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园林
期刊搜索:
  • 当期推荐
  • 期刊检索
  • 目录索引
  • 业界新闻
  • 投稿须知
  • 广告服务
  • 友情链接
  • 联系我们
  • 返回首页
远程稿件处理
期刊杂志

    创造一处康复空间系统:美国杜克大学医学校区规划

    关键词:风景园林;花园;康复;医院;杜克大学

    Key words:landscape architecture; garden; healing; hospital; Duke University

    摘要:在过去的20年间,位于北卡罗来纳州达勒姆市的杜克大学实现着快速的扩张。尤其在它的医学校区,形成了一处户外空间体系,在规范医学校区本身空间秩序的同时,提供了与自然接触、身体康复和释放压力的体验空间。同时这些空间也能够提供社交聚会的机会。具体包括一座康复花园,一处新的医学中心绿地,以及沿医学校区主轴线的种植设计。欧林景观设计公司为杜克大学所设计的新的医疗中心旨在将当代医学体验和实践与多彩、动态的校园景观进行深度整合,这种整合通过强调和强化整体景观结构成为具备连接性的组织和场所的方式得以实现。它的户外空间强调季节变化和自然过程的美感,医疗中心社区场地空间营造过程中本土、为人熟知的素材的使用提升了社交过程中的轻松愉悦感和交流沟通行为发生的概率。这种综合、系统的设计方式形成了与自然之间深刻而广泛的融合关系,而这也在患者和医生之间的复杂就医程序与自然界之间建立了联系,有助于患者的康复,并有助于培育人类和环境之间的健康生活氛围。

    Abstract:The rapid expansion of Duke University, in Durham, North Carolina, over the past two decades has been accommodated within a new and thoughtful planning framework that greatly values the social and environmental benefits of its landscape setting. This is particularly apparent in the medical campus. The result has been a system of outdoor spaces that bring order to the medical campus itself while providing access to the restorative and stress-relieving experience of contact with nature. These spaces also afford opportunities for social gathering. They include a healing garden, a new Medical Quad, and additional plantings beds along a major axis of the medical campus. OLIN's design of the landscape of Duke's new Medical Center seeks to deeply integrate the experience and operation of contemporary medicine with its dynamic campus landscape setting. It does this by emphasizing and strengthening the whole landscape fabric as both connective tissue and place. Its outdoor spaces emphasize the beauty of seasonal change, natural processes, and the use of local, familiar materials to shape places for the Medical Center community that promote relaxation and opportunities to socialize. This integrative and systemic approach results in deep and pervasive engagement with nature that connects the complex routines of the medical community of patients and physicians with the natural world in ways that will aid healing, nurturing an atmosphere of healthy living for humans and the environment.

    内容:在过去的20年间,位于北卡罗来纳州达勒姆市的杜克大学实现着快速的扩张,这种扩张的实践是在一个新颖、全面的规划框架之内推进,赋予其周边景观格局极大的社会和环境效益。尤其在它的医学校区,对于新设施和开放空间的综合系统规划营造出了医疗社区与患者之间一种新型的治疗关系。结果即是形成了一处户外空间体系,在规范医学校区本身空间秩序的同时,提供了与自然接触、身体康复和释放压力的体验空间。同时这些空间也能够提供社交聚会的机会。具体包括一座康复花园,一处新的医学中心绿地,以及沿医学校区主轴线的种植设计。
    杜克大学西校区即医学校区的所在地,曾被规划为一处森林校园(图1)。由费城的霍勒斯·查姆鲍尔(Horace Trumbauer)建筑事务所与奥姆斯特德兄弟(Olmsted Brothers)景观事务所开发的最初的规划方案包括位于山脊之上的2处相交的长方形建筑组群。建筑依照英国学院式哥特建筑风格建造,使用当地开采的称为“杜克石”的多色石材,因而也保留了与当地地质景观特征的紧密联系。最初,医学校区即作为整体组成的一个部分,位于长方形建筑形态之中的最北端。
    随着20世纪30年代初校园建设的完成,在之后的20年间,有一些小规模的扩建。随着科学和医学领域的快速发展,新的建设于20世纪40年代逐渐展开。新建筑没有沿用历史性的四方形模式,而是大部分作为既存建筑物的扩展和延伸,依其而建,抑或沿着穿越森林的新建道路而设。这一时期的规划是务实的,没有特别注意塑造与校园自然景观背景之间积极、有益的联系。其结果即造成了医学校区快速扩张规划之中清晰秩序的缺失。
    而当前项目的发起可以追溯到1994年,费城的欧林(OLIN)景观设计公司受到委托,调研在未来长期扩张的条件下包括医学校区在内的总体校园的规划结构。其中一个结论性的校园规划图探究了由绿色林荫道路指示的更加清晰的连接系统如何存在于森林矩阵之中。图纸同时揭示了医学校区建筑和剩余的森林碎片的密度。更重要的是,图纸确立了医疗中心的中央景观空间,它最终发展成为医疗中心绿地(图2)。该开放空间被列入2006年医学中心整体规划之中,由库珀·罗伯森及其合伙人(Cooper Robertson & Associates)建筑和规划事务所执行,继而也被纳入2000年受杜克大学执行副校长陶曼·特拉斯克三世(Tallman Trask III)的委托,由李·库珀兰德(Lee Copeland)事务所执行的综合校园规划之中。
    2000年的规划将原则和目标明确化,并对其后由欧林公司在2007年制定的医学校区规划产生影响。它指出:“杜克大学校园是一处充满历史特征的多元校园;一流大学校园;国际公认的医疗中心;森林中的大学;令人难以忘怀的地方……它应该成为一个由合理的交通循环系统支持的可步行校园;社区团体以及达勒姆地区市民的社区化场所。”2000年整体规划承认了医疗中心与学校其余场地规划的互惠性,要求每一个项目都要依循“医疗中心的开发有益于整体校园,以及校园的开发能够支持医疗中心建设”为出发点来设计。这个总体规划十分注重强调打造“具备独特性的人性尺度开放空间”以及将“建筑看作其所处环境的一部分而非独立存在”的重要性。而也许最重要的是,它要求所有项目的规划建设都能够意识到并支持“校园作为一个学生得以融入其中生活、学习、休闲、社交和开展文化活动的社区”的观点,能够“支持所有学科的各年级学生、教职员工的互动”。规划明确地认可,康复性景观作为接触自然的个人恢复性体验,具有重要的社会互动意义。
    2007年,欧林公司接受委托为医疗中心进行新的景观规划。这个规划采用最新的实证研究,评估社区与自然互动的疗效价值。这为设计提供了理论基础。克莱尔·库珀-马库斯(Clare Cooper-Marcus)和内奥米. 萨科斯(Naomi A. Sachs)使用了“恢复性”这一词汇作为其2014年发表的论文“康复景观:实证式设计康复花园和恢复性室外空间的方法”的副标题。“恢复”成了一个恰当的词汇,用以描述医疗中心景观的设计如何在社区与其室外空间的动态和感官之间建立新型的相互作用。
    2007年欧林公司的早期项目演示以6个设计原则对该“康复景观”进行定位:具备安全的可达性,基于杜克森林的灵感来源,表达自然的循环,提供开放空间以及更多的私人空间场所,遵循可持续设计的原则并通过设计刺激和吸引所有感官的参与。对设计师的基本挑战是协调和兼顾现代医学的复杂临床需求与20世纪制定的杜克大学校园整体规划愿景,以及如何与自然界建立强有力的康复治疗关系。
    场地包含2个主要区域:其一是大面积开放空间——“杜克医学圈”,这里即指代“医疗院区中心绿地”,另一个则为东西向的连接空间,称为“医疗中心绿道”。中心绿地被5座分别由不同的建筑师设计建造的建筑/构筑物环绕,它们分别为:库珀·罗伯森及其合伙人事务所设计的杜克临床医学楼和多层停车场;TSOI/科布什及其合伙人(TSOI/Kobus & Associates)事务所设计的癌症中心;埃尔斯·圣·克莱斯(Ayers Saint Gross)公司设计的护理学院以及由帕金斯+威尔(Perkins + Will)公司设计的杜克医学馆。医疗中心绿道向西延伸,作为一个连接到由杜达·佩妮(Duda Paine)公司设计的“玛丽·杜克·比德尔·特伦特·萨蒙斯(Mary Duke Biddle Trent Semans)”中心进行健康教育的通道,并进一步延续至科研楼,最终到达主校区。而它的东向则有可能进行未来的校园扩建。设计团队明确地整合了中心绿地和医疗中心绿道这2个绿色空间要素,为之与医学校区的连接性提供了重要的保障(图3)。
    医疗中心绿地成了设计的核心。通过设置周边沿线的道路满足医学校区的复杂通行需求,这样便形成了场面开阔的景观,成了周边建筑体的景观焦点。空间的中央有一条椭圆形的道路,连接西侧的康复花园和东侧的大草坪,其设计形式参照了杜克医学校区南部原本存在的中心绿地。高耸的树木冠层形成了一处草坪开放空间,能够将视线从医院主入口指引至中心绿地。入口旁是一座塔状建筑,它也延续了杜克大学大多数建筑的特征,能够帮助不熟悉场地设施的游客进行准确定位(图4)。
    中心绿地共使用了11种冠层高度不同的树木。树种及其布局的选择是有意识的,考虑到赋予每处场地伴随季节变化的独有特征,并同时注意保持场地整体景观特征的连贯性。在北部和东部,采用规则式的林地结构,并逐渐发展过渡成为西部康复花园中一种轻松和非正式的布局。这个精心设计的过渡强调了在整体之中康复花园相对于中心绿地的独特性。
    庄严的红橡树(Quercus shumardii)是一种非常适合在城市校园的树种,它们被种植于沿中心绿地、通往护理学院的路上,以加强东部规则林地结构的几何形式和存在感。松散的布局始于林地的西侧,在那里一些红橡树“打破常规”飘进草坪,还有一些被其他树种如‘秋紫’美国白蜡(Fraxinus americana ‘Autumn Purple’)、‘斯盖寇’美国白蜡(F.  americana‘Skycole’)、美国紫树(Nyssa sylvatica)和美洲香槐(Cladastris kentukea)这些具有对比形态以及秋色叶的树种替代。这种较为自由的布局形态塑造了一处空间,其间伫立着迁移而来的象形纪念碑。北部是另一处林地布局,这次没有打破布局结构,种植了美洲香槐——小型、分布广泛的树种,浅绿色复叶繁茂生长,为此地带来了具有吸引力的斑驳光影,人们在此处等待搭乘校园巴士。
    2条微微弯曲的路径横向分割椭圆形道路:东侧的道路穿过红橡树林;西侧的则穿越康复花园,可供行人步行前往医院。中心绿地向北部倾斜,这样的地形设计为康复花园提供了略微抬升的地势,视野开阔,能够将医学校区一部分主要建筑尽收眼底,同时隔离周边的车辆交通。多样化、不同冠层结构树种的选用以及它们遮阴效果的发挥,增强了康复花园的场地定位和特征。在北部和西部区域应用树种的基础上,补充了北美枫香(Liquidambar styraciflua)、檫木(Sassafras albidum)和山茱萸(Cornus florida),进一步提升空间景观的季节变化性。
    2株白橡树(Quercus alba)在南北两侧框定了康复花园的范围,它们将缓慢地生长,以达到合适的大小。在冬季它们将继续绽放出红褐色的叶子,对常绿树种‘克什米尔’雪松(Cedrus deodara ‘Kashmir’)、‘克劳迪娅·瓦纳梅克’广玉兰(Magnolia grandiflora ‘Claudia Wannamaker’)和‘博佛迪’枸骨(Ilex cornuta ‘Burfordii’)在色彩上进行补充,提供冬季数月之中更为丰富的植物色彩以及冠层结构。枸骨对于杜克具有特别重要的意义。它们被称为“希望之树”,先后2次从早期的康复花园之中移植过来。每当圣诞节到来之时,树枝便被闪闪发光的灯饰装点起来,那些因癌症病痛而失去挚爱亲人的家庭便会聚集在此追忆故人。在邻接癌症中心和医院建筑边缘的道路中间位置,一条‘丛林’榆树(Ulmus parvifolia ‘UPMTF’)小径的存在为需要满足复杂通行需求的道路提供了缓解。
    康复花园自身的地形平面是由一系列缓缓弯曲的种植带,杜克石墙,环绕椭圆形路径北部和西部、通往医院的坡路组合而成。在这些种植带中,艺术性地散落一些未被切割的大块杜克石,它们与修饰性的杜克石墙形成了有趣的对比,后者能够营造更为私密的空间,提供长凳和一些随意的雕塑元素,而头上的树冠层则提供遮阴条件。边坡被用于收集雨水汇入地表排水沟,并由用于补给北部林地地下大型蓄水池的来自于癌症中心建筑屋顶收集的雨水进行补充。收集的雨水通过砂石过滤进行净化,进而灌溉树木和草坪。
    欧林景观设计公司与当地的景观设计公司海登·斯坦嘉利(Haden Stanziale,现更名为斯图尔特)合作,制定出植物选用体系:以本土植物为主,辅以外来植物的引入,在丰富植物种类多样性的同时,对于在一些所需的校园场地上、已经由历史验证过的本土植物长势不良的状况进行弥补。植物列表包含28种灌木,12种观赏草类,26种多年生花卉以及5种地被植物。多样化的植物种类为选择能够提供季节性色彩变化、具有对比的纹理和质感、特定的形式和高度,以及具备感官刺激功能的芳香植物提供了可能。
    大部分地被植物、草类以及灌木的颜色与多彩的杜克石相匹配,创造材料和植被之间的色彩连续性,产生平稳和延展的效果。蓝羊茅(Festuca glauca),‘大蓝’阔叶山麦冬(Liriope muscari ‘Big Blue’),‘德维蓝’苦稷(Panicum amarum ‘Dewey Blue’)和丘园蓝莸(Caryopteris x clandonensis)与石头的蓝色调相匹配,而由当地木材资源制造的木屑覆土形成了丰富的棕色地面,与杜克石材变幻的棕褐色相呼应。该颜色也与‘卡尔富’拂子茅(Calamagrostis acutiflora ‘Karl Foerster’)的果序颜色相搭配,它的花序自夏季中旬开花直至整个冬季,始终高高挺立在浅绿色的茎叶之上,在微风中摇曳,沙沙作响(图5)。
    草类提供了一种独特的形态和纹理,能够与3种不同的大花六道木(Abelia x grandiflora)圆形的株型形成对比(‘玫瑰溪’‘Rose Creek’, ‘舍伍徳’‘Sherwood’,‘爱德华·古彻’‘Edward Goucher’)。这些六道木的盛花期从夏季一直延续至初秋,至秋季其细质纹理的树叶变黄,同样与杜克石的颜色相呼应。而一些常绿灌木,如黄杨(Buxus microphylla)和‘蓝色太平洋’密生刺柏(Juniperus conferta ‘Blue Pacific’)则提供了一种稳定的背景颜色来平衡这些季节性的颜色韵律变化,并对当地石材的连续性起到补充的作用(图6)。
    总体来讲,种植设计以一种轻柔可变以及抽象现代派绘画的方式展开。弯曲种植带塑造了井然有序而又轻柔舒适的空间。直线条的缺失带来了一种感性的柔软,引导视线沿着蜿蜒的植物种植带和低矮杜克石墙开始一段思索的旅程。尽管现在植被还未到成熟期,但颜色和纹理的感性和丰富度已经具备感染、刺激共鸣和医学恢复的功能。
    通往西向的医疗中心绿道被限制为仅供行人以及偶尔的车辆通行使用。它与中心绿地相交于东北角处的医院和癌症中心的入口之间。在这个繁忙的交接处,坐落着一个提供户外座位的咖啡馆,因此也加强了此处作为医疗社区聚会场地的特征,并与南部较为平静的、具有回想特性的康复花园形成对比。医疗中心绿道由一系列缓坡台地形直线种植床组成,它们向西延续200m。医院和癌症中心之间的空间则由2条红枫林荫道框定。
    这种规则式的规划为不规则形态的树林和花灌木的种植冠层结构提供了可能。这里主要运用了中心绿地所应用的树种,包括白蜡树、白橡树、红橡树、枫香,而一株大型、7英尺(2.33m)高的柳叶栎(Quercus phellos)作为标志矗立在健康教育大楼的入口处。花灌木在乔木的冠层之下交织在一起,除了3种山茱萸之外,补充了中心绿地所没有的其他底层灌木种类。这里增补的新树种有助于延长观赏季、色彩也更丰富,包括‘血红’鸡爪槭(Acer palmatum ‘Bloodgood’),2株加拿大紫荆(Cercis canadensis),5株三叶海棠(Malus sieboldii),‘石荣福根’樱花(Prunus serrulata ‘Shirofugen’)和美国流苏树(Chionanthus virginicus)。这种景观种植结构向西终止于一处榆树林荫道,自此即向校园的研究场所进行过渡。
    种植床的方向垂直于通行的主要路径,并且它们界定了建筑物的出入口和一个小庭院的出入位置。植物种植借鉴中心绿地形态并加以补充,其精心安排的形式、质地以及颜色上的多样性通过直线形种植床的重复而变得有序。这种节奏和鲜明对比激活并丰富了行人的感官体验。在医疗中心绿道的东端,能够从2层高、朝南的医院窗户欣赏植物景观。红枫在每一个种植单一植物品种的矩形种植床上洒下其树形的光影。这里的地面种植带形态对比鲜明,包括蓝苔草、粉红乱子草(Muhlenbergia capillaris)、‘绿宝石’黄杨(Buxus microphylla ‘Green Gem’)。植被差异化的形式、纹理和色彩的并列存在,使得从医院的窗口望去,能够发现美轮美奂、丰富变幻的植物景致(图7)。
    服务于中心绿地的雨水收集系统也为绿道植被提供灌溉。另外,邻近健康教育中心的地面明显地倾斜。为保留杜克石墙,边坡被改造成一系列水平台地,而水体就流淌于一个与杜克石槽相连的不锈钢结构之中。一些水床被设计用来收集教育大楼及其相邻建筑的屋顶雨水。这里同样借鉴中心绿地所应用的植物种类,如蓝苔草、小叶黄杨、柳枝稷和狼尾草,营造富有一致性并具有补充意义的该特定地区特有的植物景观。不同品种的‘草原天空’柳枝稷(Panicum virgatum ‘Prairie Sky’)、‘红宝石丝带’柳枝稷 (P. virgatum‘Ruby Ribbons’)和山麦冬(Liriope spicata)被引进,创造围绕一个共同主题的多样性状态。
    该台地区域的内部中心是一处草坪,成为道路铺装区域的舒缓释放,提供席地而坐的空间和远眺环绕杜克教堂以及远处塔楼的繁茂树林坡地的场所。稍微向西,由杜克石墙框定的碎石座椅区提供了一个在种植床的广阔背景中较为私密而又趣味十足的空间。此处石槽跌水声流淌,彼处则迸发出色彩的灵动。秋季,‘罗布莱格’杜鹃花(Azalea x ‘Robleg’)和经典‘莱德科’玫瑰(Rosa x ‘Radko’)与流苏树并排种植。该医疗中心绿道的整体效果是一种颜色、纹理、声响和反射的活力聚会,将自然形式和过程抽象化,吸引和刺激感官和智力活动(图8、9)。
    在医疗中心建筑师格雷戈·沃里克(Greg Warwick)的指导下,杜克医疗中心新近的扩建做到了利用景观空间的广阔和多样化特质。这些空间成了建筑体的“前花园”,工作人员、患者和访客频繁地从其间通行。围绕这些空间,精细地布置建筑组群主要的公共空间,例如出入口大厅、前厅以及等待区,强化了这样的连接性。以这样的方式,建筑体内部获取了广阔的景观视野。这种安排对于引导那些不熟悉医疗中心的访客具有重要作用。这些空间内部十分宽敞,宽阔的观景窗和舒适的休息座椅区方便人们观赏户外动态全景景观,舒缓人们的压力,与紧张、需精力集中的检查室和手术区域形成完全不同的空间体验。
    即使在医院的内部空间,建筑师和风景园林师团队也开拓出庭院空间结构,精细地配置植物,增强阳光穿透,这种设计方式经实践证明具有帮助治愈和减轻压力的作用。这样的设计思路同样延伸至为医务人员提供的特别空间设计,这样做是因为认识到医务人员与患者、家属、朋友一样承担着患者康复的压力和挑战。

    杜克大学新的医疗中心设计旨在将当代医学体验、实践与多彩、动态的校园景观设置进行深度整合,这种整合通过强调和强化整体景观结构成为具备连接性的组织和场所的方式得以实现。它的户外空间强调季节变化和自然过程的美感,医疗中心社区场地空间营造过程之中本土、为人熟知素材的使用提升了社交过程中的轻松愉悦感和交流沟通行为发生的概率。这种综合、系统的设计方式形成了与自然之间深刻而广泛的融合关系,而这也在患者和医生之间的复杂就医程序与自然界之间建立了联系,有助于患者的康复,并有助于培育人类和环境之间的健康生活氛围。


    致谢:特别感谢彼得·斯特格纳(Peter Stegner),作为该项目的主管,他的才智、技能和奉献精神对于项目的成功完成起到了重要作用。另外还要感谢海登·斯坦嘉利景观设计公司的合伙人劳丽·欧林(Laurie Olin),风景园林师乔治·斯坦嘉利(George Stanziale)和迈克尔·巴茨(Michael Bat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