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园林
期刊搜索:
  • 当期推荐
  • 期刊检索
  • 目录索引
  • 业界新闻
  • 投稿须知
  • 广告服务
  • 友情链接
  • 联系我们
  • 返回首页
远程稿件处理
期刊杂志

    转型期中国花卉业形势及面临的挑战

    关键词:风景园林;花卉产业;形势与挑战;结构调整;创新

    Key words:landscape architecture; floricultural industry; situation and challenge; structural adjustment; innovation

    摘要:中国花卉产业从20世纪80年代起步至今,前后经历恢复、发展、高速发展、调整与转型4个阶段,花卉生产面积增长120多倍,成为世界花卉生产面积最大的国家;花卉销售额增长了210多倍,出口额增长320多倍,成为近30年来花卉产业发展最快的国家之一。花卉科技创新能力明显提升,花卉基础研究取得重要进展,花卉产品日益丰富。随着国家经济从高速发展到中高速发展的变化,花卉产业进入调整转型发展的关键时期。只有把握国家重大发展战略机遇,坚持走特色发展之路,走创新发展之路,中国花卉产业才会持续健康发展。

    Abstract:The floricultural industry began from the early 1980s in China, and experienced four stages: the initial stage, the high-speed development stage, the steady development stage, and the adjustment & strategic transition stage. From 1980s to present, the flower production area, production value and export value have increased by more than 120, 210 and 320 times respectively. China has become one of the fast-growing countries with the largest flower production area in the world. The science and technology innovation capability has improved significantly, and important progresses were made in the fundamental research during the past 30 years.The floricultural products became rich and diversified increasingly. The development of national economy has been changing from high speed to moderate speed recently, so the floricultural industry should be restructured and adjusted correspondingly. Only by holding the key opportunities during the strategic development of national economy, forming Chinese features in floricultural industry and insisting on scientific and technological innovation, the development of China's floricultural industry will maintain sustainable development.

    内容:广义的花卉既包括草本植物也包括木本植物,是所有具有观赏价值植物的总称,既有观赏性,又有保护环境,改善环境及保健功能。花卉产业是国民经济的重要组成部分,在美化人居环境、优化产业结构、繁荣农村经济、建设美好家园、扩大社会就业、增加居民收入、促进新农村建设、推动城镇化进程、提高城乡居民生活质量和全面建设小康社会等方面发挥着重要作用,是实现建设“美丽中国”这一目标的重要途径。花卉产业既是美丽的公益事业,又是新兴的绿色朝阳产业[1-2]。党的十八大以来,生态文明建设被纳入“五位一体”总体布局。大力推进生态文明建设,努力建设美丽中国,实现中华民族的永续发展,成为时代的主旋律。

    1  中国花卉产业发展的形势
    中国花卉产业从20世纪80年代起步至今,前后经历了4个发展阶段,即恢复阶段(1980—1990年)、发展阶段(1991—2000年)、高速发展阶段(2001—2010年)、调整与转型阶段(2011至今)。30多年来,我国花卉产业得到了快速发展,产业规模稳步提升,生产格局基本形成,科技创新得到加强,市场建设初具规模,花卉文化日趋繁荣,对外合作不断扩大,形成了较为完整的现代花卉产业链。
    1.1  花卉产业稳定发展
    我国花卉栽培历史悠久,但作为规模化的产业发展是从20世纪80年代初开始的。30多年来,我国花卉产业快速发展,花卉生产面积从20世纪80年代初不足1万hm2发展到2014年的127.02万hm2(图1),成为世界花卉生产面积最大的国家。花卉销售额从不足6亿元发展到2014年的1 279亿元,出口额从不足200万美元到2014年的6.2亿美元(图2、3)。中国已成为花卉产业发展最快的国家之一。即使在稳定发展与调整时期,2013年我国花卉生产面积比2012年的112.0万hm2增加了9.6%,花卉总销售额比2012年的1 207.7亿元增加了6.7%,2013年出口创汇比2012年的5.3亿美元增加了21.3%。2013年我国园林绿化苗木生产面积为71.4万hm2,占花卉生产总面积的58%,占总销售额的50.6%;平均每亩收入为6 000元/年。2013年花卉从业人员为550.5万人,比2012年增加了11.6%。2013年全国花卉市场为3 533家,比2012年的3 276家增加了257家,增加了7.8%。
    1.2  花卉科技创新能力有较大提升
    自1999年我国正式加入国际植物新品种保护联盟(International Union for the Protection of New Varieties of Plants,UPOV)以来,国家农业部和国家林业局共授权观赏植物新品种592个,其中国家林业局授权441个,农业部授权品种151个,在学术刊物发表和专家鉴定品种1 500多个,合计2 000多个花卉新品种。主要花卉种类有梅花、月季、丁香、桃花、山茶、杜鹃、红枫、石楠、玉兰、紫薇、桂花、绣球花、牡丹、菊花、兰花、非洲菊、香石竹、荷花等。目前已有5个我国自主培育的花卉品种分别在欧盟、美国、日本获得了品种专利。我国建立了花卉育种创新团队40多个,建立省市级花卉研究机构120余个;建立国家花卉工程技术研究中心、国家观赏植物工程技术研究中心、国家花卉改良中心、国家花卉产业技术创新联盟等国家级和省部级花卉科技创新与产业推进平台。“十五”以来,花卉研究列入了国家科技攻关计划、“863”计划、科技支撑计划、公益性行业专项、成果转化等资助计划,在花卉种质资源研究、育种技术、栽培技术、繁殖技术、花期调控、容器苗生产、花卉设施生产、采后技术等关键技术方面获得了大量成果。
    1.3  花卉基础研究方面取得了一定的进展
    目前我国已完成了完成梅花(2012年)、中国莲(2013年)、小兰屿蝴蝶兰(2014年)的全基因组测序工作[3-5],香荚兰、牡丹、月季、桂花、高山杜鹃、紫薇等多种花卉基因组学研究正在进行中。观赏植物分子标记辅助育种、转基因育种技术研发在梅花、牡丹、月季、菊花、香石竹、悬铃木等植物上取得了较大进展。很多控制花卉重要性状(如抗旱、耐寒、耐盐碱、花香、花色、重瓣性、株型等)的相关基因也正在被挖掘和鉴定,其调控途径正在被揭示。这些基础性研究为花卉种质创新、重大技术突破奠定了基础。
    1.4  花卉资源衍生产品发展势头较旺
    植物野生资源及其衍生品具有很大的发展潜力。2012年全球在野生植物资源及其衍生品开发产值达到1 200亿美元。近年来,我国研发出如梅花香薰、玉兰保健与化妆品、牡丹油、石斛兰食用和保健品、玫瑰花精油、月季花精油及保健品、蜡梅花茶、食用和茶用菊花、荷花、睡莲等数百种的花卉衍生产品,市场前景看好。
    1.5  花卉产业发展符合国家战略,发展潜力巨大
    “十二五农业与农村科技发展规划”将花卉列入生物种业和林业资源培育与高效利用2个重点领域;“推进生态文明建设规划纲要(2013—2020年)”将花卉苗木产业作为着力发展的一项绿色富民产业;“全国现代农作物种业发展规划(2012—2020年)”将花卉作为重点发展的15种重要经济作物之一,明确提出到2020年全国花卉种植用种子自给率达到30%的目标;“经济发展十二五规划”把花卉苗木作为重要发展内容;同时我国在建设“生态城市、园林城市、森林城市”以及改善人居环境方面对花卉有较大的需求[2]。

    2  我国花卉业面临的挑战
    2.1  园林绿化苗木总量过剩,结构性矛盾突出
    现阶段,我国园林绿化苗木生产总面积74万hm2,占全国花卉生产面积的58%,还有66.67多hm2(1 000多万亩)林业生态苗木,这些苗木很多也用在城乡绿化建设中。另一个问题是园林绿化苗木同质化严重,有限的苗木种类与多样化城市绿化需求矛盾突出。另外,缺少地方特色品种,苗木质量多数水平不高,生产企业仍然缺乏苗木标准生产的规范,绿化苗木的质量总体上不能满足城乡绿化及环境美化的需求。
    2.2  商品花卉良种缺乏,生产效率低
    新品种和新花卉总量过少,缺乏突破性品种;花卉产品多样性不能满足社会需求;主要商品花卉品种特别是切花品种、球根花卉品种主要从国外进口。近20年来虽然取得了较大的进步,但与花卉发达国家相比,我们培育新品种的数量、质量、效率有很大的差距。据荷兰2006年的报道,一年培育的新品种就有1 000多个。我国10多年来也仅培育出2 000多个新品种。同时商品花卉生产企业规模一般较小,实现良种化、标准化、现代化的花卉企业更是为数不多。
    2.3  科研对花卉产业的支撑力不足
    我国花卉科研积累不足,花卉技术创新能力不强,花卉基础研究对推动生产技术进步的支撑不够。难繁种类关键生产技术依然没有实现重大突破,高山花卉栽培应用的关键技术瓶颈没有解决,技术研发尚远不能满足花卉产业发展的需求。

    3  转型期我国花卉产业的变化
    随着我国社会经济的发展进入新常态,花卉生产和消费模式发生了重大的转变,主要有以下几个明显特点:花卉产业由粗放经营向集约经营转变,由“多、散、小”向“规模化、专业化、集团化”转变,由劳动密集型向技术密集型转变,由资源依赖型向创新驱动型转变,由数量扩张型向质量效益型转变。在花卉消费方式上则表现为由社会集团消费向个人消费转变;个性化消费发展快速,大众消费能力提高;豪华建设、过度设计已经成为过去时,节约型园林建设成为主流;城乡二元结构向城乡一体化建设转变,环境生态受到极大重视,迫切需求大量的乡土植物、区域性植物、强适应性和抗旱节水植物。同时,花卉种类呈现多样性、高品质、特色化,标准化、基质化、现代化生产技术水平需要进一步提高。良种化的品种、品种化的良种应用成为转型期发展的主要方向。在园林绿化苗木培育方面,容器大苗、全冠型大苗、标准化大苗、基质栽培大苗的需求量持续增长。在线拍卖、网店等基于互联网、物联网技术的新型销售经营模式正在兴起。

    4  新形势下我国花卉创新发展的策略
    随着经济全球化的持续加速和国际市场竞争的不断加剧,创新能力和经营应变速度正逐渐成为花卉产业提升自身竞争的原动力。在新形势下,把握国家重大战略机遇,走特色发展之路和创新发展之路是我国花卉产业保持持续发展的重要举措。面对国家的经济从高速发展转为中高速发展的新常态,加快并大力推进花卉产业发展和科技创新的任务刻不容缓,聚焦创新驱动,以下几方面仍然是全行业关注的焦点和难点。
    1)加强中国特色花卉的研制和开发,走特色发展之路。重点加强中国特色花卉和新花卉产品开发与推广,建立“中国花卉”品牌。
    2)加强自主创新能力建设,走创新发展之路。重点加强自主知识产权花卉新品种培育,加强企业自主产品的开发,提高企业参与国际竞争的能力和水平;加强花卉基础研究,解析重要观赏性状形成的分子机理,为分子育种和聚合育种奠定基础,提高育种效率。
    3)加强产业核心技术和共性技术研究,走绿色发展之路。重点改进和发展新型、低碳、环保的标准化生产技术,发展绿色化花卉产业。
    4)加强花卉产业链条拓展研究,走立体发展之路。重点推进花卉产业、旅游、生态建设、新型的花卉功能衍生产品加工“多位一体”的产业模式。
    5)加强产业保障体系研究与建设,走标准化发展之路。重点是产品标准建设,结合物联网、互联网技术,构建现代花卉产业技术体系、物流体系和电商平台体系;加强新品种保护与推广制度体系建设。
    6)加强政产学研用联合,走协同创新之路。整合政府、大专院校、科研院所、企业、行业协会等多方资源,围绕全产业链进行创新链布局,优势互补,协同创新;同时加强花卉高级专业人才培养。

    注:文中图片均由作者绘制。


    参考文献:
    [1] 程堂仁,王佳,张启翔.发展我国创新型花卉产业的战略思考[J].中国园林,2013(2):73-78.
    [2] 程堂仁,王佳,王晓娇,等.“美丽中国”背景下花卉产业的机遇与创新[J].林业经济问题,2013(6):526-533;539. 
    [3] Zhang Q X, Chen W B, Sun L D, et al. The genome of Prunus mume[J]. Nature Communications, 2012(3): 1318, doi: 10.1038/ncomms2290.
    [4] Ming R, Robert V B, Liu Y L, et al. Genome of the long-living sacred lotus (Nelumbo nucifera Gaertn) [J]. Genome Biology, 2013(5): R41, doi: 10.1186/gb-2013-14-5-r41.
    [5] Cai J, Liu X, Vanneste K, et al. The genome sequence of the orchid Phalaenopsis equestris[J]. Nature Genetics, 2015(1): 65-72, doi: 10.1038/ng.3149.

    (编辑/金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