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园林
期刊搜索:
  • 当期推荐
  • 期刊检索
  • 目录索引
  • 业界新闻
  • 投稿须知
  • 广告服务
  • 友情链接
  • 关于我们
  • 返回首页
远程稿件处理
期刊杂志

    上海迪士尼乐园主题式景观场景营造与植物搭配

    关键词:风景园林;上海迪士尼乐园;主题式场景营造;植物配置

    Key words:landscape architecture; Shanghai Disneyland; theme scene; plant configuration

    摘要:主要介绍了上海迪士尼乐园如何利用植物搭配来营造主题式景观场景。总结出植物配置在主题场景营造中的3种功效,分别是主题烘托类、氛围营造类和一般功能类。主题烘托类选取了爱丽丝梦游仙境迷宫、星际贸易港、奇幻城堡和老藤树食栈4个场景加以说明。氛围营造类主要阐述的是如何通过植物配置来营造出各个片区迥然不同的风格、特点,选取了宝藏湾、探险岛和奇想花园3个片区加以说明。一般功能类主要有行道树功能、视线遮挡功能等。最后以笔者的亲身体会,总结了一些迪士尼景观建设得以成功的原因。

    Abstract:It mainly introduced how to use the plant collocation in Shanghai Disneyland to build theme landscape scenes. It mainly introduced plants playing a foil for the theme, ambience building and the general function. Four scenarios were selected to explain theme foil class, Alice in Wonderland Maze, Interstellar Trade Port, Fantasy Castles and Old Vine Tree Food Stack. Atmosphere building class mainly expounds how to create the style and characteristics of each area through plant configuration, and the Treasure Cove, and Adventure Isle and Garden of Imagination were chosen to explain. General function class includes border tree function and shield function. Finally, it summarizes some reasons for the success of Disney landscape construction.

    内容:上海迪士尼乐园自开业以来就广受游客好评,漫步其中宛如进入了童话世界。在迪士尼风景园林师的匠心独运下,通过活灵活现的硬质景观和形态各异的植物的合理搭配,还原了迪士尼动画主角生活的场景,使游客置身其中,仿佛也变成了迪士尼动漫中的主角,沉浸在奇幻的体验中。
    形态各异的植物搭配在迪士尼主题式场景营造中发挥了巨大作用,有的还具有多重功能,按其主要作用划分可区分为主题烘托类、背景环境营造类和一般功能类3种类型。

    1  主题烘托类
    这类场景中,植物的种类和造型对主题的烘托发挥了极大作用。
    1.1  爱丽丝梦游仙境迷宫
    爱丽丝梦游仙境迷宫是位于梦幻世界片区的一处情景沉浸式迷宫类互动体验项目,游人进入其中,可以选择不同的道路,所有道路最终都将通向疯帽子集会。该项目被通向城堡的道路分为左右2个部分,右边部分靠近晶彩奇航,主要靠仿真堆土墙和趣味栅栏围合的一个个“绿岛”分隔出不同的道路,“绿岛”内主要种植了龙爪槐、进口的大西洋垂枝雪松(Cedrus atlantica ‘Glauca Pendula’)、香花槐(Robinia × ambigua ‘Idahoensis’)等枝干下垂的植物种类,下层主要种植了金叶大花六道木(Abelia grandiflora‘Frances mason’)、罗曼草(Lomandra longifolia)等地被,植物密度不大,不同道路之间可以互相窥见。除植物外,设计师还在“绿岛”内放置了颜色鲜艳、憨态可掬的动物造型道具(图1-1),烘托了爱丽丝奇幻梦境中的仙境主题。游客穿过道路下方的“隧道”后,来到了跟右边完全不同的“另一个”迷宫中,这一侧主要是利用修剪成长方体的月桂(Laurus nobilis)紧密围合在道路两侧,形成高约2m的绿墙,用于阻挡游客的视线,形成了真正的迷宫(图1-2)。左右两侧不同的迷宫设计形式,不仅避免了迷宫的单调,增加了趣味性,而且“迷惑”了游客对距离的认知,再辅以穿插在迷宫中适合拍照的“红桃皇后花园”和“疯帽子集会”项目,更是延长了游客的体验时间,成功地分流了其他热门项目的排队人群。
    1.2  星际贸易港
    星际贸易港是位于明日世界片区的一处商铺,主要售卖星球大战的相关周边,位于创极速光轮(Tron)项目的出口。在星际贸易港门口种植了一种白垩纪时期的植物——软树蕨(Dicksonia antartica),这是引种自澳洲的特种植物,带有浓厚的科幻色彩(图2)。设计师采用白垩纪时期的蕨类植物,试图表现出一种时空延续的氛围,遥远的过去呼应了遥远的未来世界,很好地契合了明日世界的主题。除主角软树蕨外,该场景的配角主要有常绿的肾蕨(Nephrolepis cordifolia)和洒金桃叶珊瑚(Aucuba japonica ‘Variegata’),软树蕨棕色的树干与四周绿色的背景形成强烈的视觉反差。
    1.3  奇幻城堡
    奇幻城堡是整个迪士尼乐园的核心所在,也是游客拍照留念的必经之地。城堡前的植物配置形式为规整的对称均衡式,很好地烘托出城堡恢宏大气的效果。其中起主要作用的,是4棵从意大利进口的紫药女贞(Ligustrum delavayanum),这4棵紫药女贞被整成金字塔形,设计师通过对距离和尺度的精心测算,将这4棵远渡重洋的紫药女贞种植在距离城堡有一定距离的奇想花园的中心位置,尖顶的城堡与尖顶的紫药女贞相互呼应,主次分明。定好对称式布局的基调后,再在花坛内补充种植圆球状的整形黄杨(Buxus microphylla ‘Faulkner’)和多年生草本花卉,柔化了城堡和紫药女贞共同形成的生硬的线条(图3)。
    1.4  老藤树食栈
    老藤树食栈是位于梦幻世界片区的餐饮店,其灵感来自于《魔法奇缘》中的小鸭酒馆,整个食栈被做成了歪斜的形式,看起来摇摇欲坠,生动地还原了动画场景。在植物配置方面最有特点的是门口一棵歪斜的朴树,其歪斜的姿态与老藤树食栈摇摇欲坠的外立面相互呼应,极好地烘托了老藤树的主题(图4)。除这棵朴树外,还在食栈门口种植了若干高约12m的香樟和黄连木,围合出丰富的竖向空间,几棵特大树的朝向均指向中心的食栈,很好地将景观中心烘托出来。

    2  氛围营造类
    氛围营造是植物配置极其重要的一个功能,包括前面的主题烘托类植物其实也是背景营造、氛围烘托的一部分,上海迪士尼乐园中每个片区都有不同的主题,相应地也需要迥然不同的背景环境,植物配置在背景氛围的营造方面意义重大。
    2.1  宝藏湾海岛氛围营造
    宝藏湾是全球迪士尼中第一个以加勒比海盗为主题的独立片区,整个片区充满了浓浓的加勒比风情。片区总体以主干道围合的湖区为景观中心,形成滨湖活动区和湿地景观岛2种不同的景观类型[1]。
    滨湖活动区以人工湖为中心,集合了探险岛片区的主要娱乐活动。在植物配置上选用了华盛顿棕(Washingtonia filifera)、欧洲棕(Chamaerops humilis)、沙巴棕(Serenoa repens)、加拿利海枣(Phoenix canariensis)等棕榈类植物,配合使用乐昌含笑(Michelia chapensis)、青桐(Firmiana simplex)、金合欢(Acacia farnesiana)、浙江樟(Cinnamomum chekiangense)等树种,下木的选择也多是酒瓶兰(Beaucarnea recurvata)、小棕榈(Trachycarpus fortunei)等能适应上海气候的热带、亚热带植物,利用植物营造出加勒比的景观风貌(图5)。
    湿地景观岛是位于宝藏湾人工湖中的绿岛,绿岛不对游人开放,以绿化种植为主,营造出不同于滨湖活动区的“静”的空间。岛的北岸收集的是来自宝藏湾的视线,因此在植物的选择上与滨湖活动区基调一致,以棕榈类植物为主;而绿岛的南岸靠近探险岛片区,在植物配置上打造的是纯生态的湿地环境,主要有乐昌含笑、水杉、桂花等不同层次的植物,滨水部分种植了各种类型的鸢尾等挺水植物,营造出湿地景观(图6)。
    2.2  探险岛原始森林氛围营造
    探险岛是毗邻宝藏湾的一个片区,但是通过场景营造,2个片区呈现出完全不同的自然景观效果。探险岛展示的是远古部落亚伯栎人的生活场景,整个片区的景观也致力于让游客沉浸在新发现的远古部落中,探寻神秘的世界,因此在植物配置上以营造原始的野趣为主,注重林冠线的变化和空间层次的营造。选用的植物不拘于品种,而是注重造型,如老干生枝的女贞(图7)、盘根错节的榕树(图8)、探入水面的铁冬青(Ilex rotunda)等。雷鸣山作为探险岛片区的标志性大假山,山体绿化采用了油橄榄(Olea europaea)、油茶等大灌木配合罗曼草营造出莽莽荒原的丛林景观,远观之下让游客认为山后必是一片原始森林,以小见大,增添了无限野趣。
    探险岛片区的地被植物相对简单,大部分区域都只进行了简单点缀,不追求全面覆盖,裸露的棕黄色的树皮也能让人联想到原始森林厚厚的落叶层,配合形态各异的蜥蜴、乌龟、鳄鱼等小品,生动地再现了原始森林景观。
    2.3  奇想花园中式庭院氛围营造
    奇想花园位于整个乐园的中心区域,是乐园的集散中心,也是观赏夜光幻影秀的最佳位置。为避免人流拥挤,这一片区游乐设施较少,多数是游览式项目,因此绿化比重大,景观设计相对宽敞,没有设计过多的遮挡视线的植物群落,大多采用花灌木来烘托氛围[1]。
    奇想花园的设计风格紧扣“原汁原味中国风”的主题,涵盖了迪士尼乐园内几乎所有的中式元素,如古色古香的漫月轩,充满中国风的碧林园,取材于中国十二生肖的十二朋友园等[2]。
    漫月轩除了建筑极富古典特色外,植物配置也是江南韵味十足,选用了江南园林中常用的垂柳和紫藤,掩映在漫月轩的青砖白瓦之下,高低错落间仿佛穿越到了“一生痴绝处”的徽州(图9)。
    碧林园是奇想花园地势最高的地方。在设计上突出中国园林特色,采用中式园林高低错落和疏朗俊逸的配置手法,注重植物与塑石的结合。在植物选择上以直生银杏、湿地松(Pinus elliottii)、白皮松、马尾松等高大乔木为主,中层点缀四照花、美国红枫(Acer rubrum)、垂丝海棠等花灌木或色叶树,下木选用了相对低矮的杜鹃、玉簪、蔓长春(Vinca major)等营造丛林景观;置石上采用了混凝土塑石工艺,石块配合绿化错落配置,色调采用接近城堡颜色的土灰色,保证了色彩上的协调统一。
    十二朋友园将迪士尼动画中代表十二生肖的动画形象采用马赛克碎拼的方式活灵活现地展现出来,成为乐园的拍照胜地之一。在植物配置上采用了树阵广场的方式,下设休憩座凳,植物材料是进口自德国的樱花(Cerasus serrulata),该品种花色为粉红色,且小枝下垂,盛花时节十分浪漫(图10)。在稍远的地方还布置有拱形的海棠花廊,樱花开时海棠花也次第开放,为十二朋友园营造出粉红色的浪漫气息。

    3  一般功能类
    在景观营造中,植物除了重要的烘托主题、渲染氛围外,还具有遮挡视线、遮阳等一般功能,这些功能使得不同的主题能够相互隔绝与串联,整个乐园形成既独立,又相互联系的一个整体。
    3.1  行道树
    迪士尼乐园内最重要的道路是花车巡游通道,整个大道始于明日世界,终于宝藏湾,将各个片区串联起来,在景观布置上不像一般行道树一样采用单一树种,而是既融入了各个片区的特色,又自有特点,树种也依片区特色而富于变化。
    首先是明日世界区段,用高大挺拔的杂交马褂木(Liriodendron × sinoamericanum)阵列式排列于两侧,其高耸入云的效果如黑白武士一般队列整齐,富有威严,很好地衬托了明日世界的主题(图11);其次是奇想花园区段,该区段靠近城堡方向的一侧均为奇想花园片区,另一侧连接了米奇大街、探险岛、宝藏湾3个片区,相应地,靠近米奇大街一侧的行道树采用米奇大街同样使用了的平顶悬铃木(Platanus × acerifolia),对侧则使用了相同高度、相似形态的龙爪槐(图12),既有联系又有区分;到靠近探险岛片区时,使用的是8m左右的大香樟,既起到了行道树的作用,又很好地点缀了后侧的建筑,对侧按不规则对称的形式种植了相应高度的黄连木、银杏等,达到均衡的效果(图13);到达宝藏湾片区时,行道树使用的是同样高大的纳塔栎(Quercus nuttallii),因为对侧是功能性建筑,离梦幻世界尚有一段距离,因此也种植了纳塔栎作为行道树,春夏时节郁郁葱葱,秋冬时节疏朗通透(图14);最后到宝藏湾区段时,巡游大道已经进入尾声,也鲜有游人逗留,上木使用的是常绿的乐昌含笑,下木使用常绿的大叶黄杨绿篱,起到了遮挡后面的员工通道的作用(图15)。不同区段使用的植物中,常绿和落叶分段穿插,增加了季节变化。
    3.2  视线遮挡
    迪士尼乐园的风景园林师非常擅长利用植物来分隔空间。在乐园内,主要有3种层次的分隔,一是园区内外空间的划分,二是前场区和后勤区的分隔,最后是主题场景之间的分隔,这三重分隔一重弱于一重[3]。
    首先是园区内外的隔离。这一重隔离在靠近园区范围的一侧使用铁艺围栏加盖黑色的视线阻隔网,遮挡住园内视线,在靠近道路的一侧则利用堆坡造型,设置了宽约10m的绿化带,紧密种植了日本柳杉(Cryptomeria japonica)、雪松、枇杷、蚊母等常绿植物遮挡视线,外围再设置一圈栅栏,彻底隔绝外界人流进入(图16)。
    其次是前场区和后勤区的隔离,这一重隔离采用的是与各个片区主题装饰融为一体的主题木质围墙,并不直接暴露在游客的视线内,而是利用常绿植物加以弱化,使游客感受不到围墙的限制,植物的配置形式往往跟片区的主题相契合(图17)。在有围墙的区域也很少设置游乐设施,减少了游人的视线停留。
    最后是不同主题场景的分隔,这是一重看不见的分隔,因为没有实质围墙的存在,而是利用植物的遮挡来划分不同的空间。这样的遮挡在迪士尼乐园中随处可见,如奇想花园中十二朋友园和碧林园之间,在十二朋友园的围墙后种植了一排月桂、黑松(Pinus thunbergii)、白皮松,将碧林园的视线紧密地遮挡起来;再如疯帽子茶会和后面的道路之间种植了一排广玉兰和红花檵木绿篱,使两边互不干扰。
    除充当围墙外,植物的遮挡还在游乐项目中发挥了极大的作用,如晶彩奇航中蜿蜒种植的月桂绿墙,遮挡了游人视线的穿透,游客无法看到另一侧的景象,只能随着游船行进,进入设计师刻意打造的一幕幕相对独立的情境中。

    4  结语
    上海迪士尼乐园的绿化配置代表了国内主题乐园的最高水平,无论是设计过程还是建设过程,设计师都匠心独运,使每一棵植物都发挥了一定功能,有些甚至是多重功能,如花车巡游大道的行道树不仅具有行道树的一般功能,而且融入了不同片区的主题中,反过来又起到了烘托主题、营造氛围的作用。
    笔者通过参与迪士尼乐园的绿化建设过程,深切地感受到国内外绿化设计师的不同。
    首先,国外的设计师参与的不仅仅是设计过程,而是始于设计,终于种植完成甚至养护,从备苗之初就开始深入第一线,亲自指导备苗、施工,确保设计意图能够完美地呈现出现[4]。正是有了设计师如此深入细致的工作,才呈现出上海迪士尼乐园精致的景观效果,这是国内设计师甚至是园林绿化行业都应该学习的地方。
    其次,迪士尼的设计不仅仅停留在图面上,更重要的是效果的实现。而这种实现,最关键的是细部设计以及现场建设过程的二次施工。在苗木的种植过程中,设计师经常亲自调整苗木种植角度、朝向等细节,甚至多次改变种植位置,只为了最终主体效果的最佳呈现。

    最后,迪士尼超高的建设标准和要求、创意理念无可撼动的核心地位、设计师们偏执的执行力、严谨的质量控制体系等,都为最终的景观效果呈现提供了有力的支撑和保障[5]。

    [1] 王文姬.迪士尼的幻想设计之旅[J].园林,2016(10):19-25.
    [2] 周坤.上海迪士尼项目景观实践的思考及启示[J].园林,2016(10):12-18.
    [3] 刘南薇.基于情景序列串联体验的主题公园空间布局:以上海迪士尼乐园为例[J].规划师,2016,32(8):130-135.
    [4] 刘鹃.上海迪士尼景观项目中设计与施工的互动[J].园林,2016(9):74-77.
    [5] 辛立勋.国际主题乐园景观营造管理与施工特点[J].园林,2016(10):26-29.
    (编辑/李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