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园林
期刊搜索:
  • 当期推荐
  • 期刊检索
  • 目录索引
  • 业界新闻
  • 投稿须知
  • 广告服务
  • 友情链接
  • 关于我们
  • 返回首页
远程稿件处理
期刊杂志

    乡土方言的在地性——三峡沿江“水码头”景观的语言学解析

    关键词:风景园林;人文景观;三峡;水码头;方言;在地性

    Key words:landscape architecture; human landscape; Three Gorges; water wharf; dialect; locality

    摘要:乡土景观是一种特殊的方言景观,而“文化物种”则是其可阅读的景观“文本”。通过语言学的视角从语境、语汇和语法、语义等几个方面对三峡沿江水码头现象进行分析,认为作为地域“内在者”所书写的方言景观往往出于生存的需要,并且与地域内特定的自然语境与社会语境相关联而呈现出在地性特征,以促进后三峡时代沿江城镇景观营建对日常生活的回归。

    Abstract:Vernacular landscape is a special dialect landscape, and it regards "cultural species" as its readable landscape text. To view from the perspective of linguistics, the paper analyzes the water wharf phenomenon through the aspects of context, vocabulary, grammar and semantics, and maintains that the dialect landscape written by geographical "insider" is coming from the survival needs. Furthermore, the locality characteristics which derive from the interaction between local nature and social context speed up the town landscape's return to daily life in the Post-Three-Gorges Time.

    内容:“人造环境与语言相似,它们都具有塑造、形成、定义、提炼和升华感性和感觉的能力和作用,还可以扩展和加深人们的意识”[1]。在中国文化景观的语言体系中,如将反映礼制秩序和审美的“设计景观”(designed landscape)视为标准语的话,那么其具有风俗性和地方性特征的“有机进化景观”(organically evolving landscape)则是非标准语①。相对于前者,这些由地域“内在者”(insider)②所书写的方言景观往往出于生存的需要,并且与地域内特定的自然语境与社会语境相关联,从而呈现出“百里而异习,千里而殊俗”的物种差异和意义出入。因此,解读这种方言景观中深层的规则体系,意味着必须选择一个可阅读的方言景观“文本”,将其置于原始环境中去考察“文化物种”③的在地呈现,才能理解原初语境下方言景观形式与意义的时空关联。

    1  三峡沿江水码头现象及语境
    “水码头”是长江三峡沿江城镇特有的一种人文景观现象和文化物种④。三峡地区具有“八山半水一分田,半分道路和庄园”的典型山地特征。在现代交通体系形成之前,山高坡陡、重峦叠嶂和茫茫林海的山地阻隔造成陆路交通极为不便,而自西向东贯通的长江及其支流纵横交错所构成的水网使得三峡先民们的活动集中于这“半分水”之上。大江大河交汇成大码头,支流及小河交汇成小码头,长江及其支流水码头数量的大小与多寡决定城镇的兴衰,从而形成“场镇滨江者繁盛,山市小而寂”的文化地理局面[2](图1)。
    相对于三峡沿江各城镇“八景”现象所反映的自然环境意象以及“九宫十八庙”现象所反映的社会环境意象不同,三峡沿江水码头侧重于展现城镇临江地段自然环境与日常生活相互交叠融合的市井意象。这种典型的传统滨水公共区域是巴渝“码头文化”的物质载体,既包括盐、米、煤、人等客货码头,亦涉及挑水、淘米、洗衣等生活码头及城镇之外的乡村野渡,汇集着三教九流的社会关系和衣食住行的生活功能,塑造出巴渝地区丰满的地方景观形象[3]。


     2  “天地、人、神”的在地语汇
    乡土景观语汇是方言景观“文本”的构成要素,它是某个历史时期景观符号的聚合体,既包括门窗户牖等基本语素,也包括亭台楼阁等由语素组成的词或是院落这类固定的短语。三峡沿江水码头的乡土景观语汇极为丰富,既涉及山地城镇中厚重的历史文化背景、复杂的自然环境,同时还涉及纷繁的空间形态以及多元的社会关系,共同交织成山地城镇滨水公共空间的市井生活百态。按照中国传统文化要素“天地、人、神”的三方关系划分,主要包括涉及天地的自然景观语汇,涉及人生活、生产、交通的景观语汇,以及涉及神的信仰的景观语汇几个主题方向(表1)。这些结坊水居、揖桨塞江、百物萃聚、商贾云集的主题场所构成了三峡地区水码头的繁荣景象。并且这些乡土景观语汇都极具地方特色,仅江边停靠船只一项,就有数十种之多,根据来源地、载物及形状的各异,有尾小上翘的巫山小辰驳子、宽头窄尾的万县麻秧子、尾宽上勾的綦江三板船、头尖尾细的眉州半头船以及头小腹大的泸州中元棒等[4]。

    3  “时空连续统”的在地语法
    语法是语汇的组合规则。但这种隐形、透明的法则,往往可以感应而不可触摸。相对于现代景观语法中“功能决定形式”的工具理性逻辑,方言景观的词法、句法和修辞等语法规则总与具体的天时、地利及人和相关,通过对乡土语汇要素的组织和安排呈现出在地性的“时空连续统”(space-time continuum)①,从而具有“顺其自然而成其所以然”的整体涌现和自组织特征。
    3.1  因形就势的场地空间
    “言语意义是在上下文和语境中体现出来的,总是和特定的事物、特定的内容相联系的”[5]。地域内特定的自然资源和物候是方言景观语汇组织的场地逻辑,而三峡沿江水码头显然是这种形态学(morphology)逻辑下对特定地形的锚固(anchor)。码头往往选址于回水地段,码头与场镇交接的场口往往位于沿江地势较高的台地和坡地之上,除了防洪功能的考虑之外,开阔的坡地也便于观察船只动向。例如长寿扇沱场就是天然扇形的静态良港,常常一夜之间停泊数百艘船只,其他的诸如巴县麻柳场、万州小周场、云阳复兴场、奉节平安场等无不如此[3]。
    三峡沿江水码头这种依山傍水的场地特征,自然就产生了码头空间在峡谷地貌下因形就势的适地性语法,将丰富多元的巴渝乡土景观语汇组织成为一个层层递进的空间序列。就三峡地区沿江场镇码头区域的空间构成来看,一般分为驳岸、滩涂和场口3个层次(图2)。驳岸分布着各种泊船、趸船、栈桥等近水设施,是客流上下、货物装卸的口岸,往往具有百舸千帆、舟楫如蚁、桴伐熙攘的繁忙景象,临水处码头搬运工、船工、渔民的“船居”亦是其特色之一;滩涂是驳岸与场口间季节性水位变化的区域,往往是一片开阔地带,既有利于减缓夏季洪水对场镇的侵袭,同时也便于枯水期形成季节性的河街和客货集散地;场镇与滩涂之间存在着较大的高差,人流、物流由宽大的石梯拾阶而上就是场镇的入口,一般称之为“上场口”,场口是场镇的门户,往往由牌坊或寨门这类标志性景观来寓示场镇的内外区分,进入场口之内,就进入了场镇中围绕码头功能建造的街房、民居、公共建筑等砖石、砖木建筑组团形成的稳定性空间,既包括靠江岸处开敞台地的王爷庙等大型的公共建筑,又包括客栈、酒馆、茶铺等商业服务设施。
    3.2  因时应事的当地时间
    在中国传统的哲学思想里,往往是“时间节奏率领着空间方位以构成我们的宇宙”“以时率空”的“微型宇宙”①呈现是传统人居环境中典型的空间语法[7]。三峡沿江水码头通过自然和社会语境分隔的当地时空,正如先秦《击壤歌》“日出而作,日入而息”所描绘的传统农耕生活一样,其空间活动同样是一个随日月交替的时间轮回。“白日里千人拱手,入夜后万盏明灯”的民谣就是三峡沿江水码头持续而又有规律的时间境象(timescape),白天无数船工吼着“川江号子”划桨(常为拱手的姿态)靠岸,入夜船工、纤夫、力夫等众多码头从业者通宵达旦聚于酒馆喝酒、划拳、玩牌,循环交替而又周而复始。
    因循季节、农时和水位变化组织场地活动亦是三峡水码头“以时率空”的方言语法。滩涂在夏秋洪水期常常淹没于江水之中,每年10月至次年5月的枯水期,是这块区域最为热闹和繁忙的时间。秋后的农副产品、山货大量堆放在江岸等待马帮和挑夫转运,农闲的木匠、铁匠、篾匠、搬运工聚集在码头搭棚、修船、造船,其他如船主、商人、货主等各行各业不同身份的人汇聚于此,自然就形成了季节性的商业需求,直接将场镇的中心转移至河滩,如面馆、酒馆、茶铺、客栈、货栈等临时搭建的茅舍、竹棚和吊脚楼组团形成河街和集市,虽无场镇之名,但有场镇形态之实的季节性河街成为巴渝地区沿江场镇的一大特色(图3)。

    4  “伦常日用”的在地语义
     “一个文化意义的产生与再创造是透过作为表意系统(systems of signification)的各种实践、现象与活动”[8]。方言景观为乡土社会“生于斯、长于斯”的“内在者”所共有,其形式和意义并未超越现实的时空,而是本着“伦常日用,工商耕稼”的乡土智慧,出于生活、生产的实际需要自发创造和形成的,而非皇陵、宫殿等官方景观语言对于象征与不朽的刻意追求。在方言景观历史性的形成与演化过程中,“能指”(signifier)与所指(signified)的意指关联并非是瞬时生成的过程,而是呈现出“意与象通”的长期在地“濡化”,前者是“随形赋意”的生成,后者是“寓意于象”的转化。
    4.1  随形赋意的语义生成
    方言景观“可意象”的物质空间形态和非物质空间形态,其构成形式与外显特征源自于约定俗成的文化内涵和意义。这种意义往往是“地域环境和人文精神的景观同构,它的每一个要素在整体上都有一个相关的功能,并且与人的思维和行为方式,与自然和文化生态的背景息息相关”[9]。高山深谷的地域环境与坚坚顽强、悲怆乐观的山地民族气质演化为三峡沿江水码头独特的山地滨水意象。“与环境为友”的生态适应性反映在选址、空间布局、路径组织、建筑形态、营建工艺、乡土材质等方方面面,并且在历时的过程中赋予“接地气”的现实人文意义。例如“天时不如地利”的朝向选择。但凡码头区的房屋,皆以依山面江为第一要旨,而非平原地区的“坐北朝南”,而场镇场口和道路必定是面向上游水面,从而通过“危楼悬柱”的吊脚楼以顺应山势等高线,形成“重屋累居”的壮观景象,如《云阳镇志》中“依山临江,地无寻丈之平,圜圜栉比,皆因势高卑,缚架楼居,牵萝诛茅,僦基附构,接密无罅”的描述。其实两者都是为了便于以水为生的先民们观察江面船只,但这种基于“了望-庇护理论”②的场地适应性通常用“金生水”的风水之说赋予其财源广进的意义,将形式转化为象征。
    “场地是与人相联系的物质空间,只有被赋予来自地域的文脉意义之后才能成为场所”[10]。实际上,巴渝沿江水码头方言景观“随形赋意”的形成过程亦是从空间到场所的人文化过程(表2)。乡土景观语汇的形式之初都是源自先民们凭借地方性资源“靠山吃山,靠水吃水”的物质功能需要,当人们通过周而复始的生活、生产活动与环境建立联系时,这种物理的空间环境亦转化为在地的场所认同,并赋予关键语汇传说、神化以增加其神性,从而形成场所精神。例如巴渝沿江地段岩多土薄,往往大树稀少,唯有少量黄桷古树,往来的船夫、行商常在此遮阴纳凉,经年累月的人地关联之后慢慢将黄桷树扎根贫瘠而树繁叶茂的生机与三峡沿江先民坚韧乐观的精神融合为经久的生命律动,使古树具有灵性从而成为民众祈愿祭祀的精神信仰和码头的标志。
    4.2  寓意于象的语义转化
    方言景观为同一文化群体成员所有,因而具有“主体间性(inter-subjectivity)”③的共同性与共享性,表现为乡土社会成员对方言符号以及所代表意义的一致性领会和熟练运用。在很大程度上,这种符号与意义的运用是基于血缘、地缘、业缘和志缘等不同社会团体之间的“集体记忆”来维持。如果说乡土景观方言语义的形成阶段是“形式决定意义”的被动环境适应的话,那么其成熟阶段的应用则是通过“意义决定形式”的主动转化。先民们将乡土景观作为载体和媒介,在方言景观营建过程中有意识地将他们的世界观、信仰和期望通过“寓意于象”的方式进行象征和同构,从而产生了大量“有意味的形式”。
    相对血缘之宗祠、地缘之会馆,三峡沿江水码头反映业缘关系的王爷庙最具有代表性,是“码头文化”崇义尚利的集体信念的集中呈现。古时三峡高山峡谷,滩多水急,行船于险滩激流之间极为不易,每一趟行程都充满凶险。同时,围绕水路航运生存的船主、行商、纤夫、船工、轿夫等形成的各种组织和派别盘根错节,常因利益纠葛而产生冲突,极难管理。为了祈求神灵庇护以逢凶化吉,同时协调各种团体的利益冲突,侍奉龙王、水神等分管江河神灵的王爷庙由此产生。三峡沿江场镇凡有码头处,必有王爷庙(表3)。其往往位于场镇上游的“场口”上最显要的位置,建筑形制和规模因场地限制通常不大,出于对神灵的尊崇通常采用砖木结构,而非码头区常见民居的竹木捆扎,这显然是一种基于文化决定论的结果。王爷庙厚重宽大的牌坊直接面江,是顺流而下的船只最先看到的场镇建筑,其独特的外观成为进入场镇空间最好的标识(图4)。此外,三峡沿江城镇水口处的文峰塔亦承载着类似的功能,它们往往位于码头对岸的案山之巅,承载着兴文风而“发科举”的象征和寓意,其符号的能指与所指映射出乡土社会中共同的志缘关联。

    5  结语
    剪不断的是乡愁,回不去是故乡。随着社会的现代性演进和三峡工程的建设,承载着乡土记忆的三峡沿江水码头大多数已经成为工业场地或者已淹没于三峡库区的水下,两岸的百万民众也已经举家迁移,“水码头”这种三峡沿江场镇特有“文化物种”正逐渐地衰微和没落。后三峡时代国际化的景观语汇充斥着沿江两岸,脱离了自然地域和社会语境的滨江景观营造失去了与“内在者”的生活对应,因无法产生场所感而沦为功能性的“电子语音”或者空泛的“官腔”。事实上,方言景观正如语言本身一样是一个开放的演进系统,尽管景观语汇在时代语境的变迁中不断地更新和演替,但是其基于在地性的景观语法结构和场所语义仍然是相对稳定的。怎样在当代三峡沿江景观营建中通过“结构保存性”转换的方言景观语法,借助于“异质”的当代景观语汇来重构“伦常日用”的现实语义,从而避免后三峡时代景观营建中词不达意的失语现象,这是一个值得探讨的问题。

    注:文中图表除注明外,均由作者绘制。


    参考文献:
    [1] 沈克宁.建筑现象学[M].北京:中国建筑工业出版社,2008.
    [2] 黄光辉,郎承诜,等.(民国)丰都县志[M]//中国地方志集成·四川府县志辑.成都:巴蜀书社,1992.
    [3] 季富政.三峡古典场镇[M].成都:西南交通大学出版社,2007.
    [4] 蓝勇.西南历史文化地理[M].重庆:西南师范大学出版社,1997.
    [5] 刘伶,黄智显,陈秀珠.语言学概要[M].北京:北京师范大学出版社,1983.
    [6] Forman H. Chongqing street scene[DB/OL].[2015-12-21]. http://collections.lib.uwm.edu/cdm.
    [7] 宗白华.美学散步[M].上海:上海人民出版社,2013.
    [8] 特伦斯·霍克斯.结构主义和符号学[M].瞿铁鹏,译.上海:上海译文出版社,1987.
    [9] 李畅,杜春兰.巴渝古镇“九宫十八庙”现象的场所性解析[J].中国园林,2015(2):115-119.
    [10] 李畅,杜春兰.明清巴渝“八景”的现象学解读[J].中国园林,2014(4):96-99.
    [11] 罗全.扇沱王爷庙[EB/OL].[2015-12-21].http://blog.sina.com.cn/s/blog_68d0c2730101141n.html.

    (编辑/刘欣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