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园林
期刊搜索:
  • 当期推荐
  • 期刊检索
  • 目录索引
  • 业界新闻
  • 投稿须知
  • 广告服务
  • 友情链接
  • 联系我们
  • 返回首页
远程稿件处理
期刊杂志

    风景园林学科承担着生态文明建设的历史使命

    关键词:-

    Key words:-

    摘要:-

    Abstract:-

    内容:据新华社2016年12月2日报道,习近平主席近日对生态文明建设作出了重要指示:强调生态文明建设是“五位一体”①总体布局和“四个全面”②战略布局的重要内容,要切实贯彻新发展理念,树立“绿水青山就是金山银山”的强烈意识,努力走向社会主义生态文明新时代。
    风景园林作为国家一级学科,承担着“平衡人类与自然的关系、让国土实现绿水青山、建设美丽中国”的任务,在中国的新时代生态文明建设、贯彻新发展理念的工作中肩负着极为重大的责任。学科和行业的每一位同仁都应该对此有清醒的认识,并将此落实到具体工作之中。
    文明和文化,都是人类的创造,它们的本质都是为了人类的福祉。文化(culture,本意是耕作)的产生,是人类摆脱全靠自然赐给食物的动物生存方式,自己开始主动掌控食物生产规律的起点。而文明(civilization,本意是社会化),则是社会化达到一定程度的人类才能创造的。早期的文明主要是人类群体能力的体现,是人类发现自己、肯定自己物种优越性的凭据。发展到现代,人们发现“一味地只想体现自己的能力,只想让大自然为人类服务”这条路走不下去了,大自然已经在某些方面用报复手段警告人类了,于是才开始想到人类不是一切,人类必须学会在与大自然的共处中寻求发展,这就是可持续发展,这就是一种全新的文明形态,平衡考虑人类与环境关系的文明形态——生态文明。
    可持续(sustainable)的西文本意是可支撑得住的,也就是说,生态文明的底线是大自然能够支撑得住。然而,这条线到底在哪里?至今人类对此并无法确认。这就证明,面对广袤深邃的大自然奥秘,人类对其的了解还是相当表面和肤浅的。
    在这种前提下,人类如何做出抉择?对于这个问题已经出现了多种思想和理论。由于世界观体系的不同,这些思想和理论可以基本分为两大倾向:谨慎型和勇进型。
    谨慎型相信人类是天地的造物,所以人必须敬重自然,顺从自然规律做事,大体上发展中国家地区的文化属于这种类型,某种意义上可用东方文化指代,其中最典型的是中国的儒、道思想,最著名的理念是“天人合一”。在这种信念的指导下,东方人满足于农业社会的生产方式,从而维系了几千年也没有对自然生态系统造成根本性的危害。这种文化没有制造物种,没有毒化土壤,没有污染水体,更没有妄图改造大气候,即便就有些人批判的中国“小脚文化”下的水旱灾害和森林消失而言,其实只要(局地性)停耕停伐若干年,自然生态系统就能基本得到恢复,人类社会也可以得到重建。
    当然,东方文化也有必然的弱点,人们如果不把注意力放在改变自然界,就会把精力集中到人际和社会关系上来。关键在于,只要不大规模地动用能源与资源,人类内部的事情不会在根本上影响到人与自然关系的平衡,不会威胁整个人类的生存和延续。现在的问题是,基于对财富无限追求的当代主流文化,必然导致强力主义的流行,“落后就要挨打”使得发展中民族必须走上实力竞争的道路。如何改变这个规则,将是比创造和平改变权力制度更加艰难的任务,也是中国人21世纪新长征路途上最为艰巨的任务之一。
    古代中国与近现代西方相比显得发展缓慢,但慢生活才是人类社会应有的正常态。其实宋代以前,中国文明的发展基本上一直处于世界领先地位。近期看到,我国一些青年学者在潜心研究两宋园林,这是一件大好事,相信最终可以揭示出,晚清那根大枝上,基于内外民族关系严重扭曲社会所产生的私家园林,并不能代表中华风景园林文化的主干。
    勇进型文化立足于研究世界,掌控世界,大体上基于古希腊和希伯来文化的欧美文化走的是这条路,并且达到了迄今为止人类文明发展的最高水平。西方文明的成功,造就了西方的自信,由此在全球化西方文明的主导下,大多数人内心里相信人类依靠对科学规律的掌握,其发展前途还是无限的。实际上今天地球生态的麻烦主要是西方文明促成的,当下的世界问题,表面看发生在东方,本质上是基于西方把原来低效益、高污染的生产方式转移到发展中世界而导致的。
    风景园林是一种人类活动,其基本任务有三大类:保护美好的大自然状态和循环过程,改善受到人类干扰或破坏的生命环境,创造人与自然和谐相处的美丽城乡。自然生态系统的本质,是有机体的生命活动维系着的地球生命圈里所进行的生物化学循环,这个循环需要一定的环境,同时又维系着环境,从长远看还创造着更有利于生命的环境。这个循环有一定的冗余度,可以允许人类文明或多或少地改变这个循环。掌控这个冗余度,就是风景园林学科的科学基础,学科最忌讳的是人类在参与自然循环的过程中干预过度,自以为是。
    不知是有意还是无意,世界上正在推行的许多污染治理方法,只是在转移污染,并不能解决污染。例如让植物吸附大气污染,或让土壤来过滤水体污染的做法,就是典型的污染转移,令人忧虑的是,这种转移天长日久的积累,终究会导致从量变到质变的过量,但是这条线应该划在哪里,至今没有准确的依据。即便将来实现了污染对人的危害的彻底研究,我们研究了污染对细菌、小草、昆虫、鸟儿等上百万种生物的危害作用吗?又如单纯采用制定和控制排放标准的方法,如果排放物可以进入大自然的循环,并在大自然循环处理的能力之内,那还符合可持续的本意;但如果排放量超过了自然循环的能力,或是排放物本身是大自然的异物(例如难以分解的毒物,不可消解的人工合成物,很难参与生化过程从而容易在生物体内或腐殖质内沉积的重金属等),仅仅制定和控制排放标准其实就是一种不负责任,是对可持续承诺的背叛。
    因此,对待污染的原则,应该是“人类造孽的后果,人类自己解决”。这里有许多技术和制度问题,真正解决可能需要很长时间。当前的问题怎么办?答案的要点,是尽量将污染后果减小,而不是简单地推给大自然。
    最可怕的是当下的全球化这种文明让整个人类的生产和生活方式走上一条不归路,一旦停止或中断,整个人类社会将从根本上颠覆。这种后果的源头,在于金融资本的无限贪婪,在于对发展速度的无限崇拜。
    为了中国人民的福祉、为了全世界人类利益共同体的前景,依靠中国悠久可靠的传统生态文化、平衡处置物质文明和精神文明、摆脱金融资本的控制、融合现代科学中优秀的研究成果,中国人应该提出一套比当下流行的各种生态理论和生态工程方法更具有生态智慧的,后患最小的,投入产出比最高的真正的可持续发展的生态理论体系和生态建设模式。这就是我们的愿景——社会主义生态文明新时代。


    (编辑/李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