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园林
期刊搜索:
  • 当期推荐
  • 期刊检索
  • 目录索引
  • 业界新闻
  • 投稿须知
  • 广告服务
  • 友情链接
  • 关于我们
  • 返回首页
远程稿件处理
期刊杂志

    博古融今——传统园林植物景观的继承和创新

    关键词:风景园林;传统园林;植物景观;园林景观设计

    Key words:landscape architecture; traditional garden; plant landscape; landscape architecture design

    摘要:中国传统园林中植物景观诗情画意浓郁,植物选择不仅考虑其色、香、形、姿、韵等,还包括与环境互作的光影、声响等一切感官体验效果。传统园林植物的文化内涵丰富,并注重新奇植物的引种和应用。传统园林中植物配置注重与环境相融合,与山体、水体、道路、建筑等园林要素相得益彰,体现出高超的园林艺术和情境。现代园林植物景观营造应传承师法自然、尊重自然的设计理念,弘扬中华传统文化,设计出富有诗情画意的作品,并创新应用多种的植物材料、多样的造景手法,以人为本,科学设计,营造出经典的植物景观。

    Abstract:Chinese traditional plant landscape is picturesque and poetic. Not only the color, scent, shape and appearance were considered for selection of garden plants, but also the shadow and sound interacted with environment. Culture connotation of traditional garden plants was rich, and new plant species were introduced into the gardens. The arrangement of garden plants was finely integrated with the environment, including mountains, water, roads and architecture, showing superb garden art and context. Modern plant landscape construction shall inherit the concept of learning from nature and respecting nature, carry forward Chinese traditional culture, and create picturesque and poetic plant landscape. Furthermore, diverse plant species, various design methods, and people-oriented conception shall be considered for the design of impressive plant landscape.

    内容:中国园林历史悠久,文化内涵博大精深。植物是园林的重要构成要素,山、水、建筑因为植物的融合而显现出生机和灵动,而且植物景观四季变幻,春华秋实,落叶荣枯,阴晴转承,形色流动,体现出园林的深邃意境、情境和韵味。现代园林的植物造景以植物学、园艺学、美学和生态学等为指导,更多地强调了植物配置的科学性和艺术性,对园林文化内涵重视不足。不少城市园林丢弃了传统植物,大量引进外来奇花异草,不顾当地的风格特色,建造怪异的园林景观,脱离了中国传统的文化底蕴。
    中国古典园林以写仿自然为出发点,追求“天人合一”,将传统文化融入其中,挖池堆山,建屋配植,形成富有诗意的栖居环境,宜游、宜赏、宜憩、宜居,令人向往,经历了数千年的积淀,园林植物景观形成了鲜明的民族特色和独特的文化意趣。因此,对中国传统园林中植物造景的特色进行深入研究和提炼,达到古为今用,传承和发展,对现代城市生态文明建设、绿色发展和市民文化品质提升均具有重要的推动作用。

    1  传统园林植物景观的诗情画意
    中国园林能在世界独树一帜,在于其强大的综合性和包容性。园林在发展之初,就与诗、画相互融合,交相辉映,经典园林就是一幅幅立体的画卷,也是一首首可以感受的优美诗篇。植物景观亦是如此,避暑山庄七十二景中,以植物为主题的就有十八景(图1),万壑松风、松鹤清樾、梨花伴月、曲水荷香、青枫绿屿、莺啭乔木、香远益清、金莲映日、芳渚临流,甫田丛樾、松鹤斋、冷香亭、采菱渡、观莲所、萍香沜、万树园、嘉树轩、临芳墅,康熙和乾隆留下了大量的赞美诗文。曲水荷香景点由一座大型重檐攒尖方亭构成,亭内用山石叠有弯环曲折的石渠,“碧溪清浅,随石盘折,流为小池,藕花无数,绿叶高低。每新雨初过,平堤水高,落红波面,贴贴如泛杯,兰亭觞咏,无此天趣”,是对曲水流觞的经典演绎。万壑松风景点是根据宋代画家巨然的《万壑松风图》而进行设计的,其建筑据岗临湖,布局灵活多变。芳渚临流景点则取意于范宽山水画《溪山行旅图》,巨石嵌空,巉岩秀俏。夹岸嘉木灌丛,芳草如织。康熙在《芳渚临流》诗序中写到“岸石天成,亘二里许,苍苔紫藓,丰草灌木,极似范宽图画”。
    圆明三园中以植物为主题而命名的景点不少于150处,约占全部景点的1/6,它们或取树木绿荫、苍翠,或取花草之香艳、芬芳,或者直接冠以植物之名称[1]。圆明园四十景中就有许多以植物为主题的景点,如碧桐书院的梧桐、镂月开云的牡丹、曲院风荷的荷花(图2)、杏花春馆的杏、武陵春色的桃花等。杏花春馆沿用杜牧“借问酒家何处有,牧童遥指杏花村”的诗句,“环植文杏,春深花发,灿然若霞。前辟小圃,杂莳蔬菰,识野田村落景象”(《杏花春馆》诗序)。武陵春色摹写陶渊明《桃花源记》,“复岫迴环一水通,春深片片贴波红。钞锣溪不离繁囿,只在轻烟淡霭中。”
    中国园林其实就是诗画的物化,它无处不可画,无景不入诗。传统园林的植物配置以中国画论为基础,以粉墙作纸,植物作画,色彩淡雅,追求画意,表现自然意趣,追求天成之美。《说园》着重提及“中国园林的树木栽植,不仅为了绿化,且要具有画意。窗外花树一角,即折枝尺幅;山间古树三五,幽篁一丛,乃模拟枯木竹石图”[2] 。 因此,现代园林的植物景观设计不能充斥以简单的线条化、团块化、图案化设计,要继承中国诗、画的意境,营造出可赋诗、可入画、情境相融的景观。

    2  传统园林植物的选择
    2.1  传统园林植物的欣赏
    植物的选择和配置是园林中最基本的环节。中国古典园林非常注重对植物的全方位欣赏,不仅包括植物自身的色、香、形、姿、韵等,还包括与环境互作的光影、声响等一切感官体验效果。植物的干、枝、叶、花、果实等部分的色彩都具有很高的观赏价值,避暑山庄在清代“广庭数亩,植金莲花万本”,开花时日光照射,精彩焕目,形成 “金莲映日”的著名景观。香山静宜园的绚秋林种植元宝枫等彩叶树种,在秋季形成多彩的山地植物景观。以香取胜的植物除了梅花、桂花、兰花等植物外,荷花、稻花等广泛应用于古典园林中,留园的“闻木犀香轩”和网师园的“小山丛桂轩”以赏桂花为胜,避暑山庄中曲水荷香、香远益清、冷香亭3处景观都是以荷花取胜;圆明园中的“映水兰香”则实指稻花香。古典园林非常注重植物的姿态美,北海团城的油松、白皮松因为特殊的形态而被乾隆皇帝御封为“遮阴侯”(图3)和“白袍将军”(图4)。古人“种树非止于目,兼为悦耳”。以声取胜的植物莫过于油松,避暑山庄的“万壑松风”意指在湖边山峦之上种植成片的油松,随风吹而声响,非常有气势,拙政园的松风水阁也是听松风处。拙政园还有“听雨轩”,可以感受“听雨入秋竹”“芭蕉叶上潇潇雨,梦里犹闻碎玉声”“留得残荷听雨声”等情境。古典园林还注重植物的光影变化,或移竹当窗、粉墙竹影,或“粉墙花影自重重”“云破月来花弄影”,落影斑驳,景致变化无穷。
    2.2  传统园林植物的文化内涵
    中国传统文化中,很多园林植物往往具有一定的象征意义,康熙在《避暑山庄记》中称“玩芝兰则爱德行,睹松竹则思贞操,临清流则贵廉洁,览蔓草则贱贪秽”。松柏常青,象征着永恒,被大量应用到颐和园、天坛、避暑山庄等皇家园林中。太平花寓意天下太平,也被应用到皇家园林中。颐和园中玉兰、海棠、牡丹的组合搭配赋予了玉堂富贵的象征意义。柿树寓意事事如意,石榴则有多子多孙之意,还有国槐“取三槐吉兆,期许子孙三公之意”,均广泛栽植在古典园林和百姓庭院之中。
    受中国传统文化的影响,植物被赋予人格化的品质。古典园林中经常使用比德型的植物,松、竹、梅应用到园林中,形成“岁寒三友”,成为冬天的植物景观。被誉为“四君子”的梅、兰、竹、菊也相互组合,形成梅竹、梅兰、竹菊等搭配,应用到园林中,形成雅致的植物景观。荷花更是由于出淤泥而不染的高尚品格而被广泛应用。乾隆在避暑山庄松鹤斋院内遍植油松,饲养仙鹤,意在祝福其母亲如松鹤延年,长命百岁。
    此外,在封建社会,园林植物也被分成不同等级。《朱子语类》中有“国朝殿庭,唯植槐楸。”以颐和园为例,东宫门内列植柏树,代表文武大臣。仁寿门内则对植油松、龙爪槐象征天子,仁寿殿两侧设国花台种植牡丹(图5),松、柏、槐等作为殿侧和后面的背景起烘托作用。宜芸馆馆前对植梧桐2株(图6),“梧桐栖凤”与皇后寝宫的功能相符[3]。
    2.3  新奇植物的引种应用
    古典园林尤其是皇家园林对植物的选择应用非常考究,为体现帝王的地位和意志,往往会搜罗和引种世间奇花异树,因而种类更为珍稀和丰富。《马可波罗游记》中记“汗(元世祖忽必烈)闻某地有美树,则遣人取之,连根带土拔起,植此山(万寿山)中,不论树之大小,树大则命象负之而来,由是世界最美之树皆集于此。”康熙时期,将落叶松从兴安岭移至避暑山庄,有“松有落叶者,乃在兴安北”之句。乾隆将黄山松移至万寿山,其御制诗载“黄山新移来,童童低枝松”。清帝还将金莲花从五台山移至避暑山庄和香山,康熙《金莲映日》诗云“正色山川秀,金莲出五台。塞北无梅竹,炎天映日开”;乾隆写道“林斋治圃种金莲,的的舒英瑛日鲜”。避暑山庄采菱渡的菱角、浮萍等则是从南方引种。一些特殊的品种如‘洒金’碧桃、‘玛瑙’石榴等也应用到园林中。此外,农桑类植物也在园林中得到了应用,如圆明园的映水兰香种植千畦水稻,颐和园的耕织图景区不仅有水稻,还有桑、枣等农作物。

    3  古典园林的植物配置
    3.1  传统园林植物与园林环境
    古典园林中植物配置的方式多样。北宋皇家园林艮岳中以植物营造的景观就有梅岭、杏岫、丁香嶂、椒崖、龙柏坡、斑竹麓、海棠川、桐径、松径、百花径、合欢径、竹径、香雪径等,依不同环境选不同植物造景[4]。明代的西苑“入苑门即液池,蒲苇菱荷,翠洁可爱。循池东岸北行,榆柳杏桃,草色铺岸如茵,花香袭人”。清代清漪园中“满山松柏成林(图7),林下缀以繁花,堤岸间种桃柳,湖中一片荷香”。可见在古典园林中,植物景观不仅丰富,而且很有意境。
    古代园林著作中有不少关于园林环境与植物配置的论述。《园冶》提出 “院广堪梧,堤弯宜柳”“梧阴匝地,槐荫当庭;插柳沿提,栽梅绕屋;结茅竹里”“径缘三益,竹坞寻幽”“芍药宜栏,蔷薇未架”“编篱种菊,锄岭栽梅”“窗虚蕉影玲珑,岩曲松根盘礴”“溪湾柳间栽桃,屋绕梅余种竹”等,对传统园林植物配置进行了精彩论述[5]。《花镜》总结了20种花木的配植方式,“牡丹、芍药之姿艳,宜玉砌雕台,佐以嶙峋怪石,修篁远映。梅花、蜡瓣之标清,宜疏篱竹坞,曲栏暖阁,红白间植,古干横施......桃花夭治,宜别墅山隈,小桥溪畔,横参翠柳,斜映明霞(图8)。杏花繁灼,宜屋角墙头,疏林广榭”[6]。
    《芥子园画传》中还有树木二三五株搭配的典型绘画技法,基本概括出传统园林树木丛植的配置方式,并提出“务审阴阳向背左右顾盼,当争当让,或繁处增繁,简而益简”[7]。《龚安节先生画诀》中提出 “二株一丛,必一俯一仰,一欹一直,一向左一向右”,均对园林植物配置具有很高的参考价值。《说园》指出“小园树宜多落叶,以疏植之,取其空透;大园树宜适当补常绿,则旷处有物。此为以疏救塞,以密补旷之法。落叶树能见四季,常绿树能守岁寒”[2]。道出了落叶树和常绿树在不同空间的应用。
    3.2  传统园林植物组合搭配
    古典园林中的植物组合搭配各式各样,梅花既可孤植于水边,形成“疏影横斜水清浅”的景观,也可与松、竹配置成“岁寒三友”,还可成片种植,形成梅岗和“香雪海”的景观。灌木搭配根据高矮和阴阳特性而定,扬州洛春堂“上植绣球,下栽牡丹,绣球之下必有牡丹,牡丹之上必有绣球”。绣球为牡丹创造遮阴的条件,且花期相错,延长了观赏期,二者配植相得益彰。古典园林中也有草地景观,避暑山庄试马棣即是一片如茵的草毡(图9),绿毯八韵碑描述“山庄土美草丰,连冈遍野,而以鹿多姿食不至蔚长,铺地不过寸余,诚绿毯也” [8]。草地与动物相生,酷似西方的疏林草地景观。
    3.3  山体植物配置
    大型皇家园林在山体种植植物时参考了自然的植物景观,清漪园万寿山上采取了以乡土常绿植物油松和侧柏为主,槲栎、元宝枫、栾树、楸树、山桃等落叶植物为辅的植物配置,侧柏耐旱耐贫瘠,位于山势比较陡峭的前山,油松则位于坡度较缓的后山。乾隆御制诗《翠籁亭》描写“一亭松槲间,槲凋松蔚翠。泠泠清籁动,松吟槲无事”,体现了华北地区松栎混交的植被景观[9]。可见古典园林在模仿自然景观中体现出其生态的科学性,因而能传承千古。
    自然山地园林中则更多强调天然景观,康熙《梨花伴月》诗序“翠岭作屏,梨花万树,微云淡月时,清景犹绝”,描写了避暑山庄梨树峪景点的天然去雕琢的特征。乾隆在《绚秋林》诗序时描述“山中之树,嘉者有松、有桧、有柏、有槐、有榆,最大者为银杏。有枫,深秋霜老,幻色炫采。朝旭初射,夕阳返照,绮缬不足拟其丽,巧匠设色不能穷其工”。可见香山植物景观以乡土树种为主(图10)。
    园林假山师法自然而胜于自然,用植物配置来增强山体的气势和风韵,乾隆曾咏惠山园“松是绿虬低欲舞,石如白凤仰疑骞”。传统园林的假山四季景观追求“春山淡冶而如笑,夏山苍翠而如滴,秋山明净而如妆,冬山惨淡而如睡”的诗情画意,以及“四面有山皆入画,一年无时不看花”的景观效果。
    3.4  水体植物配置
    古典园林中水面应用最多的即是荷花,成片种植时,达到“接天莲叶无穷碧,映日荷花别样红”的盛景。浅水处则栽有荇菜、芦苇、白芷、香蒲、泽兰等。水岸边植物应用最多的是柳树,扬州瘦西湖三十里河堤上,“两岸花柳全依水,一路楼台直到山”。还有桃花“山白桃花可唤梅,依依临水数枝开”。说明水边种植桃花有似梅花的效果。
    水岸边树体要形成树冠轮廓起伏变化的天际线,打破水体的平面感。植物种植要满足生态需求,绦柳、垂柳、千屈菜等喜湿性植物可距离水体近,桃、李、杏、樱花等不耐涝的植物离岸边稍远,或离水面远。
    3.5  路旁植物配置
    古典园林中园路旁的植物配置,或简单,起遮阴的作用,或精细,达到步移景异的效果,或适当变化,适于边走边看。园路较宽时,多选树冠高大、观赏性较强的乔木作为行道树,《圆明园道中寓日》“金线遮桥柳,浓阴夹道榆”,即指用柳树和榆树作行道树(图11)。小路较窄而弯曲时,常两侧密植竹类达到曲径通幽的效果。或路缘种植开花的灌木,并以常绿乔木为背景,形成“松竹依然三曲径,柳桃改观六条桥”的景观效果。
    3.6  建筑物旁的植物配置
    建筑物旁的植物配置在体量和色彩等方面都要相协调统一。皇家宫殿建筑一般都体量庞大、色彩浓重、布局严整,多种植侧柏、桧柏、油松、白皮松等树体高大且长寿的常绿树种。避暑山庄淡泊敬诚殿前植42株油松,分7排6列,成方阵形式种植,与肃穆庄严的皇家气派相协调(图12)。延熏山馆殿前则两侧对植丁香,显得清静优雅。烟雨楼东侧的青杨书屋前种植2株青杨,不仅贴近主题,直立的树形还增添了动势。
    江南私家园林,灰瓦白墙,建筑色彩淡雅,且园林面积不大,一般选择梅、竹、梧桐、桂花、丁香、石榴、海棠、玉兰、紫薇、南天竹、牡丹、芍药、芭蕉等能体现诗情画意和文化内涵的植物,进行精巧布置或画龙点睛式的点缀,如海棠春坞。岭南园林用炮仗花等藤本植物爬满建筑屋顶,开花时繁花似锦,丰富了建筑的色彩。

    4  现代园林植物景观设计的思考
    4.1  传统园林植物景观的传承
    通过对中国古典园林中植物景观营造的分析,有不少理念、经验和做法值得借鉴和传承。
    首先是师法自然、尊重自然的设计理念。中国传统园林追求道法自然,体现人与自然和谐相处。园林选址讲求山水形胜,尊重场地条件和植物的生态习性,植物种植设计不追求色彩和形式的纷繁复杂,“自成天然之趣,不烦人事之工”,貌似简单却富有韵味和意境,自然设计之中体现出朴素的科学性。尤其是尊重自然,乾隆在故宫宁寿宫花园建古华轩时,特意对古楸树进行了保留,并书楹联“明月松风无尽藏,长楸古柏是佳朋”,体现出对古树的尊重和合理利用。有些现代园林设计不顾原有场地条件,推倒一切树木,重新进行种植设计,图纸很漂亮,实际往往事与愿违,须引以为鉴。
    其次是诗情画意的表现手法。诗情画意是中国古典园林独具特色的一面,富有诗画情趣的植物景观是我国园林艺术的瑰宝。现代园林采用的大色块、大树阵等所谓的大手笔,不仅缺乏匠心,而且显得粗制滥造。必须继承和发扬传统园林景面文心的设计手法,结合环境和时代要求,使植物景观的意境得到升华,体现出诗情画意。
    第三是丰富的文化内涵。古典园林是数千年发展留下的宝贵遗产,积淀了中华民族的传统文化,亟须发扬光大。现代园林设计中片面崇洋媚外,照搬照抄国外种植设计的例子不少,结果与中国传统文化大相径庭,国人难以理解和接受。现代园林设计应在继承发扬传统园林文化的基础上,合理吸收利用西方文化,结合新时代对植物景观的需求,提升植物景观设计理念,创造优秀的作品。 
    4.2  现代园林植物景观设计的创新
    “从来多古意,可以赋新诗”。现代园林植物景观设计应吸收古典园林中人文和艺术的精华,同时充分利用现代科学的发展成果,兼收并蓄、相互融合,使植物造景兼具艺术性、文化性和科学性,从而赢得更好的发展。
    首先是园林植物种类更为丰富多彩。由于现代科技的发展和对外开放政策的实行,园林中引种栽培并应用的植物种类和品种较以前有了很大提高,不仅树木种类得以增加,各种草本植物和花卉的品种数量,尤其是乡土地被植物,芳香植物,一、二年生草花,球根花卉等,尤为丰富,这对丰富和提升园林植物景观奠定了坚实的基础。现代园林设计时一定要充分、合理应用这些植物资源,营造符合时代特色的植物景观。
    其次是植物造景手法更为多样。传统园林中重木本、轻草本的现象非常突出,这与旧时人们的欣赏习惯有关。现代园林中应用西方的花坛(包括立体花坛)、花境、立体绿化,甚至屋顶花园等设计手法,使植物景观更为多样,层次更为丰富。
    第三是各学科发展为植物景观设计提供科学支持。传统植物景观设计从自然中学习,在实践中探索,形成了一些经验总结。现代科技的发展,对植物的生物学和生态学习性有了更多的认识,对场地环境有更多的了解,对植物配置的基础理论有更为深入的研究,因而将美学、植物学、植物生理学、土壤学、生态学等各学科知识综合起来,营造赏心、悦目、怡情的植物景观成为可能。
    第四是城市发展为园林植物景观营造提供了更为广阔的空间。在古代,园林是供少数人享受的奢侈品,私家园林囿于狭小的庭院,只能营造小中见大的咫尺山林。现代园林的发展让大众共享广阔的园林空间,设计者应秉承以人为本的理念,切实考虑服务对象的需求。植物景观设计要让人可游、可赏、可憩,让游人近距离接触自然。

    注:文中图片均由作者拍摄。


    参考文献:
    [1] 周维权.中国古典园林史[M].第2版.北京:清华大学出版社,1999.
    [2] 陈从周.说园[M].上海:同济大学出版社,1984.
    [3] 李宇宏,李彦南.植物的象征手法在颐和园中的运用[J].河北工业大学学报:社会科学版,2014,6(4):76-80.
    [4] 朱钧珍.园林植物景观艺术[M].第2版.北京:中国建筑工业出版社,2015.
    [5] 计成.园冶注释[M].陈植,注释.第2版.北京:中国建筑工业出版社,1988.
    [6] 陈淏子.花镜[M].伊钦恒,校注.北京:农业出版社,1962.
    [7] 巢勋.芥子园画传[M].北京:人民美术出版社,2004.
    [8] 陈继福.追求古朴 体现自然:谈清代避暑山庄植物配置艺术特色[J].中国园林,2003(12):19-22.
    [9] 王其亨,狄雅静,张龙.颐和园植物历史景观的配置分析[J].天津大学学报:社会科学版,2009,11(6):504-508.

    (编辑/金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