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园林
期刊搜索:
  • 当期推荐
  • 期刊检索
  • 目录索引
  • 业界新闻
  • 投稿须知
  • 广告服务
  • 友情链接
  • 联系我们
  • 返回首页
远程稿件处理
期刊杂志

    中国传统园林植物造景的声音美意匠

    关键词:风景园林;声音美;植物造景;中国传统园林;营造意匠;人文内涵

    Key words:landscape architecture; sound beauty; planting design; Chinese traditional garden; construction technique; humanities connotation

    摘要:从“邀风引雨”“集鸟纳蝉”等方面,就中国传统园林植物造景中蕴含的声音美营造经验进行总结;并就松风、竹韵等与植物造景相关的自然声响的人文内涵进行概括;结合文徵明《拙政园三十一景图》之典型景点,就中国传统园林如何利用植物将自然声响引导入园,并在整体的景观意匠中实现其审美内涵提升与拓展的艺术法则进行解析,系统揭示了中国传统园林植物造景的声音美意匠。

    Abstract:In this paper, the sound beauty construction techniques of planting design in Chinese traditional garden are generalized firstly, including "conducting wind & rain" and "gathering birds & insects". Then the humanities connotations of natural sounds in Chinese culture, such as pine wind, bamboo wind etc. are summarized, which are all accompanied by planting design. With the analysis of typical sceneries of The Humble Administrator's Garden Thirty-one Scenery Figure Chorale by Wen Zhengming, the principles of how to conduct natural sounds into garden by planting design and integrate its artistic conception refine into its scenic entity are all explicated, so that the sound beauty construction techniques of planting design in Chinese traditional garden is revealed.

    内容:中国传统园林植物造景深受传统哲学、艺术,乃至士大夫生活方式等影响,有其独特的艺术取向。而对声音美的自觉追求,则是其中最为突出的特征之一。李渔《闲情偶寄》明确指出:“种树非止娱目,兼为悦耳。”在长期的景观实践中,中国传统园林形成了自身独特的植物造景理念,不但将风声雨响、鸟啭虫鸣等自然声响精心组织入园林,还运用艺术法则拓展并提升了各种声音的审美内涵,呈现出独特的声音意境,这在世界园林体系中是罕见的。

    1  中国传统园林植物的声音美营造经验
    植物作为一种具有生命属性的构景要素,其生物特性的微妙变化无一不承载着天时季相的丰富信息。与之相关的各种声响、幽香、疏影等,更展现出宇宙大化流行的勃勃生机,历来为诗人画家所钟情,也是园林植物造景的重要内容之一。王象晋《群芳谱序》中曰:“种不必奇异,第取其生意郁勃,可觇化机。”这里所谓“化机”,就是指植物参赞化育的生机与活力。其触机而发的各种自然声响,就是这“化机”的直观显现,因而备受关注,并积累了丰富的营造经验。
    1.1  邀风引雨
    风雨本是大自然普通的气候现象,但与植物相摩荡,可化成园林生动的风景。古人很早就注意到植物表现风雨的价值。
    “风不能自为声,附于物而有声,非若雷之怒号,訇磕于虚无之中也。唯其附于物而为声,故其声一随于物:大小清浊,可喜可愕,悉随其物之形而生焉。土石屃赑,虽附之不能为声;谷虚而大,其声雄以厉;水荡而柔,其声汹以豗。皆不得其中和,使人骇胆而惊心。故独于草木为宜。①”
    由于自然界植物枝叶的构造各异,风雨中发出的声响也不同。就中国传统园林常用的造景植物来看,其表现风雨的价值都十分突出,并形成了稳定的邀风引雨模式。                                            
    松是传统园林应用最为广泛的植物之一,有“百木之长”的美誉。其叶细如针,风吹叶动会发出平缓而柔和的“哗……哗……”声响。古人因之如潮水涌动般悦耳,将其呼作“松涛”,并视之为最佳的听风植物:“草木之中,叶之大者,其声窒;叶之槁者,其声悲;叶之弱者,其声懦而不扬。是故宜于风者莫如松。①”成片种植的松林经长风吹拂,予人势如海涛,声似弦鸣的壮观体验,是郊野园林常见的植物造景模式。承德避暑山庄的“万壑松风”(图1)就是这样一处佳构。城市园林难有广植松林的条件,多取苍劲古拙的虬松几枝点景,以满足听风雅好。文震亨《长物志》中曰:“斋中宜植一株,下用文石为台,或太湖石为栏俱可。……山松宜植土岗之上,龙鳞既成,涛声相应,何减五株九里哉?”则是小园雅筑的松风营造模式。        
    竹是中国传统园林必不可少的造景植物,有“宁可食无肉,不可居无竹”②之说。竹叶薄而密,有风吹过,声随风的大小而强弱有致。时而轻声细语如蚕上叶(“嘈杂欲疑蚕上叶”③),时而低回旋转如六律音(“风触有声含六律”④)。古人拟其声如敲击碎玉般悦耳,赞之为“戛玉”之音。唐代《南部烟花记》曾载:“临池观竹,既枯,(隋)后每思其响,夜不能寐。(炀)帝为作薄玉龙数十枚,以缕线悬于檐外,夜中因风相击,听之与竹无异。⑤”竹韵声响之深入人心可见一斑。传统“潇湘夜雨”之凄凉意境,则是园林中湘妃竹等常见的营造主题,展现出雨中竹林的另外一番音韵。
    芭蕉叶大,其间又有很大空隙,特别适合承雨:“夫蕉者,叶大而虚,承雨有声。雨之疾徐疏密,响应不忒。然蕉曷尝有声,声假雨也。雨不集,则蕉亦默默静植;蕉不虚,雨亦不能使之为声,蕉、雨固相能也。⑥”种蕉在江南园林中十分普遍,“幽斋但有隙地,即宜种蕉。⑦” “雨打芭蕉”也就成为园林常见的景象。加之“叶大而虚”,极易为风所碎,传统园林多在屋后丛植几株,紧靠避风的高墙,或倚湖石而立。园中的幽斋雅舍,往往开窗即现蕉丛翠碧。《园冶》所谓“窗虚蕉影玲珑”,讲的就是园林中随处可见的蕉窗景象,由此成就了传统园林“蕉窗听雨”的独特声景模式。现存拙政园听雨轩(图2)就有这样一个蕉窗。                          
    梧桐树冠浓密,是很好的庭荫植物。明代陈继儒《小窗幽记》曰:“凡静室,须前栽碧梧,后种翠竹。”元四家之一的倪云林建有“清閟阁”,阁前广植梧桐,蔚然成林,故自号“云林”。梧桐叶子宽大,受雨即发出清亮的声音,十分动听。白居易有诗赞曰:“为君发清音,风来如叩琼。泠泠声满耳,郑卫不足听。⑧”桐音也是园林声音美营造的常见主题。
    荷是传统园林水景不可或缺的点景植物,其硕大的叶子很适合承雨。尤其深秋时节,萧瑟秋雨打在干枯荷叶上,声音特别清脆。明代李东阳曾建“听雨亭”:“静观子既辟北轩作亭……亭之前杂植群卉,而性独爱荷,置二池盆,种者常满。尤爱雨,雨至众叶交错有声,琅琅然,徐急疏密,若中节会。⑨”借着小小的二池盆即可植荷听雨,古人对雨水荷声之钟情,对植物邀风引雨意匠之捻熟可见一斑。
    1.2  集鸟纳蝉
    一座山灵水秀、草木茂盛的园子,自然引来禽鸟翔集,呈现出蝉噪鸟鸣的勃勃生机。传统园林“虽由人作,宛自天开”的自然式山水格局,可以滋生丰富的生物群落。限于篇幅,本文仅就园林常用植物集鸟纳蝉的营造经验进行概括。
    首先,黄鹂、喜鹊、杜鹃鸟、鸣蝉等声音娇好的飞鸣喜欢栖息在树木高枝,园中常见的柳、槐、榆、榕、梧桐等高大树木,都是它们时常出没的地方。尤其是柳树,“每为黄莺交语之乡,吟蝉脱息之所。”西湖十景之一的柳浪闻莺(图3)就因春柳汇集大量啼莺而名。计成影园植柳万屯,成就了“柳影、水影、山影”三胜。郑元勋《影园自记》曰:“鹂性近柳,柳多而鹂喜,歌声不绝,故听鹂者,往也。”须知计成是深谙园林艺植之道的,其“柳万屯”之意匠,大约也有“因柳变鸣禽”①之考量吧。                                               
    另外,中国园林有广植果林的习惯。桃、李、梨、杏、樱桃、橘子、花红、石榴等园林常见果树不但花色艳丽,果实还能吸引大量飞禽啄食,别有一番鸟语花香。古人对此积累了很多造景经验。蔷薇科小乔木花红俗称林檎:“林檎一名来禽,因其能来众鸟于林。②”樱桃俗称含桃:“含桃,谓鸟喜含。……果红熟时,必须守护,否则为鸟雀白头翁所食无余。②”明代东庄有“朱樱径”一景,吴俨描写道:“采时留几颗,明日饲山禽。[1]”足见古人对植物集鸟纳蝉之道是谙熟的。
    牡丹、月季、海棠、玫瑰、芙蓉、蔷薇、茉莉等四时花卉是园林必备之植栽,其芳香气味可引来蝶舞蜂忙。南京随园有“藤花廊”一景,袁祖志《随园琐记》曰:“花时粉蝶成群,游蜂作队,春光逗满,何止十分。”可见,招蜂引蝶就是园林花卉艺植的造景内容之一。       
    此外,中国传统园林追求苍古的艺术趣味,苍藤老树往往成为植物造景的首选。从生态角度看,那些苍藤老树往往寄生许多昆虫,可吸引鸟类啄食,同时也是小鸟喜欢筑巢的地方。可以说,一株老树就可以成就一座小鸟天堂。
    在长期的景观营造实践中,中国传统园林发现了植物与自然声响间千丝万缕的关系,并将其固化到植物造景的意匠钩沉:“艺花可以邀蝶……栽松可以邀风……种蕉可以邀雨,植柳可以邀蝉。③”声音美营造也因之内化成园林植物造景的基本内容,保障了各种自然声响在园林中生成。

    2  中国传统园林主要植物及其相关声响的人文内涵
    中国古代流传至今的诗歌、绘画,以及音乐作品等不下几十万首,其中直接或间接以声音美为依托、为比附的不胜枚举。尤其是松风、竹韵等与植物相关的自然声响,更是诗人画家喜爱的主题,并在反复的吟咏中获得了稳定的人文内涵。
    2.1  松风(松涛)
    松树经寒不凋,四季常青,在秦始皇泰山封禅时就有“五大夫”之称。孔子曰:“岁寒,然后知松柏之后凋。④”把松树的生物特性与人的精神品质联系在了一起,成为中国文化中理想人格精神的象征。古人很早就有植松、赏松的习惯,松风也因之深入人心。据载,“山中宰相”陶弘景“特爱松风,庭院尽植松,每闻其响,欣然为乐。⑤”更加赋予了松风遗世独立的人格精神,成为士大夫艺术作品中表现最多的主题之一。陆游“陶公妙诀吾曾爱,但听松风自得仙”⑥的咏叹,就是借松风表达自己对孤高隐逸的先贤风范的向往。
    2.2  竹韵
    竹潇洒挺拔,有翩翩君子之风;竹清丽秀逸,似淡泊清心的士大夫精神;竹外直中空,犹如人格坚毅,品格谦虚;竹弯而不折,折而不断,表示气节高贵;竹四季常青,象征坚毅顽强。竹还是佛教法物,具有深刻禅理意蕴,所谓“青青翠竹,无非法身;郁郁黄花,总是般若。⑦”另据《博物志》载:“尧之二女,舜之二妃,曰湘夫人,舜崩,二妃啼,以涕挥竹,竹尽斑。⑧”斑竹又与忠贞爱情与凄凉情感相联系,竹韵也因之获得了丰富的情感内涵。 
    2.3  蕉雨
    芭蕉绿意盎然,极富景趣。据载,唐书法家怀素家贫,无纸可书,家中植芭蕉万余以供挥洒⑨。“等闲书字满芭蕉”、“芭蕉叶上独题诗”遂成文人雅好,芭蕉也因之沾上了几分风雅。芭蕉还是佛教法物,孙悟空过火焰山靠的就是铁扇公主的芭蕉扇。近代陈寅恪曾指出:“考印度禅学,其观身之法,往往比人身于芭蕉等易于解剥之植物,以说明阳蕴俱空,肉体可厌之意。[2]”于是,芭蕉又同禅意挂上了钩,蕉雨也因之获得了幽深的哲理内涵。   
    2.4  荷声
    荷出淤泥而不染,是中国文化中美丽、纯洁、坚贞的典范。其受雨后发出的悦耳声响,更是诗人画家喜爱描绘的主题。唐代大诗人李商隐有诗曰:“竹坞无尘水槛清,相思迢递隔重城。秋阴不散霜飞晚,留得枯荷听雨声。”将萧瑟秋雨打落在干枯荷叶上的声响,与诗人忆旧怀亲的愁绪联系在了一起。“枯荷雨声”也就有了几分伤感的意蕴,成为园林表达萧瑟秋景的主要意象之一。
    2.5  桐音
    梧桐又名青桐。青,清也、澄也,与心境澄澈,超尘脱俗的名士精神同构。《庄子》有“凤凰非梧桐不栖”之句,梧桐也就具有了圣雅高贵的意蕴。加之桐木是制作古琴的良材,“桐音”也常作“琴音”解。结合高山流水之知音典故,“桐音”又可引申为“知音”,成为后世“桐音馆”等景观的营造主题。此外,梧桐发芽迟,落叶早,有“梧桐一叶落,天下尽知秋”①之说,桐音也常用来渲染悲秋气氛:“梧桐树,三更雨,不道离情正苦。一叶叶,一声声,空阶滴到明。②”成为人世间道不尽的离愁别恨的代名词。
    2.6  鸟啭
    黄鹂又名黄莺,是园林中最会歌唱的鸣鸟,中国人喜欢将其鸣唱同音乐美的旋律相比附。喜鹊被誉作吉祥鸟,其鸣声清脆,有“喜鹊叫,喜事到”之说。 燕子鸣声娇细,如窃窃私语,“燕语呢喃”是古人感伤时事,寄托相思的常见载体之一。杜鹃鸟喜欢在春夏的清晨啼鸣,人们拟其声“喀咕喀咕”为“布谷布谷”,将其称作布谷鸟,视之为早起劳作的信号,具有勤劳负责的意蕴。百舌学名乌鸦,一身乌黑,有“天下乌鸦一般黑”之说,有时作反面形象来比喻。
    2.7  虫鸣
    蝉又名知了,古人以为它只饮露不食,称之为“虫中之夷、齐。③”蝉鸣也因之富有高洁的意蕴。金钟儿、纺织娘、蛐蛐、蝈蝈等鸣虫长期栖息在园林花草丛中、山石缝里,是传统士大夫雅玩的宠物,其鸣声也就各具意蕴。
    在长期的艺术实践中,中国文化赋予自然声响极其丰富的人文内涵。其意象之盛,表情之丰,非其他物类所能及,奠定了各种自然声音现象向人文意境生成的文化渊源。

    3  中国传统园林植物声音美营造的艺术法则
    作为宇宙生生“化机”之展露,传统园林植物声音美营造的核心就不在其物理特性的如量表出,更在其灵感气韵的艺术领悟,并形成了具体的艺术法则。一方面,传统植物造景固化了大量的声音美营造经验,使之得以超越数与量的控制,直接融入景观的意匠钩沉;另外,中国文化又赋予了自然声响丰富的人文内涵,一经与园林景象契合,就能勾起人们的情感体验,结合诗文与景名等诗意阐发,更加升华出审美化、人格化的艺术境界,成就出独特的声音意境。
    由于植物有其特定的生命周期,现存景象已无法体现其原初的营造意匠。加之声音瞬息万变,实证考据又有困难。幸亏还有大量的园林图咏资料传世,可为相关研究提供一些基础信息。与现代设计蓝图严格按照投影原理表达景观的视觉形貌不同,传统图咏是以艺术手法阐发个人对园林的理解。“山之光,水之声、月之色,花之香”③等设计蓝图无法表达的元素,都可以在图咏诗意的阐发中得以体现。尤其是声音,无形无迹,需要相当的表现技巧引导读者想象。图咏中各种苦心孤诣的艺术努力,恰好反映出作者所理解的园林匠心,因而为我们今天研究相关问题提供了可能的途径。
    就现存园林图咏资料看,明代文徵明所作《拙政园三十一景图》的记、图、诗均保存完整。三者又都出自同一人之手,可形成较为完整的园林意象(园记表明位置,园图摹写形貌,园诗阐发意蕴)。加之作者是一代名士,且精通诗画,熟悉造园,相关图咏应该可作为园林意匠解读之参考。所描绘对象又是明代的吴中名园,可代表我国园林发展鼎盛时期的植物造景风貌,是理想的佐证材料。
    从文徵明《王氏拙政园记》看,明代拙政园建在一处“有积水亘其中”的隙地上,园主对积水“稍加浚治,环以林木”,形成各具主题的三十一景。结合园图与园诗,可知其中植有松、竹、柳、槐、柏、榆、榕、桃、李、橘、荷、江梅、芭蕉、林檎、芙蓉、玫瑰、蔷薇等各种植物,声音也随之被组织进了园林。
    其中,听松风处(图4)一景是以松风为主题营造的。诗曰:“疏松漱寒泉,山风满清厅。空谷度飘云,悠然落虚影。红尘不到眼,白日相与永。彼美松间人,何似陶弘景。”可知其意在借陶公听风之典故,表达一种桀骜不驯的士大夫人格理想。图绘山巅上临风挺立的几株苍松,枝叶极其夸张地向右飞舞,显示出风很大。四周景物被画家刻意地略去,将观者注意力牢牢定格在了临风的苍松上,唤起了诸多的听觉想象。松下一高士静坐听风,其神情淡漠的样子,似已融趣于阵阵松涛。结合画面大面积的天空留白,松风遗世独立之高远境界被表现得淋漓尽致。
    园中还有多处以竹为主题营造的景点:倚玉轩“旁多美竹”(图5),结合题咏可知其意在表现春风中竹林摇曳的秀逸景象:“倚楹碧玉万竿长,更割昆山片玉苍;如到王家堂上看,春风触目搃琳琅。”这里“琳琅”二字意为“美玉”,既指春天的翠竹如万竿绿玉,也指其声如戛玉清音。图绘一丛翠竹点缀在昆山石后,身姿微微地随风摇曳,俨然一幅经典的“戛玉清音图”,十分秀逸脱俗。
    深净亭“修竹环匝”(图6),一派亭深境幽的景象。诗曰:“绿云荷万柄,翠雨竹千头。清景堪消夏,凉声独占秋。不闻车马过,时有野人留。睡起龙团熟,青烟一缕浮。”图绘2位士人在草亭中闲对煮茶,似正享受着盛夏竹林的阵阵凉风。竹韵声声更增添了景观的清幽。
    湘筠坞位于两丘夹峙的山谷中(图7),绵延连亘的斑竹林中夹杂了几枝老树枯干,显得神秘幽迥。诗曰:“种竹连平冈,冈回竹成坞。盛夏已惊秋,林深不知午。中有遗世人,琴樽自容与。风来酒亦醒,坐听潇湘雨。”结合图中微微颤抖的雨竹姿态,其如泣如诉之潇湘夜雨境界呼之欲出。
    竹涧是一条潺湲的清溪,“有竹千挺”(图8)。诗曰:“夹水竹千头,云深水自流。回波漱寒玉,清吹杂鸣球。短棹三湘雨,孤琴万壑秋。最怜明月夜,凉影共悠悠。”图绘竹林深处一条跌级而下的清溪,竹韵声声夹杂着泉响的清越,增添了景观的脱俗与超越。
    应该说,风雨中的竹韵声响在各个景点的差别不会太大,但由于所表达的主题不同,对应的情感态度也就有了区别,因而呈现出不同的意境。古人对竹韵声响体察之细腻,其艺术表现手法之精微可见一斑。
    柳隩(图9)位于沧浪池边,结合题咏可知,其意在表现春天柳树之勃勃生机(这自然少不了啼莺婉转的点缀)。诗曰:“春深高柳翠烟迷,风约柔条拂水齐。不向长安管离别,绿阴都付晓莺啼。”图中没有出现纷飞的啼莺,只以翻滚的柳浪传递出春天的信息,不禁使人联想到西湖胜景之柳浪闻莺,仿佛百啭啼莺正穿梭于万顷柳浪之中,把一个有声有色的春日柳林渲染得生机盎然。              
    来禽囿(图10)四周围以高墙,其间杂植林檎数百本。《说文解字》曰:“囿,所以域养禽兽也。”这里以“囿”点景,就是强调林檎果实汇集鸣禽之造景意匠。诗曰:“清阴十亩夏扶疏,正是长林果熟时。珍重筠笼分赠处,小窗轻榻右军书。”可知所绘正是夏日果实初熟的景象。整个画面没有就飞禽着墨,只将上方约2/3的空间留白,予观者无穷的想象,仿佛广袤的天空都在供禽鸟自由往来,似觉叽叽喳喳的群鸟翔徊,把个果实初熟的夏日果林烘托得热闹非凡。                                      
    芭蕉槛(图11)营造的是“蕉窗听雨”的典型意象:“新蕉十尺强,得雨净如沐。不嫌粉堵高,雅称朱栏曲。秋声入枕飘,晓色分窗绿。莫教轻剪取,留待阴连屋。”图中没有出现常规的蕉窗景象,而是以一株雨中静立的芭蕉点缀在湖石旁,其净洁如沐的样子启发了人们“芭蕉得雨便欣然,终夜作声清更妍”①之联想,增添了蕉雨景观的幽深禅意。             
    繁香坞(图12)是一座虚掩在桂树后面的草堂,堂前杂植牡丹、芍药、丹桂、海棠、紫瑶诸花。画面中端茶行进的童子,以及草堂里随意放置的小凳,均暗示出曾有人在此赏花。人去楼空,只留下满室花香。诗曰:“……春光烂漫千机锦,淑气熏蒸百和香。……高情已在繁华外,静看游蜂上下狂。”道尽了这一芳香四溢,游蜂作队的群卉景观之意匠。   
    水花池(图13)是一座荷塘,“池中有红白莲”。图绘一清旷荷塘稀疏地点缀着菡萏。诗曰:“方池涵碧落,菡萏在中洲。谁唱田田叶,还生渺渺愁。仙姿净如拭,野色淡于秋。一片横塘意,何当棹小舟。”可知其意在表现“一川烟草,满城风絮,梅子黄时雨”②的横塘雨景,这同雨水荷声之萧瑟意象十分般配。因此,诗中虽然未直接就荷声落笔,却同样予人洪纤疏密的一片雨声交织。我们还可以在深净亭(图6)一景中看到水花池的一角。与这里的萧瑟凄清不同,那里是一派荷叶田田的夏日胜景,仿佛“小荷才露尖尖角,早有蜻蜓立上头。③”一片生机盎然。          
    显然,相对于自然景象的瞬息万变,各册图咏所能定格的只是其万千变换之某一片段。而以上园图与园诗对景点声音美特征之精心阐发,充分体现了中国传统园林植物造景在声音美营造上的独特匠心。
    作为一套体系完整的园林图册,《拙政园三十一景图》旨在囊括园林中包罗万有的流动时空与节奏,并在运动行进中呈现其全幅生动的山川草木、云烟明晦,乃至胸襟里蓬勃无尽的情思起伏。因此,园中纵有桃花沜、珍李坂、玫瑰柴、蔷薇径等多处景点,其花开果熟时定有一番鸟语花香;其他散落在园林深处的各处景点,也自然少不了风雨交响、啼莺婉转。但鉴于主题之匠心所指,图咏选择了不同的景象,这里不再赘述。

    4  结语
    作为“道法自然”哲学背景下孕育出来的中国传统园林,其植物造景之核心不只是满足某种视觉原则,也不是简单符合生态功能,更要在宇宙万物的联类感应中展示其参赞化育的生机与活力。通过对园林风声雨响、鸟啭虫鸣等自然声响的艺术化表达,中国传统园林将植物自身的生命属性,以及气候变化、季节更替等不可设计的自然要素,乃至宇宙万物你中有我,我中有你的呼应关系等完整而自然地呈现出来。这些内容因不能简化为设计蓝图上明确的图示符号,也不能量化成工程实践中具体的技术指标,故无法为现代理性逻辑的植物设计理论所把握。但它正好同生命中某些稍纵即逝的生命体验相得益彰,因而启发了人们的哲学思考,唤起了人们的情感共鸣,最终升华出审美化、人格化的艺术境界,生命也因之获得了颐养与安顿。这既是中国传统园林植物造景之精要所在,也是其声音美营造意匠之核心内涵。

    参考文献:
    [1] 高居翰,黄晓,刘珊珊.不朽的林泉[M].北京:生活.读书.新知三联书店,2012:176.
    [2] 陈寅恪著,陈美延编.金铭馆丛稿二编[M].北京:生活·读书·新知三联书店,2001:188.
    [3] (明)文征明著,卜复鸣注释.《拙政园图咏》注释[M].北京:中国建筑工业出版社,2012.

    (编辑/王媛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