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园林
期刊搜索:
  • 当期推荐
  • 期刊检索
  • 目录索引
  • 业界新闻
  • 投稿须知
  • 广告服务
  • 友情链接
  • 关于我们
  • 返回首页
远程稿件处理
期刊杂志

    红梅阁的再生

    关键词:风景园林;红梅阁;再生;共生

    Key words:landscape architecture; Hongmei Pavilion; renewal; symbiosis

    摘要:在中国传统造园的思想中,反映了一种宇宙观,即建筑是永恒的点,而外部的园林是变化无常的宇宙。红梅阁的改造与再生,在尊重场所原本精神的基础上,利用当下景观语汇对外围景观环境进行改造。这种“古意新诗”的方式,既保护建筑的原真性,又为这个场所带来新的活力和复兴。

    Abstract:The raditional thought of Chinese gardening reflects a world view, which is the architecture is a timeless point, while the outside space is a changeable universe. Hongmei Pavilion transformation and regeneration, while respecting the original spirit of the place, is based on the use of contemporary vocabulary to transform the landscape of the peripheral landscape environment. This "ancient meaning in new poetry" approach protects the authenticity of the building and brings vitality and revival for this place as well.

    内容:在中国传统造园的思想中,反映出一种宇宙观,即建筑是永恒的点,而外部的园林是变化的宇宙。这就意味着,在历史建筑保护与更新中,建筑以原生态的保护,让世人深入地触摸历史,而历史建筑外的空间,不受过去时空所拘束,可以通过符合当下的景观语汇去诠释,建筑与园林形成永恒与变化的时空交融。
    自2005年筑原设计机构承接江苏省常州市红梅公园改造再生至今,已过十载,漫步在公园之中,细细品味,古今交替,一切都是那么的自然和谐。
    追溯红梅之名,最早源于元代龚子彬将云南红梅移植于此,并遇仙得道。其后将唐代建造的飞霞阁更名为“红梅阁”,自此红梅与红梅阁成为后来红梅公园的代表。红梅阁在宋代曾作为贡士试院,后改为道观,现存的红梅阁(图1)为清光绪二十六年(1900年)重建,总共2层,高17m,是为砖木结构。红梅阁古朴厚重,气势宏伟,建筑下层为祀师堂,供奉道教祖师爷张天师,上层为祀玉室,供奉斗老和文昌。红梅阁楼上还辟有“常州历史名人陈列馆”,陈列着常州三杰——瞿秋白、张太雷和恽代英。
    “似仙都之仿佛”,与其说是红梅阁的写照,不如说是红梅阁与其周边的环境所营造出来的意境。红梅阁地处公园南端,被红梅所包围,不如文笔塔那样高耸亮眼,其隐秘的姿态和身为贡院、道教祀堂的特殊背景,让它有种“恍若有望而不来,忽若有来而不见”的意味。
    2005年,时值筑原设计团队接手红梅公园改造之际,红梅阁已消失在人们的视线中,成为一处不知名之地。究其原因,在于历经半个世纪的多次改造,昔日景点与其环境相脱离,混乱的功能分区,松散的景观结构……,无意义的改造让因红梅阁而闻名的公园变得只见公园不见阁,红梅公园名不符实(图2)。
    《园冶》中精辟论述“旧园妙于翻造”[1],如何对红梅阁进行巧妙的翻新改造,在于重拾红梅阁的整体印象。清代常州著名诗人赵翼曾这样赞红梅阁:“出郭寻春羽客家,红梅一树灿如霞,樵阳未即游仙去,先向瑶台扫落花”,其中“瑶台”即称“红梅阁”。为了强调“红梅”这一主题,“将赏梅区进行了强化和凸显,不仅增加了梅花种类和数量,并且围绕红梅阁和冰梅石形成了近似圆形的赏梅片区(图3),将红梅所赋予的文化内涵与景观空间营造相结合”[2]。在广场的铺装处理上,取冰裂纹结合梅花为意向,增强了红梅阁的主题。这样的处理使得红梅阁的前后空间具有历史感又不乏时尚的氛围(图4)。
    “瑶台”是汉族神话传说中神仙所居之地,红梅阁被称为“仙都之仿佛”,“仿佛”两字道出了红梅阁塑造的整体印象,若有若无,看是近,实为远。距离和路线成为这种“仿佛”意境的关键。将红梅阁所处的环境改造为被水环绕的岛屿,园路沿水设置为椭圆形,这种隔水相望的观赏方式(图5),让红梅阁产生一种可望而不可即的距离感,而椭圆形的环路为人们提供全方位的观赏,同时也在游览过程中产生一种无边界的错觉。并且,登临红梅阁的过程除了正门南广场外,其他出入口皆为曲折小径,颇有红梅三探的意味(图6)。圆形的景观结构、放射式道路,让红梅阁有意或无意中成为公园的视线通廊的聚焦点,让身处公园其他角落的游人能够最便捷地到达,红梅阁的可识别性较以往大大提高(图7)。
    红梅阁的改造与再生,并非对于建筑本体的改造,而是重新梳理其周边的景观环境,让建筑与其所处的时空相协调,这样的景观历史才会延续。当“新”与“旧”在碰撞中迸发出能量,就会传达出一种形式的美丽和思想的深邃,这种美建立在历史的根基之上,而内涵扎根于文脉之中。

    注:文中图片均由筑原设计机构提供。


    参考文献:
    [1] (明)计成.园冶注释[M].北京:中国建筑工业出版社,1988.
    [2] 徐可颖.环境共生与有机秩序:城市公园改造设计理论与实践[D].广州:华南理工大学,2014.

    (编辑/王媛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