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园林
期刊搜索:
  • 当期推荐
  • 期刊检索
  • 目录索引
  • 业界新闻
  • 投稿须知
  • 广告服务
  • 友情链接
  • 关于我们
  • 返回首页
远程稿件处理
期刊杂志

    论国家公园的国家意识培养

    关键词:风景园林;国家公园;国家意识;国家形象;国家精神;风景名胜区

    Key words:landscape architecture; national park; national consciousness; national icon; national spirit; famous scenic sites

    摘要:国家公园作为具有国家代表性的自然和文化遗产,除了生态保护、遗迹保存、教育科研、游览休闲等功能以外,还应具有国家意识培养的重要功能,主要包括国家形象强化、国家历史认知、国家精神弘扬等,其中包含国家价值观、道德观等在内的国家精神弘扬尤为重要,这些精神很多是全人类共同的价值观。美国国家公园管理局将“有助于人们形成共同国家意识”作为建立国家公园的核心目标。与国家公园类似的中国风景名胜区等保护地由于认识错位加上商业化、超载化等原因,在国家意识培养上存在较大缺陷。在今后的国家公园体制建设中,必须全面认识国家公园的功能,科学规划,合理利用,强化国家意识的展示和培养。

    Abstract:As a nationally representative place of the natural and cultural heritage resource, in addition to ecological protection, heritage preservation, educational research and leisure, national park should also have an important function of national consciousness training, including the national image enhancement, national historical cognition, and national spirit promotion, etc., which contain national values and moral values. Among all, national spirit promotion is the most important function, and most of these spirits are the common pursuit of mankind. The American National Park Service proposed that the core purpose of National Parks is "to help people form the common National Consciousness". In China, due to misunderstanding of the protected places such as scenic spots which are similar to national parks, commercialization, overload development, and other reasons, there is quite a defect in the national consciousness of training. In the construction of the National Park System in the future, we must fully understand the function of the National Park, plan scientifically, use rationally, and strengthen the display and education of national consciousness.

    内容:2013年11月,党的十八届三中全会明确提出建立中国国家公园体制。2015年5月,国务院提出“在9个省份开展国家公园体制试点”[1],全力推进生态文明建设。世界自然保护联盟(IUCN)将国家公园定义为:为现代人和后代提供一个或更多完整的生态系统;排除任何形式的有损于保护地管理目的的开发或占用;提供精神、科学、教育、娱乐及参观的基地,用于生态系统保护及娱乐活动的保护地[2]。
    自1872年美国黄石国家公园诞生以来,国家公园事业发展迅速,并展现出生态保护、遗迹保存、教育科研、游览休闲等多种功能,特别还有国家意识培养的重要功能。正如1992年,美国国家公园管理局在其发布的《美国国家公园21世纪议程》(National Parks for the 21st Century: the Vail Agenda)中所言:“我们国家的历史遗迹、文化特征和自然环境有助于人们形成共同国家意识的能力——这应是国家公园管理局的核心目标。”目前学术界对于国家意识最为普遍接受的观点由美国学者亚历山大·温特提出:“国家意识是人们在历史进程中形成的对国家的态度、情感、认知以及信念、习俗、价值认同的复合存在形式。[3]”国家公园对国家意识形成的助力包括国家形象强化、国家历史认知、国家精神宣扬等,其中包含国家价值观、道德观等在内的国家精神,很多甚至是全人类共同的追求。
    国外学者对于国家公园在国家意识培养方面早有研究,Doallo[4]提出通过国家公园的建设,使民众实现国家认同,Schwartz[5]认为保护国家公园的生物多样性与景观有助于提高国家认同,Byrne[6]从文化政治的角度,提出国家公园的规划管理应注意种族因素的使用,促进国家意识的增强,Herman[7]通过对关岛国家历史公园的研究,提出国家公园在国家历史纪念方面的重要作用,Arnberger[8]通过对奥地利边界国家公园的研究体现了国家公园强烈的国家属性。
    中国学者认为,1982年中国风景名胜区制度的确立,即标志着我国国家公园制度的建立[9],谢凝高先生认为中国的国家级风景名胜区,就相当于国外的国家公园[10],贾建中[10]、王连勇[11]、罗金华[12]等通过对国内外国家公园体制的研究,对中国建设国家公园制度体系提出建议。陈耀华[2]提出,国家公园的根本特性为公益性、国家主导性、科学性,而国家公园对国家意识的培养,是国家性的重要体现。

    1  国家公园的国家意识培养
    国家公园助力国家意识的形成,首先是国家形象强化和历史认知,即通过保护、游览国家大好河山,对国家形成直观的认识,并通过了解国家历史文化形成深刻的感性认知;其次是国家精神的弘扬,既包括国家主流价值观,也包括普世价值观,如勇敢、正义等。这两方面是主观和客观的关系,也是表象和内涵的关系。
    1.1  国家形象的强化
    国家公园是全民族甚至全世界共同的宝贵财富,是一个国家科学、美学和历史文化价值最高、最有代表性的地域空间综合体。如美国华盛顿州雷尼尔山(Mount Rainier)国家公园是全世界登山爱好者向往的圣地;大烟山国家公园(Great Smoky Mountains National Park)展示了多个民族的历史文化特点;世人熟知的黄石国家公园(Yellowstone National Park),被美国人自豪地称为“地球上最独一无二的神奇乐园”。美国国家公园建设经验表明,国家公园是国家形象强化与推广的有效手段。
    1.1.1  统一的国家管理和宣传
    采用统一的管理和宣传手段,有助于参观者形成统一意识,增强国家形象方面的强化和代表作用。
    在管理模式方面,美国国家公园强调以1916年成立的国家公园管理局(National Park Service,即NPS)为主的集约化管理模式[12],下设7个地区局,分别为首都、东南部、北部、中部、西部、西部山区、阿拉斯加地区,地区局直接管理所属区域的各国家公园管理机构[13]。NPS认为“无论何种自然文化遗产资源,都不仅是从先辈那里继承来的,也是从后代那里借来的,所以,保持其真实性、完整性,做到可持续利用是必然要求”,将公园资源的公益服务摆在第一位,经济价值置于次要地位[14]。在保护利用过程中,如需与政府机关、社会机构合作,须征得管理局同意,并遵照相关标准和指南开展,确保工作的规范性与统一性。
    从宣传手法方面,NPS在百年历史的体制建设中,衍生出有效的国家品牌宣传方式,如与国家公园保护协会(National Parks Conservation Association,即NPCA)、国家鱼类和野生动物基金会(National Fish and Wildlife Foundation,即NFWF)、美国徒步旅行协会(American Hiking Society,即AHS)、学生保护协会(The Student Conservation Association,即SCA)、国家森林基金会(National Forest Foundation,即NFF)联合印制并免费发放的统一风格宣传册(图1),由国家公园游客中心免费提供,内含公园地图、图片与相应文字介绍等信息。此外,国家公园内部的指示标志、行政设施等,采用统一风格,使形成一致认知。如加拿大国家公园内部运营车辆,车身印有加拿大国旗—枫叶旗形象(图2),而非我国风景名胜区常见的商家广告,车辆在公园内部运营的同时宣传了加拿大的国家形象,强化国家品牌体验。
    1.1.2  有序的公园建设和氛围
    国家公园的游览氛围应是有序、安静的,这样的环境既能够保证游览的舒适性,同时对科教功能、展示功能的活动开展提供保障,使游客充分体验国家代表性的特点所在,并有效保护公园环境与自然文化资源。美国国家公园通过严格控制游客数量和环境容量来达到这一目的。通过研究确定公园的接待能力,以预约参观的方式调控游客数量,使公园活动保持在接待能力范围之内。此外,公园内部设置开放区和非开放区,非开放区可以观瞻,但不能随意进入,合理的游客与活动控制保障了公园的整体氛围。
    在有序、安静整体氛围的影响下,国家公园出入口、主要景点、游客中心等重要节点不是被纷杂哄乱的商业店铺所充斥,而是安静的氛围和飘扬的国旗。如美国黄石国家公园内服务设施门前、加拿大班夫国家公园入口处均升起国旗(图3),作为国家的最直接代表与体现,一是提醒国外游客这里的领土归属,二是增强本国游客的国家认同感与自豪感。与国内风景名胜区不同,美国、加拿大国家公园入口及园区内游客中心设施位置除了安排常规的公园售票、问询、休憩、医疗等服务外,严禁安排大规模旅游开发与商业设施。
    1.1.3  生动的国家历史展示
    在国家公园自然本底的基础上进行国家历史文化的展示,是强化国家形象的另一手段。美国、加拿大国家公园管理局通过对珍贵自然资源、历史文化的展示来达到爱国主义教育目的,通过配备专业讲解员、专门网站、媒体、通讯等方式,向公众传播公园历史、生态资源的相关信息[15]。针对游客开展多种多样的活动,深化不同群体对公园主要资源、本地区自然文化资源的认识,使游客形成国家自然资源与历史文化认同感。
    加拿大罗伯森山(Mount Robson)省立公园是落基山脉国家公园群的著名景点,在入口的游客中心内,公园管理者用别出心裁的方式展示了加拿大与罗伯森山的历史(图4):用一棵公园内枯萎大树的年轮代表时间,通过关键时间点及事件的简要描述,展示公园历史与国家历史进程,使历史文化变得生动且简明有趣,增强游客的国家历史认知。
    1.2  国家精神的弘扬
    国家公园的建立是弘扬国家精神,形成统一价值观的有效手段。其中既有为国家奉献的精神,又有超越民族、国别界限,全人类都应坚持的正义、勇敢与助人为乐的统一价值观。
    美国埃德温·伯恩鲍姆(EdwinBernbaum)博士认为:国家公园代表着“美国的灵魂”[16]。可以激发民族自豪感,增强文化自信心;历史人文资源是国民熟悉国家历史,培养爱国主义情怀,领略友善、正义、奉献精神的重要场所。如我国以壮丽风光为主题的黄山、武陵源风景名胜区;以历史文化为主题的承德避暑山庄-外八庙、八达岭-十三陵风景名胜区;以民族精神为主题的井冈山、西柏坡-天桂山风景名胜区等,国家公园体制应在我国国家级风景名胜区的基础上,传递国家精神,培养统一的国家意识。
    1.2.1  为国奉献的国家精神
    国家公园作为祖国最壮美景观的代表,承载着这片土地上发生的英勇事迹,美国、加拿大国家公园将为国奉献精神着力点出。如美国西黄石国家公园入口荣誉碑(图5),上书“Honoring West Yellowstone Veterans And all the American men and women who have served their country/ARMY-NAVY-AIR FORCE-MARINE CORPS-COAST QUARD”(纪念所有西黄石的退伍军人,以及所有曾为国家服役的陆、海、空、海军陆战队,海岸警卫队将士),以表彰为国家安全保卫作出贡献的军人。
    美国盐湖城大羚羊岛省立公园入口除了少量停车位以外,没有任何商业服务设施,高高飘扬的美国国旗下,竖立着美国陆军突击队与空军纪念碑(图6):“This memorial is a remembrance of the soldiers of the USarmy and US airforce, special operations command who died in the service of this great nation on 10-29-92 approx.9.15pm. mst. May we remind each other that these men who died doing what they loved best will not fade away. We will remember them, we will honor them and we will pray for them forever.”(为纪念1992年10月29日晚上9点15分左右为国牺牲的美国陆军和空军士兵而设立此纪念碑,我们要互相提醒,他们的英勇事迹将永不褪色。我们将永远铭记他们、以他们为荣并永远为他们祈祷),用来纪念美国发动的索马里战争中为国牺牲的将士们,弘扬为国奉献的国家精神。
    1.2.2  追求正义、勇敢的人类共同价值观
    国家公园作为地球上杰出自然资源的代表,其精神体现了人类的主流价值观。位于尼亚加拉河上的尼亚加拉瀑布是世界第一大跨国瀑布,横跨加拿大、美国两国,在尼亚加拉瀑布的加拿大侧,游客如云的观景台墙壁上拿大有一块显著的纪念碑(图7),展示了17岁美国男孩Burrell Hecock的英勇事迹。1912年冬天,Burrel为了抢救因冰桥开裂而落水的一对加拿大夫妇,永远地沉睡在滚滚的尼亚加拉河中。这块纪念碑不仅是对Burrell的深切缅怀,同时也代表加拿大人民对英勇救助、无私奉献等普世精神的追崇。
    位于加拿大阿尔伯塔省贾斯珀国家公园(Jasper National Park)境内的艾迪丝·卡维尔山(Mount Edith Cavell)以神秘的高山景观和消融中的悬冰川而著名,其名称来源于一位英国护士。第一次世界大战爆发时,艾迪丝·卡维尔作为比利时布鲁塞尔市红十字医院的总护士长,坚守阵地组织抢救各国伤病员工作。在救护工作中,她协助超过200名比利时、法国战俘逃往中立的荷兰。不久,她的所为被德国士兵发现并遭残忍杀害。为了纪念这位伟大的护士,提倡人类坚持正义、不惜牺牲生命的共同价值观,英、法等国分别在伦敦、巴黎市中心建造了她的塑像,在万里之外的加拿大,政府委托加拿大皇家地理学会选取了这样一座圣洁的山峰以她为名,希望将她正义、勇敢的精神保留并传递给全世界(图8)。

    2  对中国国家公园建设的启示
    2.1  我国国家公园事业存在的问题
    2.1.1  对国家公园价值认识不足
    现行国家公园的价值认知更多强调生态保育、游憩休闲等方面,部分从业人员将珍贵的国家公园资源混同于一般的旅游资源与经济资源,片面追求经济利益,未能深刻认识国家公园的科学研究、教育启智等价值,而国家意识培养的功能常常被忽视。同时,风景名胜资源被认为是地方资产,忽视其国家所有的重要性,以及作为全球重要自然文化资源的珍贵性,难以产生国家的概念,直接导致管理利用的偏差。
    如我国的国家级风景名胜区(National Park of China),与国家公园有一定的相似之处:二者均以优美壮观的自然环境为主体,兼具历史人文资源,综合价值较高,是国家形象的展示窗口;在设立目的上以社会公益事业为主要诉求,为公众打造游览、休憩或科学、文化活动场所。但我国国家级风景名胜区存在多头管理,旅游开发严重,游览环境嘈杂等问题,难以进行国家意识培养,体现出我国对国家公园价值的认识不足与偏差。
    2.1.2  “三化”现象频发,超载开发严重
    我国风景名胜区以地方政府为主导,各地政府片面追求经济利益,进行大量商业建设与旅游开发,出现人工化、商业化、城市化现象:粗制滥造的人工仿古建筑、街区频现,景区入口及主要景点处商业设施繁多,城市用地侵占风景区保护范围,严重破坏自然生态环境,直接对国家公园的游览氛围和游人的价值认知造成干扰,削弱风景名胜区的科研教育功能以及文化传承功能。
    近年来市场对风景资源需求的不断增长,推动风景名胜区开发程度不断提高,而关于旅游容量的研究在我国起步较晚,仍处于摸索前进阶段,难以用科学有效的方法根据资源承载力进行游览量控制指引。在多种原因的综合下,我国风景名胜区严重超载,不仅对风景资源产生破坏,其次使国家形象强化、国家精神弘扬作用大打折扣,很难想象人们在人山人海举步维艰的游览环境中如何感知国家意识。
    2.1.3  展示利用方式单调
    资源展示利用方式关系到是否能够有效利用风景名胜资源,强化国家意识。我国风景名胜区展示利用方式主要分为2类:首先从旅游需求方面进行游赏景点的设立,游览项目、旅游设施的开发,是目前的主要利用方式;其次从科教宣传方面,建设博物馆、展览馆等设施,以及进行生态资源、地形地貌等科学知识的普及,是次要利用方式。
    由于旅游需求远远大于科教需求,我国风景名胜区在科教展示方面远不能达到有效培养国家意识的目的,对于景区的自然资源、历史文化资源的挖掘深度不够,由此衍生的科教展示手法单一、文化教育产品简单,难以将历史文化元素植入游览活动,国家概念在我国风景名胜资源展示过程中更是难以体现。
    2.2  对中国国家公园事业的建议
    2.2.1  全面认识国家公园,增强国家意识培养认知
    从对国家公园价值认识方面,应意识到国家公园是属于国家所有、全民所有的宝贵资源,国家公园不仅代表公园自身,同时也是一国形象的直观展示,是国家精神的有力载体。通过统一深入的宣传与教育工作,对国家公园价值与功能进行全面认识,使国家公园管理人员与经营人员对国家公园的生态保护、遗迹保存、教育科研、游览休闲、国家意识培养等功能进行充分认识,从思想上和理念上全面了解国家公园事业发展的前提条件,更好地开展国家公园的管理利用与保护工作。
    2.2.2  规划增强国家意识引导,严禁超载开发
    国家公园规划工作是指导国家公园建设发展的重要意见,应从规划理念、发展目标、设计引导等多个方面全面突出对国家意识的引导作用。在规划理念方面,强调国家公园的国家形象强化作用与国家精神弘扬作用,将国家性摆在第一位;发展目标方面,提出规划拟达到的教育目的,并有效、有序进行资源开发;设计引导方面,从游赏设施建设、景观风貌建设、重要景点设计等多方面突出强调国家意识;游赏活动设计方面,丰富展示利用手段,通过全民参与的活动进行国家意识的传达。规划应对公园入口及重要节点、主要服务设施处做出指引,限制商业旅游开发,以营造国家公园有序、安静的游览氛围,并通过国家精神弘扬积极向上的价值观。
    2.2.3  丰富展示利用手段,全面展示国家公园
    对国家公园所蕴含的珍贵的自然资源、历史人文资源进行丰富的展示与利用,改变原来单一的利用手段。国家公园是国家精神的良好载体,通过人文资源的展示,使人民形成统一的价值观,感受对国家、对人民有积极意义的国家精神,以及进一步形成超越国界、种族壁垒,全体人民共同尊崇的正义、勇敢的精神,使国家公园在实现基本功能的同时,追求更高价值。同时,管理人员应明确国家公园的国家主导性,管理与利用工作均应在国家主导下开展。形成统一的管理机构,以统一的管理与宣传手法强化国家形象,挖掘国家历史与文化资源,弘扬国家精神,全面展示国家公园。

    3  结语
    我国现行保护地制度中,有国家公园含义的包括世界遗产、风景名胜区、森林公园、地质公园、湿地公园、水利风景区等,在一定程度上,这些保护地有国家公园的性质,但现状的各类型保护地分属不同行政机构,经营管理制度各不相同,不能够形成一致的国家意识认知。国家级风景名胜区作为国家公园事业建设的基础,一定程度上承担了国家公园的功能,但在国家意识培养方面仍有不足。
    美国、加拿大的国家公园经过100多年的发展,已成为国家形象与精神文化的典型代表,通过接待来自世界各地的游客,使其认识、了解国家文化,是文化输出的重要通道。我国有着广阔的疆土、丰富多样的自然资源、源远流长的历史文化,风景文化更是传统文化中璀璨的明珠,国家公园事业开展有着深厚的基础。通过学习国外国家公园建设的先进经验,全面认识国家公园的内涵,从规划方面增强国家意识引导,运用丰富的展示利用手段,将国家公园打造为促进中国与世界各国文化交流的通道,强化国家形象,弘扬国家精神,增强中华文化软实力,使中国国家公园成为增强国家意识、凝聚中华合力、促进民族复兴、更好地走向世界的重要载体。

    注:文中图片均由陈耀华拍摄或提供。


    参考文献:
    [1] 国务院批转发改委关于2015年深化经济体制改革重点工作意见的通知(国发[2015]26号)[EB/OL].[2015-05-18].http://www.ndrc.gov.cn/zcfb/zcfbqt/201505/t20150518_692489.html.
    [2] 陈耀华,黄丹,颜思琦.论国家公园的公益性、国家主导性和科学性[J].地理科学,2014,3(3):257-264.
    [3] 汤先萍.近年来“国家意识”问题研究述评[J].兵团党校学报,2013(2):73-76.
    [4] Doallo C, Ximena A. National Parks and Historical Peronism ("PeronismoHistórico"): the nation through the nature[J]. Estudios Y Perspectivas EnTurismo, 2012, 21(5): 1318-1335.
    [5] Schwartz K Z S. "Masters in Our Native Place": The politics of Latvian national parks on the road from Communism to "Europe"[J]. Political Geography, 2006, 25(1): 42-71.
    [6] Byrne J. When green is White: The cultural politics of race, nature and social exclusion in a Los Angeles urban national park[J]. Geoforum, 2012, 43(3): 595-611.
    [7] Herman R D K. Inscribing empire: Guam and the War in the Pacific National Historical Park[J]. Political Geography, 2008, 27(6): 630-651.
    [8] Arnberger A, Schoissengeier R. The other side of the border: Austrian local residents' attitudes towards the neighbouring Czech Šumava National Park[J]. Journal for Nature Conservation, 2012, 20(3): 135-143.
    [9] 贾建中,邓武功,束晨阳.中国国家公园制度建设途径研究[J].中国园林,2015 (2):8-14.
    [10] 谢凝高.中国国家公园探讨[J].中国园林,2015(2):5-7.
    [11] 王连勇,霍伦贺斯特·斯蒂芬.创建统一的中华国家公园体系:美国历史经验的启示[J]. 地理研究,2014,12(33):2407-2417.
    [12] 罗金华.中国国家公园设置及其标准研究[D].福州:福建师范大学,2013.
    [13] 李如生.美国国家公园与中国风景名胜区比较研究[D].北京:北京林业大学,2005.
    [14] 吴佳雨.国家级风景名胜区空间分布特征[J].地理研究,2014,33(9):1747-1757.
    [15] 杨桂芳,陈正洪.美国国家公园科普理论与实践探索:以美国黄石公园为例[C]//中国地质学会旅游地学与地质公园研究分会第27届年会暨张掖丹霞国家地质公园建设与旅游发展研讨会论文集,2012.
    [16] Bernbaum E. The Spiritual and Cultural Significance of National Parks[EB/OL].[2008-07-15]. http://iipdigital.usembassy.gov/st/english/publication/2008/06/20080630161601cmretrop0.3615381.html#axzz3rSGWXRFA.

    (编辑/王媛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