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园林
期刊搜索:
  • 当期推荐
  • 期刊检索
  • 目录索引
  • 业界新闻
  • 投稿须知
  • 广告服务
  • 友情链接
  • 联系我们
  • 返回首页
远程稿件处理
期刊杂志

    基于自然主义城市理念下的绿地系统设计研究——以千岛湖珍珠半岛为例

    关键词:风景园林;自然主义城市;山水城市;景观都市主义;中西园林理论比较;千岛湖珍珠半岛

    Key words:landscape architecture; Natural Urbanism; Shan-shui City; Landscape Urbanism; comparative studies of Chinese and Western landscape theories; Qiandao Lake Pearl Peninsula

    摘要:在比较山水城市理念和景观都市主义理念的基础之上,提出了自然主义城市这一理念,既作为山水城市理念的延续和发展,同时突破了景观都市主义理念的局限。主张采用地域性、人本性、生态性、经济性这4个方面作为量化评价自然主义城市绿地系统的标准。以千岛湖珍珠半岛绿地系统项目作为实例进行分析,阐述了自然主义城市理念在当今城市建设中的实践过程,以期为未来城市发展提供新思路。

    Abstract:Based on the comparison of Shan-shui City theory and Natural Urbanism theory, this article brings out the concept of Natural Urbanism, which not only develops the Shan-shui city theory, but also breaks the limits of Landscape Urbanism. Natural Urbanism emphasizes to use the 4 standards—regional, people-oriented, ecological and economical—to quantitatively value the urban green system. Using the Qiandao Lake Pearl Peninsula project series as the example, this article shows the practical process of Natural Urbanism in today's development, in order to give a new perspective for future cities.

    内容:1  山水城市与景观都市主义理念解读
    1.1  山水城市
    1.1.1  概述
    钱学森先生的山水城市理念自1990年正式提出至今已有27年,当下的中国城镇化规模和实施速度已远超当年钱老所料。在这近30年的城镇化发展进程中,各种国外的经验和理念全方位涌入,包括生态都市主义思潮在内的有关绿色基础设施等论点,看似与钱老的以园林为主体的山水城市理念有很多相似之处,但也存在着显著的差异。并且近年来在中国的国家级园林城市评价系统中,又加入了生态园林城市这一比园林城市要求更高的级别,这是否意味着我们的城市建设离钱老所期待的山水城市更进一步了呢?是否将某些指标再提高些就可以将某些城市认定为山水城市了呢?
    钱学森先生曾经认为达成山水城市的过程是从一般城市经过园林城市、山水园林城市等步骤而最终成为山水城市[1],由此可见钱老所认为的山水城市明显有别于在1992年就已开始认定的园林城市。
    1.1.2  核心理念概括
    笔者根据学习山水城市理念的心得,将其核心思路概括为以下几个方面。
    1)山水城市理念建立在天人合一的宇宙观基础之上,其目的在于追求人与自然之间的和谐关系,使人“离开自然又返回自然”[2] 。这种在中国的山水诗、山水画中所反映的意境是天人关系以及人人关系的最高境界:既保持本“我”的独立性,又维系着“我”与“对象”之间的共生关系,这样的哲学观反映在人居环境之中就是山水城市。
    2)山水是中华文明之本。古云“国必依山川”,山水是中华民族的情感纽带,是乡愁,也是心灵的归宿,这种情愫是中华民族独有的文化根基。
    3)人是山水城市的主要服务对象。山水城市是钱老基于城市发展过程中失去了对人的关怀从而有感而发的,并不是像当今“经营城市”理念那样由大至小来思考的。钱老的思路从以人为本的出发点来看城市发展方向,从而提出了“避开轿车文明”的观点,从当今北欧发达国家将达成无车化城市作为发展目标这一事实来看,不得不佩服钱老超前的预见性。
    4)信息化改变人的生活,也将随之改变城市形态。从现今电商对传统店铺的冲击现象来看就能明白钱老的判断,在不久的将来,人们的生活、居住、办公、购物、休闲等行为都将因人工智能时代的到来而发生彻底的改变。建立在工业文明基础上的城市形态以及基于传统经济结构基础之上的城市规划设计理念也都将随之发生变化。
    5)达成山水城市的途径是多种专业的整合。作为一个身处城市规划和园林设计专业之外的学者,钱老曾明确提出要利用皇家园林的手法建设山水城市,这便是整合各种专业的途径。传统皇家园林(如承德避暑山庄)与江南私家园林的最大差别在于其巨大的规模和复杂性。现今开发避暑山庄一类的项目必定要经过总规、修规、建筑、市政,景观和室内设计等各个环节,而在古代这一切都是造园的范畴。钱老敏锐地察觉到了中国园林的根本特征即多种专业的整合,这种跨专业的特性虽然在今天的中国风景园林教育中部分得以保留,但是在景观、环艺等新提法盛行的今天,具备多种专业整合能力的人才在园林领域是稀缺的。
    1.2  景观都市主义
    近来盛行的景观都市主义理念是在西方后工业文明时期由查尔斯·瓦尔德海姆教授为应对城市衰退所提出的,将“Landscape”与“Urbanism”合并为“Landscape Urbanism”,强调在城市建设过程中景观的重要位置,以景观代替建筑成为当今城市的基本组成要素,期望以景观作为载体,使城市与自然能更好地结合[4]。理念将城市理解为一个完整的生态体系,通过景观基础设施的建设与完善,将其功能与社会文化充分融合,从景观的视角来看城市的建设,能更好地协调其过程中的各个部分,使城市建设能得到更好的发展。
    景观都市主义理念的主要关注点在于以自然更替、演进的过程作为设计的主要形式、工业废弃地的修复与再利用,以及通过建立绿色基础设施而改变以灰色基础设施为基础的城市格局。
    1.3  山水城市理念与景观都市主义的比较
    钱老的山水城市理念与景观都市主义理念有很多相似之处:首先两者都是针对各城市快速发展所带来人的尺度丧失、环境污染、城市病突出等问题而提出的解决方法;其次两者都强调多专业之间的融合与合作。
    2种理念的明显性差别在于:前者的目标是建立一个理想化的以人为本并融入自然的和谐环境,后者的目标在于通过绿色基础设施来改善和完善现有的以工业文明作为基础的城市;前者是基于信息时代的到来,人对物质依赖减少后对新的人居环境的期盼,后者是为应对当下发达国家后工业时代城市病所开出的药方;前者深深地根植于中国山水文化之中,对山水情深意浓,后者以后工业时代西方文化思潮为背景,充满理性和逻辑性;前者目标高远,立意深刻,后者务实并在当下具有可操作性。

    2  自然主义城市
    2.1  理念内涵
    在钱老所倡导的山水城市理念与景观都市主义理念之间,可以看到一种将两者结合起来的共识,这种共识可以用自然主义城市(Urban Naturalism)来进行概括和描述,并在此基础上融合当今城市化发展的社会条件的变化而进一步拓展为具备新含义的理念。自然主义城市理念既具有前瞻性又具有实施性;既融合中国山水文化又能在各种气候条件、经济条件和文化背景下具有可通用性。即便是山水文化本身也是建立在中国黄河流域和长江流域的地理范围之内的,中国自身的文化多样性也不能用山水文化一以概之。自然主义城市理念既是山水城市理念的延续,也是基于信息社会的到来为未来城市建设所带来新的可能性而产生的设想。自然主义城市理念的提出是对当代人居环境发展模式的反思,认为在未来城市结构中景观体系将从附属性的角色反客为主而成为主导性力量;是对基于物质至上而产生的人与人、人与自然关系的扭曲而提出的思路改变,力图使人居环境回归到以人的尺度和活动习性为依据、以自然生态体系为基础的和谐发展途径。
    2.2  理念基本出发点
    2.2.1  人是城市之本,自然系统成为第一系统
    自然主义城市理念认为人是城市之本,工业文明所带来的对人的不尊重将在自然主义城市里得到逆转,自然体系将上升为第一体系。景观不再只是基础设施,而将超越基础设施成为城市的主导构架,自能量的交通方式应该是主导性方式,即步行结合自行车辅助系统应该成为城市交通的第一系统,而车行道路系统将退居第二。
    未来每个自然主义城市核心都将由景观体系主导,景观体系也将是一个网络状系统,由空中廊道、广场、城市公园、绿地、郊野绿道体系、郊区公园体系、生态廊道以及河道体系所共同构成的一个完全以人行、自行车等绿色出行方式为主的第一体系。第一体系的设立并非只是指城市绿地系统里的步道,例如美国明尼阿波利斯市的2层空中廊道和新加坡的室内廊道,都是将人行系统作为城市第一系统的范例;日本东京六本木商业区的成功并非取决于哪一栋单体建筑,而在于联系整个区域的步行系统;上海的陆家嘴金融区和徐家汇商圈改造的核心内容都着眼于覆盖在车行系统之上的人行系统的建立;巴黎拉德芳斯新区将车行系统完全置于巨大的人行平台之下;英国伦敦的加纳里码头则是将人车分流系统设在地下空间。
    自然主义城市要求将作为第一体系的人行系统和绿道系统与自然体系相结合,使人们穿梭于城市之间时能置身于自然中,享受自然所带来的愉悦。
    2.2.2  景观维系人对城市的情感
    自然主义城市的第二个要素在于突出地域特征、因地制宜,打造具有唯一性的特征性景观。景观系统比建筑物更能体现城市所在地的地貌特征,更能构筑城市与场所的血脉关系,使人产生亲切感、归属感,更能成为维系人与地域环境之间情感的纽带。自然主义城市对地域特征并非是单纯的原始性保护,而是保护与再造相结合,为地域文化特征的塑造构建具有唯一性的基础,地域性景观特征营造是避免千城一面的有效途径,通过自然的人化而达成人的自然化。    
    2.2.3  景观与经济相融合
    自然主义城市的第三个要素是将人的生活融入自然,将景观结构与经济和文化结构相结合。自然主义城市的景观系统将成为连接人们日常生活的纽带,城市的经济和文化活动将围绕景观系统展开,这一努力将打破工业文明时代遗留下的城市格局和建筑的固有思维方式。景观中植入可经营的内容,大量地下空间被充分利用,人的自然属性和社会属性融合在一起,引入自然改变人们的居住、生活、办公、购物、休闲方式,创造人与自然空间的新和谐,人在景观里面娱乐、消费,景观与经济充分融合,使景观回归到生活。未来的购物休闲产业如果不与环境体验结合,将直接面临生存的困境。
    2.2.4  建筑与景观的边界更加模糊
    自然主义城市中建筑与景观,室内与室外的边界将更加模糊化,并最终融为一体。这一理念与中国传统园林本质上相同,但手法和对象则已完全不同。景观将成为舞台,而建筑则是观众席,建筑与景观的结合是未来发展主流。
    美国硅谷已经实施的若干高科技公司总部就是这种趋势的最佳实践范例:弗兰克盖里设计的脸书公司总部将屋顶作为最重要的建筑印象,而传统认知中的建筑立面并没有成为这位特立独行的建筑大师的主要关注对象;谷歌公司的新总部建筑用坡道直接将绿道系统延续到室内办公环境,完全打破了建筑的内外界限,达成了从室外环境到室内办公环境之间的无缝连接。
    2.2.5  景观系统的多样分级
    景观体系是多样与分级的,将随着城市的变化而具有多样性。自然主义城市提倡未来的城市核心区将是一个景观核心区,绿地直接连接文化与商业设施,并通过上穿和下行的立体交叉体系与周边的河道体系结合,衍生出大型的绿道体系,最后通过轨道交通体系使城市中心和郊区相连接。自然主义城市也提倡城市中心的景观体系采用分级规划手法来服务于每一个功能区,使其功能更加符合周边人群的使用需求,城市近郊的环境营造则应以保持原生态自然景观为主要出发点。
    2.3  理念策略
    自然主义城市理念不应当仅仅停留在一种愿望上,而应当通过一种量化评价体系落实到设计实践之中。从自然主义城市理念出发,风景园林可以从地域性、人本性、生态性及经济性4个方面建立评价标准来指导规划设计实践,避免以偏概全、顾此失彼(表1)。
    2.3.1  地域性
    在地域性上需要挖掘当地的历史文化、风土民情、风俗习惯等与人们精神生活相关的文明要素,充分考虑地貌特征、气候条件、植物条件等自然因素,从“有真为做”达成“做假成真”的艺术效果[3]。
    2.3.2  人本性
    根据人的行为习惯、生理结构、心理特征和规律及人的思维方式等,在设计中体现人文关怀和对人性的尊重。美国行为科学家马斯洛提出的需要层次论,即生理需要、安全需要、社会需要、尊重和自我实现需要,揭示出了设计人性化的实质,在景观中需要优先考虑。
    2.3.3  生态性
    生态性即恢复、保护设计区域内原有的生态环境和生态系统,尽可能保持区域原始的地貌属性,对原有的动植物生态链不要进行过多的人为干预和破坏。尽可能地做到雨水收集利用、适地适树、多采用节能措施等。
    2.3.4  经济性
    自然主义城市倡导景观在保护生态环境的同时,可以更大限度地推行景观的经济价值,这样的努力势必带来周边土地价值和城市形象的提升,对于强化城市竞争力和对人才的吸引力无疑都将起到积极的促动作用。同时,人们不仅可以在景观里放松、休闲,同时可以带动部分商业经营,使人的生活与景观结合得更加紧密。

    3  案例分析——千岛湖珍珠半岛设计
    3.1  千岛湖珍珠半岛场地背景分析
    千岛湖珍珠半岛是淳安青溪新城的重要组成部分,位于淳安县城以东,三面环湖,在青溪新城“一心五区”的定位中为科技产业园区(图1)。随着淳安县主要的文化科教中心的迁入,珍珠半岛未来将成为淳安新的中心区。田宝江教授的规划充分借助了珍珠半岛狭长的地域特征,用绿地系统进行串联新城区的中心地带,并在新城靠近千岛湖的东端预留了大片绿地,将文化科教中心安置在绿地两侧,强化了千岛湖与市民日常生活的关联性;AECOM的景观概念规划则将2.4km长的绿带分为生态、商业、文化、广场等多个区域(图2~4),以更好地对应及服务绿带两侧城市用地的使用功能;济景的城市设计也强调了绿地系统与市民休闲活动的结合,并提出了在珍珠广场做船形平台的主题化景观的构想(图5)。
    3.2  基于自然主义城市理念的设计策略 
     1)重塑山水形象,改变“近水不亲水”的现状(图6)。
    千岛湖风景优美,是具有国际知名度的休闲度假胜地。千岛湖的构成是源自1951年新中国建设的第一座水利工程——新安江水库,并正在成为杭州市新的饮用水源地。由于新安江水库每年的调蓄作用,千岛湖的水位有高达12m的水位差,最高水位的高程近106m,最低水位高程近94m,形成了著名的“金腰带”。这使得千岛湖旁的人们虽然每日能看到千岛湖,但是无法亲近她。千岛湖岸的广场大多采用高差十多米高的硬质台阶延伸至湖内,在视觉上造成了对湖景的破坏,也阻碍了市民对于亲水活动的正当需求。华数数据中心落户珍珠半岛为改变这一局面带来了重大转机,珍珠半岛的规划使得数据中心每天排出的上万吨空调水加以利用,形成了穿越在半岛带状绿地中的一条溪流。绿城风景园林设计的中轴溪西段景观沿溪流设置了生态水岸,并且在绿带中心区布置了开阔的水面和沙滩供市民在夏季游泳、戏水(图7、8)。
    意格在珍珠广场的设计中,充分利用了这每小时上千吨且从不间断的水源,用近300m的无边水池(图9),造就了山水相连的壮丽画卷,并通过控制落差使人们在一年四季都可以亲近湖水,永久地解决了金腰带给人们的困惑。绿城风景园林、意格与极水公司三方通力合作,对溪流的岸线提出了多样化的生态处理策略,使最终排回到千岛湖的溪水的水质和水温达到了水质保护的要求。珍珠半岛对工业用地的充分利用改变了淳安市民 “近水而不亲水”的状况,形成了千岛湖又一知名景点。珍珠半岛建成的2年之内吸引了来自全国各地数以万计的新人到此留下他们新婚的倩影(图10~11)。
    2)引导市政建设方向,构建行人第一的步行体系。
    贯穿珍珠半岛的中心绿带是最重要的景观体系,但横跨的7条市政道路将绿带切成了3个片段。市政设施设计先于绿地系统一直是围绕中国城市景观建设的难题,意格在本案中利用在景观设计开始时市政道路尚未实施的契机,适时提出借助新城北侧与南侧3m的高差,用桥梁解决道路对绿地的穿越问题,形成绿地中游步道的下穿,使2.4km长的绿地系统达到完全的人车分流(图12)。意格对全程的道路系统和建设用地标高进行了通盘的规划,对溪流的水位差进行了相应的安排,并对于跨越绿地的桥梁的结构厚度和设计格局与市政单位进行对接,最终使行人优先的构想成为现实。未来生活在珍珠半岛的居民可以通过步行到达所有与日常生活有关的文化、休闲、娱乐、购物等目的地(图13~14)。意格设计的青妇幼中心、文化中心、演艺中心和科技中心的附属绿地与中轴溪融为一体,文化活动与自然环境浑然天成。珍珠半岛中轴溪绿带成为景观设计引领市政建设的佳例。
    3)贯穿全程的人性化设计。
    由于对新安江水深的蓄水要求,千岛湖边市民的活动空间位于107~117m的高程,之前这10m的高差在湖岸有限的空间范围内多由硬质台阶构成,不但视觉效果不佳,人们日常使用时也多有不便。意格在设计珍珠广场和中轴溪景观的过程中利用5%的无障碍坡道体系化解了这一问题(图15)。使老人、儿童、残疾人、自行车骑行者都可以利用坡道体系到达每一处景观。实现了全区域的无障碍可达,这在国内大型山地景观中是极为罕见的。无障碍设计的全面应用使漫步在千岛湖湖畔的游人得以从容体验千岛湖柔美的神韵。
    4)强化经济上的可持续性。
    国内的城市建设使绿地系统的重现程度逐渐提高,绿地在城市用地中所占的比例不断提高,甚至达到城市用地的1/3以上,绿量的增加改善了人们的生活环境,也使生态效果得到了加强,但同时绿地的维护也给城市带来了巨大的经济负担。绿地自身是否具备“造血”功能是多年来一直争论不休的问题,这其中除了经营场所的开放性和公平性以外,设计上的不合理也是阻碍绿地系统中经营场所可持续性的重要因素之一。意格认为在绿地系统中适度地设置设计良好的经营性内容是完全有必要的,既可以为市民提供就近服务,使人们在绿地中停留得更久、使多样性的生活需求得到满足,又可以减少纳税人的负担。参与性强的绿地应该成为城市绿地的主流,利用率高的城市绿地能有效地避免土地资源的浪费。意格在珍珠广场的设计中将建筑的经营、朝向、标高、行车及人行出口等设置的考虑方面与大象建筑公司充分合作,在避免对湖景造成遮挡和对游人影响降至最小的前提下安置了多处服务性建筑。随着居住组团的不断建设和居民的逐渐迁入,这些服务空间都将开始发挥其应有的多样化功效。千岛湖珍珠半岛景观带的成功建成离不开制度上的创新,绿城代建在珍珠半岛的建设过程中发挥了无可替代的作用。中国城市建设过程中从规划到市政再到景观设计的不可逆的操作过程被打破,风景园林师有机会影响规划、市政及建筑设计,从而确保人民群众的最大利益,使有限的公共资源得以发挥最大的社会效益。中国不需要“反对”规划(Anti-Planning),而需要反向规划(Reverse Planning),离开制度创新,按照过往的条条框框采用先规划后市政后景观的线性操作流程,不可能使景观设计产生其应有的效能。跨专业协作及景观先行不仅考验设计师自身的能力,更离不开制度创新所提供的必要空间。习近平总书记讲得好,人民对美好生活的向往,就是我们的奋斗目标(图16)。

    4  结语
    意格在千岛湖珍珠半岛景观设计的实践过程中,充分展现自身对于自然主义城市理念的认识,通过引导跨专业间的合作,将人行体系打造成新城市第一体系。用体验性山水景观维系了人与地域性自然美学的情感关系。无障碍的高参与度空间极大丰富了人们的日常生活,服务性内容的植入在满足人们需求的同时为公共资源的长期运作提供了经济上的保障。工业用水得到了最佳利用并有效促进了水体的循环。

    自然主义城市景观所应达成的地域性、人本性、生态性和经济性目标在珍珠半岛项目上均得到了实践。相信珍珠半岛景观设计的经验对于国内其他新城建设均能提供一定的参考价值。钱学森先生在20世纪90年代时期所看到的山水城市模板,通过大家的共同努力在可预见的未来必将实现。钱老曾经自信地提出,应该在中国率先实施几处山水城市给世界看看,近20年中国的快速城镇化以及近几年以高铁为首的轨道交通体系快速建设使之成为可能。信息化的快速到来为实现山水城市和自然主义城市提供了钱老在世的年代无法奢望的条件。今天在中国实现山水城市和自然主义城市已经不单是一种愿望,而正在成为我辈应担负的责任。


    一、项目概况:
    业主:浙江省杭州市淳安县政府
    设计范围:珍珠广场、中轴溪东段
    项目面积:珍珠广场占地面积20.6万m2,水系面积8.5万m2
    景观设计:意格国际马晓暐工作室
    竣工时间 : 2013年
    建筑设计:大象建筑设计有限公司
    喷泉水秀设计:深圳极水集团
    二、获奖信息:
    1)2012年被评为千岛湖城市地标 
    2)2013年获得中国环境艺术金奖
    3)2014年获得浙江省园林环境景观金奖                    
    4)获得浙江省2015年年度建设工程“钱江杯”奖

    注:文中图片除注明外,均由上海意格环境设计有限公司提供。
    致谢:感谢淳安县政府、绿城代建陈冠延总经理等各方合作单位在项目设计、建设过程中提供的帮助。

    参考文献:
    [1] 吴良镛.山水城市与二十一世纪中国城市纵横谈:为山水城市讨论会写[J]. 建筑学报,1993(6):5-9.
    [2] 鲍世行,顾孟潮.杰出科学家钱学森论城市学与山水城市[M].北京:中国建筑工业出版社,1996.
    [3] 孟兆祯. 园衍[M].北京:中国建筑工业出版社,2012.
    [4] Corner J. Landscape Urbanism[M]//Mostafavi M, Najle C. Landscape Urbanism: A manual for the Machinic Landscape. London: AA Publication, 2004.    
    [5] Waldheim C. The Landscape Urbanism Reader[M]. Princeton Architectural Press, 200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