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园林
期刊搜索:
  • 当期推荐
  • 期刊检索
  • 目录索引
  • 业界新闻
  • 投稿须知
  • 广告服务
  • 友情链接
  • 联系我们
  • 返回首页
远程稿件处理
期刊杂志

    中国棕

    关键词:风景园林;预期设计;棕地;中国棕;景观改造;场地修复;后工业用地

    Key words:landscape architecture; anticipatory design; brownfield; China brown; landscape reclamation; site remediation; post-industrial land

    摘要:考虑到废弃的前工业用地的经济复苏和环境更新,需要探索和开发新的研究工程和预期设计模式。对环境受损场地的认知,是与创新性再利用设计和前瞻性景观统筹考虑的。在对棕地进行概述后,提出了一个更广泛的概念——“中国棕”。该假说认为整个国家乃至整个地球(全球棕)在其前工业时代、工业时代和后工业时代都是一个包括了农业和农村环境的棕地。关于什么是污染和非污染、干净和不干净、居住和非居住的问题,以及方法与政策的含义和预期景观设计的作用,均可以进行讨论和批判。最后,针对在接下来的几年里中国的国家景观应该如何结合中国的深厚历史和广阔地理提出看法。

    Abstract:The abandonment of former industrial lands (brownfields), and their consideration as sites of economic recovery and environmental regeneration has resulted in new modes of research engineering and anticipatory design inquiry to be explored and developed. Perceptions towards these environmentally compromised sites are discussed alongside design speculations for the creative and legible reuse and forward-looking integration of these vital landscapes. Following a general overview to the brownfield subject a broader concept of looking at these sites is proposed titled "China Brown". This hypothesizes that the entire country and indeed the entire planet (Global Brown) in its current conditions of pre, present and post industrialization is a brownfield including agricultural and rural environments. The implications of this for the issues, approaches and policies governing what is polluted and non-polluted, clean and not clean, inhabitable and habitable and the role of anticipatory landscape design are opened up for discussion and critique. Finally speculations are offered as to how this aspect of the national landscape may evolve in China in the coming years as a reflection of the ability to think within the broad sweep of Chinese history and geography at the large scale.

    内容:1  简介
    “中国棕”是由“中国”和“棕地”2个词组成的合成词,其中,“棕地”是指土壤和地下水存在污染或潜在污染的土地或场地,它们在将来的再开发或再利用中有可能受到歧视(图1)。“中国棕”是我从自己的研究中提出的,在哈佛的实践课程(编号6323)中,我首次使用了该词。
    这也是我为本次会议①提出的假说,该假说有关于在中国我们所接触的棕地以及工业化和后工业化的土地、河流和河渠等。其建立在我以往的研究之上,包括(在西方的)私人或公共的、独立场地上的或区域背景下开展的“碎片化”的棕地再生工作。“碎片化”是指从一个又一个国家、一个又一个环境机构、一个又一个法律系统、一个又一个项目和一个又一个场地的角度来看待这些工作。考虑到中国广袤的土地、人口、资源,未来人口的增长及流动、规划中的城市扩张及现代化,基础设施及社区建设,中国棕地的未来需要更为广阔的视野。我希望这个假说最后可以扩展为涵盖更加全面的全球性棕地问题——“全球棕”,即将地球本身看作一个棕地,包括所有的大洲、土地、海洋和空气。我并不认为这是一种悲观的观点,相反它是乐观和可预期的,是我们对短期或长期使用土地的规划设计的投影,同时,它也超越了土地污染或无污染的范畴,提供了更全面的看待棕地的角度。

    2  全球背景
    我曾在以前的出版物①中指出,在全球范围的棕地问题上,联合国的数据②显示,全球325亿亩(约21.7亿hm2)土地的32.2%是曾建设过的用地、废弃地、道路和贫瘠地。即使你保守地认为这32.2%的土地中只有1%是被污染的废弃地,其总量也超过1亿亩(约666.7万hm2)了。这对于界定国际范围的潜在棕地非常有用,它将建设在农业用地上的土地分离了出来。随着空气污染、海洋污染与酸度变化、杀虫剂的持续使用以及制造污染的农耕方式,我更加确信,包括所有大洲和国家在内的地球可被看作是一个棕地。“中国棕”是“全球棕”的一部分,这在表面上看起来是矛盾的。我们知道,地球上有一些“原始美”的区域,荒野山区、热带雨林、北极地区、广阔的沙漠以及缺乏人类聚居和后续产业的地方。现在的棕地以国家、区域、独立项目的分类方式出现,为了提供新的视角,全球棕和中国棕的假说以更全面的方式去考虑风险、土地再利用和景观问题。
    在道德层面上,认为清洁的场地更有优越性,这是值得质疑的。本来,21世纪上半叶,政府和从事建筑环境规范、规划和设计的机构的核心任务即是通过一系列明确的步骤来解决20世纪工业化的遗留问题。中国棕的假说提出了一个我们如何在现有棕地环境中工作的新模式,也提出了一个关于现实中复杂的自然和人工系统的新的关注度。
    工业生产生活结束后,取而代之的是暂时的废弃,包括中国在内的大部分工业化国家中,存在着许多未知的受污染的土地。对大多城市与社区来说,由于过去的工业生产,那些受污染的土地已出现物理退化、环境干扰和化学污染问题。关注环境问题的一种现有形式是关注棕地的回收与再利用。对于那些参与塑造城市环境的人来说,特别是风景园林师、规划师和管理者,这种方式是将棕地从污染废弃地转变为城市绿地、从价值受损的土地转变为城市空间的重要动力。
    在许多国家,棕地的存在仍饱受争议,它们被视为国家景观中极具争议的部分,在工业化进程结束很长时间后,棕地仍与重工业化的副产品(空置的建筑物、运河、铁路和废料场的基础设施、有毒的土壤沉积物和地下水)有关系。
    在21世纪,任何国家的棕地都是可以补救的,而且也很重要和必要。棕地是国家的一部分,对塑造国家景观十分重要。我提出用“中国棕”来代替中小尺度衡量棕地的模式是为了将整个大陆看作一个巨大的棕地。这提供了一个更广阔的视角,去探索解决棕地问题的最有效、最经济、最具创造性的方法,而不是仅仅为了去看一下从以前的工业活动、废弃物和修复触发机制中得到的污染源名单。

    3  定义
    当代棕地再生和废弃地再利用的主题已经表现出了独特的魅力,但这一主题作用在城市、社区、建筑、基础设施和开放空间上的影响力并未将它的魅力充分地展现出来。其遍布于景观、城市设计与城市土地更新中的影响力仍充满着神秘色彩。全球各个国家对棕地的定义存在着显著差异。美国2002年1月③最新签署的联邦法案将其定义为“棕地是一些不动产,这些不动产因为现实的或潜在的有害和危险物的污染而影响到它们的扩展、振兴和重新利用”。在英国,棕地是一个规划术语,指“任何曾经承载过人类开发活动的土地”,这表明国家中绝大部分土地都与棕地有关。在德国最新的棕地立法中,棕地定义则以经济规划与环境公正作为来源。在欧洲,棕地泛指自第一次工业革命以来,无论污染与否的未经利用的城市区域。尽管大部分与棕地相关的工作都集中在欧洲和北美,中国目前也正在制定与棕地相关的法律。

    4  中国棕地管理
    中国没有专门的部门管理土地修复和棕地再开发。环境保护部门负责环境方面的问题,农业部门关注农业用地和农产品安全问题,国土资源部门管理土地分配、规划和功能分区;它们都负责管理棕地问题的一部分,但没有一个单独的部门明确而具体地负责棕地相关事务。
    中国棕地缺乏信息公开和公众参与。市民有权知道他们所居住的土地的信息,但事实上在中国却缺乏这样的途径去了解这些场地的信息和科学数据,例如棕地的分布、污染类型、污染浓度和程度、治理情况和修复情况等。中国的土地污染数据库尚未建立,相关机构也缺乏足够的信息公开制度和配套机制。
    相关立法和管理的不足使得棕地修复的责任不明确。谁应该负责清理和修复土地?在中国,大多数城市区域的棕地以前属于国有企业,而有些企业缺乏经济资源,没有能力负担清理和修复的费用。而直接将修复的责任移交给新的土地所有者或将来的私人开发商也是不公平的,它们会将这些费用以更高房价的形式转移给消费者。因此,中国可能需要在未来几年内建立一个有协议支持的国家修复和未来清理基金。
    工业化进程和环境改造之间的关系涉及国家的地理、文化和法律制度,全球范围内对棕地的共同关注也在逐渐增加。在未来的几十年里,联邦、州、地方政府和私人工业等每年都将投入大量资源和资金来清理污染场地,这将牵涉到许多问题。
    ·这些棕地如何塑造国家景观?当前与未来的社区、城市、区域或整个国家景观本身能否被看作是一块棕地?
    ·国家棕地景观结构将会如何改变场地所需的科学和美学知识?
    ·废弃的矿区、滨水区或城市工厂的个别景观的再开发会产生怎样的影响?
    ·21世纪的人们又如何感知并与自然人工的世界互动?
    一些设计师将棕地和棕地上的建筑物视为潜在的令人怀念的美丽遗址和工业遗迹。正如温德尔·贝里(Wendell Berry)所说:“任何很难识别场地中易于识别的事物,如道路、建筑和废弃铁路的人都不能认知场地的抽象性。这些场地的力量是特别清晰的,甚至是有些可怕的。这种清晰度是人类生产的方式、产品和结果。其中一些结果是抽象的或与我们之前看到的东西不一样,那是因为没有人预见或关心它们有可能是什么样的。它们是没有想象力、没有感情的工作结果。①”中国棕地的再开发和有关法律法规的制定是必要的,但这并非问题的关键;关键是如何去实施这项工作。地下水和土壤是最主要的污染介质,此外也发现了大量的其他污染物,如污染沉积物、污染羽、地下储水、垃圾渗滤液和废渣。最重要的并非这些污染物的位置和类型,而是它们在人类和自然环境中的暴露途径。

    5  棕地作为历史
    场地分类,与其说预示着水陆物理表面的变化或是土地简单地回归到生产性的使用功能,不如说这标志着国家与政府认识到必须要积极面对这些区域,这具有深远的意义。争议性来源于, 20世纪末景观的一部分,在停止高度工业化后,仍与其副产品、废弃物、土壤及地下水息息相关。无论如何,棕地并非近期的现象或当下发展进程导致的结果。在19世纪晚期,沿着底特律、匹兹堡、芝加哥和费城的市中心,那些为城市创造财富的工厂日夜运作的同时也创造了——熟铁、纺织品、钢材与火车,导致了今天那些颓废的、未充分利用的和有毒的场地的形成。
    然而在风景园林学中,很早就存在着以公众健康和卫生运动为名的成功尝试。最具有意义的当属奥姆斯特德在波士顿为解决污染水路、卫生工程、开放空间和城市规划等问题而做出的努力。在1878年的翡翠项链项目中②,一条蜿蜒的绿道串联了查尔斯河流域上的废弃地廊道,进而连接到了查尔斯河。这一项目完全在那些荒废的土地、分级的河岸、水道与小路中进行建设,最终的场地设计反映了当时的品位与审美——通过改变森林自然开放空间质量以及整合解决公共健康、水域工程和市民便利设施的方法,对过于拥挤的市中心进行修整。今天,废弃的工业场地变成了城市肌理中可以用来创造新的开放空间和公园的最后区域。在工业时代,大量的人选择生活在开放空间很少的城市中,只因为在城市里能够找到工作。缺乏高质量的开放空间,甚至在今天仍是一个问题,其迫使许多人再次离开城市。工业搬离与棕地留存,为城市居住质量的提升创造了机遇,从这方面来说,高质量开放空间的提升与建设经济的新居所或工作场所同等重要。建设在棕地中的公园景观反过来将变成重要的空间,为城市日常生活、重要节庆活动所用。

    6  关于未来的预测
    许多地区、大城市、工业城镇以及农村社区都是建成社会结构的一部分。废弃的火车站、荒废的煤气厂、不再利用的工厂、枯竭或封场的垃圾填埋场以及其他类型的棕地经常毗邻人口中心,成为未来开发的有利位置。此外,由于这些场地的经济、社会、文化、生态以及其他潜在价值逐渐被充分认识,新项目或用途开始被提议,重新开发的计划开始起草,人们开始寻求清除这些废弃场地污染的方法,将其再次转化为潜在的生产用地。这是一种新旧并存的活动,并且已经为全世界各个地区的监管机构、设计师、开发者、工程师、律师及规划师所关注。将其看作一种古老的活动,是因为很久以来土地循环开发利用的过程就存在;将其看作一种新的活动,是因为今天这些场地涉及污染物的相对数量及其属性、时间因素以及因此引发的场地修复技术、跨学科设计策略或创造性项目的需求。此外,这些场地会比以往任何时候牵涉到更多的利益相关者以及其他相关利益团体。反过来,对于场地的未来,这些原因也造成了一些有争议性的辩论,并且也导致开发或保护、生态或商业、城市或社区、艺术或经济、私人或公共之间形成了分歧。在争论之中,棕地的角色以及棕地在塑造和构建未来城市和社区景观的作用才是最重要的。以下的案例表明风景园林学领域在这项持久的工作中的重要性。
    1)案例介绍——植物花园项目,2016河北唐山世界园艺博览会,中国(图2)。
    位于中国北部的河北省唐山市是一个重工业城市,距北京约3个小时车程,这里遗留了许多前工业废弃地。除此之外,该城市也因一系列与1976年大地震相关的事件而为世人所知。当时的地震破坏了城市的大部分地区,因此,唐山有着富有前瞻性的重建和重新利用城市土地的历史,如同凤凰涅槃一般,这些工作为当地居民提供了大量的城市空间。2016年在唐山举办的世界园艺博览会的主题便是“城市与自然·凤凰涅槃”,这次会议利用了棕地和垃圾填埋场再生后所形成的场地,建立了一条宽阔的林荫大道,并且设计安排了园艺示范、疏林草地以及户外娱乐设施等。这个题为“植物花园:一处新的伊甸园——基于植物作用和力量的污染城市用地更新:科学、园艺以及为人、自然和美的设计”的项目,由笔者及北京林业大学刘晓明教授团队合作完成。
    设计师在这个项目的设计中利用了大量的现状元素,如混凝土板和地表土,这表明我们对场地恢复保持乐观的态度。在利用大量植物种类的基础上,场地的修复中运用了一系列的种植类型学策略,其包括:种植稳定垫层,地下水迁徙保护树木,拦截树篱,降解性的丛林、树篱及小型提取地块。
    2)材料和场地元素。
    除了利用类型学组织处理不同类型污染物的植栽外,场地上其他的主要材料还包括可回收的混凝土、从其他地方运来的土壤以及架空在建成地面上的不锈钢金属步道。修复场地的土壤、地下水以及地表亚层的污染非常必要。一些修复植栽被种植在花园之中,这些植栽可以提取、隔离以及消除土壤或地下水中常见的污染物。植栽既带来视觉感染和美学享受,也提升了这些被污染的城市土地的品质,并可充当污染地区和非污染地区的边界。
    该植物花园彰显了植栽在减少、隔离或消除土壤和地下水中污染物方面的力量和作用。花园的参观者可以步行通过一系列聚焦于主要污染物的房间并欣赏园艺植物,这些植被因其具有的“特殊属性”使得它们可以转化这些受污染的城市用地,并为土地规划和社区关系提供可持续的发展策略。它们还能够为存在潜在污染风险的未污染场地提供缓冲作用,制造可再生的生物能源燃料并且积极保护粮食作物的安全,从而帮助城市、村镇和地区内的所有居民创造富有成效的安全环境。植物花园包括5个部分:一处为参观者提供的高于地面的步行主道、各种类型的种植地块、一条用以将植物花园与博览会节庆活动隔开的暴雨水渠以及一个被用作植被示范、讲解、表演的平台。该项目不仅是此次世界园艺博览会的一部分,也扮演着转化、再生城市中心用地的角色。因此,其遵循了可持续发展的原则,例如废弃场地资源的再利用、利用自然材料创造没有风险的洁净场地等。目前的混凝土板和土壤将来会被转化为人行道材料以循环利用。现存的场地周边的庭荫树会被保留以标志场地的边界。
    “林荫道”是穿越花园、连接西北和东南的主要人行步道,即一条架空的钢支架结构,结构上部是人行表面,下部脱离地面以创造连续性景观。“林荫道”用以形成主要结构以组织流线,并可以在其上观看植物,使参观者可以轻松地到达花园的任何地方。在外围交通系统的末端,有2处横跨洼地的桥梁,用以连接“林荫道”。林荫道的两侧共有11个植物治理地块,这些形成了花园的主体部分。每个地块都展示了精心挑选的植栽,这些植栽被用来帮助受污染土壤和地下水的再生。林荫道西侧的6个地块用来治理有机污染物,而东侧的5个地块用来处理非有机污染物。根据地形类型以及土壤属性,这些地块具有不同的植物群落,以达到不同的功能效果。场地上方有一处木质栈桥用以连接林荫道,参观者可由此近距离地观赏这些植被并了解其特质。
    洼地分布在花园的东和北2个边界,并以2块矩形的蓄水池结束。洼地的两侧和底部覆盖了从之前场地中发现的被打碎了的混凝土块。在这些粗糙的地表下,野甘菊、罂粟以及矢车菊的种子被随机地播撒在这些孔洞之中,用来模拟废墟下土壤的真实状态,同时也展示出生态恢复及其未来生长的真实场景。在春、夏和秋3个季节里,植物群落将会长满洼地和水池,到处会变得缤彩夺目、野性盎然。

    7  结语——“在海洋中思考”
    话题回归到中国棕地景观的相关问题上,中国悠久的历史和辽阔的国土可作为风景园林学面对水陆棕地再生时,进行规划和设计的理念源泉,这注定了中国棕地在未来棕地领域的重要性。从古时候起,中国就涉及恢宏的地理地貌、丰富的环境资源与民族的融合。正如《中国科学技术史》①的作者约瑟夫·尼达姆(Joseph Needham)形容的:“雄心勃勃的能力——在海洋中思考。” 
    景观媒介,不论是植物、土壤还是水体,都被神奇地认为是“自然的”,因而自认为处于“真理”的道德地位,以致使其处在与棕地真实的土地条件和需求相反的关系中。甚至是对这些棕地最粗浅的分析都揭示了重建的表面和系统。实际上,风景园林师工作的场地变成了一种修辞的产物——小说。在这里,通过呼吁“自然”或“绿色”而被分配给政府决策与设计的道德优越感需要被质疑,而整个全球都可被看作棕地。
    21世纪的国家、政府和从事建成环境的规划设计的人员的核心工作,不仅仅包括处理在过去的世纪中以碎片化的场地与景观呈现的工业遗产个体,还包括了将整个大陆当作具有不同功能使用强度的一处棕地来进行全局思考。因此风景园林师及重塑中国自然与城市环境的其他相关参与者,在独特的地理位置中,将如何来重译棕地的代表呢?是使其表现为自然的、工业的还是文化的呢?以我所见,应当摒弃陈腐的说教,敏锐地将世界看作一个整体的棕地,他们可以从过去污染场地的再生模型中吸取经验,以创造一个全新的具有挑战性并独出心裁的方式,用以处理国际化的中国棕地景观。这暗示着一种具有挑战性的全新范式,其有关我们各国如何在当代棕地环境中工作,有关一种对现实中复杂的整体系统的全新关注。这就是“在海洋中思考”——跨越怀旧之情探索难以置信的可能存在的原始,以敏锐眼光摒弃对场地真实条件的轻视。

    注:本文最初收录于《2016棕地再生与生态修复国际会议论文集》(电子版),在原稿基础上修改而成。

    参考文献:
    [1] American Bar Association. Brownfields Redevelopment: Making Brownfields Transactions Work: A Key to Urban Revitalization and Environmental Stewardship[EB/OL]. [1997]. www.abanet.org/rppt/.
    [2] Davis, Todd S, Margolis K D. Brownfields: A Comprehensive Guide to Redeveloping Contaminated Property[M/OL]. www.abanet.org/rppt/.
    [3] Diamond, Henry L, Noonan P F. Land Use in America: The Report of the Sustainable Use of Land Project[M/OL]. Washington, D.C.: Island Press, 1996. www.islandpress.org/books/Detail.tpl?cart=31163119561424&SKU=1-55963-464-2.
    [4] Geltman, Elizabeth. Recycling land: Understanding the Legal Landscape of Brownfield Development[M].  Ann Arbor, University of Michigan Press, 2000.
    [5] Geltman, Elizabeth G. A Complete Guide to Environmental Audits[M/OL]. American Bar Association, 1997. www.abanet.org/rppt/.
    [6] Gerrard, Michael B. Brownfields Law and Practice: The Cleanup and Redevelopment of Contaminated Land[M/OL]. New York: LEXIS Publishing, 1999. www.bender.com/bender/open/Webdriver?MIval=chan&channelID=environ.
    [7] Kemmis, Daniel. Community and the Politics of Place[M/OL]. London: University of Oklahoma Press, 1990. www.oupress.com/bookdetail.asp?isbn=0-8061-2477-6.
    [8] Kirkwood, Niall. Manufactured Sites: Rethinking the Post-Industrial Landscape[M]. London: Spon Press, 2001.
    [9] Kirkwood, Niall G, Justin B. Hollander and Julia L. Gold. Principles of Brownfield Regeneration: Cleaup, Design and Reuse of Derelict Land[M]. Washington DC: Island Press, 2010 .
    [10] Russ, Thomas. Redeveloping Brownfields: landscape architects, planners, developers[Z]. New York:  McGraw Hill, 2000.
    [11] Simons, Robert A. Turning Brownfields Into Greenbacks: Developing and Financing Environmentally Contaminated Urban Real Estate[M/OL]. Washington, D.C. Urban Land Institute, 1998. www.uli.org.
    [12] Van Horn, Carl, et al. Turning Brownfields into Jobfields: A Handbook for Practitioners and Citizens on Making Brownfields Development Work. John J. Heldrich Center for Workforce Development. December 1999[EB/OL]. www.heldrich.rutgers.edu.


    (编辑/李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