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园林
期刊搜索:
  • 当期推荐
  • 期刊检索
  • 目录索引
  • 业界新闻
  • 投稿须知
  • 广告服务
  • 友情链接
  • 关于我们
  • 返回首页
远程稿件处理
期刊杂志

    从植物景观多样性的视角理解英国乡村景观

    关键词:风景园林;植物景观;多样性;乡村景观

    Key words:landscape architecture; plant landscape; diversity; rural landscape

    摘要:英国的乡村景观是世界农业景观具有代表性的一员,而乡村中最具特色的是多样化的植物景观。从英国乡村自然植被环境形成的原因出发,选择最具代表性的乡土植物作为研究对象,按照大乔木、小乔木、草本植物的类型梳理常见乡土植物的多样种类及使用情况,可以形成一个大致清晰的英国乡村植物空间架构。由这些多样化的材料构建的乡村空间系统,再加上多样的景观元素配合,共同构造了如诗如画的英国乡村景观。作为风景式园林的原型和英国重要的风景资源,多样的植物景观确实为英国乡村景观增添了独特的气质。

    Abstract:Britain's rural landscape is one of the most famous charm in the world's agricultural landscape, and the most characteristic one of the country is a variety of planting landscape. Starting from the formation reasons of natural vegetation environment in the countryside, the paper has reviewed the common native big trees and small woody plants and herbaceous plants species diversity and use, while cultivated plants were not summarized in this paper. Constructed by these diverse materials, and combined a variety of landscape elements, the picturesque British rural landscape was constructed. As a prototype of landscape architecture, and an important scenic resource, the diversity of planting landscape has increased the unique qualities of the rural landscape in the United Kingdom.

    内容:“……傍着这棵苍翠的槭树俯览村舍外的园地,山坡上满种的果树尚未结果,只留下一片葱绿隐没于灌木和树林之中。我又一次看到了树篱,抑或是一行行活泼顽皮的小树精……”(威廉·华兹华斯《丁登寺旁》)。威廉·华兹华斯的田园诗歌短小优美,充满哲理与深情,继承了18世纪田园诗的传统,诗人满怀对自然的敬畏,作品间饱含对英国田园风景的眷恋与感动,是历史中陶醉于英国乡村景观中的大批诗人、画家、风景园林师的缩影与真实写照。
    英国乡村景观的魅力何在?在其广袤的农田、草场,朴素的农舍;在其自然的丛林边界,茁壮的孤植乔木;在其风貌迥异的自然植被,风云突变的天象景观;或在居民尊重自然的生活方式,对园艺的独好与追求?也许正是这些元素组成了英国最典型的乡村风貌,其中多彩的植物景观更为观者增添了一份乡愁与感动。本文正是从植物这一主要的景观元素出发,理解其多样性对英国乡村景观所起的重要作用。

    1  英国乡村景观中自然植被环境多样性的成因
    乡村景观也许是种视觉形式,但直观的表象下却有丰富而客观的成因。英国乡村景观与当地自然植被环境形成的图底关系中,乡村景观近自然的、丰富的视觉效果来源于自然植被的多样环境,而自然植被的丰富性与多样性首先源自地理气候环境的影响。
    1.1  气候对植物多样性的影响
    区域所处气候带对植物生长及表现力有至关重要的作用:英国诸岛面积仅有24.41万km2,位于北纬50°~58°之间,陆地几乎完全被海洋包围,所以整个陆地部分呈现温带海洋性气候,在这种气候类型下孕育出的自然植被以落叶阔叶林为主,兼有少部分常绿阔叶植物,既保证了植物群体丰满的几何形态,又提供了温润常绿的植物材料。
    1.2  地理植物区系划分对植物多样性的影响
    英国在北半球植物区系界中位于欧洲-西伯利亚区系植物区,以槭属、山毛榉属、杨属、栗属、梣属等落叶树为主体,但有一股地中海区系植物区的势力从欧洲西岸北上到达英国,并在大西洋沿岸孕育出小灌木荒原,在此地欧石南属、岩蔷薇属、染料木属植物生长繁茂。在英格兰西北部和威尔士北部的岩溶沉积地点分布有典型的钙化苔藓植物群落,体现出植物种类的多样性。
    1.3  地形垂直变化对植物多样性的影响
    海平面到英国全境最高峰(苏格兰的Ben Nevis)仅有1 344m落差(图1),多数陆地呈现缓和的丘陵地貌,在这样的垂直变化影响下,植被也呈现缓和变化的特征。从英格兰向北进入到苏格兰地区海拔变化显著,气温也逐渐降低,区域内植被结构由阔叶林为主逐渐向针叶林主导变化,其中多数是人工林,占有率高达78%。部分山区植被由于用材砍伐遭到破坏,海洋性气候加上贫瘠土壤孕育出欧石南和帚石南等自然群落,反而给一些山区涂染了清新的颜色。

    2  树种多样性影响下的英国乡村景观视觉特征
    由于落叶阔叶树占据主导地位,所以在较远的视距下树木外形可能趋向一致,然而在近距离或者某一个特定时间、季节中,树种差异对视觉感受产生强烈的影响力。树种多样性造就了乡村景观的视觉特征,比如乡土植物的生长给予空间有效的定义,它们标志着区域的适生环境,标志着由此而开展的乡村生活。 
    2.1  乡土乔木构建了乡村景观的框架
    大型乡土乔木作为乡村视野里连绵的线索层层盘亘在深远的丘陵中,它们是这里本来的主人,也许早在农耕兴盛之前它们已经矗立。因英国乡土植物众多,甚至有些外来种已产地不详,所以仅列出少数颇具代表性的常见树种,其中有欧洲桤木(Alnus glutinosa)、欧洲白蜡(Fraxinus excelsior)、欧洲水青冈(Fagus sylvatica)、英国榆(Ulmus procera)、阔叶椴(Tilia platyphyllos)、夏栎(Quercus robur)、西班牙栗(Castanea sativa)在英国成为归化种、垂枝桦(Betula pendula)、黑桑(Morus nigra)、欧洲赤松(Pinus sylvestris)、欧洲山杨(Populus tremula)、欧洲云杉(Picea abies)、欧洲红豆杉(Taxus baccata)、枸骨叶冬青(Ilex aquifolium)等[1]。
    速生的欧洲桤木、欧洲白蜡常分布在混合林地中,由于适应性强,常被作为造林树种;而乡村视野中大面积连续的林带往往由欧洲水青冈、阔叶椴、心叶椴、欧洲栗、夏栎组成,其间夹杂一部分欧洲赤松(这种原产苏格兰的植物,在最近几百年间分布遍及英国全境);英国榆、垂枝桦分布在更为苛刻的生长环境中;进入到苏格兰地区,欧洲山杨、欧洲云杉、欧洲花楸、欧洲白桦等硬木常混合生长在海拔较高区域或沟谷地带,但此区域也大量分布着人工种植的欧洲云杉林,绵延不绝,甚为抢眼(图2)。
    这些乡土植物不仅生命力强大,而且具备很典型的视觉特征:其一,连续作为视觉背景,让天色、植物、作物呈现横向带状交织;其二,多数植物果实显著,比如壳斗科植物(夏栎)、桑科植物(黑桑)、蔷薇科植物(欧洲花楸)等,常见鸟类或啮齿动物在植物周围或之上活动;其三,作为孤植树或散植树,体态圆润、树冠开张、空间统摄力出众。这些特点于田野中构造出英国典型的乡村景观框架(图3)。
    2.2  小型木本植物丰富了乡间行走的体验
    除了远处大乔木背景带给人的深深震撼,乡间的小型木本植物以它们丰富的种类和造型、与人更为接近的尺度、更清晰的结构与质感丰富着人们的行走体验。乡村中常见黑刺李(Prunus spinosa)、榆叶悬钩子(Rubus ulmifolius)、欧鼠李(Rhamnus frangula)、狗蔷薇(Rosa canina)、欧洲榛(Corylus avellana)、匍匐柳(Salix repens)、欧洲红瑞木(Cornus sanguinea)、西洋接骨木(Sambucus nigra)、欧洲荚蒾(Viburnum opulus)、栓皮槭(Acer campestre)、欧洲卫矛(Euonymus europaeus)、平滑山楂(Crataegus laevigata)、欧洲女贞(Ligustrum vulgare)、苏格兰欧石南(Erica cinerea)、沼泽欧石南(E. tetralix)等众多植物。
    小型木本植物更容易被人通过园艺手段控制外形,也适合在较小的空间内成丛、成簇种植。榆叶悬钩子、狗蔷薇、枸骨叶冬青常成片状生长,尤其在林地边界,它们密集的枝条能有效控制人行或视线,所以在农庄周围常用作刺篱。而在石灰质的肥沃土壤里常生长着欧洲红瑞木、西洋接骨木、欧鼠李、欧洲女贞等。苏格兰欧石南又分布于干燥荒原或潮湿的高沼地,株型虽小但很密集,由于生境原因,单株植物很难提供近景观赏,但大面积的颜色适宜作为乡村景观的色彩背景(图4)。可见,小型木本的生境及视觉体验丰富多彩。
    小型木本植物具备典型的景观特征:其一,丛状、簇状生长(栽植)的较多,连续作为林地、农田的自然边界。其二,英国高超的园艺水平极大丰富了小型木本植物的品种群,观花、观叶、观果的植物类型也常用在农庄圃地、建筑墙外,很好地装饰了乡村居舍外环境。其三,多数树种果实丰富、显著,常成为动物的食物来源或栖息地,比如蔷薇科植物榆叶悬钩子、黑刺李、海棠等成为田鼠、兔类、鸟类、松鼠等的绝佳食物。丰富的植物与动物共同造就了乡村生物多样性的生动画面。其四,少修剪或精修剪。在农田的边界常见未经修剪的灌丛,而当这一形式接近农舍时逐渐变得精致起来,甚至出现了复杂的修剪手段。有的庄园历经几个世纪植篱依然惟妙惟肖。常用作自然形植篱的包括英国山楂、平滑山楂、匍匐柳、狗蔷薇、欧洲红瑞木、西洋接骨木等,用作规则植篱的有栓皮槭、红豆杉、山毛榉等(图5)。其五,成为更加细节化、更加复杂的草本花卉的优秀背景。
    2.3  多样的草本植物是乡村景观的点睛之笔
    英国农业早期经历了“敞田制”到农牧业的兴盛,到18世纪由于重工轻农导致了农业衰退,直至“二战”后15年才逐步扭转颓势实现了农业现代化[2]。现在英国的耕地面积占国土面积25%,还有永久性牧场1 105万hm2。可以说英国用广阔的国土面积养育了高比例的城市人口,而乡村生活区别于城市生活的正是别具一格的农牧业生产环境。
     田间大面积种植的草本农作物,如小麦、大麦、油菜、园艺类草本、甜菜、豆类、马铃薯、芜菁、苜蓿、各类牧草等[3],形成一块块开敞的空间斑块。这些斑块在英国的卫星图上蔚为壮观,是乡村视野中最重要的色彩成分。另一方面,田间地头生长的小型草本植物带有轻盈的美感,带有浓郁的地域情怀,是英国乡村植物中又一多样的材料,现代栽培技术的发展,将这些原生植物变为了可喜的观赏植物,为现代景观做出重要贡献。
    菊科飞蓬属、蒲公英属、蓟属植物在软路肩上、灌溉渠边、田垄上,一丛丛、一片片长出。十字花科香花芥属、大蒜芥属、荠菜属植物是田间常客。毛茛科驴蹄草属植物常成片生长在林缘,豆科野豌豆属、旋花科旋花属植物蔓性缠绕在作物边界。潮湿的环境中酸模叶蓼、红蓼、泽兰、香蒲属生长旺盛。柳叶菜属植物在旱生环境、水生环境都有分布且面积广大,是英国夏季最常见的开花草本植物(图6)。还有诸如贝母、报春、白头翁、蓝铃花、轮锋菊、猫眼草、勿忘我、野生鸢尾等,这些植物虽然生境不太相同,但在乡村中极为常见。
    草本植物,尤其在乡野间的乡土草本植物种类繁多,不胜枚举,而它们对英国乡村景观起到“画龙点睛”的作用。其一,分布广、变化多,一年中田野里的草花随时可以带给人惊喜。甚至在寥落的冬季,草本植物的宿存物也可以提供很多景观趣味。其二,不经人工雕琢,自然成趣。人们不必关心它们的种植、修剪,只需要在合适的时间去发现它、欣赏它;也许它们的颜色并不像栽培品种那样讨喜,但正是纯朴的、倔强的生长才是乡村景观最好的代言。其三,勾勒边界,由于大面积集约化的农业生产,乡土草本被挤到田埂边、路缘、林缘、渠缘,一方面强调了土地结构与肌理,另一方面形成了乡村视野中必不可少的近景元素。

    3  英国乡村空间格局的统一性与其中的多样性内容
    多样化、各具特色的植物构造了英国乡村景观的近景、中景、远景,这些组合形成多变的画面。但从宏观角度看去,英国乡村空间却具有惊人的统一性:由大型植物构造边界,农作物作为面状空间,空间中除植物以外有众多乡村生活经典的景观形象,它们共同形成了空间中的多样性内容。
    3.1  乡村景观的空间格局具有统一性
    从2008年英国林业委员会统计资料看,英国森林面积284.1万hm2,占国土面积的11%~12%,这个数字远低于发达国家中森林覆盖率(全欧平均森林覆盖率为44.3%)。这一数据与英国自然环境中大面积空地形象符合,全英境内通常可以见到“疏林+草地(牧场)”或者“丛林+耕地(牧场)”的植物景观类型(图7)。这种现象是由于大面积土地被作物种植占据,背景植物常以带状分布在缓坡丘陵间,大型阔叶树的丛生组团宽度薄但却很长,形成连续背景,体量显著的孤植树展现出单体美感,这种结构也形成了英国乡村景观强烈依存的空间载体。
    空间的重要元素——边界,在乡村植物环境里也很有规律:多数情况下农田的边界与其他界面鲜明分开,乔木、灌木植篱、石块(苏格兰境内可以经常看到自然石墙与植物共同界定作物边界)都可以有效地形成空间界面,守护私人领地;但有时候农场与园主人的“park”紧紧联系,在人视角度很难分清边界,所以使用“隐垣”(HAHA)来完成边界围合(图8)。英国式的风景园精妙地模拟了乡村空间特点,并且以艺术化的手段反过来影响周围乡村格局,真正形成“如画般”的乡村景观[4]。
    关于空间尺度方面,也处处体现着“统一”规律。英国农作起初是散户经营的“敞田制”,后逐渐走向“贵族分封制”。在20世纪开始土地所有权由“贵族”向“农场主”手中集中。时至今日,逐渐走向国家集中租赁的模式[5]。在此过程中,土地的边界最初已经被界定,分分合合,仍然是私人所有,所以空间的平均面积较小,但管理规模正在逐渐走向集约化。
    3.2  植物空间中多样的乡村景观元素
    连续的麦田、林带、丘陵正是一幅统一的画面,在这样的环境中,变化与多样性变为强烈的视觉需求。如果整个乡村作为景观的命题,那么一般性或框架性植物种植后,急需反映特色的视觉信号。如同园林设计的植物配置层面,设计师会结合多样的元素强调主题一样,英国的乡村景观也恰恰具备这一特点:乡村中丰富的景观元素为统一的植物空间增加了特殊的韵味。居所、功能房、尖顶的教堂具有朴素的外表,其弥漫的乡村味道与周围环境无缝对接。田间整齐的麦垛、打好的牧草堆,散乱的羊群,像跳跃的音符活跃着整个乡村乐章。有时候可以看到灌溉用的水渠与横架的石桥、砂石铺就的小路灵活地藏到一片山楂树篱之后。甚至连路边现代化的割草机、田间的收割机、灌溉架都似乎成为乡村景观中与植物一起自然生长的元素(图9)。

    4  结语
    乡村中自然背景、作物环境、生活要素都是形成景观的重要因素,英国的乡村在这些方面有其鲜明特点,并形成壮丽的景观效果。中国乡村与英国乡村在制度与管理上,在景观效果上有显著差异,中国具有更多样化的乡村景观类型,所以学习审视、总结并应用才是睿智之举。今天的中国正享受着快速城镇化带来的高额回报,同时也意识到乡村环境破坏与生态衰退带来的危机,在此背景下乡村景观必然会被重新重视。只有真正了解乡村的成因与发展历程,才能正确理解其中景观元素的形成与内涵。所以在保证乡村本质与地域性特色一脉相承的前提下,以繁荣乡村景观多样性为出发点,引导产业调整,慎重地进行开发也许才是我国未来乡村发展的合理思路。

    注:文中图片除注明外,均由作者拍摄。

    致谢:感谢北京林业大学园林学院李雄教授的现场交流、指点,同时也感谢园林学院植物景观规划设计教研室苏雪痕教授的悉心解疑。


    参考文献:
    [1] 世界园林乔灌木[M].包志毅主译.北京:中国林业出版社,2004.
    [2] 沈汉.英国土地制度史[M].上海:学林出版社,2005.
    [3] 林秀玉.现代化和英国农业制度性、结构性变革[J].安徽师范大学学报:社会科学版,2002,30(4):470-474.
    [4] 苏雪痕.英国园林风格的演变[J].北京林业大学学报:1987,9(1):101-108.
    [5] 陆伟芳.19世纪绿色英格兰初探[J].学习与探索,2005(6):177-180.

    (编辑/曹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