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园林
期刊搜索:
  • 当期推荐
  • 期刊检索
  • 目录索引
  • 业界新闻
  • 投稿须知
  • 广告服务
  • 友情链接
  • 联系我们
  • 返回首页
远程稿件处理
期刊杂志

    江南洞天福地景观布局特征

    关键词:

    Key words:

    摘要:江南洞天福地是以道教神仙信仰和江南地区独特的自然与人文条件为基础,在融合了古人心中理想景观模式的基础上,形成的独具江南特色的景观。从风景园林的视角出发,对江南洞天福地外围的自然环境空间和内部建筑空间进行综合性的布局分析。总结出江南洞天福地的外围自然环境空间是以古人心中的理想景观和理想栖息模式布局为主的,而内部建筑空间则以“洞-宫”轴线对称的院落式、以洞为“天”的“天路历程”式、依洞而建的“洞宫一体”式、背山面水的“风水佳穴”式这4种主要布局模式为主。最后,讨论了江南洞天福地的景观特征。

    Abstract:Caverns of Heaven and Place of Blessing in Jiangnan is a unique landscape which is formed based on the immortal faith of Taoism and the unique natural and cultural conditions in Jiangnan, and is fused with the ideal landscape mode in the minds of the ancients. This article conducts a comprehensive layout analysis on its exterior natural environment space and interior architectural space from the perspective of landscape architecture. It comes to a conclusion that, the exterior natural environment space of the Jiangnan "Caverns of Heaven and Place of Blessing" is based on the ancients' ideal landscape and habitat layout pattern, while the interior architectural space is mainly based on four layout patterns: courtyard-style, symmetrical by the axis of "cavern - palace"; "the pilgrim's progress" style, cavern as "the shrine"; "cavern and palace integration" style, built along the cavern; "geomantic and admirable cavern" style, fronting water and with hills on the back. The final part of the article is a discussion of the landscape characteristics of the Jiangnan "Caverns of Heaven and Place of Blessing"

    内容:“洞天福地”是道教徒心中的神仙居所和人间仙境。在道教的神仙体系中,共有十大洞天、三十六小洞天和七十二福地。“洞天福地”多实指名山胜地,因其为神仙真人的居住之所而被誉为人间仙境[1]。“洞”即为“通”,意为通达上天之所,在此修炼可成天仙;“福地”作为仅次于“洞天”一级的修仙之地,意为有福之地,在此修炼可受福度世,修成地仙[2]。
    虽然洞天福地最初仅仅是道教神仙信仰的现实依托,但是在2 000多年的发展演变中,广受政治、经济、文化、艺术、科学等因素的综合影响而日趋多元化,道教建筑、道教宫观及其周围的园林化环境最终也成为洞天福地的一部分。所以,对江南洞天福地景观布局的研究不能仅仅停留在山体、洞穴或者宫观建筑层面,而应从宏观和微观两方面入手,对江南洞天福地周围的自然环境空间和内部建筑空间进行综合性的布局分析。

    1  外围环境景观布局
    1.1  围合+豁口
    “围合+豁口”是江南洞天福地外围结构空间布局的典型,这是一种周边围合、前有开口、适当遮蔽的景观结构[3]。总体来看,这种布局模式充分满足了道教徒对山中修炼场地所需的庇护、捍域、隔离和空间辨识等多重功能的需求。最为典型的有第九大洞天林屋山洞、第三十四小洞天天目山洞(大涤洞)。
    大涤洞是以“陶渊明模式”为理想景观的山间盆地式布局,主要结构特征为“走廊+豁口+盆地”(图1)。大涤洞处四周群山围合而成山间小盆地,小盆地面积约3km2,只能从东北面山谷曲折而入,山间道路与溪流可以视作与外界沟通的走廊结构,整体地势自北向南逐渐递升,水自南向北注入南苕溪。此种空间具有“世外桃源”的典型特征,即基址四周以山体围合并与外界相对隔离,仅有一处豁口与外界相通,就如同魏晋诗人陶渊明在《桃花源记》中所描述的景象:“林尽水源(走廊),便得一山,山有小口(豁口),仿佛若有光,便舍船,从口入。初极狭,才通人。复行数十步,豁然开朗(盆地)。”这种结构为历代文人墨客所寻访、追求,获得了最广泛的共鸣,并反复作为中国文人山水园林之主题,甚至在皇家园林中再现[4]。
    林屋山洞位于太湖东南的洞庭西山,是以“蓬莱仙岛”为理想景观的布局方式(图2),即山体四周众水环绕、非神仙而不可即,有丰富的动植物及矿物资源,就如同《列子·汤问》中对海上仙山的描述:“无风而洪波万丈,不可得往来通知,唯飞仙有能到其处耳。”“其上台观皆金玉,其上禽兽皆纯缟,珠之树皆丛生,华实皆有滋味,食之皆不老不死。”同样,洞庭西山由34个大小不同的岛屿组成,矿产资源极为丰富,太湖石也多产于此,山上不仅四季有花、四时有景,更产有味道鲜美的水果,如柑橘、杨梅、青梅、枇杷、桃、李、杏等,是名副其实的花果之乡。此种结构对中国传统园林布局的影响深远,园林中主要模式“一池三山”便源于此。
    总体来说,一个与外界相对隔离的围合空间可以给人安全感。所以,修道者在选择洞天福地时更倾向于尺度适宜的山间盆地或尺度适宜的隔离景观。这种以山或水为屏障、面向盆地或水面的布局有利于排除种种潜在的威胁,能够随时防范和应对各种来自外部的危险[4]。
    1.2  豁口+走廊
    “豁口+走廊”本是中国原始人类的栖居模式,但与道教洞天福地的布局却有着异曲同工之妙:一个尺度适宜的围合空间与外界环境相对隔离,只能通过豁口与走廊连接外界。其典型的结构特征为“围合空间并不是绝对封闭的,它们都留有一些与外界联系的豁口,这些豁口常沿河流、山谷延伸而形成走廊”[4]。豁口和走廊作为内、外物质和信息交流的主要通道,是捍卫的关键区位,具有明显的防御优势。同时,山间谷地独特的小气候也是道教修炼的绝佳环境。所以,“豁口+走廊”也是江南洞天福地的外围结构布局形式,其中以第八大洞天句曲山洞(华阳洞)、第二十九小洞天仙都山洞(仙水洞)最为典型。
    华阳洞处于积金峰与大茅峰所夹的山谷走廊之上,面对元符万宁宫、前临楚王涧、背靠大茅峰前的老虎岗,四周幽洞密集,怪石林立,山水秀美,是第一福地中的福地(图3)。其布局特点是:前临山谷走廊,背靠临近大山而又相对独立的小山丘,这种布局既保证了内外交流,又占据了捍卫的关键点,能够及时排除潜在的危险,为山林修道提供必要的安全保障。同时,山间谷地盛行山谷风,使白天山坡中多云雾及降水,且谷地地势低洼,土壤湿度和空气湿度都比较高,使得山间走廊具有高密度的动植物资源和丰富的水资源,即使是干旱季节,也可为道教修炼提供必需的水源和生活物资。
    “豁口与走廊”是生物活动最为密集之处,仙都山洞就位于仙都山与外界相通的走廊——练溪之旁(图4)。仙都山洞又名“仙水洞”,在步虚山北麓,东有仙都山和步虚山为屏障,南傍鼎湖峰,洞口面对练溪,形如古镜,史称“镜岩”,因洞内有泉流出,注于潭中,大旱不竭,而得名“仙水洞”。洞口与地面存在20m高差,古时需要攀梯而上,周围奇山异水、洞壑遍地、风光旖旎。作为内外交流的通道,练溪自东北向西南贯穿整个天都山脉,溪水清澈,溪中有九桥、九堰、九潭,水面有宽有窄,水流时急时缓。两岸有奇峰一百六、异洞二十七,人文史迹数不胜数,鼎湖峰、倪翁洞、小赤壁、婆媳岩等景观均沿溪布设,形成了一条“九曲练溪,十里画廊”的风景线。汤显祖在《游名山记》中竭尽赞美:“海内十八洞天,环栝千里,名山以十数……唯缙云仙都为最奇。”此种布局完全符合原始人对理想栖息环境的选择,水域附近温暖湿润,植被茂密,小气候怡人,可以为修道者提供充足的生活物资;洞口与地面的高差能够有效地避免洪涝灾害和猛兽袭击;同时,豁口走廊结构也是防御、捍卫的最佳场所。
    总而言之,古代的交通运输工具落后、生存环境恶劣、信息传播不畅,因此,修道者在选择山间修炼场所时更倾向于选择能够与外界进行物质和信息交换的“豁口+走廊”之地,这种与外界相通的山谷走廊不仅具有良好的小气候环境,并且更容易获取食物、抵御各类自然灾害的威胁,从而为修道者的山居生活提供必要的生活和安全保障。

    2  内部建筑景观布局
    洞天福地的扩展离不开道教宫观的建设。山洞和宫观建筑的布局因江南丰富的地貌形式而风格多变。笔者通过查阅相关资料和实地调研,将江南洞天福地内部建筑空间布局总结为以下4种类型。
    2.1  “洞-宫”轴线对称的院落式布局
    此种布局整体呈长方形,由数进纵向的三合或四合院落组成,采用中轴对称形式,同时,各进院落通过建筑的形制、标高以及庭院空间的不同,营造出依次递进、层次分明的建筑空间形态[5]。一般来说,主题殿堂楼阁均布置在中轴线上,建筑主从分明、尊卑有序,“洞天”占据中轴线的重心和制高点,营造庄严肃穆的宗教氛围。次要殿堂如斋堂、厢房等生活场所布置在侧轴线,整体建筑以多条轴线展开,既严谨又极富变化。这种布局形式自成院落、小巧灵活,既能够满足各种功能的需求,又能很好地解决道教祭祀空间、道士精修与生活起居问题。此种布局形式以委羽山大有宫最为典型。
    委羽洞号“大有空明之天”,故其洞口道观名“大有宫”。该道观始建于晋代,是浙东道教全真龙门派的祖庭。其占地面积约0.3hm2,建筑占地面积约0.15hm2,整体呈中轴对称模式,是一组布局严谨的宫殿式建筑群。因地形复杂多变,主轴线并未贯穿,而是在灵霄宝殿处进行转折处理,创造出自由多变的空间形态。宫观建筑按照其性质、主次和功能用途,分为神殿、斋堂、道舍和园林4个部分。
    大有宫以宫门、雷公殿、灵霄宝殿为主轴线,东厢房祖师堂和西厢房乐位堂分布于主轴两侧,以此围合成主轴院落空间。主轴西侧又是2个与主体院落相连通的四合院落,建筑整体紧凑连贯、相互陪衬、高低错落、浑然一体。园林部分布置在侧轴院落空间内和宫观外围,因地制宜地将山林、岩石、水体等结合在一起,创造出师法自然的优美园林。灵霄宝殿为中轴线转折之处,五间开面,单檐歇山顶,雕梁画栋,非凡壮观。殿后的三清殿地势增高,与委羽山洞形成第二中轴线,从而形成整体空间的结穴 (图5)。
    2.2  以洞为“天”的“天路历程”式布局
    天路历程是道教名山建设中特有的布局形式,是对昆仑山“由地登天”结构的现实模拟。昆仑山作为仙界的象征,属于“天”的范畴,其脚下的天门“阊阖”为天与地的交界,山麓为“地”的范畴。昆仑山又分为上、中、下3层,依次为下层“樊桐”,亦名“板松”;中层“玄圃”,亦名“间风”;上层“增城”,亦名“天庭”[6]。由“阊阖”登3个层级到达“天庭”即为“由地登天”的完整结构。
    所以,道教洞天福地的建设多数以“朝天”思想为中心,以人、地、天的序列结构层层推进,并历经千百年的不断实践,最终形成了独具道教特色的“天路历程”式布局。其中,以天目山洞(大涤洞)的布局结构最为典型。
    天目山洞的朝天序列始于通真门,一条“神道”穿越九锁山直达大涤洞口处,全程大约20km。在这条漫长的“天路历程”中,集中着5门、10亭、8桥、55楼观祠阁,以及数不胜数的名石和碑刻。通真门是进入大涤山的出入口,也是天与地的交界之处。杭州城至通真门为地势平缓的平原地带,属“地”的范畴,自通真门开始登山至大涤洞,地势自北而南逐渐递升,水自南而北注入南苕溪,此处属于“天”的范畴。
    漫长的干道象征着通达仙境的“天梯”,干道顺着山势和地形又分为2个层级(图6)。
    第一层级起自通真门起,经通仙桥、九锁山门、会仙桥、元同桥至洞霄宫,这一段为曲径通幽的九锁山道。路随山转,山随水分,溪路弯弯,曲径通幽,引人入胜。盘区的山道于各个峰回路转之处建置各类景观小品或名石碑刻,将人引领至玄妙神奇的神仙之境,这一段为通往仙界的过渡之地。
    第二个层级自洞霄宫起,经金仙桥、“天下名山”坊至大涤洞,全长约0.6km。此段地势较陡,山道两侧竹林茂密,浓荫覆地,意境深远幽邃,具有较好的空间效果。山道尽头即为大涤洞,因洞天是仙人所居之处,也是可以通达上天的地方,所以大涤洞成为整个“天路历程”的终结和朝天的高潮。
    如今,大涤洞因淤泥堵塞而无法进入,历史所载的5门、10亭、8桥、55楼观祠阁现大多不存,但是山道、溪流、丛林以及以“洞”为天的“天路历程”式格局却保存完好,道教氛围浓郁。
    2.3  依洞而建的“洞宫一体”式布局
    从宗教的角度来看,山洞对道教来说意义非凡。山岳是真气的凝结,山洞则是整个山岳的灵气出入口,道教认为:“乾坤既辟,清浊肇分,融为江河,结为山岳。或上配辰宿,或下藏洞天,皆大圣上真,主军其事。” 由此可知,洞天福地是真气蕴藉之所,生气充沛,在此修炼效果远胜他处。 
    从景观的角度来看,山洞是道教建筑最原始的表现形式之一。早期道教的宗教活动包括修炼、科仪(道教术语,指道教道场法事)和传经等都在天然洞穴中进行。随着道教的兴盛和世俗化的传播,尤其是统治阶级和高阶士族信道者的加入,原始山洞已经无法满足宗教活动的需要,由此才出现了道教宫观建筑。因此,道教建筑与洞穴具有相同的文化内涵,都有使人通于天地、“反其所生”、回归到“太一”的功能[6];同时道教宫观建筑也是对仙人所居的琼楼玉宇和金台玉阙的现实模拟。
    由此可见,依洞而建的“洞宫一体”式布局将道教建筑与天然洞穴融为一体,是对“上古穴居而野处,后世圣人易之以宫室”的延续。此种布局形式以赤城山洞玉京洞和括苍山洞凝真宫最为典型。
    赤城山洞玉京洞,基址位于洞穴内部。玉京洞宽20余m,深7m,高10余m,洞中央宽阔,两侧渐次收紧,略显湫隘。洞内楼阁始建于北宋,明清后荒废。玉京洞山门面西,上悬“第六洞天匾额”,门帘出自唐代诗人王维的诗句“山中习静观朝槿,松下清斋折露葵”。宫观占地面积700m2,建筑占地面积420m2,东西长约30m,南北宽约8m。其中三清殿、观音殿和一侧厢房均隐于丹崖之中,另有厢房垂直于洞口而建,整体成三面围合一面开敞之势(图7、8)。洞前或悬崖高挂,或峭壁陡坡,视野开阔,天台县秀美风光一览无余,田园村舍历历在目,完美展现道家人与自然和谐共存的人间仙境。
    2.4  背山面水的“风水佳穴”式布局
    洞天福地与道教风水关系极为密切。姜生曾在《论道教的洞穴信仰》一文中指出:“向往返还与天地合一之境,寻觅洞室或利用堪舆术发现‘地穴’,因之设立宫观、御修真羔,冀以回归母体,得道成仙。[7]”修道者们寻找山岳之中的洞天福地用的就是堪舆术。所以,江南洞天福地的景观营造与风水密不可分。
    “背山面水、负阴抱阳”是理想风水模式结构的典型特征,“左青龙、右白虎、前朱雀、后玄武”是“风水佳穴”式布局的标准。对应到具体方位,则是北要有连绵的高山作为屏障(玄武),东西要有高高低低的众山体重重围护(青龙、白虎),南面山脉止落之处要有水脉相依(朱雀),穴场地势平坦,与周围环境相对独立和隔离,周边通过狭小的豁口和走廊与外界相连通,从而形成最佳的风水格局[8]。此种布局形式以桐柏山金庭洞天桐柏宫最为典型。
    桐柏山位于天台县赤城山西北部12km的栖霞乡境内,昔日为天台山道教宫观最为集中的一带,其四周分别是玉女、卧龙、紫霄、莲华、玉泉、翠微、华林、香琳和玉霄9座山峰,道书称此处为“不死之福乡,养真之灵境”。
    桐柏宫前溪水潺流,处于一个小盆地中自成气候,其四周九峰环绕,选址完全符合中国传统风水的“四灵兽式”布局(图9)。桐柏宫整体建筑坐北朝南,北玄武方位有香琳、玉霄二峰与天台山最高峰华顶峰相依;左右两边是2条低岭岗阜的“青龙”“白虎”相围护——左有卧龙峰、华琳峰为“青龙”,蜿诞绵长、气势高昂;右有紫霄峰、翠微峰为“白虎”,俯首静卧、环抱围护;南“朱雀”方位有玉女、玉泉;西北方又有莲华、秀丽奇绝。青龙、白虎前还有一对山,即左剑山、右印岩,象征文武齐全。两岩开阔处为水口,发源于玉霄峰的女梭溪终年流水不断,回绕青龙山脚,流经三口井状深潭,泻为巨瀑,即为桐柏瀑布。东晋文学家孙绰在《游天台山赋》中,提到“理无隐而不彰,启二奇以示兆:赤城霞起而见标,瀑飞流以界道”。
    综上,桐柏宫前有河流合抱,蜿蜒曲折,基址恰处于山水环抱的中央。此种布局不但具备“左青龙、右白虎、前朱雀、后玄武”的风水格局,还达到了“玄武垂头、朱雀翔舞、青龙蜿蜒、白虎驯俯”的整体效果,是典型的仙家格局。

    3  结语
    总而言之,洞天福地虽然最初源于道教神仙思想,但在2 000多年的世俗化发展中,逐渐与道教建筑和宫观相结合而日趋多元。不仅如此,道书中所列之洞天福地,绝不仅限于实体的洞穴或者山体。于道教而言,洞穴只是山岳的一个外在“气口”,由群山所环绕的以洞穴和道教宫观为中心的整个山川环境,才是洞天福地的实际范围。
    所以,以“道教仙境”为立意,以山岳丰富的自然空间内涵及其或藏或露、或隐或显的局部自然空间作为洞天福地和宫观建设的基址,以古人心中的理想景观和理想栖息模式为布局方式,同时结合其他风景资源、气象资源和人文史迹,共同形成了江南洞天福地别具一格的景观形态。

    注:文中图片均由作者绘制。

    参考文献:
    [1] 付其建.试论道教洞天福地理论的形成与发展[D].济南:山东大学,2007.
    [2] 李育富.道教洞天福地之新探[J].乐山师范学院学报,2005,25(10):114-116.
    [3] 俞孔坚.回到土地[M].北京:生活·读书·新知三联书店,2014.
    [4] 俞孔坚.理想景观探源:风水的文化意义[M].上海:商务印书馆,2004.
    [5] 李欣韵.成都代表性道教宫观环境研究初探[D].北京:北京林业大学,2014.
    [6] 周维权.中国名山风景区[M].北京:清华大学出版社,1996.
    [7] 姜生.论道教的洞穴信仰[J].文史哲,2003(5):54-62.
    [8] 李晟.仙境信仰研究[M].成都:巴蜀书社,2010.


    (编辑/李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