个时候都会去那里活动——这里像一个“花园中心”(图7)。
    3.1  菲普斯庭园
        菲普斯庭园是由新东北塔楼和历史建筑菲普斯翼楼包围形成的,翼楼作为菲普斯精神病诊所建于1913年,由费城和宾夕法尼亚的钢铁巨头亨利菲普斯捐赠。和约翰霍普金斯一样,菲普斯也坚信健康的环境有助于人的康复进程,而这一理念对精神病人从庇护所照护转而进入诊所治疗起到了关键作用。这个老建筑本质上是住宅式和居家感的,它有朝南的阳台和露台、木质的格子廊架、柱廊以及中庭花园,这一切都使人平静。
        随着新设施的建造,这一历史遗存很有可能被矮化或者割裂。霍普金斯要求OLIN事务所完成新庭园的设计,用它来融合2种完全不同的空间。
        除了对历史遗迹加以尊重的挑战外,现存的菲普斯柱廊和通道还占据了一片结构性的平台,这也不容忽视。如果要把空间连接起来,这些要素的存在则可能会造成连续性和可达性的丧失。但是,设计方案保留了已有的石板高度,把现存的柱廊作为新庭园的背景,并且将平台向新菲普斯庭园方向延伸了2.74m(30英尺)。通过将菲普斯中庭花园的高度进行水平延伸,形成了一个与新菲普斯庭园相接的放射形半圆平台,历史建筑与新建筑在这里舒适相接。从新平台降至咖啡厅的水平面,采用了宽大的台阶式坐凳进行高差处理,并由此形成一段轮椅可达的坡道(图8)。
        放射半圆的形式不仅延伸至铺装设计,而且还包括了可程序操控的喷泉,喷泉能反射阳光并且吸引孩子前来玩耍。附近有一个手摇泵,让孩子想象他们能操控激活喷泉。两面可坐的圆弧形座椅,用花岗岩手工雕刻而成,一面朝向上层平台,另一面舒适地面向小王子儿童花园,并对其形成包围和界定(图9)。
    3.2  小王子儿童花园
        菲普斯庭园是个被完全包围的空间,孩子们在此处玩耍容易监督,空间有趣并且能够接受最好的阳光,所以OLIN建议在此处创建一个儿童花园。这个建议被完全接受,并且医院没有对此要求更多的解释,只是提出是否可以叫作“小王子花园”。很快设计方案就汇报给了花园的出资家庭,他们的小女儿萨拉因为先天性心脏病在霍普金斯接受治疗,而她最喜欢的故事就是《小王子》。这个故事也给小女孩的父母在医院共处的那段时间和她3岁离世后的日子里莫大的安慰。他们希望小王子花园可以一直给孩子们及其家庭带来启发、欢乐和安慰。这个花园也是献给萨拉的。
        《小王子》是安托万圣埃克苏佩里创作的故事,讲述了一名飞行员在撒哈拉沙漠坠落。飞行员在修理飞机以便回家的时候认识并喜欢上了一个“不同寻常的小人”——小王子。而小王子也在试图回家,回到他的星球,那里有他的火山,最重要的是他的玫瑰。小王子非常单纯,他不明白成年人为何把所有事都处理得那么复杂。对他而言,成人都很“古怪”,对于“一些重要的事”小王子与成人的想法非常不同[1]。
        这个受人喜爱的故事给花园设计提供了线索,它应该是一个既能被理解又异想天开的地方——本身是一个花园,而且也要成为整体庭园的一部分。要想成功就必须同时满足冒险性和保护性。对于孩子,尤其是那些患有疾病且时常恐惧的儿童,提供简单、幻想和乐趣是必要的。重要的是,花园应该唤起或讲述这个故事的含义,而不能采用直白的方式。最终花园设计了大小不一的小行星、火山群、头顶的星星以及孩子们想象或实际的飞行方法。
        小王子生活的地方一切都很小,但这对他造成的影响不大。这个花园也很小,但看上去造成的影响也不大。在设计里真正造成影响的是将冒险性、色彩、欢乐和一些宁静的感觉传递出来。在不同的尺度上,所有的元素都能使孩子着迷并且激发想象。虽然这些物品未必构成一个标准,但最终方案选择了星星、火山、“小鸟棚架”的形式,当然还有玫瑰。3座小火山内部有隐藏和安全的光源,它们的表面是可供孩子玩耍的,高度也正好能攀爬和向内窥视。2颗小行星,它们部分埋没在草坪里,孩子们一触碰它就会发光。
        小王子儿童花园鼓励简单而有想象力的嬉戏。最显著激发冒险精神的提示物可能是“小鸟棚架”。这个悬挂着五颜六色小鸟的棚架结构也是对小王子故事情节的提示,故事中小王子利用候鸟迁徙从他的星球来到了地球。
        采用棚架的形式是为了提供了一种稳定的花园要素,同时也是对菲普斯翼楼附带格架的呼应,那里的格架悬挂在宁静的朝南阳台之上。小鸟棚架的柱子从造型上和跨度上都很大,并且也类似鸟的形态;用于支撑悬浮鸟群的钢索和结构都被隐藏起来。孩子们可以抓住一只或一群鸟,来完成他们现实或想象中的飞行。
         小王子花园中选用的植物具有不同寻常的特征、质地、芳香和色彩,以此来创造愉悦的气氛并且让人想起这个奇异的故事。它们一年四季都有趣味性,孩子们如果想要就可以采摘。色彩斑斓的植物包括富兰克林树(Franklina alatamaha)、黄栌(Cotinus coggygria)、星花木兰(Mangnolia stellata)和蛇鞭菊属植物(Liatris),花园的围墙则是由西番莲(Passiflora caerulea)、大花铁线莲(Clematis patens)、喇叭花(Datura metel),当然还有玫瑰构成的拼花图案。
        从表面上看,《小王子》是写给孩子的,实际上它是写给所有人甚至更是写给成年人看的。孩子们可能并不需要知道这个花园是关于小王子的,也不需要知道那些火山、星星和小鸟的飞行代表了什么。可能他们的父母或看护人,包括护士和医生是知道的。就像任何花园一样,一个人可以只是简单地享受,也可以有意或无意地品味它的深层意义和复杂性。那只最终帮助小王子回到他星球的狐狸聪明地告诉他,“正因为你为你的玫瑰花费了时间,这才使你的玫瑰变得如此重要。”
        长期以来,花园一直是一种治疗和安慰的资源。美国的医疗机构把它有目的性地包含进来是一个相对较新的概念。花园的精细设计和施工是成功的必要条件。此外,处理好花园与医院功能、建筑设计的关系,拥有内部的凝聚力、材料的耐久性,以及能够应对病人、访客和员工繁多的需求都是花园成功的重要保证。
        是什么使它们有助于康复?小王子的故事仍在继续:“再见!”狐狸说道,“这就是我的秘密。很简单:只有用心才能看得清。实质性的东西,用眼睛是看不见的。”



    参考文献:
    [1] Antoine de Saint-Exupery. The Little Prince[M]. New York: Harcourt Brace Janovich, 1982.


    作者简介:
    (美)苏珊. K. 韦勒(Susan K. Weile)/美国风景园林师协会理事

    译者简介:
    刘博新/1983年生/男/浙江杭州人/清华大学建筑学院风景园林学专业在读博士研究生/美国德州农工大学健康系统设计中心(CHSD)访问学者/研究方向为康复景观(北京 10008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