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园林
期刊搜索:
  • 当期推荐
  • 期刊检索
  • 目录索引
  • 业界新闻
  • 投稿须知
  • 广告服务
  • 友情链接
  • 关于我们
  • 返回首页
远程稿件处理
期刊杂志

    提高世界遗产监测有效性的思考和研究——以苏州古典园林监测为例

    关键词:风景园林;世界遗产;监测;有效性;研究;苏州古典园林

    Key words:landscape architecture; world heritage; monitoring; effectiveness; research; Suzhou classical garden

    摘要:中国世界遗产监测开展比较早,但距离建立全面、系统、科学、有效的世界遗产预防性保护体系尚有较大差距,在实际工作中还存在不少模糊认识和做法,阻碍了我国世界遗产监测工作的健康发展。从提高遗产监测有效性这个关键点入手,针对当前普遍存在的问题,包括遗产监测与日常保护管理的关系、到底要建立怎样的数据库、如何发挥监测数据的作用、实现遗产监测长效化的关键在哪里等进行深度思考,结合实践经验,提出建设性、可操作性的意见。

    Abstract:The World Heritage monitoring was started very early in China, but there is still a big gap to establish a comprehensive, systemic, scientific and effective World Heritage preventive protection system, and in practical work there are many fuzzy understandings and practices, which hindered the healthy development of Chinese World Heritage monitoring work. Starting from the key point of improving the effectiveness of heritage monitoring, the current prevalent problems, such as the relationship between the preservation of heritage monitoring and daily management, how to build a database, how to make the monitoring data function, and the key to long-term monitoring, was deeply thought over, and combined with practical experience, the constructive operability opinions are put forward.

    内容:从20世纪末到2015年,联合国教科文组织提出开展世界遗产监测已近20年,我国的世界遗产监测工作基本上与国际同步,但真正全面开展遗产监测还是近10年中的事。成绩是显著的,但也不容忽视,我国在对遗产监测的认识、态度和工作力度、人财物投入等方面还存在不少问题,有的还比较严重,不能健康持续发展。为此,笔者结合苏州古典园林遗产监测10年来的经验教训,重点分析当前在提高遗产监测有效性问题上的若干“热点”问题,供各位同仁参考。

    1  世界遗产监测与日常保护管理的相互关系
    多年来,世界遗产的日常保护管理基本上是传统的“管家式”保护管理,尤其是面对“遗产监测”这一新理念和行为时,传统思维更为顽固,可以说,从遗产监测诞生以来,它与“管家式”管理的关系就一直纠结着,如:遗产监测既然是遗产保护管理工作的一部分,它与日常保护管理工作到底是什么关系?过去没有“遗产监测”一样保护管理得很好,如今提出这个新名词到底有啥用?是要取代原来的保护管理吗?
    从实际情况看,大量的文化遗产和景区工作确实不在遗产监测范围内,确实取得很好成绩,确实不是非监测不可,仅仅是有点用的“新名词”来分解工作而已。
    那么,为什么国际国内权威机构要一再强调“遗产监测”的重要性?比如,教科文组织的《世界遗产公约》及其操作指南有专门的遗产监测条款,住房和城乡建设部、国家文物局多次发文要求各地加强遗产监测工作,在多个世界自然或文化遗产地进行试点,召开过各种级别、规模的专题研讨会。但是,不容忽视,由于全球化、现代化的冲击和生态环境的恶化,大量珍贵的自然和文化遗产正在遭受人为和自然的侵蚀与破坏,风险系数成倍增大,全球已有48处遗产列入《世界遗产濒危名录》、2处被取消遗产名录,警钟不断。加强预防性保护已成为亟待解决的重要问题。
    防患于未然。遗产监测是预防性保护中非常重要的科学手段,是遗产保护最高的维护形式[1]。遗产监测的基本要义是对遗产的各种状况实施先行检查,犹如人的身体健康检查一样,进行人工干预的各种检查,来检测分析遗产是否处于“亚健康”或存有“病灶”,防止“病毒”进一步发展恶化。但是,在很多情况下,往往不到病入膏肓的程度,不会引起足够的重视,甚至很多人、很多遗产都会因表面的“亚健康”而耽误了最佳的治疗时间,患上不治之症。不难理解,遗产监测就像现代化医院里的检验科、化验室,任何一个高明的主治大夫都离不了它。
    过去,我们的世界遗产保护是“中医治病”,望闻问切,然后开药方、抓药、煎药、治病——世界遗产有了问题,专家或老师傅现场会诊,给出“药方”,然后实施。而在各种情况快速变化的今天,仅仅依靠传统的或曰“中医式”的管理方法和手段,显然已经不能适应需要。遗产监测正是基于这个时代的变化而提出的科学保护管理的要求,也就是说在过去传统的“中医”里增加“西医”的检查、化验,通过科学检测的数据,让主治医生能更准确地判断病因,提出更为有效的治疗方案。可以说遗产监测是“中西医”结合的保护管理模式。
    苏州市园林局于2005年正式成立世界遗产监测管理中心。在此之前,苏州古典园林保护管理的业务职能部门主要有3个,即规划建设处、园林管理处、安全保卫处。遗产监管中心成立前后,类似于“再成立一个保护机构是否有必要”的种种质疑声一直没有中断过。为此,苏州在遗产监测工作起步之初,就意识到制度化建设的重要性。在国内外无先例可循的情况下,把体制、制度建设作为遗产监测的基础工作,一边摸索,一边研究,制定了《世界文化遗产苏州古典园林监测管理工作规则》草案, 2008年开始在遗产园林中试行, 2011年以地方行政性法规文件形式正式实施。考虑到职责分工在遗产监测中的分量,此《规则》专门设有一章来理顺部门之间的关系,如下。
    第六条 苏州市园林和绿化管理局遗产监管处负责世界文化遗产苏州古典园林监测管理的统筹协调、监督指导及考核等工作,并协调做好预警信息处理。
    苏州市园林和绿化管理局其他相关业务处室根据职能范围,按以下类别,负责细化预警标准,处理预警信息。
    (一)规划管理处负责建筑物、构筑物、控制地带、基础设施;
    (二)园林管理处负责陈设类、植物类、环境类;
    (三)园林事业发展处负责法律法规、客流量;
    (四)安全保卫处负责安全管理。
    第七条 苏州市世界文化遗产古典园林保护监管中心负责世界文化遗产苏州古典园林监测预警信息平台的建设与维护,制定监测技术标准,开展监测管理工作的科学研究,提供监测管理信息服务。
    第八条 列入《世界遗产名录》的苏州古典园林各管理单位,负责本辖区内的遗产监测信息采集、校验、录入、分析、预警、处理,根据监测对象的不同类别,确定对应的上级或本级职能科室。
    此章3个条款基本理顺了遗产监测与其他相关部门和单位在保护管理中各自承担的职责和分工、合作关系。如果遇到多头或交叉管理,为防止落实不到位的情况发生,在《规则》的其他章节中,均作出明确的职责分工,如在“监测预警”一章中就明确:一旦发生预警,“应由对应的业务处室批示处理”,并规定了相应的应急预案。也就是说,过去的职能部门在遗产保护中的职责基本没变,同时强化了遗产监测及预警时的职责任务、第一责任单位和责任人以及一旦发生问题时的预警时效性,使各个部门和单位分工明确、责任到位,有效地提高了苏州古典园林保护管理的整体水平。根据《规则》,苏州园林系统内逐步建立和健全了由局遗产监管处和有关业务部门、遗产园林管理部门、遗产监管中心相互配合、上下联动的遗产监测体系。
    综上所述,遗产监测作为现代科学管理的门类,相当于现代医学的检验,是一种基于科学实验和提高健康为目的的方法和手段;遗产监测与其他管理部门的关系犹如“主治科室与检验科室”或“中西医结合”,分工合作,各有所长,取长补短,有病治病,无病防病,从而达到遗产保护有效性和高质量。

    2  全面建设基础数据库是遗产监测的基础
    遗产监测作为一种科学方法和手段,必然要求有科学的量化指标,而这个指标的获取又必然依赖于基础数据和分析结论。基于这种认识,遗产监测基础数据库建设就成为监测数据库工作的基础,从最初提出监测到后来实施监测的全过程,都离不开数据。但是,我们到底要建立一个什么样的基础数据库呢?认识上的差距很大。
    由于过去重经验、轻理性,遗产的基础数据几乎是空白。以预防性保护为目标的监测,没有“基础数据”,就等于无账的家底,谈不上科学保护。
    既然叫“基础”,应该是最基本的数据,应该是能够全面反映遗产地真实性、完整性的全部信息,而不应有所缺失——这本身就应该是世界遗产保护的基本条件之一。
    有人说,世界遗产地基本上都是全国重点文物保护单位或国家级风景名胜区,各种档案、台账就是基本数据,不须再单独建立监测基础数据。这个说法理论上是对的,但实际上却有着巨大的差异。我国地域广阔,各地的社会、人文、经济差异很大,即使像国家级风景名胜区、全国重点文物保护单位这样的“国之重器”,在建立档案时也有较大差异,不同的单位做出来的档案都有优劣之分。更何况,世界遗产与国家级的公园、景区、文物的标准不同,要求也不同,级别也更高,原有的档案不能满足世界遗产保护的国际标准和要求。比如,联合国教科文组织要求每6年要对一处遗产地进行一次监测,遗产地要递交一份监测报告,其报告中的内容项目多达几十项,并须提供“评估”结论[2],如果没有数据的积累,仅仅依据“档案资料”,很难对6年的情况进行系统性的分析和评估,遗产监测也就缺乏应有的科学价值。
    为此,苏州在建设古典园林监测预警系统时,提出了“全方位”采集基础数据、建立基础数据库的要求,即针对苏州古典园林的基本要素,对9座园林进行一次“地毯式”的采集,“园林要素”尽收网中。最初,我们计划用3年时间完成基础数据采集,结果用了5年时间才基本完成。花了大量的人力物力财力不说,这些海量数据到底有没有用?也时常被人“诟病”,因为大家知道,绝大多数基础数据在很多时间是“默默无闻”躺在数据库里的。然而,随着时间的推移,特别是随着文化遗产科学化保护的要求越来越高,这些数据的作用就充分发挥出来。
    例如,有“独步江南”之誉的环秀山庄,1997年列入《世界遗产名录》。2010年在日常监测中发现,由于湖石假山上的古树树冠越长越大、根部与湖石共生造成假山体开裂,严重影响了假山安全。如何处理“古树、假山共生共荣”成为管理者一道难题。此时,遗产基础数据库发挥了作用。专家组调来古树、假山的基础数据与实时监测的数据进行对比分析,得出古树树冠倾斜的冠幅、重心方向是造成假山山体开裂的主要原因,于是制定出“以修枝、抑生为主”的抢救方案,既保护了假山,又解决了“是砍树还是修树”的难题。最近几年的跟踪监测表明,古树长势和姿态均良好,假山亦未发现新的开裂。
    又比如,苏州市园林局2009年承担国家文物局《世界文化遗产监测报告(2003—2008)》编制试点任务,正因为积累了5年来的遗产各要素数据,为报告提供了大量而详尽的数据,使报告不仅有情况,还有分析研究和评估、建议,不仅成为苏州园林保护管理中领导决策的主要依据,而且被国家部门充分肯定,认为苏州的监测报告为其他遗产地实施监测报告制度提供了有效范例。
    这些例子在10年的保护管理实践中,越来越多地呈现在管理者面前,让管理者越发感觉到遗产监测数据库的价值。也正如10年前国家有关部门联合专家组考察苏州古典园林遗产信息平台建设时所肯定的那句话:“基础数据库越扎实,随着时间的推移,它的价值就越高。”
    因此,笔者认为,基础数据是遗产的基因密码,所有遗产要素基因之间彼此关联,形成一个独特的整体,采集这些基因就必须按照遗产地列入世界遗产名录申报文本中所申明的遗产价值,进行全方位的采集,并须对数据库进行科学的分类和管理,以便保护管理者能获得真实完整的信息。同时,由于采集基础数据是一件非常枯燥而艰苦的工作,是一项“甘坐板凳十年冷”的事情,很多时候是为后人服务的,因此,除了专业人员必须具有良好的素质和精神外,部门和单位的全力支持是做好这项工作的基础,要从人力、财力、物力和时间上给予充分保障,否则就可能半途而废。

    3  遗产监测数据要在积累和分析中发挥作用
    遗产监测的各种数据是为预防性保护服务的,因此,数据的积累和分析并为保护管理提供及时预防的依据,是遗产监测中采集数据的目的[3]。然而,由于认识上的偏差,我国遗产地数据积累相对薄弱,即使像苏州古典园林已建立多年的监测体系,数据积累和分析也存在空白和盲点,直接影响了遗产监测有效性。要保证监测数据发挥作用,须做好以下3点。
    首先,要按规章的周期严格操作。由于世界遗产的丰富性、复杂性和独特性,几乎每项遗产都是独一无二的,制定符合各遗产地特性的监测周期就显得十分重要。如,苏州古典园林监测周期就是针对自身特点制定的,即根据园林要素特性进行分类,明确不同对象的监测项目、重点和监测频率、技术手段,制定不同的监测周期,如建筑类为6个月一个周期,水质为2个月一个周期,植物类为3个月一个周期,游客为每日监测等。
    其次,要按规章及时录入数据。及时录入数据是遗产监测科学性的基本保证之一,因此,必须保证按时录入。但是,也应注意避免为数据而录入数据的烦琐行为,在制定规章时,要明确基础数据与日常监测数据的区别、人工监测与技术监测的区别。基础数据须全方位采集,日常监测数据是指当前遗产状况的关键数据,不能眉毛胡子一把抓。如苏州古典园林中的古建筑,在基础数据采集时,我们进行了全面人工测绘,做到每一个结构、部件都不漏,并进行了三维点云扫描,确保建筑遗产一旦遭毁,也能按原样修复。而日常监测采集,仅规定以4个关键数据为主,即建筑的水平位移、基础沉降、绕梁度、倾斜度,作为初级预警的指标。一般来讲,建筑处于健康水平时,这4个数据就能说明问题,如果发生预警,再作深度监测,这样既保证日常监测的有效性,又避免过度检查、过度治疗,造成不必要的人力物力财力浪费。
    第三,要及时进行数据分析和研判。要达到数据为预防性保护服务的目的,所有的数据就必须经过分析和研判,为决策提供科学可靠的信息,才有价值,因此,分析和研判就成为遗产监测不可或缺的重要环节。数据分析和研判的方法主要有2种,一是人工分析和研判,即将现时数据与历史数据进行比较分析,得出监测结论;二是自动化分析和研判,即利用计算机技术对监测平台预制设计,具有对现实数据与历史数据进行自动分析和研判的自动化功能,并对应预置的预警值,从而实现及时提示、预警的目的。
    值得注意的是,在实际监测的分析和研判中,需特别重视对2种分析和研判之结论进行综合分析和研判,在比较中找出差异、谬误等问题,不断修订、优化和完善相关监测指标值,这对提高遗产监测效率极为重要。遗产监测指标值的设定,往往是在没有现成参数情况下,由监测人员通过研究制定出来的,或是借鉴其他类同的参数“拿来”为我所用的,因此,这些预置的指标值需要在不断实践、研究和调整后,才能达到遗产监测指标的最佳值。以苏州古典园林水质监测为例,最初设定的水质监测指标值,是按照国家景观三类水质指标设定的。这个全国通用的指标有24项,初期结合苏州园林景观水特点,设定为12项,经过3年多的定期监测数据积累和分析研究,我们发现了其中的规律,影响苏州园林水质的指标主要有5~7项,于是进行了指标值的调整优化,作为日常监测的重点。这种调整,既节省了人力财力,又提升了监测效率。
    以上3点可归纳为“严格采集—及时输录—科学研判”,是苏州园林系统在世界遗产监测的数字化建设中摸索出来的经验,是提高遗产监测有效性的科学方法。
    由此得出的结论是,遗产监测数据的分析和研判,是在大胆设想、小心求证、扎实工作中不断完善的,来不得半点偏废、马虎、虚浮。在当前,亟待解决2个认识问题。其一,一些同志极不习惯这种定期的分析和研判,因此必须强调:要把监测工作当作研究工作来做,“工作就是研究,研究就是工作”。遗产监测作为一种应用科学,研究工作应贯穿始终。其二,一些同志不注重数据的积累和分析,却热衷于计算机技术,片面追求遗产监测平台的新技术和界面美化好看,不断在软件上“玩技术”,实在是本末倒置。从长远讲,遗产监测要实现智能化,但前提是基础数据的积累和监测标准化。在遗产监测基础建立之初,应把重点放在数据采集、运用和标准化研究上,把互联网技术作为一个工具,而不必“烧钱”拼技术,也毫无必要,应把有限的资金用于预防性保护这个根本上。
        
    4  队伍、制度和标准化建设是监测长效化的关键
    建立一个体系完善、功能科学、成效显著的世界遗产监测体系,监测队伍、制度和标准化建设是必要前提和基础之一,是实现遗产监测长效化的关键。
    1)在队伍建设上,必须建立一个人才相对集中、待遇相对较高、财力物力有保证的监测专业队伍。2005年,苏州市园林局成立了苏州市世界文化遗产古典园林保护监管中心,从编制、人才、经费上给予保障。同时,各遗产园林管理单位也相继建立了监测领导小组,有分管领导负责,有专人做具体工作,监测工作落实到位。在管理层面上,市园林局专设遗产监管处作为行业管理责任部门,从而形成了以保护—监测—管理三位一体、三级联动、协作高效的苏州古典园林保护管理体制。
    2)在制度建设上,无规矩则不成方圆,遗产监测涉及世界遗产的各个方面,须有共同遵守的办事规程和行动准则。苏州自2006年起,依据住房和城乡建设部、国家文物局发布的《中国世界文化遗产保护管理办法》《中国世界文化遗产监测巡视管理办法》等文件,结合苏州实践,研究编制出了《世界文化遗产苏州古典园林监测管理工作规则》,成为指导和规范全市世界遗产监测工作的共同行动准则。此后,又陆续制定了《遗产监测年度报告制度》,完成2013、2014年度报告的编制;制定了遗产监测考核制度,于2013年起纳入市园林局年度考核百分制中,从而夯实了遗产保护专项工作的长效化管理基石。同时,这一《规则》也为国内多个遗产地管理部门提供了可以借鉴的制度范例。
    3)在标准化建设上,制订遗产监测标准,是提高世界遗产保护管理水平的科学依据;作为一种软实力,遗产监测标准也是提高我国世界遗产事业在国际上的话语权的主要工具。然而,这方面的工作相对滞后,还处于关注少、投入少、检查少、落实少的“无序”状态。苏州市园林局结合苏州遗产监测实践,先后开展了相关的研究,总体上还处于草创阶段。据悉,大多数遗产地亦未有效开展这方面的工作。究其原因,恐怕最关键的问题是,遗产监测标准化是一个 “软”任务,在实际工作中还处于可有可无的位置。长此下去,就很难扭转缺乏话语权这样一种与我国遗产极其丰富不相一致的“弱势”。对此,笔者以为既需从国家层面进行顶层设计,也要在各遗产地进行普遍探索,而来自实践的研究更符合遗产地实际需要,解决遗产地监测的实际问题。这就需要遗产地管理者制定3~5年研究计划,通过探索研究,着力把地方经验总结成地方规则、标准,并通过上下联动,把地方标准提升到国家层面,成为国家规则、国家标准,力争在未来5~10年内初步建立起中国的世界遗产监测标准化体系,提高中国在国际世界遗产领域的话语权,从遗产大国变为遗产强国。

    5  结论
    世界遗产保护的最高原则“原真性、完整性”正面临各种人为或自然的侵蚀、破坏和毁灭的威胁,世界遗产预防性保护已成为教科文组织重视的问题被提上议事日程,也受到我国政府主管部门的高度重视。
    遗产监测作为遗产预防性保护中最高的维护形式,如何提高其有效性,不仅是一个实践问题,也是一个理论问题。但总体来看,实践探索和理论研究还比较单薄,与我国作为世界遗产大国的地位和名声不相一致。
    由于遗产监测尚是一项全新的事业,尚无先例可循,工作中必然会遇到各种问题和瓶颈,但同时也给我们提供了一个与国际同步发展甚至可领先发展的机遇。因此,笔者认为,从遗产监测有效性入手,是提高我国世界遗产科学保护水平和国际话语权的有效途径,故提出上述若干观点和建议,意在抛砖引玉,期待大家共同努力,取得突破。


    参考文献:
    [1] 费尔登·贝纳德,朱卡·朱可托.世界文化遗产地管理指南[M].上海:同济大学出版社,2008.
    [2] 联合国教科文组织.实施《保护世界文化与自然遗产公约》的操作指南(2008)[R].2008.
    [3] 国家文物局,苏州市园林局.实施世界遗产公约·世界文化遗产苏州古典园林定期报告(2003—2008)[R].2009.

    (编辑/曹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