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园林
期刊搜索:
  • 当期推荐
  • 期刊检索
  • 目录索引
  • 业界新闻
  • 投稿须知
  • 广告服务
  • 友情链接
  • 联系我们
  • 返回首页
远程稿件处理
期刊杂志

    近年来风景园林行业中的棕地再生:热潮、误区与展望

    关键词:风景园林;棕地再生;期刊;行业奖项;宣言

    Key words:landscape architecture; brownfield regeneration; journal; professional award; declaration

    摘要:近年来,棕地再生项目的数量呈快速增加的趋势,越来越多的风景园林专业人员参与其中。对国内主要的风景园林专业期刊进行统计分析,可以看到,近15年间,关注棕地再生领域的文章数量呈逐年上升的趋势。国内外重要行业奖项中也屡有棕地项目获奖,美国风景园林师协会(ASLA)两大重要奖项的获奖项目中,棕地项目占到近半。然而在这样的热潮下,需要同时警惕2种误区,既不能夸大,也不能诋毁风景园林在棕地再生中的作用,而应遵循科学客观规律。《2016棕地再生与生态修复国际会议宣言》中的6条行动纲领可以作为指引与参考。

    Abstract:The number of brownfields regeneration projects has increased dramatically in recent years, and more and more landscape architecture professionals found themselves involved in them. Based on statistics of articles published by the three key professional journals in China in the past 15 years, it can be observed that the number of articles focused on brownfields regeneration increases steadily every year. Among important professional awards given by CHSLA and ASLA, many were awarded to brownfields projects. Through analyzing the ASLA awards for the past 5 years, it can be found that almost half awards-winning projects are brownfields regeneration efforts. However, under such upsurge, we shall be cautious of two types of dangerous misconceptions that have appeared in the public realm which either exaggeratesor diminishes the role of landscape architecture in relationship to site remediation of brownfields projects. During the 2016 International Conference on Brownfields Regeneration and Ecological Restoration held in Beijing, a declaration was passed unanimously by all attendees in which six principles were written to guide future actions.

    内容:近年来,棕地再生项目在风景园林专业中备受瞩目,多个重要学术会议均设置以棕地为主题的论坛或主题报告,国内主要学术期刊也都先后以棕地修复及相关议题作为主题或专题。随着《土十条》及《污染地块土壤环境管理办法(试行)》等相关政策文件的出台,中国的棕地再生项目呈快速增加趋势,越来越多的风景园林专业人员参与到棕地项目中。然而,棕地毕竟还是一种相对较新、较陌生的项目类型,同时中国的相关法规标准还很不健全,因此在快速爆发的棕地再生实践中也暴露出很多危险的误区,需要引起我们的警惕。在这样的大环境下,风景园林专业在棕地再生过程中有着怎样的前景,应该注重哪些方面,是我们需要不断思考与讨论的重要议题。

    1  热潮:风景园林行业中棕地再生的持续升温
    1.1  国内重要专业期刊发表的棕地相关文章的数量稳步上升
    对《中国园林》①、《风景园林》②和《景观设计学》③这3本国内较具影响力的风景园林专业期刊进行统计分析,可以看到,2001—2015年这15年间,关注棕地再生领域的文章数量总计达105篇,基本呈逐年上升的趋势(图1)。
    《中国园林》有2期以棕地为主题,分别为2013年2月刊“棕地修复”和2015年4月刊“棕地再生”,笔者均协助进行了组稿工作。另有3期主题聚焦于相近领域,包括2008年2月刊“废弃地改造与复建”、2011年8月刊“生态修复”及2012年7月刊“矿业遗产”。
    上述棕地相关文章中,有47篇为项目介绍型,约占总数的44.8%。文章对棕地再生项目的关注角度以景观设计和生态修复为主,此外还有修复技术、棕地管理、工业遗产保护等内容。从项目地来看,逾半数为中国国内的棕地再生实践项目,主要分布在上海、武汉、北京、山东等地。国外项目以美国、澳大利亚、德国和英国的项目为主(图2)。从项目类型来看,工业与基础设施闲置地占到近半,为22个,另有采矿废弃地14个、垃圾填埋场5个、采矿废弃与垃圾填埋混合类型场地2个、其他4个(图3)。关注度较高的项目包括伦敦2012 奥林匹克公园、德国北杜伊斯堡景观公园、美国西雅图煤气厂公园、美国清溪公园“生机景观”、唐山南湖中央生态公园等。
    1.2  国内外代表性行业奖项中棕地项目屡获奖
    研究选取2010—2015年中国风景园林学会(Chinese Society of Landscape Architecture,简称CHSLA)颁发的“优秀园林工程奖”与“优秀风景园林规划设计奖”,以及同时间段美国风景园林师协会(American Society of Landscape Architects,简称ASLA)颁发的“综合设计奖”与“分析规划奖”进行统计分析(表1)。
    统计中将棕地再生项目分为4类,分别为工业与基础设施闲置地、采矿业废弃地、垃圾填埋场和流域综合治理类。其中流域综合治理类主要指项目描述中明确指出流域范围内存在非正规垃圾填埋等污染源,但以水污染治理或水系疏浚为主的项目。
    1)中国风景园林学会行业奖项。
    “优秀园林工程奖”是中国风景园林学会(CHSLA)设立的行业学会荣誉奖,评选对象为中国风景园林学会正式会员单位在我国境内承建并经1年管护期后已交付使用的园林绿化或园林古建工程。每年颁发约200个,2010—2015年共颁发 1 145个优秀园林工程奖,其中,棕地再生项目每年占4%~12%。获奖棕地项目以流域综合治理类为主,占比达91%,而另外3类项目所占比例甚少,可见以土壤污染治理为主要关注点的项目仍屈指可数(表2,图4、5)。
    “优秀风景园林规划设计奖”是中国风景园林学会颁发的另一重要行业奖项,自2011 年起每2年评选一次,至今3届共有285个项目获奖,其中棕地再生类项目所占比例3届分别为11%、6.1%、10.5%,平均为每届9项。规划设计奖获奖的棕地再生项目中,流域综合治理类项目同样占最大比例,达62%,其次为垃圾填埋场类项目(表3,图6、7)。
    2)美国风景园林师协会行业奖项。
    美国风景园林师协会(ASLA)成立于1899年,已有100多年的历史,代表全美50个州和全世界42个国家的从业人员。一年一度的ASLA行业奖是国际上最具影响力的风景园林专业奖项之一,包括综合设计类(General Design Category)、分析规划类(Analysis and Planning Category)、住区设计类(Residential Design Category)、沟通类(Communications Category)、研究类(Research Category)及地标奖(Landmark Award)共6类奖项。基于本次研究的目的,仅选取“综合设计类”和“分析规划类”2类奖项进行统计分析。
    2010—2015年,ASLA共颁发“综合设计类”奖项 61个,其中棕地再生项目27个,占比高达44.3%。该类获奖棕地项目中仅有3个为流域综合治理类项目,而工业与基础设施闲置地类项目占比则高达70%(表4,图8、9)。 同时间段内,ASLA共颁发“分析规划类”奖项51个,其中棕地类项目也约占到33.3%。此类获奖的棕地再生项目中,工业与基础设施闲置地类项目占比同样高达70%(表5,图10、11)。
    可以看出,ASLA所颁发的“综合设计类”与“分析规划类”奖项中,棕地项目所占比例均远高于CHSLA颁发的奖项中棕地项目的比例,并且以工业与基础设施闲置地类型的项目为主体,对环境问题及土壤污染治理问题的关注度也更高。

    2  误区:警惕!
    2.1  误区一:“只要绿了,棕地就干净了,而且可以很快!”
    受棕地场地条件的特殊限制,同时由于开放的景观空间具有造价低、周期短、功能可以动态调整等优势,确实有大量的棕地项目以城市公园作为改造再生的目标用途[1]。然而,我们必须要避免一个误区,那就是:只要在棕地上种上树,有了绿植,棕地就“华丽转身”了,就可以放心使用了,而且这个周期可以很短,甚至时间越短越是“伟大”的成就。
    来看一个极端的例子:2015年8月12日,天津滨海新区塘沽开发区的大爆炸是一个引起全世界关注的惨痛事故,共导致165人死亡。爆炸发生在危险品仓库区域,先后2次爆炸的震级分别相当于3吨TNT和21吨TNT。然而,在爆炸事故发生后还不到一个月的时间内,9月5日,将事故地改造为海港生态公园的概念规划即在网上向公众进行征求意见。姑且不论一个月的时间内能否做出一个纪念逝者、反思惨痛教训的景观设计,单就勘测事故场地的污染分布与成分分析都是非常紧张甚至难以完成的任务。在污染信息缺失的情况下,400余位市民反馈的意见主要集中在“配套设施规划建设、海滨大道两侧交通联系、海滨大道噪声影响”等方面[2],竟然没有关于危险品仓库爆炸后污染情况的质疑,更没有对公园方案中是如何进行污染治理的询问。这着实令人心忧。     
    美国哈佛大学景观学系前系主任瓦尔德海姆(Charles Waldheim)曾经指出,在当代风景园林实践中,景观系统以其显著的矫正性功效被作为“一种治愈工业时代创伤的药膏”[3]。然而,我们绝不能把景观作为简单粗暴处理棕地问题的“绿色膏药”。并不是有“棕色伤疤”的地方都可以快速地用挂着“生态”标签的“绿色膏药”一贴,就万事大吉了。棕地再生的景观项目在前期场地分析与踏勘阶段的工作比一般性场地要复杂得多,设计过程中也要求与环境工程专业的场地修复工作密切配合,项目周期需要遵循科学客观规律。风景园林师能够也应该在棕地再生的过程中发挥更大的作用,但同时要避免在开拓市场的压力下弱化将棕地改造为公园的复杂度与难度。无论在风景园林专业内部,还是面向作为甲方的政府、开发商及普通公众,都要警惕这种错误认识的蔓延。
    2.2  误区二:“原定的商业开发改成了生态修复公园,污染物质并没有消除。”
    我们要避免对棕地再生景观项目复杂性与难度的认识不足,与此同时,也要警惕另外一种错误倾向,那就是:认为改造为景观用途是不能很好地解决场地的污染治理问题的。
    另一个举国关注的事件同样引人深思。常州外国语学校自从2015年搬迁至新址以来,就一直处于争议与风波之中。有400余名学生出现皮炎、湿疹、支气管炎、血液指标异常、白细胞减少等异常症状,个别人还被查出患了淋巴癌、白血病等恶性疾病。问题聚焦于与学校新址仅一路之隔的一块空旷“毒地”,经查这块地曾经为常隆化工等3家农药化工厂的所在地。据报道,该地块的土壤与地下水中均检测出以氯苯、四氯化碳等有机污染物为主的污染物质,而且超标倍数惊人。这里要着重讨论的是事件爆发以后,各大公共媒体对导致如此严重后果原因的分析,基本包括以下几点:第一,学校新址与污染场地距离过近,不符合国家规定;第二,建校时违反环评报告规定,使用了地下水;第三,开挖土壤造成有机物挥发,污染传播更快;第四,“原定的修复方案由土壤开挖变成了用黏土覆盖,原定的商业广场用途也被改成了生态休闲公园。对于这样的土壤修复,有专家认为,污染物质并没有消除,它在地底下早晚还是一颗生态炸弹”[4]。
    最后一条原因需要引起特别关注与警惕。土壤修复的方式与技术本来就是多样的,可以外运处置,但其实更鼓励在原场地处置,以减少二次污染的风险。环境保护部颁布并将于2017年7月施行的《污染地块土壤环境管理办法(试行)》中明确提出:“治理与修复工程原则上应当在原址进行。”场地修复的目标也已过了将污染“彻底消除”的阶段,目前国际上较为通用的是基于风险评价的场地修复,即将对环境及人体造成的风险控制在安全范围之内作为污染治理的目标。早期“全部彻底”消除场地污染的方式,由于在资金、周期及技术方面的巨大压力反而导致众多棕地迟迟无法被治理改造。原因中把“原定的商业广场用途也被改成了生态休闲公园”列入其中,更是误导,似乎暗示生态休闲公园在污染治理上有短板。然而,事实是,无论最终改造的目标用途为何,只要采取科学合理的污染治理方法,场地的污染治理都是可以达到预期目标的。

    3  展望:行动纲领
    《中国园林》2013年2月刊的主题为“棕地修复”,已故主编王绍增教授在主编心语中写道:“我猛然感悟到这(‘棕地修复’)是我们学科20世纪最重要的贡献……若干年后,棕地修复可能是风景园林行业最主要的工作。”哈佛大学瓦尔德海姆教授在任系主任期间也曾对笔者表示,他认为哈佛大学设计学院的景观设计课都应该选取棕地作为课题对象,因为我们已经不应该再教学生在需要受到保护的绿地上进行建设了。面对需求如此迫切的棕地再生类项目,目前国内外有哪些前沿的学术思考与成功实践,我们又应该在未来的行动中特别注重哪些方面呢?
    2016年9月10—11日,“2016棕地再生与生态修复国际会议”在清华大学举行,会议主题为“棕地再生与健康城市”。此次大会由清华大学建筑学院、美国哈佛大学设计学院技术与环境中心、环境保护部对外合作中心联合组织,清华大学建筑学院景观学系承办,是清华大学建筑学院70周年院庆的重要系列学术活动之一。会议设置了5个论坛,主题包括政策法规、合作共赢、设计与技术之间、生态修复、国际经验与交流。来自美国、英国、德国、以色列及中国的24位嘉宾进行了精彩的学术报告,并同与会的250余位参会代表就棕地再生领域的政策、实践及理论问题进行了热烈的交流与讨论。环境保护部与住房和城乡建设部等部委的相关领导在开幕式上致辞,参会嘉宾及人员包括风景园林、环境工程、矿业修复等多专业、多领域的专业人士。同期举行的北京首钢棕地再生工作营中,来自美国、西班牙、中国的近60名学生在三国老师的指导下进行了联合设计,并在大会上进行了成果汇报。
    可以说,此次大会是棕地再生领域内,继美国哈佛大学设计学院的2次重要国际会议——1998年会议“制造场地,一个关注当代实践中场地技术的景观会议”和2001年会议“棕地灰水:修复过程与设计实践”——之后的又一重大学术会议,也是中国风景园林行业内第一次以棕地再生为主要议题,多领域、多专业共同参与的国际会议。
    在大会的最后,由国际风景园林师联合会(IFLA)现任主席穆尔(Kathryn Moore)教授倡议,由笔者与美国哈佛大学设计学院柯克伍德(Niall Kirkwood)教授共同商讨,由笔者执笔的《2016棕地再生与生态修复国际会议宣言》在闭幕式中被宣读,全体与会者鼓掌通过。宣言中提出了6条核心的行动纲领,希望可以为棕地再生领域中的学者与实践人员提供指引和参考:
    1)深入详细调研中国棕地现状,摸清棕地分布与污染程度,构建全面、公开的基础数据库;
    2)汇棕地再生过程中所有相关部门之力,多学科共同协力合作;
    3)以长远目光进行远期计划,保证足够的棕地修复时间;
    4)采取区域和整体的方法,在宏观背景下探讨与构建棕地再开发的未来;
    5)通过教育与实践提高公众对棕地风险及其再生潜力的认知,确保再生过程中公众的充分参与;
    6)反思并促进教学方法与课程设置更新,使之符合并进一步引领应对棕地再生挑战所需的新知识。

    注:文中图片均由作者提供。
    致谢:感谢付泉川、张琳琳、卓百会在基础资料收集整理方面所做的辛勤工作。

    附:《2016棕地再生与生态修复国际会议宣言》英文原文

    A Declaration

    On May 28th, 2016, the Soil Pollution Prevention Action Plan was announced by the State Council of China, a benchmark of soil remediation effort in China, aiming at achieving a high safe development rate by 2030.
    On Aug. 26th, 2016, the blueprint, called "Healthy China 2030", was passed by the CPC Central Committee, aiming to build a healthy China in the next 15 years. 
    On Sep. 10th—11th, 2016, the 2016 International Conference on Brownfields Regeneration and Ecological Restoration was held at Tsinghua University in Beijing, China. The theme of the conference was Brownfields Regeneration and Healthy Cities. In support of the above mentioned significant policy move, the conference declares on behalf of current and future citizens that the Central Government of the People's Republic of China:
    1, support a detailed survey of the current brownfield situation in China, including distribution and contamination extent etc., and construct a thorough public database.
    2, involve all related sectors and adopt a multi-disciplinary approach for brownfields regeneration process.
    3, take a long-term view providing enough time for proper remediation process of brownfield sites.
    4, ensure a regional and holistic approach which examines and envisions the future of brownfield sites' redevelopment in the larger context.
    5, raise public awareness on the risk of brownfield sites, as well as opportunities offered during the regeneration process, through educational events and actions, and ensure public participation through the regeneration process.
    6, revisit and facilitate revisions of academic pedagogy and curriculum setup to be in line with and advance required new knowledge associated with brownfields regeneration challenges.

    Sep. 11th, 2016

    参考文献:
    [1] 郑晓笛.棕地再生的风景园林学探索:以“棕色土方”联结污染治理与风景园林设计[J].中国园林,2015(4):10-15.
    [2] 霍艳华.海港生态公园概念方案出台 向市民征求意见[EB/OL].[2015].北方网:http://news.enorth.com.cn/system/2015/09/04/030489471.shtml.
    [3] Waldheim C. Landscape as Urbanism[M]//Waldheimc C. The Landscape Urbanism Reader. New York: Princeton Architectural Press, 2006: 36-53.
    [4] 学校搬新址,五百学生身体不适[EB/OL].北京晨报网:http://bjcb.morningpost.com.cn/html/2016-04/18/content_395313.htm.



    (编辑/李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