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园林
期刊搜索:
  • 当期推荐
  • 期刊检索
  • 目录索引
  • 业界新闻
  • 投稿须知
  • 广告服务
  • 友情链接
  • 联系我们
  • 返回首页
远程稿件处理
期刊杂志

    空中的东方林泉 心相印的世界级峰会 ——中国·杭州2016年G20峰会场馆屋顶花园景观设计解析

    关键词:风景园林;G20峰会;杭州国际博览中心;屋顶花园

    Key words:landscape architecture; G20 Summit; Hangzhou International Expo Center; roof garden

    摘要:杭州国际博览中心的屋顶花园景观不仅在整体上秉承“水墨东方 舞动世界”的峰会场馆整体环境的核心主题,东方不朽的林泉景致也在作为领导人午宴环境及休憩场所的屋顶花园再次呈现,“创新、活力、联动、包容”的峰会主题在“心相印”的园林场景中得以诠释与升华。对于超大尺度屋顶花园的优化设计、低荷载控制设计、仿生喷灌与雨水回收利用设计等方面进行了积极探索和实践,是保证峰会期间景观效果及花园可持续经营的基础。对屋顶花园的设计历程及各专项设计进行具体解析与探讨,以期为同类型高标准大型会议配套景观或大尺度屋顶花园景观规划设计提供思路与参考。

    Abstract:The roof garden landscape of Hangzhou International Expo Center presents the main landscape design concept of "Oriental ink and wash, dancing in the world". The ancient Chinese garden scene will reappear on the roof as a luncheon venue for leaders attending the summit. The summit is themed "Innovative, Invigorated, Interconnected, Inclusive", which will be interpreted and sublimated through the "heart to heart" garden scene. The researches and practices on low load control design, bionic sprinkler irrigation system and rainwater recycling design are the foundation of sustainable operation for such a large-scale roof garden. The analysis and discussion of this unique design experience is important and necessary, which will provide information and knowledge on designing similar high-standard conference landscape or large-scale roof garden design in the future.

    内容:2016年二十国集团领导人峰会(简称G20峰会)于2016年9月4—5日在中国杭州国际博览中心召开,全世界最具影响力的20个国家领导人及各大国际组织机构的主要领导齐聚杭州,共同商议由中方提出的“构建创新、活力、联动、包容的世界经济”议题。以“空中的东方林泉”为理念,以“心相印”为主旨呼应峰会主题营建的屋顶花园(图1),不仅为领导人的午宴与休憩提供舒适、休闲的环境,也在高空中令人惊叹地展示出以“杭州元素”为代表的东方传统林泉景致在当代城市中的蓬勃生机与鲜活记忆。

    1  项目概况
    屋顶花园离地44m,其北侧东西向分布有5处商务办公及五星级酒店建筑,比屋顶花园高出56m,建筑也因此自西向东分为1~5区。屋顶花园主要分布在1~4区,南北长约190m,东西长356m,总面积约为6.5hm2,是目前国内最大的屋顶花园。二区北侧以离屋顶38m,直径54m的圆球状城市客厅(全玻璃幕墙)衔接酒店建筑。城市客厅之上,弧线形起伏的钢结构顶棚贯穿二区南北,高出屋顶20m有余。为了保证庞大的整体建筑(面积约85万m2)的结构稳定,以及排气排风、制冷、屋顶排水等功能需求,屋顶布置有各类风机风井、空调设备、纵横排水沟、虹吸雨水口、变形缝等结构构筑物(图2)。

    2  项目设计历程
    杭州国际博览中心屋顶花园的设计历程可分为2个阶段。第一阶段为2015年之前的设计阶段;第二阶段为2015年4月确定作为G20主会场后所做的整体方案调整阶段。
    2.1  峰会确定前“西湖时代”融合“钱塘江时代”的设计思路
    屋顶花园的设计历程最早可追溯到2009年,彼时仅作为会展中心、高档商务办公及五星级酒店的配套景观,提出了“西湖明珠从天降,龙飞凤舞到钱塘”的设计理念。主要体现以城市客厅为明珠,以流线型水系、绿带、木栈道等为祥云飘带,形成自然流动、大气磅礴的“祥云明珠”景观结构,与钱塘江对岸的“城市阳台”遥相呼应,体现西湖文化与钱江潮文化的时代融合。在详细研究了特殊的屋顶基础条件及相关工程技术难点后,于2015年初基本完成了设计阶段的任务。
    2.2  峰会确定后屋顶花园设计思路的转变
    2015年4月,随着主会场的确定,杭州将首次向世界展示独具天堂美誉、最富诗意的江南城市景象。主会场外部环境、建筑空间、屋顶花园不仅需要理念相通、形式统一,更需要以本土语言打造整体环境形态,全方位呈现以杭州为代表的诗意江南,体现我国历史的深厚积淀,“水墨东方 舞动世界”的峰会环境主题也随之确立。峰会的特殊属性对屋顶花园的具体营造产生了重大影响,体现在以下几点。
    1)二区原城市客厅将作为中方领导人招待外方领导人的午宴场所。
    2)各国领导人从5层主会议厅(离地30m)乘坐扶梯至屋顶花园,步行至午宴厅的主要动线及周边景观存在观赏需求。
    3)各国领导人在午宴厅南侧举办餐前酒会存在场地需求。
    4)潜在小范围内领导人户外交流的需求。
    5)因以上等因素引起的建筑改造对景观的影响。
    一方面,屋顶花园必须满足峰会活动的“功能性”需求;另一方面,因峰会的高标准要求及作为峰会正式会议间隙领导人午宴、休憩的场所,“政治性、仪式性、私密性、文化性”4个特性也成为峰会会议属性、国际属性及地域属性的必然需求。因此,峰会前的设计方案不仅无法满足功能需求,以植物造景为主,较为自由的曲线组织以及一览无余的贯穿视线也无法支撑峰会景观的主题要求。
    因此,针对工期苛刻、峰会属性要求高等特点,将原屋顶花园方案设计进行了如下策略调整。
    1)设计传承:原设计奠定的概念、基调与峰会基本契合,且重要植物点位的结构加固已经完成,技术做法经过充分论证,完全可以作为峰会需求的基础。
    2)功能对接:细致考虑峰会期间各国领导人对屋顶花园的使用需求、动态路线,优化出入口设置,提高领导人活动区域的安全保障。
    3)空间重塑:由原全开放式的公共空间转化为中心轴线院落空间与小游园空间。
    4)文化融入:依托传承千年的东方林泉画境,融入杭州所特有的传统园林文化。
    5)技术优化:针对峰会要求,进一步对屋顶原构筑物、水系及绿化等方面进行优化设计。
    6)可续环保:设计既要兼顾峰会的临时属性,也应符合会后服务对象的正常使用需求(图3)。
    2.3  以空中的林泉弘扬不朽的东方山水观
    2.3.1  匠心布局,取园林院落精髓
    建筑屋顶面积巨大,屋面各种建筑构造尺度惊人,完全超出常人对建筑屋顶感知的尺度大小(屋顶花园面积略大于9个标准足球场的总和),身在其中,人的感知是诡异与不安全的。
    结合峰会屋顶的活动范围与流线,设立主轴线区与小游园区。主轴线区为以城市客厅为北侧端头的二区,东西宽69m,南北长118m,大小适中的尺度拉近了游人与花园的亲近关系。而主轴线的内部布局也独具匠心,既吸收了皇家园林中轴线布局的严肃庄重,又结合了江南私家园林布局与清丽婉约的植物造景组织整个轴线的空间关系。两侧电梯井与原排风井被巧妙地融入整个园林院落之中,形成了东西侧视觉屏障,极大削弱了巨大尺度的弧形钢结构顶棚对视线的冲击。在纵向上吸收了杭州著名园林郭庄的布局手法,郭庄以“两宜轩”为屏障,一处屋宇鳞次、居家会客,一处曲廊方池、水阔风清,布局巧妙[1]。屋顶轴线正是借鉴此手法,中部以“我心相印亭”及两侧游廊将整体分成南北2个院落。北侧围廊环绕,空间闭合,中心以午宴厅前广场作为电梯厅与城市客厅2处室内空间的过渡之处,也在峰会当天作为领导人餐前酒会的场所,周边叠水叮咚,青松与绿地相映,畅谈间可赏林泉逸致。南侧则以开阔的草坪空间为主,在纵向上保证视线与景观序列的完整,横向上逐渐向两侧游园过渡。至此,前屋后园的经典园林院落在中轴线上得到了新的诠释,原屋顶各项构筑也逐渐融入整体布局,不再显得突兀与尺度巨大(图4)。
    2.3.2  山水画境,借传统造园神韵
    中国山水画与中国传统园林是孪生姐妹。随着山水画转向山水意境的表达,即王维所述“凡画山水,意在笔先”后,融糅诗情画意便也成为传统造园的核心[2],成为东方山水观的实景表达手法。园主与宾客畅游其间,赏的是眼中景致,抒的是心中诗意,以小见大,“一峰则太华千寻,一勺则江湖万里”[3],咫尺间领略天人合一。领导人在屋顶花园中的活动简洁明确,借“外师造化、中得心源”的山水画境及传统山水造园手法,于花园中体会人与自然、人与心灵的和谐,方寸间尽显东方式自然观。
    1)起承转合。   
    离开主会议厅,从乘坐自动扶梯开始,便从会议的严肃气氛转向花园景观营造的轻松、休闲氛围,处处体现以杭州为代表的江南山水韵味也徐徐展开。电梯井空间(花园入口空间)以传统游廊与轩进行组合,引导客人从幽闭的室内逐渐进入疏朗自然的外部空间。自动扶梯端头对景为临水轩的铜制镂花圆月形落地窗,窗外以垂柳曲桥、鱼戏荷池、壁石流淙营造江南园林景致,随着自动扶梯的上升给予游赏者视觉上的享受,而这一切雅致的景象又通过临水轩立面上的圆月与精美的窗花模糊了室内外空间的界限,使人的心情随之放松、淡然(图5)。 
    2)欲扬先抑。
    东方园林中,屋宇与花园以及主入口等处的过渡往往采用欲扬先抑的手法,以动静曲直、藏露开合等艺术手法表现园林意境,电梯厅与屋顶花园的过渡正是此手法的演绎。电梯井狭窄、视线局促,电梯过厅虽通过临水轩的设置最大限度地打通了内外视线关系,却也上有盖宇,下有墙垣。出了电梯过厅,便正式进入屋顶花园的院落空间,一藏一露,顿觉豁然开朗,令人心情舒畅。置石流水、游廊轩榭、拱桥花窗、红枫金桂,一一映入眼帘,在开阔的视线关系中加强了愉悦感与轻松感(图6)。
    3)景有尽而意无穷。
    步入午宴厅前广场,左侧青石大台阶连接着简洁气派的午宴厅,右侧则木桥微拱,在院落中衔接过渡轴线方向上的空间与视线,并在以烘托峰会主题的“我心相印亭”处达到视觉高潮。月洞门与两侧花窗形成对景,漏出南侧院落的草坪、苍松与小桥,虚实相间。这种隐喻西湖的点与面、图与底的结合形式既在纵向上延续了视线,也在横向上延伸了庭院的广度,江南韵味的山水画境也在有限而巧妙的园林造景中表达得淋漓尽致(图7)。
    4)主题比兴,以拳勺代钱塘山水。
    传统山水园轻于塑性,重在写意,以景咏志,借景比兴,而此手法在发展千年的西湖山水中趋于巅峰。苏堤春晓、曲苑风荷、平湖秋月等西湖十景名扬世界,以比兴之法展现着杭城地区历史悠久的东方山水哲学观。十景便是西湖,西湖便是钱塘。屋顶花园之中巧妙利用比兴之法,营拳勺湖山,点景式地再现西湖之经典,抽象表达杭州山水在江南山水之中的地位与独特韵味。在电梯厅对景中,利用午宴厅外侧高差,塑造出壁石流淙、曲桥弯柳、鱼戏清荷之景,便是双峰插云、柳浪闻莺、曲苑风荷之境;在轴线中部,虽为木桥,却也微拱于草坪之上,虽无石塔,却也有“我心相印亭”过渡南北视线,是为断桥残雪、三潭印月之境;南侧大草坪之上(拟为平湖之水),一堤双桥,桃花相伴,周边遍植桂树,便是苏堤春晓、平湖秋月。精致的韵味突出近观的视觉效果,将真正的花园(而不局限于普通屋顶花园手法)景致赋予主题,并巧妙布置于活动路线与视线之中,借取西湖一景以夸其绝。
    2.4  以“心相印”呼应中国的和谐世界观与峰会主题
    在中国崛起过程中,中国与世界的关系进入全新阶段,中国的世界发展观也发生着前所未有的变化。从古代“普天之下,莫非王土”,到近代“中国融入世界”,上升到当今“中国与世界和谐相处”的和谐发展观,本次峰会“构建创新、活力、联动、包容的世界经济”的主题更是和谐发展观的直接表现。这样的主题不仅在峰会各项活动与议程中得以贯彻,在领导人午宴与休憩的屋顶花园景观层面,也以“我心相印亭”的形态得到了呼应。“不须言,彼此意会”是西湖小瀛洲南侧“我心相印亭”的佛语解析,也是西湖十景之一“三潭印月”所反映出的人与自然山水之间的心意相通,这样的山水哲学观在月洞门、挂落、青石栏杆、湖水、湖中三塔以及远方山岚与天际的视线通廊中得以完美诠释。屋顶轴线上正是通过“我心相印亭”的营建诠释了当今中国与世界的和谐发展观,也令本届峰会的主题在园林画境中得以升华(图8)。

    3  特色专项设计
    屋顶花园的建设不同于自然土地,必然受限于荷载、建筑自身构筑物、屋顶微气候等条件,而此次的屋顶花园更因尺度巨大及峰会的特殊要求,需要进行针对性的专项设计,以保证峰会期间的安全、正常运行,以及满足会后长期使用需求。
    3.1  仿生灌溉系统设计
    本次屋顶花园因峰会需求必须具备高标准的植物养护系统。同时,屋顶花园也因自身的特殊性,如屋顶风速较大,屋面、墙面等热反射强,大部分植物种植时间短等情况,对水、肥、药的养护要求都较高。故此,本次屋顶花园采用仿生精确灌溉系统,基本保证了峰会期间良好的景观效果,几乎未因养护工作对峰会造成影响。
    3.2  景观水系的运行
    园以水活,水令人远[3],水景往往是园林的灵魂。只有在屋顶各种不利条件下保证园中水系的正常运行及水体水质,才能真正将水与植物、置石、建筑、园路等园林要素融为一体,为花园赋以生机。
    为保证花园水质,一整套完备的景观水系统营建保证了屋顶水系的水源稳定及水质洁净。首先,屋顶的自然雨水(也包括场馆其余区域雨水)被有组织地收集,并汇至场馆东侧的大型雨水回收池,简单的沉淀等作用后,景观与灌溉用水被单独引入独立的蓄水池;而景观用水将经过位于屋顶夹层的人工干预式生态水处理系统(简称ANCS)的再一次净化后,被提升至午宴厅底部景观蓄水池,并在此设置出水口,经过假山跌水、小溪涧等流经全园。在水系末端,水将重新汇至ANCS系统,处理后将再次返回至午宴厅景观蓄水池,从而形成景观水系的自身循环(图9)。
    3.3  荷载轻量化设计
    屋顶花园的一切建设都局限于屋面顶板的荷载大小,本次屋顶花园的屋顶恒荷载为10kN/m2(包括花园覆土、水系、构筑物及绿化等不变荷载),活荷载为3kN/m2(包括行人荷载、风荷载等可能发生变化的荷载),不上人屋面荷载为0.5kN/m2。在有限的荷载条件下,为了实现屋顶花园的效果,对地形构造方式、铺装构造、建筑构造等方面进行了轻量化设计(荷载较大的植株在峰会之间的设计方案中已经确定,且点位已经过结构加固)。
    地形的结构经过多重方案的计算对比(表1),选择了较优方案。采用陶粒作为基层,上部覆土,并在部分地形较高位置以泡沫球替换覆土,减轻重量,尽可能形成起伏变化,并满足水系标高对地形的基本要求。其中覆土部分采用田园土与改良轻质种植土按6:4混合(改良轻质种植土配比为腐叶土:蛭石:沙土=7:2:1)。
    随着绿化地形的抬高,园路、广场的标高也随之上抬。因此采用钢结构架空方式连接铺装面层与结构屋面,既满足铺装面的标高要求,也尽可能地降低了基础部分的荷载。
    花园中轴线园林建筑荷载较大,因此必须进行轻量化设计。首先主体采用钢梁钢柱结构,屋面选择木结构,尽量降低建筑自重;其次,园林建筑的柱网分布与原建筑的梁柱形成了较好的对应关系,通过将园林建筑的自重均匀分布于原建筑梁柱之上,减少了楼面板的荷载压力。
    3.4  原构筑物景观化处理设计
    建筑屋顶布置有各类风机风井、空调设备、纵横排水沟、虹吸雨水口、变形缝等构筑物,这些构筑物及建筑结构因数量多、尺度大,成为屋顶花园设计与营建过程中非常棘手的影响因素,而对整体景观影响最大的莫过于分布于中轴线两侧的电梯井与风井。   
    电梯井沿轴线对称分布于两侧,每个占地约32.3m×8.8m,因峰会需求加建形成,由于连接主会议厅与屋顶花园,必然需要一种极为巧妙的方式使之融于屋顶花园之中,做到“得景随形”[4]。而在中轴线的整体设计中,正是创造性地将电梯井以游廊、轩榭等建筑形态呈现,形成园林式院落,并将电梯井原本比较局促的南北向入口调整为东西向,形成了精彩的仿月洞门对景与面向主院落的入口过渡关系。电梯厅内外视线通畅,外观形态小巧雅致,承接从主会议厅至屋顶花园间内与外、严肃与放松的过渡关系。
    风井在电梯厅外侧围绕轴线对称分布有10处,每组间隔25m,最大的近6.5m高,4m见方。因园林建筑的营建,令两侧裸露在外、形体巨大的风井得到了隐藏,并且以传统青砖进行贴面处理,不仅弱化了风井的生硬感,也使之与园林建筑融为一体。其中在重要观赏面引入“梅兰竹菊”及西湖古诗词,在细节与故事性上都呼应着“东方”“杭州”的主题(图10、11)。

    4  结语
    杭州国际博览中心屋顶花园建设是对超大尺度屋顶花园系统建设、国际会议配套景观形态与手法以及以杭州为代表的东方林泉建造的实践,将这些实践在同一时间、同一地点得以整合,最终落实到了每一个环节,为此类建设提供了可贵的样本与参考经验。


    参考文献:
    [1] 郑淼,郭毅,乔鑫.杭州郭庄园林艺术赏析[J].中国园林,2010(11):98.
    [2] 王瑾瑜,周介竹.山水画的美学精神对古典园林艺术的影响[J].黑龙江科技信息,2009,32:93.
    [3] 文震亨.长物志[M].赵菁,编.北京:金城出版社,2010.
    [4] 计成.园冶注释[M].陈植,注释.北京:中国建筑工业出版社,2006:56.

    (编辑/刘欣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