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园林
期刊搜索:
  • 当期推荐
  • 期刊检索
  • 目录索引
  • 业界新闻
  • 投稿须知
  • 广告服务
  • 友情链接
  • 关于我们
  • 返回首页
远程稿件处理
期刊杂志

    城市CBD步行环境质量量化评价——以广州珠江新城和深圳福田中心区为例

    关键词:风景园林;CBD;步行环境质量;量化研究;广州珠江新城;深圳福田中心区

    Key words:landscape architecture; CBD; walking environment quality; quantitative study; Zhujiang New Town in Guangzhou; Futian Center in Shenzhen

    摘要:选取广州珠江新城和深圳福田中心区进行调查与研究,从效率与舒适2个维度,构建CBD步行环境质量评价指标体系。对指标数据进行无量纲处理及对比分析,评价结果显示福田中心区步行效率较高,珠江新城步行舒适度较好。结合使用者满意度调查,分析对比评价结果,得出影响CBD步行环境质量的3个主要空间形态因素:园林绿化结构、公共交通布局、路网街区形态。

    Abstract:This paper chooses Zhujiang New Town in Guangzhou and Futian Center in Shenzhen as examples to investigate and study. The appraisal target system of CBD pedestrian environment quality is built from two dimensions of efficiency and comfort. Indicator data has been analyzed and contrasted by dimensionless way. Evaluation results show that walking efficiency of Futian Center is higher and the pedestrian comfort of Zhujiang New Town is better. By combining with the user satisfaction survey, analyzing and contrasting the evaluation results, it have been concluded that three major space-form factors affecting the quality of CBD walking environment are the landscape structure, public transport layout, and network block form.

    内容:城市CBD建筑林立,人流密集,交通复杂,对于建设强度以及机动车动静态交通的普遍关注,往往使CBD的步行环境质量受到一定程度的忽视。城市CBD步行环境涉及功能、空间、景观、设施等方面,其设计的复杂性使得营造良好的步行环境具有相当的难度。城市步行环境的研究一直以来偏重定性研究,多从具体的微观角度切入,对城市步行环境展开分析,缺乏对城市步行环境的整体认识。因此对城市步行环境空间的量化研究和行人感受的实证研究有助于将空间形态客观数据和环境质量主观感受形成联系,找出二者的内在关联。城市CBD的步行环境质量主要体现在高效性和舒适性这2个本源维度上,本研究的意义即在于从这2个方面全面客观地分析与评价城市CBD步行环境质量,同时建构相应的评价指标体系,对城市CBD空间形态优化以及步行环境设计具有一定的参考应用价值。

    1  相关研究综述
    国内外关于城市步行环境质量定量研究主要集中在4个方面。一是大数据背景下宏观层面影响城市步行的相关要素研究。运用大数据下的相关性原则将公共步行生活作为研究对象进行持续性的量化监控,得出区域、经济、气候、空气质量等因素对于城市步行活动变化相关性的结论,通过步行指数初步评价城市整体的步行环境质量。二是街区空间模式与步行交通相关性的研究。国外学者提出了融合型街道网格设想,研究结果显示步行与小汽车驾驶模式相关的网络密度即步行与驾驶出行的连接度越高,人们步行出行的意愿也越高,同时降低驾车出行的数量,说明步行环境质量与机动车交通布局存在较大关联[1]。这对于本研究中步行环境定量分析的空间形态指标建构具有重要参考价值。三是微观层面,城市空间形态定量分析与城市景观主观感受的关联性研究。如城市形态与城市外部空间微气候之间的关联性研究揭示了城市空间形态与步行的物理舒适性的定量相关性;基于城市步行空间情感感受的研究,从步行心理舒适性层面通过空间-情感-情境的思路对于步行空间感受进行定量化研究。四是运用系统论、类型学等方法对于步行空间形态与主观感受进行初步的系统研究对比,通过宏观和微观2个层面分析其相关性。在上述研究基础上,本研究尝试在宏观外部条件趋同的前提下,从高效性和舒适性2个本源维度建立衡量城市步行环境质量的整体全面的空间形态指标体系,并通过定量分析评价的方法揭示其内在的关联性。

    2  研究方法
    本文选取典型CBD案例,考虑行人的活动特点,结合城市步行系统分析,构建能够表征步行环境质量的空间形态指标体系,以获得初步的定量数据。再根据使用者满意度调查获得对CBD步行环境质量的直观评价,与拟定的指标体系分析结果进行对比研究,得出影响CBD步行环境质量的关键空间形态要素,并提出CBD步行环境空间的优化策略。
    2.1  案例选择
    选取“广州珠江新城”和“深圳福田中心区”为研究对象的原因,主要是基于两者在宏观层面上地理位置接近、气候条件相似、土地等级相同的因素,故而步行环境感受的差异受中微观层面的空间形态影响较大。
    广州珠江新城位于广州市天河、越秀和海珠三区的交接处,北起黄埔大道,南邻珠江,西至广州大道,东抵华南快速干线,用地面积619hm2。核心区围绕城市新轴线对称布置,中间的“宝瓶状”广场设置绿化和景观,周围环绕高层写字楼,核心区南端设置东西二塔、四大公建等地标性建筑,轴线的尽端是海心沙广场,与著名的广州塔“小蛮腰”隔江而望(图1)。整个西区以商务办公为主,有少量的居住和配套服务设施;东区以居住为主,包含珠江公园、跑马场等休闲娱乐设施(图2)。
    深圳福田中心区位于深圳市福田区,北枕莲花山,由红荔路、新洲路、彩田路、滨河大道4条城市干道围合而成,总用地面积413hm2。南北向中轴线自莲花山起到最南端的会展中心,长达2.3km,形成了气势宏伟的空间序列。商务写字楼沿轴线两侧建设,中心区的居住和公共设施分散于四角。中心区以深南大道为界,分为南区和北区,南区为商务中心,深圳国际会展中心和一批高低错落的商务写字楼;北区为行政、文化中心,包含深圳市民中心和音乐厅、图书馆、少年宫等文化建筑(图3)。为避免遮挡莲花山景观,北区建筑以多层为主;南区作为商务中心,高楼林立,中心区形成了南高北低的空间格局[2](图4)。
    2.2  构建步行环境指标体系
    城市CBD内步行人员类型复杂,人流量大;步行与公共交通转换频率高;步行方式和目的比较复杂,需要兼顾步行的高效率与舒适性。针对这些特点将CBD步行环境评价指标分为效率指标和舒适指标共14项,其中效率指标包括步行空间本身的形态指标和与步行最具关联性的公共交通布局指标。舒适指标则包含物理舒适与心理舒适2个方面(表1)。
    2.3  使用者满意度调查
    为了验证本文城市CBD步行环境指标体系评价结果的准确性,针对上述2个CBD案例使用POE法(使用后评价法)展开使用者满意度调查。问卷内容主要包括效率满意度和舒适满意度2个部分,将指标体系中的定量评价指标转化为可主观感受的评价项,评价结果不涉及数值量化,只评价优劣程度。其中1~5项衡量效率满意度,6~10项衡量舒适满意度。问卷主要采用偶遇抽样法,使调查对象涵盖不同年龄、不同目的的人群,从而使调查结果更为真实可靠。每个案例选取无雨的1个工作日和1个休息日在不同街区进行全天调研,通过现场观察、访谈、问卷调查等方法相结合对CBD步行情况进行了解。问卷实际发放220份,收回220份,去除重复及无效问卷,采用有效问卷200份。

    3  调查研究结果
    3.1  评价指标计算与分析
    经计算得出步行环境各项指标数值,并将指标数据进行无量纲标准化处理。以中心区A的步行环境指标为基准值1,用中心区B的指标与A指标的比值作为B的指标值。这2个数值既可以反映2个中心区步行环境的优劣,也可以将这种优劣差值准确地用数据表示出来,便于直观对比(表2)。
    通过对步行可达性指标体系的数据分析,将指标数据标准化处理后,可得出2个研究对象的直观对比结果,将对比结果用图表的形式表达出来(图5)。从图示结果看出,福田中心区效率指标较高,珠江新城舒适指标较高。福田中心区效率指标全部高于珠江新城,珠江新城除过街安全感和天空可视域指标外,其余舒适指标都高于福田中心区。
    3.2  使用者满意度调查结果分析
    使用者满意度调查结果如表3所示,实线为珠江新城,虚线为福田中心区。根据使用者满意度调查结果,将城市CBD步行环境指标体系的评价结果与使用者满意度调查项目一一对比,检验指标体系计算结果与实际空间感受是否存在显著差异。
    使用者对珠江新城满意度较高的调查项是:景观环境、路线选择及活动场所;满意度明显较低的调查项是:交通换乘。使用者对福田中心区满意度较高的调查项是:景观环境、交通换乘;满意度明显较低的调查项是:路线选择和方位辨别。
    3.3  对比分析
    通过使用者满意度调查对比,可以观察到,效率指标中福田中心区的公共交通、交通换乘、步行过街3个指标使用者满意度高于珠江新城,步行路径和路线选择2个指标低于珠江新城。指标数据显示福田中心区步行路网密度相对珠江新城高,但为什么步行路径的满意度却反而较低呢?实地调查显示,这是因为珠江新城步行道路多样化程度较高,尤其是核心区内道路,有二层连廊、过街天桥、地面步行通道和地下步行通道,这就为各个方位的行人提供了多种步行路线,提高了步行的效率。福田中心区采用小街区宽道路模式,不仅步行穿越机动车道的频率与难度都有所增加,小街区对步行连续性也产生一定影响。舒适指标中,珠江新城4项指标满意度高于福田中心区,只有景观环境1项略低于福田中心区。
    综合来看,使用者在步行效率方面对福田中心区评价较高,在步行舒适方面对珠江新城评价较高,这与测得的步行环境指标数据结果基本一致。由于2个案例在城市管理水平、气候环境、市民素质等方面基本接近,可以排除这些因素对于步行环境质量判断的干扰,因此,通过使用者满意度调查结论的分析,可以认为本文构建的指标体系基本能够衡量CBD的步行环境质量。

    4  结论
    4.1  对比分析
    1)园林绿化结构。
    14项空间形态指标中,与园林绿化结构直接相关的有外部空间遮阴率、公共活动空间占比、公共活动空间覆盖率和绿地率4项。步行连续性、空间辨识度2项指标也与园林绿化结构有一定关联。因此,CBD园林绿化结构是影响步行环境的主要因素之一。与高密度公共活动空间相联结的步行绿道系统不仅可以直接提升步行环境质量,提高步行连续性及空间辨识度,还能合理利用宝贵的CBD空间资源,提高步行空间的效率与舒适性[3]。公共活动空间覆盖率与其尺度和密度相关,适当尺度较高密度的空间布局明显优于大尺度低密度的布局方式。集中布局方式导致覆盖率降低,不利于步行者使用。福田中心区公共活动空间布局较为集中,市民广场、中心绿地公园各自占用一个街区,覆盖率较低,导致了步行舒适度的降低。珠江新城核心区的花城广场,呈狭长分布,南北向贯穿整个核心区,提供了多处公共活动空间,受到步行者欢迎。此外,公共活动空间的景观设计质量也对步行舒适性产生直接影响。
    2)公共交通布局。
    合理的公共交通布局可提高CBD步行效率。福田中心区步行效率指标高于珠江新城,这与公共交通的高效性是密不可分的。福田中心区现有4条地铁线路,并且还正在建设新的地铁线和京广深港高速铁路线,建成之后,这将是中国第一个地下高铁站。相比而言,珠江新城虽有4条地铁线和1条APM线穿过,但其中APM线是短途线路,连接几个主要景点,主要服务对象是游客,并且和地铁线换乘极不方便,不能当作主要的出行工具。两者公共交通布局方式也有差异,珠江新城2条地铁线路,分别为南北走向和东西走向,十字交叉,在核心区只有一个换乘站。福田中心区4条地铁线路,蜿蜒曲折,互相交叉,在主要节点都设置了地铁站点,共计9个站点,其中5个为换乘站,站点紧凑,分布均匀,覆盖范围广。因此,发达的公共交通满足了步行者与公共交通的“无缝对接”,提高了步行效率。
    3)路网街区形态。
    路网与街区形态对步行可达性有很大影响。通常情况下,小街区规划模式可以有效提高步行路网密度、街区连通度指数、道路交叉口密度3项效率指标。同时,小街区密路网可以使公交车路线增长,公交站点增多,便于公共交通覆盖。但是研究发现,并不是街区越小越好。小街区对步行连续性、空间辨识度、过街安全感3项舒适性指标产生不利影响。福田中心区小街区宽道路的模式明显降低了步行的舒适性。因此,应采用合理的街区尺度及道路宽度,并通过步行优先的交通管理措施或步行立交设施来提高步行的舒适性[4]。
    4)其他可能因素。
    CBD功能混用程度对于步行环境有一定影响。功能的适当混合能够缩短行人步行路径,提高步行效率。CBD主要功能分为6类:商业、居住、商务办公、行政办公、公共设施和文化体育设施。如果街区功能较单一,则不能满足行人需求而造成步行路程的增加。例如福田中心区的中心绿地和珠江新城的珠江公园,二者都占据了一整个街区,该街区只能满足行人对休憩及绿化景观的需求,行人为了到达其他功能区,则需要跨越整个街区。
    标志性建筑有可能影响到步行环境。使用者满意度调查结果显示,行人在福田中心区的方位辨别力非常低,这跟标志性建筑的形态和高度有关。首先是建筑形态,福田中心区规划提出建筑风格应保持一致,这导致了大多数的写字楼都是一栋栋的“玻璃盒子”,外观十分相似,造成辨识度降低。其次是建筑高度的差异,珠江新城的超高层建筑数量多且高度高,如核心区的双塔,西塔高430m,建设中的东塔设计高度为530m,而福田中心区超高层数量少于珠江新城,且高度较为平均。缺乏地标建筑,也是导致空间辨识度降低的原因之一。
    4.2  CBD步行空间优化策略
    1)营造绿色步行网络。
    CBD占据城市黄金地段,密集的建筑和机动车道路挤压步行空间。通过连续的绿色步行网络穿针引线,将城市外部公共空间串接起来,可以在占用少量空间资源的前提下极大提高步行环境的质量。整合地下、地面、空中的步行系统,并强化其立体连接节点,如在不同层面之间采用缓坡、自动扶梯、下沉广场、贯通空间等,从而提高步行路网密度与步行连续性[5]。合理的公共活动空间布局有利于提高公共活动空间占比与覆盖率,提高步行的舒适性。空间的独特景观设计也可以提高空间辨识度和使用效率。从绿化形式上讲,充分发挥高大乔木的景观与功能优势,既有绿色景观,又能还地于民,同时提高外部空间的遮阴率。天空可视域的研究也显示,相对于建筑物,绿色植物对天空的遮挡更能让行人在心理上产生认同。
    2)提高空间形态紧凑度。
    高密度与功能混合是紧凑城市主要的空间特征。步行环境质量量化指标的研究说明,CBD采用大广场、大绿地、大水面的规划模式不仅无助于提高步行效率,还会对步行的舒适性产生不利影响。这种片面追求形式感、简单满足绿化指标的做法在目前国内城市中心区建设中比比皆是,这也是形成国内CBD容积率普遍较低的原因之一。除了适当的街区与道路尺度,用地与建筑的功能混合也有助于提高步行环境质量。对于冬暖夏热地区的城市来说,利用紧凑空间模式可以优化步行环境质量,如建筑底部架空开放、利用屋顶平台等方法可以拓展步行空间并提高外部空间的遮阴率。
    3)优化公共交通布局。
    公共交通增添了出行方式的多样化,良好的公共交通覆盖延展了出行可达范围,公共交通与步行交通的发展是相辅相成的。合理的公共交通布局应通过一定的站点数量及密度以提高覆盖率和使用效率,同时应避免过多站点的集中设置,以缓解局部区域内的潮汐式拥堵。站点之间保持适当的步行距离,通过高效优质的步行网络疏解CBD内大量交通转换的人流,重塑富有魅力的城市步行空间。
    完善的绿色步行网络、紧凑的外部空间形态、合理的公共交通布局可以为城市打造高质量的步行环境,向步行者展示城市的特色与魅力,形成城市空间的兴趣点和活力增长点,使步行模式更具吸引力,真正实现“宜居城市”的可持续发展目标。

    注:文中图表除注明外,均由作者拍摄或绘制。


    参考文献:
    [1] Grammenos, Fanis. Remaking the City Street Grid: A Design for Urban and Suburban Spaces[M]. McFarland & Company, 1988.
    [2] 陈一新.中央商务区(CBD)城市规划设计与实践[M].北京:中国建筑工业出版社,2006.
    [3] 赵春丽,杨滨章.步行空间设计与步行交通方式的选择:扬·盖尔城市公共空间设计理论探析(1)[J].中国园林,2012(6):39-42.
    [4] 金岩.回归街道生活的步行社区街道设计策略[J].中国园林,2013(5):66-69.
    [5] 许浩.城市步行公园路规划探究:以筑波研究学园都市中轴公园路为例[J].中国园林,2013(11):99-103.

    (编辑/李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