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园林
期刊搜索:
  • 当期推荐
  • 期刊检索
  • 目录索引
  • 业界新闻
  • 投稿须知
  • 广告服务
  • 友情链接
  • 关于我们
  • 返回首页
远程稿件处理
期刊杂志

    中国传统山居观对环境设计的影响

    关键词:风景园林;山居观;山水自然;传统环境思想

    Key words:landscape architecture; concept of mountain life; shan-shui environment; traditional theory of environment

    摘要:首先阐述了中国传统环境思想的概念,论证山居是古人继承发展中国传统环境思想的行为实践。其次,解释了山居的概念和象征意义,分析了选择山居的缘由,以及居者文化背景与山居空间营造和语境形成的关系。最后,解读了山居对环境设计的影响。山居选址影响了传统环境设计中对选址方位的判定。山居空间营造方式创造出“幽、曲、转、折”的设计手段、步移景异的空间效果以及不同语境的空间形态。山居所体现出的空间动态性则开创了传统环境设计中相同景致在不同时间上多重变化的独特设计手法。通过对山居环境空间的分析,论证山居观对传统环境设计的影响,并且认为这种影响对现代环境设计仍有重要参考意义。

    Abstract:Firstly, the paper analyzes the Chinese traditional concepts of environment, and demonstrates that living in mountain is a practical behavior which inherits and develops the theory of the Chinese traditional environment. Secondly, the paper interprets the concepts and the symbolic meanings of mountain life, and analyzes the relationship among the reasons for people to choose the mountain life, the cultural backgrounds of this people and the constitution of the mountain space and context space. Finally, the paper sheds light on the effect on the environment design by mountain life. The location of living in mountain affects the judgment of how to choose position in traditional environment design. Mountain life space has constructed a special design with using the means of "deep, multi-layer, turn and hide". Also, the scene changes while walking and the space is layered. When doing mountain life design and evaluating of traditional environment design, the variation of scenes, time and space should be paid attention. According to the analysis of the mountain environment space, the paper demonstrates the impact on the Chinese traditional environment design by the concepts of mountain life, and affirms that this kind of design is appropriate for modern environment design.

    内容:

    2013年12月发布的《中央城镇化工作会议》中指出:“城镇建设要依托现有山水脉络等独特风光,让城市融入大自然,让居民望得见山、看得见水、记得住乡愁”。这一规划理念的提出,促使城市环境设计者重新思考如何恢复人与环境的关系,如何创造出具有独特语境的城市环境。因此,重新认知中国传统环境思想以及其对中国古代环境设计的引导意义,可有效地帮助中国城市重建环境境域,在满足建设需求的基础上构建具有中国特色的城市环境体系。
    山居是在中国传统环境理念下形成的一种带有精神目的的居住方式,是古人对传统环境思想的一种行为实践,并影响了诗词、绘画、园林营造等领域。对古人山居观进行解读不仅可以分析出中国传统环境思想对古代环境设计的影响,更可证实其对现代环境设计仍有重要研究意义。

    1  中国传统环境思想中的山居观及其对设计的影响
    中国传统山居观是古代文人墨客对中国传统环境思想进行实践后积累的理论。梁漱溟先生曾论道:“相比较西方对自然的征服,东方文化中无征服自然的态度,而是与自然融合游乐”[1]。西蒙兹在《启迪》中写道:“中国人认为人类活动与计划必须遵从宇宙与地球的自然规律,对东方人来说生命本身是一种人与自然和谐关系的无尽追求。”中国传统环境思想源于古人对自然的敬畏,自伊始便倡导与自然“相和”的理念,认为自然是万物生命的本源,人类在接受自然馈赠之中慢慢领悟自然之“道”。老子认为“人法地,地法天,天法道,道法自然”;孔子认为“天何言哉?四时行焉,百物生焉”。此外,中国传统环境思想强调通过归纳、解读与领悟自然环境以使自身融合其中。在传统环境思想中自然一词以“山、水”等实物概之。山是万物生长之源,水是滋养万物之根,山水所营造出的环境涵括了整个自然运行体系。因而,古人崇尚以山居的行为方式来融入自然。
    综上,山居作为与自然融合最为直接的途径成为文人墨客的居住选择之一,且被赋予一定的精神象征意义,即山居代表了远离世俗寻求自然本质的一种信仰追求。在诗词、绘画等表现形式出现后,山居更进一步影响了中国传统环境设计。从后世流传的描绘山居游乐的画卷中可考察出山居方位选址、周边环境构建和空间布局的独特性。而从诗词文曲对山居居住意境的描述中可感知山居的精神意义,即顿悟、修行、净化、释放,故而描绘出山中居所的设计意图、空间语境和营造目的,从而衍生出择良地、辨方位、造空间、揽奇景、筑意境等营造技巧。

    2  山居的含义
    词典解释有二,一为山中居所,二为山中居住。所强调的是以山为址的居住环境,如“韩地险恶,山居,五穀所生。[2]”此外,山居并非只适宜生者,死者亦择址山林,如陵寝建筑历来依山为陵[3],郭璞的《葬经》中便详细区分了山势的不同。古代文献中对山居概念的解读并不一致。谢灵运在《山居赋》中强调“古巢居穴处曰岩栖,栋宇居山曰山居”,而吴筠所作《岩栖赋》却以“岩栖”为名解读山居生活。因此,古代典籍中对山居概念的辨析并非依据名称,而是参照其所表述的内容进行判定。

    3  山居之人与山居空间选择的不同
    山居环境虽然清雅但却苛苦,因而喜爱山居之人大致分为以下4类:文人、官宦、僧人与隐士。
    僧人。古语有云:“天下名山僧占多”。如支遁 “玉洁箕岩下,金声濑沂滨”;释清珙“大抵四时春最好,就中尤好是山家”。僧人所选择的山居空间多深远且与山水为邻,空间简略少修饰。
    隐士。山居地域偏远因而带有“隐、避”的特质,避世、修隐之人多选山居。如李涉“失意因休便买山,白云深处寄柴关”;顾况“世事休相扰,浮名任一边”。山林之境偏僻幽深多艰险,故形成天然屏障切断与外界的联系。隐士所选山居,空间路径更为曲折,空间层次更为丰富,植物配置更多用于构建屏障,从而使空间更具语境。
    文人山居多为游赏赋诗。如李白“月衔楼间峰,泉漱阶下石”;长孙佐辅“飞泉引风听,古桂和云攀”。与僧人、隐士相比,文人更为洒脱。因此,文人所选山居空间视野更为开阔,选址方位更看重与山林环境相互呼应,更注重居所环境的营造。
    而官宦山居多为抒怀。如裴度“红尘飘不到,时有水禽啼”;钱起“药径深红藓,山窗满翠微”。官宦山居与文人相似看重居所环境的营造,但官宦在环境营造上更受礼制限制,不如文人随意自然。
    综上,山居的空间营造因居者文化背景、山居目的的不同而呈现不同样式。

    4  山居缘由
    4.1  生存之地
    《史记·滑稽列传·优孟传》描述:“山居耕田苦,难以得食”。初期山居是古人遵从物竞天择的最好选择。
    4.2  精神修养塑造之所
    依据居者精神诉求将山居目的分为3类:
    1)隐逸、避世;2)闲游、抒情;3)净化、苦修。
    4.2.1  隐逸、避世
    先秦多隐逸者,而隐逸之人多爱栖居于山中,《诗经·鹤鸣》便以物喻人指出隐逸者居住山林之中。庄子认为“大林丘山之善于人也,亦神者不胜”[4]。为能免于红尘琐事的烦扰,归隐山林似是与尘世隔断联系的最好方法。《岩栖幽事》中对山居的意义曾有所解读:“山居胜于城市,盖有八德:不责苛礼,不见生客……不谈仕籍”。刘峻《始营山居》也谈论:“自昔厌喧嚣,执志好栖息”,以表述山林中幽深曲折的环境可切断与市井的所有联系。陈淳所作《菩萨蛮山园》中写道:“山中寂静无人到,松筠满眼平生好。”静谧无扰的生存环境是隐士免于外界打扰所能选择的最优居所。此外,山居也是避世之所。如周贺所述“路远少来客,山深多过猿”。因而,空间营造多利用山中地势环境的高、低、曲、折分割空间,并以不同景物搭建层层屏障,以使所居环境更为幽深。
    4.2.2  闲游、抒情
    仰观山、俯听泉,在中国传统文化典籍记载中是文人墨客笔下最常出现的环境描述语。仰观山势恢宏,俯察曲水潋滟。这种“桃花流水窅然去,别有天地非人间”的生活氛围,可令观者心中愉悦,而文人墨客也借闲游抒情山水,赋诗作画。如陈羽的《题山居二首》“云盖秋松幽洞近,水穿危石乱山深。”在闲游间,文人墨客不仅从环境中得到启发,赋诗写文,更在寄情山水之时一解忧愁。郭熙《林泉高致》中认为“君子爱山水其缘由在于丘园养素,所常处也;泉石啸傲,所常乐也”[5]。在中国传统环境思想中,山水是文化创造的源泉。因而空间营造多采用景物的不同搭配,如翠竹、冷泉、幽径、危石等同样的元素通过不同的布局组合创造出不同的景致供文人抒写。如萧纲看重“玲珑绕竹涧”,徐陵则关注“竹径蒙笼巧”。
    4.2.3  净化、苦修
    除了供官宦避世、文人墨客闲游外,山居也是浮屠或是修道者修身顿悟之所。虽然不同学术流派对于“自然之道”的解读不同,但认知自然发展规律、顺应自然,不受事物外部表象迷惑而明晰其本质的探索目标是一致的。《佛说无量寿经》中对自然的认知是“国中万物,严净光丽,形态殊特……清风时发,出五音声,微妙宫商,自然相和”,描述了自然万物生长与周边环境关系的和谐相融。而老子《道德经》认为“万物并作,吾以观复。夫物芸芸,各复归其根。归根曰静,静曰覆命。覆命曰常,知常曰明。”万物生长循环往复,最终要回归根本,而回归根本是自然规律。庄子认为“注然勃然,莫不出焉;油然寥然,莫不入焉。已化而生,又化而死”。自然万物的变化生死注定,不需拘泥于这生死,要脱离表象看清道的本质。然而如老子所言:“五色令人目盲,五音令人耳聋”。人在与外界事物接触过程中会受到诸多影响,因此,远离尘嚣、清幽隐秘的山林成为修行的最优场所。故而,居所营造更侧重选址以及空间分割与自然景物的关联。

    5  山居的象征意义对空间形成的影响
    山居在文献典籍中象征了钟灵毓秀之所。《说文解字》记载:“山,宣气,生万物,有石而高”。《尔雅·释山》中对不同形状、属性的山进行了概念上区分:“山大而高,崧;山小而高,岑”。山于古代中国是万物之源,《五运历年纪》记载:“盘古之君,龙首蛇身,死后骨节为山林”。因古人视山为神,故而赋予“山”以神居之所的象征意义。自先秦时代起,山是与天沟通的场所,如《白虎通·封禅》中记载:“故增泰山之高以报天”。后期随诸子百家等学术流派的变迁,山居的象征意义也不断变化,因而形成了既充满矛盾却又相辅相成的语境空间,如孔子所云:“仁者乐山,智者乐水”[6]。而反映至空间上便构成了所居之地的多重样式。曲径幽深却可洞察天下;静谧无丝竹却又有飞鸟入林之嘈杂。这种相辅相成、相斥互补的空间搭配为中国传统园林的营造提供了参考范式。《园冶》相地中明确提出:“山林地最优,其形内含高凹、曲深、平坦,自成天然,不烦人工”[7]。

    6  山居对中国传统环境设计的影响以及其现代功用
    古代先祖崇敬山川自然、喜好山居,认为山水环境会对人格品性、身体健康产生直接影响。《玄女·青囊海角经》中记载:“福厚之地,人多福寿;秀颖之地,人多轻清”。此外,古人认为水是滋养万物之源,而山是万物孕育之根本,因此居于其中是与自然融合,洗净身心的最优选择。而这种对山居的体悟,随时间、文化的积累完善了中国传统环境思想中对山水的认知。山水环境观不仅影响了古人的村落选址,如《管子·乘马》:“凡立国都,非于大山之下,必于广川之上”。对后期中国传统园林的营造也产生重要作用。如“一池三山”“三山五园”等环境营造格局,其建造理念便源于古人对山水自然的认知与效仿。
    6.1  山居与空间范围的认知
    谢灵运在《山居赋》中写道:“其居也,左湖右江,往渚还汀。面山背阜,东阻西倾”。文中所描述的居所与周边环境的关系,辐射范围广阔,不仅左湖右江,更北靠二巫西接双峰。而郭熙在《林泉高致》中曾描述过观山之法。认为“山水,大物也。人之看者,须远而观之,方见得一障山川之形势气象。”因此,对于山居的空间认知呈现远近2个层面,即山川大环境,与居所小环境。小环境内嵌于大环境之内,“或隐或现”。 隐时不扰山林万物,与山野自然融合。现时,则以居者不同的视角及文化背景创造多样的空间形式,以使其独立于山川自然,而从外部观之达到“坐于庐中可观天下”的营造目的,使山居之地虽小却融入山川之中,既承于山川之精华,又不扰山水自然运行。而“或隐或现”的居住选址方法实现了“既融于山川自然又主于山川环境”的建设目的。此外,山居注重“气、势”相合,即山形有势,山中生气,微观看形,宏观看势。
    6.2  山居与空间营造的认知
    山形画法中强调“山形步步移,山形面面看”(郭熙《林泉高致》),不同角度所构成的山居景色不同,因此山居空间注重赏景角度多元,即山居注重居所空间的“幽曲转折”。
    所谓“幽、曲”是指空间的延展与所达深度。山居之地多位于山林深处,空间上与世隔绝,既独立且又融合于自然。因此在传统园林建造中常以“障景、隔景、夹景”等造园手段在有限范围内延展空间深度,以创造幽深的视感。环境之幽依靠竖向植物、山石等遮挡或围合出半封闭空间。而环境之曲依靠横向路径,山间小径因屏障而蜿蜒向前,在视觉上创造出深远之感。所谓“转、折”是指空间层次。程羽文曾描述山居环境为“门内有径,径欲曲。径转有屏,屏欲小”。观中国传统园林构建,《园冶》中记载:“园地惟山林最胜,有高有凹,有曲有深,有峻而悬,有平而坦,自成天然之趣”。山居之所借用山林地的高、低、曲、直以达到“藏、隐”的目的,若“松林隐蔽藏小舍”的描述。传统园林在营造过程中也注重空间层次的构建,采用借景、藏景、缀景等营造技术手段,从视觉上形成空间的藏、隐,实现园林多层次的空间建造,而重建的多层次空间则创造出多重景致的观感。而园林设计中,营造者选取植物、山石等自然元素组合成不同空间,以环境内部的奇巧突显环境之美。
    6.3  意境空间
    布莱恩·劳森认为空间语言可传达出投资者、设计者和使用者的社会地位[8]。因此,空间可以通过对不同景物一定的排列组合传达语意信息,或体现建造者的品德个性,或传达建造者的心境。
    山居一直被赋予精神含义,而选择山居的行为也被视为一种生活理念,即提供一个静谧的场所,虽与世隔绝却又可观天下。因此,山居空间的形成带有强烈的语意表达,或体现山居之人的学术趋向,或表达山居之人的情感状态。如王维《山水诀》中所述:“肇自然之性,成造化之功。或咫尺之图,写千里之景。”因此,山居之人通过对不同景物的组合创造出不同空间,以抒写内心情感,而这种带有感情色彩的空间被称作意境空间。
    6.4  空间的动态性
    山水不是死物。山中气运萌生,水系循环往返,山中景致也在时时变化。动植物经历生长死亡,自然天象则随机而至。因此,山居之景并非一成不变而是时时变化,且每一分变化都体现出一定的自然规律,山居之人在欣赏这时时变化的景致时可参悟到自然的发展规律。如“桂树秋来风满枝,碧岩归日免乖期”(吴融《山居即事四首》)。这一“动态性”也同样被引用至中国传统环境的营造中,利用框景、点景等营造手段突出空间内的景物变化,犹如“花落中庭树影移”(吴融《山居即事四首》)的描述。因此,在传统园林营造中为突显空间的动态性,常利用四季植物变化来营造不同观感的景致。
    6.5  山居对环境设计的启示及现代功用
    山居对空间范围的启示在于,山居之所既融于山水自然环境内,却又主于山水环境。在居住选址时考量大、小环境2个层面。在选址初期勘测其地势,察寻其山脉走向及水文源头,从宏观角度评测选址之地的环境优良,在构建环境之时顺应自然山水走势,而微观环境则基于周边地势而建。因而,传统园林在设计时注重选址以及所选之地与周边环境的关系。《园冶》中也着重指明“相地合宜,构园得体”的营造理念。山居对空间营造的启示是,采用“幽、曲、转、折”的设计手段营造步移景异的空间效果,利用山石、冷泉、草木等景物通过不同组合搭配构建丰富的空间效果。山居对空间语境营造的启示是采用不同的空间分割模式以及不同景物的选取营造不同的语意空间以表达居者对山林自然的观感。而观中国传统园林营造,通常采用借景、点景、框景等手段营造具有一定语意信息的空间意境,通过效仿自然之态,浓缩自然精华,以表达造园者对自然本质的感悟以及文化偏好。山居对空间动态性的启示是,利用植物生长周期特点营造四时不同之景,利用植物一天中的生长变化创造时时之景,这种建造手段既促进了空间的动态性,又增添了空间的层次性。
    因此,现代环境设计可以借鉴山居对空间范围选址、空间营造、空间语境表达以及空间动态性创建等方面的建造手段,重新规划环境内的空间功能、植物配置和景致搭配,以此方式达成中国传统环境思想中所倡导的人与环境“相和”的关系。

    7  结语
    从山林觅食到平原开垦,再从平原耕种回归山林避世,以物质世界角度看,是从“茹毛饮血”至“舍宇楼阁”的过程,但从精神角度分析,是从适应自然、求得生存到净化身心、提升修养的转变。在古代中国,山意味着灵气所聚之地,因而,山居是与天地灵气交流的最好场所,这种交流从心境不安到心如止水,心绪不再烦扰只感悟自然万物的变化,而心绪的静止只是暂时的修整,心境提升而带来的变动正随着对自然的领悟一触即发。因此,古人山居是对中国传统环境思想继承发展的一种实践行为。
    顿悟、苦修、净化是山居精神的关键词,幽深转折是山居空间的概括,静翳清明是山居语境的表达,因此,借鉴山居空间,现代环境设计营造出的空间既独立存在于自然环境之中,又不扰乱自然环境的生长,空间分割独立却又与周边区域相连,空间选址隐于城市之中却又可观外界变化。多重空间层次的建设目标不变,主次分明,远近相宜;组合空间的元素不变,仍是自然动植物与万变天象的不同搭配。
    目前,现代环境设计更偏向于追寻效仿西方现代的极简环境设计,古代所遗留下的传统环境思想在现代环境设计中鲜有体现,加之城市现有的规划格局与发展需求已难再塑造“真山真水”,然而在城市环境体系的构建中处理好人与环境的和谐关系才是最为重要的。虽然无法如古代保留真山真水,但山居观中所体现出的人与环境“相和”的关系可被现代设计所借鉴,且山居环境中所体现的营造手段仍可被现代环境设计所运用。

    参考文献:
    [1] 梁漱溟.东西文化及其哲学[M].北京:商务印书馆,2012.
    [2] 缪文远.战国策[M].北京:中华书局,2006.
    [3] 王其亨.风水理论研究[M].天津:天津大学出版社,2005.
    [4] 孙通海.庄子[M].北京:中华书局,2007.
    [5] 郭熙.林泉高致[M].济南:山东画报出版社,2010.
    [6] 宗文举.《论语》注译与思想研究[M].天津:天津人民出版社,1998.
    [7] 张家骥.园冶全释[M].太原:山西古籍出版社,1993.
    [8] (英)布莱恩·劳森.空间的语言[M].杨青娟,译.北京:中国建筑工业出版社,2003.


    (编辑/刘欣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