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园林
期刊搜索:
  • 当期推荐
  • 期刊检索
  • 目录索引
  • 业界新闻
  • 投稿须知
  • 广告服务
  • 友情链接
  • 关于我们
  • 返回首页
远程稿件处理
期刊杂志

    论风景园林在城市转型发展中的积极作用—中央城市工作会议精神学习思考

    关键词:风景园林;中央城市工作会议;转型发展;宜居城市;生态修复

    Key words:landscape architecture; the Central Urban Work Conference; transitional development; livable city; ecological restoration

    摘要:结合对中央城市工作会议精神的学习,提出2015年年底中央城市工作会议的召开对风景园林专业的发展提供了历史性的契机,风景园林专业需要积极拓展思维、加强多专业协作,在城市转型发展的过程中提升风景园林的社会价值和作用地位。回顾和反思风景园林工作的发展历程,讨论风景园林行业如何尊重城市发展规律、落实“五个统筹”,并结合风景园林专业工作者在京津冀协同发展、玛纳斯国家湿地公园、三亚“生态修复 城市修补”试点和北京石景山区宜居环境建设等宏、中、微观层次的规划设计实践,强调风景园林专业在贯彻落实中央城市工作会议精神、促进城市转型发展中的积极作用。

    Abstract:The Central Urban Work Conference is a significant opportunity to enhance the development of landscape architecture. Based on understanding the context and essences of the Conference, this paper researches upon the new horizons of landscape architecture with four case studies, including the planning for Beijing-Tianjin-Hebei Coordinated Development, Manas (Xinjiang) National Wetland Park, City Betterment and Ecological Restoration of Sanya City (Hainan), and Creating Livable City in Shijingshan District (Beijing). It is argued that landscape architecture will play more active roles in promoting the urban and regional transitional development of China.

    内容:党的十八大着眼于全面建成小康社会、实现社会主义现代化和中华民族伟大复兴,对推进中国特色社会主义事业做出经济建设、政治建设、文化建设、社会建设、生态文明建设“五位一体”的总体布局。党的十八届五中全会审议通过的《中共中央关于制定国民经济和社会发展第十三个五年规划的建议》,进一步提出了创新、协调、绿色、开放、共享的“五大发展”理念,具有划时代的意义。在这个背景下,2015年底召开的中央城市工作会议,明确“做好城市工作,要顺应城市工作新形势、改革发展新要求、人民群众新期待,坚持以人民为中心的发展思想,坚持人民城市为人民”,要“尊重自然、顺应自然、保护自然,改善城市生态环境,在统筹上下功夫,在重点上求突破,着力提高城市发展持续性、宜居性”。对此,人居环境科学[1]所涉及的、包括风景园林在内的几大学科都面临着拓宽视野、转变思维、全面实践、积极创新的重大发展机遇。
    本文是结合风景园林专业学习中央城市工作会议精神的心得体会,包括3个部分:第一部分是针对风景园林专业转型发展对风景园林的地位和作用的重新认识;第二部分是围绕中央城市工作会议提出的尊重城市发展规律和“五个统筹”的学习,结合风景园林专业贯彻落实所做的分析;第三部分分别从宏、中、微观的层次上,对京津冀协同发展规划、玛纳斯国家湿地公园规划设计、三亚“生态修复 城市修补”试点的规划设计和北京石景山区宜居环境建设规划设计等实践做出分析,结合案例论述在城市转型发展的历史时期,风景园林专业可以有新的作为、新的担当。

    1  关于风景园林转型发展的回顾与反思
    1.1  风景园林专业对城市发展规律的认知水平逐步提升
    改革开放以来,伴随着中国城市的发展,从“绿化城市”到“园林城市”,再到“生态园林城市”,城市园林绿地建设的价值导向和认识水平不断提升,城市园林绿地建设的内涵不断深化和拓展,反映出风景园林专业工作的视野在不断拓展,在城市发展过程中发挥的作用也越来越综合、越来越重要。这种发展路径正如孟兆祯先生所言,“现代社会生活、文化内涵和优美景观都是和生态环境融为一体的。应强调最大限度地发挥风景园林的综合功能,在此前提下强调落实园林生态功能”[2]。
    改革开放之初,城市主要开展基础绿化工作,风景园林工作者的实践内容是:为生活居住配套小区绿化、进行道路行道树绿化、建设少量的城市公园、小游园等,更多地注重城市绿量的增加,解决城市绿色空间严重缺乏的问题。这个时期解决了城市绿化从无到有、从少到多等问题,城市由此进入园林城市建设阶段。创建园林城市就是不仅要促进城市园林绿地建设总量的大幅度提升,而且要强调园林绿地的景观价值、休闲游憩、人文传承、防灾避险等多方面功能,以提升城市宜居品质,有力地推动了城市全面可持续建设。截至2015年底,全国城市建成区绿地率为36.36%,建成区绿化覆盖率为40.12%,人均公园绿地面积达13.35m2。城市绿地总量、绿化覆盖率、人均公园绿地面积等方面的指标都有大幅度提高,与改革开放之初的水平相比,取得了长足进步。
    目前我国城市提出建设“生态园林城市”的新目标、新要求。生态园林城市作为园林城市的“升级版”,更强调:生态优先和绿色低碳;城市与自然的融合发展,构建城乡一体绿色网络格局;以人为本,提升为居民的服务水平;提升城市绿色发展水平,倡导绿色低碳,提高宜居品质、解决城市病、推动城市全面可持续发展[3]。
    1.2  风景园林在城市中发挥的作用
    1)改善城市环境,提升城市品质。绿色空间是改善城市环境品质的重要手段,能够缓解城市热岛,使人们在密集聚居的城市环境中更舒心地休闲、游憩和交往:郊野公园等大型绿色空间的建设,满足了市民近郊游憩的需求;城市绿道为居民提供了散步、慢跑、骑自行车的健身空间;绿地综合服务能力还满足了城市居民生态环保、文化传承、科普教育、防灾避险多方面的综合需求,促进了城市人居环境平衡发展。
    2)传承城市文化,塑造城市特色。风景园林承载城市地域自然禀赋和城市文化,能够展现一个城市的地域特色、文化特征和时代精神,形成城市区别于其他城市的空间特性[4]。风景园林有助于塑造城市山水空间,保护和挖掘山、水、林、田、风景名胜区等空间要素,彰显城市的自然空间环境特色。同时风景园林在建设的过程中也可以传承城市文化和文化艺术魅力。杭州、苏州等城市保留了古城布局特色,将江、河、湖、山等自然风景与城市现代化结合,彰显了城市个性,为持续的城市竞争力提供优良环境。北京的“三山五园”绿道、杭州的西湖绿道、广州传统风情绿道无一不是将城市的生态、人文、历史资源进行整合,凝聚城市特色和魅力,使之成为市民和游客体验和领略城市文化氛围、修身养性的场所。
    3)提升生态功能,保障生态安全。绿色空间作为城市的“生态岛”“物种岛”和“绿肺”,是城市生态系统安全运行的平衡器、稳定器和推动器。风景园林在城市生态系统的良性循环、城市生物多样性保护、缓解热岛效应、改善小气候环境方面发挥重要作用。城市总体规划中对大型绿色空间如绿心、绿带、绿楔、绿环等的预留和保护,可以一定程度地起到遏制城市无序蔓延、防止城市摊大饼的作用,同时为生态系统保存了稳定的生态源区,保护了生物的迁徙通道和栖息空间。城市绿地作为大的海绵体,在消纳自身雨水径流的同时,也为周边区域提供雨水滞留、安全缓冲的空间。针对城市雾霾、热岛等环境问题,城市绿地可以作为城市氧源和通风廊道,缓解环境污染给城市生活带来的威胁。
    4)支撑防灾避险,维护城市安全。我国城市通常人口密度高、开发强度大,城市安全问题不容忽视,城市园林绿地发挥着防灾避险的作用,保障人民群众生命安全。近些年来我国地震频发,城市公共绿地均发挥了重要的避险、安置、灾后指挥等重要作用。目前北京、上海等城市已建成若干避灾公园,在城市公园中增添避灾功能,初步形成避灾公园体系。
    1.3  转型与挑战
    中央城市工作会议对我国城市转型发展提出了明确的要求,这也就对风景园林行业指明了发展的价值导向。如何实现“看得见山,望得见水,记得住乡愁”,如何实现“让城市再现绿水青山”的时代命题,摆在我们面前。
    风景园林行业应该积极思考和应对,从学科角度,系统思考新形势下风景园林的发展方向,以适应城市转型发展的现实需求。无疑,风景园林要从单纯地多种树、增加绿量,到追求城市人工环境和自然环境的和谐发展;从注重量的增长转向质的提升,强调以人为本,提升园林绿化的生态功能,丰富内在的文化内涵;从以市区和近郊为主的布局,同时考虑区域绿地系统的整体布局,在系统上创造有利于生态环境和生态功能改善的条件;从政府主导转向调动社会和市民的积极性,全面推动风景园林的进步。

    2  风景园林领域落实中央城市工作会议精神的思考
    2.1  风景园林要以人民为中心,服务于人民
    坚持以人民为中心,是做好城市工作的出发点和落脚点。风景园林行业要致力于服务人民,让人民群众在家门口都能分享到城镇化的成果。首先,还绿于民、还湖于民、还景于民,让公共绿色空间资源利用效率最大化、最优化。在绿色空间资源的均衡分布、消除空间差异、提升均好性等方面查缺补漏,通过构建城市绿色空间网络,提升绿色空间覆盖程度等方法,使得市民无论在城市中心区还是在郊区,均能享受到高质量的绿色空间;其次,提升城市绿色空间的可达性,让绿色空间贴近生活,让人们可以安全、便捷、就近地享受到绿色空间,通过贴身公园、口袋公园等建设,让绿色贴近社区、贴近居民,提供休闲、健身、游憩等功能,塑造城市交往空间。关注不同年龄段人群的需求,尤其关注老龄人群、弱势群体,在绿色空间设施配置方面加大力度,让绿色空间惠及更广阔的人群。
    风景园林还应该发挥经济社会发展和旅游产业带动方面的作用,消除贫困、支持扶贫,通过风景名胜区、国家公园、森林公园等保护和利用,带动周边城乡社会经济的发展,提升社区的活力,促进社会公平。
    2.2  尊重城市发展规律
    城市发展是一个自然历史过程,有其自身的规律,必须认识、尊重、顺应城市发展规律。风景园林专业凝结了很多中国古代认识自然、尊重自然、因地制宜营造人居环境的智慧,这些优秀的传统智慧蕴藏着城市应当遵循和借鉴的科学规律,符合这些规律,人居环境建设可以事半功倍,违背这些规律,要受到自然的惩罚。作为风景园林工作者,应该不为小我利益,向违背客观规律的人和事低头,避免对社会财富造成浪费,对自然环境造成无法挽回的破坏。
    风景园林专业应该反思忽视规律所造成的城市山体破损、水体污染以及城市建设的无序蔓延等问题,转变发展理念,充分发挥在城市生态环境保护和建设方面的积极作用,向优秀的中国传统文化学习,认识水自然过程、动植物自然生长等规律,保护城市自然本底,并针对当前城市所面临的问题,顺应城市自然生态过程探索解决问题的良策,促进城市可持续的发展。
    2.3  统筹空间、规模、产业三大结构,提高城市工作全局性
    城市群是我国城镇化的主体形态。科学规划城市空间布局,促进紧凑和高效绿色的发展,有很多新的课题值得风景园林专业去探索。风景园林应该围绕提升城市工作的全局性来发挥作用,这就不仅要求我们做好风景园林传统领域的工作,而且要突破通常在城市规划工作中配角的作用范围,向更广阔的生态、社会、经济领域延伸。习总书记2016年1月初在视察重庆、推动长江经济带发展的座谈会上强调:“推动长江经济带发展必须从中华民族长远利益考虑,走生态优先、绿色发展之路。当前和今后相当长一个时期,要把修复长江生态环境摆在压倒性位置,共抓大保护,不搞大开发。[5]”习总书记关于长江经济带保护和发展的论述给我们非常大的启示,风景园林应该充分发挥专业优势,参与宏观层面的空间发展战略部署,要在区域资源保护、经济社会协调发展方面发挥作用。
    2.4  统筹规划、建设、管理,提高城市工作的系统性
    中央城市工作会议明确提出开展城市设计工作。我们认为,风景园林专业有能力在城市系统性工作中发挥作用,应该积极参与城市设计的实践。自古以来,在城市设计的经典案例中,大多可以找到风景园林巧夺天工的影响痕迹。人们向往的“诗意地栖居”,总是和风景园林对景观和意境的营造无法分开的。这也正是孟兆祯先生常引述的“兴造”的内涵[6]。风景园林应当致力于让城市融于自然,让自然容纳城市,这也是城市设计工作的重要方向。
    风景园林专业介入城市设计工作,加强城市的绿色空间建设、风貌特色营建、文脉延续等方面的工作,留住城市的地域环境、文化特色等基因,充分利用城市周围的自然山峦和水体,持“天人合一”的理念,对城市空间进行创造性的规划设计,使优美的自然环境与人工建筑环境相互渗透,创造出诗意的宜居家园。
    2.5  统筹改革、科技、文化三大动力,提高城市发展持续性
    中央城市工作会议明确提出要保护弘扬中华优秀传统文化,延续城市历史文脉。文化是城市的根本追求,城市文化发展水平是衡量城市文明的关键要素。文化是每个城市的名片,是每个市民性格的汇聚,它具有独特性和唯一性。风景园林对于塑造城市文化,增添城市魅力,提升城市文化自信,实现文化认同能够发挥重要作用。风景园林应当致力于保护城市文化资源,挖掘地方文化特色,传承城市文脉。对于缺乏城市文化的城市新区,应耐心深入地挖掘历史文化,积极培育地域文化特色,通过得体的表达,营造出充满文化气息的空间场所。风景园林还应致力于加强与城市公共空间和生态空间的结合,以优良的生态环境和适宜的空间尺度来凝聚人气,使其成为城市最具活力的地区。总之,推动城市的可持续发展,培育城市文化特色,彰显城市文化对发展的作用,这一切对于风景园林专业工作者而言,不是遥不可及的事情,只要转变工作理念,以真善美的情怀来对待,便可做到。
    2.6  统筹生产、生活、生态,提高城市发展的宜居性
    中央城市工作会议提出建设和谐宜居、富有活力、各具特色的现代化城市。“生态园林城市”是落实城市宜居性的重要实施抓手。生态园林城市强调以自然为美,重视城市内自然山水的保护,其指标体系涉及园林绿化、人居环境、节能减排、市政设施和社会保障等多个方面,有利于统筹生产、生活、生态空间,为实现方向一致的城市发展合力提供平台。 
    中央城市工作会议提出了生态修复的任务,对此我们要认识到,面对掠夺式的经济增长模式给生态环境带来破坏的局面,首先应当制止对城市生态系统内山体、河流、海岸、湿地、植被、土壤等的一切破坏行为,调整城市土地使用的模式,从局部的生态要素修复做起,有计划、有步骤地推进被占用的生态要素的“复垦”,逐步恢复、重建和提升城市生态系统的自我调节功能,促进生态系统在动态过程中不断调整而趋向平衡[7]。同时加强城市生态空间的对外联通,加强城市与自然的关联,联通城市周边山河田海等自然要素,形成有利于城市生态环境改善的山廊、水廊、风廊;对内提升绿地的生态服务职能,顺应自然过程,加强城市绿地的生物多样性功能,构筑健康的城市生态环境。总之,在城市转型发展阶段,风景园林工作者在中央倡导开展生态修复的工作中,有机会充分发挥专业特色,为城市再现绿水青山作出自己的贡献。
    2.7  统筹政府、社会、市民三大主体
    “人民城市为人民”,风景园林工作者所创造的空间环境具有独特的“社会福利性质”。因此,要在工作过程中注重广泛、深入、全面的公众参与,积极主动地了解群众所想、所需、所急,通过风景园林的规划设计多为群众谋取福利,多去解决市民面临的一些环境和设施问题。可以说,风景园林专业的工作既是一项专业技术性很强的工作,同时也是一项具有社会性的实践活动,它为政府、社会、市民的有效沟通创造了一个有利的互动平台,技术人员可以在其中发挥组织、传播、协调的作用,帮助凝聚社会共识,营造良好的社会环境和氛围。

    3  探索风景园林专业实践的转型
    3.1  宏观层面
    3.1.1  促进经济发展和社会公平——京津冀城镇体系规划
    京津冀协同发展是重大国家战略,该区域人口与产业规模总体上超过资源与生态环境承载力的极限,水污染、大气污染等环境问题严重,贫富差距巨大。在2004年亚洲开发银行技术援助项目“河北省发展战略研究”中,“环京津贫困带”概念被明确提出,依据2013年统计数据,“环京津贫困带”20个贫困县的城镇居民人均可支配收入为北京的41. 81%,农村居民人均纯收入为北京的30.39%[8]。
    中国城市规划设计研究院风景园林与景观研究分院参与《京津冀城镇体系规划》的工作,重点针对区域生态环境保护和贫困地区生态补偿机制等问题进行专题研究。通常意义上,“环京津贫困带”会被划定为集中连片的扶贫地区,以构建生态补偿机制和增强补偿地区可持续发展能力为重点,促进生态补偿地区的经济社会发展。与此同时,我们在此项研究中提出,在“环京津贫困带”可以构建环首都国家公园环,整合该区域内的风景名胜区、森林公园、历史名村名镇等自然文化资源,从通常的扶贫“输血”到考虑利用生态环境优势,培育发展要素的“造血”,在生态环境保护同贫困地区振兴发展之间构建一个新的有长远价值的平台,促进该区域的可持续发展(图1)。
    3.1.2  构建区域生态安全格局——玛纳斯国家湿地公园总体规划
    玛纳斯国家湿地公园位于新疆维吾尔族自治区天山北坡,是典型的沙漠边缘绿洲库塘型湿地(图2),是国际公认的8条鸟类迁徙线中3条的交汇点,也是鸟类翻越沙漠和天山的必经补给点,被纳入中国重要湿地名录、亚洲重要湿地和重点鸟区名单,其区域生态价值极为重要。但近年来该地区快速城镇化和工业化发展给玛纳斯湿地带来了种种威胁,如生态用水的短缺、工业废气废水的污染、农业耕种的侵占及农药化肥的污染,严重影响了玛纳斯湿地的生态平衡,给湿地植物和鸟类带来不容忽视的影响。
    为破解工业化、城镇化进程中的生态保护难题,自治区政府委托中国城市规划设计研究院(以下简称研究院)同步开展《玛纳斯国家湿地公园总体规划》和《玛纳斯县城市总体规划修编》2项规划编制工作。研究院通过科学研究掌握湿地的自然生态过程,对湿地造成影响的各类影响因素进行分析和评估,进一步提出城市空间和产业调整要求和措施,并在法定规划中予以落实,在生态安全格局得以落实的基础上为建设开发框定红线,使得保护与发展的关系协调起来。
    在湿地自然生态过程研究中,研究院选取自1979年开始的若干年份的遥感数据,通过对地表覆被的遥感分析,用9个标准年同一季节出现的湿地范围,叠加出湿地出现频率图(图3),并结合现状土地利用图得出可能恢复成湿地的区域、生态联系通廊等关键性资源,科学合理地划定湿地的整体保护范围。通过2级管控区协调湿地周边的城市开发建设,其中一级管控区对农业、城市建设进行管控,二级管控区对城市工业用地布局进行管控(图4)。同时,湿地公园总体规划作为县城总体规划的规划编制依据,对城市的拓展方向提出建议,协调县域工业园区布局调整,保障了湿地生态安全。
    3.2  中观层面
    3.2.1  构建生态环境优良的宜居城市——三亚“生态修复 城市修补”规划设计
    三亚是我国唯一的热带城市,但是它的老城区建设基础薄弱,城市建设曾一度忽视生态环境的保护,山、河、海之间的通廊被违章建设侵占,部分河流被填埋,水体污染严重。2015年5月,住房和城乡建设部将三亚市列为“生态修复 城市修补”试点城市,并指派研究院作为技术支持单位,研究如何通过系统性的规划建设管理工作,综合提升三亚城市的宜居性和可持续性,推动三亚城市的转型发展。
    研究院首先梳理三亚城市“山海相连,指状生长”的整体生态空间结构,将风景园林和城市设计方法相结合,保护山水自然资源,将流经城市的河流、城市所依托的山体、锲入城市的森林斑块等,加以合理的保护与利用,因地制宜地建成城市公园、郊野公园、森林公园,构筑绿色廊道、城市绿脉,使其成为城市绿地系统的骨架和血脉,将城市山水与城市绿地相互关联,系统组织成为有机整体,形成城景融合的状态,并且由此来促进城市生态系统自我调节能力的逐步恢复(图5、6)。
    1)加强对山、河、海等自然生态要素的保护与修复。
    强化对山、河、海等重要自然资源以及山海之间各类廊道的修复与管控。针对不同山体破损的原因,采用风景游憩型、生态恢复型、再生利用型等不同的修复治理模式,综合利用削坡开平台、砌筑鱼鳞坑、山体基部覆土回填等破损山体的修复措施和方法进行修复。
    在水体修复方面,秉承全局着眼、流域统筹、尊重水系统自然演替规律的理念,采用水质净化、植被恢复、生境重塑等修复方法,重点对河流水系的生物多样性、河道形态、污染水体、硬质驳岸等进行修复。
    城市滨海生态修复则在区域层面进行分类管控,采取滨海生物保护、滨海湿地保护、海岸修复等保护措施,控制城市污水进入海岸区域,维护滨海生态系统完整性,并与景观设计相结合,寻求保护与利用的契合点。
    2)绿廊串联散碎绿色空间形成城市生态网络。
    促进城市公园建设及城市绿色空间的修补,完善结构性绿地布局,发挥其整体性效益。三亚市月川片区的山、海、河、湿地等自然生态要素相对集中,现状滨河、浅山等自然系统被割裂,生态问题较为突出,需要予以修复和修补。研究院在该区域规划建设绿环公园体系,让绿道串联的公共绿地最大程度靠近已有的居住区,为老百姓提供休闲健身及游憩服务。同时对被建设用地侵占的公园绿地和湿地进行退建还绿,修补湿地系统的生境破碎点,恢复生态系统自我调节能力,取得了较好的生态效益、社会效益和经济效益(图7)。
    3.2.2  城市关键生态地区和物种的保护与修复——三亚红树林保护与修复规划
    铁炉港是三亚海棠湾“国家海岸”的重要组成部分,分布着我国珍贵的热带原生红树林群落,是海洋生物和鸟类的重要栖息地,生物多样性丰富,具有极高的生态价值[9]。除此之外,海棠湾铁炉港的红树林群落中还有较多数量的古红树,生长有国内最大的海莲以及珍稀红树——红榄李(Lumnitzera littorea)。
    海棠湾“国家海岸”在开发过程中,建设用地与红树林保护问题突出,若按照以往的开发模式,必占用红树林及其栖息环境,会对红树林群落造成巨大的破坏。如何保护红树林,协调“国家海岸”建设,是在规划设计中必须解决的难题。
    在铁炉港红树林保护规划中,通过研究红树林生长发育的生态过程,划定生态保护区,协调建设用地退让,控制建设开发强度,提出建设用地管控要求等一系列措施,来达到城市发展与自然环境相协调这一目标。
    1)首先研究红树林生态过程。认知红树林生态系统演化的生态过程,对影响红树林生长的因素,如滩涂、潮汐、淡水来源、栖息动植物等进行分析,确认城市建设用地的开发行为对红树林生长产生扰动的关键因子(图8)。
    2)划定生态保护范围。基于红树林生态过程,划定自然保护区各类保护和管控界线,具体划分为核心区、缓冲区和实验区,对核心区采取最严格的管理措施,禁止一切人类活动,缓冲区可以进行一定的科研观测活动,实验区可以适当开展科普教育等游赏活动(图9)。
    3)建设用地退让和建设管控措施。对处于保护区范围内的建设用地,按照城市分区规划的有关要求,对用地进行调整,使建设项目退出红树林保护和协调区域,避让出与红树林生态系统演化具有高度内在关联的关键地带。对红树林建设控制协调区内的城市建设用地,提出灯光照明、水体排放、水上交通(防止行舟兴浪)等方面的管控要求,尽量降低城市开发活动对红树林生态过程的扰动。
    3.3  微观层面
    以“营造贴近居民生活的城市宜居环境——长安街西延石景山段景观设计”项目为例。
    北京石景山区在20世纪的城市绿化建设中成绩辉煌,但随着时代的变迁,老城区内的绿化建设已经不能适应首都城市建设的新要求和居民对改善生活环境的新期待,存在的各种问题在于:贴身绿地的缺乏,绿地可达性差,绿地破碎不系统,绿地设施陈旧等,可以说基本上代表了我国老城区绿化建设存在的基本问题。
    过去一个历史阶段,城市建设着力从结构上改善这个地区的环境,增加绿化设施,著名的国际雕塑公园、老山城市休闲公园、石景山游乐园等大型公园,手笔很大,做得都非常有影响力。
    为提高老城区绿化建设水平,在景观设计工作中,研究院并没有热衷于构想那种“宏大叙事”性的设计方案,而是俯下身去认真调查研究,在熟悉石景山区风景园林工作的专家帮助之下,深入调查居民需求和土地使用的现状,在规划设计中展现了一种“体贴入微”的工作理念和模式,紧密结合改善市民日常生活的需要,关注大型公共服务设施中被忽略的那些边缘地带,尽心织补,营造出丰富多彩的城市空间场所,构造宜居而富有活力的生活网络,让社会感受到风景园林专业对改善居民生活、提升城市环境品质的职业价值。整个过程和城市设计融为一体,是一次很有意义的尝试。具体而言主要包括了以下几方面的工作。
    1)建设贴身公园,增加绿量。在城市老旧社区中寻找和挖掘有可能布局绿地的碎小空间,设计贴身的口袋公园、小微绿地,让老百姓出了楼门就可以方便使用到。同时,营造类型多元的绿色空间,营造成为适合人亲近的体育公园、儿童公园、市民菜园等趣味性的城市绿色公共空间。
    2)针对市民需求,优化绿地功能,提升绿地品质。结合公共空间的设计和活动场所的营造,为居住在周边的市民提供可以休闲健身的绿色生态公园,更新绿地内老旧设施,营造舒适安全的健身空间,实现社会效益与生态效益的同步提升。
    3)绿轴串联散碎空间。结合长安街西延绿轴的建设,用绿轴串联起散碎的社区绿地,在西长安街周边织补出宜居和富有活力的绿色网络,提升区域发展活力(图10)。
    总之,在城市社区的层面上,风景园林专业表现的不是什么高端的技术,而是接地气的专业关怀和设计构思。用一些小的零碎土地,营造出宜人的居民活动空间和社区交往空间,这样做非常有意义。对于城市政府而言,投入不多,但取得的社会反响很大,让人们意识到城市生活通过风景园林专业工作者的点化增加了趣味和丰富性。这个项目本质上做了城市修补的工作,在织补绿色空间的过程中,其做到的不仅是功能的修补,也包括文化网络的修补、城市功能的修补、公共服务设施的修补。这样一个综合性的工作体现了风景园林的工作价值。

    4  小结
    以上几个案例都反映了新时期我国城市和区域发展模式的转型,以及由此带来的风景园林工作理念、范围、方式方法的转型。这里反映了改革的新要求和人民的新期待。这几个案例也从不同角度反映了我们在学习领会和贯彻执行中央城市工作会议精神方面的一些初步的实践,其核心在于对城市发展规律的认识和顺应,在于怎么来理解以人民为中心的发展思想,在于怎么围绕人民的利益来做好我们风景园林的专业工作。诚然,在这些工作过程中,有我们对当下综合解决城市病的努力,也更有我们风景园林专业对不断提升城市环境品质、人民生活质量和城市竞争力的长远探索。
    我们有古典的园林,有现代的城市,有对未来生态文明的期望,我们更要有以人民为中心的指导思想!“我们的使命也是我们的价值观,就是要为人民的长远、根本的利益服务,用风景园林为人民服务。[6]”历史给予风景园林专业发展的机遇,在提高新型城镇化水平,建设和谐宜居、富有活力、更具特色的现代化城市,走中国特色城市发展道路的征途上,我们应该有信心大有作为!   

    致谢:本文根据笔者(张兵)在2016年中国风景园林学会年会(南宁)上的主旨发言整理而成。在准备素材的过程中,得到中国城市规划设计研究院杨保军、贾建中、王忠杰等同志的帮助,在此表示感谢;另外,对于“京津冀城镇体系规划”“玛纳斯国家湿地公园总体规划”“玛纳斯县城市总体规划修编”“三亚‘生态修复、城市修补’试点系列规划设计”和“北京市长安街西延石景山段景观设计”等项目的负责和参与同志,在此也一并致谢!


    参考文献:
    [1] 吴良镛.人居环境科学导论[M].北京:中国建筑工业出版社,2001.
    [2] 孟兆祯.风景园林规划与设计之科学发展观[C]//2008年(第十届)中国科协年会论文集,2008.
    [3] 张兵.为提高新时期国家城镇化质量提供正确的价值导向[J].城乡建设,2016(3):23.
    [4] 仇保兴.建设绿色基础设施,迈向生态文明时代[J].中国园林,2010(7):1-9.
    [5] [EB/OL].今后长江不搞大开发 共抓大保护,http://news.sina.com.cn/o/2016-01-08/doc-ifxnkmaw2154336.shtml.
    [6] 凝聚风景园林力量  共筑“中国梦”:访中国工程院院士、风景园林规划与设计教育家孟兆祯教授[J].风景园林,2015(1):16-19.
    [7] 中国城市规划设计研究院.催化与转型:“城市修补、生态修复”的理论与实践[M].北京:中国建筑工业出版社,2016.
    [8] 马玉芳.环京津冀贫困研究[J].首都经济贸易大学学报,2016(7):10-13.
    [9] 姚轶锋.海南三亚铁炉港红树林资源现状与保护[J].海洋通报,2010(4):150-15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