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园林
期刊搜索:
  • 当期推荐
  • 期刊检索
  • 目录索引
  • 业界新闻
  • 投稿须知
  • 广告服务
  • 友情链接
  • 联系我们
  • 返回首页
远程稿件处理
期刊杂志

    土地形态图式语言及其应用

    关键词:风景园林;生态设计;土地形态;人文生态;图式语言;陆浑湖

    Key words:landscape architecture; ecological design; farmland form; human ecology; pattern language; Luhun Lake

    摘要:土地形态是在自然与人文生态过程共同作用下形成的文化景观。景观环境的多样性不仅决定了土地类型和人文过程的多样性,也决定了土地形态图式语言的多样性。水平空间上的镶嵌过程和垂直空间上的嵌套结构是土地整体景观的重要特征。以耕地、鱼塘和园地形态为主要类型,结合土地利用类型的特征,选取典型土地空间,初步构建了由土地形态基本单元(字)、组合单元(词)和复杂组合(词组)通过水平镶嵌和垂直嵌套形成的土地形态图式语言体系。土地形态基本图式语言共形成3大类9中类64小类的“字”、3大类9中类89小类的“词”和2大类7中类35小类的“词组”。在此基础上以河南省嵩县陆浑湖南岸为例,融合基地的自然与人文生态环境和陆浑湖功能设计,将土地形态图式语言语汇选择性应用到设计实践中,验证了基于土地形态图式语言应用的人文生态设计方法。

    Abstract:Land form is a kind of cultural landscape under the interactive historical process between nature and human. Landscape diversity not only determines the diversity of land types and human process, but also decides the diversity of pattern languages of land form. The Mosaic in the horizontal space and nesting structure on vertical space are the important features of total landscape. In this paper taking farmland, fish ponds and garden plot as the main types of land forms, according to the characteristics of different types of land use and choosing typical spaces to research, the pattern languages of land form were composed of the basic units (word), combination units (words) and complex combinations (phrases) of land form through the embedded horizontally and vertically nested process. The pattern language of land form includes 3 categories, 9 types and 64 "characters", 3 categories, 9 types and 89 "words", and 2 categories, 7 types and 35 "phrases". Based on these and combined ecological environment with the functions design of Luhun Lake of Songxian County, Henan province, through the application of selective vocabularies of pattern language to design practice, the paper discussed the humanistic ecology design methods by using the pattern language of land form.

    内容:1  问题的提出
    1.1  土地形态的景观属性:自然与人文过程统一的文化现象
    景观既具有特定视觉美学的含义,又具有限定性的空间、地段和区域地表可见景象的双重含义[1]。中国哲学“境其地”就是以土地为核心构成的自然和人文统一的“地+气”环境[2]。土地既具有自然景观的属性,又是生产资料和社会形态的载体。土地形态一方面表现出受自然环境因素的影响,又体现出人在环境中适应、改造和利用自然的文化,是在特定地区人地相互作用下长期演变过程中所形成的,承载了土地上自然与人文过程统一的文化现象。“文化景观”由自然景观通过文化群体的作用形成并关注自然环境变化中的人为因素(Carl O. Sauer)。土地形态成为“文化景观”的真实构成。自然环境和文化的多样性决定了丰富多样的土地形态及其文化现象[3]。
    1.2  土地形态的空间逻辑:土地单元镶嵌与景观的语言
    土地形态是“自然之手”与“勤劳之手”共同创造的大地景观作品[4]。体现出与自然环境的高度协调性,土地利用的科学性,土地形态存在的稳定性。在现实景观环境中,土地形态总是以最基本的形态单元存在的,在复杂性环境的影响下,土地形态单元既可以是单一的,也可以是多种类型的。单一景观环境中的土地形态单元的反复重复;复杂环境中的多种单元交替出现[5];主体环境中的扰动因素决定的偶然形态等,揭示出土地形态与环境之间具有的修正、一致、对应、从属、协调等语言规律[6],具有景观语言的基本构成(景观语汇)、景观要素的秩序(空间组织)、塑造上下文关系(景观的环境)、环境(上下文)的法则(景观语法)和景观语言应用(语用学、诗学和辩证法)等特征[7]。
    1.3  土地形态的空间序列:尺度嵌套与景观图式语言
    土地形态单元的水平镶嵌是从单元空间开始的,水平镶嵌过程的持续扩展就进一步转化成为土地形态的垂直尺度嵌套过程[8]。随着水平镶嵌规模和空间的扩大,土地形态的尺度效应发生较大的变化,从而实现了土地景观尺度的跨越。尺度跨越虽然与空间面积有关,但不是简单取决于面积,而是由尺度效应决定。尺度过程决定了从土地单元到地段,再到区域的复合过程揭示出土地形态在尺度上存在多尺度的空间嵌套逻辑和结构[9],土地形态图式语言自然也存在着尺度的转换过程和特定的景观语言嵌套结构。图式语言能够揭示土地形态的空间序列,指导土地形态的规划设计[10]。

    2  土地形态与形态图式的研究方法
    2.1  土地分类与土地形态
    根据《土地利用现状分类》(GB/T 21010-2007),生产性土地利用类型包括耕地、园地、水域及水利设施用地三大类,其中水域及水利设施用地以渔业养殖的鱼塘用地为主,鱼塘及水域形态根据其分布将其分为农田型鱼塘,河湖型鱼塘以及基塘。在耕地主导类型的基础上,结合地形和种植类型来分,将耕地类型划分为平地水田、平地旱田、坡地水田和坡地旱田。园地是指以采集果、叶、根、茎、汁等为主的集约经营的多年生木本和草本植物,覆盖度大于50%和每亩株数大于合理株数70%的土地,将园地细分为平地茶园、坡地茶园、平地果园和坡地果园。土地类型与土地形态具有内在的关系,土地类型不仅取决于自然环境,还取决于区域社会经济结构,土地类型同样对土地形态具有重要的决定作用。
    2.2  图式原型与图式语言提取方法
    土地形态图式语言研究是选取现有的遥感影像图,对其进行判读和图式提取,主要研究对象是不同文化景观空间、不同地域类型、不同地貌特征以及不同农业生产方式下的平面形态各异的生产性土地[11-12]。图式原型选取的标准为:1)研究区域的本底自然环境应具有多样性的特点,生态要素丰富;2)研究区域应具有深厚的历史文化背景,且应是充分体现人类活动对自然的影响,并稳定存在的生产性景观空间;3)研究区域应是具有典型特色的生产性景观空间,以体现不同区域的不同特色;4)研究区域应具有丰富、典型的平面形态,其中,大尺度控制在350~700m、视角高度1.5~3km,中尺度控制在150~350m、视角高度1~1.5km,小尺度控制在90~150m、视角高度0.5~1km。

    3  土地形态图式语言体系及其特征
    3.1  土地形态图式语言的基本图式
    3.1.1  土地形态图式语言基本图式的类型
    传统文化景观空间土地形态类型分为三大类,分别为耕地土地形态、园地土地形态和鱼塘土地形态。1)耕地土地形态“字”“词”层面的基本图式按照地形特征和种植作物类型分为平地水田、平地旱田、坡地水田和坡地旱田,其中“字”共31种基本图式(图1),“词”共49种基本图式。2)鱼塘土地形态“字”“词”层面的基本图式按照地形特征分为农田型鱼塘、河湖型鱼塘和基塘,其中“字”共22种基本图式,“词”共27种基本图式。3)园地土地形态“字”“词”的基本图式按照地形特征和种植作物类型分为茶园和果园,其中“字”共11种基本图式,“词”共13种基本图式。
    3.1.2  土地形态图式语言基本图式的特点和规律
    耕地土地形态基本图式的特点和规律。1)耕地图式语言“字”“词”的层面分为平地水田、平地旱田、坡地水田、坡地旱田四大类。2)平地水田分为树枝型、网型、块型、河网型和树枝型。树枝型水田多处于沟谷及沟壑中,周边有山地或丘陵;网型水田多位于丘陵地区,尤其是丘陵较小,分布较密集的地区,水田的边缘平滑程度与丘陵边缘的光滑及圆润程度相关;块型水田是最常见的水田形态类型,一般位于平原地区,水田可以连成片。根据田块单元形状不同又有不同的形态,包括垂直格网状、弧形拼接状,以及水塘散布状;河网型水田处于水网密集地区,如江南水乡,河流穿插于田地中,将水田分割成多个田块单元。根据水网的形状及宽窄不同,水田单元形态、大小及密集程度也不同。3)平地旱田分为树枝型、网型、块型、曲线形和林网型。树枝型旱田多处于沟谷及沟壑中,周边有山地或丘陵;网型旱田多位于丘陵地区,尤其是丘陵较小,分布较密集的地区,如云南坝地等;块型旱田是大多数旱田的形态,多分布在平原地区,地势平坦田面较宽广,居民点一般分布在旱田节点处,呈组团发展,典型的如川西平原;林网型田块间有成排的林地分布,形状及规则与否不尽相同,有的林带规则分布于每块田地单元的田埂上,有的林带分布于多块田块外围。4)坡地水田分为单核型、多核型和无核型。单核型梯田呈环形,台地边缘线是闭合的,围绕着一个中心嵌套式由高向低发展,根据坡度的大小梯田田面宽窄不一,较宽的田面上有的会分布有居住组团或植被组团;多核型梯田呈环形,台地边缘线是闭合的,围绕着2个或2个以上中心嵌套式由高向低发展,根据坡度的大小梯田田面宽窄不一,较宽的田面上有的会分布有居住组团或植被组团;无核型梯田台地边缘线不闭合,彼此一般呈平行状态,田面一直延伸直达边界,梯田也没有核心。5)坡地旱田分为单核型、多核型和无核型。这3种类型平面形态与坡地水田基本一致,但坡地旱田的田埂间较多的分布有成排林地,较宽的田面还会有成排或组团状的居民点。坡地旱田与水田区别在于其无核型梯田的边缘线多不太规则,弯曲较多,不够顺滑。田面宽窄不一,中间有浅沟分隔。
    鱼塘土地形态基本图式的特点和规律如下。1)鱼塘图式语言“字”“词”的层面分三大类进行总结,分别为河湖型鱼塘、农田型鱼塘和基塘。2)农田型鱼塘分为树枝型、线型、散点型和指型。树枝型鱼塘分布在农田之间,或位于平原中与农田拼接,或位于浅沟地形中,周边为坡地农田或园地;线型鱼塘整齐拼接成单排或多排,单体多为矩形;散点型鱼塘分散分布于农田中,彼此不相连或距离较近,散点型鱼塘一般单体面积较大且形状规则;指型鱼塘底部多与河湖连接,使得底部鱼塘单体面积一般较大且形状不规则,向指尖延伸后鱼塘相对规则,多呈矩形。3)河湖型鱼塘分为线型、散点型和块型。线型鱼塘单体多为矩形,一般都依附在河流两岸或湖泊、海洋岸边;散点型鱼塘单体间排列不规则,散落于河湖水网中。这类鱼塘多分布在江南水乡等水网发达的地区,鱼塘单体大小不一且形状不规则,间距不定,但相对于农田散点型鱼塘来说要小很多;块型鱼塘多位于水网发达的江南地区,鱼塘多呈细胞形彼此紧密排列,塘基一般有农作物种植或者扩大为居住组团。4)基塘,区别于其他2类鱼塘的特点在于它是专属于珠江三角洲地区的一种农业生产方式,鱼塘的塘基上一般种植桑、蔗、果树以及其他农作物。
    园地土地形态基本图式的特点和规律如下:1)园地图式语言“字”的层面分两大类进行总结,分别为茶园和果园;2)茶园平面形态分为椭圆环形、扇形和线形三大类,果园平面形态分为矩形、弧形、曲线形、不规则形等种类。
    3.2  土地形态图式语言的组合图式
    3.2.1  土地形态图式语言的组合图式类型
    相同要素组合包括耕地组合、鱼塘组合和园地组合,指同种要素构成的不同类型土地形态之间的组合。耕地组合包括拼接型、单体重复型和环绕型3大类,共12小类;鱼塘组合包括河湖型鱼塘组合和基塘组合2类;园地组合包括茶园组合1类。
    3.2.2  土地形态图式语言的组合图式特点和规律
    不同要素组合包括耕地鱼塘组合、耕地园地组合、园地鱼塘组合和耕地鱼塘园地组合。耕地鱼塘组合包括环绕型、散点拼接型和块状拼接型3大类,共12小类;园地鱼塘组合共1类;耕地园地组合共3类;耕地园地鱼塘组合共4类。同种土地利用类型,在不同的环境下会体现出不同的平面形态,而这些不同的形态类型之间也会有组合,从而产生了多样的复合空间单元。1)耕地组合,分为拼接型、环绕型、单体重复型。(1)拼接型:不同类型耕地单元呈彼此拼接状,主要指坡地耕地与平地耕地拼接组合,依地形地貌不同,组合的平面形态也有所不同。平原地区有浅沟梯田与平地耕地的组合,沟谷地区有坡向的梯田与沟内的平地耕地组合;(2)环绕型:这一类型多分布于丘陵地区,丘陵坡地上多分布有坡耕地,丘陵间的坝地上有网状的耕地,环绕着丘陵梯田,整体呈环绕状,还有分布于河湾处的坡地、平地耕地组合,平地耕地环绕梯田分布;(3)单体重复型:多见于坡耕地,同种梯田单元重复排列。2)鱼塘组合,包括不同形态鱼塘组合以及不同形态基塘组合两大类。两大类都是由规则型鱼塘与不规则型鱼塘拼接组合。3)园地组合,类型相对较少,主要是同种单体的重复组合。
    不同类要素组合土地形态图式语言“词组”的规律如下。1)耕地鱼塘组合,分为环绕型、散点拼接型、块状拼接型。(1)环绕型:耕地多呈组团状,鱼塘将其环绕,耕地或为梯田或为平地耕地,鱼塘单体一般为矩形,单排排列;(2)散点拼接型:鱼塘单体呈散点状分布于耕地中,鱼塘形状大小及分布密度各不相同;(3)块状拼接型:鱼塘呈块状分布,与耕地拼接式组合,或左右拼接,或耕地包围块状鱼塘拼接。2)耕地园地组合,多为耕地与茶园的组合。茶园分布于坡地或小丘陵上,呈单核形或线形。耕地分布在丘陵坝地或浅沟上,呈树枝形或者网形,围绕园地分布。3)园地鱼塘组合,主要为茶园和鱼塘的组合。鱼塘多为树枝形,围绕茶园单体分布。茶园分布于低矮山丘上,呈单核梯田状。4)耕地园地及鱼塘组合,包括耕地-果园-鱼塘组合及耕地-茶园-鱼塘组合。(1)耕地-果园-鱼塘组合:鱼塘位于水岸边,塘基较宽,基上规则种植有成排果林,岸上有耕地,三者组合起来形成特殊的组合形态,此类组合形态多分布于沿海平原,如山东平原;(2)耕地-茶园-鱼塘组合:茶园多为单核形梯田形态,其他两要素形状以及三者组合方式不尽相同。一种方式为鱼塘呈树枝形穿插于茶园之中,最后与耕地呈拼接式组合。另一种方式为鱼塘呈散点状或块状分布于耕地之中,最后与茶园拼接组合。
    3.3  土地形态的图式语言体系
    3.3.1  土地形态图式语言体系的构建
    土地形态图式语言体系由“字”(景观要素)、“词”(空间单元)和“词组”(空间组合)以及土地形态单元依次耦合嵌套形成整体景观的规律和关系(语法与语境)共同构建(图1)。土地形态图式语言的“字”“词”和“词组”三者依据自然和文化相互作用的生态过程形成相应的土地形态空间格局。土地形态图式语言的语汇体系分别描述了土地形态的基本语汇和其各自的特点,通过对同一类型土地形态的图式语言进行比较,可以得出一个类型土地形态所具有的共同特征。确定了必要特征,设计师在运用图式语言时才能抓住必要特征,建立由土地形态特点而衍生的设计理念。
    3.3.2  土地形态图式语言体系的特点
    土地形态图式语言体系主要可以归纳为以下几点:1)土地形态类型丰富、形态多变,相应的“字”和“词”类型也较为丰富;2)各种类型的土地形态基本要素自身相互组合,并与植被、农田、居住组团相互结合,产生了形式丰富的组合要素,即“词组”,也衍生出了丰富的组合土地形态,这些都是组成传统文化景观空间的重要因素;3)土地形态的变化,与当地的气候有着密不可分的关系,同时由于土地是重要的生产资料,因此与当地的农业生产方式、风土人情、历史演变也有着紧密的联系;4)在景观生态规划的过程中,针对土地形态,应该充分尊重其文化传承性和生态延续性,根据不同的土地形态特点进行设计,才能够使景观规划设计呈现土地最合理的状态,因地制宜地解决当地实际问题,形成有利于当地发展的生态景观。

    4  土地形态图式语言的应用——以河南省嵩县陆浑湖南岸景观规划设计为例
    4.1  基地现状及存在问题
    陆浑湖位于河南省洛阳市嵩县,总面积2 981km2,南岸规划区面积88.3hm2,现状多为农田,高程由南向北逐渐降低,平缓地带较窄。基地现状散布较多居民点,多集中于沟谷内,两侧为坡地,现状主要为农田,植被种类较少。基地目前存在以下几个生态问题:1)基地只有一条城市快速路,连接性的次干道路较少使得交通不便;2)植被种类较少,以单一农作物为主,群落结构简单,生态稳定性一般;3)景观要素单一,吸引力较小。
    4.2  功能导向分析与图式选择
    通过对基地现状的分析,充分考虑基地的自然环境、产业优势,目标将基地规划成以生产性景观为主导的体验园区。基地紧邻陆浑湖,景观开阔,视线良好,比较有特色的是地形变化,应充分利用其地形特色,加以改造和提升。需要实现的功能目标有:1)突出北方丘陵地形特色;2)丰富景观类型;3)增加植被类型,提升生态稳定性;4)规划集游赏、体验于一体的生产性景观空间。土地形态图式语言设计从3个层面出发进行选择,由大到小依次为景观格局、景观空间和景观要素。1)整体格局属于小丘陵与坝地相结合,因此选择景观格局时,考虑图式语言中“旱梯田+平地旱田”的格局形式,采取前文总结的拼接型耕地组合图式与环绕型耕地组合图式相结合的方式。2)基地背山面水,所以在空间构建上充分考量将现有资源充分利用。在图式语言应用上考虑鱼塘平面形态、平地旱田平面形态和坡地旱田平面形态等,并最终选择耕地组合平面形态图式、耕地鱼塘组合图式、平地水田平面形态图式、平地旱田居住空间分布图式、平地旱田平面形态图式及鱼塘平面形态图式。3)景观空间较丰富,涉及鱼塘要素、耕地要素等多个景观要素。图式语言选取块型平地旱田要素图式Ⅰ、块型平地旱田要素图式Ⅱ、单核型梯田要素图式、无核型梯田要素图式、平地水田要素单元图式Ⅰ、平地水田要素单元图式Ⅱ、河湖型鱼塘要素图式Ⅰ和河湖型鱼塘要素图式Ⅱ。
    4.3  图式语言及应用
    整体定位为生产性景观体验园,园区规划为梯田景观区、鱼塘景观区、平地农田景观区、瑰花田景观区、湿地景观区五大景观特色,各有不同功能区,构成“五心两带”的景观结构。五心分别为渔家体验园、休闲农庄、湿地迷宫、玫瑰花海及梯田农家乐;两带分别为滨湖景观带和平地农田景观带。游客沿景观带游赏,感受大尺度的农田花海的魅力,同时可以在景观节点近距离地感受生产的趣味。
    梯田景观的营造主要依靠单核型和无核型存在的3种基本图式,其中无核型一种为平画曲线式,另一种在较宽的田面上设置群落组团和居住组团,其中居住组团是农家体验园。平地农田景观区包括滨水农田景观、环绕型农田景观、玫瑰花海景观、湿地景观。其中玫瑰采摘体验园采用农田围绕居民组团的平面图式,建筑位于组团中心,玫瑰田呈环形围绕在其周围。湿地景观园参照平地水田的图式,田块单元呈散点式分布于水中,将各单元以栈道相连,组成充满趣味性的湿地迷宫。鱼塘景观区位于整个园区的西端,濒临陆浑湖,设计参照河湖型鱼塘的图式,充分利用滨水优势。鱼塘单体形状为细胞形,彼此不紧密相连,塘基较宽的位置有2种设计方式:1)设有垂钓园和渔趣体验园,呈组团式分布,作为游客体验鱼塘生产的重要节点;2)设有植物群落组团,创造生态环境稳定多样的休闲空间。组合景观包括梯田与平地农田景观组合、鱼塘农田组合。园区整体格局为环绕型,平地农田景观区环绕梯田景观区,二者的衔接处形成了一条田野开阔,景观类型丰富的景观带。鱼塘农田组合参照拼接型组合图式,二者由生态空间衔接,引导游客体验完鱼塘景观后再进入视野开阔的耕地景观(图2)。

    5  结论与讨论
    从土地形态图式语言的研究来看,可以形成以下几个方面的结论。1)作为人类文化景观的土地形态是人地相互作用历史记录,不仅揭示独特的地理环境特征,也揭示出地方性的人文文化特征,是大地景观的重要构成部分。土地类型和地方文化的多样性决定了丰富多样的土地形态景观。土地形态景观在水平方向上呈现出一定规律下的镶嵌结构,在垂直方向上形成不同尺度土地形态单元的嵌套结构[13-14]。2)以景观语言学、景观形态学和景观生态学为基础,对土地形态原型进行分析比对,以土地形态形成的自然和人文过程为依据,研究不同环境、不同尺度中土地形态呈现的特有图式,揭示土地形态图式的类型及其空间关系[15-16]。图式语言理论将土地形态单元从其构成到土地单元的组合,形成土地形态景观的“字”“词”和“词组”3个层次土地形态图式语言体系的基本设计语汇。通过对土地形态语言的研究,其中土地形态景观的“字”有3大类9中类64小类,“词”有3大类9中类89小类,“词组”有2大类7中类35小类。3)通过图式语言体系的运用可见,在基地条件分析的基础上结合景观情景规划,合理选取相匹配的土地形态图式语汇,经过土地形态设计语汇的尺度转换和嵌套模式的选择,在整体景观格局、景观空间组合和景观空间单元以及景观要素4个层面成功应用土地形态图式语言,塑造出具有多层次、多类型并且与景观环境和景观过程相统一的土地形态的整体景观。4)土地形态受地理环境和生产方式的影响较大,因而随着社会经济发展和技术变革,土地形态表现出极为脆弱的2个方面特征,一些极具特色的土地形态成为人类文化景观的共同遗产,土地形态的保护和延续成为图式语言研究及其应用的重要价值[17-18]。因此,土地形态图式语言的地方性、多样性和图式语言的尺度转换和嵌套规律成为土地形态图式语言需要进一步研究的重要领域。

    注:文中图片均由作者绘制。


    参考文献:
    [1] Steiner F. Human Ecology: Following Nature's Lead[M]. Washington: Island Press, 2002: 19-38.
    [2] 杨锐.论“境”与“境其地”[J].中国园林,2014(6):5-11.
    [3] Spirn A. The Language of Landscape[M]. New Haven: Yale University Press, 1998: 81-125.
    [4] Booth N. Foundation of landscape Architecture: Integrating form and space using the language of site design[M]. New York: John Wiley &Sons, 2012: 341-360.
    [5] Lopez B, Gwartney D. Home ground: Language for an American landscape[M]. Cambridge: Trinity University Press, 2010: 221-278.
    [6] 王绍增.中国传统园林的不同设计方法:图面设计与时空设计[J].风景园林,2006(6):18-21.
    [7] 卜菁华,孙科峰.景观的语言[J].中国园林,2003(11):54-57.
    [8] Boults E, Sullivan C. Illustrated History of Landscape Design[M]. Hoboken: John Wiley &Sons, 2010: 53-220.
    [9] Dubé R L. Natural Pattern Forms: A Practical Sources Book for  Landscape Design[Z]. 1997.
    [10] 王云才,韩丽莹,徐进.水体生境设计的图式语言及应用[J].中国园林,2012(11):56-61.
    [11] 王云才,张英,韩丽莹.中小尺度生态界面的图式语言及应用[J].中国园林,2014(9):46-50.
    [12] 王云才.景观生态化设计与生态设计的图式语言探讨[J].中国园林,2011(9):52-55.
    [13] Fall A, Fall J. A domain-specific language for models of landscape dynamics[J]. Ecological Modeling,   2001, 141(6): 1-18.
    [14] Haaren C V, Warren-Kretzschmar B, Milos C. Opportunities for design approaches in landscape planning[J]. Landscape and Urban Planning, 2014, 130(10): 159-170.
    [15] Antrop M. The language of landscape ecologists and planners: A comparative content analysis of concepts used in landscape ecology[J]. Landscape and Urban Planning, 2001, 55(3): 163-173.
    [16] Pearson L J, Moon K. A novel method for assessing integration activities in landscape management[J]. Landscape and Urban Planning, 2014, 130(4): 201-205.
    [17] 王云才.传统文化景观空间的图式语言研究进展与展望[J].同济大学学报:社会科学版,2013(1):33-41.
    [18] 王云才.景观生态规划原理[M].第2版.北京:中国建筑工业出版社,2014.

    (编辑/李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