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园林
期刊搜索:
  • 当期推荐
  • 期刊检索
  • 目录索引
  • 业界新闻
  • 投稿须知
  • 广告服务
  • 友情链接
  • 联系我们
  • 返回首页
远程稿件处理
期刊杂志

    论国家公园生态观——以美国国家公园为例

    关键词:风景园林;生态文明;国家公园;自然文化遗产;生态观;保护利用

    Key words:landscape architecture; ecological civilization; national park; natural and cultural heritages; ecological view; protection and utilization

    摘要:100多年来,国家公园制度作为一种严格保护并合理利用自然文化资源的可持续发展理念和举措,在全球得到普遍认可和推广,其核心在于拥有认识自然并合理利用自然的科学“生态观”。以国家公园诞生地——美国为例,探讨了国家公园生态观的3个重要内容:国家公园的生态概念、生态功能和保护利用的生态措施。这些生态观对中国生态文明建设、国家公园体制创建以及正确处理自然文化遗产保护利用关系具有重要的启示作用。

    Abstract:Over a century, as a view and measure of sustainable development through strict protection and rational utilization, the national park system has been acknowledged and popularized universally all over the world, while its key lies in the scientific "ecological views" of understanding and utilizing nature wisely. The paper takes the United States of America, the birthplace of national parks, as an example to discuss on three crucial contents of ecological views of national parks: national parks' ecological conceptions, ecological functions and ecological measures of protection and utilization. These ecological views play an important and instructive role in ecological civilization construction, building national park system and correctly handling the relationship between protection and utilization of cultural and natural heritages in China.

    内容:为了更好地促进快速城镇化和工业化背景下中国经济社会的可持续发展,党的十八大明确提出了生态文明建设要求,确立了生态文明建设在中国特色社会主义事业总体布局中的重要地位。党的十八届三中全会又进一步提出我国要建立国家公园体制,为此,北京、吉林、黑龙江、浙江、福建、湖北、湖南、云南、青海9个省市已经展开国家公园体制试点。这标志着我国国家公园体制建设正式进入探索实施阶段。
    国家公园是自然生态保护与利用的一种重要形式,19世纪兴起于美国,随后在世界范围得到发展并逐步走向成熟[1]。而国家公园体制在经历曲折的发展过程后,最终能成为一种严格保护并合理利用自然文化资源的可持续发展理念和举措,在全球得到推广和发展,核心之一在于其科学的生态观,这种生态观具体由三方面组成:国家公园的生态概念、生态功能以及保护利用的生态措施(图1)。本文以世界上首个国家公园——黄石国家公园(Yellowstone National Park)的诞生地美国为例,深刻剖析这些生态观,对于我国国家公园体制的建设和自然文化遗产资源保护利用具有重要意义。

    1  国家公园的生态概念
    1.1  美国国家公园发展历程及其生态理念的演变
    保护自然生态环境是世界各国政府都必须承担的社会职能,但各国的运作体制则不尽相同。1872年,美国国会批准建立了世界上第一个国家公园——黄石国家公园,继美国之后,加拿大、英国、澳大利亚、新西兰等国家也认识到建立国家公园是保护自然文化资源的良好途径,由此在世界范围内掀起了一股建立国家公园的热潮[2]。
    美国政府设置了3个系列的自然环境保护管理机构,国家公园系列是其中之一,其开放性较强,是把保护、保存自然环境面貌,同观光、旅游、运动、学习相结合的一个综合管理体系,在保护自然的前提下,再以受到良好保护的大自然来服务于人们的游赏与愉悦[3]。经过百余年的发展,如今美国的国家公园体系类型丰富,包括国家公园、国家历史公园、国家纪念地、国家战役地等20个组成部分,由国家公园管理局统一管理。在地域分布上,国家公园体系已覆盖美国50个州、华盛顿哥伦比亚特区以及包括美属萨摩亚、北马里亚纳群岛、关岛、波多黎各和美属维尔京群岛在内的海外领地,由国家公园管理局下属的7个地方办公室分区管理。国家公园体系因此成为美国颇具区域代表性的主权政治地理象征[4]。
    但美国国家公园体制发展并非一帆风顺,而是经历了曲折坎坷的发展道路,其中对生态概念的认识和保护也同样发生过巨大的变化。
    1832—1916年,这是国家公园的萌芽和生态觉醒阶段。以乔治·卡特林为代表的美国艺术家、探险家等有识之士,开始认识到美国西部的大开发将对原始自然环境造成巨大威胁,同时,一些企业也发现了西部荒野潜在的旅游价值。由此,保护大自然及生态的理念开始逐步发展。1872年,世界上第一个国家公园——黄石国家公园诞生。
    1916—1940年,这是国家公园成型和生态保护法制化阶段。1916年,美国国会通过立法,在内政部设立国家公园管理局,专职管理国家公园和国家保护区。1933年,富兰克林·罗斯福总统签署法令将国防部、林业局等所属的国家公园和纪念地以及国家首都公园划归国家公园局管理,极大增强了国家公园体系的规模[5]。1935、1936年分别通过了《历史地段法》和《公园、风景路的休闲地法》。管理体制和法律建立,强化了国家公园的生态保护职能和效果。
    1940—1963年是国家公园停滞与再发展以及生态受冲击的阶段。“二战”期间,国家公园体系的经费和人员大幅削减,经历了一段发展停滞时期。而战后国家公园游客大增,旅游服务设施严重落后,国家公园管理局启动了“66计划”,10年间花费10亿美元改善国家公园的基础设施和旅游服务设施条件。但很多设施对国家公园的生态造成了不小的冲击。
    1963—1985年为国家公园完善立法和生态保护强化阶段。这一阶段,美国对于先前的国家公园生态保护和管理中存在的问题,如在公园内随意引进外来物种等进行了反思,相继出台并实施了多部法律。
    1985年至今为国家公园科学管理与教育拓展及生态保护逐步完善阶段。这一阶段国家公园管理局开始与私人机构合作,开发公园的教育功能,使其成为进行科学、历史、环境和国家意识教育的重要场所,多方参与的保护力量和行动使国家公园生态得以进一步改善。
    1.2  国家公园的生态概念
    经过上述的发展和认识,美国将国家公园定义为“面积较大的自然地区,自然资源丰富,也包括历史遗迹,禁止狩猎、采矿和其他资源耗费型的活动”。世界其他国家也根据本国国家公园实践赋予了国家公园相应的概念。1994年,世界自然保护联盟(IUCN)将全球保护地分为六大类型,其中国家公园定义为“陆地和海洋的自然区域,具有以下含义:1)为当代和子孙后代保护1个或者多个生态系统的完整性;2)排除任何有损于保护目的的开发和占用;3)在保证环境与文化相协调的基础上,为人们提供一个精神的、科学的、教育的、游憩和游览机会的基地。
    由此可见,各国国家公园概念的表达可能有所不同,但无一例外强调2个最重要的“生态”内涵:资源的生态基底和保护利用的生态要求,即国家公园应具备完整的生态系统本底,以及排除外来伤害的生态保护机制。这些生态内涵决定了国家公园最基本的自然生态属性,也决定了其生态利用的程度和方式有别于其他类型保护地,如自然保护区。

    2  国家公园的生态功能与特性
    由国家公园的定义可以看出,保护生态是国家公园最为核心的功能,其他任何功能都必须在此基础上展开。除此以外,还有生态服务功能和生态科教功能。
    首先,国家公园地区大都具有1个或多个特殊的生态系统,而国家公园的设立为其生态系统提供保护性环境,保护其中的生物多样性,此为国家公园的生态保护功能,是国家公园的自然功能,也是核心功能。其次,国家公园是为全体国民提供观光的场所,有责任也有能力在保护生态的前提下,为国民的精神文化需求和户外游憩需求提供服务,同时带动所在区域社会经济进步,此为国家公园生态服务功能,是国家公园的社会功能。最后,国家公园内保护良好的生态环境为科学研究提供了良好条件,更重要的是,这种天然生态环境为国民环境教育和科学普及提供了绝佳的场所,不仅保障了国家公园自身的永续传承,同时有利于提高全体国民的生态认知、改善整个人类的生态伦理,这是国家公园生态科教功能,是促进人类认识自然、利用自然、传承文明的科学功能。
    国家公园的生态保护功能要求国家公园具备完整性,无论是自然资源或文化资源都必须完整地保存并展示其自然或文化生态系统,国家公园管理局的责任和义务主要就体现在保护公园资源和价值的完整性方面[6]。生态服务功能要求国家公园具备公益性,国家公园的设立是为了全体国民的公众利益,因此需要优化公园管理来为国民提供长期、优质的公益性服务。生态科教功能要求国家公园具备科学性,不仅要成为科学研究的基地和载体,更要通过多种展示方式使公园具有科学性、知识性和趣味性,发挥其公众教育的功能。

    3  国家公园的生态保护
    为了充分体现国家公园的功能,美国国家公园在保护利用的实践中又采取了5个相应的生态措施(图1):大生态观、整体保护、自然本底、优化管理以及和谐发展。
    3.1  大生态观
    大生态观是指综合考虑国家公园所需保护的生态系统与外界方方面面的联系:一方面,在建立国家公园时划定足够的面积以保持、保护生态系统的完整性;另一方面,在管理上将国家公园放到更加宏观的大区域中进行整体考虑,和其他保护地共同构成完整的区域大生态系统,避免“就公园论公园”的保护思维和做法,这种区域的尺度有时候甚至超越国界。
    大生态观理念最典型的体现莫过于大黄石生态系统的建立。1872年建立的黄石国家公园尽管已经达到8 956km2的规模,但实践证明还不是一个完整的生态系统,而是与远远超出其范围的区域紧密联系。20世纪以后,黄石公园管理过程中的一些问题开始显现出来。例如一些大型动物如灰熊会突破黄石国家公园边界,到相邻的大提顿以及周围的国家森林中活动;另外,公园周边的森林地带允许一系列的人类活动,而这些人类活动会影响黄石国家公园的生态系统稳定性。面对这些问题,人们逐渐意识到黄石国家公园不能被当作一个封闭的系统进行管理。于是,1950年首先将黄石公园南部仅16km之遥的大提顿国家森林建设为大提顿国家公园,以更好地保障灰熊、麋鹿等大型野生动物的迁徙环境。1960年以后,为了进一步加强周边保护地的协调,生态学家以及国家公园管理部门和国家森林管理部门共同努力建立大黄石生态系统(Greater Yellowstone Ecosystem,简称“GYE”),并成立了大黄石协调委员会(Greater Yellowstone Coordination Committee,简称“GYCC”),以此来控制管理统一的区域性生态系统[7]。大黄石生态系统由2个国家公园、6个国家森林、3个国家野生动物保护区、3个印第安原住民保护区以及州立土地、城镇和私人土地组成(图2),面积达到48 562~72 843km2,充分保证了大生态系统的完整性和管理的科学性。
    国家公园边界也会根据对自然资源和生态系统的认识变化而进行调整、扩大。如死亡谷国家公园(Death Valley National Park),其前身是死亡谷国家保护区。随着对其生态系统和科学价值的不断探索,在加利福尼亚沙漠保护行动组织的推动下,美国国会于1994年批准将其面积增加至5 260km2,并建立为国家公园①。
    再如,位于蒙大拿州的冰川国家公园(Glacier National Park)成立于1910年,面积为4 100km2,是美国第10个国家公园。它以被冰雪覆盖的山顶、绿松石、湖泊、丰富的动植物资源和U形峡谷闻名于世,与建于1895年、面积505km2的加拿大沃特顿湖国家公园(Waterton Lakes National Park)紧密相连。而沃特顿湖发源于美国境内的冰川公园,冰川公园东麓的诸多河流向北流入加拿大境内,沃特顿湖公园西麓的河流又向南流入美国境内,因此,2个公园的生态系统密不可分。基于整个区域的自然保护需求,同时,为了表达两国人民和平共处、共享人类财富的愿望,1932年,2个分属不同国家的公园签署决议,成立了世界上第一座国际和平公园——沃特顿冰川国际和平公园(图3)。该公园拥有共同的边界和双重的资源,十分有效地保护了公园生态系统的完整性,成为“落基山脉的皇冠”,1995年共同被列入世界自然遗产名录。
    3.2  自然本底
    自然本底是指国家公园的生态环境保护要尊重公园本身的自然本底,尽最大努力避免人为干扰或外来物种入侵等原因破坏原有生态平衡,并在失衡的情况下努力修复自然生态系统。
    尊重生态系统的自然演替。比如由于雷电、干燥等自然原因而导致的森林火灾,只要不危及聚落和设施安全,管理部门有时候并不采取人工干扰措施。因为他们认为这属于生态系统的自然演替,旧的森林烧毁了,新的生态系统就会繁衍发展。公园管理部门通常会设置展示牌,告诉人们这里曾经发生的火灾以及生态系统的演替过程,这也是一种很好的生态教育。
    早年间生态保护意识还不强的时期,外来物种入侵事件时有发生。如死亡谷国家公园就曾遭受过多次外来物种入侵。19世纪末期,一小群逃跑的驴子迅速适应此地恶劣的环境,繁衍生息,数量激增到将近3 000头。它们过度消耗着极少的植物资源,使本地动物的生存环境受到严重威胁。国家公园管理组织开始展开行动以减少驴子的数量,现今公园内保持在100头左右。还有一种名叫魔鱂(Devil's Hole Pupfish)的微型鱼,可以在高温、富含矿物质、缺乏养分的水中生存,至今已在死亡谷地区生活了2万多年。人类的干扰一度导致此鱼的数量少于50条。由于此鱼向科学界展示了在极端恶劣环境下生存的奇迹,政府采取了多种抢救性保护措施。如今,它们依然得以生存繁衍在魔鬼洞表面的绿松石含水层中。
    如今,死亡谷内的外来物种仍在肆虐。如盐雪松树正在替代本土的柳树,破坏了生态系统的平衡。同样,一种名叫风滚草的生命力极强的戈壁植物正逐渐吞噬着当地农作物的领地。在公园内的一些区域,生物学家正在培育抵抗物种以控制外来物种的肆虐,从而恢复当地物种的数量。
    3.3  整体保护
    整体保护是指不仅公园内部,而且公园外围环境的保护也至关重要。外围环境恶化也会对国家公园生态系统产生致命的影响。有关部门需要密切关注公园周围土地的使用情况,尽量避免、减弱或消除外围土地使用情况对公园资源和价值造成负面影响和威胁。
    死亡谷国家公园曾深受外围环境中空气污染、光污染和地下水开采的影响。大都市中心及其工业区的污染物随风扩散到死亡谷国家公园,导致一定程度的酸雨。为此,公园建立空气质量监测站,监测公园内的臭氧含量、干湿度以及酸性物质含量、气象数据等,并对其西部和东部百公里以外的加州、拉斯维加斯的空气排放提出要求。另外,注意到这2个城市地区灯光对公园的影响,国家公园管理机构正在试图通过改变现有的光技术,以及研究夜空状态来减少公园遭受的光污染。2013年,死亡谷国家公园被认定为国际暗夜公园。这是国际暗夜协会为呼吁治理全球光污染,而在全球范围内评选的一些暗夜条件特别好的公园作为一种公共保护区,成为星空和夜间动物的避难所。另外,死亡谷边缘一些较大的城市地下水系统正遭受着日益增加的人口规模冲击。鉴于地下水系统的变化可能影响公园内珍稀濒危鱼类的生存,因此同时也要求这些大城市严格保护水资源。
    3.4  优化管理
    为了同时实现生态保护和生态服务功能,国家公园不断优化完善自身的法制管理、机构管理、规划管理、建设管理、技术管理和游客管理。
    国家、州和各国家公园相关法律条例构成的三级法律体系是美国国家公园管理的基本依据和保障。国家层面上,1916年的国家公园管理局组织法、1970年的国家公园管理局一般授权法及1978年的修正案是关于国家公园管理局最重要的法律规定[8]。而1964年的荒野法、1968年的野生与风景河流法、1969年的公园志愿者法案、1970年的清洁空气法、1972年的清洁水源法和国家海洋保护区法、1973年的濒危物种法案、1976年的国家森林管理法、1978年的国家公园及娱乐法案、1993年的政府政绩和成效法以及1998年的国家公园系列管理法案等法令数量超过20部,内容全面、规定具体。各州对于生态、环境保护有自身的法令,有的州对于厕所的建造与卫生条件也有立法[9]。各国家公园自身的法律则明确规定了该国家公园单位的边界、重要性以及其他适用于该国家公园的内容。黄石公园建立的当年就颁布了黄石国家公园法案。
    美国国家公园通过多方参与、分工明确的多机构合作来保证管理的全面和高效,这些机构通常包括政府管理机构、企业服务机构、教育科研机构、资金募集机构和志愿者组织等。以死亡谷国家公园为例,国家公园管理局主要负责保护公园内的自然和文化资源,保护野生动植物以及为市民提供公共利用服务;死亡谷住宿机构管理游客的住宿、饮食、房车等;死亡谷自然历史协会是一个公益组织,为游客提供高水准的相关知识及教育;死亡谷保护管理组织也是一个公益组织,为死亡谷国家公园及其周边社区的保护和发展提供私人资金等支持,并创立了死亡谷基金,重点用以扶持公园内的教育和保护;死亡谷49人志愿者队(Death Valley'49ers)是一个完全由志愿者组成的非营利组织,举办各种活动来提高公众对死亡谷的认识和兴趣。
    美国国家公园规划体系包括总体管理规划、战略规划、实施规划以及年度实施规划和报告4个层次。总体管理规划主要解决目标确定的问题,战略规划主要解决项目的优先顺序问题,实施规划主要解决资金落实情况下项目实施问题,年度实施规划主要在具体操作层次提供详细的工作内容[10]。这些规划有效保障了国家公园宏观到微观、远期与近期、战略到实施各个层面的有序发展。
    国家公园建设管理尤其是基础设施和服务设施的管理也十分重要。约瑟米蒂国家公园(Yosemite National Park)曾经历过不理性的资源利用阶段,大量道路修建、酒店进驻、野蛮的开发和无序的管理,使公园的生态系统和游客体验质量下降[11]。然而,生态观念的不断兴起使人们意识到了问题的严重性。1970年,该公园不再允许私家车驶入马里波萨巨杉林和约瑟米蒂谷东部1/3的区域。为了满足游客的交通需要,公园管理方和园内的特许经营公司合作,在约瑟米蒂谷东部开通了免费巴士。如今,免费巴士已经覆盖了整条约瑟米蒂谷[12]。
    100多年来,美国国家公园在保护和管理技术上取得了很多进展,提出了各种理论与管理技术模型,其中有影响力的有:游憩机会序列(ROS)、可接受改变极限理论(LAC)、游客体验与资源保护(VERP)和游客影响管理(VIM)等[13]。
    国家公园同时对游客进行严格的管理,防止游客不恰当的行为对生态环境造成破坏。例如在死亡谷国家公园中,旅行者穿越块状盐尖峰石阵干涸湖底的结晶盐区域时,被要求谨慎前行并且避免损伤晶体。经过“恶水盆地”时,游客被要求停留在浮桥上,以免危害恶水河中的微小生物——水蜗。部分旅游压力较大的国家公园则采用游客预约制度。如黄石国家公园,当夏天游客很多时,每天进入公园的人数是有限定的。
    3.5  和谐发展
    国家公园既是自然生态和文化遗迹保存地,又是重要的旅游目的地,还是当地原住民的生产和生活地。因其多元属性和多样的利益相关者,相应有了多重保护和发展诉求。因此,国家公园必须协调各相关方利益,并满足各方合理诉求,特别是发展需求[14]。从基于保护生态的和谐发展角度看,美国国家公园有以下三方面经验尤其值得借鉴。
    首先是对影响生态环境的产业企业,尤其是开采制造产业的关闭、转型和再利用。有些国家公园在建立以前,曾经存在一些特殊的产业如开采业,这些产业或已荒废,或因破坏环境而不能开采,通过建立博物馆、转向服务业等措施,充分发挥其经济功能以及科学研究与科普教育功能,从而实现资源再利用。死亡谷国家公园内曾经存在大规模的陶器烧造活动和采矿活动,在野玫瑰峡谷的木炭窑(Wildrose Charcoal Kilns)保存有大量的蜂窝状烧窑遗址,系默多克附属(Modock Consolidated)开采公司在1877年建立,保存十分完好,令人惊叹,是西部发现的保存最为完好的木炭窑的典范。而如今通过环境整理,这些活动的遗迹都已转变成了公众游览景点的一部分,继续体现着他们的价值。而漫步在和谐硼砂矿加工厂(Harmony Borax Works)如今已锈迹斑斑的建筑、机器之间,仿佛回到120多年之前。1881年这里发现硼砂矿后,开始着手修建工厂,1883年末至1884年初开始加工矿石,工厂雇佣了40个工人每天生产3t硼砂矿石。但仅仅5年后因为对环境破坏较大而停止运营。如今,这里建立了硼砂博物馆。昔日的产业经过转型和保护,已成为公园的观光资源和教育资源。
    其次是通过特许经营制度保障公园服务业健康发展。从国家公园管理局建立开始,美国联邦政府及国家公园管理局的策略就是通过特许经营制度鼓励私营企业兴建宾馆、餐厅、礼品店及其他服务点,这些被称为特许权所有人的经营者,将会与国家公园管理局签署独家经营契约,从而可在遵守管理规定的前提下在公园内运营。目前,约有600名特许权所有人在国家公园内运营,每年收入总计约11亿美元,其中向联邦政府支付特许经营费约6 600万美元。这些特许经营费返回给公园并帮助其进行园内维修及重要历史建筑的维护[10]。特许经营制度的实施,既完善了国家公园服务体系,又增加了国家公园的保护经费,同时也保障了经营者的投资热情和合法利益。
    最后,基于合理功能分区的可持续旅游带动社区和谐发展。一旦某处区域被划定为国家公园,其内的资源就要被保护起来,而这将会对长久居住在该区域内部及周围、且依赖划定区域内资源而生存的人们产生很大的影响[15]。为了有效解决保护与发展的矛盾,美国首先通过将国家公园划分为生态保护区、特殊景观区、历史文化区、游憩区和一般控制区等不同的空间功能区,前三者强调严格保护,后两者可以适度修建休闲服务设施,以此带动社区经济发展。而在最近的20年中,美国国家公园一直提倡在公园边界外修建新建筑,并且在一些情况下,将公园内的设施搬迁到某个“入口”社区中去。来到国家公园或遗产地的访客不仅在园内,也在其周边社区进行消费。2012年,约有2.82亿休闲游客来到美国国家公园,这些游客仅在“入口”社区就消费了147亿美元,直接或间接为本社区提供了24.2万份岗位,并取得270亿美元的综合收益,而当年美国国家公园管理局的总预算为30亿美元[10]。
    另外,美国国家公园还将生态教育作为和谐发展的重要手段,并将其写入国家公园规划中。美国国家公园管理局网站上还专门设立了教师和儿童的专栏,可以为老师上课提供课程方法大纲、教学视频、数据、历史背景资料等,让学生们更轻松地学习和了解国家公园[16]。

    4  结语
    国家公园的生态概念、生态功能和生态保护,构成了国家公园的生态观,是国家公园建设所必须遵循的生态理念和指导思想,对我国国家公园体制建设具有很好的启示意义。它要求我们首先应该明确国家公园的概念和标准,强调生态系统自然本底的完整性和国家代表性;功能上,一方面强调生态保护,同时也要赋予生态服务和利用功能,以更好地发挥国家公园生态教育和游憩服务的价值;而国家公园保护利用中的大生态观、整体保护、自然本底、优化管理以及和谐发展等生态措施,不仅对今后的国家公园,而且对所有自然文化遗产保护都有借鉴作用。
    中国国家公园体制的建设刚刚起步,处于试点阶段,还有很长的路要走。中国众多的人口和快速工业化、城镇化的经济社会发展阶段,决定了我们不可能完全照搬其他地区国家公园的发展理念和模式,比如对于森林火灾我们不能任其自燃,但是国家公园的生态观的精髓和成功经验若能按照中国国情加以研究和应用,将十分有助于中国国家公园体制和生态文明建设。


    参考文献:
    [1] 王维正.国家公园[M].北京:中国林业出版社,2000. 
    [2] 朱华晟,陈婉婧,任灵芝.美国国家公园的管理体制[J].城市问题,2013(5):90-95. 
    [3] 乐卫忠.美国国家公园巡礼[M].北京:中国建筑工业出版社,2008.
    [4] 王连勇,霍伦贺斯特·斯蒂芬.创建统一的中华国家公园体系:美国历史经验的启示[J].地理研究,2014,33(12):2407-2417.
    [5] 杨锐.美国国家公园体系的发展历程及其经验教训[J].中国园林,2001(1):62-64.
    [6] 李如生.美国国家公园管理体制[M].北京:中国建筑工业出版社,2004. 
    [7] 吴承照,周思瑜,陶聪.国家公园生态系统管理及其体制适应性研究:以美国黄石国家公园为例[J].中国园林,2014(8):21-25.
    [8] 李如生.美国国家公园的法律基础[J].中国园林,2002(5):6-12.
    [9] 田喜洲.论美国旅游生态环境保护的措施[J].生态经济,2007(2):315-316.
    [10] Ellis Richard.美国国家公园的管理经验:国家管理体系中旅游和当地经济发展的影响[J].世界遗产,2014(7):126-128.
    [11] 张海霞,汪宇明.可持续自然旅游发展的国家公园模式及其启示:以优胜美地国家公园和科里国家公园为例[J].经济地理,2010,30(1):156-161. 
    [12] 金文驰.美国国家公园交通政策的演变:以约塞米蒂国家公园为例[J].世界遗产,2015(1):272-276.
    [13] 李晓莉.美国国家公园休闲土地管理中三个模型的应用及启示[J].人文地理,2010(1):118-122. 
    [14] 陈耀华,张帆,李斐然.从美国国家公园的建立过程看国家公园的国家性:以大提顿国家公园为例[J].中国园林,2015(2):19-22.
    [15] 王丽丽.国外国家公园社区问题研究综述[J].云南地理环境研究,2009,21(1):73-77.
    [16] 陈耀华,黄丹,颜思琦.论国家公园的公益性、国家主导性和科学性[J].地理科学,2014,34(3):257-264.

    (编辑/金花 沈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