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园林
期刊搜索:
  • 当期推荐
  • 期刊检索
  • 目录索引
  • 业界新闻
  • 投稿须知
  • 广告服务
  • 友情链接
  • 关于我们
  • 返回首页
远程稿件处理
期刊杂志

    中国荒野研究框架与关键课题

    关键词:风景园林;荒野;中国荒野;研究框架;荒野保护地;自然保护地体系

    Key words:landscape architecture; wilderness; Chinese wilderness; research framework; wilderness protected area; protected area system

    摘要:世界荒野保护运动正在稳健发展,在国家层面,已有48个国家通过法律认定荒野保护地;在国际层面,世界自然保护联盟和世界荒野大会促进形成了荒野保护的全球合力,并呼唤中国参与。在分析世界荒野保护运动发展概况后,梳理荒野的经典定义,进一步从荒野观念、荒野地、荒野保护地3个维度阐释荒野概念。在概念阐释的基础上,分析国内荒野研究与保护实践中存在的问题。进而提出中国荒野研究框架,阐述中国荒野研究的对象、范畴、主题、参与学科、目标,并提出中国荒野研究的10项关键课题。 关 键 词:风景园林;荒野;中国荒野;研究框架;荒野保护地;自然保护地体系

    Abstract:The International Wilderness Movement is steadily developing. At the national level, forty-eight countries have wilderness areas established via assigning them into legislative designations of IUCN protected area management category 1b sites. At the international level, tremendous effects from IUCN and WWC have contributed to the global cohesion of the wilderness protection, calling for China's participation. On the basis of analyzing the international background, the terminology wilderness is explored in depth, and the concepts of wilderness is explained in three dimensions including wilderness idea, wilderness areas and wilderness protected areas. Based on the interpretation of the wilderness concept, domestic concerns in research of the wilderness and wilderness protection are discussed. As a result, a research framework of Chinese wilderness will be developed including objects, domains, themes, related disciplines, and goals in the research process. In particular, ten key issues in Chinese wilderness research are put forward.

    内容:1  国际背景:世界荒野保护运动稳健发展
    荒野(wilderness)①一直是自然保护地(protected area)和国家公园领域的核心问题。荒野保护的概念最早源自美国,随后其理念传播至许多其他国家。随着世界范围内对荒野价值认知的逐渐增强,国际荒野保护运动(wilderness movement)正在稳健发展——在国家层面,多个国家通过法律认定荒野保护地,或在自然保护地中建立荒野分区;在国际层面,许多重要的国际环保组织呼吁荒野保护,其中世界自然保护联盟(IUCN)和世界荒野大会(World Wilderness Congress,WWC)对荒野保护的推动,促进形成了荒野保护的全球合力。荒野保护和管理正在得到各方关注,并且在未来会变得更加重要。
    1.1  多个国家通过法律认定荒野保护地
    通过立法来保护荒野的理念最早源自美国。在经历了从敌视和征服荒野向珍爱与保护荒野的转变后,1964年美国国会通过了《荒野法》,这部法律成为全球第一个关于荒野保护的国家法律,并建立起美国国家荒野保护体系(National Wilderness Preservation System)[1-4]。
    在此之后,荒野保护的理念向全球扩展。世界上多个国家通过法律或者行政手段认定了荒野保护地,旨在加强和完善荒野地的保护和管理。根据IUCN最新统计,包括美国、加拿大、澳大利亚、新西兰、丹麦、芬兰、挪威、斯里兰卡、印度、日本在内的48个国家②通过法律认定了IUCN-1b类保护地(即荒野保护地),并且不与其他IUCN保护地类型重叠[5],世界范围内共有2 992个陆域或海洋荒野地注册认定为IUCN-1b类保护地[6]。除此之外,还有包括巴西、德国、意大利、北爱尔兰、俄罗斯联邦、南非在内的22个国家①通过行政手段建立了荒野区或自然保护地中的荒野分区。可以看到,荒野保护已经从西方概念扩展为全球议题,在国家层面开展荒野保护地认定逐渐成为国际趋势。
    1.2  世界自然保护联盟推动荒野保护
    IUCN在推动各国认定荒野保护地的过程中发挥了重要作用。荒野在IUCN保护地分类体系中的认知经历了一个过程,最初在1962年IUCN发布的保护地分类中并没有荒野保护地,经过多个组织机构的呼吁和世界荒野大会的持续倡议,IUCN于1994年在《保护地管理分类指南》[7]中首次采用了荒野这个术语[8-9],这意味着荒野保护地作为一种独立的自然保护地类型得到国际认可,在国际荒野保护运动中具有里程碑式的意义。
    IUCN于2016年底发布了第25本“自然保护地最佳实践系列指南”,主题为《荒野保护地:IUCN-1b类自然保护地管理指南》(Wilderness Protected Areas: Management guidelines for IUCN Category 1b protected areas),这是国际上第一本有关荒野保护地的管理指南。该指南强调,荒野认定与管理对现在和未来的所有人都是有好处的,为后代保护荒野是我们的责任。该指南详细阐述了荒野管理原则、管理议题和管理工具等内容,旨在促进荒野保护与管理质量的提升。
    1.3  世界荒野大会促成荒野保护的全球合力
    在国际荒野保护运动中,世界荒野大会起到了重要的引领和推动作用。世界荒野大会是全球荒野基金会(WILD Foundation,成立于1974年)的旗舰项目,是国际上运行时间最长、公众参与最广泛的环保项目之一。世界荒野大会自1977年发起以来,每3~5年举办一次,至今已成功举办了10届②,举办时间和地点如图1所示。
    历届世界荒野大会为普及荒野概念、共享荒野相关信息、分享荒野管理相关的科学技术,提供了一个持续性的国际平台[10]。历届世界荒野大会取得了丰硕而重要的成果,包括促进荒野保护地以及其他自然保护地的认定、为荒野保护募集资金、促进或提升荒野保护相关的立法和政策、开展新的荒野保护项目和人员培训等。世界荒野大会使得荒野保护力量逐渐增强,并促进形成了荒野保护的全球合力。
    世界荒野保护运动的广泛开展呼唤中国参与。第11届世界荒野大会(WILD11)将于2018或2019年在中国召开。在此背景下,开展系统性的中国荒野研究,推动中国荒野保护实践,助力中国参与世界荒野保护运动,显得必要而迫切。

    2  概念阐释:解读荒野
    2.1  “荒野”经典定义
    作为一个外来术语,荒野概念对于中国学者、官方和公众来说仍然较为陌生[11]。荒野概念在国内有逐渐流行的趋势,但术语使用较为混乱。因此,到底什么是荒野、如何理解荒野,还需要清晰的阐释。一般情况下,狭义的“荒野”是指荒野地或者荒野保护地,如下文所梳理的荒野经典定义所示。
    美国1964年《荒野法》是世界上第一个关于荒野保护的国家法律,该法将荒野(a wilderness)定义为:相对于人类和人工物占据着的景观,是土地及其生物群落不受人类控制(untrammeled)的区域,在那里人类是不做停留的访客。而荒野地/荒野区(an area of wilderness)进一步定义为保存着原始特性和感化力、没有永久开发和人类聚居点的未开发联邦土地。该区域被保护和管理,以保存其自然状态。并且荒野区:1)主要受自然力量影响,人工物的痕迹不明显;2)具有孤独(solitude)或原始体验和无拘束游憩体验的突出机会;3)至少有20.23km2(5 000英亩)或足够大的面积,以使荒野保护以及在不造成损害条件下的荒野利用具备可行性;4)可能具有生态、地质、其他科学价值,以及教育、风景或历史价值[12]。该定义是美国荒野保护的基础,也在很大程度上影响了之后IUCN和其他国家的荒野定义。
    IUCN在1994年将荒野保护地作为一种独立的自然保护地类型,将其定义为:大面积的、保留原貌或被轻微改变的区域,保存着自然特征和感化力,没有永久的或明显的人类聚居点。该区域被保护和管理以保存其自然状态[13]。
    世界荒野基金会将荒野定义为地球上仅存的最完整、最不受干扰(undisturbed)的野性自然区域——这些最后的、真正的野性区域,人类不对其进行控制并且没有开发出道路、管线或其他工业基础设施。
    欧盟于2009年发布了荒野保护决议,呼吁成员国开展荒野保护实践[14]。欧洲提出了荒野的工作型定义:荒野是自然过程占主导的区域。它由本地生境和物种组成,具有足够大的面积使得自然过程具有有效的生态功能。它尚未被改变或被轻微改变,没有外来的或开发的人类活动、聚居点、基础设施或视觉障碍物[15]。
    虽然上述定义表述存有差异,但对荒野地的关键特性是有共识的。总结起来,荒野地是指具有自然过程占主导、人类干扰度低、人工开发度低、面积足够大、能提供孤独体验、具有多重价值等特性的野性自然区域。
    2.2  阐释维度:荒野观念、荒野地、荒野保护地
    由于“荒野”一词在不同语境中所指含义不同,至少应从3个维度上阐释“荒野”概念,包括“荒野观念”“荒野地”和“荒野保护地”,从而避免混淆相似概念,深入把握概念内涵,如图2所示。
    “荒野观念”(wilderness idea)强调荒野作为一种观念或意识形态。这种论述多见于环境哲学、环境伦理学、环境美学、环境文学语境,核心问题是不同的文化、人群、历史时期中,人们如何认知荒野,并对荒野价值进行评估[16]。相关概念有荒野精神、荒野哲学、荒野思想、荒野伦理等。荒野观念在美国具有很强的历史渊源和文化属性。虽然中国的荒野哲学和荒野伦理尚待确认,但是中国丰富的山水文化和风景文化,以及其中蕴含的哲学精神、宗教信仰、生态伦理观念和环境美学思想,有望为中国荒野保护提供重要而独特的本土思想资源,值得进一步挖掘和研究。
    “荒野地”(wilderness area或wild land)强调荒野作为一种客观存在的景观类型,是指自然度和未干扰度最高和较高的土地。荒野地具有生态、社会、文化、精神、经济等多元价值(multiple values)。在理解“荒野地”时应遵循相对性原则——由于地球上已经不存在绝对的、不能进入的、未被干扰的“原始(pristine)自然”或“纯粹(pure)自然”,因此荒野地及其基本属性是相对而言的,图3显示了全球范围内景观的人类影响程度,其中影响程度较低的景观可定义为荒野地。由于荒野地的客观存在性,许多国家和地区都具有自然度较高的荒野地。在中国,荒野地广泛分布于自然保护区、森林公园、地质公园、风景名胜区、国家公园等各类自然保护地中,同时也有大量荒野地分布于现有自然保护地边界之外。
    “荒野保护地”强调荒野作为受到政策保护、有明确边界并被管理的一种自然保护地类型,有时也可称为“荒野区”“荒野保护区”或“荒野地保护区”。荒野保护地是从法律或者管理意义上界定的,它往往只是荒野地中被识别出来并赋予法律保护边界的那一部分。在IUCN保护地分类语境中,“荒野保护地”是与严格的自然保护地(第Ia类)、国家公园(第II类)、自然历史遗迹或地貌(第III类)、栖息地/物种管理区(第IV类)、陆地景观/海洋景观自然保护地(第V类)、自然资源可持续利用自然保护地(第VI类)并列的一种保护地类型,且这些保护地类型同等重要,不可相互替代[18]。在各国的实践语境中,荒野保护地是通过法律或行政手段认定的,通常以分区的形式存在于各类自然保护地中[19]。在中国语境中,尚未有直接以荒野保护地为名的自然保护地类型或分区,但在各类自然保护地管理分区中有类似于荒野保护的政策,未来应探讨建立中国荒野保护地体系(Chinese Wilderness Preservation System)的可能性,以系统提升荒野保护地的保护强度和永久性。
    一方面,荒野观念、荒野地、荒野保护地之间有区别:荒野观念是“虚”的,荒野地和荒野保护地是“实”的;荒野地可由荒野质量等级来划分,而荒野保护地则有明确的空间边界。另一方面,3个概念间有紧密联系,历史经验表明,荒野观念演变与荒野保护实践总是相互影响的。因此应将哲学思辨与保护实践结合起来,形成良性互补[20]。
    需要强调的是,没有一个统一和固定的荒野概念。荒野的含义会因时间、地域、文化、人群而异,因此需要探讨具有建设性的、本土化的中国荒野概念和保护路径。

    3  研究方向:中国荒野研究框架与关键课题
    3.1  国内荒野研究与保护实践中的问题
    从理论研究的角度看,国内荒野研究已经取得一定进展,包括:1)环境哲学和环境伦理学视角下,对荒野概念和荒野价值的分析[21-34];2)环境史视角下,对美国荒野史研究的分析以及对环境史领域重要学者荒野研究的介绍等[35-43];3)环境文学视角下,对荒野描写及相关作家作品的分析等[44-48];4)环境美学视角下,对荒野美学价值和荒野审美的研究[49-52];5)风景园林学视角下对荒野保护地的关注[53-59];6)还有一些论文从艺术史和风景画[60]、大地艺术[61]、环境资源法[62]、生态心理学[63]等角度对荒野进行了研究。
    通过文献综述可见,国内的荒野研究尚处起步状态。虽然从多个角度取得了一定的研究成果,但较多内容为介绍国外的相关研究,对本土化的“中国荒野”研究存在诸多空白,例如还缺少对于中国荒野哲学和环境伦理学的分析和建构、对中国人荒野观念和荒野史的研究、对中国荒野地的调查统计、对完善中国荒野保护地体系的研究。可见,中国荒野的理论研究严重滞后于实践需要,亟须开展系统性的中国荒野研究。
    从保护实践的角度看,我国已经建立了多种类型的保护地,然而中国自然保护地体系欠缺荒野保护机制,具体表现为:1)缺乏对荒野地的整体关注和研究;2)中国自然保护地体系中缺乏“荒野保护地”这一种重要的自然保护地类型,因此尚未形成系统性的荒野地保护机制,现有自然保护地体系中的荒野地保护效果和管理质量也有待提升。需要强调的是,在经济高速发展和快速城镇化进程中,具有重要价值的荒野地面临着众多威胁,包括城市和农业用地扩张、基础设施建设、管理不当的旅游活动、偷猎盗猎、林业砍伐、采矿等。因此,充分识别这些威胁因素并建立中国荒野地保护的系统性机制迫在眉睫。
    3.2  中国荒野研究框架
    生态文明背景下的中国应充分尊重荒野价值,确保荒野持续存在的权利[64-66]。开展系统性的“中国荒野”研究,既是中国环境保护和自然保护地实践的迫切需要,也是积极参与国际荒野保护运动的必要基础。然而国内尚未形成对“中国荒野”较为清晰的研究框架,因此本文尝试提出一个中国荒野研究框架,以理清中国荒野研究思路,明确中国荒野研究内容,如图4所示。
    研究对象是“中国荒野”,即对于中国荒野观念、荒野地、荒野保护地的本土化研究。从空间范围上讲,不仅包括陆地荒野(terrestrial wilderness),还应包括海洋荒野(marine wilderness或ocean wilderness)[67-70]。
    研究范畴包括中国的“荒野观念”“荒野地”“荒野保护地”3个核心范畴。与“荒野观念”有关的研究主题包括荒野哲学(wilderness philosophy)、荒野伦理(wilderness ethics)、荒野价值(wilderness values)、荒野认知(wilderness perception)、荒野审美(wilderness aesthetic)、荒野描写(wilderness writing)等。与“荒野地”相关的研究主题包括荒野制图(wilderness mapping)[71]、荒野资源(wilderness resources)、荒野特征(wilderness character)等。与“荒野保护地”相关的研究主题包括荒野保护(wilderness protection)、荒野认定(wilderness designation)、荒野规划(wilderness planning)、荒野管理(wilderness management)[72]、荒野游憩(wilderness recreation)[73]等。其中,对“荒野地”和“荒野保护地”的研究应在国土尺度、区域尺度、单个保护地尺度开展,以形成多尺度荒野保护地体系。
    基于对研究对象、研究范畴和研究主题的认识,中国荒野研究至少涉及环境哲学(环境伦理学)、环境美学、环境史学、环境文学、地理学、生态学、旅游学、社会学、风景园林学、城乡规划学等学科或知识领域。应在中国荒野研究中加强多学科合作和融贯[74],建立学科合作的桥梁,从而拓展研究视角、深化研究内容。
    通过开展系统性的中国荒野研究,有望提升社会各界对荒野概念的理解、对荒野价值的认知,并建立中国荒野保护理论、推动中国荒野保护实践。
    3.3  中国荒野研究关键课题
    在中国荒野研究框架的基础上,尝试提出中国荒野研究的10项关键课题,包括中国本土荒野哲学与环境伦理学建构、中国本土荒野美学与自然文学建构;中国荒野地空间分布研究、中国荒野地历史变迁研究、中国荒野地价值与效益分析、中国荒野地威胁因素分析;世界荒野保护运动的启示研究、中国荒野保护地体系建构研究、中国荒野保护地规划研究、中国荒野保护地管理与监测研究。这10项关键课题对应的研究范畴、研究主题和研究问题详见表1。这些课题是中国荒野研究中应予以重点关注的内容。

    4  结语
    中国荒野保护的时代正在到来,荒野保护应成为生态文明建设中的核心内容之一。应充分认知荒野价值,开展系统性的中国荒野研究,并推动中国荒野地的保护管理。

    虽然目前的中国荒野研究和实践尚显不足,但荒野保护正在迎来良好机遇。在国家政策层面上,生态文明建设、生态功能区划、主体功能区规划、生态红线划定、国家公园体制试点[75-76]、自然保护地体系重构[77]等政策为荒野保护提供了非常难得的机遇;在社会认知层面上,近年来“荒野”越来越多地出现在各类媒体中,显示出公众对于荒野地的认知逐渐增强,对于荒野地生态、社会、精神、文化、经济效益的理解也逐渐增强。我们应抓住这些机遇来推动中国荒野研究和保护实践,为当代和后代尽可能保留更多的野性自然区域。让“荒野地”成为“生态文明”的重要基础,让“野性中国”成为“美丽中国”的重要支撑,让人类与野性自然和谐共生。

    参考文献:
    [1] (美)罗德里克·弗雷泽·纳什.荒野与美国思想[M].侯文蕙,等,译.北京:中国环境科学出版社,2012.
    [2] 侯文蕙.征服的挽歌[M].北京:东方出版社,1995.
    [3] 侯文蕙.荒野无言[J].读书,2008(11):57-66.
    [4] 利奥波德.沙乡年鉴[M].侯文蕙,译.长春:吉林人民出版社,1997.
    [5] Casson S A, Martin V G, Watson A, et al. Wilderness Protected Areas: Management guidelines for IUCN Category 1b protected areas[M]. Gland, Switzerland: IUCN, 2016.
    [6] IUCN and UNEP-WCMC. The World Database on Protected Areas (WDPA). 2016.
    [7] IUCN. Guidelines for protected area management categories. World Conservation Monitoring Center, IUCN. 1994.
    [8] Dudley N, Kormos C, Locke H, et al. Defining Wilderness in the IUCN[J]. International Journal of Wilderness, 2012, 18(1): 9-14.
    [9] Phillips A. A Short History of the International System of Protected Areas Management Categories[M]//Defining Protected Areas: An International Conference in Almeria, Spain, 2007: 13-17.  
    [10] Watson A, Sproull J, Dean L. Science and stewardship to protect and sustain wilderness values: Eighth World Wilderness Congress symposium; September 30-October 6, 2005; Anchorage, AK. Proceedings RMRSP-49. Fort Collins, CO: U.S. Department of Agriculture, Forest Service, Rocky Mountain Research Station, 2007: 581 .
    [11] 刘丹阳,叶平.20世纪西方环境哲学关于荒野概念研究的进展[J].哲学动态,2010(11):51-57.
    [12] Wilderness Act (16 USC 1131-1136)[EB/OL]. [2016-11-12]. http://www.wilderness.net/nwps/legisact.
    [13] Dudley N. Guidelines for Applying Protected Area Management Categories. IUCN, Gland, Switzerland, 2013. 
    [14] European Commission, Directorate-General for the Environment, Alterra, Eurosite, and PAN Parks Foundation. Guidelines on Wilderness in Natura-2000 Management of Terrestrial Wilderness and Wild Areas within the Natura 2000 Network. Publications Office, Luxembourg, 2013.
    [15] Wild Europe Initiative. A Working Definition of European Wilderness and Wild Areas. Wild Europe Initiative, London, 2013.
    [16] (美)霍尔姆斯·罗尔斯顿III.哲学走向荒野[M].刘耳,叶平,译.长春:吉林人民出版社,2000:337.
    [17] See L, Fritz S, Perger C, et al. Mapping Human Impact Using Crowdsourcing[M]//Carver S J, Fritz S. Mapping Wilderness: Concepts, Techniques and Applications. Springer Netherlands,  2016: 89-101.
    [18] Dudley N. Guidelines for Applying Protected Area Management Categories. IUCN, Gland, Switzerland, 2013.
    [19] Eidsvik H K. The Status of Wilderness: An International Overview[J]. Natural Resources Journal, 1989, 29: 57-82.
    [20] 杨锐.论“境”与“境其地”[J].中国园林,2014(6):5-11.
    [21] 包庆德,吕忱洋.生态哲学视界中的荒野范畴及其研究进展[J].内蒙古大学学报:哲学社会科学版,2013(6):25-32.
    [22] 叶平.生态哲学视野下的荒野[J].哲学研究,2004(10):64-69.
    [23] 刘丹阳,叶平.20世纪西方环境哲学关于荒野概念研究的进展[J].哲学动态,2010(11):51-57.
    [24] Scott Friskics,郭辉.扭曲框架下一段荒野思想的演进史:评《荒野论争热潮的新进展》[J].南京林业大学学报:人文社会科学版,2010(4):72-75.
    [25] 李秀艳. 罗尔斯顿与克里考特的荒野论争及其反思[J].哈尔滨工业大学学报:社会科学版,2013(2):135-140.
    [26] 李建珊,胡军.价值的泛化与自然价值的提升:对罗尔斯顿自然价值论的辨析[J].自然辩证法通讯,2003(6):13-19;109.
    [27] 张德昭,徐小钦.重建人和自然界的价值论地位:霍尔姆斯·罗尔斯顿的自然价值范畴[J].自然辩证法研究,2004(3):14-18.
    [28] 叶平.关于环境伦理学的一些问题:访霍尔姆斯·罗尔斯顿教授[J].哲学动态,1999(9):32-34;44.
    [29] 包庆德,夏承伯.走向荒野的哲学家:霍尔姆斯·罗尔斯顿及其主要学术思想评介[J].自然辩证法通讯,2011(1):98-106;128.
    [30] 包庆德,李立静.荒野:当代哲学转向与生态学哥白尼革命[J].哈尔滨工业大学学报:社会科学版,2012(4):116-120;133.
    [31] 叶平.荒野保护十年:初露生态的文明和文明的生态[N].中国社会科学报,2012-09-21(A04).
    [32] 雷毅,李小重.深层生态学的自然保护观[J].清华大学学报:哲学社会科学版,2002(1):90-93.
    [33] 雷毅,李小重. 荒野保护与第三世界:深层生态学的困境[J].南京林业大学学报:人文社会科学版,2005(2):15-19.
    [34] 雷毅,李小重.深层生态学的困境与出路[J].安徽大学学报:哲学社会科学版,2010(6):24-28.
    [35] 童雪莲,张莉.近十年来美国环境史研究的动向:以《环境史》期刊为中心的探讨[J].中国历史地理论丛,2013(3):151-160.
    [36] 高国荣.环境史在美国的发展轨迹[J].社会科学战线,2008(6):111-117.
    [37] 高国荣.近二十年来美国环境史研究的文化转向[J].历史研究,2013(2):116-132.
    [38]高国荣.美国著名环境史学家唐纳德·沃斯特教授访谈录[J].世界历史,2008(5):125-135.
    [39] 陈林博.重解“荒野”:威廉·克罗农的环境史学思想述评[D].长春:东北师范大学,2012.
    [40] 陈林博.威廉·克罗农的环境史研究中的主要观念探析[J].辽宁大学学报:哲学社会科学版,2014(4):22-29.
    [41] 刘旭.印度历史学者拉姆昌德拉·古哈的环境史研究述评[J].辽宁大学学报:哲学社会科学版,2014(4):13-21.
    [42] 舒峻峰.美国1964年荒野法研究[D].沈阳:辽宁大学,2013.
    [43] 吴保光.美国国家公园体系的起源及其形成[D].厦门:厦门大学,2009.
    [44] 程虹.自然与心灵的交融[D].北京:中国社会科学院研究生院,2000.
    [45] 杨金才.论美国文学中的“荒野”意象[J].外国文学研究,2000(2):58-65.
    [46] 朱新福.美国文学上荒野描写的生态意义述略[J].外国语文,2009(3):1-5.
    [47] 李玲,张跃军.从荒野描写到毒物描写:生态批评的发展趋势[J].当代外国文学,2012(2):30-41.
    [48] 王惠.荒野哲学与山水诗[D].苏州:苏州大学,2008.
    [49] 赵红梅.荒野转向:罗尔斯顿的环境美学[J].文艺研究,2008(6):144-147.
    [50] 赵红梅.美与善的汇通:罗尔斯顿环境思想评述[J].郑州大学学报:哲学社会科学版,2008(1):152-155.
    [51] 王惠.论荒野的审美价值[J].江苏大学学报:社会科学版,2006(4):18-24.
    [52] 杨风银.美在荒野[D].长沙:湖南大学,2013.
    [53] 朱可仁.美国的原野保护和管理[J].江西林业科技,1993(5):49-51;44.
    [54] 沙琢.荒野的保护和管理[J].世界林业研究,1997(6):29-33.
    [55] 杨锐.美国国家公园的立法和执法[J].中国园林,2003(5):64-67.
    [56] 杜颖,蔡君.美国荒野地游客教育系统及对我国的借鉴意义[J].四川林勘设计,2008(1):39-43.
    [57] 梁诗捷.美国保护地体系研究[D].上海:同济大学,2008.
    [58] 宫丽彦,程磊磊,卢琦.荒地的概念、分类及其生态功能解析[J].自然资源学报,2015(12):1969-1981.
    [59] 徐青.南非保护区管理体系研究[D].上海:同济大学,2008.
    [60] 孟宪平.荒野及其在西方风景画中呈现方式研究[C]//全国高等院校美术史学年会组委会.美术学研究(第2辑).全国高等院校美术史学年会组委会,2011:28.
    [61] 陈望衡,张健.大地艺术对美国“荒野精神”的反思[J].艺术百家,2012(3):135-142.
    [62] 马允.荒野地生态修复法律问题研究:以美国1964年荒野法案为视角(英文)[C]//中国环境资源法学研究会,中山大学.生态文明法制建设:2014年全国环境资源法学研讨会(年会)论文集(第二册).中国环境资源法学研究会,中山大学,2014:10.
    [63] 马燕.荒野治疗述评[D].北京:北京林业大学,2010.
    [64] 叶平.生态哲学视野下的荒野[J].哲学研究,2004(10):64-69.
    [65] 陈望衡,郝娉婷,齐君.荒野与园林:“生态园林主义”建构的思考[J].中国园林,2016(10):50-53.
    [66] 卢风.荒野、城市与文明[J].环境教育,2010(2):5-7.
    [67] Kormos C F. We Need to Scale Up Marine Wilderness Protection[J]. International Journal of Wilderness, 2011, 17(3): 12-15.
    [68] Graham N A J, Mcclanahan T R. The Last Call for Marine Wilderness?[J]. BioScience, 2013, 63(5): 397-402.
    [69] Barr B W. Ocean Wilderness in Theory and Practice[D]. University of Alaska, Fairbanks, AK, 2012.
    [70] Day J, Dudley N, Hockings M, et al. Guidelines for applying the IUCN Protected Area Management Categories to Marine Protected Areas. Gland, Switzerland: IUCN, 2012.
    [71] Carver S, Fritz S. Mapping Wilderness: Concepts, Techniques and Applications. Springer, Netherlands, 2016.
    [72] Dawson C P, Hendee J C. Wilderness Management: Stewardship and Protection of Resources and Values. 4th edition. Fulcrum Publishing, Golden, Colorado, 2009.
    [73] Cole D. Ecological Impacts of Wilderness Recreation and Their Management[M]//Wilderness Management: Stewardship and Protection of Resources and Values. 4th edition, Fulcrum Publishing, Golden, Colorado, 2009: 395-436.
    [74] Carver S, McCool S, Krenova Z, et al. Fifty Years of Wilderness Science: An International Perspective[J]. International Journal of Wilderness, 2014, 20: 36-42.
    [75] 王蕾,苏杨.中国国家公园体制试点政策解读[J].风景园林,2015(11):78-84.
    [76] 杨锐.论中国国家公园体制建设中的九对关系[J].中国园林,2014(8):5-8.
    [77] 赵智聪,彭琳,杨锐.国家公园体制建设背景下中国自然保护地体系的重构[J].中国园林,2016(7):11-18.
    (编辑/王媛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