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园林
期刊搜索:
  • 当期推荐
  • 期刊检索
  • 目录索引
  • 业界新闻
  • 投稿须知
  • 广告服务
  • 友情链接
  • 联系我们
  • 返回首页
远程稿件处理
期刊杂志

    设计结合生活——关于住区环境的问题与思考

    关键词:风景园林;住区景观;社区空间;使用者;可持续;雨水管理

    Key words:landscape architecture; residential landscape; community space; user; sustainability; storm-water management

    摘要:随着中国的城镇化进程,大量居住区建设带动了风景园林行业的发展。在拥有创作机会的同时,快速发展也导致设计过度关注短期效果而忽视对环境使用的长期需求,这不仅让景观成为一种快餐化产品,更影响环境的可持续性和长期使用效果。针对此现象,结合实施案例,探讨如何通过设计让景观在时间变化和人的活动中获得更加持久的价值和生命力。

    Abstract:With the progress of urbanization in China, a large number of residential communities had been developed over the last two decades, and deeply influenced the profession of landscape architecture in this country. With the coming of tremendous opportunities, problems also raised from fast developments. The following issues can be found in many places: overstressing the short term visual effects in design, and overlooking the demands from residences and users. They do not only turn the landscape design into a quick solution that has limited sustainability over time, but also make negative impacts on the environment and community life for the future. With this in mind, this article discusses the above issues, and provides two multi-family design case studies on how to make the landscape grow and interact with time, nature and human activities.

    内容:1  风景的快餐 
    近20年,中国各地涌现大量新建居住区,人们或离开家乡,或放弃老屋,满怀期待地搬进崭新的城市住宅,开始新的生活。文化上,中国有深厚的“寄情山水”园林传统,户外景观是优质生活的重要组成部分。因此,居住区的室外环境往往备受关注,很多项目把景观作为市场卖点之一,用丰富的主题和形式满足人们对美好生活的向往。
    这原本是非常令人振奋的事,社会需求让专业得以快速发展,并给设计师提供了大量的实践机会。但机遇出现的同时,也带来了很多意想不到的问题。比如,越来越多的渲染让景观几乎成为一种“销售道具”:设计师潜心塑造项目示范区、样板间,让它们在一年中的几个特定时刻以最光鲜的面貌呈现。但是,风景园林不同于建筑或者其他人工构筑物,其中的植被和自然生态无论如何都不会像机器零件一样任人摆布。为了实现展示性,便产生了很多应对短期要求的方法,例如用夸张的细节获得足够的视觉冲击、刻意提高种植密度和反季节种植等。甚至,有些区域是纯粹的临时空间,在不计成本地建成后,几年内便被推倒。
    这种现象已十分普遍,对设计专业的影响,就是导致行业内出现追求短期效果和过度设计的现象。然而,景观的最大优势就是其主要材料——植被——不会像建筑材料一样随时间老化,而是可以随着时间的增长日益成熟、历久弥新。过多关注短期效果,便忽略了时间因素在景观构成中的价值,让环境成为“一次性”的快餐产品,实在可惜。

    2  多余的人
    与此相随的另一个现象,就是设计者和使用者的脱节。多数情况下,我们遇到的项目是由代理人——委托方提出要求,设计师与真正用户对话的机会并不多。对使用需求的判断有基于经验的合理成分,也不乏主观臆断,甚至某些个人遐想。当缺少有效的用户参与时,即使专业人员的经验再丰富,在实际生活面前也显得单薄。如果不加注意,很容易导致设计和实际需求的脱节。
    同时,因为前面提到的快餐化倾向,助长了设计标准的单一性,即以某个时刻的某种状态为最高标准,就像用相机撷取一个画面。这种静止状态在视觉上可能完美,但在生活中未必与人和谐。常有项目在建成投入使用后,人反倒成了环境里多余的部分,因为住户的活动常常和预期不同,破坏了预想中的完美无缺。于是,设计师会抱怨用户不理解“设计意图”,甚至“素质低”。但是,我们设计的环境难道不是为真实的人和生活而存在的吗?如果用静态的、设计师的角度做标准,岂不是把真正的使用者排斥在外?
    设计的本质到底是满足少数人的审美愉悦,还是提升大众的生活水平,这恐怕是个哲学层面的问题。但不论我们持有哪种观点,都无法改变一个基本事实:任何项目一经建成,便对当地环境和人们的生活产生巨大而持久的影响。既然现有的项目组织方式和代理人机制不会在短期改变,作为环境的创造者,与其批判不如想办法改善现状。本文从项目实践的角度出发,抛砖引玉,探讨如何在设计层面弱化或避免上述问题的出现。

    3  岁月留痕:杭州西溪里“随园”
    本项目位于杭州市近郊,距西溪国家湿地公园北1km,是大型住宅开发中的一部分。基地紧邻天然河道,有较好的景观资源,设计以塑造有本地特色的环境和提高生态可持续性为目标,工作内容从景观概念方案至施工图设计(图1、2)。
    景观设计面临的最大挑战是场地规模小并且比较零散,建筑之间的几片不规则空地组成的空间不足5 000m2。其中除了必需的道路,还要留出一个边长12m的正方形消防回车场地,使场地更为局促,尽管如此,对环境品质的要求丝毫不能放松。在深厚文化传统的熏陶下,杭州居民对园林景观的要求明显高于全国平均水平,这迫使设计师在狭小的空间内利用一切手段让景观达到甚至超过人们的预期。
    基于小尺度的场地特点,设计将重点放到人在其中的动态感受上,用尽量简化的形式和单纯的形式语言去塑造质朴、贴近生活的空间。受中国传统审美中“水令人远”的启发[1],本设计有意识利用面积不多的水景,形成视线上的分隔和光线的反射,让空间有宁静、舒展之感(图3)。对待棘手的消防回车场地,设计将一部分地面处理成草坪覆盖的隐形通道,减少硬质感。在另一侧布置一个由点景树和定制屏风围合出的休息平台。屏风以“树影”为主题,将传统园林中常见的粉墙上的树木剪影,转化成一个镂空金属图案,镶嵌在朴素的混凝土边框中(图4~6)。和大多数项目一样,“随园”作为商品住宅,其景观既要满足建成后的展示效果,也要保证环境的可持续性。上面采用的方法,是利用少量构筑物形成鲜明的主题,满足建成后的观赏性。随着时间的推移,人工构筑物将让位给日益成熟的植被,在多年后形成另一番情趣(图7)。
    本设计同时在生态可持续性方面有所尝试,在“海绵城市”理念尚未普及的情况下[2],项目委托方便建议将生态雨水收集纳入景观设计中。因此随园中的竖向设计均按满足地表径流控制的标准进行设计,让雨水在排出前得到净化,并利用相邻的公共绿地尽可能做到就地滞留和下渗(图8)。虽然受技术普及的限制未能做到100%雨水管理,但在当时的住宅建设中已属罕见。相关问题已单独撰文总结[3] ,不另赘述。
    项目完成后,设计团队每年回现场查看使用和植物生长情况。经过四五年,“随园”已褪去当初略显生硬的新鲜感,居民入住后,即便没有了早期的精细打理,环境依然优雅舒适。自然老旧的建筑在日益丰茂的树木掩映中并不显衰败,而是各自记录下岁月的痕迹,和真实的生活融为一体。

    4  我的家园:北京润泽公馆
    本项目位于北京东北部,是典型的高层住宅开发项目,面向日益富裕的城市居民(图9、10)。作为设计师,有个问题始终环绕在我们脑海里:图纸上的方案在生活中是否真正满足了人们的日常需求,他们到底是如何使用和评价这些场所的?在本项目中我们尤其迫切地想知道答案。当时并没有现成的结论,唯有利用自己的一切经验和观察,努力设想那些老人和孩子,那些步履匆匆的上班族,会如何每天穿过小区的大门、绿地,如何在树下和水边休憩玩耍。带着这些问题,本项目的空间形态和功能布局仅仅是结果,并非出发点;对使用者需求的思考,引导着设计从概念发展到实施方案。
    像大多数新建社区一样,项目外部的城市环境有待成熟,居民户外活动主要依赖社区内提供的景观设施。本设计的一个挑战是大尺度的外部空间和整齐划一的建筑立面,容易给人冷漠、单调的感觉。但同时,高层建筑围合成的开阔空间也是个值得利用的资源。鉴于此,首先将设计方向定为“公园化环境”,即突出空间的整体性和大尺度的层次感,用多个组团组成有延续性的效果(图11、12)。在此基础上,对每个具体的场地处理则以人的视线感受和丰富性作为要点,在每栋楼之间的组团中,用水体、多尺度的绿地和休息广场,提供满足不同活动需求的场地。规划中的消防车道则与人行道和广场设计结合,隐藏在景观当中。
    尽管在设计上颇动心思,但“不刻意”才是本项目刻意追求的效果。新建社区像一张白纸,很容易成为设计师个人兴趣的出口。虽然个性与环境品质并不冲突,但对于容纳成百上千户居民的大型社区,我们认为给居住者提供恰当的生活空间比设计师的个性表达更加重要。因此景观设计对铺装、构筑物等材料的选择及细节的变化相对克制,基本遵循建筑所形成的秩序,使形式让位于空间体验和人的活动(图13)。
    为了保证四季的舒适性,室外集中的活动场地、儿童游戏场等均设置在高层建筑的阴影区之外,周边设置充足的遮阴乔木(图14、15)。水景尽管最受欢迎,但在北方的冬季效果也常令人头疼。本设计将人工水池的边界根据其形态处理成各种宽大台阶,在无水季节成为可步入的下沉广场,提高空间的参与性和场地使用效率。本项目的植物配置依然是重要的视线引导和空间划分元素。广场和主要道路两边的大乔木的品种和位置均经过仔细选择,除了提供必要的阴凉,宽阔的树冠还可以遮蔽高处的建筑,改善视觉印象(图16~18)。
    项目实施后呈现的环境,是为不同年龄层提供的活动场所,让人们在新居中获得“我的家园”的归属感。设计者暗自希望这些小小的空间趣味和四季变化的草木,可以给此地的居民带来美好的生活记忆(图19、20)。为了检验实际效果,设计团队在项目入住后进行了“建成后使用者评估”,在2015年夏季进行现场调研,一是静态场地观察,全面记录人在环境中的行为活动,一是通过问卷与业主对话,获得用户对环境和设施使用效果的直接反馈。调研评估的结果为设计师提供了宝贵而真实的信息,其中的经验和结论将被用到此后的工作中,让设计创造出的空间真正成为生活的载体。

    项目信息 :

    杭州西溪里“随园”   
    委托方:浙江坤和建设集团
    景观设计:ATA设计公司
    设计团队:盛梅、Austin Tao、Guy Walter、
    Timothy Callahan、徐文玉、康晓旭、牟丹丹
    雨水工程师:车伍(北京建筑大学)
    建造时间:2008—2009年

    北京润泽公馆
    委托方:北京润泽庄苑房地产有限公司
    景观设计:ATA设计公司
    设计团队:盛梅、Juan P. Caceres、余巧珏、Timothy Callahan、崔菁、高凌、王芳、石凯、黄克利、刘芳、李巧玲、夏青、贾以欢
    建造时间:2011—2015年

    参考文献:

    [1] 刘天华.画境文心:中国古典园林之美[M].北京:生活·读书·新知三联书店,1994.
    [2] 住房城乡建设部.海绵城市建设技术指南:低影响开发雨水系统构建(试行)[EB/OL].[2014-10-22].http://www.mohurd.gov.cn/zcfg/jsbwj_0/jsbwjcsjs/201411/t20141102_219465.html. 
    [3] 盛梅.基于现实的生态建设:杭州“西溪里”项目景观设计与思考[J].景观设计学,2013(8):106-115.

    (编辑/刘欣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