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园林
期刊搜索:
  • 当期推荐
  • 期刊检索
  • 目录索引
  • 业界新闻
  • 投稿须知
  • 广告服务
  • 友情链接
  • 关于我们
  • 返回首页
远程稿件处理
期刊杂志

    辰山花环,四季乐章——上海辰山植物园大尺度花境的探索

    关键词:园林植物;花境;发展历史;辰山花环;种植形式;植物配置;可持续性

    Key words:landscape plants; flower border; development history; the flower border in Chenshan Botanical Garden; planting form; plants combination; sustainability

    摘要:中国近年来花境发展迅速,但是整体上还未形成独立成熟的设计语言,花境缺乏地方特色和个性,维护成本高,缺乏可持续性。辰山花环借鉴了国外花境的新趋势,又充分考虑国内花境的应用现状,探索了花境在大尺度公共景观中新的设计思路和应用方式。辰山花环在概念设计、平面布局、种植形式和植物配置等方面都在传统的花境应用模式基础上有所突破。经过2年多的实践验证,辰山花环一直能保持丰富的植物多样性、结构稳定性、观赏持续性、改造灵活性、养护经济性,花境设计的新思路具有一定的推广价值。

    Abstract:In recent years, with the rapid development of domestic flower border, the absence of independent and sophisticated design language aggravates the problems of Chinese flower border. For example, most of them are lack of local characteristics and need costly maintenance. Learning from the new trend of overseas flower border and thinking about the application status of the recent Chinese flower border, the flower border in Chenshan Botanical Garden explores the new design ideas and application methods of the flower border within large-scale public landscape. Based on the application model of the traditional flower border, the flower border in Chenshan Botanical Garden has several breakthroughs, from design concept, plan layout, planting form to plants combination. After two years' practice, the flower border in Chenshan Botanical Garden has been able to maintain a relatively high biodiversity, stability of structure, continuity of ornament, flexibility of renovation and economy of conservation, and this new idea of flower border has certain value that is worth to be promoted.

    内容:花境(flower border)兴起于英国,对于花境的定义通常强调它的边界性,被看作沿着边界或者分界线,例如道路、墙基、坡脚等来布置的狭长的植物种植带[1]。
    早在18世纪,随着英国自然式风景园林的兴起,几何和规则式的花境开始出现。19世纪中后期,混合种植的宿根花卉开始应用于花境中。20世纪初期,造园师主张更自然地配置多年生花卉和野生花卉,即将相同品种或是栽培种的植物的群体成丛种植,而在设计手法上更加注重植物的色彩、质地的搭配。英国园艺设计师格特鲁德·杰基尔(Gertrude Jekyll, 1843—1932)促进了飘带形块状种植形式的应用,使得游客在沿花境行走时,能以不同的视角观赏植物[2]。巴西艺术家布雷·马克斯(Roberto Burle Marx, 1909—1994) 则应用流动、自由的有机曲线来设计花园,将具有强烈对比的大块面的植物并置,如同在大地上,以巨大的、激动人心的尺度用植物来作画[3]。美国的詹姆斯·范·斯韦登(James van Sweden, 1935—2013)和沃尔夫冈·厄梅(Wolfgang Oehme, 1930—2011)受到马克斯的影响,也是有效地利用了大尺度的单种植物的种植块面。21世纪,这种逐渐缺乏新意的块面种植大行其道,无数的景观项目都是运用这种相似尺度的块面来布置植物。
    20世纪末,提倡生物多样性的种植方式开始兴起。在英国、荷兰和德国,宿根花卉被更加精细而自然地混合种植,其中代表性的设计师是彼特·奥多夫(Piet Oudolf)。奥多夫在植物材料的选择方面推荐大比例的结构性植物(这些植物能在大部分生长季保持独特的视觉结构)和较少比例的填充植物(这类植物为了取得单季的早期色彩而种植)[4]。奥多夫花境设计风格的特点在于其强调长期持续的演化性,其核心种植形式是多种植物品种的混合种植。
    从花境的起源和发展脉络可以看出,国外花境的设计思路受到其社会思潮、审美倾向变化的影响,进行着持续的探索和更新。20世纪70—80年代,花境这种在西方国家广受欢迎的花卉种植形式开始在国内出现[5],并在近几十年来得到迅速的发展。但从整体来看,还有许多需要探讨解决的问题。首先,花境设计由于发展时间短,应用设计尚处于起步阶段,还未形成独立成熟的设计语言[6]。在植物种类的选择上求快求稳,多选用时令性的一、二年生花卉为主,花境的建设和维护成本大,没有体现花境的可持续性[7]。第三,就整体来说,目前国内的花境养护管理水平还比较粗放。而辰山植物园所做的尝试正是在国内的环境和管理条件下对于花境发展思路的探索与实践。

    1  辰山花环总体设计思路
    1.1  概念设计
    辰山花环项目位于辰山植物园的外围绿环之上(图1)。辰山花环由日本风景园林师稻田纯一先生设计,绿环作为围护界限以蜿蜒起伏的地形环绕着整个植物园,整体长度达4.6km,平均高度6m,是上海为数不多的人造地形景观。绿环的植物配置以疏林草地为主,颇具欧式园林的特点,但是整体景观略显单调,特别是冬天草皮枯黄后更显苍凉。2011年10月,为了让绿环的景观面貌更加丰富,辰山植物园确立了辰山花环作为绿环景观改造的重点项目。
    辰山花环从望山桥开始,一直延伸至温室珍稀植物馆,全长850m,总种植面积达2 300m2。植物材料选择上主要由花灌木、球宿根花卉和观赏草组成,其中花灌木有11科、18属、38种、210株;球宿根花卉和观赏草有190种、55 000株。分为4个主题区域展示:菊科区,萱草属+鸢尾科区,锦葵科区,景天科+球根花卉区。整个花环的设计结合绿环的地形特点和整体走向,以意大利作曲家维瓦尔第的协奏曲《四季》为主题,以钢琴的琴键为意象,将其转化为不规则几何形状的种植床,垂直于绿环道路两侧布置,犹如一根根琴键卧于绿环之上,演绎了跳动的音符和美妙的节奏。每个不规则几何形状的种植床宽度和长度不一,面积为1~4m2不等,并且每个种植床中种植1~3种植物。将音乐的节奏和韵律这种抽象的逻辑概念转化为种植床内植物的花期的层叠、花色的跳跃和高度上的交错布置。通过不同种植床的植物群体在时空上的组合和叠加来生成花境整体的景观效果。
    1.2  平面布局
    辰山花环的整体尺度远远大于常规的花境。从空间上来看,花境里的植物高不过2m,一般都只有几十厘米,与乔木和灌木相比,单体植物较小,相对于花环数百米的整体尺度而言,更显得微不足道。怎么用低矮的植物去控制绿环广阔的空间,这是设计上首先要解决的问题。平面上,众多不规则的几何形种植床间歇性地垂直布置于道路两侧,就像乐曲中从始至终跳动的音符,形成了一条连续的花境景观。这一布置方式,不同于杰基尔常用的设计手法,即通过花卉团块的带状布置和相互交叠来获得微妙的节奏和色彩的变化,也不同于布雷·马克斯所采取的有机曲线和大块面植物色彩配置,而更多的是关注几何形状种植块面之间的关系,以及种植块面与作为图底的绿环的关系。
    如果说杰基尔用西方浪漫主义时期的绘画方式来完成花境设计[8],布雷·马克斯是通过西方现代抽象绘画艺术来实现平面设计,那么辰山花环平面设计更像是中国山水画和西方现代抽象绘画的结合,近似中国近代画家吴冠中先生的作品中所展现的点线面组合。块面之间的间歇空间犹如中国山水画中的留白,而不规则几何形状的有机组合所形成的统一画面又像是一幅抽象绘画。游客在花环上观赏时,近看是观赏块面与块面的关系,远观则更像是线与面的关系。同时留白的处理,使得设计师用了较少面积的种植块就巧妙地控制了面积庞大的绿环,减少了植物的用量和维护成本。
    1.3  种植形式
    辰山花环共有429个种植块面,每个种植块面中种植1~3种植物,其中以单一品种的种植块面为主,结合2种或3种植物的种植块面,并且相邻的种植块面之间都有停留空间。首先,在养护水平受到时间和人员的限制的情况下,这种种植形式的优势是很明显的,因为大部分的种植块面里只有1种球宿根花卉或者观赏草,任何不同的植物都比较容易被发现和清除。即使是2~3种植物的组合也是植物层次比较清晰的,水平有限的养护人员也能鉴别哪些是需要的,哪些是杂草。另外,种植块面之间的停留空间,便于游客近距离观赏植物的株形、叶形、质感、花形及花色,最重要的是便于园艺师日常的养护操作。其次,这种种植形式既具有单一品种种植形式结构性强、简洁的特点,又具有多品种种植块面的植物上下层次丰富、花期长的优点。
    1.4  可持续性观念的应用
    辰山花环在建设和维护的各个环节上充分考虑了可持续性发展的要求。在设计和建造上,通过种植块沿路径有节奏性布置,使得设计师用了较少面积的花境植物就巧妙地控制了面积庞大的绿环,减少了植物的用量。在植物选材上,首先要求植物材料适合辰山植物园绿环立地条件,并选用上海周边地区的可靠苗源,优先利用辰山苗圃内的引种植物,减少植物运输过程中的物质和能源消耗。在种植上,相比传统季节性花坛、花境,具有一次投入,多年使用的优势,加上辰山花环采用的植物绝大部分都是抗性强、生长强健、栽培简便的品种,降低了栽培的难度和更换植物的频率。在维护上,辰山花环的种植块面多采用1~3种植物的搭配,整体效果丰富,但是单个种植块面简单清晰,种植块面间的留白,使得850m长的花环养护变得简单易行。辰山花环的结构化种植,尊重花境植物花开花落、枯荣交替的自然特性,在降低养护成本的同时,仍能保证花境在花期前后和冬季期间完整的骨架。因此,根据现代植物造景的生态性原则,充分考虑各环节整体上的可持续性,实现了持久性、低维护的花境景观。

    2  辰山花环植物配置策略
    2.1  结构化的植物配置
    确立辰山花环块面的平面分布及种植形式后,辰山花环主要应用了3个不同层次的植物来实现花境的植物配置,分别为:结构性植物、主题植物和辅助植物。
    上海地区的花卉观赏期主要是4—11月,辰山花环的结构性植物的选择主要是保证该时间段内的持续观赏性,主要有观赏草、花灌木、柳叶马鞭草(Verbena bonariensis)、山桃草(Gaura lindheimeri)和美人蕉属(Canna spp.)等植物。观赏草一年四季都是观赏期,柳叶马鞭草和山桃草花期为5—10月,美人蕉属植物花期则为6—9月。它们重复间隔出现在花环上,既形成了整个花环的骨架,同时又产生整体的节奏和韵律,而结构性植物的韵律感很快就可以给游人留下统一的印象,满足快速体验的需求。
    整个花环是一首优美的乐曲,它分为4个乐章,每个乐章有不同的主题植物,分别为:菊科、萱草属(Hemerocallis spp.)+鸢尾科、锦葵科、景天科+球根花卉(图2)。菊科区,主要有大滨菊(Leucanthemum maximum)、大花金鸡菊(Coreopsis grandiflora)、宿根天人菊(Gaillardia aristata)等20个品种的菊科植物。萱草属+鸢尾科区,主要有‘鸿运’萱草(Hemerocallis ‘Baltimore Oriole’)、‘奶油卷’萱草(H. ‘Betty Woods’)等6个萱草品种和德国鸢尾(Iris germanica)、棕叶庭菖蒲(I. palmifolium)等8个品种的鸢尾。锦葵科区,主要有大花秋葵(Hibiscus moscheutos)、南非葵(Anisodontea capensis)和蜀葵(Alcea rosea)3种锦葵科植物。景天科+球根花卉区,主要有‘胭脂红’景天(Sedum spurium ‘Coccineum’)、圆叶景天(S. makinoi)和‘紫帝’八宝景天(Hylotelephium telephium‘Purple Emperor’)3个品种的景天科植物和马蹄莲(Zantedeschia aethiopica)、百子莲(Agapanthus africanus)、韭兰(Zephyranthes carinata)等球根植物。这些主题植物在花、叶和姿态上都各有不同,形成了每个区域的特色。另外,除了结构性植物、主题植物以外,花环中还点缀种植着辅助植物,它们没有在整个配置上起决定作用,但是却丰富了植物品种。而且当游客沿着花环步行,近距离观赏花卉时,这些辅助植物和主题植物的并置会增加景观和生物多样性,突显不同植物的搭配组合所产生的持续变化,比如,火炬花(Kniphofia hybrida)、毛地黄叶钓钟柳(Penstemon laevigatus subsp. digitalis)、百子莲、新西兰麻(Phormium tenax)、银叶菊(Senecio cineraria)、绵毛水苏(Stachys byzantina)。
    2.2  从微观到宏观的立面设计
    辰山花环立面设计从单个种植块到小范围的组合,再到大尺度上沿绿环地形所产生的变化,遵循着共有的音乐节奏的理念,从微观到宏观是互相强化的。单个种植块是构成花环的基本元素,每个种植床中种植1~3种植物,高度从几十厘米到2m左右不等。在单个的种植块面中,考虑植物高度、株形,选择一些适合的搭配和组合,增加丰富性,例如大叶醉鱼草(Buddleja davidii)+紫娇花(Tulbaghia violacea)+圆叶景天(图3),黄杨(Buxus sinica)+宿根天人菊(图4),‘小丑’火棘(Pyracantha fortuneana‘Harlequin’)+大吴风草(Farfugium japonicum,图5),细叶芒(Miscanthus sinensis)+丛生福禄考(Phlox subulata,图6)等。
    当游客沿着道路行走观赏时,并不是孤立地看单个种植块,人的视野和注意力主要集中在小范围内多个种植块形成的组合效果。沿道路并置的多个种植块内的植物在视线上叠加,不同株形、叶形的植物沿道路方向上构成复杂有趣的空间感,形成看似连续的高低错落的立面景观,犹如乐曲中不同音高的节拍形成的小节。以菊科区的其中一段为例,分为3个层次:上层为精致的花灌木大叶醉鱼草、鹰爪豆(Spartium junceum)、矮紫薇(Lagerstroemia indica),中层为水平线条的宿根天人菊、紫娇花、‘斑叶’芒(Miscanthus sinensis ‘Zebrinus’)和竖向线条的火炬花、蛇鞭菊(Liatris spicata)等,下层为丛状团块的‘紫球’荷兰菊(Aster novae-angliae ‘Purple Dome’)、圆叶景天等。
    在更大的尺度上,花环立面的设计也充分考虑到与绿环的地形及远处景色的结合,形成音乐段落上的变化。对于波浪状起伏的绿环来说,花环立面设计进一步突出了地形变化,接近波峰的种植块内的植物通常高度比接近波谷的要低。这样上坡路上会有愈加开阔的感觉,到了坡顶,植物通常非常矮小,以突显高处的开阔之感。在一些重要的眺望点,甚至干脆完全留白只剩大片草皮,以减少对远处景色如辰山、温室等的遮挡,同时也提供更多的空地给游客停留。而下坡路上,接近谷底,植物整体来说变高变密,更加强化地形内向围合之感,显得更加私密和幽静(图7~9)。
    2.3  强化节奏韵律的色彩设计
    平面布置和立面设计确立了辰山花环在绿环中的空间分布形式,赋予花环以基本的节奏曲调,植物的色彩配置使得已经具有一定节奏的曲调更有特色和辨识度。色彩基本涵盖华东地区多年生植物的各种色系,同时充分考虑色彩的冷暖、协调、对比和互补。花环的主要观赏期为4—11月,宿根花卉、花灌木相继开放。以菊科区为例,花境以紫色、粉色为主色调,随着季节的不同,花境中紫色、粉色的层次也不断变化,有紫色、蓝紫色、紫红色、粉红色、淡粉色等。以白色为辅色调,在颜色上和主色调相协调。以黄色、橙色为亮点色,和主色调形成强烈对比,形成画面的视觉焦点。
    花环的各个区段的种植块面沿着路径分布,通常区段两端的种植块内种植淡色或者冷色花卉,利用淡色和冷色在视觉上的远离感,使得区段的端头有向两边延伸的感觉,形成了区段间的色彩过渡。重复使用植物组合是花环运用植物配置加强韵律性的重要手法,通过重复运用色彩组合更加强化了这一手法。花环中根据色彩组合的搭配方式,创造了或舒展或紧张的曲调节奏。通过柳叶马鞭草+‘银边’芒、大花美人蕉(Canna×generalis)+葱兰(Zephyranthes candida)、百子莲+‘大花山’梅花、大滨菊、柳叶马鞭草、大花金鸡菊+细叶芒的组合,创造紫、黄、蓝紫、白、紫、黄这样一组强烈的色彩对比,产生大弦嘈嘈如急雨的感觉。又可通过大滨菊+‘银边’芒、柳叶马鞭草、山桃草+矮紫薇、天蓝鼠尾草(Salvia uliginosa)、大滨菊+‘红王子’锦带(Weigela florida ‘Red Prince’)、‘安德’荷兰菊(Symphyotrichum novae-angliae ‘Andenken an Alma Pötschke’)的组合,形成白、紫、白、蓝紫、紫粉这一组柔和的色彩序列,好比小弦切切如私语。
    另外,除了花色叠加产生的景象以外,还通过花灌木、观赏草、宿根花卉的不同叶色搭配来增加花境色彩的层次。花环运用的彩叶植物主要有黄杨、‘金线’柏(Chamaecyparis pisifera ‘Filifera Aurea’)、‘小丑’火棘、‘斑叶’芒、‘银边’芒、‘花叶’美人蕉(Canna×generalis ‘Striata’)、日本小檗(Berberis thunbergii)、新西兰麻等。它们的叶色明显,在无花期或者少花期可以弥补观赏花卉的不足,开花期则可强化花境的色彩对比。灰绿色叶子的植物则确立了一种自然、中性的色彩基调,通过有效地分隔花色浓重的植物,在整体上确保和谐柔和的色彩效果,保证花环的连续性。花环中常见的有常夏石竹、棉毛水苏、蓝羊茅(Festuca glauca)、蓝滨麦(Elymus magellanicus)、大金光菊(Rudbeckia maxima)、亚菊(Ajania pacifica)等。
    2.4  注重连续变化的季相设计
    花境的布置还应该考虑到不同季节的景观变化,从而形成季相连续的植物景观。上海地区植物景观可以实现春、夏、秋三季有花可赏,四季有绿可观。辰山花环观花期是在4—11月,以宿根花卉为主,结合花灌木和观赏草形成持续变化的四季景象。以菊科区为例,花境的季相变化犹如一首乐曲,从序曲逐渐到高潮,经过平缓段,再到次高潮,最后趋于缓和,进入尾声(图10)。
    早春4月,花卉较少,是为序曲,观花植物中灌木类主要有贴梗海棠、‘小丑’火棘,宿根花卉主要为常夏石竹、丛生福禄考。根据上海的气候,并考虑到“五一”“十一”长假期间大量游客的参观需求,确立了花环主要的观花植物花期集中在5—10月。5月份花环整体的色彩偏素雅,主要是紫色的柳叶马鞭草、紫娇花、白色的小滨菊(Leucanthemella linearis)、山桃草,中间跳跃着色彩艳丽的大花金鸡菊、火炬花等。6、7月花卉相继盛开,色彩层次上也更丰富,除了紫色花卉以外,还有蓝紫色的百子莲、天蓝鼠尾草,紫红色的千屈菜、‘安德荷兰菊’、粉色的松果菊(Echinacea purpurea)、粉色大花的南非葵、黄色系的大金光菊、不同品种的萱草属植物、美人蕉属植物、橙色系的雄黄兰都相继开放,整个花境呈现热闹纷繁的景象,达到乐曲的最高潮。8、9月份紫、粉、白色花系数量稍有减少,同时随着萱草属植物和大金光菊的凋零,黄橙色系花卉也有所减少,花境整体色彩开始慢慢平缓。到“十一”前后,随着黄色系的大吴风草(Farfugium japonicum)的盛开,黄色系花卉数量再次升高,是为次高潮。
    国庆后,秋末紫薇的枝干,贴梗海棠红彤彤的硕果,再加上进入成熟期的观赏草那斑斑点点的花叶,随风摇摆的花序,又展现了秋季花境的成熟美。冬季大部分的宿根花卉枯萎凋零,但是常绿花灌木、冬绿型宿根花卉和不落叶的观赏草的组合配置,弥补了冬季的萧条景象,增添了不少乐趣。如阔叶十大功劳(Mahonia bealei)、鹰爪豆、‘金森’女贞(Ligustrum japonicum ‘Howardii’)、亚菊、圆叶景天、火炬花。通过花期的叠加,不同株形、质感、叶色、叶形植物的结合配置,整个花境形成了一个动态的,多变的季相景观(图11)。

    3  结语
    辰山花环的设计以其特殊的尺度和场所特性,在一定程度上对国内越来越大规模的花境应用做出了回应,探索了花境在大尺度公共景观中新的设计思路和应用方式,同时具有一定的普遍性价值。其在传统花境的基础上,在空间布局、种植形式、植物配置等方面都突破了传统。花环整体上有着较为丰富的植物种类,块间间隔的存在使得植物的组织井然有序,方便管理养护,减少植物、水、能源等的资源消耗。经过2年多的实践验证,辰山花环一直能保持丰富的植物多样性、结构稳定性、观赏持续性、改造灵活性、养护经济性,因此,希望辰山花环这种花境设计新思路能够为设计师提供一些借鉴。

    参考文献:
    [1] 余树勋.花园设计[M].天津:天津大学出版社,1998.
    [2] Michael R. Van Valkenburgh. The Flower Gardens of Gertrude Jekyll and Their Twentieth-Century Transformations[J]. Design Quarterly, 1987(137): 1-32.
    [3] Fraser V. Cannibalizing Le Corbusier: The MES Gardens of Roberto Burle Marx[J]. Journal of the Society of Architectural Historians, 2000(2): 180-193.
    [4] Oudolf P, Kingsbury N. Planting: A New Perspective[M]. London, Portland: Timber Press, inc, 2013.
    [5] 徐冬梅,周立勋.花境在我国应用中存在的若干问题探析[J].北方园艺,2003(4):10-11.
    [6] 顾颖振,夏宜平.园林花境的历史沿革分析与应用研究借鉴[J].中国园林,2006(9):45-49.
    [7] 夏宜平,顾颖振,丁一.杭州园林花境应用与配置调查[J].中国园林,2007(1):89-94.
    [8] Wallinger R,尹豪,译.杰基尔和她的花园艺术[J].中国园林,2015(3):13-15.

    (编辑/金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