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园林
期刊搜索:
  • 当期推荐
  • 期刊检索
  • 目录索引
  • 业界新闻
  • 投稿须知
  • 广告服务
  • 友情链接
  • 联系我们
  • 返回首页
远程稿件处理
期刊杂志

    风景园林学与城市设计的渊源和联系

    关键词:风景园林;城市设计;人居环境;学科发展

    Key words:landscape architecture; urban design; human settlement; discipline development

    摘要:城市设计是一项跨学科的综合性实践,需要多学科的参与及支持。回顾中西方风景园林学与城市设计的渊源与联系,分析中西方代表性院校风景园林学教育与城市设计教育的关联。提出在新的时代要求下,中国需要在风景园林学教育中融入更多的城市设计相关内容,并将培养城市设计人才作为一个重要的人才出口。

    Abstract:Urban design is an interdisciplinary integrated practice field, in need of many disciplines taking part in and supporting. This article traces the original relationship between landscape architecture and urban design in history, analyzes the education relationship between landscape architecture and urban design in representative universities, and suggests that the development of landscape architecture in China needs to put more emphasis on urban design and cultivate professional talents in the field of urban design in future.

    内容:2012年,中国城镇人口超过50%;2014年,全球城镇人口达到54%(UN)。超过半数的人口已经在城镇居住生活,如何将城市建设为理想的栖居之地将长期成为人类共同追求的目标。未来的中国风景园林学,如何深入参与城市设计的教育与实践中是关系风景园林学科发展和人才培养的重要问题,理清城市设计与风景园林学的渊源与联系是一个前提。

    1  从“城市设计”定义的发展谈起
    作为西方城市发展中极其重要的实践领域,“城市设计”一直以来都没有一个固定的定义,而是随着时代的发展而发展;不同时期、不同领域的学者都对这一概念进行过阐释。20世纪40年代,著名建筑师沙里宁认为:“城市设计是三维的空间组织艺术。[1]”60年代,美国建筑师学会(AIA)认为:“城市是由建筑和街道,交通和公共工程,以及劳动、居住、游憩和集会等活动系统所组成的,把这些内容按功能和美学原则组织在一起,就是城市设计的本质。[2]”80年代,著名城市理论学者凯文·林奇(Kevin Lynch)认为:“城市设计是对一个广阔地区内的活动和物体的总体空间布局。[3]”21世纪,宾夕法尼亚大学教授盖里·海克(Gary Hack)认为:“城市设计在很大程度上是致力于通过城市建设过程来满足公众或集体利益的实践任务。[4]”尽管以上这些论述不能涵盖对城市设计的所有理解,但是从中也可清晰地看到其概念的演进特征:从关注空间艺术到关注城市功能,从关注城市本身的设计到关注广阔地区的总体设计,从关注物质空间的建设到更加关注满足公众利益的综合实践。其视角的转变代表了不同时代对城市设计工作需求的转变,也可见其视野及工作范畴的扩展。
    20世纪80年代,城市设计开始在中国城市建设中发挥广泛作用,中国学者对这一概念也有不同的阐释。基于中国自上而下的法定城市规划体制,不少学者的定义围绕着城市规划各个层次与城市设计的关系展开。吴良镛认为:“城市设计是城市总体规划与个体建筑设计的中间环节。它的目的在于使城市能够建立良好的‘体形秩序’或称‘有机秩序’,加强城市的整体性。[5]”陈占祥认为:“城市设计是对城市形体环境所进行的设计。一般指在城市总体规划指导下,为近期开发地段的建设项目进行的详细规划和具体设计。[6]”邹德慈认为城市设计的作用是“为城市规划创造空间和形象,也可以说,城市设计是城市规划的继续和具体化”[7]。近年来,随着对城市设计工作的日益重视,对其概念的阐释也超越了原有对城市规划和城市设计关系的理解,即将出台的《城市设计管理办法》中,城市设计工作被定义为“以保护自然山水格局,传承历史文脉,彰显城市文化,塑造风貌特色,提升环境品质为目的,对城市形态和环境景观所做的整体构思和安排”①。由此可见,城市设计被定义为一项全面影响人居环境建设的关键性实践。
    不论是西方还是中国,城市设计的定义都包含了丰富的内容,建筑学、城乡规划、风景园林学作为主干学科都在其中发挥了重要的作用,也有学者认为:“城市设计是将城市规划、建筑学、风景园林学专业的某些方面融为一体的专业领域。[8]”除此以外,城市设计工作的开展还和房地产、法制、社会经济等多个方面相关,是一项涉及面广、十分综合的工作(图1)。新时期的风景园林学如何在城市设计中发挥更大的作用需要与时俱进的研究。

    2  风景园林学与城市设计的渊源
    风景园林学与城市设计的联系由来已久,中西方城市设计与风景园林的渊源以及现代城市建设理念的更新与践行中都可见风景园林学的持续作用。
    2.1  中国传统风景园林与城市设计的融合
    因受到天人和谐营建观念的影响,中国古代的风景园林与城市设计向有融通之妙。古代城市的选址极其重视山水格局,择形胜之地而居之,北京城“水绕郊畿襟带合,山环宫阙虎龙蹲”,南京城“据龙盘虎踞之雄,依负山带江之胜”,古代山水画及舆图中都可见城市、城市群与区域山水相得益彰的布局(图2、3)。在具体的城市规划营建中,主持城市建设的地方官吏都将大地山水与风景园林建设作为构造城市结构的关键因素。五代十国时期的钱镠家族规划建设杭州城,保留西湖景观,因湖建城;唐宋时期的白居易、苏东坡,力排众议治理西湖发展风景,形成了历史上典型的天堂人居;唐代宇文凯主持两京规划,十分重视都城山水轴线的构建,营长安、洛阳城分别因借子午谷与伊阙形成南北轴线,奠定城市格局;元代刘秉忠、郭守敬经营元大都,将大面积水面纳入城市中心地带,在水面的东边建立了“中心阁”,作为都城的中心坐标,并以此确定城市南北中轴线,布局皇城,又引西郊水系与城中水面连接,构建了区域尺度的风景园林体系,奠定了城市结构。当代中国城市设计的发展,借古而开今,从传统城市中吸收智慧,已成发展中国特色城市设计的重要途径。钱学森提出的“山水城市”的理论[9],吴良镛提出的“山-水-城”模式以及融合自然与人工的“人居环境”[10]整体论概念,都强调城市设计与风景园林的结合,并将其作为一个中国化的居住环境理想,可见根源于中国本土文化的风景园林与城市设计的联系由来已久,如今式微,但理想犹在。
    2.2  西方现代风景园林学起源与城市设计的关联
    英国与美国现代风景园林学的发展都和现代城市文明的探索活动紧密联系。1846年,英国伯肯海德公园建成,作为世界上第一个真正意义的“公园”,其诞生是为了应对英国工业革命快速发展导致的城市居住环境的恶化。从此,城市公园作为城市设计的核心要素开始被重视,引导了城市设计的改革,也代表了英国风景园林专业的转型[11]。在美国,公认为现代风景园林学之父的奥姆斯特德有很多实践都与城市设计相关。他积极参与社会活动,推动废除奴隶制,推进公平、民主的美国梦,并将这种理想寄托在城市设计中,致力于通过公园和公园系统改造城市环境,提供公共空间,从而改善城市社会环境。中央公园的建设使他一举成名,最具前瞻性的波士顿翡翠项链的建设在城市设计历史上具有划时代意义,至今,我国的大多数城市的自然系统都难以具有如此丰富、多样的生态服务功能。奥姆斯特德的思想影响了美国城市设计进程,旧金山、芝加哥等众多城市的城市设计都将公园系统的建设作为重要的一环,并融入他倡导的健康、民主的城市精神,尽管很多理想并没有被完全实施,但他的城市设计理念和实践为美国城市设计的发展指明了方向,探索了美国城市文明的走向[12-13](图4)。
    2.3  现代城市建设理念践行中风景园林学的持续贡献
    现代城市建设理念的发展,一直强调城市与自然的结合,强调健康与生态人居环境的创造,其发展和践行与风景园林学的发展紧密联系。
    20世纪20年代,空想社会主义者罗伯特·欧文(Robert Owen)提出“田园城市”的畅想,该理念后因霍华德的著作《明日的田园城市》闻名于世,成为指导现代城市建设的重要理念[14],其注重卫星城镇布局、绿隔建设和丰富的城市绿地的科学设置。
    70年代初,“生态城市”的概念被提出,其设计与建设注重城市的生态承载力,强调保护风景与生态系统,制止城市蔓延,强调和谐社区。时任宾夕法尼亚大学风景园林学系主任的麦克·哈格在《设计结合自然》中倡导的生态规划原则成为城市设计的重要指导,风景园林领域也成了生态规划研究的重要阵地。
    80年代,世界卫生组织WHO(World Health Organization)设立“健康城市工程”(Healthy Cities Project)项目。至今,健康城市已发展成为一个世界性的运动[15]。这一理念中的城市设计强调对绿色空间的科学规划设计、工业废弃地的调查、运动与休闲场所的建设,也引领风景园林学更加关注环境与健康的关系。
    90年代,城市生态/绿色基础设施的概念被广泛接受,运用这一理念开展的城市设计更加重视对城市自然系统的再造,关注于其所能提供的生态服务功能(如新鲜空气、食物、体育、游憩、安全庇护以及审美和教育等)的效能。
    1996年,景观都市主义的概念被提出来,倡导以景观取代建筑成为当代城市发展的基本建筑单元,“景观”成为重新设计城市的媒介,并倡导风景园林与城市规划等学科的多学科融合,创造新的语汇改造人类居住环境[16]。这是又一次从风景园林领域发起的对城市设计具有全球影响的理论构建。
    2008年,中国提出了建设低碳城市的目标。一时间,城市形态与碳排放的研究成为热门,成为引领城市设计的又一切入点,风景园林领域则及时关注城乡生态绿地空间对大气温室气体含量产生的影响,作出积极贡献。
    2009年,哈佛大学设计学院组织了主题为“生态都巿主义:未来可选择且可持续的城市”(Ecological Urbanism: Alternative and Sustainable Cities of the Future)的全球性会议。“生态都巿主义作为一种新的伦理学和美学观念,将生态与城市联系起来,而不是生硬地割裂,是从多尺度、多学科的角度来应对快速城市化的问题”[17]。风景园林学的相关学者在本次会议中也发挥了重要作用。
    2014年,面向低影响开发建设的“海绵城市”概念在中国普及开来,旨在解决城镇化与资源环境的协调,让城市“弹性适应”环境变化与自然灾害,转变排水防涝思路,维持与恢复城市场地的自然水文特征。针对这一理念,未来中国即将掀起城市再设计的新浪潮,结合雨洪管理的风景园林建设将成为发挥重要作用的城市基础设施。
    总的来看,生态可持续城市设计作为城市设计中最为重要的一脉分支,一直顺应时代的需要走在城市设计发展的科学前沿,风景园林专业在城市的生态可持续发展以及健康环境的创造中一直发挥着至关重要的作用,风景园林学科为其实践提供相应的知识体系和技术支撑,而且这种作用也越来越重要(表1)。

    3  风景园林学与城市设计教育
    当代美国和中国的风景园林学都已经和城市设计教育发生了紧密的联系,美国风景园林学界的代表人物对城市设计的发展产生了重要的影响,而从具有代表性的大学的相关学位设置和课程体系中也都可一窥风景园林学与城市设计教育的关系。
    3.1  哈佛大学与宾夕法尼亚大学的风景园林学与城市设计教育的关系
    哈佛大学的风景园林专业成立于1900年,历任系主任中不乏在城市设计领域具有影响力的学者。1900年的系主任小奥姆斯特德参与了美国城市美化运动,影响了城市开放空间的系统建设;1958—1968年出任系主任的佐佐木英夫(Hideo Sasaki),将城市设计作为该学科的一个重要发展方向,他创办的Sasaki景观与城市设计事务所成为数十年来在城市设计领域发展和探索的先锋团队;1982—1986年任系主任的欧林(Laurie Olin)一直将城市设计作为其事务所的主要业务;2009—2015年任系主任的查尔斯·瓦尔德海姆(Charles Waldheim)提出了景观都市主义理念,影响了2000年以来的城市设计的发展。
    从学科建设和学位设置的方面来看,哈佛大学设计学院的建筑系与风景园林系均可以授予城市设计的研究生学位。建筑系授予的学位是MAUD(Master of Architecture in Urban Design)。风景园林系授予的学位是MLAUD(Master of Landscape Architecture in Urban Design)学位。MAUD与MLAUD在第一学期共享核心课程,其中包括城市设计要素核心设计课、城市设计研讨课、设计的城市理论课,之后的3个学期提供了更为灵活的学术方向,使学生可以在全院范围内选择设计课和选修课。这种城市设计学位为学生提供城市理论和设计技巧方面的培养,课程设置鼓励学生从经济、政治、民主等角度重新思考城市设计。从这种学位授予方式中,可以看出哈佛大学风景园林教育人才培养的一个重要出口就是城市设计,也可以看出城市设计人才培养的一个重要基础是风景园林学(表2)。
    另一个具有代表性的院校是美国宾夕法尼亚大学,其风景园林学系代表性学者同样在城市设计领域产生了重要影响。1957年,伊安·麦克哈格(Ian McHarg)成立了一个全新的风景园林与区域规划系(简称为LARP),20世纪70年代之后,这个系成为引领生态规划设计的先锋,《设计结合自然》一书对之后的城市设计产生了极大的影响;2000年出任系主任的詹姆士·科纳(James Corner)是景观都市主义的代表人物,他的代表作——纽约高线公园也成为城市改造与更新的代表项目,在城市设计领域具有重要影响。
    宾夕法尼亚大学设计学院(School of Design)城市与区域规划系(City and Regional Planning)开设了3门与城市设计直接相关的研究生必修课程,包括城市设计图形工具介绍、城市设计理论与原则、城市设计研究方法。在风景园林系(Landscape Architecture)专门开设了2门与城市设计相关的研究生必修课程,包括现代都市主义(Contemporary Urbanism)和城市生态学(Urban Ecology)。整个学院并没有城市设计学位,主要将城市设计的知识以不同的课程形式融汇到不同的专业教育中(表3)。
    3.2  中国高等院校的城市设计教育与风景园林学的关系
    目前,我国院校都尚未设置城市设计专业学位或培养项目,传统建筑院系凭借自身教育优势,开设了城市设计选修课程或相关专业课程,将城市设计作为一个培养方向。在风景园林教育领域,传统建筑院系大多开设了跨学科选修课为风景园林硕士提供城市设计专业培训,并在专业基础理论课程中对城市设计内容进行渗透。比如:清华大学建筑学院开设了多门城市设计相关的跨学科选修课,从水文、生态、地理、经济、社会等领域解读城市发展,并且在规划设计Studio中注重城市设计选题;北京林业大学风景园林专业培养方案中设置了8门相关课作为研究生必修课和选修课;同济大学风景园林专业培养方案中设置了《城市设计的实践与方法》课程,并依托建筑和城市规划专业优势设置了多门与城市设计相关的理论课程;天津大学风景园林专业培养方案中设置了3门“城市设计”课程,以及多门城市规划领域课程,充分体现了学院在城市空间研究方向上的传统优势;东南大学风景园林专业设置了4门城市设计相关课程(表4)。可以说,目前的风景园林专业教育对城市设计有涉及,但是还并未将其作为一个专门的培养目标。

    4  风景园林学对城市设计的可能作用
    在新的形势下,城市设计在人居环境建设中将发挥更加重要的作用,其对知识广度、深度较过去都有更高的要求,面向新形势下的城市设计教育,明晰风景园林学能在城市设计教育中发挥的作用非常重要,具体而言可有协作、支持和扩展3种理解。
    1)协作。由于城市设计的跨学科性质,建筑、城规和风景园林3个专业应相互协作,并配合完成城市设计教育的全过程,努力引导创造人与自然和谐、促进社会公平的城市公共空间。具体的实践中,这3个专业分量相当,协作型的规划设计更显得至关重要,应努力通过融合3个专业的城市设计实践,促进建筑、环境、城市系统的协调发展。
    2)支持。各个学科应该相互支持、相互渗透。风景园林知识体系是和生态可持续发展、健康的居住环境直接相关的知识体系。应加强风景园林知识体系的基础构建与科学发展,引导学生对水、土、生物以及人类健康生活模式的关注,进而在“城市设计”实践中促进学生对基本知识的掌握和创造性地运用。将“风景园林知识体系”融入城市设计与管理人才的培养中至关重要。
    3)扩展。各个学科应该在自己的领域中明确增加城市设计的研究与教育。风景园林学人应扩展风景园林实践领域,关注城市生态可持续,在生态规划层面凸显风景园林专业的优势。在面向生态可持续发展的城市设计方面,凸显风景园林专业的主导地位,培养专业城市设计人才。

    5  结语
    中国社会正在进入“新常态”,这是一个分水岭。以往的城镇化主要任务是解决“有没有”“够不够”的问题,数量是关键;“新常态”条件下,城镇化的主要任务转变为“好不好”“有多好”的问题,质量是关键。今天的城市设计不能仅仅停留在“好看美观”层面,要更加重视生态环境、居民健康与生活质量。

    “天下同归而殊途,一致而百虑”①。历史上,风景园林专业同建筑学、城乡规划学一样,一直将创造美好的城市生活环境作为一项重要的任务,并在城市设计的实践中发挥了重要作用。在新的时代要求下,中国的风景园林学需要更加系统、更为明确地介入城市设计教育与实践,具体而言包括:1)教育方面,需要在风景园林学教育中融入更多的城市设计相关内容,将城市设计人才作为人才培养的一个重要出口;2)社会层面,要促进提高公民的环境教育水平,推进公民的“风景权益意识”,从法制上建立“风景权”,以此带动对城市自然环境的实质性关注与保护;3)行业发展层面,要推动“注册风景园林师”制度,提升和规范行业实践,改善参与城市设计实践的机制,增强风景园林师从业水平。


    参考文献:
    [1] Saarinen E. The City—Its Growth, Its Decay, Its Future[M]. New York: Reinhold Publishing Corporation, 1943.
    [2] Spreiregen P. Urban Design: the Architecture of Towns and Cities[M]. McGraw-Hill Book Company, 1965.
    [3] Lynch K. A Theory of Good City Form[M]. Cambridge, MA: MIT Press, 1981.
    [4] Hack G, Sagalyn L B. Value Creation through Urban Design[M]//Urban Design in the Real Estate Development Process. Wiley-Blackwell, 2011.
    [5] 吴良镛.历史文化名城的规划结构,旧城更新与城市设计[J].城市规划,1983(6):2-12.
    [6] 陈占祥.城市设计(辞条).中国大百科全书[M].北京:中国大百科全书出版社, 1988.
    [7] 邹德慈.有关城市设计的几个问题[J].北京规划设计, 1998(1):4.
    [8] Catanese A J, Snyder J C. Urban Planning[D]. McGraw-Hill College, 1988.
    [9] 钱学森.社会主义中国应该建山水城市[J].城市规划,1993(6):2-3.
    [10] 吴良镛.人居环境科学导论[M].北京:中国建筑工业出版社,2001.
    [11] 杨忆妍,李雄.英国伯肯海德公园[J].风景园林,2013(3):115-120.
    [12] 奥姆斯特德.美国城市的文明化[M].王思思,等,译.北京:译林出版社,2013.
    [13] 杨锐.从文明史角度考察美国风景园林创始阶段的历史人物及其启示[J].风景园林,2014 (1):128-131.
    [14] 埃比尼泽·霍华德.明日的田园城市[M].金经元,译.北京:商务印书馆, 2000.
    [15] 许从宝,仲德崑,李娜.当代国际健康城市运动基本理论研究纲要[J].城市规划,2006,29(10):52-59.
    [16] 查尔斯·瓦尔德海姆.景观都市主义[M].刘海龙,刘东云,孙璐,译.北京:中国建筑工业出版社,2011.
    [17] 莫森·莫斯塔法维,加雷斯·多尔蒂.生态都市主义[M].俞孔坚,等,译.南京:江苏科学技术出版社,2014.

    (编辑/李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