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园林
期刊搜索:
  • 当期推荐
  • 期刊检索
  • 目录索引
  • 业界新闻
  • 投稿须知
  • 广告服务
  • 友情链接
  • 关于我们
  • 返回首页
远程稿件处理
期刊杂志

    日本女性风景园林从业者与其婚姻家庭的关系

    关键词:风景园林;女风景园林师;职业;婚姻家庭;生涯职业设计

    Key words:landscape architecture; female landscape architect; profession; marriage and family; life professional design

    摘要:中国的风景园林事业正在蓬勃发展,女性从业者也日渐增多,由于风景园林专业场地与田野调查多,工作时间长,对于女性从业者来说,更容易受到婚姻家庭的拖累,在就业形势上明显弱于男性。因此,对该行业中女性的就业扶助,是风景园林界一个急需被重视的问题,需要更深层次地寻找该行业中女性的劣势向优势转化的方法。日本是传统上男尊女卑的社会,但总体来说现代日本女风景园林师的就业发展程度领先于中国。从日本明治时期兴起的园艺纳入女子教育的讨论开始,继以1996年的日本造园行业女性从业大调查的实际数据和内容,以及2002年日本造园学会全国大会8位女性造园家以女性的视点解读21世纪的生活环境这3个方面,试图阐述因为女性的婚姻家庭属性,在从事风景园林行业中的困难与优势,为中国风景园林专业的广大学生以及从业人员提供借鉴。

    Abstract:At present the China landscape architecture profession is booming, female practitioners are also increasing, and landscape architecture major female students increase year by year, more than boys and some even doubled. But the female practitioners employment hardship does not decrease, especially for landscape architecture full of field investigation and overtime working – that landscape architecture profession employers tend to employee males who have less family burdens. This is a hidden trouble for female students. Japan is a traditional society that women are inferior to men. Until today, people think about Japanese women as not working out, sticking to the family, understanding wives and loving mothers. This paper discusses the thought of female education in the Meiji period of Japan, the big survey of the working women in 1996, and the female perspective of the twenty-first century living environment by eight female landscape architects in the 2002 JILA Convention, and states that there are a lot of difficulties and advantages as women because of their marriage and family burdens, providing reference enlightenment for students and professionals in landscape architecture in China.

    内容:目前中国的风景园林专业正在蓬勃发展,女性从业者日渐增多,风景园林专业女学生也逐年上升,有的院校女生人数甚至有超过男生一倍的趋势。但是女性从业者的就业忧患不见减少,特别是对于需要出差多、加班多的风景园林专业来说,用人单位更倾向于聘用男生[1]。虽说妇女顶半边天是中国社会从新中国成立以来的一贯说法,但近年来女性同男性求职者比较起来,一直处于劣势地位,甚至很多女硕士生和女博士生找不到工作。2014年教育蓝皮书指出,据北京大学教育经济研究所2013年6月对21个省份30所高校的问卷调查,男性初次就业率(77.3%)高出女性(65.9%)11.4个百分点[2]。而相对于就学人数逐渐上升的风景园林专业女生,就业形势日趋严峻。
    日本女性在世界各国人民的心目中多具温柔贤惠、操持家务、吃苦耐劳的形象。日本在世界上通常被报道为男尊女卑的国家,在男女差别最小的136个国家中日本排名第105位[3]。针对男权社会,日本女人可以说是最合适的一种形象,附属于家庭,附属于男人,是各国中最为贯彻女性自然属性以及传统社会属性的一个类群。日本的女风景园林师的从业如何呢?
    日本从明治时代(1868—1912年)全面学习西方的现代科学技术,而现代造园专业也是在大正13年(1924年)由留学美国的上原敬二创办,即为当时位于东京农业大学校址内的东京高等造园学校,上原敬二自为校长。后该校1942年同东京农业大学农业专业合并。可以说明从明治维新开始,在教育方面,日本政府为了发展强国,开行了义务教育,而其中的女子教育也成为被呼吁的一环。在女子教育全面开展的同时,女子的园艺专业则在明治时代就已经被认为是适合女性的专业,在女子大学中也开设此课程[4]。当今的日本造园界,可以看到若干优秀女风景园林师的面孔,有的设计事务所以女性设计师本名为事务所名。
    本文的研究目的在于厘清日本的女风景园林师的职业开发历史,目前的真实职业状态以及作为女性的特别贡献,并着重关注该职业同家庭婚姻等的关系,其劣势与优势。该研究有助于揭示日本女风景园林师从业的历史和真相,以及现代日本女风景园林师的状态和成绩,给与有着同样的职业要求,生育哺乳等固定的属性需求的中国广大的女风景园林师家庭与事业两立的借鉴和参考。本文按照日本风景园林界的习惯,“造园”同中国的风景园林一词同义。在本文中,因行文需要,互换使用。
     
    1  家庭贤妻良母的目的:日本明治时期的女子园艺教育的发端
    明治23年(1890年)开始,福羽逸人等人先后在东京农林学校、日本女子大学开设了园艺的讲义[4]。早在1906年大杉岳男研究了园艺对女性是合适的,所以应该在女子大学里增加园艺这一科[5-7]。而日本女子大学早在1930年就开始讨论女子学校里开设园艺一科之事,在20世纪30年代后期拿出了对园艺学科的要求[8]。
    明治38年和39年,即1905年和1906年,在《园艺之友》的杂志上有3篇讨论女子教育的园艺方面的文章。首先大杉岳男论到根本上说女子将来作为主妇有制造圆满的家庭,抚养有良好趣味的孩子的重要任务。为了不让女子转向一些低俗趣味上去,女子教育除了修养、国语、算术、地理、历史、理科6科之外,应加上趣味和实益以及兼有娱乐性质的园艺。访问朋友时带上自己家园里种的黄瓜茄子,探病时带上自种的枇杷可以比过高价的糕点;从商铺买来装饰的绸带也比不上自种的蔷薇,而且蔷薇会放出自然而美妙的香气;用自己种的蔬果来待客更好。女子与其在闺房里空想迷惘,或者妇人之间长舌,实不如在果园里劳作、整理、收拾更有意义。通过对园艺的热爱、关注,带来的结果是女性增加对自然美的爱。天然的趣味,更能养成女子绵密细致的特性,对家庭经济方面也有所支持,不至于陷入浮华轻佻的漩涡。同时补偿女子运动不足的缺点。所以对于女子来说,是一个其他方面简直不能类比的副业,兼顾娱乐、趣味以及实际的收益。所以大杉讨论对于当时日本国的女子学校,当务之急特别地要加上园艺这一科。明治时期日本女子的主要职业是家庭主妇,大杉岳南从上述讨论出发,充分论及了园艺作为其副业,是何等合适。古往今来,女子的生育等自然属性当然未变。大杉的讨论给予与现在中国的风景园林有着密切联系的园艺是否作为女子合适的学习专业和职业不少启发。现今风景园林专业中女生比例大于男生,也侧面表明了风景园林适合女性的天性,比如自然娴雅的趣味,适当的体力劳动等。
    紧接着,当时在美国工作生活的中込白峰[7]继续论述美国情况,但与大衫岳男观点近似,他指出所认识的美国妇人亲自管理自己的庭园,除草、播种草籽、浇水为日课。同时享受自己的园艺、鲜花、果实等。她们的蔬菜园或者花卉园有的很完备,也有的很普通,可能是墙角,也可能是篱笆边。为此他感慨美国的学校和家庭教育超过当时的日本。1901年美国哈佛大学创立了风景园林专业,而Geraldine Knight Scott(1904—1989)是最初获得女子风景园林师执照的女性[9]。可以想象,当时的美国女性依然也摆脱不了以家庭为中心的地位。
    其后1906年大杉房吉也呼吁日本女子教育中园艺的加入。他调查到的是德国柏林女子园艺学校的情况。该校早上7:00—12:00在实地劳作,饭后午睡到16:00,然后开始理论课,直到19:00。园艺实习作业时一律穿着宽大的制服和宽边帽子,除草、施肥等体力劳动无疑对于女生的身体发育、强身健体有好处。一些身体贫弱的小姐来校之后,大都强健而归。大杉房吉批评日本当时每日仅仅1~2h的实习,还有人叹曰过劳,并以隐藏深闺,细腰纤指,不耐苦劳为常,白肤足细为美。
    上述3位日本男性学者在明治时期,日本全盘吸纳西式文化的时候,特别指出美国和德国的情况,意识到了园艺对于女子教育的从身体到精神两方面的培养作用。肯定地倡导创造健康的身体,培养天然自然的趣味,需要园艺的熏陶和增加园艺的实习。就此女性的园艺教育在明治中期有了发轫。
     
    2  跨越结婚的从业障碍:1998年20位优秀女性造园家的从业经验
    长期以来,日本进入少子化时期,这个问题表明了劳动力的不足,期待从女性中能够得到补充,但是少子化的问题更加加重了女子生育的负担,与男性同样地投入工作是不可能的。1996年日本造园专业杂志《景观研究》(Landscape Research)做了详细的调查问卷,并对20位优秀的女造园家进行了从业史撰写邀请,编辑成《造园学专业女学生就职和事业形成特集》[4]。这篇35页的特集中附送的1 380份调查问卷,回收了541份,其中仅14份问卷无效。大幅度的调查表明,在1996年,对于日本造园专业毕业的女性来说,有几种就业方式:1)完全投入工作;2)工作和家庭勉强兼顾;3)一段时期退职,等孩子大了再就职;4)家庭为主,做志愿者等活动。兼顾工作和不完全丢弃的第二和第三种情况,通常都是在家中画图等外请外包工作,需要特别的技能和环境。而在家工作的情况下,这段时期成为充电取得资格的时期,为再就职时增加砝码。还有就是夫唱妇随的情况,比如因丈夫在国外工作,利用在国外大学的进修重新开拓新境界。根据自己人生可能的舞台而设计自己的职业生涯,将有利地面对变化的挑战,能够积极引导自己的人生。一般来说,在造园领域只有公务员的职业才比较容易持续,在民营公司中通常都不能胜任强度大的工作,而为了照顾孩子和家庭而退职。日本的风景园林师注册制度是在2003年3月开始认定,至今已有11年(到2014年数据为止),已有611名注册风景园林师。其中的女性注册风景园林师为若干。在还没有实施注册风景园林师制度的时候,造园专业的女性取得的资格有环境部门技术士、建设部门技术士、都市以及地方规划技术士、一级造园施工管理技术士等十几种。这些从业保证的资格很多都是在退职期获得。
    这批数据中,转退职理由最多的是结婚和生育。特别是民间的公司有过劳的状态以至婚姻和事业不能两全齐美,数据请参看表1。
    在该调查中得到以下几点结论。
    1)严酷的劳动环境中,如果女性想持续工作、并取得事业上升的,一般都对照生活舞台变化的转职,弹性地选择了该工作的程度(比如半职等)。根据自己的立场选择合适的职业以及领域,坚持长时期的人生设计有比较重要的意义。
    2)并不一定要进入风景园林核心的规划设计领域,根据社会的要求,在风景园林的周边领域利用女性的感性而开展工作,情况虽不多,但教育、宣传、出版等领域,女性比较活跃。
    3)对于女性就业劳动的最大障碍是民营规划设计公司,工作负担非常繁重,过劳甚至损伤体力,实难两全。但这个同其他相关的比如建筑城乡规划设计领域,本身要求高质量的技术,情况差不多。
    4)对于女性的差别意识也不仅仅限风景园林专业领域。
    5)风景园林专业性的薄弱,社会对于风景园林认知度的低下,对于女风景园林师的事业扩大有一定的限制。
    6)女风景园林师的使命感还比较薄弱,可能是女风景园林师的人生的职业教育还较少的原因。
    从表1中可以看到20位中仅有5位没言及自己的婚姻状况,大多数女性造园家、风景园林师生儿育女,甚至有的达到生育4次,或持续自己的工作,或和丈夫一起成立了设计事务所,或寻得某种契机开展事业。在取得家庭的理解和支持的同时,日本这个时代的女风景园林师的佼佼者保持的是对风景园林这个领域持续的热爱。即使事业出现了空白时期,也因为人母人妻,她们更接近生活的基本状态而得到了良好的风景园林基础素养的深入培育的机会。比如有的女风景园林师在养育幼小孩子的时期,经常带孩子去公园广场,关注面向家庭的人居环境,对生活、对环境进行近距离饱含自身体验的观察记录,积累该专业的经验。一旦孩子长成,就出去觅职,虽然有职业履历的空白期,也不会出现思路和想法上的空白。

    3  21世纪女风景园林职业像:女性同风景园林的未来
    21世纪是环境的世纪。2002年召开的日本造园学会全国大会报告中由8位女性造园家以女性的视点来解读新世纪的生活环境[10]。在这个报告里,表1介绍过的PREC研究所的社长杉尾邦江谈到自然环境的破坏已经达到一个警示的程度,面对全球范围的大环境污染的现状,美好人居家园空间的建设是风景园林师的机会和挑战。女性的生理特点和角色要求使女性具有特有的视角和倾向、思考和行动。风景园林师的工作是给予人感动和梦想的空间,必须要兼顾的是安全和健康,真实和具有社会福利性。对于创造这样的空间是非常适合女性的感性的,女性养育孩子的感觉同养育一个自然物或植物是相通的。在环境规划设计中,养育一个个体的人能够培养女性设计方面的优势力。杉尾比喻到女性造园家的这一特性如同梅布女王一样,是拥有自然性、喜爱战争和守卫家园的女性[10]。
    笔者根据上述1996年调查资料中提到了20位女风景园林师的情况进行了网络追踪,得知浅野房世在2001年获得九州大学农学博士学位,现为东京农业大学农学部教授,研究方向为园艺疗法,著书颇多,如《利于生存治愈的风景》《让人感到温暖的公园建设》等;井上花子在日本造园组合联合会中升职为理事以及事务局长;井本郁子继续活跃在绿生研究所,并成为非营利组织法人地域自然情报事务局局长,以及LEAVES技术士事务所的所长,撰写了若干小庭园的书著,如《庭师的智慧袋》;贺来佳子成为千葉县松户市的绿色推进委员会委员,并升职为专务取缔役;杉唯邦江成为PREC研究所社长,该研究所的研究和实践得到了发展和扩大;辻阪吟子成为PREC研究所的取缔役;辻本智子个人获得大奖,使辻本智子环境研究所茁壮成长[11]。
    在一份2012年东京农业大学的网络资料中显示,造园科的女子学生在半数左右[12]。2014年底的中日韩三国风景园林大会中也有与会者讨论到风景园林女性学生在日本也占到半数以上,同中国的情况一样[13]。
    对于前赴后继投入该行业的女性来说,国际风景园林师联合会前主席戴安妮·孟赛斯在2014年沈阳的中国风景园林学会女风景园林师分会成立会上所说:“分会的成立对儿童、社区、城市和自然乃至整个风景园林行业是个难得的机遇。”
    女性相对于男性来说,对家庭的贡献和负担实质上被社会期待得更多。因此女性更容易站在生活者的立场对事物进行观察和理解,生活者在日本是一个与消费者相对而言的社会学词汇,即每天经营生活的人,生活着的人。创造生活的场所对于风景园林专业而言,经常要表现出对生活本身实感的言语和态度。对于自然和社会制造出来的性别差异来说,工作的女性以此为优势,在使用空间上的确要比男性获得更多实际的感受和体验。另外在养育孩子和照顾老人方面,虽然从金钱收益方面来讲没有效果,但是作为生活的基本,爱心的相接,可以获得的精神喜悦,从精神上也可促进良好的风景园林的产生。在环境问题加剧的21世纪,即使是男性也要从多样的立场、生活经验出发进行风景园林师的工作,这是制造人、空间和自然的优良关系的非常重要的一点。这点上,对于与日常生活息息相关的风景园林师来说,自然和社会赋予了谁生活中更多的苦痛和责任,更多的体验和感受,更多的观察和认知,谁就可能更有发言权,谁也就更有机会成为优秀的风景园林师。
     
    4  结语
    概览了日本女风景园林师的来路和去向,可以看到直到今天,女性的重心仍然在于家庭,虽然在劳动强度大,劳动时间受限制的劣势下弱于男性,但女性的本身属性是与风景园林相匹配的。在女性以贤妻良母为专职的时代,园艺本身可以作为女性最好的副业被提倡。在几乎跨越一个世纪后的1996年的女风景园林师从业者的大调查中,很多的女性风景园林专业的学生经过同婚姻家庭的调整和磨合,主要选取的是曲线就业,通过选择、退职、转职,或者留学深造,取得从业资格证书等方式持续着该领域的工作。而且在职业形象还不太确立的时代,从自身环境出发,选择了与风景园林有关的,适合自己人生舞台的职业,有的甚至取得了行业内卓越的成就。最后,在面对21世纪的全球环境恶化,世界各国都倾向于优良的人居环境建设中的大潮下,在婚姻家庭中生育养育顾老顾家的负担依然不可推卸的情况下,正确把握同男性相较而言是优势的生活者的姿态,把生活中方方面面的体验和感性运用到生活的优良空间的创造上,正是女风景园林师责无旁贷的使命。当然,如果在男性、企业、社会方面都获得充分的理解和对应的前提下,更是有一份美好的前景。
    地球是母亲,女性也是母亲。人类如果失却了母亲,人类将会消失。


    参考文献:
    [1] 刘恺希,武毅,赵红斌,等.风景园林女性的自信与自觉:调查访谈与思考[J].中国园林,2014(3):35-39.
    [2] 杨慧.我国女性就业现状及行业与职业分布性别差异[N].中国妇女报,2013-03-06.
    [3] 白井彦衛,西村公宏.我が国における庭園学教育の発祥に関する研究[J].千葉大園学報,1989,42:49-57.
    [4] 女性造園家への道.造園専攻女子学生の進路とキャリア形成[J].日本造園学会誌,1997,61(1):5-39. 
    [5] 西村公宏.三井ヒサエと女子園芸教育の黎明[J].造園雑誌,1992,55(5):73-78.
    [6] 大杉岳男.園芸上より見たる女子教育[J].園芸之友,1905,2(13):1-4.
    [7] 中込白峯.「園芸上より見たる女子教育」を読む[J].園芸之友,1906:4-7.
    [8] 大杉房吉.再び女子園芸教育につきて[J].園芸之友,1906:6-8.
    [9] [EB/OL].http://www.prec.co.jp/guide/data/design_nisibetu.html.
    [10] 大会運営委員会学術委員会.女性造園家が読み解く21世紀の生活環境[J].ランドスケープ研究,2002,65(2):220-228.         
    [11] [EB/OL]. http://www.yahoo.co.jp.
    [12] [EB/OL].http://nodai.cc-town.net/modules/nmblog/response.php?aid=13329.
    [13] [EB/OL].https://www.yoi-kensetsu.com/shinkou/pdf_sv/200903/11167.pdf.

    (编辑/王媛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