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园林
期刊搜索:
  • 当期推荐
  • 期刊检索
  • 目录索引
  • 业界新闻
  • 投稿须知
  • 广告服务
  • 友情链接
  • 联系我们
  • 返回首页
远程稿件处理
期刊杂志

    儿童的视角,快乐时光的创造性空间载体营造——丹阳大亚洛嘉儿童乐园规划设计

    关键词:风景园林;洛嘉儿童乐园;快乐时光;空间载体;儿童活动空间

    Key words:landscape architecture; V-onderland Children's Paradise; happy time; space carrier; children's activity space

    摘要:对于儿童而言,对空间的理解力更多在于在空间中感受到的快乐和度过的快乐时光。儿童乐园及儿童活动场所与设施成为快乐时光的载体。丹阳大亚洛嘉儿童乐园在儿童活动空间设计方面具有创造性,主要表现在活动空间的高度差异带来的运动方式多样化,色彩差异带来的视觉冲击与领域感强化,设施异质性带来的丰富活动体验以及儿童运动、分享、冒险等快乐行为的激发。

    Abstract:For children, the understanding of space is more in the happiness felt through space and spending happy time. Children's playgrounds and facilities become the carrier of happy time. Danyang V-onderland Children's Playground is full of creativity in children's activities space design, mainly in the diversified modes of motion brought by the high degree of space differences, the visual impact and field feeling intensifying brought by color differences, and the rich experience of activities and stimulating children's sports, sharing, adventure and other exciting behaviors brought by various kinds of facilities.

    内容:快乐是一种源自童年时光本真的需求。儿童的快乐元素营造相对而言更为单纯,更多取决于快乐时光的产生。儿童的游戏场地和活动设施通常是快乐时光的重要载体。儿童的活动特点、喜好、心理活动和行为方式与成年人有很大的差异,不断理解儿童游戏的特点,从游戏过程中探寻游戏的意义,营造能够给孩子们的成长带来快乐的空间载体[1]。
    儿童的快乐更多与良好的成长相关,对儿童活动与成长空间的关注体现了一个社会对民族未来发展的长远考虑[2]。许多国家和城市都在为“少年儿童友好型”城市而努力,他们把少年儿童的需要和权利纳入政策,特别是城市规划政策的中心地位。西欧国家的“少年儿童友好型”城市建设提案①从1996年开始实施,旨在响应联合国关于人类居住环境的第二次会议(UN 2nd Conference on Human Settlements, HabitatII)决议:把城市建设成适合所有人群居住的地方。会议提出少年儿童的健康是衡量人类生活环境的健康程度和政府管理水平的最终标准②。儿童游戏场地对于儿童和整个社会来说都是十分重要的场所。其设计与建造水平,既是社会文明程度的标志,同时也是城市风貌与形象的体现[3-4]。欧洲“为少年儿童建设的城市”网络把少年儿童友好度作为主要政策的远景宣言,通过提供家庭友好的城市环境来鼓励人们建立更大的家庭;改善空间条件,以更有利于少年儿童身心以及社交发展,从而最大限度提高未来人群在经济方面的竞争力[5]。
    进入20世纪80年代以后,特别是进入21世纪以来,随着经济和社会的进一步转型,儿童游戏场地的发展也步入更加成熟的阶段。在这一时期,一方面媒体与互联网深入生活,儿童和青少年休闲、娱乐、游戏的形态及内容与以往也有了很大的不同。家长和教育工作者对许多儿童和青少年沉迷于电视和电子游戏忧心忡忡,希望他们增加户外游戏和活动的呼声越来越高;另一方面由于人们生活水平和文化水平的提高,对公共空间品质、公园绿地和居住环境的要求也越来越高,基于这些因素,人们对儿童游戏场地发展的期望值也越来越高,通过空间载体带给儿童快乐时光的方式受到各界的呼吁。

    1  当代儿童活动空间载体需具备的新性质
    儿童活动空间已在当今公园和住宅区普及,通常具有较为统一的风格与标准,基本实现:场地宽敞、平坦、有树木、色彩鲜艳、有可玩的设施,通过模块化生产与安装形成活动设施为中心的休憩空间模型。在不断的改进中,可达性、安全性、游憩质量与多功能性已达到一定水准[5]。
    儿童活动空间繁荣之余,也出现了一定的瓶颈。一些公共场所也有专门的儿童活动空间,但大多是简单地划出一块场地,放置一些游乐休闲设施供孩子们做一些机械活动。“场地+游乐设施”似乎已成为儿童游戏场设计的惯用手法[6]。有专业化缺失、创造性与教育功能缺失、探索性与冒险性不足等问题。当代儿童活动空间载体对于儿童快乐时光的创造方面应当从儿童的视角出发,具体包括:以儿童为认知主体,注重儿童活动环境设计的专业性,使孩子们在户外活动过程中潜移默化地学习知识,寓教于乐,通过环境的设置,使环境的教育功能最大化,鼓励和吸引孩子主动、愉快、自由地参与游戏;以儿童为活动发生主体,实现孩子与环境间的互动,使孩子们的身心得到参与,注重多样性与探索性,丰富地形、空间、色彩的多样性,保证大空间的系统化和小空间的完整化,使娱乐活动不再单一;以儿童成长为主体,培养儿童自主探索能力,在活动过程中增加知识和生活常识,提高自信和勇气。以此对儿童身心发展产生整体效应,给他们充分自我表现的机会,使儿童的创造能力、思维能力、语言表达能力、合作能力等在游戏中得到全面的锻炼和提高。
    有必要指出的是,在儿童空间的设计实践中,学者与设计师普遍偏向的一个观点:主题创意是儿童公园设计的灵魂[7-8]。孩子的心灵是温柔而奇妙的,儿童乐园也应该是一个富有趣味的场所。符合儿童爱好的环境应具有与时俱进的功能和设施,同时具有足够的吸引力、鲜艳的色彩、有趣的活动设施、游戏的场所和妥善的管理[9]。

    2  丹阳大亚洛嘉儿童乐园规划设计
    丹阳大亚洛嘉儿童乐园坐落于大亚第一城售楼处样板区,大亚第一城作为住宅综合体十分需要配套儿童乐园模块,来提升售楼处的吸引力,彰显楼盘活力和亮点,增加楼盘的附加价值。在儿童空间设计中以趣味、乐活、创意、魔幻海岛为设计的出发点。
    2.1  色彩差异强化视觉冲击与领域感
    在1 200m2的范围内勾勒出一副海洋和海岛的美丽画卷,整个设计分为橡胶地垫铺装、坡地游乐区和游乐设备3块。首先整个场地平面用五彩的橡胶地垫铺设而成,俯瞰就像海洋波光粼粼的浪花一般,橡胶地垫的高低起伏的地形既让孩子充分感受攀山越岭的快乐又能完好地保护孩子的安全。
    模拟海岛以起伏的地形为主要特点,结合游乐器械,让孩子们在起伏的自然地形中,体验充满变化的游乐空间。强化色彩、吸引眼球。由于儿童对色彩和造型比较敏感,鲜艳活泼的颜色及多样化的造型更能吸引儿童的眼球,同时还可以提高孩子的认知能力。以不同颜色、不同材质区分不同的空间领域,不仅可以增加场地特征吸引儿童,也可以带来更丰富多彩的心理感受和玩耍体验。
    场地主要吸引点海盗船①主题鲜明、制造趣味。对孩子们来说,场地是否“有趣”是最关键的,而这种“有趣”往往可以通过海盗船、海洋与浪花的鲜明主题来实现。夸张的造型、奇怪的设施,那些他们平常体验不到的玩耍感受,对儿童吸引力较大,并有持续的吸引效果。
    2.2  设施异质性丰富活动体验,激发儿童运动、分享、冒险等快乐行为
    丹阳大亚洛嘉儿童乐园意在创造一个艺术化、创意型、体验式的儿童户外创意游乐场,其意义在于增加楼盘价值和品质,并带给孩子无尽的快乐,在游乐的同时又启发和增加孩子的智力、艺术感和体能。不同于住宅区常见的儿童娱乐空间,意在创造江苏甚至华东地区独一无二的艺术型游乐场。
    坡地游乐区结合大坡地、沙坑、山洞、攀爬件和不锈钢滑梯,新颖游乐设计可以让孩子体验新潮的玩法和艺术感。游乐设备分为沉船、树屋、滑梯、爬网、网兜和2种木质的秋千,沉船、树屋和大型爬网是作为场地的主要大型游乐设备,沉船长13m、高4m、宽4m,内部小型的游乐设施包含小型爬网、大型的不锈钢滑梯以及秋千和攀爬件等,船体将用蓝色和粉色2种色系来表现。整个设计的宗旨即能让孩子在游乐场能无时无刻地学习、玩乐和锻炼,增加孩子与孩子、孩子与场地之间的互动,让整个场地充满欢声笑语,同时完美地展现大亚楼盘的品质和特色以增加人气。
    在提倡儿童进行群体活动,加强相互之间交往的同时,也应该注重孩子的心理需求,对于他们独立意识的培养也十分重要。群体活动逐渐增多,但他们仍然会有强烈的独立欲望,希望保持自己一定的“私密性”。因此,在活动场地设计中,通过空间处理可进行适当地分隔,为不同年龄段的孩子提供不同的领域,让孩子在玩耍的同时找到归属感。
    树屋①区设3个树屋,树屋之间用不同形式的网连接并结合坡地游乐区,其他小型设施则散布在场地的合理位置。树屋可应用于各种类型的游乐场中,常设置在风景优美且适合儿童玩耍娱乐的场所,供儿童游乐;树屋对以往树屋造型做出改进,增加了场所的吸引性,同时可游乐、遮阴、纳凉。树屋带来一丝冒险的气氛,同时也提供了与自然亲密接触的机会。攀升平台及屋子由长绳、踏步坡道所连接,并且设有制造声音与发光的设备、攀爬网和吊床座位。
    2.3  活动空间的尺度差异带来的运动方式多样化
    尺寸包括公园范围尺度与设施尺寸2个方面。公园的尺度是多样性、趣味性和安全性、适宜性的博弈。儿童公园实际上由不同功能的儿童活动片区相连接,展现不同主题,实现功能转换。
    丰富的高差与色彩体现在设施和器材材料的选用上。儿童在游戏的过程中,其身体会经常接触游戏设施与器材的表面。如果其涂料或材料本身存在有害物质,将给儿童的健康带来隐患。所以,出于健康保护的原因,现在越来越多的场地选用更为自然的材料,如原木、石头和沙子等。
    坡地运动区在基地北面,用不同的铺装实现与平地器械运动区的串联,这一区域本着让儿童回归自然、回归天性的原则进行设计。在该处设计中,结合现状地形,坡地活动相对独立,不影响交通流线,控制坡地高度较低与坡度较小,保证儿童活动的安全性。
    坡地空间在成人看来似乎没太多的吸引力,而对于儿童来说,却找到了无限的挑战感与冒险感,儿童更喜爱富有变化的漫步体验,而非固定的活动方式。洛嘉儿童乐园根据原有的地形变化,设置下沉或抬升的游戏场地,不仅形成相对独立、有趣的儿童游乐小领域,也增加了场所细节与可利用性,使场地整体转变为活力空间。
    活动场地传统意义上被视为一个空间上受限制的,能提供少年儿童以特殊玩耍功能的场所,想象力与创造性思维可以无限地延伸[5]。乐园将儿童的活动空间边际扩展,整个活动场地均成为儿童娱乐的范畴,包含竖向的攀爬矮墙、树屋连廊及趣味爬网等,充分利用有限的场地空间,满足儿童活动、冒险等各方面玩耍需求与成长需求。
    丹阳大亚洛嘉儿童乐园旨在设计符合儿童心理的人工环境。儿童是社会中的特殊群体,每个孩子都有自己的性格、喜好,而且孩子的生理和心理都区别于成人。洛嘉儿童乐园采用儿童的视角,自开放以来深得儿童与陪护人喜爱。事实证明其符合儿童心理的设计,活动场地未必要用最昂贵的材料建造,甚至可能很粗糙,很原始,但孩子们的快乐其实更多地来自于创造性思维的共鸣,可能乐园中的一个洞穴,一个土坡儿或者是一个活动的部件,一些惹人喜爱的颜色,便可以引起孩子们的兴趣。
     
    3  未来儿童活动载体的期待
    我国城市规划中针对儿童户外活动空间的法律、法规还不健全[2]。我国城市建设尚未给予儿童户外活动空间足够的重视,缺少相关部门的监督管理[10]。其次,我国城市规划领域研究城市儿童户外活动空间相关内容的意义重大。儿童活动空间存在场所缺乏、设施单一等问题,甚至有些存在安全隐患。人的智力和心理在幼年期的发展是最快的。所以幼年期是智力开发的最佳时期,是个性形成的重要阶段,是激发自我实现趋向的关键时期,是培养兴趣、发掘潜能、建立自信的最好时机[11]。关注儿童户外活动空间不只是关注空间分配,应该更多地关注儿童在此过程中的行为与成长,让童年快乐时光更多,玩耍品质更高[12]。
    在开放空间玩耍是少年儿童健康发育的先决条件,儿童在公共空间中可以学会很多基本的生活技能,包括辨别判断、解决问题和获得必要的归属感。由于当前高密度的城市环境中户外公共空间非常缺乏,而且儿童在心理、生理上均劣于其他人群,易受到周围环境的影响,因此关注在城市高密度环境中成长的少年儿童面临的问题和他们对开放空间的需求就显得颇为重要[13]。
    少年儿童处于身体成长和思维发展的快速阶段,儿童乐园对于少年儿童潜在可能性的发掘与培养任重道远。诚然,儿童乐园一直在改善,行走在不断发展的道路上。儿童乐园与儿童活动体现当代人对后代人成长所付出的爱与希望,也需要通过适当的资金支持与制度支持得以全面的运作,在空间层面体现空间正义观。今后儿童活动空间在城市中将扮演更重要的角色,并对其陪护者的行为产生影响,如何更精致化儿童乐园的设计,培养儿童内心的自豪感与幸福感;如何优化当前的活动设施加强儿童的交流与创造性的发挥;如何提炼引用有趣的主题启迪孩子探索的热情。这些问题在今后的儿童乐园设计中将会出现更多的探讨与呈现方式。


    参考文献:
    [1] 李建伟.儿童游乐场所的设计目标与创意[J].中国园林,2007(10):28-32.
    [2] 张谊,戴慎志.国内城市儿童户外活动空间需求研究评析[J].中国园林,2011(2):82-85.
    [3] 杨滨章.执着的探索,丰硕的成果:丹麦儿童游戏场地发展的历程与启示[J].中国园林,2011(5):45-49.
    [4] 杨滨章.快乐的天地成长的乐园:丹麦儿童游戏场地设计艺术探析[J].中国园林,2010(11):57-62.
    [5] M. 欧伯雷瑟·芬柯,吴玮琼.活动场地:城市:设计少年儿童友好型城市开放空间[J].中国园林,2008(9):49-55.
    [6] 毛华松,詹燕.关注城市公共场所中的儿童活动空间[J].中国园林,2005(9):14-17.
    [7] 汤辉,叶瑞盈,陈锦济.基于视觉感知的城市儿童公园入口空间吸引力研究:以广州市区儿童公园为例[J].中国园林,2016(7):73-77.
    [8] 陶晓芯.儿童公园规划设计研究及王佐镇儿童公园规划设计[D].北京:中国林业科学研究院,2012:59.
    [9] 梅瑶炯.MEMORY·童年·印象:合肥市政务文化新区儿童公园概念性方案[J].中国园林,2006(4):39-44.
    [10] 沈岚.城市居住区的学前儿童户外游戏与游戏场地的研究[D].上海:华东师范大学,2008.
    [11] 方法菊.试探儿童趣味乐园设计:记美国哈迷儿游戏动物园[J].现代园林,2006(6):7-9.
    [12] 丁宇.儿童空间利益与城市规划基本价值研究[J].城市规划学刊,2009(7):177-181.
    [13] Walsh P. Creating Child Friendly Playspaces: a practitioner' sperspective[M]//Brendan Gleeson, Neil Sipe, eds. Creating ChildFriendly Cities: reinstating kids in the city. London: Routledge, 2006: 136-150.

    (编辑/金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