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园林
期刊搜索:
  • 当期推荐
  • 期刊检索
  • 目录索引
  • 业界新闻
  • 投稿须知
  • 广告服务
  • 友情链接
  • 关于我们
  • 返回首页
远程稿件处理
期刊杂志

    在“京津冀一体化”和“建设北京城市副中心”两大战略背景下加快京津冀生态功能区规划的联动实施

    关键词:风景园林;生态功能区;京津冀一体化;北京城市副中心;区域联动;生态发展

    Key words:landscape architecture; ecological function zone; Integration of Beijing-Tianjin-Hebei; Beijing Sub-Center; regional coordinated mechanism; ecological development

    摘要:生态功能区是指对区域性生态具有主导性、关键性和正面作用的地域,对于城市和区域的生态安全至关重要。区域协同发展是“京津冀一体化”和“建设北京副中心”两大战略的主体思路,生态功能区的规划建设需要跨越以原有的行政区划为范围的模式,向区域化联动方向迈进。针对目前“京津冀一体化”和“建设北京城市副中心”两大重要战略,提出生态功能区的规划和实施战略要实行区域联动,对风景园林专业进军生态修复领域具有战略与现实意义。

    Abstract:Ecological function zone is the area that has dominant and key functions to ecological environment. It has important influence on city and region ecological security. When the two strategies of the Integration of Beijing-Tianjin-Hebei and Beijing Sub-Center are implemented, regional coordination becomes the thoughts of future development, and the plan and construction of ecological function zones need to cross the border of cities, and work on regional coordination. In such a context, this paper proposes the coordinated mechanism of ecological function zones in Beijing-Tianjin-Hebei according to the existing conditions.

    内容:1  研究背景
    改革开放以来,中国的经济与社会发展取得了巨大成就。作为衡量发展的重要指标,我国城市化率由1978年的17.92%增长到2014年的54.77%[1]。随着城市化进程的加快,城市发展模式随之改变,由单一城市向区域化多中心城市群发展的趋势更加明显。目前围绕北京、上海、广州-深圳为核心形成了京津冀、长三角、珠三角三大经济圈,把区域协同发展推向了经济与社会发展的主体思路。
    2015年政治局审议通过了《京津冀协同发展规划纲要》,京津冀协同发展成为国家确立的一项重大战略决策,其主要内容包括要素市场一体化、公共服务一体化和体制机制协同发展[2]。京津冀涉及北京、天津、河北3个省市,人口近1.1亿,虽然在总体竞争力上与珠三角、长三角还存在一定差距,但提升迅速[3],在一体化进程中京津冀将获得长足发展。
    确保北京首都功能、疏解非首都功能、建设城市副中心和京津冀一体化等一系列战略措施,将成为新的发展模式。为此,2016年5月27日中央政治局会议提出建设北京城市副中心 “不仅是调整北京空间格局、治理大城市病、拓展发展新空间的需要,也是推动京津冀协同发展、探索人口经济密集地区,优化开发模式的需要”[4]。“京津冀一体化”与“建设北京城市副中心”先后成为国家战略。

    2  京津冀一体化进程中生态功能区联动的必要性
    在城市群发展过程中,生态功能区格外引人关注。研究表明,三大经济圈生态环境压力指数(EPI)的水平逐年降低,说明所承受的生态环境压力越来越大。其中尤以京津冀的EPI下降最快,这说明其生态环境综合水平逐步下降,在经济与社会的发展进程中生态环境不容乐观[5]。因此,必须重视生态功能区的规划与整治,让其更好地为改善生态服务。
    生态功能区对城市和区域生态安全的影响是明显的,又是潜移默化的。生态功能区的健全和完善是社会发展的基本保证。城市河流的干涸、各种气候的异常变化、城市浊气不能迅速扩散、排减等,很多是由于伤害了生态功能区而造成的。因此,京津冀一体化进程中以生态功能区的保护、优化和改善为目的的规划与整治将被提上日程。
    在此之前,京津冀各大中小城市都完成了以城市为中心的绿地系统规划。以北京为例,以往的绿地系统规划(图1),是从北京自身的空间构成考虑的——从各项绿地指标和2条环型绿化隔离带以及几条楔形绿地,从山区、平原到城市递进的绿地系统(图2),以及从绿量、绿质和结构分布3个层面进行表述,都是基本正确的。根据京津冀一体化和北京城市副中心战略的新要求,原有的绿地系统规划只能是生态规划的一部分。而现在,则要从更大区域、更大尺度、更多层次考虑生态功能区的构架、布局和质量的提高。只有这样,生态功能区的潜力才能得到全面释放。

    3  新战略格局下的北京生态功能区规划和整治
    北京北部的燕山与西部的太行山在西北连脉,形成恢弘的绿色屏障。由永定河、潮白河、温榆河等孕育的广袤沃土,为千年都城的气候、土壤和季相提供优势;南口、古北口、模式口等几大风口又把留存在城市的浊气吹走,保证了都城得天独厚的自然环境。这些“风水”特征在世界上也拥有着无法比拟的优势(其他城市也拥有独特优势,如天津临海,并由国土南北贯通形成产业与商贸的汇集;河北背靠太行山,拥有绿色屏障和优厚的燕赵大地等)。在新的战略格局下学会如何充分利用这些生态禀赋,是必须依靠的先决条件。下文以北京为例进行论述。
    1)温榆河生态风景带的构建和完善,将作为一条极其重要的生态绿色廊道,有力促进北京城市副中心与北京老城的协调发展(图3)。
    北京城市副中心的建设战略目标是疏解首都功能、完善城市格局。这一举措不是权宜之计,而是中央运筹帷幄的战略举措。作为首都的北京和作为北京市的北京,要功能明确、分工双赢。在新的城市规划中首先要找到新老城之间的生态关系——用便捷的交通联系起来,又用厚厚的绿化带分隔为相对独立的城市空间,避免“摊大饼”的城市病,这是极其重要的生态格局。温榆河位于首都和通州、顺义之间,是一条天然的贯穿西北至东南的斜向绿色轴线。温榆河在北段成为朝阳区和顺义区之间的绿色廊道,在南段流经北京副中心,成为贯穿新城内部的柔性绿色轴线,它不仅是朝阳和顺义的生态桥梁及纽带,也是塑造北京城市副中心自然文化景观和防范城市各类风险的安全绿色空间。这条优美的绿色轴线,比美国的波士顿绿廊、纽约曼哈顿中央公园和世界各城市的绿化隔离带都显得更为重要,更加具有典型意义:绿荫如盖、河水灵动、曲线柔美的温榆河成为勾勒两岸城市的绿色裙衣,也应当成为北京城市副中心建设的前奏,呈现“一条大河波浪翻,风吹杨柳绿两岸”的优美景象。
    2)八宝山、田村山、老山等西部生态风景版块的整治与永定河及其两岸的生态修复,使之成为北京城市西部生态格局中的重要功能区(图4)。
    太行山连绵纵横,是北京西部的绿色屏障,其向东延伸的余脉:八宝山、田村山、老山,以及石景山、红光山、金顶山、赵山等,成为距北京城市最近的风景区。这几个绿色的“拳头”对西部北京的生态发展尤为重要。新中国成立后,北京市政府非常重视对作为城市规划绿地的三山(八宝山、田村山、老山)进行依法保护,经过数次绿化,几乎成为西部北京最美丽的“绿色宝石”。然而,城市发展进程中的无序管理,导致原来大约十几平方千米的规划绿地,现已不足3km2。石景山区作为北京各区绿地率最高并最早命名的“全国绿化模范区”的优势在逐渐衰减,各种建筑被不当规划,山区植被的长势逐步衰弱。首钢的迁建本来为优化西部生态提供了条件,但搬走的10余年中,首钢厂区却并未进行大规模绿化。三山、首钢还不能堂堂正正地承担起西部生态功能区的重任。要下大气力整治,实现首钢厂区的大规模绿化,明确三山地区建设用地和绿地的界限,加大绿化养护力度,使其与奥林匹克森林公园相媲美,成为首都市区西部和北部2块最大的城市绿肺,让那些长势衰弱的山林再次茁壮起来;整治那些不良建筑,并用绿色浸润,恢复成曾被喻为“莫斯科郊外的晚上”的三山公园。而与三山相契合的永定河也要从源头开始治理,并结合河北省和门头沟山区的林木涵养,期盼河水重生,让永定河拥有自己的河水而不再使用中水,让永定河再现母亲河的风采。
    3)研究生态功能区还要关注在北京市域大范围内如何打开并利用通风道,让南口、古北口、模式口等所有风口都能顺畅地给北京送来清风绿波,吹走雾霾浊气(图5)。
    在市域范围内,传统的通风廊道具有决定性和关键性的通风作用。消除廊道范围内过多、过密的建筑障碍,使其通畅,对北京的大气改善具有重大的应用价值。
    从八达岭、居庸关至南口吹来强劲的风,经温泉、北清路、京新、京藏公路和京昌楔形绿地吹进北京城,吹走弥漫在城市的浊气。这条风道十分重要,要研究如何保障这条风道畅通无阻,需要重视海淀山后中关村科技园区的建筑限高和容积率。目前京昌路正在带头拓展绿地宽度,实施拆迁增绿工程,在此基础上还要加大京新、京藏2条绿道的完善成型,实现南口风道、绿道和“山舞银蛇”的长城文道一并规划,同时结合北京世园会和冬奥会的筹办,加快这条风道的综合整治,形成北京另一条生态与文化的主线。古北口带来从承德方向吹进北京的清风绿波,它是使风从密云、怀柔、顺义进入北京的生态廊道,保障它的畅通同样重要。模式口是当年骆驼祥子运煤的京西文化古道和驿站,沿永定河引水渠将西风吹进,是西部地区楔形绿地和风道的首选。不止这3个口,进京的送风通道还有很多,在此不一一列举。综上所述,“风道”对北京至关重要。
    4)门头沟山区是京西林丰势雄的“太行明珠”,作为西部北京重要的生态功能区,它以大山的胸怀和担当呵护着北京的生态安全。这里的山势和植被、自然与人文是西部北京的精华所在。
    20世纪50年代,这里曾为北京提供丰厚的煤炭能源,如今,对于如何定位门头沟的未来,是个原则问题、大局问题。坚决关停并转煤窑只是第一步,而逼迫它实现“大而全”“小而全”的经济发展,苛求它过度开发和贡献GDP都是做不到的。这里少有平地坦途,发展房地产致使楼盘过密、道路红线过窄,没有像样的城市街道和行道树,最终导致城市支离破碎。硬要在这里制造繁华将是无所作为的,应该明确地认识到生态功能才是这里的主旋律,要下定决心加强山林植被抚育工作,规范有序旅游,真正扶持其发挥作为北京生态功能区的核心作用,成为北京市最重要的西部生态屏障,这正是北京市学习落实习总书记关于“绿水青山就是金山银山”的最好实践。
    5)燕、太两山作为生态屏障,不仅可以抵挡寒风,还有向北京输送城市水源的巨大功能(图6)。
    现在永定河、潮白河除了维持小小的库容外,河床都已经干涸多年,这个问题必须从生态系统中寻找答案。这是山区森林涵养功能减弱、生态贡献率降低的直接结果,而与城市人口增多的关系并不大。如欧洲城市人口也不少,但是多瑙河、莱茵河、伏尔塔瓦河的水量并未减少。用中水补充河水的做法不能最终解决问题,也不可持续。要从源头上解决山林生水、“山有多高;树有多高;水有多高”的根本性问题。
    北京市域3/5的土地是山林地,这些是北京城市生存的重要生态条件,它的贡献首先是水源。新中国成立以来,植树造林成绩斐然,但是由于北京和河北省林地养护费用欠缺,重栽轻养的弊端没有彻底改变,导致山林部分枯萎,聚水能力降低,几条大河都已出现水少乃至干涸现象。永定河已经30多年没有水了,水在上游,而不是在下游,显然没有供水之源是主要原因。因此,在加大造林的同时,更重要的是加大对现有山林的抚育与养护,使其产生“聚水”“生水”的后劲。林木抚育涵养甚至超过平原造林的作用,应当引起广泛关注。当然,这里仅论述北京和太行山、燕山的水源关系,全国的森林抚育都要加强,包括天津、河北的河流和水源地也要一并考虑,推敲其因。在此不做赘述。

    4  对于生态功能区规划整治和联动实施的建议
    生态是个巨系统、大课题,“头疼医头脚疼医脚”不能系统地解决生态环境问题,这个大课题需要多学科调研会诊,不是一朝一夕就能够办到的。要有提出问题,逐步找到解决问题的大思路,要身体力行。北京的生态功能区划和布局也不止于上述内容,希望以两大战略为载体,找到一些改善北京乃至华北地区生态环境的大思路。为此提出以下建议。
    1)加快京津冀生态功能区规划整治和联动实施,为中央京津冀一体化领导小组研究制定全域范围生态功能区的战略部署作出贡献。寻找并把握京津冀全域的生态优势,着眼于生态功能区的构建并形成体系。建立近期和长远规划,争取在较短时间内,使其发挥正面效应,服务于该地区的生态建设战略。
    2)对已经取得共识的生态功能区,要尽快出台整治和优化的方案,看准了就应该立即行动。如抓紧温榆河生态风景带先期建设,并与穿越北京副中心的温榆河绿色廊道的整治相结合,为北京副中心穿上绿色的“裙衣”并发挥生态效益打下基础;还要结合海绵城市建设,加快永定河调洪和三山绿化建设等。
    3)北京副中心建设将导致老城区内大批原有建筑闲置,除了一部分建筑应统筹保留使用外,应抓住这一契机,下决心在腾退的土地上建设一批新的绿地,恢复土地生态功能,为优化首都市区的生态环境作出新的战略性贡献。这一举措希望得到中央的高度重视并给予全面部署。

    5  结语
    “京津冀一体化”和“建设北京城市副中心”是国家的2项重大战略,对于京津冀协同发展具有重要意义。生态功能区是此进程中维护城市与区域生态安全的关键,对其规划与整治必须从宏观出发,区域联动实施,才能更好地发挥生态功能区的作用,服务好两大战略。

    致谢:部分国务院参事、参事研究员和相关人员共同参与调研,参与调研的人员有:葛志荣、黄当时、张玉平、王静霞、秦小明、孙立、陈志锋、严伟、李威、曾松伟等;文中图片均由李威、曾松伟绘制,在此表示感谢。


    参考文献:
    [1] 中华人民共和国国家统计局.中国统计年鉴2015[M].北京:中国统计出版社、北京数通电子出版社,2015.
    [2] 京津冀协同发展规划纲要[EB/OL].[2015-11-25].http://www.hebqhdsgt.gov.cn/gtzyj/front/6048.htm.
    [3] 徐光瑞.我国三大经济圈竞争力研究:兼论京津冀一体化发展对策[J].产业经济评论,2015(1):79-88.
    [4] 政治局:部署规划建设北京城市副中心[EB/OL].[2016-05-27].http://finance.sina.com.cn/china/2016-05-27/doc-ifxsqxxs7785061.shtml.
    [5] 檀菲菲.中国三大经济圈可持续发展比较分析[J].软科学,2016,30(7):40-44.

    (编辑/刘欣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