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园林
期刊搜索:
  • 当期推荐
  • 期刊检索
  • 目录索引
  • 业界新闻
  • 投稿须知
  • 广告服务
  • 友情链接
  • 联系我们
  • 返回首页
远程稿件处理
期刊杂志

    琼·艾弗森·纳索尔: 一览她的职业生涯

    关键词:风景园林;气候变化;生态设计;健康;景观生态;社会科学

    Key words:landscape architecture; climate change; ecological design; health; landscape ecology; social science

    摘要:琼·艾弗森·纳索尔以她在生态设计领域的科研和创新而著称。她将社会科学和设计创新融合在一起,并将设计引入景观生态学。她最出名的是“关怀暗示”理论,强调“混乱的生态系统”需要经由人类意图的清晰记号来框限,才能长久地在人类活动中得以持续。她的工作是跨学科的,有赖于许多学科、政府机关以及地方居民的共同协作。她将统计和绘画当成不同但都很重要的科研工具。棕地、绿色基础设施、废弃地以及流域规划设计都是她工作的重要部分。目前她正在研究密歇根州底特律市废弃地绿色基础设施,郊区景观的碳储存潜力,以及能够降低环境影响的新型农业形式和景观格局。这些项目都将有助于气候变化的适应或减缓。

    Abstract:Joan Iverson Nassauer is known for her research and innovations in the field of ecological design. She has melded social science with design innovation and brought design into the science of landscape ecology. She is most well-known for her theory of "cues to care" which emphasizes that "messy ecosystems" need to be framed by clear signs of human intention in order to be sustained by human activities over the long term. Her work is transdisciplinary, depending on collaborators from many disciplines, government agencies, and local residents. She uses statistics and drawing as different important research tools. Brownfields, green infrastructure, vacant land, and watershed design and planning have been important parts of her work. Currently she is working on green infrastructure for vacant land in Detroit, MI; carbon storage potential of suburban landscapes; and new agricultural enterprises and landscape patterns to reduce environmental impacts. Each of these projects will contribute to climate change adaptation or mitigation.

    内容:琼·艾弗森·纳索尔以她在生态设计领域的科研和创新而著称。毕业于明尼苏达大学和爱荷华州立大学,她曾在4个大学里执教过,作为系主任,她被明尼苏达大学命名为摩尔斯校友卓越教学教授。如今,她是美国密歇根州安娜堡市、密歇根大学自然资源与环境学院的风景园林教授以及可持续发展的道尔卓越教职研究员。她的期刊论文以及著作已经超过85篇,且是《Landscape and Urban Planning》的联合主编,该期刊在城市研究期刊中排名第一,是支撑生态设计决策的强大实证源泉。
    她的文化可持续性理论认为,被视为有吸引力的景观更有可能长期为人类行为所维持[1]。她提出“关怀暗示”这个概念,将它作为确保生态设计看起来具有吸引力的途径,因为景观展示了人类的意图或看护。关怀暗示已经被全世界的设计师和生态修复者所应用,她相关的文章“混乱的生态系统,有序的框架”[2]是美国风景园林教育委员会官方期刊《Landscape Journal》历史上引用率最高的文章。关怀暗示是景观中清晰展示人类存在或意图的可视要素。纳索尔说过“关怀可能是一种让人类参与星球护卫的途径,通过将人类对日常所见的反应与他们对更大环境系统的影响关系在一起”[3]。她曾说过,尽管关怀暗示可能随文化和景观背景而变,它们可能会包括:
    1)整洁和秩序(没有垃圾,东西整齐,没有杂草);
    2)设施维修良好(例如喷漆良好,没有破损);
    3)不同斑块之间的可视明确界限(包括花园、作物种植地、生态修复场所、本土自然生态系统碎片);
    4)栏杆,特别是在不同产权或不同材质斑块之间;
    5)修剪成直行的树和树篱或植物;
    6)物业中至少最公开可见部分要有修剪的草坪;
    7)色彩斑斓的花;
    8)鸟笼和草坪装饰品[3]。
    开发能展示关怀证据并提升生态系统服务的设计创新一直是她工作的重复主题。自从她1995年在明尼苏达城区开创性设计绿色基础设施,她已经在不同生态设计的社会科学研究中尝试设计创新,从城市棕地及废弃地、远郊居住开发至农业流域。在这些研究中,她发现景观中的人文关怀证据对人类的体验有着强大的规范作用,并能影响改变和管理景观的行为。她总结了她所学到地说:“如果当地人感觉景观看起来有人在打理,他们更可能接受和保护它们——无论这处景观是新的设计、生态修复,抑或是历史或自然遗存。”在她1997年的书——《安置自然》中,她将这种关怀的表象可以保护景观被改变的关系,称之为“文化可持续性”。
    纳索尔想要提升或保护的环境生态系统服务包括实现净水和防洪的雨洪管理[1,4],缓解气候变化的碳存储[5],维持农业生产力的土壤侵蚀防治[6],降低对人类和野生动物毒害的污染消减[7],以及提高生物多样性[8]。所有这些生态系统服务都通过设计的协调以应对气候变化的适应或减缓。所有这些也直接或终将影响人类的健康。跨学科的方法是她工作的核心,这些过程中她和来自工程、生态、公共健康、法律以及规划的专家合作,并让政府、产业利益相关者以及地方居民一起参与。她的生态设计工作重点是开发创新的生态系统设计与规划方案,这些方案意识到地球生态系统由人类所主宰,并需要人类的关怀与卫护。
    纳索尔教授说,在创作良好的生态设计和规划方案时,来自许多领域和行业合作者的知识,包括科学及政府内外以及地方居民的参与,对她工作的成功至关重要。这些广泛的合作研究已经影响了世界上很多地方的绿色基础设施设计、生态修复、城市和乡村流域管理、交通规划以及都市邻里和棕地开发。她说对生态有益的景观变化一定是来自于土地所有者,来自于开发商,来自于地方、州以及国家政府——具体取决于不同的问题以及能够影响政策的机会。
    1996年在和地区及地方政府一起设计明尼苏达州枫林市的雨水花园中,她为关于文化可持续性理论提供了重要依据。这个花园是同类设计的首创并成为全国模仿的典范[1,9]。她在对费伦湿地娱乐公园的设计中用一处雨洪湿地公园替代了一处老旧的购物中心,证明了生态城市设计能够成为地方经济发展的引擎并提高生活质量[1]。她的实验室后来完成了棕地再开发的生态设计导则,该导则被编入芝加哥市斩获ASLA国家荣誉奖的景观导则。
    纳索尔为明尼苏达州完成的《明尼苏达交通部审美初步测量体系》荣获2003年美国联邦公路管理局的环境研究优秀奖。后期,她和同事克雷·丘德沃德、吉姆·帕默、卡瑞斯·斯万维克一起为国家运输研究委员会作了《关于视觉影响评价国家方法的回顾》[10]。该回顾在2015年推动了全联邦高速路视觉评价体系的巨大改革。
    1986年,纳索尔和罗恩·塔特尔、艾伦·斯多文、杜安·寇恩及其他人一起成立了ASLA的乡村景观委员会。后期,她倡议景观价值应该被整合进实施美国农业法的条例和规范中。她和玛丽·赛特曼、杜恩·斯堪维亚的书——《从玉米地带到海湾》延续了她长期的坚持——改变美国农业政策以支持景观价值的生态效益。
    纳索尔教授是美国景观生态学的创建者之一。1986年,她是国际景观生态协会美国分会的创建理事会成员,她是唯一被国际景观生态协会美国分会命名为卓越景观生态实践者(1998年)以及卓越景观生态学家(2010年)的人。2007年,国际景观生态协会命名她为卓越学者。她的生涯中有许多“第一”:明尼苏达可持续农业的创建理事会成员、风景园林教育委员会之荣誉会员联盟的创建主席(2007—2009年),国家环境设计学院的创建秘书长,以及美国自然科学基金支持的国家社会—环境综合中心的创建主任(2011—2013年),她打破了科学界里风景园林的专业界限。她是担当国际景观生态协会美国分会主席的第一个风景园林师,以及美国自然科学基金和美国环境保护署几个重要科研项目的核心研究者。
    最后,纳索尔突破了妇女在科学以及风景园林中的壁垒。她说:“年轻时,我很清楚地意识到美国文化中存在不喜欢女性介入科学的壁垒。我清楚记得我高中的4个在高级数学班的女孩被告知下一年不必再回来学微积分了,除非我们想成为数学老师。大家都觉得女性没有使用微积分的其他缘由”。她解释说:“当我成为风景园林师之后,我开始发现统计和绘画一样重要,有时甚至在改变景观上更为重要。我想为人类体验改造景观的欲望让我回归数学,统计已经成为一个强大的工具,既可以用来了解人和景观,也可以用来在多学科的交叉项目中实现跨学科的对话。”
    “当我刚开始职业生涯时,女性风景园林师并不常见,女性风景园林教员就更为少见。1975年,全国只有不到10人。感谢达文娜·尼尔、莎莉·肖曼、谢丽尔· 巴顿以及1982年ASLA主席比尔· 伯恩克强有力的领导,我受邀开展了全国女性风景园林师的调研[11]。我们发现实践中的许多方面都可以向更公平、更欢迎女性的方向改进。我们的调研是唯一一个针对美国女性风景园林师职业生涯和工作条件的全方位调研。我们需要另外一个调研。现在,美国大学风景园林学生中的女性已超过半数,但在风景园林从业人员中的比例依然低于50%。我们需要一些新的信息,从而使风景园林实践能够成为适合那些在研究生院表现出色的女学生的终生职业”。
    作为一个认为科学的价值在于为设计提供实证的长期倡议者[12-13],她通过自己的建成作品、科研和教学,将科学带给设计师。例如在密西根大学,她合作开发并教授了跨学科的研究生课程——“棕地发展的生态设计”和“城市雨洪:科学、设计和管理”。在密西根大学风景园林专业硕士教学计划中,她开发并教授“生态设计原理”,以及一个终级设计课“都市设计的动力”。许多实践者都从这些课程以及她在明尼苏达大学教授的生态设计课程中学会生态设计。来自中国、加拿大、土耳其以及美国的风景园林教员都曾经受训于她的景观生态感知与设计实验室(图1)。
    在她现今的实验室里,纳索尔的团队正致力于3个主题:老旧城市(有时也被称之为萎缩城市或后工业城市)的绿色基础设施、大地块郊区居住景观的碳存储以及降低农业环境影响的替代企业组织和格局。她说:“这些看起来可能非常不同,但它们其实非常相似。所有的都包括创建具有环境效益的人类主宰景观的新格局;这就需要和自然科学以及时常和工程师及政府利益相关者的有效合作。在我的实验室里,所有这些项目都需要从理论上扎根于人类的景观感知,为了能够提出为大众所接受和珍惜的新格局。所有这些都是借助社会科学技术了解利益相关者认为哪些新设计更有效的机会。”在她 2008年和生态学家保罗·奥普德姆一起写的文章《科学中的设计》中,她描述她实验室工作的基础支撑是设计/科学过程。她在2007年和社会学家保罗·高伯斯特、特里·丹尼尔和加里·弗来撰写的文章清晰表达了支撑她实验室社会科学技术的各种景观审美理论[14](图2)。
    有关老旧城市里的绿色基础设施,纳索尔和她的同事正在分析她们在底特律市废弃最严重的社区里有关关怀暗示的数据[15]。和来自水生毒理学至公共健康专业同事合作以及底特律市多机构的参与,纳索尔的实验室已经设计了能够在底特律市拆除废弃物业过程中均衡各种机会的绿色基础设施,并且这些设计正在进行多重环境、社会和健康功能表现的评价。 
    有关郊区开发碳存储方向,纳索尔和她的合作者正在完成文章,汇报长达十多年间由美国自然基金会和环保署资助的有关大地块居住景观潜在生态系统功能方面的工作。整个团队得出结论认为,郊区特别是大地块远郊居住开发应该被设计得可以通过树和土壤来储存碳。纳索尔实验室的工作揭示了哪种设计最有可能具有保护、种植以及维护树木的文化暗示。
    有关降低农业环境影响方向,纳索尔的实验室和阿贡国家实验室合作为美国能源部提供了能够兼容多年生生物燃料作物的未来景观格局的替代方案。这种方法是纳索尔之前在农业流域里用过的,在《从玉米带到海湾》一书中是多尺度社会、水以及土地系统评价的一部分[5]。
    纳索尔说,促使她在这方面工作的原因是蓄意景观变化的内在魅力和深刻关联性。她将景观描述成综合城市生态设计的媒介和方法[3],她说“景观是如此的不言而喻——既是日常体验的直接基础,又具有内在复杂性——满载多尺度的自然、社会、经济甚至个人审美以及健康因素;一想到景观我就能感受到吸引与挑战,我从不怀疑将知识、智慧以及创造性引入景观改变是重要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