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园林
期刊搜索:
  • 当期推荐
  • 期刊检索
  • 目录索引
  • 业界新闻
  • 投稿须知
  • 广告服务
  • 友情链接
  • 关于我们
  • 返回首页
远程稿件处理
期刊杂志

    短期联合设计教学与乡土教育的结合——广西旧县村工作坊实践总结

    关键词:风景园林;乡土教育;短期联合设计教学;旧县村;华南理工大学

    Key words:landscape architecture; local education; short-term co-design workshop; Jiuxian Village; South China University of Technology

    摘要:乡村建设需要结合政府、民众、专业人士在乡土文化的深入认知才能获得可持续地推动。相应的乡土教育需要在乡村社区及高校相关专业的师生团体中同步推广。乡村短期联合设计教学是衔接高校设计教学与乡村建设的重要方式。2007—2010年,以华南理工大学为主的师生在广西旧县村进行了多次短期联合设计教学,统称为“广西旧县村工作坊”。3年的工作坊组织实践中,将“设计教学”与“乡土教育”的理念及方法进行融合。通过本土资源的教学转换、设计教学中的“乡土”训练安排以及社区活动的组织,老师、学生、乡民以多样的形式共同探讨本土资源利用、乡土营造智慧及技艺的保存,为设计教学更新、乡土社区活力再生提供了具体的操作参考。

    Abstract:Local education is important for the rural construction and local community. Teachers and students at the university should participate in the local education to understand the local culture. Short-term co-design workshop is one kind of joint to these different social groups and different contents of local education. During 2007 to 2010, teachers and students from Guangzhou held the short-term co-design workshops for 11 times in Jiuxian Village of Guangxi. They called them "Jiuxian Workshop". During these workshops, teachers and students learned the local knowledge, building skills from villagers. At the same time, local villagers understood the meaning of sustainability and found the value of their traditional construction and local culture, by teaching and communicating with teachers and students from the university. This paper tried to supply one kind of teaching method for the rural area, by analyzing the rural education resources and summarizing the experience of "Jiuxian Workshop".

    内容:1  乡村短期联合设计教学与乡土教育
    1.1  乡村短期联合设计教学:高校设计教学、乡土教育的联接点
    乡村短期联合设计教学,是在新农村建设的大背景下,围绕乡村问题,在乡村地区所展开的短期联合设计教学。其中“短期联合设计教学”,是针对某一个学术的热门话题,选择一个具体的研究对象,组织不同国家与地区、相关专业、不同年级的同学一起,混合编组,分专题,在一个相对集中的时间里,提出解决问题的方案,简称“工作坊”[1]。近10年来,由于我国高校教育的革新,“短期联合设计教学”已经比较多地在设计类院校开展[2-5]。“乡村短期联合设计教学”作为其中的一类,则成为高校师生介入乡村建设的一种形式,不仅推进着高校专业教学在时下社会问题中的调整更新,亦在乡村吸引了乡民对于本土社区的关注与建设投入。
    1.2  乡土教育的融入:深化设计教学、激活乡土社区
    不论是规划设计的专业教育,还是乡村本土文化的保存延续,“乡土教育”的推广都是非常必要的。针对乡村建设而言,乡村规划设计工作还未有成熟的教学体系提供专业人才的培养。规划设计者仅基于城市建设教育,从城市人的视角对乡村进行改造设计,是不可取的。同时,本地的乡村居民缺乏文化自信,社区缺乏活力。乡土的文化危机已经在我国乡村中显露。而教育的本质是“人”的培养,亦是文化传播、传承的过程[6]。乡土教育,是让参与者认识和了解出生、成长的乡土环境,培养其尊重和热爱乡土的情感,获得建设乡土的技能[7]。它有助于引导区域人口对乡土文化的认知,推进乡土文化保存及延续。
    因而,针对乡村建设的介入,短期联合设计教学提供了有效的具体形式,“乡土教育”则提供了方向与方法。“乡土教育”是在全球化、城镇化的背景下发展起来的,其理念与方法的研究有着较多积累,德国、日本已有较长的实践经验[8]。“乡土教育”在短期联合设计教学中的融入,对于设计教学在乡村地区的操作提供了理念、方法的支撑,有助于设计教学的调整改革,发挥教育在乡村建设中的推动作用。
    1.3  广西旧县村工作坊
    2007—2010年,以华南理工大学为主的师生在广西旧县村进行了多次短期联合设计教学,统称为“广西旧县村工作坊”。这个过程中,老师、学生及乡民针对乡土知识、技艺展开了不同形式的学习与交流。
    旧县村位于广西壮族自治区桂林市阳朔县白沙镇。当地有着优美的自然山水风光和古朴、宁静的古村。但同时也面临着其他地区普遍存在的问题:农业经济衰退,青壮年外出打工;农村社区发生变化、本地生产活动及田园风光逐渐发生调整;山水风光发展起的乡村旅游,使旧县村的生产、生活开始受到影响(图1)。2007年来自法国的Frederic Coustols先生(简称P. F. C.)开始组织旧县村的保护更新活动,合作团队命名为D. a. S. T. (Design a Sustainable Tomorrow),以大学在读学生为主,由P. F. C.与高校教师、校外设计师及热心的人士进行指导。
    2007—2010年,D. a. S. T.团队总共举行了11次不同形式的乡村短期联合设计教学,本文结合广西旧县村乡村短期教学的组织实践,从教学设计的基本思路、乡土教育资源的转换、乡村短期联合设计教学的组织安排3个方面进行分析与经验梳理,为类似高校的设计教学与乡村实践提供一些参考思路。

    2  教学设计的基本思路
    “乡村短期联合设计教学”的教学设计,既需要关注乡土教育的方法,亦需发挥短期联合设计教学的特点。具体而言,“人文主义”“经验塔理论”“认知发展论”“多元文化教育理论”被认为是乡土教育的学理基础。教育过程中,应当注重通过“实践、认识、再实践、再认识”[9]的过程,“指导学生如何去思考、去感受、去发现,使他们更了解自己周边的环境及所处的时代,进而体认人生的道理与文化规范的价值”“尽量让学生由直接经验来学习”“在心灵与经验交互作用中重组知识”“尊重文化多元的价值性,提供不同文化观点、经验和贡献的教育”[8]。另一方面,短期联合设计教学作为课堂教学的补充,具有实验性、灵活性的特点,能够更及时地衔接时下社会问题,更实地地进行策略研究,从而产生更多元的交流与思考碰撞。
    就设计教育的深化、乡土社区的激活而言,可以从以下3条思路展开教学设计。
    2.1  强调“过程”、重视“实践”
    就设计教学而言,单纯从具体的设计或建造成果来说,短期联合设计教学未必如日常课程训练得全面,也不及职业规划设计实践的高效。但是,“乡村短期联合设计教学”中参与者可以更多地通过亲身接触、直接体验进行学习。教学设置更为灵活,教学内容与方法更具针对性、更强调因地因材施教,能够激发参与者学习的自主性与创造力。
    因此,短期联合设计教学的“教学设计”中“过程”与“成果”同等重要。学习“过程”作为重点,需要从“实践”出发对学习内容、学习方式、学习阶段进行整体策划,对参与过程进行记录,对参与者的体验、收获进行关注与建议收集。
    2.2  向村民学习、向乡村学习
    作为高校教学的补充,“短期联合设计教学”既需要围绕着高校师生的教学活动展开,更应该关注教学活动对于“乡村社区”的影响与作用。日本儿童读物《窗边的小豆豆》中,曾经提到“农民老师”,这位老师在教授孩子农业知识时,自己也获得了孩子的爱戴。中国乡村的现代化过程,乡村居民文化自信的重拾是乡村社区营造的基本。他人和自我的肯定,对于村民相当重要,这也是推进乡土教育及乡村文化保育的关键。
    因此,工作坊的组织过程中需要注意教学形式的多样,鼓励和促进村民主动地展示、讲述乡村的价值以及乡民常年的乡村生活经验。通过教学环节的设计,村中的老人、儿童、妇女、青年可以用自己的方式参与到本村文化建设、文化传承与传播中来。
    2.3  打破壁垒,促进不同人群间的交流与互动
    有别于课堂教学或职业技能训练,短期联合设计教学的特点之一,是通过教学活动建立起不同人群间的“联合”。在与不同人群的思想碰撞中,高校学生可以打破思维定式,更真实地了解社会、理解价值的多样性,尤其是问题复杂、建设过程艰难的乡村。乡村需要更综合多维的认知理解以及深入的社会矛盾剖析。
    因此,教学活动的设计应注意不同人群的互动,这包括了教师与学生、学生与学生(高年级与低年级、同龄之间)的交流,亦包括了高校师生与游客、高校师生与村民(老人、年轻人、小孩子)、设计者与建造者的对话。

    3  基于本地资源的教学转换:以乡村为教案、以乡民为师
    乡村短期联合设计教学中,如何制定适于乡村的教学方案、如何实现教学对于乡村社区活力的激发,需要首先解决本地资源的教学转换,为教学任务、内容的制定及教学方式的选择提供基础。
    通过3年的“旧县工作坊”实践积累,具体的转换过程可以分为3个步骤。首先,在教学设计的基本思路下,明确更细致的教学任务及目标。教学目标可以结合教育对象的差别进行细化。第二,针对当地的乡村人居环境,从环境类型、环境营造中的材料与技术、环境营造理念与心理3个层面进行教学内容的分类梳理。第三,结合教学及执行过程中涉及的乡民类型,制定相应的教学合作内容及教学方式,注重人与人面对面的交流、人对土地或场地的实地认知与亲身改造。其中,基于本地资源的教学转换,非常重要的是如何挖掘本地乡民的营建智慧,并融入设计教学中。因此,在旧县工作坊的调研工作中,村民环境营造的理念与心理、环境营造的材料与技术是重点。而本地村民,尤其本地工匠,是教学交流与合作的重要对象(图2)。
    教学资源的转换过程中,需要注意教学活动对于乡村社区的回馈,一方面可以通过以“村民为师”的方式增强乡民的文化自信,另一方面可以针对本地孩童乡土教育的缺失,将本地孩童与高校学生的教学工作进行整合。在参与乡村儿童教育的过程中,高校学生以“直接经验”介入到乡村社区问题的思考与策略研究中;本地儿童则获得了更综合的基础教育。

    4  教学计划的拟定:多样形式,双向关注
    乡村短期联合设计教学的计划拟定是针对短期教学的课程设计、社区工作的策划过程,是教学组织工作中最为重要的部分,是贯彻乡土教育的核心操作步骤。一般的计划拟定需要提前至少半年进行。拟定的内容包括了普通教学计划中涉及的目标、工作对象及内容、时间安排、成果等,也包括了“乡村”工作坊需要注意的乡村社区工作。下面结合“旧县工作坊”的实践,对乡村短期联合设计教学的计划拟定进行操作的说明。
    4.1  联合教学的基本类型、内容与时间安排
    结合设定的教学对象及目标,旧县的乡村短期联合设计教学可分为三大类,综合设计工作坊(涵盖建筑、景观、规划)、专项设计工作坊(建筑、景观、规划、服装、工业设计、大地艺术创作)、海外交流工作坊。结合合作团队,工作坊可分为跨年级的工作坊、跨校的工作坊、跨国或跨专业的工作坊(图3)。
    由于旧县的乡村短期联合设计教学是旧县更新项目中的一部分,所以教学活动的组织在时间轴上会与旧县村项目的整体进度结合。初期的工作坊多以旧县村整体环境为调研或设计讨论对象,以基础的调研或概念设计的探讨为主,营建训练为辅;中后期的工作坊开始更关注具体对象,以设计或营造训练为主,更多的设计专业参与其中。各工作坊结合参与成员,制定不同的教学任务与目标,选择相应的组织方式与时间安排。
    旧县的乡村短期联合设计教学,每次工作坊一般切分为3个阶段,前期专题研究、实地工作坊学习以及后期整理。前期的研究包括该期工作坊的任务书解读、可持续的案例分析、已有的基础资料整理。实地的工作坊学习,主要是资料收集以及乡村生活的真实体验,为期1~2周不等。学习内容包括了体验、发现、认识、设计与营造的操作练习。期间,工作坊包括了一些社区活动,如与小学校孩子们一起的互动教学、旧县印象的图片展览等。后期整理,包括工作坊的成果制作、展示,内容不仅有学生们的设计营造,更包括了生活体验及创作过程。
    4.2  设计教学结合“乡土”进行设计训练安排
    针对高校师生,尤其是已经比较系统接受专业训练的学生而言,对于专业问题的应对已存在思维定式或固有的设计操作模式。因此,乡村的教学活动需要结合“乡土”或“乡村”增设一些练习,帮助学生转换思路,寻找判断、分析问题的新角度。这包括四方面内容:发现乡村的价值;理解村庄组成及形成过程;了解村民进行乡村建设的思路;规划设计从做加法到做减法。
    第一,每次工作坊计划的首次参观,不做限定。学生结合拍照、速写记述自己对于村庄中有趣的、感动的场景、故事、细节。然后,在讨论与分享的过程中,学生讲述自己认知事物的视角,了解更多元的认知方式,由感性认知逐步进入理性思考阶段。之后,按照关注点、兴趣方向进行分组,建构个性化的调研或设计框架,拟定进一步的规划设计任务书及行动计划。这部分工作任务一般安排在工作坊的前两日。
    第二,组织安排调研及讲座,给学生实地讲解村庄环境的组成、环境特点以及时间轴上村庄或场地内的变化过程。这部分内容与分组的任务书制定、行动计划拟定进行结合,推进学生由感性认知向理性分析的转换。
    第三,教学环节多设置与村民的交流互动,让学生更深入理解村庄现状背后的故事,了解村民视角对于乡村建设的想法,对乡村有更综合、理性的价值判断。例如在乡村新旧建筑的看法上,虽然传统的延续非常必要,但是学生对于村民已有的新建设未做深入了解就嗤之以鼻。因此,要加强与村民的互动,学习本地自然作用、本土营造技艺、乡民生活,帮助学生了解乡村的审美特点(图5、6)。
    第四,针对于乡村的规划设计,建筑与景观设计的学生会习惯按照平日课程作业的逻辑来思考,希望做很多改动或者体现自己的设计技巧。然而对具体的场地及乡村的需求来说,很多设计是多余的。因此,乡村的设计教学,老师需要帮助学生更好地理解自己与村子的关系,从乡村环境以及乡村生活出发,更多地从尊重、保护、延续进行设计。教学活动中,组织学生进行一些建造和改造活动,帮助他们理解造价、村民的看法与使用逻辑。
    综合来讲,“乡村”的设计教学,需要在调研、分析与设计、实施过程中穿插一些与日常教学不同的训练,帮助学生从乡村出发、从实践出发进行思考。
    4.3  联合教学与乡村社区进行互动
    乡村的短期联合设计教学,目的虽然在于对高校课堂教学的补充,然而,活动的组织并不局限在结合乡村对学生进行设计训练,更希望高校教学活动可以回馈乡村。因而,除了在教学内容中融入“乡土”,更需要在组织合作中与本地社区进行互动。
    D. a. S. T.团队与旧县村组织的社区互动,一开始并非有意识地安排。但随着对社区的深入,逐渐将社区的乡土教育安排到工作坊计划中。经过3年的实践总结,设计教学与乡村社区互动,一方面需要结合当次教学目标、内容进行安排;另一方面需要结合团队进入乡村的阶段、乡村社区居民参与方式进行组织。旧县村的乡村短期联合设计教学,早期的社区互动活动以调研访谈、乡村展览为主。互动对象,集中在乡村青少年及其家庭。在深入了解当地社区后,旧县村工作坊计划开始有意识地结合本地社区文化与环境教育进行安排。互动对象逐渐覆盖到全村村民。乡村青少年及其家庭、手工艺匠师、本地长老乡绅是主要对象。下文将对与乡村地区青少年的互动、乡村展览等公共活动的组织进行具体介绍。
    乡村地区的小朋友是非常好的调研向导。他们可以使用普通话交流,乐于与人沟通,帮助师生走街串巷访问村中的老人(图7)。在早期的实地教学中,与乡村青少年的互动集中在乡村调研环节,帮助建立外来师生与乡村社区的友好关系。随着关系的确定,旧县工作坊开始专门针对旧县村小学在音乐与艺术教育的缺漏进行了义教内容的设定(图8)。2009年6月广州美术学院与华南理工大学的联合工作坊中,师生在小学放学后,借用专门科室组织有兴趣的小朋友学习儿歌;周末带小朋友在村里写生,画村中的人、物、山水、建筑(图9)。工作坊结束时,组织儿童画展、儿歌表演。这些活动的安排主要通过与相关的小学校长、老师提前沟通,共同组织儿童参与。
    乡村展览等公共活动,形式多样。有的结合小朋友的作品,有的结合师生的设计,有的结合当季的乡村节庆活动,在祠堂或其他公共场地举行。展览等公共活动的举办出于两方面的考虑,一是,有感于村民对于教学工作的帮助,让村民了解高校师生做了什么;二是,通过不同的媒介形式,帮助村民们重新观看自己的村庄,唤起大家对于家乡的热爱。在2007年进入旧县时,旧县工作坊便举办了小型展览。工作坊结束前几日,大家将工作坊期间的练习,“我们眼中旧县村的美”的照片进行收集整理、冲洗。师生们结合简单的道具在黎氏宗祠进行布展,邀请小朋友与访谈村民观看展览。展览作为实地教学的小结,令村民、高校师生在展览布置、解说、分享的过程中逐渐凝聚。村民在对外来游客的讲解中,更增强了对于家乡的热爱(图10)。

    5  结语
    总体来说,乡村短期联合设计教学作为日常教学的补充,丰富了设计教学形式,可以带动学生深入乡土、从实践出发掌握乡村营造智慧,促进设计教学在社会新发展下的更新。同时,它通过教育的形式,向乡村学习、向乡民学习,延续乡村文化的建设、继承与传播,服务乡村社区,激发乡村活力。近几年,不同的公益组织、高等院校参与到乡村建设工作中来,“乡村短期联合设计教学坊”教学形式灵活多样、对本土资源具有整合力,不失为设计推进乡村建设的一种方式,有助于乡村的可持续发展。
    通过广西旧县村工作坊的总结,可以了解到乡村短期联合设计教学的组织过程应融入乡土教育的理念与方法,需要注重过程中直接体验的设计、不同群体间的交流互动以及村民主动性的激发。教学计划的拟定作为教学组织的重要环节,需要针对本土资源进行教学转换,将设计教学与乡土、与社区进行融合,为乡村的设计教学任务、内容和方式的制定提供基础,将设计教学与乡村社区营造的活动安排进行整合,实现乡村短期联合设计教学双向的推动作用。

    注:文中图1、5~10由D.a.S.T.成员拍摄;图2~4由李自若制作。


    参考文献:
    [1] 鲍戈平.短期国际联合设计教学的组织[J].南方建筑,2010,2 (1):44-47.
    [2] 张倩.国际联合教学的组织与实施:一种跨文化、跨学科、跨年级的互动教学模式[J].规划师,2009(1):101-104.
    [3] 邵甬.建筑与城乡遗产保护教学改革初探:以中法同济-夏约联合教学成果为例[J].北京规划建设,2012(6):44-48.
    [4] 叶红,郑书剑.华南理工大学与哈佛在中国农村的对话:一次有价值的联合规划教学[J].南方建筑,2010(1):26-29.
    [5] 吴健梅,刘莹,Flora Samuel,等.跨越围墙的学习场:哈尔滨工业大学与英国谢菲尔德大学联合设计教学的启示与思考[J].中国建筑教育,2014(2):24-30.
    [6] 卢晓中.高等教育概论[M].北京:高等教育出版社,2010:174-175.
    [7] 万明钢.论台湾的乡土教育[J].西北师大学报:社会科学版,2011(6):1-4.
    [8] 彭文君.全球化时代我国乡土教育发展研究[D].上海:华东师范大学,2008.
    [9] 毛泽东.实践论[M].北京:人民出版社,1952.

    (编辑/王媛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