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园林
期刊搜索:
  • 当期推荐
  • 期刊检索
  • 目录索引
  • 业界新闻
  • 投稿须知
  • 广告服务
  • 友情链接
  • 关于我们
  • 返回首页
远程稿件处理
期刊杂志

    水墨东方 舞动世界——中国·杭州2016年G20峰会会场核心区景观设计研究

    关键词:风景园林;G20峰会;杭州园林;杭州奥体博览城

    Key words:landscape architecture; G20 summit; Hangzhou garden; Hangzhou Olympic & Expo Center

    摘要:2016年二十国集团领导人峰会(简称G20峰会)会场景观以体现“大国风范、江南韵味、杭州元素”为出发点,以“水墨东方 舞动世界”为主题,在杭州与世界、古典园林与现代景观、西湖时代与钱塘江时代之间架起一座对话的桥梁;同时设计在节约型园林景观设计、雨洪控制、抗风设计、植被季相设计等方面积极做出尝试,使得整体景观环境真正符合峰会“创新、活力、联动、包容”的核心理念,为今后进一步探索大面积、高标准的会议型景观营造设计提供了新的实践典范。

    Abstract:The landscape of the central area for G20 summit 2016 represent "the greatness of the nation, the charm of the southeast, the elements of Hangzhou", theme of the design is based on "Oriental ink and wash, dancing in the world". The design didn't just try to set up a bridge for dialogue between Hangzhou and the world, classical garden and modern landscape, the West Lake times and Qiantang River era, but also made effort on implement of conservation oriented design, storm water management, wind resistant design and vegetation seasonal design. This makes the overall landscape truly meet the core idea of summit "Innovative, Invigorated, Interconnected, Inclusive", which provides a new practical case for creating a further meeting landscape of exploration of large area, and high standard design.

    内容:2016年二十国集团领导人峰会(简称G20峰会)在中国杭州召开,这是G20峰会首次在中国举行。目前,中国在全球经济中正发挥着举足轻重的作用,而作为中国拥有优美湖光山色和世界文化遗产的园林城市,杭州正逐渐由环湖发展转向沿江发展,从西湖时代跨入钱塘江时代。杭州也希望通过这一国际盛会,以“中国-江南-杭州”的本土语言向世界发声,向世人展示出一个充满江南传统韵味、具有鲜活生命力的国际化山水新城形象,体现“大国风范、江南特色、杭州元素”。

    1  项目概况
    G20峰会的主会场位于钱塘江畔的杭州奥体博览城板块(图1),这也是本次G20峰会的核心聚焦点,是杭州展示自身形象的第一舞台。会场核心区围绕80hm2的杭州国际博览中心展开,总占地120hm2,横跨滨江、萧山2个区。按照峰会要求,须整体提升领导人活动沿线景观,具体包括:场馆外围近90hm2的绿地提升工程,沿领导人车队流线分布的核心区入口、建筑2层平台、0层广场及沿步行流线分布的落客平台、屋顶花园等重要节点区域改造(图2)。
    项目设计启动于2015年4月,在项目初期就面临着场地制约、工期严苛、季节劣势等多方面的问题。首先,项目留给施工后植物恢复的时间非常有限,直接影响最终景观效果的呈现;其次,峰会召开时间为2016年9月4—5日,以秋色叶景观著称的杭州还是一片翠绿,且木本观花植物较少,植物表现力不足;再次,项目处于钱塘江畔,对植物的耐盐碱、抗风要求高;此外,9月的台风季节和之前的梅雨季节对土方沉降、植物维护等均提出了较高的要求。基于以上问题,设计需要权衡选择一套最为行之有效且节约时间和投资成本的方案,并选择一种合适的设计语言,使得设计既符合国际化的审美需求,又能突显“中国-江南-杭州”的特有韵味。

    2  核心设计思想
    G20峰会是中国与世界的一次对话,而主会场所体现的主角是杭州及江南文化。设计作为一种沟通的语言,体现着不同时代的杭州城市发展间的对话,体现着江南园林与现代景观的对话,体现着杭州与世界的对话。
    2.1  “杭州对话世界”:对于峰会机遇的思考
    G20峰会将杭州推上了世界舞台,杭州需要抓住这次机遇,发出自己的声音,充分展示城市形象和独特魅力,体现“大国风范、江南特色、杭州元素”。峰会景观不同于公园、景区等景观,它具有较强的时效性、功能性,也需要充分体现地域性、国际性,因此须充分考虑峰会的会议属性、国际属性以及杭州的地域属性。
    2.1.1  服务会议属性
    主会场环境首先要顺应峰会功能、符合峰会精神。综合考虑峰会会议属性和场地特殊性要求,设计主要形成以下几大特征。
    1)形成整体统一的经过型空间景观。
    按照峰会流线的整体安排,中方及外方领导人分别经由2条专用道路到达峰会主场馆落客平台,车队会以较快的时速通过外围绿化区域,因而两侧的景观主要起烘托背景的作用,过多的变化反而容易引起宾客的不适,因此整体的外围核心区环境需要有一个相对统一的整体风貌。
    2)满足不同视角的远观型景观。
    领导人、媒体的主要活动区域集中位于国际博览中心的2层平台、3层听会室、5层主会议厅和屋顶花园午宴厅区域,从这些区域可以远观核心区绿化环境,因此设计还考虑了不同视角下的景观形态与效果,力求优先满足停留区的视线要求,并通过模拟不同高度建筑物室内的视线感觉来确认整个区域的景观安排(图3、4),同时还需要考虑媒体航拍的效果(图5)。
    3)创造丰富多变的停留型空间景观。
    与经过型空间不同,峰会的主要活动区域是宾客集中停留、漫步欣赏的区域,在这些区域需要尽量营造多样的变化空间、精致的景观小品、丰富的植物配置,从而打造值得品味与静赏的景观。
    4)营造庄重、热烈、典雅、大方的整体氛围。
    主会场环境需要符合峰会精神,设计利用大尺度的空间变换形成大方的视觉体验,通过以绿植为主的林相、强调中轴对称的空间布局营造较为严肃的会议氛围,在入口、沿线及重要区域用鲜花点缀形成热烈的欢迎气氛,并在节点空间使用精致的江南园林打造典雅的中式特色(图6)。
    2.1.2  迎合国际属性
    主会场环境在设计语言的提炼和运用上要体现国际化,设计力图寻找到东西方园林的交融点。
    1)以自然为基底:师法自然与生态设计的统一。
    “人法地,地法天,天法道,道法自然。”老子将他的自然概念与宗教观念区别开来,并强调了一种对自然的敬意,这种理念决定性地影响了中国的景观美学。因此从文人园到皇家林苑、寺庙园林都在追求对于天地自然的极致模仿和超越。
    而西方现代风景园林学所倡导的“设计结合自然”的理论运用生态学的原理结合生境设计、水土保持、雨水利用、湿地及森林保护、河流净化等,提倡了回归自然、顺应自然的理念,这正逐步成为现代景观发展的主流方向[1]。
    从某种意义上讲,中国的师法自然是一种普适而质朴的生态设计理念,两者的出发点虽然不同,但在表现形式上则趋于一致,因此以自然为基底的设计语言是容易被各个国家所认可的表现形式。
    2)以写意为手法:意境表达与隐喻象征的融合。
    中国古典园林的很多造园手法都来自中国画画理。而中国画画理是对自然的提炼——如北宋中期的郭熙在《林泉高致》中说:“山有三远:自山下而仰山巅谓之高远;自山前而窥山后谓之深远;自近山而望远山谓之平远。[2]”这种通过提炼的画作来观识真山水,与古典园林中的壶中天地、假山盆景如出一辙,均是对中国意境的追求。
    西方现代园林中也有类似的手法,比如舒沃茨设计的明尼阿波利斯市法院前广场以大大小小的水滴形状的土丘象征着巨大的山脉[3]。这种象征意义与中国意境有着异曲同工之妙。
    无论是中国式的意境还是西方化的象征,其核心思想都是去繁化简、去伪存真,用最凝练的设计语言表达最丰富的感观感受,这种相通性使得写意手法成为国际化设计语言的一种可能。
    2.1.3  彰显地域属性
    杭州园林崇尚自然,也浸透了人文气息;这里有群山环抱、江海相会、运河纵横的大气山水,也有小桥流水、泉溪潺潺、私家别院的精致空间,这里既是拥有世界文化遗产的南宋遗都,也是互联网经济引领下的现代园林城市[4]。因此,主会场环境的地域性表达需要符合多元化的城市属性。
    主会场环境设计包括外围核心区与屋顶花园两大部分,结合场地特性与功能定位,两大部分内容共同构成了杭州园林的地域特征。
    1)主会场核心区景观——大开大合的山水园林。
    主会场核心区总占地近90hm2,车行流线是通过该区域的主要游览线路,因此该区域主要表现尺度变化强烈、大气开放的设计方式,这也与杭州山水园林中的大开大合相呼应(图7)。    
    2)国际博览中心屋顶花园——精致典雅的江南庭院。
    国际博览中心屋顶花园是一个半围合空间,其为峰会期间领导人餐前酒会和午宴厅的前廊空间,是领导人重点停留的室外区域。该空间形态与功能定位类似杭州私家园林中的庭院空间,是体现精致园林景观的合适场所(图8)。
    2.2  “钱塘江时代对话西湖时代”:对于城市精神的探索
    主会场的奥体博览城地块与对岸的钱江新城遥相呼应,也是从西湖到钱塘江这条城市中心发展轴的末端,杭州城市在扩展中逐渐迸发出新的朝气与活力,峰会主会场景观需要体现杭州园林的整体风貌,也需要体现新的时代感。
    2.2.1  时代背景概述
    以西湖为代表的传统造园手法对杭州城市园林产生了深远的影响,“西湖时代”代表了杭州最经典的园林风格。“十一五”期间,杭州提出了城市空间建设由以西湖为中心向以钱塘江为轴线的沿江、跨江发展转变,“钱塘江时代”由此开启。
    2.2.2  西湖时代的杭州园林特质
    陈从周先生对于杭州西湖园林有着如下概括:韵律优美、时空变幻;咫尺山林、多方胜景;朦胧含蓄、意境深远;顺乎自然、得人而彰;文因景成、景借文传。西湖时代的杭州园林深受西湖园林中自然山水、城湖空间、文化史迹、特色植物等方面的影响,形成了独树一帜的风格与体系[5]。
    2.2.3  钱塘江时代的杭州园林特质
    钱塘江时代的园林特质与钱塘江的自然属性、历史文化属性,以及城市发展的时代属性密不可分,通过综合分析得出,钱塘江时代的杭州园林需要具备以下特征。
    1)丰富多彩、刚柔相济——钱塘江时代的自然精神。
    钱塘江具有自身的流域特征:从山清水秀的新安江、富春江流段,经过气势磅礴的钱塘江流段,最后汇入辽阔无际的杭州湾流段。
    2)粗犷豪迈、大气动感——钱塘江时代的文化精神。
    钱塘江孕育着深厚的吴越文化、潮文化,吴越文化中的粗犷与原始以及历史的厚重感,都被记录在钱塘江两岸的山水堤岸之中;而潮文化中的弄潮、观潮充满了动感,更寓意了一种蓬勃向上的力量,这种粗犷豪迈、大气沉着的文化特质代表了钱塘江时代的另外一种精神。
    3)发展的自然设计理念。
    在传统师法自然的理念指引下,将自然的概念予以拓展,延伸山水的概念,将山水画理融入现代城市景观,对于自然景物及材料进行抽象及创新;同时从对自然经验的模拟与归纳上升为对自然规律的探索和研究。
    4)发展的空间设计理念。
    提炼和发展传统园林中的空间处理模式,同时使之符合现代功能性空间的设计要求。
    2.2.4  山水写意:对于西湖时代的致敬与提炼
    设计以山水写意画卷作为灵感启发,以泼墨写意的笔触,创造动感柔和的线条曲线,运用山水留白的技法,营造大开大合的空间变化,模拟西湖山水中的经典意境(图9)。
    1)西湖山水格局再造。
    设计以大面积草坪空间的留白作为基底,象征着西湖山水中的湖面,同时通过微微起伏的地形配合林相的高低变化形成山、岛意向,山、岛、水之间形成抽象的西湖山水格局。
    2)经典空间变化模拟。
    设计通过象征山体的林带将草坪分割成大小不同的空间,形成视觉上大开大合的对比关系;同时通过前后林带高低错落的整体配置,形成层层递进的空间分割,用大尺度模拟出经典园林空间的变化。
    3)特色植物的意境传递。
    在具体的植物配置上,设计选用了大量的金桂、四季桂穿插于林带与平台之中,桂花作为杭州的市花,也是西湖周边常用的绿化植物品种,在金秋丹桂飘香的季节,可以通过花香传递给宾客一种季节感。同时在节点的植物配置上也采用了杭州园林中常用的色叶植物,如鸡爪槭、红枫等,并通过特色置石及中式造型松的组合营造出精致的东方韵味。
    2.2.5  钱塘潮韵:对于钱塘江时代的呼应与赞歌
    与主会场核心区遥相呼应的钱江新城波浪文化广场上的铺装、绿地、树阵都以带状曲折的波浪形状伸向钱塘江,这是一种对钱塘江浪潮的模拟,是一种对自然的抽象表达。而主会场外围绿化中则采用另外一种手段来与之相呼应,共同奏响钱潮浪韵。
    1)聚集化林带设计形成动态肌理。
    由于9月初植物的季相变化尚不明显,设计在林带的种植规划中采用了同一品种聚集成带状种植的设计方式,通过规模化集中种植有助于形成不同植物群落间的色彩辨析度,从而强化单一林带中的色彩变化,形成动态的、变化的韵律感,与流动的钱塘江的肌理相互呼应。
    2)色块化花带设计模拟江潮韵律。
    设计在林带的基础上通过色块化组织灌木、宿根花卉带,形成色彩斑斓的带状区域,这些形态与林带呼应,形成如江河流水般的韵律(图10)。
    3)铺装细节设计彰显钱塘文化。
    国际博览中心2层平台落客区的地雕纹路采用钱塘潮水纹,呼应钱塘江文化(图11)。
    主会场外围核心区绿化整体尺度变化大开大合,林带、花带构图如浪潮般舞动,共同构成了“水墨东方 舞动世界”的主题,同时也体现了钱塘江时代的精神。
    2.3  “江南园林对话现代景观”:对于经典表现手法的发展
    江南园林的精髓体现在其众多的表现手法及内部所蕴含的深远意境,而现代社会对于公共空间的功能要求、大众对于艺术的审美需求都发生了变化。峰会主会场核心区景观需要体现杭州、江南特征,但若只是照搬照抄,则既不能满足峰会的使用需求,也会与国际博览中心整体现代的景观氛围产生较大的冲突。因此在核心区景观的营造中,设计试图对江南园林的经典造景手法进行解构与重组,使之更加适应环境的需求。
    2.3.1  元素提取
    江南园林中主要的表现手法包括叠石、理水、植物造景、园林小品等[6],设计将这些元素一一剥离出来,并融入景观设计之中。如在核心区绿化设计中融入的用植物模拟的山水元素,在铺装、小品中加入的钱塘潮元素,以及在屋顶花园中的瀑布、假山、亭廊、园桥等元素,并在此基础上进行创新。
    2.3.2  材质运用
    江南园林中常用的景观材料也是江南园林的特征表现,如青砖、粉墙黛瓦、青石、木材等。在核心区景观的设计过程中,设计将这些材料通过与大尺度、新形态相结合,创造出新的生命力,如通往午宴厅的青石台阶及栏杆(图12、13),在大尺度非常规园林空间中使用的传统园林材料,使得现代建筑空间中融入了古典园林的韵味,再比如2层落客平台也同样采用了青石的材质,与屋顶的空间相呼应。
    2.3.3  空间模拟
    江南园林中有一些非常经典的空间形态,如经典的建筑空间、水岸空间、广场空间、绿化空间等,设计通过对这些空间形态进行模拟和演变,使之更加符合博览中心大尺度的整体空间。在国际博览中心2层平台的落客区域,地面铺装模拟了中国传统建筑空间中柱础、觞板、阶沿石的关系(图11),采用不同色彩铺装来予以区分,既简洁明了又富有含义;同时在屋顶花园的漫步区域,采用木平台来模拟传统园林空间中蜿蜒曲折的水系和园路体系(图14),体现了大尺度下曲径通幽的韵味,新材料的运用也使得传统文化绽放出新的光彩。
    2.3.4  意境营造
    无论是新材料的传统组合,抑或是传统材料的全新应用,人们从这些空间、材料中所感受到的还是那份深埋在心底的意境之美,而这种意境也由于对传统江南园林表达手法的发展而得到延伸。

    3  特色设计要点
    3.1  节约型景观设计
    G20峰会主会场外围核心区绿化提升项目的主要功能是营造外围氛围,要求在设计上充分考虑经济性和可操作性,在保证景观效果的前提下尽量减少投资,在设计上主要通过对绿化、地形、给排水系统等方面的优化来实现造价控制。
    3.1.1  土方平衡设计
    为解决区域排水和景观效果,设计针对区域内大面积范围进行地形改造,为减少土方运输成本,基本土方均来自核心区七甲河开挖土方,共计开挖土方33万m3,填方30万m3,外运土方3万m3。由于河道开挖土多为淤泥质土,不利于植物生长,原回填地块内表土事先预留作为耕植土使用。在整体竖向效果的营造上,由于设计地块较大,竖向变化如采用土方来实现成本较高,因此整个核心区的竖向景观设计主要通过植物群落的高低配置来实现,以此减少土方的使用。
    3.1.2  节约型给排水设计
    为减少大面积草坪和绿化的供水压力,在地面核心区绿化区域预留人工浇灌口,同时结合租用可移动蓬头设施,减少一次性投入压力,也能更加灵活地满足区域浇灌要求。在屋顶花园部分更是采用了智能的仿生灌溉系统,全程采用计算机控制,精确控制水量,同时调节屋顶土壤中的温度,而屋顶花园中的景观用水均来自雨水收集和净化。
    3.1.3  节约型种植设计
    在植物选择上多采用中型树种密植的方式来实现景观效果,中型规格的乔木生命力旺盛、恢复速度快,能保证较高的成活率,从而降低成本;而带状林地的种植方式也是为了减少大面积的乔木种植量,同时根据视点分析得出的景观视面的重要性程度来进一步确定乔木种植带的厚度,将有限的绿化集中投入到重要的位置。而原有场地内的大树基本都被保留下来,既节省了投入,也提升了景观效果。
    3.2  雨洪控制设计
    G20峰会主会场外围核心区绿化在峰会前会经历梅雨季节,大规模的降水对场馆周边广场、建筑2层平台、室外绿化场地均会造成较大的冲击,为降低降雨对于建筑周边建设、绿化成活、草坪养护等造成的不利影响,针对室外排水进行一系列的优化处理。
    首先,对于建筑2层平台,由于考虑到领导人车队行驶过程中的舒适性,落客平台区域采用缝隙式排水设施,其余采用常规排水沟设置,建筑变形缝的雨水收集通过专用管道排至地面层。地面层外侧沥青路均采用OGFC透水沥青路面,并结合透水底层设计减少地表径流压力。
    其次,室外绿地草坪区域的排水采用绿沟与盲管相结合的方式,露出地面部分采用宽1.2m以上的梯形植草沟,与地形设计相结合,围绕地形的最低点设置。由于土方工程竣工后在短时间内仍处于不稳定期,容易出现不均匀沉降造成局部区域积水,进而导致局部草坪变质。因此设计在地势较为平坦的草坪区域增加盲管,并将雨水排入植草绿沟。
    同时,屋顶花园在排水设计上采用了设置蓄排水层、地表及垂直盲管系统的方式,以减少屋顶花园对建筑屋面排水效率的影响。
    3.3  季节性应对设计
    G20峰会召开时间为9月4—5日,为保证峰会期间景观达到最优效果,在进行整体设计时考虑了季节的特殊性对于植被、土壤、建筑功能等方面的影响。
    3.3.1  植物的季相性表现。
    9月初的观花植物、色叶植物相对较少,且考虑到后期安保对于植物养护的影响,须多考虑种植低养护的植物。在乔、灌木材料中,设计选择了四季桂、紫薇等植物;在草本花卉中选择了柳叶马鞭草、黄晶菊、丰花月季等;水生植物则选用德国鸢尾、梭鱼草、水生美人蕉、再力花等,以确保植物色彩的丰富性。
    3.3.2  短时间内植物的恢复力和成活率
    由于从施工到最后展现效果只有短短不到一年的时间,在选用乔木时主要考虑恢复力较强的乡土树种(如无患子),规格上则考虑选用中等规格的苗木以保证全冠和恢复力,在夏季移栽过程中多采用常绿容器苗,以保证植物的成活率。
    3.3.3  台风季节的影响
    由于临近江边,且8、9月可能为台风季节,需要充分考虑风灾对于林木的潜在威胁,特别是对于屋顶花园的苗木高度须进行控制,并通过设置乔木围护措施来保证苗木安全。
    3.3.4  夏季高温的影响
    杭州的夏季高温对植物生命力有较大的影响,因此在施工过程中,特别是在后期的苗木补种过程中,多采用盆栽苗来提升植物的存活力;同时,屋顶花园的仿生喷灌系统也有效地起到了调节土壤温度的作用。
    3.4  水质改善与提升设计
    位于核心区绿化范围的七甲河原水质较差、水位不稳定,对于整体景观有较大的影响。设计通过在上下游设置闸口控制住水位、从钱塘江引水对水源进行补充并对污染物进行稀释、对河道整体进行开挖清淤并局部拓宽降低流速、同时在水系两侧设置亲水岸线并规模化地种植挺水、沉水植物等方式对水质进行保持和优化。
    3.5  建筑结构景观化设计
    杭州国际博览中心作为一个占地85万m2的超大型建筑,其建筑室内外拥有众多采光、排烟、排风、净化、电气等设施设备构造,这些构造功能复杂、分布较广,从0m广场至屋顶花园均有分布。设计采用立体绿化、砖雕及景观铝板立面装饰、室外地形堆坡及绿化遮挡等处理方式对结构体进行了景观化处理(图15),使之与环境相融合。

    4  结语

    2016年G20峰会会场环境及屋顶花园项目按照短时效、高标准进行设计与施工,设计尝试将现代景观与古典园林相融合,使用世界相通的设计语言描绘了中国-江南-杭州的风情画卷。主会场核心区外围环境绿化工程于2016年1月竣工,屋顶花园及场馆周边环境施工结束于2016年4月,在后续的演练运行过程中,得到了各级领导的赞赏,并在此基础上最终通过了9月份峰会各国领导人的检阅,相信杭州G20峰会将会成为杭州城市发展的里程碑,而这次峰会景观项目的实践也为未来在中国举办的国际性会议会场环境建设提供了宝贵经验。


    参考文献:
    [1] 高振芬.师法自然走向生态设计[J].山西建筑,2008,34(18):65-66.
    [2] 丁绍刚.景观意向论:探索当代中国风景园林对传统意境论传承的途径[J].中国园林,2011(1):42-45.
    [3] 许悦,丁山.现代园林意境的营造研究[J].安徽农业科学,2009,37(14):6739-6741.
    [4] 张炜,马军山,韩林.杭州西湖文化的景观价值要素分析[J].中国城市林业,2011,9(6):29-31.
    [5] 安怀起.杭州园林[M].上海:同济大学出版社,2009:56-66.
    [6] 陈鹭.继承中国古代园林传统的探讨与思考[J].中国园林,2010,26(1):41-44.

    (编辑/李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