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园林
期刊搜索:
  • 当期推荐
  • 期刊检索
  • 目录索引
  • 业界新闻
  • 投稿须知
  • 广告服务
  • 友情链接
  • 关于我们
  • 返回首页
远程稿件处理
期刊杂志

    现代农业公园活动安排与组织模式研究

    关键词:风景园林;休闲农业;现代农业公园;活动安排;组织模式

    Key words:landscape architecture; leisure agriculture; modern farm park; activity arrangement; organization mode

    摘要:农业公园作为休闲农业的一个新的发展方向,在国外许多地区已趋于成熟,并于近2年逐渐开始在国内萌芽。城市建设区扩张与农田的矛盾、人们对农业体验的需求以及传统休闲农业的局限性,决定了现代农业公园将有广阔的发展前景。通过对世界范围内50个农业公园案例的深入分析,探讨这些公园的活动类型、组织形式以及设施设置,总结现代农业公园的活动安排与组织模式。对处于农业公园发展初期的中国及其未来将要面临的种种问题,具有一定的借鉴意义。

    Abstract:As a new development direction of leisure agriculture in China, farm park is coming into maturity in many other countries and has gradually begun to sprout in China in recent years. The contradiction between the expansion of urban construction area and farmland, people's demand for agricultural experience as well as the limitations of traditional leisure agriculture, determine the modern farm park will have broad prospects for development. Through in-depth analysis of 50 farm parks in the world, this paper explores the types of activities, and forms of organization and facilities, summarizes the modern farm park activity arrangement and organization mode. For the early development of the farm park in China, this study will provide valuable reference to the problems that will be faced in the future.

    内容:1  现代农业公园(Modern Farm Park)
    1.1  综述与概况
    对现代农业公园的概念界定,目前国内外并没有一个权威的定义。部分学者对农业公园等概念提出了一些看法。秦华等认为农业公园是观光农业的一种重要形式,兼具农业的内涵与园林的特征,它既不同于纯粹的农业,也有别于一般的城市公园与风景区[1]。李倞将农业公园看作一个具有自然生产功能的综合性的城市绿色空间[2]。杨政水等将农业公园定义为以农业为主题的公园,属于景观农业发展的高级形态[3]。现代农业公园是继农业公园之后进一步发展的休闲农业类型,其公共性更强,表现形式也更富时代特征。与农家乐、农业观光园等传统休闲农业形态相比,其在农田生产性功能的基础上,增加多种特色的农业和非农业休闲活动,并通过丰富的组织模式与周边居民和游客产生互动。本文认为:现代农业公园是结合城市郊区现有的或可被开发的农业用地,在保留农业生产活动、展示农产品生产过程、提供农业特色休闲项目的同时,能够充分满足市民公共生活要求的绿色开放空间。
    目前,现代农业公园在北美、欧洲和日本等地较为流行。北美和欧洲的现代农业公园多在家族农场的基础上建成,具有悠久的历史和深厚的文化积淀;日本的现代农业公园则多由政府投资建造,建成时间较近且形式新颖。在我国,现代农业公园的发展起步较晚。20世纪90年代,中国香港和台湾地区的休闲农业开始萌芽,陆续出现了许多生态教育体验型农园,但仅个别面积较大、功能较全。大陆的休闲农业起步较晚,但发展势头迅猛。2011年,中华人民共和国农业部印发了《全国休闲农业发展“十二五”规划》,确立了2015年休闲农业的发展目标——成为横跨农村一二三产业的新兴产业和促进农民就业增收、满足居民休闲需求的民生产业[4]。截至2013年底,全国农家乐数量已经超过150万家,年接待游客达9亿人次[5]。
    2014年,农业部农产品加工局副局长刘明国将我国的休闲农业分为4种类型:农家乐、民俗村、农业园和休闲农庄[5]。表1将它们与现代农业公园从兴起时间、经营者、位置、规模、主要活动项目和存在问题方面进行了比较。可以看到,这5种休闲农业形式均建立在农业用地的基础之上,且开展的活动项目都与农业密切相关。不同的是,传统的4种休闲农业大多局限于乡村和农田,其活动类型千篇一律,形式单调重复,基础设施建设滞后,对周边社区的影响力很小,人们到此的频率和停留时间都十分有限。现代农业公园则既具有农业特色的生产性和活动性,也具有一般休闲公园的各种功能和设施。
    随着我国城市化进程的快速推进,许多城市的建设区正在不断扩大。一方面,郊区的农业用地被逐渐蚕食,亟待保护;另一方面,城市边缘区和郊区的居民十分缺乏休闲游憩的公共空间。现代农业公园作为农业和休闲的结合体,既保留了农田的生产功能,又可成为周边居民的游憩场所。近年来我国的公园逐渐向专业化和特色化发展,体育公园、儿童公园等层出不穷。作为拥有悠久农耕历史的国家,农业是许多城市居民的乡愁寄托,农业公园正是可以为市民提供农业体验机会的特色公园。这一切均表明,在我国发展新的休闲农业类型——现代农业公园的契机已经来临。
    1.2  活动安排与组织模式
    现代农业公园与一般的公园不同,它既有山林野趣般的农业特色,又兼具公共开放的城市空间特点。因此公园在维持正常的农业相关活动外,还需要满足周边民众的科普、教育、游憩、公共休闲等多种需求,并考虑公园与社区生活的融合,促进人与公园之间的交流互动。在设计中,若要满足上述的多重要求,一方面要划分足够丰富的功能分区,为多种活动的开展提供场地;另一方面,则要对公园内的活动安排和组织模式进行策划。实践证明,在公园建成之后的运营过程中,后者往往直接决定着公园的活力与人气,能否提供合适的游憩活动以及基础服务设施,将是影响游人体验的关键因素之一[6],在以往的设计中却经常成为被忽视的一环。在现代农业公园的设计中,基于人们对自然体验性和社区公共性的双重要求,其活动安排和组织模式将非常特殊,也至关重要。
    本文研究了国内外50处农业公园案例,分别分布于北美洲、欧洲、大洋洲和亚洲(表2)。从活动类型、活动组织、活动设施3个方面进行比较分析,尝试总结现代农业公园的活动安排与组织模式。

    2  活动安排与组织模式研究
    2.1  活动类型
    现代农业公园中可以举行的活动类型是非常广泛的。表3中列出了农业公园中可以设置的活动类型和具体内容,包括农业、体育、游憩、科普、教育、演艺、科学、实践体验、展览、节日、夜间和亲子12个方面,其中还分为常设活动和特殊活动,每个方面都包含了丰富的内容,真正达到让人们放松身心、促进感情、增长知识的目的。
    2.1.1  结合场地面积灵活设置活动类型
    由于不同国家和地区的自然环境有较大区别,农业公园的面积也从几十公顷到上千公顷不等。较大面积的农业公园空间充足,往往会设置多个方面的活动内容,如美国和加拿大的农业公园内一般能够涵盖上述12个方面中超过一半甚至3/4的活动类型。而在一些面积有限的农业公园中,如英国和日本等地的农业公园多受地域限制,并不能达到大型公园的活动丰富程度。但经过精心组织,尽可能地丰富每个类型中的子内容,最终也能达到良好的游览效果(图1)。 
    美国谢尔比农业公园(Shelby Farm Park)是世界上最大的农业公园,其面积达1 821hm2[7]。体育爱好者们可以在这里骑马、打高尔夫或进行各种水上运动;市民可以带着孩子来露营、野餐、深入林间进行林地探索;在圣诞节、植树日和马丁路德金日,公园还会相应地举行一系列特别活动。英国的科茨沃尔德农业公园(Cotswold Farm Park)面积仅有15hm2,动物参观和野外徒步是其主要的活动项目,动物参观中还包含了挤奶、剪羊毛、小猪秀等多达10余项的具体内容,同样为游客提供了丰富的农场体验。
    2.1.2  针对不同的年龄层次设置分级活动
    现代农业公园面向的受众多为家庭,而家庭中老人、成年人和儿童的组成结构,决定了其适合的活动类型必然是不同的。幼儿主要是在启蒙教育的同时保证安全;青少年求知欲和好奇心旺盛,愿意参与大量的教育科普和探索活动;成年人大多在工作之余进行放松锻炼,需要游憩和体育类活动,此外也会对实践类的讲座产生兴趣;老年人的身体素质逐渐下降,活动宜舒缓,强度低而平和,具有保健功能的活动如太极、瑜伽、高尔夫等较为合适。在这些年龄段中,幼儿和青少年时期是一个变化较多、成长较快的时期,故在粗略分级之后,对这2个年龄段进行进一步的层级细分,以充分确保安全性(图2)。
    2.1.3  形成主题系列活动
    主题系列活动即对一系列性质较为相近的活动进行时间安排和顺序串联,从而充分加深人们对主题的印象。与普通活动相比,主题系列活动广度有限,但深度大大增加,常结合公园特色举办,可以获得完整丰富的相关知识。
    加拿大萨斯卡通农业公园(Saskatoon Zoo Society)是一个以展示丰富动物种类为特色的公园,为了更好地普及鸟类相关知识推出了主题为“小博物学家”的系列活动,包括幼儿圣诞节数鸟、寻找动物足迹、做鸟巢、喂鸟工坊等近20个项目,以鼓励孩子们深入丛林进行远足和郊游。日本松阪农业公园(松阪农业公园ベルファーム)所在地出产极为著名的松阪牛肉,故公园借此机会推出“松阪牛厨艺讲座”主题系列活动。讲座内容包含用松阪牛肉制作披萨饼、手工香肠、牛肉酱和手工包子等,时间覆盖全年,在突出自身特色的同时,也为周边社区的居民提供了厨艺体验课程。
    2.1.4  结合地域特征设置特色活动
    农业本身是一个覆盖面很广的概念,有许多各具特色的分支;而对于每个农业公园自身而言,又可以根据其所处区域的特征设置区别于同类型农业公园的特色分区、活动和游线等。这是如今世界各地众多农业公园互不相同、特色纷呈的重要原因,也是农业公园增加吸引力的重要手段。
    美国罗宾斯的朋友农业公园(Friends of Robbins Farm Park)一直致力于促进周边社区的文化、教育和娱乐发展,故其全年都有各种文化娱乐活动,尤以艺术类居多,如莎士比亚戏剧节、古典音乐会和哈佛校友爵士乐队表演等。而马拉巴尔农业公园(Malabar Farm State Park)则注重向到园游客进行农业相关知识的科普,故其全年举办各种展览,数量多达20余项,覆盖动物繁殖、能源利用、资源回收循环以及湿地等10余个方面。日本神户农业公园(神戸ワイナリー农业公园)是神户葡萄酒酿造的发源地,公园里展示了从葡萄种植收获到最后发酵装瓶的全过程。
    2.2  活动组织
    现代农业公园与城市和社区有着紧密的联系。结合公园丰富多样的活动类型进行多种形式的活动组织,能够有效地促进农业公园与周边市民的互动,增强市民对于公园的责任感和参与感。活动组织的形式十分灵活,既可由市民自行组织俱乐部和协会,也可由公园管理方与学校、社区等联合组织外展项目,还可由公园管理方独立组织课程讲座和志愿者服务等。
    2.2.1  组织俱乐部和协会
    农业公园通过提供多样的活动聚集了众多领域志趣相投的爱好者,在公园中成立俱乐部和协会,可以提供亲密情谊的归属。人们在此通过交流和娱乐感受集体的力量,得到鼓励并增强信心。
    美国布尔农场公园(Buhl Farm Park)先后结合志愿者团体成立了花园俱乐部、树木园协会和野生生物协会。3个组织中均有相关领域的专业人才加入,它们的成立对于公园的维护和生态环境有着积极意义和显著作用。与之相比,友好农业公园(Friends of Kinder Farm Park)的俱乐部和协会则相对更加轻松自由,现有组织均是周边社区居民在公园支持下自发成立的。人们在这里交流对古老农业技艺的喜爱、对废布料的再利用和养家畜的心得,使得农业公园成为联系周边社区的纽带和区域社交的中心。
    2.2.2  开展面向学校和社区的外展项目
    外展项目的开展起源于外展探险学习计划(Expeditionary Learning Outward Bound,简称ELOB),其诞生于新美国学校运动的背景之下,长期致力于推动户外教育、冒险教育、体验教育及环保教育[8]。之后,这种理念迅速在美国乃至世界范围内传播,并从学校进入了社区,继而广泛开展。人们藉此亲近大自然,同时培养发现意识、思维能力和多种优秀品质。农业公园由于其农业特质,一般园内生态环境较好,植被丰富,栖息动物种类多;同时,农作物种植、家畜饲养等独有的活动也提供了许多体验和教育的学习机会。可以说,在农业公园中开展面向学校和社会的外展项目是极为合适的。
    香港嘉道理农场暨植物园是香港最大的保育及环境教育机构之一,通过正式和非正式渠道提供环保教育是它的主要目标。开展学校和本地社区的外展项目就是教育计划的重要组成部分,前者设有多种适合不同年级学生的计划,对象涵盖学前儿童以至中学以上的学生;后者由一队训练有素的保育专家和环境教育工作者推动,立足本地社区向外辐射,加强民众对自然环境的了解和保护意识。
    2.2.3  举办定期课程和讲座
    课程和讲座与外展项目有一定的相似之处,但又有所不同。课程讲座由农业公园自主举办,在内容选择上更富自身特色,也相对更加系统,具有一定的深度,适合想要进一步了解相关知识的民众。上课时间和频率都较为固定,有助于培养社区居民对公园的依赖感和归属感。
    日本大分农业文化公园最初就是为了树立农业的良好形象和激活农业发展而设立。自开园以来,公园一直举办丰富多样的讲座课程供周边民众选择。在公园网站上实时更新每月的讲座预告,介绍讲座内容、时间、地点、限定人数(部分需要预约)和费用(多数免费),并补充说明需要准备的材料及适合听讲的年龄段。
    2.2.4  建立志愿者服务系统
    公益慈善的行为自古就有,但现代意义的志愿者服务则是诞生于欧美国家,并逐渐向世界各国传播和扩散[9]。农业公园建立志愿者服务系统可以发展不同的志愿者项目,组织志愿者积极服务于公园的各项事务,有助于接受和利用志愿者的帮助。与此同时,志愿者们通过加入服务系统,能够更好地参与到公园的建设维护和协助管理中,在提升自我的同时增强对公园的归属感和责任感。
    谢尔比农业公园一直致力于动员周边社区的人群加入志愿者队伍。公园提出宣传口号“It's Your Park. Let's Grow It Together!”(“这是属于你的公园。让我们一起来建设它!”),呼吁人们共同维护公园的整洁、绿色和安全。2014年,公园的志愿者服务系统联系了23 900名学生和多个社区组织,所有志愿者为公园提供了超过35 000小时的服务[10]。
    2.2.5  形成产游结合模式
    农业公园由于其独特的农业相关性,往往与当地的农产业联系密切。因此,在农业公园中进行农产品售卖既是一种宣传当地文化的手段,也为农民带来了收入,进而带动整个产业发展。农业公园凭借较高的人气,可以发展成为周边地区的农产品交流中心,形成“产游结合”模式。
    2.2.6  采用多种宣传方式
    为农业公园配套各种宣传媒介和出版物是十分必要的。一方面,作为休闲农业的一种全新形式,农业公园并不为民众所熟知,需要公园提供多种途径来加强宣传;另一方面,公园内开展的各种活动课程需要有展示其时间安排等信息的渠道,尤其是与农耕时令密切相关的农业活动;此外,一些衍生的出版物能够更详细地介绍公园的相关文化背景知识,是民众游览公园的有益补充。宣传媒介形式多样,可包括网站主页、手机应用(APP)、时事通讯、书籍、教材、光碟、小册子、年报和演讲录影等。
    2.3  活动设施
    活动设施的类型与公园内的活动设置密切相关,是农业公园区别于传统休闲农业的重要特征。与农业活动相联系的服务设施富有乡野趣味,但同时做工精良、种类全面,完全满足人们在游玩体验期间的各种需求;而与农业并非直接相关的服务设施也配置完善,体现农业公园作为社区中心和城市公园的多样性和综合性。与活动类型相配套,活动设施可分为农业类、体育类、游憩类、科普类、教育类、虚拟类、演艺类、实践体验类、展览类、日常服务类和综合建筑类11个大类,每个大类中都包含多项具体设施(表4)。
    马拉巴尔州立农业公园属美国俄亥俄州立公园管理。为配合公园内的森林徒步活动,公园内设有分级明确的徒步径,并为游客绘有徒步地图。公园的4条徒步径胡桃小径、多丽丝公爵森林小径、丛林小溪小道和宜人山谷小径分别标记为黄色、靛蓝色、红色和白色,其中胡桃小径和丛林小溪小道较长,分别达到了约133.6km(83英里)和约112.7km(70英里),另外2条徒步径则距离较短,适合体力较弱者进行短程徒步体验[11]。此外,公园内还有旅社、餐厅、游戏谷仓和游客服务中心等综合性的服务设施(图3)。
    值得一提的是,谢尔比农业公园为游客们设计了2款手机APP——谢尔比农业公园和健康谢尔比。前一款APP可以让人们对公园的每个角落一目了然,随时了解公园近期更新建设的进展和即将举办的活动;第二款APP则可以跟踪记录使用者的健康状况和健身目标[10]。这也意味着,随着智慧生活的普及,活动设施的范畴已逐渐扩展至虚拟领域,从而提供更加全面而细致的服务。

    3  结语

    现代农业公园在国外许多地区起步较早,但至今仍处于快速发展阶段。尽管我国在过去几年中,几种传统产业形态呈井喷式发展,但由于多数质量并不过硬,且地域分布不均,并未能给人们提供好的农业体验机会。2014年6月,我国首个国家农业公园——兰陵国家农业公园建成开放,标志着我国已经开始进行现代农业公园建设的有益探索。公园占地约4.13万hm2(62万亩),总投资30亿元,规模和资金量之大在国内外均无先例。公园致力于农业示范推广、科技培训和生态观光旅游,其功能全面、并有多个分区,是中国乡村休闲和农业观光的升级版[12],在我国传统休闲农业的基础上前进了一大步。然而,与国外和我国香港、台湾等地区的现代农业公园相比,整个公园的科研和生产性更强,而休闲游憩功能偏弱。其定位更倾向于具有观光功能的农业基地和旅游景区,而非周边居民日常的绿色开放空间。因而其活动类型和活动组织主要围绕农业观光展开,种类较少且缺乏互动。当然,这并非意味着现代农业公园不能以农业观光为特色,而是在我国未来的发展中,现代农业公园将向规模小而数量多转变。这些公园各富特色,可以是生产、科研,也可以是社交、互动。从美国、日本和我国香港等国家和地区农业公园的发展经验来看,未来伴随大型城市的不断扩张,城市建设区将毗邻农业用地,发展农业生产与休闲游憩相结合的农业公园正当其时,也是推动农业生产走高效、安全、绿色发展之路,从第一产业向第三产业转变的良好契机。需要说明的是,本文主要着眼于借鉴国内外发展较为成熟的农业公园的先进经验,对现代农业公园的活动安排和组织模式进行探究,但土地性质、公园经营等方面的议题,则有赖于更多研究的关注。


    参考文献:
    [1] 秦华,易小林.农业公园景观规划的理论与方法探析:以重庆市黔江生态农业观光园规划为例[J].中国农学通报,2005(8):282-285. 
    [2] 李倞.现代城市农业景观基础设施[J].风景园林,2013(3):20-23.
    [3] 杨政水,王锋,黄静.城市农业公园的休闲需求分析[J].安徽农业科学,2014(11):3316-3318.
    [4] 农业部关于印发《全国休闲农业发展“十二五”规划》的通知[J].中华人民共和国农业部公报,2011(8):41-46.
    [5] 刘明国.中国休闲农业现状、前景与政策趋向[J].小康,2014(14):75.
    [6] 徐晞,刘滨谊.美国郊野公园的游憩活动策划及基础服务设施设计[J].中国园林,2009(6):6-9.
    [7] 王靖.谢尔比农庄公园,孟菲斯,田纳西州,美国[J].世界建筑,2010(1):44-47.
    [8] Udall D, Rugen L. From the inside out: The expeditionary learning process of teacher change[J]. Phi Delta Kappan, 1997, 78(5): 404.
    [9] Allen J P, Kuperminc G, Philliber S, et al. Programmatic prevention of adolescent problem behaviors: The role of autonomy, relatedness, and volunteer service in the Teen Outreach Program[J]. American Journal of Community Psychology, 1994, 22(5): 617-638.
    [10] Shelbyfarmspark[EB/OL]. [2015-02-10]. http://www.shelbyfarmspark.org/ongoing-projects.
    [11] Malabarfarmpark[EB/OL]. [2015-02-13]. http://www.malabarfarm.org/park-info-and-maps/hiking-trails.说
    [12] 卞文志.因创意而生机盎然的兰陵国家农业公园[J].农产品加工,2013(10):69.

    (编辑/王媛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