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园林
期刊搜索:
  • 当期推荐
  • 期刊检索
  • 目录索引
  • 业界新闻
  • 投稿须知
  • 广告服务
  • 友情链接
  • 关于我们
  • 返回首页
远程稿件处理
期刊杂志

    基于“链式理论”的园林专业本科教材体系建构 ——以南京林业大学主导的园林专业系列教材建设为实证对象

    关键词:风景园林;链式理论;体系化;教材建设;南京林业大学

    Key words:landscape architecture; chain theory; systematization; textbook construction; Nanjing Forestry University

    摘要:将园林专业教材对人才培养产生作用的过程与链式反应相类比,发现前者存在3种类似于链式反应的现象。受此启发,提出了园林专业教材建设的“链式理论”设想。从教材的链式反应机理、教材体系建构路径与保障机制等3个方面设计了园林专业本科教材体系的建构方法。南京林业大学主导的园林专业系列教材建设的实证分析结果从内容、效应与评价3个方面验证了该方法的可靠性与可行性。

    Abstract:The paper has come up with the chain theory of textbook construction of landscape architecture by contrasting the chain reaction and training process in which three types of phenomenon similar to chain reaction exist. This has devised the methods of undergraduate textbook system construction from the chain reaction mechanism, construction approach and guarantee mechanism. Through exemplified analysis, the construction of a series of textbook led by Nanjing Forestry University validates the reliability and feasibility of the methods from content, influence and evaluation.

    内容:2011年,风景园林学跻身一级学科,标志着其已跨入了新的发展时期。目前,全国已有180余所高校开办了园林专业。学科地位的跃迁和办学规模的扩大必然带来培养目标、模式和方法的变革,随之对应的问题是园林专业的教材建设。而当前园林专业的本科教材(以下简称“园林专业教材”)至少存在5个问题:一是体系性不强,教材之间缺乏主次、分工的布局;二是持续性不强,教材与课程之间缺乏互补、联动的格局;三是时效性不强,教材内容缺乏适应学科、行业发展的更新机制;四是协同性不强,教材之间缺乏理论认知与技能训练上的前后关联;五是互动性不强,教材采用的教学手段单一,缺乏对本科生认知规律的关照。上述问题令学生在面对园林专业极为庞大且不断更新的知识体系时往往无所适从,直接影响了园林专业本科的人才培养效果。
    到目前为止,从整体层面研究新形势下园林专业教材建设的文献极少。少数长期从事园林专业教材组织、策划工作的出版界人士“从风景园林一级学科的建设、数字出版的发展等角度,分析了其对园林类教材出版提出的要求和产生的影响”[1],探讨了“基于风景园林学专业核心课程范围的专业系列教材设计”[2]问题。一些园林专业教学类文献零星地谈到教材的精品化[3]、特色化[4]、标准化[5]及更新与整合[6]等问题,虽然涉及了上述5个问题中的某些内容,但未提出相应的对策和实施途径。南京林业大学风景园林学院的“国家级优秀教学团队”在王浩教授提出的“基于‘链式理论’的园林专业本科教材建设”构想的指导下,延续了“园林规划设计教学体系的创新建设”[7]、“风景园林‘五化法’实验教学体系”[8]等前期成果,联合东南大学等20余所院校中有丰富教学、实践经验的专业教师,进行了园林专业本科教材体系的研究与实践,以期深化教学改革,适应新形势下园林本科教育的要求。

    1  教材体系建构的原理
    1.1  教材的“链式理论”设想
    链式理论,又称链式反应,是指当一个分子被活化后,引起许多分子都能连续不断地进行的化学反应。这一概念最早由德国化学家马克斯·博登斯坦(Max Bodenstein)于1913年根据化学中的连锁反应现象而提出[9]。在现实中,许多领域存在链式反应,如物理学中的铀核裂变、经济学中的金融危机、灾害学中的灾变链式反应等。狭义上的链式反应是指一系列的反应,且反应中的产物或者副产物会引起该反应继续发生[10],广义上的链式反应是指事件的结果中包含了事件发生所需要的条件[11]。
    从链式理论中至少能获取2点启示:首先,链式反应的本质是一种互为因果的关系,反映了事物发展间的内在联系;其次,链式反应既可以是正面的,也可以是负面的。由此联想到园林专业的教学过程中,各门课程的知识构成了一个复杂的系统,如果系统内的各部分相互孤立、缺乏联系,那么教学中出现的问题可能会引发一系列连锁的不良反应。反之,如果把握了系统各部分及系统发展各阶段的内在联系与规律,或许能引起正向的链式反应,促进教学的良性和持续发展。
    园林专业本科教学的目标是教会学生运用已掌握的知识来解决具体的问题,即能按要求完成各类项目的规划设计任务。假设这一过程存在链式反应,以规划设计实践消化所学知识则是主要的“化学反应”,因为每一阶段的知识框架是在一系列与该阶段知识深度保持一致的规划设计实训中逐步建立起来的。而规划设计实践需要相应的规划设计方法,因此“规划设计方法”是产生链式反应的主要条件。基于这样的认识,考虑到教材是知识的载体,做出教材的“链式理论”设想:1)教学、办学的过程存在以规划设计方法为主要反应条件的链式反应,教材则是一种催化剂;2)教材的建设存在链式反应,教材本身也是链式反应的产物。
    1.2  教材的链式反应机理
    将园林专业教材对人才培养产生作用的过程与链式反应的概念(无论是广义还是狭义)相类比,发现确实存在以下3种类似于链式反应的现象,而教材既是促进反应发生的条件也是反应的产物。
    机理1:催化知识积累的持续飞跃。园林专业本科生在校期间知识体系的形成过程是一个可产生链式反应的过程,前提是知识积累能产生持续的飞跃,或者说是活化的。所谓“活化”是指学生能主动吸收新的知识,并通过研究或实践及时、动态地更新与扩展自己的知识体系,始终保持持续发展的潜力。当知识积累达到某一程度后,学生如能应用一定的园林规划设计方法和知识解决某一难度的实际问题,则说明已有的知识已经被细化和归类,产生了一次知识飞跃。通过学习与应用更高层次的园林规划设计方法,学生得以在实践中将新知识与已有知识进行连接,以解决更为复杂的问题,新旧知识在原有的类别上被进一步细化和归类,产生新的知识飞跃。如果这种飞跃能持续发生,那么知识体系的形成过程便会产生类似于核裂变的链式反应(图1)。园林专业本科阶段各类繁杂的知识将因此被整合到一个井然有序的知识体系中,并随着学习和实践的不断深入而得到扩充和细化。催化这一反应的条件可总结为3个:一是园林规划设计方法能有效指导学生将专业知识应用于实践,利于“裂变”的持续发生;二是专业知识的传授围绕园林规划设计实践展开,使知识杂而不散,利于“裂变”的有序发生;三是专业知识之间存在横向及纵向的连接关系,使知识多而不乱,利于“裂变”的稳定发生。教材作为知识的载体、学习的媒介,经科学编排,能落实上述3个条件,催化学生在校期间的知识积累过程,并为其毕业后自主进行知识积累与拓展建立良好的基础。相反,如果学生只是机械地接受各类知识,而课程内容及对应的教材又存在引言中的各类问题,那么如此培养的学生不仅在知识积累方面易遭遇瓶颈,更谈不上建立活化的知识体系。
    机理2:激活课程内容的协同效应。由机理1可知,各门课程的内容不能以平行的关系存在,而应按照链式结构进行整体设计,使课程内容之间产生协同效应,才能具备催化机理1中链式反应的条件。从园林专业的知识系统及机理1的原理来看,各门课程可形成两级链式形态。首先,园林工程、园林建筑设计、园林植物(课程群)、风景名胜区规划、历史与理论(课程群)等主干课程(群)围绕着“园林规划设计实践”(核心)形成整体层面的环状链式形态。主干课程(群)之间的差异较大,相互之间基本没有联系,因此必须以不同阶段的规划设计实践训练将它们逐步整合到学生的知识体系中。园林规划设计课程作为整体环状链式结构的核心,其内容应按照学生知识积累的不同阶段分层次、有目的地与环绕它的主干课程(群)进行连接。第二,课程群构成了次一级的环状链式形态。课程群中的各门课程存在知识上的关联,围绕共同的目标展开,例如中外建筑史、中国园林史、外国园林史、园林学概论共同构成了一个培养学生历史与理论素养的课程群。第三,主干课与其相关基础课程形成次一级的树枝状链式形态。在这一链式结构中,不仅基础课程与对应的主干课之间存在关联,基础课程之间也能产生协同效应。教材的内容如若针对园林专业知识链式结构的内在关系统一规划与编著(图2),激活2个层级链式结构的协同效应,便能催化课程教学效果的链式反应,进而帮助学生实现知识积累的持续飞跃,最终建立起活化的知识体系。例如,园林建筑设计教材紧扣园林规划设计讲解园林建筑的选址、布局、高度、体量、形态及结构选型,而园林规划设计教材对此也有所呼应,那么这将利于学生在实践中准确理解和处理园林建筑与风景园林场地的关系问题。再如,计算机辅助设计教材不只是教授制图软件的命令,而是结合园林建筑和园林工程的施工图以及规划设计的表现图绘制来进行讲解,那么该教材将引发多门课程教材使用效果的协同效应。
    机理3:引发办学过程的连锁反应。园林专业的办学以人才培养为目标,包含课程教学、科学研究、教学研究等多个组成部分,形成了相互关联的复杂系统,而核心则是帮助学生建立以园林规划设计实践为主线的活化的知识体系。教材按照机理1、机理2激活“核心”后,能引起专业教学、科学研究、教学研究、人才培养等良性的连锁反应,产生“裂变”:教学的顺利开展促使教学理论、技术的提升,形成教学成果;知识的体系化积累使得学生理解、消化最新的科研成果成为可能,促使科学研究服务于教学;活化的知识体系使多样化的人才培养成为现实,促使人才培养目标与时俱进、适时更新。这些“裂变”反过来推进教材的优化与更新,再次激活“核心”,引发“裂变”,不断往复,推动园林专业本科教学与人才培养朝着健康、合理的方向发展。

    2  教材体系建构的路径
    运用链式反应原理的园林专业教材体系的建构不是一个单一的过程与事件,而是从教材内容、课程、科研、实践与教学手段等方面综合应用教材链式反应的3个机理,呈现动态、复合、多元的网络化特点,并解决园林专业本科教材现存的5个主要问题。具体从以下5个方面展开。
    路径1:理论知识成“链”。教材全面反映园林专业本科生必须掌握的核心知识,按照机理1、机理2中的原理组织写作结构与内容,形成主干清晰、支线丰富、相互补充、环环相扣的“链式”体系。首先,整体层面形成层次清晰的布局。规划设计课程教材为核心,园林工程、园林建筑设计、园林植物(课程群)、风景名胜区规划、历史与理论(课程群)等主干课程(群)教材为第二层级,其余课程依据自身与规划设计、主干课程(群)的关系依次展开。第二,教材内容形成分工明确、边界交叉、结构相链,彼此呼应的格局。
    路径2:内容与课程成“链”。教材建设与课程建设互相关照、联动发展。一方面,教材的编写方式关照对应课程的教学特点,每章节的内容和容量充分考虑该课程的课堂课时安排、课外阅读与练习计划,便于学生的知识积累有序、有效地推进。另一方面,教材的编写与各级精品课程、课程网站的建设联动发展。精品课程促进了教材质量的提升,也有助于教材的推广。课程网站可通过及时补充、更新教材中的内容,使学生在教材修订本出版之前仍可及时获得较新、较全面的专业知识。教材也因此更加灵活,形成了可持续发展的系列教材。
    路径3:内容与科研成“链”。科学研究、教学研究围绕教学展开,及时将教学团队的各种教学研究成果、科技论文、国家级及省级科技奖的内容融入系列教材,使之适应学科、行业发展,体现先进性、时效性。以科研促教学的举措主要有2条:一是鼓励各门课程的主讲教师有计划地进行与课程内容相关的科学研究,将研究方法、研究过程和研究结论融入教材、课程,启发学生进行自主学习与研究;二是鼓励教师积极开展各类、各级教学研究,及时总结教学中的问题和成功经验,申报各类教学成果,将其转化为具有影响力的教学理论,进而指导教材的内容组织架构。
    路径4:实践环节成“链”。教材中的实践环节予以统筹考虑:上下衔接、左右贯通、标准统一、训练全面。其中,上下衔接是指不同学期的实践承前启后,例如三年级上学期的规划设计实践成果(初步方案)可在三年级下学期园林工程实践中被细化为扩初图或施工图,体现园林规划设计项目实践不同阶段的时序性(这一实例中的课程开设时间的依据是南京林业大学风景园林学院2014版的园林专业本科教学计划)。左右贯通是指同一学期的实践相互关联、合作推进,例如园林规划设计实践、园林建筑设计实践、种植设计实践可选取同一设计基地,围绕规划设计开展联合教学,使课程设计作业成果成为一套完整的规划设计方案,体现某一阶段、某一尺度下园林规划设计项目实践的整体性。
    路径5:教学手段成“链”。教材中的教学手段除了传统的图文并茂的形式之外,充分利用现代媒体技术制作课程网站或音像出版物辅助教学,增大信息容量,丰富教学形式,同时便于远程辅导。若有条件还可运用国际先进的“游戏化”教学理念开发游戏软件,作为附件融入教材,体现教学的互动性。例如,学生通过“园林设计初步游戏软件”链接各种知识点,在“通关”的征途上认识了各类植物和建材,掌握了一系列的设计原则和手法,最终设计出自己的“开心家园”,以此寓教于乐。

    3  教材体系的保障机制
    上述原理和路径是“基于链式理论的园林专业本科教材体系”建构的前提,但体系的质量和链式反应的真实及持续产生还需依托于一套完善且强有力的保障机制。
    机制1:编写团队建设。重点是团队内部结构框架的建构,包括组织结构、角色构成、人员构成3个方面。组织结构分总团队和子团队2个层级。无论是编写成套教材或单本教材,都应组队。每本教材的编写组由一位领衔人(主编)与若干名成员组成,称为子团队。学科带头人、各子团队的领衔人及若干其他成员组成总团队。角色构成包括领衔人、执笔人员、编写技术人员、联络人、行业技术专家等。从人员构成来说,总团队领衔人一般由学科带头人担任,把控教材体系的总体布局、编写理念。子团队的领衔人为各主干课程(群)的负责人,将教材体系的整体理念与布局落实到具体的教材中,并负责各教材之间的协调工作与单本教材的技术指导。教材文本的主体由教学、科研与实践基本功扎实的专业骨干教师负责撰写。教材中有关技术细节的阐述则由某些方面比较“专”的教师负责完成。编写技术人员承担教材的排版、多媒体文件制作、录像等工作。联络人一般由出版社编辑担任,负责编写进度的控制、出版的具体细则以及出版社与编写团队的沟通事宜。此外,还可聘请国内知名设计单位的行业技术专家为教材的编写提供项目实例介绍、技术咨询及图纸审核服务。
    机制2:使用效果反馈。教材一旦投入使用,应及时对使用效果进行跟踪、评价。信息反馈渠道主要有3条。一是学生定期反馈。每学期末召开学生座谈会,收集与记录该学期学生使用教材的反馈信息,并做出相应的对策。二是专家意见反馈。请其他开办园林专业的院校(特别是正在使用该系列教材的院校)的相关专家为教材提出意见和建议。三是社会用户反馈。出版社编辑(联络人)定期向编写团队提供社会用户的反馈信息。此外,编写人员利用各类网络交流平台讲解教材中的难点,吸引社会用户参与,收集反馈信息。
    机制3:教材内容更新。依据使用效果反馈信息,不断地以2种方式对教材进行更新。一是随时进行的完善型更新,即在教材使用过程中发现问题后,经编写团队讨论,在保持整体结构不变的前提下,以课堂教授、课程网站(各级精品课程)的形式对教材进行的局部内容更新。二是每4年进行1次的结构型更新,即以当前版次的教材培养一届本科生之后对使用效果反馈信息进行系统分析,结合学科、行业的发展,在完善型更新成果的基础上,以修订版的形式对教材进行的升级。

    4  实证研究:南京林业大学主导的园林专业系列教材建设
    南京林业大学园林专业是国内成立最早、师资力量雄厚的园林专业之一,是首批国家级特色专业、首批国家级专业的综合改革试验点。早在2006年,南京林业大学风景园林学院(以下简称“学院”)就已开始考虑革新教材的编写模式,经过历时7年的探索,终于形成了较完整的“基于‘链式理论’的园林专业本科教材体系”的构建方法,并进行了全面的实践。
    1)系列教材建设的主要内容。首先,创建了园林专业教材建设的“链式理论”,并回答了引言部分的5个问题。第二,按“路径1”逐步建立了园林专业的课程体系(图2),以“风景园林规划设计”国家级优秀教学团队为主持,组织了东南大学等20余所院校中有丰富教学、实践经验的专业教师,跳出了传统的教材编写模式,初步完成了“高等院校园林专业系列教材”(东南大学出版社)的建设(表1)。第三,在培养模式、教学内容、教学方法和实践环节等方面实行了一系列配套教学改革。原有的“平行式培养模式”转变为以园林规划设计实践为重点的“核心式培养模式”,教学内容、教学方法和实践环节依据“路径2”“路径4”“路径5”进行了全面革新。第四,科研、教研与教材建设协同发展。编写团队按照“路径3”系统地梳理了园林专业各部分知识之间的关系。团队成员分方向开展主题研究,因“专”而成“家”,取得了丰硕的科研、教研成果(图3),并将它们融入教材,保持了教材的前沿性和可持续发展的潜力。
    2)系列教材建设的链式效应。“基于‘链式理论’的园林专业系列教材建设(教材)”(王浩、张青萍、赵兵、唐晓岚、王良桂、祝遵凌、严军、李静、邱冰)获2014年国家级教学成果奖二等奖、2013年江苏省高等教育教学成果奖特等奖。因课程体系的建立、教学改革的推行,学院拥有国家“十一五、十二五”规划教材和江苏省精品教材多部,荣获中国大学出版社图书奖等荣誉;拥有国家精品课程1门,省级精品课程5门。因科研、教研与教材建设协同发展,使学院获批风景园林学一级学科博士点、博士后流动站及省级重点学科(均为首批)。团队成功申报国家级和省部级科研项目39项;获江苏省科学技术奖、梁希林业科学技术奖、江苏省优秀工程设计奖等多项省部级科研奖励。团队拥有国家和省部级风景园林专家多人,为国家和地方政府提供大量咨询和服务,较好地实现了产学研联动发展。依托上述成果,学院园林专业学生升学率由2006年的20%上升至2012年的33%,就业率稳定保持在99%以上。近百名学生考入了哈佛大学、康奈尔大学、加州大学伯克利分校等国外名校,近60名学生被保送或考入北京大学、清华大学、同济大学等国内著名高校。2011年,本科生学科竞赛获奖36项(国家级31项,省部级5项)。学生毕业后理论功底扎实,动手能力强,深受用人单位的欢迎。在2011年中国大学本科教育分专业竞争力排行榜中,学院园林专业在全国180余所开设园林本科专业的大学中名列第一。
    3)系列教材建设的社会评价。该系列教材已被全国30多所高等学校所用,出版发行总数达近10万册,反映良好。东南大学风景园林学科带头人成玉宁教授认为其“编写结构严谨,理论知识系统全面,教学改革必要且得当”。福建农林大学园林学院院长董建文教授认为其“结合社会的实际情况,对教材内容合理调整,重点突出,能紧扣行业需求,用多少讲多少,用多深讲多深,较好地反映了专业最新的理论知识与实践成果”。华南农业大学李敏教授认为其“理论内容丰富充实,表述精练,重点突出,而且通俗易懂”。

    5  结语与讨论
    有研究者担忧,教材的理论可能成为惯性思维的一部分,束缚想象空间[12]。仅凭教师的讲义和灵感或许能激发学生的想象力,在小尺度的园林设计中展现创意,但难以令学生建立起活化的知识体系,更谈不上学生毕业后对知识体系自主进行扩充、完善与创新。园林专业教材体系化的理论探索和实践表明了学院及其联合的院校、教师们面对风景园林学科地位跃迁的一种积极姿态。学院主导的“高等院校园林专业系列教材”仅仅是基于“链式理论”的园林专业本科教材体系研究和实践的一个开始。虽然该体系已获得一系列的奖项和成果,链式效应初步显现,但仍需通过更大范围的实证进行修正、完善,尚有3点值得进一步探讨。
    第一,关于规划设计的方法论问题。“高等院校园林专业系列教材”虽然以园林规划设计实践为核心组织各教材的编写内容,但工作重点是使各教材与常规的园林规划设计方法、流程及内容相衔接,对园林规划设计方法本身的探讨不足。同时,学习、掌握园林规划设计方法的过程也存在链式反应,如何促其发生反应,催化剂又是什么,亟待深入探讨。
    第二,关于教材体系的特色化问题。文章提供的是一种原理和框架,文中展示的教材体系与南京林业大学风景园林学院的人才培养目标、教学传统、师资构成等因素相关。各院校可依据自身的特色,结合文中的原理与路径组织教材体系的具体内容。
    第三,关于教材体系的标准化问题。各院校在开设园林专业的过程中多少会融入本校的特点,但从风景园林学科的长远发展来看,教材的核心内容应由风景园林学界公认的理论和知识所构成。这一正本清源的问题需要风景园林学术界、教育界、行业等各界人士紧密合作、共同探讨。

    注:文中图片均由作者绘制。

    致谢:本项研究目前的成果由南京林业大学风景园林学院张青萍教授、唐晓岚教授、王良桂教授、严军副教授、苏同向讲师,南京林业大学艺术设计学院祝遵凌教授、安徽农业大学林学与园林学院李静教授共同参与完成,谨此感谢。对于为“高等院校园林专业系列教材”编著、校对及出版工作付出辛劳的教师、编辑,在此一并致谢。


    参考文献:
    [1] 康红梅,牛玉莲,邵权熙.园林类本科教材出版的创新与展望[J].中国林业教育,2012,30(6):56-58.
    [2] 张婷.风景园林专业教材设计思考[J].高等建筑教育,2012,21(5):29-34.
    [3] 李雄.北京林业大学园林学院“十二五”发展建设规划[J].风景园林,2012(4):48-50.
    [4] 刘卫国.基于提高就业竞争力的园林专业实践教学研究[J].怀化学院学报,2013,32(4):127-128.
    [5] 汤茜.我国高校园林教育现状和未来发展趋势[J].科技纵横,2013(4):234-237.
    [6] 金雅琴.教学型高校园林专业学生能力培养的探讨[J].中国林业教育,2011,29(2):32-36.
    [7] 王浩,苏同向,赵兵.聚点成面、以面拓展、强化核心:南京林业大学园林规划设计教学体系的创新建设[J].中国园林,2008(1):16-19.
    [8] 王浩,苏同向,张青萍,等.风景园林“五化法”实验教学体系的构建[J].中国园林,2009(2):40-42.
    [9] 贾婧.车辆排队的链式反应模型及其数值模拟[D].大连:大连理工大学,2012.
    [10] Chain Reaction. Wikipedia[EB/OL]. http://en.wikipedia.org/wiki/Chain—reaction.
    [11] 链式反应[EB/OL].百度百科:http://baike.baidu.com/view/348349.htm.
    [12] 张文英.风景园林规划设计课程中创造性思维的培养[J].中国园林,2011(2):1-5.

    (编辑/李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