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园林
期刊搜索:
  • 当期推荐
  • 期刊检索
  • 目录索引
  • 业界新闻
  • 投稿须知
  • 广告服务
  • 友情链接
  • 关于我们
  • 返回首页
远程稿件处理
期刊杂志

    南坪河上的“九甲”人家——多民族聚居传统村落文化景观形成初探

    关键词:风景园林;传统村落;文化景观;南坪河

    Key words:landscape architecture; traditional village; cultural landscape; Nanping River

    摘要:过文献研究和田野调查,从村落自然与民族分布、民居空间形制、造型与装饰入手,诠释了广西恭城县南坪河流域传统村落“九甲风格”的景观特征。深入剖析文化景观形成原因,认为不同时期的民族迁徙是形成多民族聚居的基础;文化的空间传播促成民居空间形制的统一与差异;精神信仰上的认同导致建筑造型与装饰风格趋于一致,并有利于延续地域民族文化。在此基础上,提出从纵向时间、横向空间及精神层面构建多民族聚居区传统村落文化景观的研究框架与方法,拓展了传统村落文化景观的研究思路。

    Abstract:Based on the literature and field research, the Jiujia cultural landscape is indicated on traditional villages beside the Nanping River in Gongcheng County of Guangxi Province, in respect of the natural and ethnic distribution, the flat and space type, the shape and decoration characteristic. The reasons of cultural landscape are analyzed. The ethnic migration in different periods is the foundation of cultural landscape in multi-ethnic villages. The cultural transmission leads to the unity and difference in flat and space types. The identity of spiritual belief makes the shape and decoration tend to be uniform, and it benefits the continuation of local culture. Furtherly, the research framework is put forward on the cultural landscape in the multi-ethnic villages, from three aspects of time, space and spirit, and the approach will be expanded for cultural landscape of traditional villages.

    内容:传统村落是我国传统文化的重要载体,多民族聚居地区的传统村落更能体现文化的多样性与丰富性。桂林市恭城瑶族自治县南坪河流域为瑶、壮、汉族聚居区,经过多元文化的交流与融合,形成了独特的传统风貌,当地称之为“九甲风格”。2015年全国人居环境会议将南坪河流域的门等村、矮寨村定为示范村,对其在人居环境建设中注重挖掘地方文化、保护传统风貌等措施给予认可。那么,“九甲风格”的具体特征是什么,其形成机制又有哪些?
    “九甲风格”事实上是对南坪河流域村落文化景观的抽象性概括。“文化景观”指人与自然相互作用的地表痕迹,它能直观地反映一个地区的文化特征。传统村落本身就是文化景观的一种存在形式,是自然与人文要素综合作用的产物。自然要素包括地形地貌、河流水系,是村落选址与格局形成的重要基础。人文要素包括聚落形态、建筑式样与装饰、宗教信仰等[1]。通过自然与人文要素的相互影响,形成了传统村落独特的聚落分布、民居空间形制、建筑造型及装饰等文化景观特征。研究以南坪河流域13个行政村为基础,选择传统风貌保存较好的村落作为主要样本,详细解明村落文化景观特征,深入剖析特征形成的背景与原因。在此基础上探索了多民族聚居区传统村落文化景观形成机制的研究框架,为当前传统村落研究提供一种思路。

    1  南坪河流域“九甲”之源
    南坪河流域隶属桂林市恭城瑶族自治县莲花镇。恭城县地处广西桂林东南部,莲花镇位于县南隅。流域整体地势以低丘缓坡为主,东部处于花山余脉。明朝时期,莲花镇属下东乡,下东乡按照河流划分区域,故莲花镇被分为南坪河流域与势江流域两部分。南坪河流域包括三湾、六堡、九寨,共18个村屯,通常用“九寨”泛指该流域。后因恭城县以“乡、团、甲”为等级进行政区划分,“甲”为村屯单位,故该流域又被统称为“九甲”地区,取代“九寨”之名,一直沿用至今。现包括莲花镇境内莲花村至桑源村区域,共13个行政村(图1)。因村落环境与建筑特色鲜明,形成了独特的“九甲风格”。

    2  “九甲”传统村落文化景观特征
    2.1  村落分布与整体格局
    以全国1:250 000基础地理信息为依据,提取九甲地区传统村落高程数据(图2),大部分村落为200m左右,属低丘平地型,东南隅部分村落在400m以上,为山地型。低丘平地型村落主要分布在南坪河两岸地势较平坦的地区,与自然环境的关系为“背倚山林,山脚建宅,平地耕田”的格局,村落内部以巷道为骨架进行空间组织,平面布局上呈现沿山体扇形铺展的形态。山地型村落主要分布在东部花山脉余脉,顺应等高线自由排列组合。
    传统村落呈现出地形与民族分布的耦合特征(表1)。九甲地区传统村落分单纯瑶族及瑶、壮、汉族混合聚居2种类型。将民族与地形属性关联可以发现,单纯瑶族村落在低丘缓坡与山区2种地形条件下均有分布,多民族聚居型村落则主要分布在低丘缓坡地带,且壮族较均匀地分布在若干瑶族村屯附近。例如,东寨行政村所辖周家湾屯为壮族,西岸屯为瑶族,岩口行政村所辖龙眼屯为瑶族,马湾堡屯为壮族。以13个行政村为单位统计,此种壮、瑶杂居分布的情况有7个。
    2.2  传统民居空间形制
    民居建筑的空间形制是建筑文化的核心体现,空间要素的组合方式反映了人们日常生活对空间的使用要求。九甲传统民居空间形制以三间堂及天井式为主,两者均为地居式民居。三间堂基本遍布九甲各传统村落,包括低丘平地及山地区域,天井式民居则主要分布在南坪河沿岸低丘缓坡及平原地区。
    三间堂民居是由3间平列房屋构成[2]。一般分为2层,底层中间为厅堂,两侧为居室,根据进深大小,或为单间或分隔为2个小间,楼上防潮效果好,多为仓储,也可居住。以朗山村三间堂民居为例(图3),一层堂屋设有牌位,牌位后为厨房或通往2楼的楼梯。通过架设木楼板分隔楼层,堂屋不通高,心间与次间均使用墙体承重,硬山搁檩,与屋架组成的内部框架形成建筑整体。
    天井式民居是以矩形天井为核心,中轴对称,前堂后寝,左右厢房,结构上多为抬梁式木构架,清水砖墙,硬山搁檩。以门等村苏氏武庠公故居为例(图4),其大门两侧各有一门房,为杂物间与舂米房,进入大门为倒厅,后为天井,天井两侧各有厢房一间,分别为子女用房与厨房,天井为洗衣、洗菜场所,地面设置排水沟渠,天井后为堂屋,堂屋为主人供奉祖先、接待客人、举行重要仪典的场所,堂屋两侧为主人、长辈所用,堂屋后左右各有厢房,2楼多被用于储藏。九甲天井式民居空间形制多为一进三开间,部分聚族而居且经济富裕的家族通过纵向上增加院落形成多进式天井民居,院落之间有院墙相隔,同时由侧门和巷道将其连为一体,既相对独立,能够减少火灾影响,也可以相互联防共同御敌。多进式天井民居主要分布在朗山村、笔山村、东寨村等少数几个平地丘陵村落。
    2.3  建筑造型与装饰
    建筑造型和装饰作为建筑文化的表现符号,是区分不同建筑文化景观的重要参考[3]。九甲地区传统村落汲取了中原汉族的建筑工艺,同时也表现出少数民族建筑的造型与装饰特点,形成了独特的九甲风格(表2)。
    造型特点主要体现在屋脊与山墙。九甲民居屋脊多以龙首、龙爪、凤首、凤爪为造型,当地称其为“扳爪”。通常做法为屋檐两边为龙首,屋顶两端为龙爪,中有凤首组合成圆。材料由瓦片、铁丝、石灰组合固定而成,由师傅手工打造,形态有似孔雀开屏、有似山峰,中间写有福、禄、寿、喜,意为祈福吉祥。山墙多为马头墙和人字山墙。马头墙强调墀头装饰,在靠近马头部分有起翘。人字山墙则基本与屋面侧架轮廓重合,民居屋架前高后低,一般会在面向屋宇朝向的一面起翘,做法与装饰近似马头墙。房屋正面檐下多采用“卷栩”构造,弱化强硬的外墙立面轮廓,丰富造型。
    装饰特点主要反映在外墙立面的材料、色彩、彩画及雕刻等方面。因九甲地区以黄土为主,工匠割草烧砖,炉火温度不高,烧出的砖呈红黄色,故建筑外观总体呈红黄色。另外,多在檐口、山墙轮廓和门窗套处采用白色粉饰,与红黄色产生鲜明对比,形成了特有的外墙色彩装饰风格。建筑为木制门框,青石阶槛,门簪为乾坤造型和龙凤浮雕。房屋窗小门窄,多为万字窗。屋檐下外墙绘有蝙蝠、鹿等神兽,祈求福盈长寿。在朗山村、东寨村及笔山村,因旧时大家族富有,其装饰更为考究,彩画纹饰纤细,颜色雅致,主题多为山水风景、花鸟植物;木雕也十分精美,部分涂绘色漆,富贵艳丽。

    3  “九甲”文化景观形成原因
    3.1  民族迁徙:村落形成及分布的历史背景
    瑶、壮、汉族在不同时期规模性进入恭城县,构成了九甲地区多民族聚居的文化地理特征。恭城地接湘南,古属楚越交界之地,是广西与中原地区联系的重要通道。自隋大业十四年(618年)建县,汉人沿湘桂走廊逐渐进入恭城定居。后因战争、灾荒等多种原因,各族姓氏人口陆续从湖南、广东等地迁入,瑶族周姓于唐初入居,壮族于明洪武元年(1368年)进入,形成了“瑶、汉、壮”多民族聚居的基本格局。
    不同时期、不同族源的瑶民迁徙导致九甲地区出现了“平地瑶”与“过山瑶”的差异性文化景观。平地瑶的形成始于唐初,周姓始祖从湖南春陵(今宁远)迁入南坪河流域的高塘村一带,后该族姓分支于元末明初、清顺治年间陆续迁入门等行政村的蛟鱼口、朗山、对面山等村屯[4]。因南坪河流域土地开阔,土质肥沃,吸引了外来族姓迁入,逐步与汉文化融合,成为平地瑶聚居区。过山瑶则源于元中期,《千家古本》记载:湖南江永县千家垌瑶族因官逼民税,于元大德九年(1305年)逃离,进入三江境内(与莲花镇相邻),定名伸家垌,后迁于花山余脉,分散于丘陵山地间,形成过山瑶聚居区。九甲的蓝洞、桑源、蒲源、岩口等村均体现了山地村落的地理分布特征。
    军事防御致使汉、壮族迁入南坪河流域,形成“屯田防瑶”的文化景观特征。瑶族进入南坪河流域后,仍然受中央政府统治与压迫。明洪武元年,势江流域(紧邻九甲)瑶民聚众数千,反抗明皇朝,中央政府招募庆远府(今广西河池市南丹、宜山县)各州县23姓民壮500、药弩手300,镇压起义。后封壮族将领莫祥才为土巡检司,并于永乐二年(1404年)在恭城设置22个壮族兵堡,分布在大山出口、交通或军事要冲之地,通过“以夷制夷”的政策,防止瑶民起义,并管理地方事务[5]。南坪河流域是恭城县与平乐县交界的重要隘口,故在交通要冲之处布设了罗带、老君堡、正东堡、周家湾、凤凰堡、马湾6个壮兵兵堡,分布于若干瑶族村落附近(图5),便于防御与管理。经过繁衍生息,壮族现已成为九甲地区的主要族群。由此形成了瑶、壮村落相邻分布,民壮耕兵守寨、屯田防瑶的文化景观特征。
    3.2  文化传播:民居形制统一与差异的影响途径
    九甲地区三间堂与天井式民居形制的形成及其分布与文化传播息息相关。文化传播是以人为载体,通过对迁出地文化的继承,以及对新地域环境的适应而形成新文化景观的过程[6]。在文化传播过程中,受原迁出地文化影响,以及新迁入地自然与人文因素的影响,九甲地区民居建筑形制具有“文化上的统一性”与“分布上的差异性”的特征。
    统一性表现在民居建筑形制上的汉化,无论是单一瑶族还是多民族聚居村落,均采用了体现汉文化的三间堂与天井民居形式。究其原因主要有2点:一是迁出地民居文化已受当地汉族影响。南坪河流域早期瑶族村落多由湖南省江永县、永宁县迁入形成,当地瑶民经过与汉族交流,已形成“一明两暗”(九甲称之为“三间堂”)及“三合天井”的样式[7]。在迁入九甲地区过程中,人们的生产耕作、居住习惯等民居文化得到延续与传播,建筑形制也随之进入该地区;二是九甲地区民居文化本身的汉化。九甲地区地理条件优越,吸引了各族群迁入,其中,汉族因其具有相对先进的生产力及技术工艺,对瑶、壮族产生巨大影响,人们普遍掌握了烧瓦制陶与冶铁技术,接受了汉民居文化,因此,建筑形制能够在当地适应并延续。
    差异性表现为2种民居建筑形制空间分布的不同。在微观地理环境下,受南坪河流域自然地形、家族经济与制度等因素影响[8],天井式主要分布于低丘平地的若干典型村落,三间堂则在低丘平地与山区均有分布,成为九甲地区建筑形制的主要类型。早期瑶族、汉族迁入,受宗法制度以及外迁者防御需求,先民多选择低丘平地聚族而居,住居采用天井院落式,封闭性强,并可联防御敌。故天井式民居多分布于地势平坦且经济富裕的家族聚落。与之相比,三间堂形制数量多,分布地域广。一是因其受地形条件的约束较小;二是在家族制度向小规模转化的情形下,更具有普适性。如前文所述,九甲地区传统村落中约一半是瑶、壮、汉多民族聚居村落,其中,壮民主要是在明朝时期以堡兵的方式迁入南坪河流域,初期数量少(民国县志记载,罗带10人、老君堡10人、凤凰堡10人),后逐渐与当地瑶、汉通婚,形成的家庭规模较小,故民居多采用三间堂形制。进入清朝初期,迁入南坪河流域的人口增多,加之原聚居家族逐渐分户,三间堂适应小家庭单元的生产生活模式,故成为九甲地区广泛分布的民居建筑形制。
    3.3  精神信仰:民族文化符号延续的根本原因
    传统民居的造型与装饰是外化了的文化景观,是展现民族特色的文化符号,能够反映人们的居住环境、生产条件、历史渊源及宗教意识,其核心内涵是表达人的精神信仰。瑶族作为较早迁入南坪河流域的民族,其精神信仰在与汉、壮族的交流中得到认可与强化,作为一种文化力量延续下来,影响了九甲地区传统的建筑风格,形成了统一而鲜明的文化景观特征。
    首先是景物景象上的精神信仰。瑶族经历了数次颠沛流离后,向往美好生活,在房屋兴建时多选择与劳作、生活息息相关的动、植物及自然景物作为常见造型,如鱼、鹿、飞鸟、蝙蝠、桂花、太阳、彩虹、水等[9],目的是祈求安定与吉祥。通过将景物景象造型的提炼、组合与抽象,形成丰富的几何纹样,运用到建筑造型与装饰图案上。以九甲民居屋脊为例(图6),中间多采用抽象了的龙凤造型,在瑶族龙凤图案中,龙象征安详,凤则涵括了孔雀、锦鸡等鸟类的特征,通过龙首或凤首结合,形成圆形,表达对太阳等自然景物的崇拜。
    其次是色彩方面的喜好。瑶族喜欢红、黄、橙等对比强烈的暖色调,以黄色代表神圣、光明,红色象征勇敢、热情,体现了人们对太阳与火的崇拜,间以白色粉饰,形成鲜艳强烈的色彩。这在瑶族盘王祭祀活动、民族服饰及瑶锦制作的颜色中均有所体现。因此,九甲民居外立面色彩以红色砖墙为主,白色线条勾勒屋檐、门窗线脚,不仅使建筑更加精神、古艳厚重,更是延续民族文化的重要体现。

    4  结语
    传统村落的建成与发展是动态的过程,文化景观是经过历史积淀而形成的产物。通过对南坪河流域村落文化景观的剖析认为,多民族聚居区传统村落文化景观的形成机制可从时间、空间、精神3个层面构建分析框架(图7)。纵向时间上,梳理村落建成的社会背景,通过分析民族迁徙历史,掌握不同时期、不同民族村落的发展脉络,从而有助于解明村落地理与民族的分布特征,宏观上诠释整体景观格局;横向空间上,应以文化的空间传播为线索,剖析迁出地文化特质以及迁入地的自然与人文要素,分析不同要素对村落空间组织与建筑布局产生的影响,从而揭示村落与民居文化景观的同质性与差异性;此外,民族的精神信仰是理解传统村落文化景观的关键。《周易系辞上传》云:“形而上者谓之道”,精神信仰属“道”文化,具有较强的地域性、民族性和持久性。精神信仰常通过建筑造型、装饰等外化性文化符号体现出来,并且会随着时间的推移以及文化空间的传播而逐渐得到认同与固化。因此,剖析精神信仰,有利于深刻认识多民族村落统一而鲜明的文化景观,为其形成探寻到根源。

    注:文章图片除注明外,均由作者绘制或拍摄。
    致谢:感谢桂林市恭城瑶族自治县建设局、瑶族研究学会会长莫纪德以及莲花镇南坪河流域各村委提供的帮助。


    参考文献:
    [1] 唐晓峰.文化地理学释义[M].北京:学苑出版社,2012.
    [2] 广西民族传统建筑实录编委会.广西民族传统建筑实录[M].南宁:广西科学技术出版社,1991.
    [3] 熊伟.广西传统乡土建筑文化研究[M].北京:中国建筑工业出版社,2013.
    [4] 恭城瑶族自治县地方志编纂委员会.恭城县志[Z].南宁:广西人民出版社,1992.
    [5] 韦浩明.明代广西“俍兵”东迁及其历史作用[J].广西民族研究,2007(1):161-163.
    [6] 周尚意,孔翔,朱竑.文化地理学[M].北京:高等教育出版社,2011.
    [7] 中华人民共和国住房和城乡建设部.中国传统民居类型全集[M].中册.北京:中国建筑工业出版社,2015.
    [8] 彭丽君,肖大威,陶金.核心文化圈层中民居形态文化分异初探[J].南方建筑,2016(1):54.
    [9] 广西壮族自治区住房与城乡建设厅.广西传统民居特色研究[M].上册.南宁:广西人民出版社,2015.

    (编辑/刘欣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