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园林
期刊搜索:
  • 当期推荐
  • 期刊检索
  • 目录索引
  • 业界新闻
  • 投稿须知
  • 广告服务
  • 友情链接
  • 联系我们
  • 返回首页
远程稿件处理
期刊杂志

    思考风景园林专业科学革命的本质

    关键词:风景园林;可持续景观;范式;科学知识;协同效应;景观效能

    Key words:landscape architecture; sustainable landscape; paradigm; scientific knowledge; synergies; landscape performance

    摘要:在风景园林行业,关于景观多功能性以及可持续性最大化的议题正在迅速增多,并极有可能成为本行业的核心范式。这种范式是一种重要和必然的发展趋势,它反映了全球的迫切需求,同时要求科学知识在景观规划与设计中得到充分应用。追溯了景观设计中此种范式的发展历史,并探讨了科学革命本质的成长与发展轨迹。以此为背景,认为景观效能最大化需要在整个设计过程中应用科学知识,一旦能实现全方位的效益,那设计中存在的就是协同效应而非取舍。拥有更丰富的生物多样性及更少的空气污染并不意味着人们需要接受一个较差的景观体验以及拥有较少的娱乐活动和身心修复。讨论了应用科学知识进行场地设计的方法,该方法力求实现生态系统服务范围最大化。以不列颠哥伦比亚省温哥华市的一个可持续性滨水社区为例,阐述了科学理解、生态系统服务和可持续设计实践三者之间的联系,并特别强调运用经验科学来支持人的体验与福祉。

    Abstract:Within the profession of landscape architecture, concern for maximizing the performance of multi-functional and sustainable landscapes is growing rapidly and may well become the dominant paradigm of the profession. This is an important and necessary development that responds to urgent global needs and requires the application of scientific knowledge to landscape planning and design. This paper traces the historic development of this paradigm in landscape architecture and discusses its growth and trajectory with respect to the nature of scientific revolutions. With this discussion as context, the author contends that maximizing landscape performance requires the application of scientific knowledge throughout the design process, if the fullest range of benefits is to be achieved and that, with this understanding, synergies may be achieved rather than trade-offs having to be made. Having more biodiversity and less air pollution does not mean accepting a weaker landscape experience and having less recreation and restoration. This paper will discuss the application of scientific knowledge to place design using a methodology that seeks to maximize the fullest range of ecosystem services. A new sustainable waterfront community in Vancouver, British Columbia will be used to illustrate the connections between scientific understandings, ecosystem services, and sustainable design practices with particular emphasis on the use of empirical science to support human experience and wellbeing.

    内容:1  可持续性和可持续景观
    自《我们共同的未来》出版以来[1],实现可持续发展已经成为政府、规划者、政策分析师、研究人员和各学科从业人员的目标[2]。可持续性或可持续发展的定义相当广泛,但在生态与景观科学领域中,其越来越被理解为一种在维持现有功能和过程的同时响应自然或人类系统变化的能力[3]。实现可持续性是这个时代的典型挑战。可持续景观是可持续性的一个子集,面对变化时的弹性是衡量可持续景观的标准[4],这就使得景观设计、规划和管理都必须寻求科学依据[5]。

    2  问题的本质
    全球总人口目前接近74亿人,其中54%(或40亿)居住在城市。到21世纪中叶,预计超过1 000多万人口的大城市的数量将随着世界人口增加到109亿人而急剧上升,也就是说有66%(或70亿)人将生活在城市中[6-7]。伴随着人口增加和城市化,人类对食物、水及能量的需求也在增加,而全球生态系统却正在衰退,人类有迫切的需求去适应气候变化[8-9]。
    气候变化将导致生物群落的变化与荒漠化的增加[10]。由于世界上多数大城市都在沿海地带,海平面上升需要人们放弃大面积的城市或重大基础设施工程而进行城市改建,以保护这些城市和居民[11]。在气候变化的影响下,预期中环境恶化的水平在未来将更加严重,由于贫困、人口压力和环境恶化等原因,逃离自己国家的生态难民的人数将超过目前逃离中东的难民。海平面上升在孟加拉国、埃及、中国和印度预计将危及1.31亿人,而在其他地方还有5 000万人将受到干旱的威胁。这些环境难民将成为这个时代最重要的问题之一[12]。

    3  风景园林师的回应
    景观是连接自然和人类系统的纽带[13],风景园林专业被定义为土地系统规划领域的科学和艺术,可以通过设计室外空间、保护自然环境来支持人类的需求[14]。风景园林师可从事的活动包括:可持续规划与设计;城市的公共领域(的设计);重大基础设施项目(包括那些应对气候变化的项目的开发);区域开放空间系统(的设计);本地和全国的生态系统修复和为人类发展提供广泛利益的新的弹性生态。要开展这一系列的工作需要远见、思想及对新科学知识的发展与应用。风景园林这一职业非常适合应对这个时代最紧迫的问题,与此同时风景园林专业对于这些议题充满活力、有创造力和积极的贡献也能进一步宣告风景园林专业的复兴与价值。

    4  风景园林中的科学应用
    科学在景观规划和设计中的应用并不新鲜。早在19世纪,帕特里克·戈德斯(1854— 1932),一位苏格兰生物学家、地理学家、城市规划者,就提倡使用区域调查来支持规划,将城市和农村的生活方式结合成一个地域文明。他的想法后来影响了美国的区域规划协会,就是将区域规划与了解区域生态的必要性连接了起来[15]。
    伊恩·麦克哈格在1969年出版的《设计结合自然》一书中,编写了一个合理的科学方法来进行环境规划,他将景观分类为几个因子进行分析,确定那些土地最适合的特定土地利用方式,同时满足人类对于景观的需求[16]。虽然现在已有地理信息系统和地理设计等软件可运用,但麦克哈格等人开发的原则和方法仍在广泛使用。
    与此相对应,科学家们发展了目前已知的针对景观管理的生态系统方法[17-18],前提是科学家应在自然区域的管理中发挥更大作用。因为他们最了解这些地区的生态系统。生态系统方法的目标是,通过适应性管理,增加自然系统的弹性从而达到自然系统的可持续性[17,19]。
    Jack Ahern提出了一个跨学科的方法使景观生态规划实现可持续景观的目标(图1)。他的方法力求通过理解景观、文化过程及明确利益相关者的不同目标,去开发(多个)潜在的规划方案并在最优方案实施之前进行评估[20]。他的一个重要的原则是,景观规划是基于实质性的知识(自然和社会科学)绘制的,他主张景观生态学为可持续景观规划的实质性知识基础。
     
    5  景观科学最新发展趋势
    自21世纪初以来,可持续性科学的发展使科学在风景园林中的应用又更进一步。可持续性科学的本质是在保护地球生命系统的同时,满足人类的需要,要实现这一目标需要跨学科的知识,全方位地将自然和社会知识结合[21]。在景观研究、规划、设计和管理方面,可持续性科学的出现使人们认识到可持续景观的复杂性,这需要使用广泛适用的科学原理,并将景观绩效指标运用到景观设计中[5]。

    6  生态系统服务和生态系统服务方法
    一种新的景观评估和规划方法出现在于2003年出版的《千禧年生态系统评估》(MEA)中。生态系统服务是指人类从生态系统中获得的大量多样化物质及非物质(有形及无形)的商品和服务[8]。超过13万名科学家将生态系统服务作为全球的生态系统的健康(运转)的能效指标。他们得出的结论是:过去50年的经济发展以全球生态系统退化为代价,在这个时间段,60%的全球生态系统服务都下降了[8]。
    MEA创造了对生态系统服务的类型划分,单个的服务分类有:供应、调节、支持和文化服务。供应性服务提供了直接的实用价值,包括来自本地生态系统的食物、水和药品,以及燃料和纤维。调节性服务包括对空气质量、气候和侵蚀的调节。支持性服务主要用于维护其他生态系统服务的产品,包括土壤的形成、氧气生产及维护生物多样性。文化生态系统服务则是生产非物质利益,如:娱乐、审美体验及改善可被认知的功能[8,22]。
    生态系统的结构决定了它的流程或功能。反过来说,我们可以生产对人类有益的生态服务(图2)。因为生态系统服务依赖于生态系统的结构和功能,改变任何结构与功能都将改变它所产生的服务和利益[4,20]。 

    7  生态系统服务方法
    通过调整生态系统方法的框架将生态系统服务作为可持续性的指标,MEA的作者建立了一种规划途径,称之为生态系统服务方法(ESA),其目标是保持生态完整性,同时通过保留生态系统服务来满足人类需求[23]。方法类似于图1,它用跨学科的知识来规划,结合利益相关者的投入及生产来评估备选规划方案。不同之处在于大量运用了生态系统服务评估来支持规划[20]。在ESA,将生态系统服务的应用作为可持续性的指标意在更好地整合政策及管理从而维护人类的福祉。

    8  多功能景观
    ESA一直试图增加景观设计的多功能性。可持续发展使人们越来越重视如何理解人类干预对生态系统功能的影响。在景观规划设计中,这是对人类活动影响的量化[5]。自2003年MEA出版以来,生态系统服务被广泛用于在设计后的景观中测量生态系统的功能。这导致了一个理解,即将可持续景观等同于多功能景观,这可以以其生产的一系列生态系统服务来衡量[24]。在一系列环境学科中,生态系统服务逐渐被认为是联结环境与社会的关键概念[4]。
    在美国,有2个系统已经发展到可以测量景观的多功能性。可持续场地计划(SITES)是由美国风景园林师协会与伯德·约翰逊夫人野花中心和其他合作伙伴共同开发的[25-26]。它使用大量的最佳实践项目将广泛的生态系统服务纳入景观设计中。景观能效案例系列(LPS)是一个由景观设计基金会赞助下的一系列案例研究。在每个案例研究中,至少有一个生态、经济和社会生态系统服务是由设计产生,并被定量测量[27]。这2个系统都支持多功能性,以多重性能指标的方式来说明景观可持续性的增加。
    解决当今国际社会面临的严重问题,需要应用多学科的知识。根据场地尺度,从业者可以依靠在过程中执行,如SITES或从LPS学习。更多场地的具体可持续景观设计要求设计师咨询不同学科的专家,将更多功能和生态系统服务纳入设计,通过生态系统服务的应用作为景观能效指标。之后的案例将对这一途径进行说明。

    9  案例研究:东南福溪
    1991年,温哥华城市委员会启动了可持续社区模式的开发,该项目位于前海滨工业区,城市中心的边缘。委员会想创造一个人们生活、工作、玩耍和学习的社区,并且这个社区将尽可能高水平地维护和平衡社会公平、宜居性、生态健康和经济繁荣[28]。 
    东南福溪社区因为包含大量的可持续性最佳设计实践而被定为LEED白金认证社区。2020年项目完成时,它将包含11 000~13 000单元的住房,混合了大约150万平方英尺(13.94hm2)的多功能商业空间。场地的海滨边缘带将是一个连续不断的公共漫步和自行车游览路线,同时该场地还将包含10hm2的公共开放空间。
    第一阶段的开发占地7hm2,是该案例分析的主要研究区域。其中包含的最佳设计实践项目,被视为生态系统服务的诱发器。
    这些实践被分为4类范畴:水流、基础设施、栖息地和植被以及场所营造。设计策略所产生的每一类生态系统服务都用文字评论和场地分析或定量计算评估(表1)。
    最佳设计实践包括了一个邻里社区的能源系统设计和公共交通设计。50%的屋顶区域成为绿色屋顶。1/3的场地用于公园和滨水绿道的建设,包括一个湿地和滨河区域,一个社区花园,以及一座已建立的栖息地岛屿。所有的雨水都经由湿地或生态草沟再进入福溪,一个海洋的入口(图3)。一个完整的行道树计划按革新性的树木种植标准来操作,包括广泛使用树木单元沿着街道和其他铺砌区域种植。大部分的植物为耐旱本土植物。公共领域则是专为灵活使用和社会互动而设计的(图4)。
    水流设计的范畴包括生态草沟和湿地,可以收集并处理所有没有被屋顶收集的雨水。这些水流的最佳设计实践项目支持了用于提供淡水的生态系统服务,减轻了土壤和水污染,并净化进入海洋前的雨水,以支持(保护)海洋生物的多样性。
    落在屋顶的水流入地下贮水池,用于冲厕所和灌溉所有场地。密集的绿色屋顶支持粮食生产。这些基础设施的最佳设计实践支持了提供淡水的生态系统服务,节制了的极端天气的影响,缓解了季节性干旱。图5显示了整个场地的地表径流。 
    在植被和栖息地的设计范畴中,有10种可识别的主要生境类型,包括一个支持海洋物种的栖息地岛屿。每种栖息地类型给场地提供了不同的物种,增加其整体生物多样性。栖息地和植被也支持了食物(供给)效益、极端天气节制、干旱缓解、空气净化、碳固定、植物授粉、传播种子、防止紫外线和控制侵蚀,并且在人类身心健康方面也扮演了重要角色[29]。这说明在场地设计中使用这些生态系统服务的方法,可实现协同效应而非取舍。例如:植被和栖息地支持生物多样性和减轻空气污染,同时他们也可支持娱乐体验和精神恢复(休憩)。应用生态系统服务实现可持续景观并不意味着必须要接受一个较弱的景观体验。
    场所营造的目的是创造空间,一个被公众和社区高度重视和高度使用的空间。地方感随着时间的推移通过居民对社区的使用而发生,也可以是来自空间的美学质量或场所的特性[30-31]。场地设计包括从步行者系统到私人发展的开放空间。这为场地提供了使用的灵活性也促进了可步行性。场地内的个人空间设计了符合美学的外观,创建出领地感并且适应各种规模的活动组织。公共领域的设计一直致力于培育一个高使用度的场所,给各个年龄阶段的人提供广泛的可使用性,包括从大型聚会到小学的户外活动。

    10  案例研究总结
    在高密度城市中,这样的场地通常被认为不能做到支持生物多样性和生态系统服务。这个场地的使用后评价表明:该场地的规划和设计可为生态系统服务和生物多样性作出重大贡献。良好的生态设计可支持配置和调节生态系统服务。相比自然的(原生的)同等尺度的场地而言,场地规划和设计为个人和团体所提供的一系列选择,能够促进更多的文化生态系统服务。

    11  现状走向
    风景园林师与其他专家合作,使用跨学科的方法来设计可持续城市和城市地区来应对环境恶化和气候变化,这需要从很多学科中获得知识,包括景观生态学、土壤学、植物生理学、自然地理学、地貌学和环境心理学。
    很多问题阻碍了科学在风景园林专业的发展和应用。这些事实包括:
    缺乏资源组建一支跨学科的专家团队,一些大型的、政府资助的项目除外;
    在风景园林中运用科学对于公众及利益相关者来说是不可见的;
    决策者往往缺乏科学知识去支持多功能景观的设计;
    即使在所谓的可持续城市设计中,也常常囿于狭窄的目标,例如:碳平衡;
    当前风景园林教育不包括广泛适用的科学知识;
    这个职业还没有形成共识性的科学范式。
    这些所列举的问题中,只有最后2个是风景园林师在学术界和专业实践上能够直接把控的。虽然愿望是美好的,但在不增加就读学历年份的情况下,风景园林课程几乎不太可能大量增加科学知识的分量。这不可能发生还因为这个行业潜在的学生可能会不喜欢这种变化以及“园林工作者需要更多的科学知识”还没有成为一个被普遍接受的观点。一种可能是,风景园林专业开设更多的两年制的研究学位,同时继续提供他们现在所有的本科和研究生专业学位。尽管类似SITES及LPS的举措和生态系统服务的应用都能使从业者和未来的从业人员在无须大量科学知识的情况下采用科学设计方法,但每人所能掌握的科学知识还是多多益善。

    12  风景园林的科学范式
    托马斯·库恩在《科学革命的结构》 (1970年)中定义了科学范式的发展与操作。库恩认为,科学家都持有相同的范式或“群体成员所共享的信念、价值观、技术体系”[32]。范式决定了什么是研究,结果将如何分析。现有科学范式的强势之处在于忽视任何无法解释的异见或(新的)发现。只有当反面证据呈现压倒性优势时,新范式的理论才会被重新审视和接受。当这种情况发生时,科学革命是指旧范式的遗弃和新范式的开始。
    风景园林的定义中所包含的作为一种兼具艺术和科学的解释可能是最接近当今存在的范式。这个职业应该继续在类似的范式(上前进),并在教学和专业组织中更加明确这类范式。然而随着景观多功能性与可持续性最大化的关注快速增多,行业也在不断变化。行业内被公认的专业化数量在继续增加,例如数字技术、治愈设计、生态学和恢复、城市设计、可持续设计、水资源管理等。这些细化能够生发出对新问题的识别或是新知识的应用。
    近年来,景观生态学、可持续性科学和最近的以生态系统服务为(代表的)多功能性已成为风景园林专业实质性科学知识的一大基础部分。景观现在被理解为一个能提供多种文化和自然生态系统服务的动态系统。多功能性已经成为越来越多的景观规划的目标,而生态系统服务也愈来愈作为衡量项目多功能化和可持续性的指标[33]。通过SITES和LPS,这些知识现在越来越多地被应用在场地尺度。
    这是风景园林设计范式中的科学部分。另一部分的准范式则是(出自)认为自己相比科学家更像艺术家的风景园林师。这种取向并非无关紧要。我们的职业是为创造风景,即使多功能,还必须美丽,唯一真正可持续的景观是人们对其足够喜欢以至于不定期地去看管、保护和管理。景观的文化服务与其自然生态系统服务相比并非不重要。在我们为将科学应用到可持续景观的发展而做出必要努力的同时,我们不能忘记美丽的风景也是我们规划和设计的价值所在。
    随着世界人口和城市化的增加,同时还伴随着碳排放和气候变化、水和空气污染、资源枯竭,以及栖息地与耕地的消退伴随着社会变革和社会动荡[34]。缓解或解决这些问题需要应用来自自然科学和社会科学的一系列知识。如果成功,这将让子孙后代满足他们的物质需求,同时维持地球的生命保障系统。但是我们的职业必须继续认识到的一个事实是人类同时也有非物质的需求。通过我们的感官在环境中体验美,或寻找乐趣[35]是其中一个基本需求。渴求美和艺术的制作自史前时代以来一直是人类文化的一部分,这影响着(人类)对城市开放空间的规划与设计[36],因为增加人们对城市开放空间的使用肯定会改善他们的身体和精神健康状况[29,37]。
    毫无疑问,在解决当今世界面临的最紧迫的问题上,风景园林师扮演了一个重要的角色,这将越来越多地需要跨学科知识的应用。我们在这些工作中对科学的使用仍在不断发展。尽管最近已有成绩,但我们对于科学的理解以及在设计中对科学的运用却永无止境。然而,在我们的信念中,将科学应用到可持续景观的过程并不能遗弃美丽。我们所创造的景观必须继续满足我们的功能需求并滋养我们的灵魂,而我们的职业必须继续显现这双重价值。

    注:文中图片均由作者绘制。


    参考文献:
    [1] Butlin J. Our common future. By World commission on environment and development[M]. London: Oxford University Press, 1987: 383.
    [2] Rees W E. Achieving sustainability: reform or transformation?[J]. Journal of planning literature, 1995, 9(4): 343-361.
    [3] Gunderson L H. Panarchy: understanding transformations in human and natural systems[M]. Island press, 2001.
    [4] Wu J. Landscape sustainability science: ecosystem services and human well-being in changing landscapes[J]. Landscape Ecology, 2013, 28(6): 999-1023.
    [5] Musacchio L R. The scientific basis for the design of landscape sustainability: a conceptual framework for translational landscape research and practice of designed landscapes and the six Es of landscape sustainability[J]. Landscape Ecology, 2009, 24(8): 993-1013.
    [6] United Nations. 2015 a. World Population Prospects, the 2015 Revision. United Nations Department of Economic and Social Affairs[EB/OL]. [2015-09-15]. http://esa.un.org/unpd/wpp/.
    [7] United Nations. 2015 b. World Urbanization Prospects, the 2014 revision United Nations Department of Economic and Social Affairs[EB/OL]. [2015-09-15[. http://esa.un.org/unpd/wup/.
    [8] MEA. 2005. Summary for decision makers. In Ecosystems and human well-being: Synthesis 1-24. Washington, DC: Island Press[EB/OL]. [2015-09-30]. https://groups.nceas.ucsb.edu/sustainability-science/2010%20weekly-sessions/session-5-2013-10.11.2010-the-environmental-services-that-flow-from-natural-capital/supplemental-readings-from-the-reader/MEA%20synthesis%202005.pdf/view.
    [9] Beddington J. Food, energy, water and the climate: a perfect storm of global events[C]//Lecture to Sustainable Development UK 09 Conference. 2009, 19. 
    [10] Hulme M, Kelly M. Exploring the links between desertification and climate change[J]. Environment: Science and Policy for Sustainable Development, 1993, 35(6): 4-45.
    [11] Vellinga P, Leatherman S P. Sea level rise, consequences and policies[J]. Climatic Change, 1989, 15(1-2): 175-189.
    [12] Myers N. Environmental refugees: a growing phenomenon of the 21st century[J]. Philosophical Transactions of the Royal Society of London B: Biological Sciences, 2002, 357(1420): 609-613.
    [13] Liu J, Dietz T, Carpenter S R, et al. Complexity of coupled human and natural systems[J]. Science, 2007, 317(5844): 1513-1516.
    [14] Marshall L L, Hiss J E. Landscape architecture: Guidelines to professional practice[M]. Amer Society Landscape, 1981.
    [15] Steiner F, Young G, Zube E. Ecological planning: Retrospect and prospect[J]. Landscape journal, 1988, 7(1): 31-39.
    [16] McHarg I L, Mumford L. Design with nature[M]. New York: American Museum of Natural History, 1969.
    [17] Kay J J, Schneider E. Embracing complexity: the challenge of the ecosystem approach[J]. Alternatives Journal, 1994, 20(3): 32.
    [18] Waltner-Toews D, Kay J J, Lister N M E. The ecosystem approach: complexity, uncertainty, and managing for sustainability[M]. Columbia University Press, 2008.
    [19] Christensen N L, Bartuska A M, Brown J H, et al. The report of the Ecological Society of America committee on the scientific basis for ecosystem management[J]. Ecological applications, 1996, 6(3): 665-691. 
    [20] Mooney P. A Systematic Approach to Incorporating Multiple Ecosystem Services in Landscape Planning and Design[J]. Landscape Journal, 2014, 33(2): 141-171.
    [21] Kates R W, Clark W C, Corell R, et al. Environment and development: sustainability science. [J]. Science, 2001, 292: 641-642. 
    [22] Hassan R, Scholes R, Ash N. Ecosystems and human well-being: current state and trends, vol 1. Findings of the condition and trends working group of the Millennium Ecosystem Assessment[J]. 2005.
    [23] Haines-Young R, Potschin M. Methodologies for defining and assessing ecosystem services[J]. 2009.
    [24] O' Farrell P J, Anderson P M L. Sustainable multifunctional landscapes: a review to implementation[J]. Current Opinion in Environmental Sustainability, 2010, 2(1): 59-65.
    [25] Sustainable Sites Initiative. 2009a. The Sustainable Sites Initiative: Guidelines and Performance Benchmarks[EB/OL]. [2015-09-30]. http://www.coconino.az.gov/DocumentCenter/View/5469.
    [26] Sustainable Sites Initiative. 2009b.TheCaseforSustainableLandscapes[EB/OL]. [2015-09-30]. http://landscapeforlife.org/new/downloads/publications/The%20Case%20for%20Sustainable%20Landscapes_2009.pdf .
    [27] Landscape Architecture Foundation.2015[EB/OL]. [2015-09-26]. https://lafoundation.org.
    [28] Bayley R. 2014. The Challenge Series, Millennium Water: The Southeast False Creek Olympic Village, Vancouver Canada-A Story of Leading-Edge Sustainable Development. Vancouver, BC: Roger Bayley Inc.[EB/OL]. [2015-09-29]. http://www.thechallengeseries.ca. 
    [29] Kuo F E. Parks and Other Green Environments:'Essential Components of a Healthy Human Habitat'[J]. Australasian Parks and Leisure, 2011, 14(1): 10.
    [30] Lynch K. The image of the city[M]. MIT press, 1960, Vol. 11. 
    [31] Thwaites K, Simkins I M. Experiential landscape: an approach to people, place and space[M]. Routledge, 2006.
    [32] Kuhn T. The nature of scientific revolutions[M]. Chicago University Press, Chicago, 1970.
    [33] Selman P. Sustainable landscape planning: the reconnection agenda[M]. Routledge, 2012.
    [34] Steiner F. Landscape ecological urbanism: Origins and trajectories[J]. Landscape and Urban Planning, 2011, 100(4): 333-337.or designers[M]. John Wiley & Sons, 2012.
    [35] Holtzschue L. Understanding Color: An Introduction for Designers[J]. John Wiley & Sons, 2011.
    [36] Hancock T. Email communication[Z]. 2015-09-18.
    [37] Maas J, Verheij R A, Groenewegen P P, et al. Green space, urbanity, and health: how strong is the relation?[J]. Journal of epidemiology and community health, 2006, 60(7): 587-592.

    (编辑/金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