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园林
期刊搜索:
  • 当期推荐
  • 期刊检索
  • 目录索引
  • 业界新闻
  • 投稿须知
  • 广告服务
  • 友情链接
  • 关于我们
  • 返回首页
远程稿件处理
期刊杂志

    计成曾经为阮大铖修建过庭园吗?

    关键词:-

    Key words:-

    摘要:-

    Abstract:-

    内容:《中国园林》2016年第10期《影园考》127页表2:计成造园时间表中有崇祯五至八年(1632—1635年)计成为阮大铖改建怀宁石巢园的记载。我对此存有疑问。
    计成是否为阮大铖建造过园林,在《园冶》里没有提起(表2中其他3个园在《园冶》中都有记载)。这个问题牵涉到计成与阮大铖的来往关系以及对计成身份的评价,应慎重考证。
    曹汛先生在《计成研究——为纪念计成诞生四百周年而作》(1982年12 月《建筑师》第3期)中提到:“计成曾为阮大铖叠山理水,但他自己避而不谈。阮大铖《冶叙》云:‘予因剪蓬蒿瓯脱,资营拳勺,读书鼓琴其中。胜日,鸠杖板舆,仙仙于止,予则着五色衣,歌紫芝曲进兕觥为寿,忻然将终其身,甚哉,计子之能乐吾志也,亦引满以酌计子。’阮叙作于崇祯七年,当时他家居怀宁,有石巢园和百子山别业。审其‘剪蓬蒿瓯脱’之语,显然是扩建一处旧园,请计成为其经营‘拳勺’,以此阮大铖酌酒为谢。崇祯八年,阮大铖举家避居南京,后来在库司坊建有俶园,俶园叠石出自张昆冈之手,计成没有参加过俶园的建造。”
    夏丽森(Alison Hardie,苏格兰)《计成与阮大铖的关系及<园冶>的出版》(《中国园林》2013年2期)提出了不同的意见:“曹先生认为计成在《园冶自序》故意未提到石巢园,为的是隐蔽他和阮大铖的关系。我觉得说不过去。计成的著作《园冶》由阮的咏怀堂所出版,亦有阮序,有何隐蔽可言?……计成要是于1635年前已经为阮设计过庭园,他没有一点理由不在《园冶自序》写明白。再者,没有一点证据能证明石巢园是由计成设计的。石巢园位于阮氏家乡怀宁(现安庆市)之北,应该是早在阮认识计成之前就有此园。阮大铖约于1634年因安庆社会动荡正准备从怀宁搬到南京时,于汪士衡寤园认识计成的,这时阮不可能想到于怀宁修建庭园。”
    看来计成和阮大铖初次见面时阮的住地在什么地方,是计成有没有可能为阮修建石巢园的关键。
    《明史阮大铖传》:“崇祯元年,起光禄卿。御史毛羽健劾其党邪,罢去。明年定逆案,论赎徒为民,终庄烈帝,废斥十七年,郁郁不得志。流寇逼皖,大铖避居南京。”
    崇祯元年,阮大铖被起用为光禄卿,因参加魏忠贤逆党被弹劾罢官。第二年定案名列逆党,被判徒刑,交了赎金削职为民。直到崇祯之末,阮被废斥十七年,郁郁不得志。农民起义军逼近安徽,大铖避居南京。《明史》没有明确说出阮大铖避居南京的时间。
    《明史李自成传》:“(崇祯)六年……潞王上疏告急,兼请卫凤、泗陵寝。”“八年正月……及迎祥、献忠东下,江北兵单,固始、霍丘俱失守,贼燔寿州,陷颍州……乘胜陷凤阳,焚皇陵。”说明崇祯六年(1633年)农民军已经逼近安徽,明太祖朱元璋在凤阳、泗州的祖坟告急。阮大铖避居南京的时间应在崇祯六年前后,而不会等到崇祯八年(1635年)农民军已经进入安徽,攻陷凤阳,焚烧皇陵的时候才仓皇出逃。阮大铖在被贬之后,一直谋求复出,南京在信息和人脉方面都远比怀宁好得多,因此,他可能更早就迁居南京了。
    计成于崇祯五年(1632年)在仪征为汪士衡建成寤园。汪邀请阮大铖前来游赏。经阮的同年(同一年考中进士)好友曹元甫介绍认识了计成。阮大铖是从什么地方来到仪征的呢?是南京。阮大铖在《冶叙》中说“銮江(今江苏仪征)地近,偶问一艇于寤园,寓信宿,夷然乐之。”证明这时阮已住在南京,距离仪征约50km,乘船从长江顺流而下,很快就到了,住了两晚,感觉平和安乐。这时阮大铖绝不会请计成再回到风声紧急的老家怀宁去修建石巢园。
    那么,怎样理解阮大铖在《冶叙》里的这段话呢?“予因剪蓬蒿瓯脱,资营拳勺,读书鼓琴其中。胜日,鸠杖板舆,仙仙于止,予则着五色衣,歌紫芝曲进兕觥为寿,忻然将终其身,甚哉,计子之能乐吾志也,亦引满以酌计子。……以质元甫,元甫岂能已于言?(译文请参阅陈植《园冶注释》,不赘)”
    从这段话看,阮大铖想要在一处庭园中仿效二十四孝中的老莱子,身穿花衣服,扮作小儿舞蹈唱歌,逗老父亲一乐。这座庭园应是他父亲的“俶园”。阮大铖在崇祯七到八年有诗《忆家大人俶园》,其中一首是:
    蔼蔼南垓自可亲,幽源慵为逐秦人。
    紫芝好作芳厨馔。白苎为翻画栋尘。
    心净莲花容结社,机忘鸥鸟亦归仁。
    斑衣似不烦儿舞,醉起登前唱郁轮。
    两相印证,十分吻合。既然称是“忆”,可见园子已经建成,只是要局部改造,重新叠山理水(资营拳勺),用拳头大的石头和一勺水的水面代表自然的真山水。阮大铖一厢情愿地希望计成能满足他的志向所好,他将斟满酒去酬谢。他询问曹元甫,想通过曹去邀请计成。曹元甫了解计成的性格,没有去说。阮大铖只好说:“元甫啊,你怎能不说话呢?”根据曹汛先生的研究,阮大铖后来请了70多岁的张昆冈为俶园叠石,这已经和计成没有关系了。

    综上所述,迄今没有确切的证据能够证明计成曾经为阮大铖修建过园林。今后的研究者如果发现有新的证据,我当乐为改正。


    (编辑/王媛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