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园林
期刊搜索:
  • 当期推荐
  • 期刊检索
  • 目录索引
  • 业界新闻
  • 投稿须知
  • 广告服务
  • 友情链接
  • 联系我们
  • 返回首页
远程稿件处理
期刊杂志

    基于绿色基础设施空间转译的村镇绿地分类体系探索

    关键词:风景园林;绿地;村镇绿地;绿地分类;绿色基础设施空间结构;转译

    Key words:landscape architecture; green space; green space of villages and towns; green space classification; green infrastructure spatial structure; translation

    摘要:绿地分类是绿地系统规划研究的基础工作,对于中国方兴未艾的村镇绿地系统规划研究实践来说,推动适合我国村镇发展实情的村镇绿地分类研究可谓迫在眉睫。绿色基础设施理论作为一项强调土地最优化利用和追求功能效益最大化的规划理论,可以对我国村镇绿地系统规划研究给予有益的指导。尝试跳开城市绿地分类的传统体系,提出“基于绿色基础设施空间转译”的村镇绿地三级分类体系。既融合了绿色基础设施理论连接性、尺度协调性和功能复合性等先进理念,又能与我国村镇实际有较为紧密的结合。

    Abstract:Green space classification is the basic work of research on green space system planning. For the unfolding research practice of green space system planning of villages and towns in China, it is extremely urgent to promote the research on green space classification of villages and towns which is suitable for the development of villages and towns in China. As a planning theory which emphasizes land optimum utilization and functional benefit maximization, green infrastructure could provide a guidance for green space system planning of villages and towns. This paper attempts to propose a three-stage classification system of green space in villages and towns based on the theory of green infrastructure space translation, rather than the traditional system of city green space classification. Not only combining advanced theories such as the connectivity of green infrastructure, scale coordination and the compound character of function, this paper also connects with the actual situation of villages and towns in China closely.

    内容:1  村镇绿地分类研究综述
    绿地分类是按照一定的标准将绿地进行分门别类,以便更好地进行绿地的规划、管理工作,充分发挥绿地的各项功能作用。所以,绿地分类既是绿地系统规划研究的基础工作,又是绿地系统规划建设工作开展的前提条件。绿地的分类在绿地系统研究中占有重要地位,贯穿于现状及规划的始末,是保证规划实效性的一根主线。
    当前中国村镇人居环境建设面临诸多挑战,村镇绿地系统规划已经开始了相关理论研究和实践,但专门针对村镇的绿地分类研究并不多。从已有的行业规范和研究成果来看,专门将村镇绿地进行分类的主要有:《镇规划标准》(GB 50188-2007)①中,将镇(乡)区的绿地划分为公园绿地G1和防护绿地G2。《村庄与集镇绿地分类标准》(征求意见稿)中提出将镇绿地分为TG1公共绿地、TG2防护绿地、TG3附属绿地、TG4其他绿地4类,将乡和村庄绿地分为VG1公共绿地、VG2防护绿地、VG3住宅绿地、VG4公建绿地、VG5道路绿地和VG6其他绿地6类。朱雯等从村镇绿地的特点出发,将村镇绿地分为5类[1]:生产生活绿地、附属景观绿地、公共休闲绿地、农林防护绿地、自然生态绿地。文彤将村庄绿地分为3类[2]:公园绿地、环境美化绿地和生态景观控制绿地。杨宏波依据绿地功能、特点等,将村镇绿地分为生产绿地、附属绿地、公共游憩绿地、防护绿地和自然生态绿地[3]。近几年由于城乡一体化的发展趋势,有学者从市域绿地的角度出发提出涵盖村镇绿地的分类标准,如李敏提出将市域生态绿地分为农业绿地、林业绿地、游憩绿地、环保绿地、水域绿地5类,村镇绿地包含其中;刘立国从市域空间角度对其中的镇、乡村绿地分为绿化用地、生产防护绿地、湿地及水域、农林种植地、牧草地和闲置地6类[4]。
    可以看出,各研究尝试从不同角度对村镇绿地进行了分类体系建立,但从研究成果来看,还是多以城市绿地的传统功能为出发点进行村镇功能的梳理,这与村镇的现状条件及实际情况并不相符,导致其对村镇的绿地建设起不到实际指导意义。一些学者在城市绿地系统研究范畴中提出了市域绿地规划的概念,似乎涵盖着村镇区域的绿地,但还是以城市绿地为分类重点,在村镇绿地系统规划工作中操作性不强,对实际的指导意义也不大。

    2  村镇绿地功能多样性与特殊性
    2.1  村镇绿地
    本文将村镇绿地定义为:镇(乡)一级空间范围内,存在于乡镇、村庄居民点内外的,以自然植被、人工绿化覆盖区或农业生产区域(果林、农田等)绿化覆盖区为主要存在形式,承担游憩、生态保育、农业生产、乡村景观、防护安全、防灾避险等多种功能的绿色空间[5]。村镇绿地具有重要的生态、游憩、文化、经济和艺术价值,是大自然生物多样性保护的重要场所,也是改善村镇人居环境的主要实施空间。
    2.2  村镇绿地功能的多样性
    绿地功能是绿地分类的主要依据。把握绿地的功能属性,村镇绿地的规划建设将更加实际和实用。同时也能让村镇绿地的规划、建设和管理部门根据其功能属性进行的工作更加具有针对性。
    村镇绿地不同于城市绿地,村镇绿地是基于一个系统相对稳定、结构相对完整、内容相对丰富的自然大环境,而城市绿地处在一个相对完全人工的环境。同时构成要素与以人工营建为主的城市绿地不同,村镇绿地多以自然状态下的绿地为主,组成要素更加复杂多样。所以村镇绿地功能的多样性体现在除了为村镇居民绿色休闲活动服务之外,还承担着有别于城市绿地的农业生产、自然资源保存、生态环境保护、乡村景观保护、乡土文化遗产保护等功能,同时能够反哺城市,为城市居民提供乡村游憩、科普教育等诸多功能。所以在当今城乡一体化建设的新形势下,村镇绿地还在某种程度上发挥着促进城乡统筹的重要职能。
    2.3  村镇绿地的特殊性
    1)要素多元。
    村镇不同于城市,其人口密度较小,居民点散布在大自然中。村镇整体的植被资源充足,绿地的组成要素也十分丰富多样。居民点建设用地内的人工绿地仅仅是很小的一部分,村镇绿地还包含建设用地以外的,更大空间域内的生态型、生产型绿地。它们共同构成了村镇体系下的完整的绿地体系。
    2)功能多样。
    村镇绿地要素的多元直接决定了其所承载的功能更加多样。有别于城市建成区绿地的一些基本功能,村镇绿地的功能涵盖更广,与城市绿地功能侧重点也不一样。村镇绿地在维护乡村自然基底的生态平衡和创造乡村多样性景观、改善气候、保护环境等方面的功能更加突出。
    3)空间广域。
    当前按照城市总体规划的用地分类,城市的绿地规划建设基本是在建设用地之内探讨,但从村镇绿地的要素分布和功能结构等方面来看,村镇居民点建设用地之外的广域绿地系统在维护村镇生态系统平衡、塑造村镇特色景观、提供休闲游憩活动空间、保护历史遗产和文化资源等方面都发挥着更加重要的作用。所以村镇绿地的研究空间呈现出“绿色为底,建设用地填空”的大格局。
    4)层级复杂。
    按照本文对村镇绿地概念的理解,村镇绿地涵盖了镇(乡)域大环境、各居民点(乡村集镇和村庄)不同层级下的内容,其包含传统建设用地内小尺度的绿地和建设用地之外的绿化生态大环境。2个层级有机融合,紧密联系。绿地分类应该与村镇绿地特殊的层级相协调,进行统一分类,以便于进行统一的绿地调查、统计汇总等工作,为绿地规划和管理奠定基础。

    3  绿色基础设施理论与空间结构
    3.1  绿色基础设施理论
    绿色基础设施理论源于20世纪90年代的美国。其概念从传统的灰色基础设施延伸到绿色空间体系中而衍生出来,它提出了建立一种将绿色空间视为人类赖以生存的基础的概念,构建一个服务于生态环境、社会大众和经济发展,兼顾人类和自然之需的土地利用支撑体系,也是人类社会发展不可或缺的基础设施,在发展过程中要优先予以对待。该理论运用在绿地研究中,更加强调绿地所承载生命体系的关联性与可持续性[6]。
    3.2  绿色基础设施空间结构
    绿色基础设施理论的核心是将城市开敞空间、湿地、森林、野生动物栖息地和其他维持原生物种、自然生态过程、保护空气和水资源的自然区域以及其他保护区域共同组成一个相互连接的绿色网络[7]。绿色基础设施在空间上是以网络结构存在,其基本的支撑体系包含中心控制区(Hubs)、连接通道(Links)和场地(Sites)。
    1)中心控制区。
    中心控制区是绿色基础设施网络系统的核心面域,是系统核心区域的汇总,承担着多种自然过程的作用,也是整个大系统人类、动植物和生态过程的中心。这些核心区域可为乡土动植物提供空间。
    2)连接通道。
    连接通道在整个绿色基础设施系统中扮演着连接的作用。在自然层面,对于维持系统生态过程和野生生物种群的健康、多样性起着至关重要的作用,在人类社会层面,也构建起保障生活生产的连接廊道。它将整个系统紧密地连接起来,使绿色基础设施网络得以正常运转。
    3)场地。
    场地是绿色基础设施系统中相比中心控制区较小的区域。规模、所占空间和承担功能等方面虽然不及中心控制区,但它们也是整个绿色基础设施系统网络结构中的有机组成部分,保障了整个系统的稳定与和谐,对系统的生态、社会等价值具有重要的贡献。场地包含小型的生物栖息地、城市社区小型绿地空间等。

    4  绿色基础设施理论下村镇绿地分类的可行性
    运用绿色基础设施理论指导村镇绿地分类的研究,其核心是将绿色基础设施理论与我国村镇绿地实际情况相结合,综合考虑绿色基础设施理论的先进性与科学性,以及我国村镇绿地的基本特征。笔者认为绿色基础设施理论可以对我国村镇绿地的科学分类提供理论依据,应用前景广阔。
    1)绿地分类走向体系大空间。
    村镇绿地分类应将村镇建设用地内部与外部的绿地充分结合,这样才能很好地适应村镇绿地有别于城市绿地的空间特征与功能特性。绿色基础设施网络结构正是联系村镇内外,构建绿色基底的空间载体。在内外联系的空间整体基础上进行绿地分类,可以打破空间界限,为制定整体统一的绿地分类体系奠定空间基础。
    2)村镇绿地要素多元与功能多样的体现。
    从村镇绿地的特殊性可以看到,体现绿地类型的综合性、绿地组成要素的多样性和绿地资源间的联系性应该是村镇绿地分类的关键。绿色基础设施网络结构的空间结构突破过去以点为空间的绿地布局方式,强调了村镇立地条件下绿色资源的整合,以此网络空间为基础进行功能划分能够更加全面体现绿地要素的多元,让绿地分类更加科学合理。
    3)绿地各功能特征的明晰与相互协调。
    绿色基础设施的构建不仅强调绿地的空间联系,更加强调绿地多种功能的协调与整合。中心控制区作为绿色空间建设的核心基础,其强调绿色基底的保护与建设。连接通道则作为重要的联系沟通,其规划与建设更加强调线性空间的完整性和延续性。而节点则作为绿地系统的基本单位,依靠连接通道有机串联,共同构建绿色网络空间。所以绿色基础设施理论指导下的村镇绿地分类可以充分体现村镇绿地功能的综合与协调,这也将为后期绿地建设提供更加科学的指导与理性依据。
    4)与村镇规划建设各类上位规划的协调。
    目前我国村镇层级下的规划包含土地利用规划、镇规划、村庄规划等,这些都是指导村镇绿地建设的上位规划,绿色基础设施理论下的村镇绿地分类更加强调村镇绿地的实际功能和空间属性,这也有助于和我国城市规划、土地利用规划和城市绿地规划等其他规划之间进行有机的衔接和整合,也便于我国村镇园林规划部门的实际操作。

    5  基于绿色基础设施空间转译的村镇绿地分类体系构建
    5.1  空间转译
    “转译”基本释义也为“翻译”,从语言信息角度理解,即将一种语言翻译成另一种语言。“转译”功能近些年在建筑、规划领域得到了广泛运用,建筑师或规划师从现实中提取信息,将其转变为专业语言直接参与到规划设计操作中,正逐渐成为规划设计中使用现实信息的新方式[8]。
    在风景园林规划设计中,“转译”的运用同样可以为相关研究提供另外一条思路。转译现实信息的研究方法能够让风景园林专业突破既有思维框架与研究方法对外来要素信息进行开发利用,一方面丰富了风景园林自身的学科构成,另一面能够搭建起专业与其他新理论、领域研究之间的联系。
    5.2  绿色基础设施空间的村镇绿地功能转译
    我国村镇绿地规划建设方兴未艾,绿色基础设施理论作为一项强调土地最优化利用和功能效益最大化的规划理论,可以对绿地系统规划实践给予有益的指导,能够为我国急需开展的村镇绿地规划研究提供一套新的理论方法和一种新的思考方式。
    本研究希望总结过往村镇绿地分类的相关研究成果,突破当前多以城市绿地分类体系为模板的村镇绿地分类模式,另辟蹊径,尝试将绿色基础设施理论的空间要素进行“村镇绿地功能转译”,充分利用绿色基础设施空间结构的优越性,对应“村镇绿地功能”提出新的村镇绿地分类方法。
    绿色基础设施空间转译的关键在于梳理结构信息与村镇绿地功能的对应关系,构建合理的转译体系。绿色基础设施构建的一个功能复合的绿色空间体系是以绿色网络结构的空间形态为主要体现,也成为村镇绿地的布局空间和功能展示平台,其应该成为功能分类的对象。对其进行空间信息提取可以看到,绿色基础设施网络结构的中心控制区、连接通道和场地三大要素,虽然是以结构类型为基本线索进行分类,但在村镇绿地空间下进行绿地功能的对应可以看到其中的关联性,中心控制区作为绿色基础设施网络结构的核心,也是村镇绿地资源中面积最大的部分,承担着生态保育、农业生产、综合性绿色游憩等功能。连接通道则将村镇居民点建设用地内外空间联系在一起,其生态、游憩功能的连通和基本的防护是作为村镇绿地连接通道的主要功能。而场地主要针对的是村镇体系下各类居民点(乡镇和村庄)建设用地内部的,相对中心控制区规模较小的,供居民游憩的休闲绿地空间。功能的对应能够让绿色基础设施空间信息得到合理的转译,同时也能更好地将抽象的绿色基础设施空间结构在村镇绿地功能体系评估中体现出不同结构要素在规模、功能及建设方式的差别。在此方法指导下的村镇绿地分类研究中,不但能够充分维持绿色基础设施网络结构三大空间要素的合理存在,体现其有机连接关系,也能够将绿色基础设施空间的村镇绿地功能体现得更为具体,贴近村镇实际,最终让绿色基础设施结构发挥综合效益。另外这样的空间转译也为后期评价绿色基础设施功能服务,以及定量化分析绿色基础设施效益提供了依据。最终目的是找出一条合理途径推动新的村镇绿地分类融入我国当前规划机制,并为有效应对新的规划诉求创造有利条件[9]。
    5.3  基于绿色基础设施空间转译的村镇绿地分类体系
    将绿色基础设施理论与村镇绿地实际功能进行融合,站在绿色基础设施网络结构的空间协调与功能复合的角度,充分衔接我国目前按照绿地主要功能进行分类的特点,提出了村镇绿地的3级分类体系(表1)。
    5.4  分类要点
    1)本分类体系共包含3个层级,同一层级之间要素是并列关系,不同层级类别之间存在着隶属关系,即每一大类包含着若干并列的中类,每一中类也包含着若干并列的小类。
    2)以绿色基础设施网络结构组成要素为绿地一级分类(大类)依据,对应村镇绿地共分为3个绿地大类:中心绿地、廊道绿地和节点绿地。二级分类则针对一级分类中的单个类型,依照承担的村镇绿地各项功能进行第二级(中类)分类。三级分类(小类)则参照《土地利用现状分类标准》等规范和标准,以村镇绿地组成要素和内容进行第三级(小类)分类。需要说明的是,由于我国幅员辽阔,不同区域的村镇自然环境和资源条件差异较大,本分类体系只将一些常见的、共性的内容进行列举。
    3)本分类体系使用英文字母、英文字母下行小字符和阿拉伯数字3个混合型代码表示分类体系。
    大类采用英文AB形式表达。左边大写字母用绿地英文green space的第一个字母G表示,大写字母右下角下标用绿色基础设施网络空间结构组成要素:中心控制区hubs首字母H、连接通道links首字母L和场地sites首字母S表示。如:中心控制区(中心绿地)用GH表示。
    中类采用AB-C形式表达,以绿色基础设施网络结构下的村镇绿地主要功能为依据,在大类代码后增加代表功能的英文(生态ecology、农林生产farming、游憩recreation、防护protection、附属attached等)的第一个字母,如:中心绿地类型下的生态绿地用GH-E表示。
    小类采用AB-C(N)形式表达,是在中类后增加阿拉伯数字表示不同类型,如GH-E1代表生态保护绿地GH-E中类下的一种绿地类型——林地。

    6  分类体系与相关用地分类的对接
    6.1  与《城市用地分类与规划建设用地标准》的对接
    基于村镇绿地的分布空间特征,从城乡统筹角度看,在我国城市规划区内的村镇属于《城市用地分类与规划建设用地标准》(GB 50137-2011)的城乡用地范围的一部分。
    本研究所建立的村镇分类体系中,中心绿地GH和廊道绿地GL(村镇各居民点建设用地范围外的部分)这两大类中的各中类与城乡用地分类中的非建设用地E大类中的农林用地E2和其他非建设用地E9进行对接。而廊道绿地GL(村镇各居民点建设用地范围内的部分)和节点绿地GS两大类下的各中类则与建设用地H中的城乡居民点建设用地H1的内容进行相应的对接(图1)。
    6.2  与《镇规划标准》的对接
    《镇规划标准》主要适用于全国县级人民政府驻地以外的镇规划,乡规划可按本标准执行。村镇绿地空间属性上与所在镇行政管辖空间保持一致。本研究所提出的村镇绿地可以直接与《镇规划标准》进行对接。
    中心绿地GH和廊道绿地GL(村镇各居民点建设用地范围外的部分)与镇用地分类中的水域和其他用地E进行对接。中心绿地GH中的公共游憩绿地GH-R如果在镇建设用地内,则可与镇用地中的绿地G进行对接。区别于建设用地范围外的部分,廊道绿地GL(村镇各居民点建设用地范围内的部分)与镇用地分类中的绿地G(公共绿地G1和防护绿地G2)进行对接。而节点绿地GS两大类下的各中类与镇用地分类中的绿地G大类中的公共绿地G1、防护绿地G2和其他建设用地的附属绿地空间内容进行相关内容对接(图2)。

    7  总结与讨论
    虽然我国村镇绿地系统规划建设工作尚处于起步阶段,但目前已经引起了风景园林学术界的广泛关注。如何跳开城市绿地规划建设的思维,更加科学理性且切合实际地推进我国村镇绿地规划建设相关工作至关重要。
    村镇绿地分类作为绿地系统规划研究与实践的基础工作,更应该加强其相关研究。本研究希望能够抛砖引玉,尝试跳开传统城市绿地分类框架,以绿色基础设施理论为指导,结合我国村镇绿地实际,提出基于绿色基础设施空间转译的村镇绿地分类体系。
    1)从分类体系内容上看,这是以绿色资源有机整合构建支撑基底为基本理念的绿色基础设施理论融入我国村镇绿地实际的具体体现。第一级分类以绿色基础设施网络结构类型为依据,积极通过村镇绿地支撑网络将村镇各类绿色资源进行有机联系和统筹协调,保证在该分类体系下村镇尺度空间的完整、绿色资源的综合和绿地功能的全面。同时,绿色网络空间类型的下一层级都拥有多个二级分类内容,充分彰显了网络空间要素对村镇绿地功能的呼应与对接,保证了分类的科学与村镇实际的结合。
    2)从分类体系操作上看,分类体系既融合了绿色基础设施理论中功能复合性、网络连接性、尺度协调性等先进理念,同时分类又充分结合村镇的资源条件、土地利用类型和建设用地类型等,这样就可以与我国村镇现行的镇规划、土地利用规划进行有效的对接,让该分类系统具有较强的可操作性。
    3)从后续建设指导上看,此分类不仅仅是为了“分类”而分类,还为下一步尝试村镇绿地系统的理性规划与科学建设提供依据,奠定基础。通过基于绿色基础设施空间转译的绿地分类体系让村镇绿地系统规划在现有定性研究的基础上有了定量化分析的可能(包括中心控制区面积、斑块连接度、连接通道数量和宽度等信息),同时也为后期村镇绿地系统规划的评价、规划实施等诸多工作提供了更加理性的数据化评价条件。
    但是需要说明的是,绿色基础设施理论毕竟还是一个理论,是否能够与我国村镇绿地实际需要相融合尚不能下定论。如何运用其解决我国村镇绿地发展建设问题目前也正在积极探索中。所以笔者也仅仅是希望通过此探索研究为目前我国较为欠缺的村镇绿地系统规划方法的改进与更新提供一条新的思路,也为解决现阶段我国村镇绿地的诸多问题提供一个参考的解决途径。

    注:文中图表均由作者绘制。


    参考文献:
    [1] 朱雯.镇村一体化绿地系统规划初探[D].重庆:西南大学,2009.
    [2] 文彤.镇(乡)村绿地分类研究[J].中国园林,2010(7):74-76.
    [3] 杨宏波.镇村绿地系统规划研究[D].郑州:河南农业大学,2011.
    [4] 刘立国.以城乡统筹为导向的绿地分类探讨[C]//2010中国城市规划年会论文集,2010.
    [5] 张云路,章俊华,李雄.基于构建“美丽中国”的我国村镇绿地建设重要性思考[J].中国园林,2014(3):47.
    [6] Benedict M A, McMahon E T. Green Infrastructure: Smart Conservation for the 21st Century[J]. Renewable Resources Journal, 2002(3): 45.
    [7] 吴伟,付喜娥.绿色基础设施概念及其研究进展综述[J].国际城市规划,2009(5):67.
    [8] 郝铭.建筑设计中的现实信息转译[J]. 河南建材,2010(4):145.
    [9] 周聪惠,金云峰. “精细化”理念下的城市绿地复合型分类框架建构与规划应用[J].城市发展研究,2014(11):118.

    (编辑/曹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