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园林
期刊搜索:
  • 当期推荐
  • 期刊检索
  • 目录索引
  • 业界新闻
  • 投稿须知
  • 广告服务
  • 友情链接
  • 联系我们
  • 返回首页
远程稿件处理
期刊杂志

    生态园林的思想内涵与规划设计实践

    关键词:风景园林;生态园林;思想内涵;设计方法

    Key words:landscape architecture; ecological garden; ideological connotation; design method

    摘要:“生态园林”的概念自从提出来就定义宽泛,人们的理解莫衷一是,其在实践中更是停留在表象或技术上,未在思想和方法等深层次上产生作用。应将园林学科特点与生态学结合,探讨生态园林的思想内涵,形成基于生态学的园林规划设计思想和方法,从而提出生态园林更为科学合理的定义,总结出生态园林规划设计的方法,并以3个不同类型的案例来说明。

    Abstract:The concept of "ecological garden" has been broadly defined since it appeared. People have different understanding of it. It stays on the surface or technical level in practice, and does not deeply effect the thought and method. We should combine the characteristics of landscape subject and ecology, discussing the thought of ecological garden to form design ideas and methods based on the ecological landscape planning. Then we can put forward a more scientific and reasonable definition of ecological garden and summarize the methods of ecological landscape planning and design, with four different types of cases studies.

    内容:

    “生态园林”(ecological garden)一词首先是由中国园林工作者提出的,它最早出现于1986年5月11—14日中国园林学会城市园林和园林植物学术委员会在温州联合召开的《城市绿地系统、植物造景与城市生态》学术讨论会上[1]。
    生态园林的概念一经提出,很快就得到全国各地的广泛响应和积极探索。历经30年的发展,生态园林一词不仅早已深入人心,而且出现了大量有关生态园林的研究论著和实践案例。然而,关于生态园林的概念,至今尚未形成一个公认的、具有可操作性的定义,人们对生态园林的理解往往见仁见智、莫衷一是,许多实践案例也缺乏明确的说服力,甚至是纯粹的概念炒作。
    从现有的研究成果中不难发现,生态园林的定义都十分宽泛,如“以人、社会与自然的和谐为核心,用生态学原理研究植物个体和群落与环境的关系,以及植物群落的发展、组成、特性及其相互作用,扬其共生,避其相克,形成有规律的人工生态经济系统。[2]”这类定义大多从生态学的角度出发,简单地阐释了生态学对园林的影响以及植物群落的营造原则,并未触及园林的规划设计思想与方法,同时极易对生态园林发展方向产生片面的引导。
    在实践中,“建设多层次、多结构、多功能、科学的植物群落,建立人类、动物、植物相联系的新秩序,达到生态美、科学美、文化美和艺术美”成为生态园林的建设目标。但是,这种概念化、理想化的目标不仅对实践缺乏指导,而且很多概念本身就含混不清,以为“多栽树少种草”,或者营造“顶级植物群落”就是生态园林了。“生态美”也常常与“自然”“荒野”“野趣”等概念混为一谈。或者强调园林的生态、环境功能,以及生态、环境工程技术在园林中的应用。凡此种种,表明“生态园林”的概念对园林规划设计的影响依然停留在表象上或技术上,尚未在思想和方法等深层次上产生作用。

    1  生态园林的思想内涵
    探讨生态园林的思想内涵,必须从“生态学”(ecology)的定义及其研究领域的特点入手。众所周知,生态学的概念最早是由德国生物学家海克尔(Ernst Haeckel,1834—1919)在1866年提出的,其定义是“研究生物体与其周围环境(包括生物和非生物环境)相互关系的科学”[3]。作为生物学家,海克尔特别强调了动物与其他生物之间的有益和有害关系。
    经过一个多世纪的发展,生态学的重点已转变为“研究生物与其环境之间的相互关系”[4]。虽然研究领域在不断扩大,但是生物与生物、生物与环境之间的关系,始终是生态学研究的核心。也就是说,研究并揭示生物与其环境之间存在的却又“看不见”的关系,构成了生态学与生物学、环境学、地理学等相邻科学在研究内容和方法上的主要差异。
    早在20世纪60—70年代,不合理的工业化、城市化进程以及人类对自然的过度攫取,造成全球生态、环境日益恶化的问题引起世界各国的高度关注,保护生态、环境的意识和要求也日益提高。与此同时,园林绿地在保护和改善生态、环境方面的作用也逐渐受到人们的重视,在园林绿化建设中更加注重生态、环境效益的要求也日益高涨。就是在这一背景下,中国的园林工作者们提出了建设生态园林的倡议,强调园林绿地生态、环境效益的充分发挥。因此,早期的“生态园林”研究集中于植物单体或群体的生态、环境效益方面。
    随着我国城市化进程的不断加速,各地出现了园林绿地的建设热潮。但是在商业化风气的影响下,园林绿地建设出现了人工化、高价化、外来化、形象化等问题,甚至对原有的生态、环境产生了极大的干扰和破坏。于是,园林景观“自然化”和工程技术“生态化”的要求,成为园林绿化行业从业人员的共识,生态园林建设朝着低成本、易养护、自然化、野趣化的方向发展,各种野生动植物、生态工程技术、环境友好材料在园林绿地中大量出现。
    概括起来,现阶段人们对生态园林的认识,着重体现在3个层面上:一是从园林绿地的“生态功能”出发,认为生态园林应最大限度地发挥其生态、环境效益;二是从园林绿地的“生态美学”出发,认为生态园林应具备“生态美”“自然美”“乡土化”等美学形式,强调乡土植物、野生植物的应用;三是从园林建设的“生态技术”出发,认为生态园林应注重生态工程技术和环境友好材料的应用,强调节能减排、循环利用等环境保护意识,以及对自然资源的合理利用等。上述认识虽然十分重要的,但似乎还不足以揭示生态园林的本质,也不能解决在规划设计中如何体现生态思想的问题。为此,我们还须回归园林学科本身,从其特点出发探寻与生态学的结合点,使生态学原理、方法等能够在园林规划设计中得到体现,最终形成基于生态学的园林规划设计思想与方法。
    园林主要是以动植物、土壤、水体、天空等自然要素,结合建筑、园路等人工要素营造游憩空间的艺术,动植物、环境空间和游人构成园林艺术中的三大主体。以往的园林建设片面认识“以人为本”,把人的需求和喜好放在首位。而生态学要求优先考虑生物、环境之间的关系,并且健康的生态系统能够更好地为人类服务。因此,生态园林的定义应该是“基于生态学思想和原理来协调园林中的动植物群落与环境空间之间的关系,并为游人提供了解特定的生态系统及其典型特征的园林类型。”也就是说,生态园林强调对自然生态系统及其规律的认识,以此作为园林景观营造的重要依据,并使人们通过游赏活动增加对自然的了解,提高人们热爱自然的意识和保护自然的能力。

    2  生态园林规划设计方法
    生态园林的核心思想是在处理动植物群落、环境空间和游人活动三者关系时,将动植物与环境空间的关系置于优先考虑的位置,首先根据场地的自然条件、生态环境和景观类型等,营造最适宜动植物群落发展的环境空间,并在此基础上安排适宜的游览活动内容,同时避免游览活动对动植物群落或环境空间的过度干扰或破坏。
    因此,生态园林规划设计的基本方法是以自然景观和生态系统为参照,以科学的动植物群落与环境空间之间的关系为基础,营造与当地的自然条件、生态环境、景观类型相适应的动植物群落类型和环境空间特征。游人活动必须兼顾动植物群落和环境空间的特点及要求。在动植物群落、环境空间和游人活动三者之间,环境空间起着重要的纽带作用,它既要为动植物栖息创造有利条件,又要为游人活动提供舒适的空间。
    此外,植物群落和环境空间是园林物质空间构成的主体,也是规划设计师们易于掌控的规划设计要素,因此成为园林规划设计的重要内容。动物群落的形成有赖于植物群落的特点;而游人活动一方面受到人的行为方式的影响,另一方面要依据动植物群落和环境空间的景观特色营造。因为动物群落和游人行为一般较难掌控,生态园林规划设计过程中,规划设计师通常在明确植物群落和环境空间的基础上,继而对动物群落和游人行为进行合理引导和推测。
    园林物质空间的构成要素主要有植物、水体、土壤、天空、气候等自然要素,以及建筑、小品、园路、铺装等人工要素,前者与场地的地理、地貌等自然条件和自然特征息息相关,后者常常与场地的人文景观类型关系密切。生态园林规划设计强调以自然要素为空间构成的主体,从植物群落和环境空间的关系入手,首先塑造适宜的园林物质空间。具体而言有2种方法,或者先从植物区系的特点出发,确定典型的植物群落类型,再为其创造适宜的生长环境,即“适树适地”原则;或者从场地及区域的地理、地貌特征出发,创造典型的地貌景观类型,再据此选择适宜的植物群落,即“适地适树”原则。
    也就是说,生态园林是一种与当地的地理、地貌、气候等自然条件和自然环境特征高度吻合的园林类型,着重于再现当地自然景观和文化景观的特征典型。因此,生态园林规划设计应从当地的自然环境特点入手,对其地理、地貌类型和动植物区系特点进行深入研究,据此确定生态园林的规划设计方向,使园林的环境空间特征与当地的自然景观特征相一致,并使游人对当地自然景观的特点更加了解。鉴于自然环境空间和园林环境空间在地形地貌、空间尺度上存在巨大差异,生态园林环境空间的塑造不可能是自然环境空间的简单模仿或浓缩,而应是基于自然环境空间特点的再创造,使得园林环境能够在咫尺空间再现当地的自然环境空间特点,并且借助园林绿地体系来展现当地自然环境空间的整体特征。

    3  生态园林规划设计案例
    基于上述生态园林的概念,规划设计应本着“因地制宜”的原则,在深入研究“场地”的自然条件、地貌特征、景观类型、生态系统的基础上,筛选出适宜的生态因子,并以其相互作用作为规划设计的重点,突出生态园林的典型特征。
    3.1  基于山海关系的海岸带生态景观规划——日照阳光海岸(北段)
    我国拥有广阔的海疆,海岸线总长度达32 000km,其中大陆海岸线长达18 000多km[5]。长期以来,人们片面注重海岸带的经济价值,却忽视了对自然资源的保护,导致海岸带的生态系统退化,环境质量下降,自然风貌丧失。因此,在海岸带的开发热潮中,对生态景观的保护日趋重要。日照阳光海岸(北段)生态景观规划就是基于海岸带的生态因子、协调各类用地关系的案例。
    海岸带是海洋与陆地的交界地带,包括海岸、潮间带、水下岸坡三部分。由于陆地构造、海洋水动力、生物、气候等因素的共同作用,海岸带的地貌形态十分复杂,生态系统极为脆弱。日照阳光海岸(北段)呈南北向狭长的带状,东侧临海,西侧是山丘环绕的谷底,山地、微丘、缓坡、河谷、冲积平原等构成典型的微丘地貌特征(图1)。虽然城市建设主要集中在面海的陆地部分,但是陆地地貌、植被,尤其是水系生态环境的改变,也将对海岸带的生态环境产生直接的影响。因此,海岸带生态景观规划不应局限于海岸带本身,而应将范围扩大到与海岸带关系密切的整个丘陵地区。
    在“山海”这对生态关系中,水起着巨大作用。海陆水循环最直接地表现出“山海”的有机联系,海洋向陆地提供淡水资源,陆地借助河流向海洋提供养分、泥沙,共同维系着海岸带的生态平衡。
    此外,在自然地理地貌特征的基础上,因海洋和陆地受热不均匀而在海岸附近形成的海陆风循环,对植被的发育也有着很大影响。海陆风循环造成“山海”之间温湿度、盐度的梯度变化以及海雾的形成,直接影响到海岸植被的发育,形成由山到海不同植被景观的梯度变化,以及多层次、多等级的动物、鸟类生境,并对人居环境的品质、舒适性产生重要影响。海岸是动物、鸟类觅食的重要场所,山林、农田,河流中上游区域则是动物栖息、筑巢、繁衍的主要区域。
    在研究海岸带地貌、生物特性及其成因的基础上,日照阳光海岸(北段)生态景观规划提出了“基于山海关系”的理念和手法,对地形、土壤、水文、植被、动物、气候等生态因子进行分析和评价,得出场地的土地生态敏感性和土地生态适宜性评价图附图(图2、3),将之与土地利用现状和规划相比较,对不适宜的建设用地进行调整,确保在对海岸带进行开发时保持生态系统的完整性和地域景观的典型性。
    日照阳光海岸(北段)生态景观规划的核心环节在于建立“山海”之间的生态廊道,恢复“山海”生态系统的链接,进而保护并重建丘陵地带海岸带景观的典型特征,强化区域山水交错的空间格局与山海一体的地域特色。“山海”生态系统的链接有助于保护生物多样性、促进动植物的迁徙、连接破碎的生境、防止种群的隔离以及恢复海陆水体、物质、生物循环的生态平衡,恢复“山海”之间的自然联系。
    与常见的平行于海岸带的规划手法不同,日照阳光海岸(北段)生态景观规划强调了“山海”之间的横向联系。借助于山林(山地)、水系(河谷)、农田(缓坡、平原)防护、道路等生态廊道的规划,加强海岸带两侧山与海的横向连接作用,在由山至海的生态景观序列中形成一系列横向链接,重建整体的海滨景观风貌,恢复海岸带生态系统的完整性(图4)。
    3.2  基于气候带特征的植物园设计——海尤尔领地(地中海花园)
    海尤尔领地(Le Domaine du Rayol)位于法国南部地中海沿岸的勒拉旺杜(Le Lavandou)和圣特罗佩(Saint-Tropez)小镇之间。为了展示当地丰富的生态资源和优美的海岸景观,沿海保护部门希望将其中20hm2的林地用于旅游开发,包括需要全面保护的15hm2海滨沼泽地,以及用来展示外来植物的花园。
    1989年,沿海保护部门邀请吉尔·克莱芒(Gilles Clément)设计这个花园。克莱芒不仅对植物有着很深的造诣,而且热爱旅行,他试图将其丰富的植物知识和旅行阅历相结合,在此展现世界各地类似地中海气候带的典型风貌,因此给花园取名为“地中海花园”(Le Jardin méditerranéen)。这种基于植物区系的气候带特点和原产地地理特征的园林设计手法,反映出将植物景观营造与自然地理特征相结合的生态思想。克莱芒希望游人在此了解地中海气候带及其植被的典型特征,而不像传统的植物园那样孤立地观赏植物。
    地中海气候带的生物多样性特点十分突出,仅占地球表面2%的表面积就包含了全球20%的物种丰富度,超过26 000的特有种。同时,海尤尔领地坐落在向阳的临海山坡上,拥有茂密的松林和灌丛,以及典型的海滩、岬角、沼泽等海岸带景观。克莱芒首先选择姿态雄伟壮观、适合当地生长的树木作为花园的背景和骨架,再将一些经过多年驯化的外来植物引种到花园,形成特色植物。在面积约7hm2的花园中,根据地形、坡向、温湿度等环境条件,设计了11个主题园区,包括2个本土的园区,即地中海园和海洋园,还有9个引种园区,即地中海景观(加那利园、加州园、南非园、澳洲园、智利园)、干旱气候带和亚热带景观(亚洲亚热带园、新西兰园、美洲旱地园、美洲亚热带园),后者是为了弥补其他园区缺少夏季花卉的热烈色彩而引入的[6](图5)。
    其中,地中海园由本地植物组成,以特别适应地中海干燥炎热的夏季气候和林火发生的岩蔷薇为代表,草莓、开心果、石楠、月桂等都是地中海地区中常见的植物(图6)。海洋园(Le jardin marin)不同于地面上的花园,它以礁石、海草和沙滩为主,形成海洋栖息地花园(图7)。加那利园(Le jardin des Canaries)园中营造出加那利群岛的3种景观类型,以非洲西北部大西洋中的火山群岛为模板,让游人感受到地中海气候带的景观多样性。加州园(Le Jardin de Californie)展现的是一种典型的加州丛林景观,由于频繁遭遇干旱和火灾,植被无法演替成森林,呈现出明显的灌丛景观。南非园(Le jardin d'Afrique du Sud)表现了2种景观类型,其一是南非开普半岛(Cape Peninsula)上高山硬叶灌丛构成的地中海景观,以山龙眼、石楠、帚灯草等植物为标志;其二是干燥的台地高原景观,以含羞草和芦荟等大量的多刺肉质植物为特色。澳洲园(Le jardin d'Australie)坐落在山谷中,展示了以桉树、含羞草、桃金娘科和山龙眼科植物为主的常绿灌丛和绿色高沼地(moorland)等奇特的景观(图8)。
    海尤尔领地的地中海花园借助地中海景观的塑造,为游人提供了一个认知自然、欣赏自然和自然创作的场所,它成功地将陆地、海洋等自然遗产保护和游赏体验结合起来并相互促进,加深了游人对地中海气候带的认识,以及对自然的热爱,创造出一个与自然相和谐、反映领土景观典型特征的园林环境,成为展示自然生态和传播园林文化的范例。
    3.3  基于雨水资源利用的公园设计——比扬古公园
    水不仅是最重要的自然资源,也是生态环境中最敏感的影响因子,水资源的合理利用与水生态环境的有效保护构成生态园林建设的核心内容。在城市中,由于人为的干扰,不仅雨水这一重要的资源未能得到有效利用,而且人们还时常为洪涝灾害所困扰。于是,基于雨洪管理的“低影响开发模式”受到人们的高度重视,出现了许多集雨型园林绿地作品,比扬古公园(Parc de Billancourt)便是其中的代表。
    比扬古公园位于巴黎西郊的布洛涅-比扬古(Boulogne-Billancourt)小镇上,邻近塞纳河,自20世纪90年代起,这里就利用雷诺汽车制造厂搬迁后留下的旧厂区规划建设一座占地约74hm2的新区,比扬古公园就位于新区的中心,面积约7hm2[7]。比扬古公园的特点是将雨洪管理与园林造景相结合,利用雨水资源为景观营造服务,形成生态化的园林设计方法,而非雨水收集系统与常见公园景观的简单叠加。首先是根据降雨量的变化来设计公园的空间结构和竖向变化:公园整体下沉如同“盆地”,四周围以挡墙和护栏,当暴雨降或塞纳河泛滥时,关闭管道阀门就将开阔的空间转变成调节水位的滞留池。同时,公园内部也根据降雨量的不同形成不同的高差变化,从园路到草坪和树木种植区,再到砾石滩、植草沟和蓄水池,高度逐渐下降,形成不同的干湿变化区域,满足不同降雨条件下的公园使用要求(图9)。
    其次是对雨水进行处理,确保其达到排放或营造水景的水质要求。整体下沉的公园和土壤的渗透性,使园内大部分雨水直接渗入地下,起到涵养地下水的作用。地表径流经过下凹式沙地、砾石、植草沟的过滤,汇聚到蓄水池中(图10)。而储水池中的沼泽湿地,也对水质的改善起到一定作用。公园周边的雨水收集和过滤机制,确保公园中水景的营造有足够的水源。同时,部分水也被引到这个下沉式公园中,经过过滤后再排入塞纳河,避免对河水造成污染。为了防止园内的植被长期被水浸泡,园内也设有排水系统,并通过阀门来控制水位。雨水除了营造水景之外,还被用来浇灌植物,使得一些喜湿植物在干旱季节也能健康生长。
    再者,公园景观的营造也与水有着密切关系。丰富的竖向变化形成园中多变的干湿环境,为多样性植物景观的营造奠定了基础。公园四周以“壕沟”来界定范围,类似古代的护城河,确保公园与社区之间完美的视觉连续性。北部光照充分,环境较为干燥,适合喜干旱植物的生长。南部光照不足,环境较为湿润,适合喜湿植物,形成静谧的思考空间。中心的地势最高,种植需水量较少的缀花草地,是园内最开阔的活动空间。西部被处理成水面,并借助“围堰”形成的露台与街区沟通,在此可俯瞰整个公园景色。东部则是一面缓坡,布满茂盛的植被。
    园中大量种植乡土植物,不仅植物群落更加稳定,而且形成浓郁的地方特色,如风铃草、大雏菊、缬草、雪柳等白色系花木形成充满野趣的漫步小径,以及樱桃、白桦等行道树形成“岛屿”中风光各异的小径(图11)。结合水景的营造,比扬古公园吸引了大量的鸟类和昆虫,成为多样性动植物理想的栖息地[8]。

    4  结语
    生态园林的概念具有三重内涵,其一是从生态学的本意出发,把生态园林理解为园林绿地中动植物、环境与游人的和谐关系;其二是从园林绿地的生态、环境效益出发,要求最大限度地发挥园林绿地的生态、环境功能;其三是从工程技术角度出发,强调生态、环境工程技术在园林绿地中的应用。就生态园林设计思想和方法而言,第一层含义无疑更加重要,文中选择的几个实践案例清晰地表达出这一观点。这些案例虽然都是一些特殊的园林类型,之所以选择这几个案例,是因为它们更好地阐释了生态园林的本意,但并不是说生态思想只能反映在这类园林中。相反,这些案例采用的规划设计方法在其他园林类型中也具有普适性意义。

    注:文中图片除注明外,均由北林地平线景观规划设计院提供。

    参考文献:
    [1] 中国园林学会,城市园林,园林植物学术委员会联合学术讨论会纪要[J].中国园林,1986(3):61-62.
    [2] 杨清,许再富,易国南,等.生态园林的特征及构建原则综述[J].广西农业科学,2004(1):11-14.
    [3] 阳含熙.生态学的过去、现在和未来[J].自然资源学报,1989,4(4):355-361.
    [4] 马世骏.生态学发展趋势估计[J].生态学进展,1990,5(1):1-2.
    [5] 范晓婷.我国海岸线现状及其保护建议[J].地质调查与研究,2008(1):28-32.
    [6] Virginie Pierson de Galzain, Bonnel G, Clément G. Les jardins du Domaine du Rayol\Voyage en Méditerranées[M]. Aubanel, 2008.
    [7] 约瑟·路易·马泰奥,司马蕾.工厂,布洛涅-比扬古,法国[J].世界建筑,2011(7):100-104.
    [8] Zub J. Les nouvelles esthetiques de l'eau dans les parcs urbains contemporains[J]. Sciences agricoles, 2013(9) : 16-18.

    (编辑/王媛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