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园林
期刊搜索:
  • 当期推荐
  • 期刊检索
  • 目录索引
  • 业界新闻
  • 投稿须知
  • 广告服务
  • 友情链接
  • 关于我们
  • 返回首页
远程稿件处理
期刊杂志

    而今迈步从头越——写在我国风景名胜区事业35年

    关键词:风景园林;保护人才;赶超;圆梦

    Key words:landscape architecture; protection of talent; catch up and surpass; realize the dreamlandscape architecture; protection of talent; catch up and surpass; realize the dream

    摘要:风景资源保护和开发利用关系的处理,始终伴随着风景名胜区事业发展的整个历程,风景名胜区所取得的一切成就离不开技术支撑,人才是关键。35年的历程已经过去,新的30年将是风景名胜区事业汇入中华民族伟大复兴之洪流的30年,到新中国成立百年之时也将是我国风景名胜区赶超国际现代化先进水平之日。风景名胜区实现现代化的标志:更加生态化、艺术化、科学化、知识化、个性化、规范化、标准化、系统化。习近平同志一系列治国理政思想,对于我国风景名胜区事业的发展具有战略性指导意义。

    Abstract:The most important thing of being in charge of this work lies in the word "initiative". The treatment of the relationship between landscape resources protection and development and utilization always accompanied the entire course of development of the landscape architecture cause, and all the achievements of scenic areas cannot be separated from technical support, and talentsare the key. 35 years of the process has passed, and the new 30 years will witness the integration of the scenic area cause into the cause of the great rejuvenation of the Chinese nation, and upon the centenary of the founding of the new China, the famous scenic sites of China will catch up with and even surpass the international advanced level of modernization. The signs of modernization of scenic areas include: being more ecological, artistic, scientific, knowledgeable, personalized, normalized, standardized and systematic. President Xi's series of national governance ideas are also of a strategic guiding significance for the development of famous scenic sites for China.

    内容:

    风景名胜区在我国古已有之,但作为一项设立制度的系统性国家事业,35年前才正式起步。我见证了此一事业从无到有,从小到大,从局部到逐渐完善,以至形成现在这样全方位发展之大事业的全过程。35年的成就蔚为卓著,可喜可贺!
    浙江风景名胜区事业作为国家事业的组成部分,在今天我们为之纪念之际,抚今追昔,倍感有必要写点什么留给后人,以期了解这段有意义的历史,并起到承前启后、继往开来的作用。
    记得早在“文革”结束不久,浙江就启动了医治风景名胜点创伤的工作,这是因为浙江省地理环境七山一水二分田,山川秀丽,人文荟萃,以西湖为突出代表的名胜古迹众多,有重视风景名胜的传统。浙江虽是资源小省而风景名胜资源却是大省,因而风景名胜工作启动相对较早。1976年“文革”结束,1977年杭州湖滨公园就实现了改造,“断桥残雪”“平湖秋月”“曲院风荷”“花港观鱼”……依次修复,灵隐、净寺、雷峰塔复建,刘庄、汪庄开放,……也都一一提上议事日程。普陀山佛像重塑工程大规模开展。1979年4月,国家建委城建总局在杭州召开了全国自然风景区座谈会,这次会议成为我国风景名胜区事业的开锣前奏,具有里程碑意义。
    从1982年西湖、普陀山、雁荡山、富春江-新安江被批准为第一批国家级风景名胜区开始,浙江省已形成22处国家级、37处省级风景名胜区(其中西湖、江郎山已列入世界遗产名录),有山岳型、湖泊型、江河型、溶洞型、海岛型、宗教文化型……类型较为丰富,总面积逾6 000km2,约占全省陆域面积的6%。为加强风景名胜区工作,2015年初经省编办批准,浙江省建设厅单独设置风景名胜区管理处。35年来,浙江省逐步建立起风景名胜区管理完备的法律法规体系,各级政府都设有主管风景名胜区工作的机构,各风景名胜区管理机构日渐完善,并且各级财政每年都给予建设维护专项补贴。风景名胜区的景观环境、生态环境均得到明显改善。
    浙江省风景名胜区事业的成长首先是中央及省委省政府的重视和支持。许多重要场合省政府主要领导亲自到场指导。比如,1985年省府办公厅召开会议评选第一批省级风景名胜区,万学远省长亲自出席,1990年在雁荡山召开第一次全省风景名胜区工作会议,柴松岳省长不远数千公里从省外辗转赶到会场亲自做报告,并从这次会议开始省财政每年给全省风景名胜区专项补贴,从起始87万元/年到2017年达4 500万元/年。而后几次全省风景名胜区工作会议均有省领导亲自出席并讲话。
    风景名胜区事业是一项新兴事业,前无古法,我的体会是主管这项工作最需要的是“主动”二字,不唯上不唯书只唯实,只要事业需要就应主动推进,敢为人先。早在1980年,浙江省就开展了风景资源普查。1983年省建设厅组织了省科协、省风景园林学会、省有关行业及大专院校对普陀山进行综合考察。35年来浙江省为风景名胜区事业下达了众多科研课题,比如《浙江省风景资源评价研究》《浙江省风景名胜区特许经营管理研究》《浙江省风景名胜区体系规划》《浙江省风景名胜区现状、问题及思路对策》《风景名胜区营造活动与风景环境关系研究》《风景名胜区规划实施评估研究》《风景名胜区管理评价体系研究》等。榜样的力量是无穷的,为了让榜样开路,1996年开展了《优秀景点建设和优秀景点建筑》评选工作,2010年开展了《风景建设佳作奖》评选工作,这些评选出来的榜样对风景建设质量的提升起到了显著的促进作用。景中村长期以来是影响风景名胜区景观最为困扰的难题,浙江省一直在探索解决之道。最早要求外迁,后来改为影响核心景区景观的外迁,近10多年来杭州西湖风景名胜区管委会率先对区内的所有景中村先后进行了整治改造,为全省创造了成功的经验,使得景中村工作不仅得到了解困,还变景中村负担为乡土文化景观,进而发展到全省美丽乡村、特色小镇建设,成为供给侧改革的推手。10多年来,我们积极倡导发挥风景名胜区的科教功能,一些风景名胜区相继建成了初具科教功能的游人中心、博物馆和标识系统。西湖风景名胜区在浙江省风景名胜区事业发展中一直发挥着排头兵的作用。
    风景资源保护和开发利用关系的处理,始终伴随着风景名胜区事业发展的整个历程,处理不好风景资源会随时面临被破坏、被侵蚀的风险。在西湖风景名胜区修复之初,正值改革开放初期,一场“西湖保卫战”惊动了全国风景园林界,在“以经济建设为中心”的名头下,一些错误言论重重压向保护西湖的人士身上,时任浙江省建委顾问、原杭州市副市长、杭州市园林局首任局长、全国知名园林专家余森文老先生,他要保护西湖的山水尺度,反对在西湖边建高楼,被批为“经验主义”;他呼吁保护杭州重要历史文化遗迹,被批为“封建主义”;他竭力维护西湖的自然形态和山林植被的生态环境,被批为“自然主义”。更有甚者,市里个别负责同志公开主张“西湖具有开发价值”(意指房地产)“文物古迹如六部桥(南宋遗迹)只不过是一堆破烂货,阻碍城市发展”“如果世贸中心建筑高过保俶塔顶影响景观,可以把保俶塔拆掉,几百年之后世贸中心也不就成了文物了吗?!”“谁反对西湖边建高楼就把他的位置搬掉”等。在形形色色的谬论面前,80多岁高龄的余老和我们主管的同志,没有退缩,坚持原则,省内外风景园林界知名专家纷纷声援,最后在中央领导和省委领导的关怀下,终于统一了认识,西湖保全了。类似的矛盾在各个风景名胜区不同历史阶段从未平息过。我想保护和开发利用关系处理是风景名胜区工作一个永恒的命题。风景名胜区资源,尤其风景景观特色是风景名胜区的生命,保护好风景名胜资源和景观特色,是每一位风景名胜区工作者的神圣职责。现在、将来面对各种有意无意的破坏言论和行为必须坚持原则,前辈不畏缩、不后退、敢担当的精神应当代代相传。
    浙江省风景名胜区所取得的一切成就还离不开技术支撑,人才是关键。浙江省主管风景名胜区工作和杭州西湖主管领导向来由专家担任(除杨秀珠几年特例外)。新中国成立初期,主管西湖的就是老专家余森文先生。花港观鱼这样的社会主义新型大园林就是他本人在英国留学所获的西方现代园林学术思想与我国传统园林思想相结合的产物。他善用国内一流专家为西湖规划设计。他在20世纪五六十年代就十分重视人才储备,60年代初,他亲自向北京林学院(现北京林业大学)要来20多位优秀毕业生,为西湖的发展打下了技术人才基础。数十年来浙江省丰富的建设实践和人才积累,打造出了一支能支撑和胜任管理、规划、设计、施工任务的技术队伍。我们在培养浙江省人才队伍的同时积极借用省外一流技术力量,清华大学、北京大学、同济大学、东南大学、北京林业大学、中国城规院等都是浙江省风景名胜区信赖的人才资源,许多知名教授都到此讲学指导工作,许多成就均倾注了他们的心血。建设部规划顾问、原清华大学教授陈占祥、郑孝燮亲自向国务院推荐富春江-新安江列入首批国家级风景名胜区(之后新安江水库按余森文先生建议更名为“千岛湖”,他并在浙江日报上首提“黄山-千岛湖-西湖黄金旅游线”)。梁思成教授研究生、时任同济大学教授的葛如亮先生,于1983年设计的建德灵栖洞口习习山庄,充分利用自然地形,依山就势,将现代与传统有机结合,创作了一件优秀的山地景观建筑作品,被誉为中国的“流水别墅”,并被英国作为现代风景建筑的典范而载入建筑史图册。他带领的设计组还为建德风景名胜区培养了一支以规划建设科长叶同宽为代表的风景建筑设计队伍,为风景名胜区设计了一大批如大慈岩、灵栖洞翠谷山居、七里泷、严陵书院、七郎庙旅游码头、六洞山湧雪居等优秀风景建筑作品。为此,1992年中国风景园林学会风景名胜专业委员会和中国城市规划学会风景环境专业委员会在建德召开了一次联席现场经验交流会,其影响远及省外。东南大学齐康教授为天台山设计的济公院、清华大学设计的雷峰塔复建工程、东南大学设计的许多“新乡土”风景建筑……都是浙江省风景建筑不朽的精品之作。为提高基层的管理、规划、设计的专业水平,浙江省还经常举办各种形式的培训班和专业讲座。浙江省较早成立了风景园林学会、风景名胜区协会,还创办了《风景名胜》杂志,催动并丰富了风景名胜区规划建设实践,更有利于带动一支较强的技术队伍的成长。浙江省风景名胜区规划建设的学术水平随之与时俱进,规划内容日趋丰富,风景建筑风貌与环境关系处理愈加成熟,建筑小品日益得体,对景观环境的认识逐步提高。余森文先生倡导的风景园林要“向大自然学习”已经深入人心,而且已逐步认识到植物景观的重要性更优于建筑景观,应将植物景观摆在景观环境建设的首位。1989年建成的以植物景观为特色的西湖太子湾,被评为全国当时唯一的公园设计一等奖,其植物景观赢得了游人的喜爱,充分显示了植物景观的魅力。
    35年的历程已经过去,我们将迎来新的30年。这30年将是风景名胜区事业汇入中华民族伟大复兴之洪流的30年,到新中国成立百年之时也将是我国风景名胜区赶超国际现代化先进水平之日。我认为风景名胜区实现现代化的标志应该是:更加生态化、艺术化、科学化、知识化、个性化、规范化、标准化、系统化。目前与国际现代化先进水平相比尚有相当大的差距。我国的风景名胜区生态有待修复,生物多样性尚未得到有效保护,地更绿、水更清、天更蓝的到来有待时日;风景名胜区尚未达到无处不艺术,给人们以自然美和人文美之赏心悦目的境地;风景文化的保护与更新、继承与发展的关系处理水平有待进步;当今有文化艺术创意的景观作品非常少见,与景观不和谐的现象还比比皆是;风景名胜区的管理、环境保护的科学技术运用水平有待提升;充分发挥科教功能是我国风景名胜区与国际现代化水平的最大差距,要加强风景名胜区历史文化和科学信息建设,传递给人们以历史文化和科学知识,不再只停留在神话传说、形象比拟的解说水平;风景名胜区的景观特色要得以绝对的保护,使各自特色鲜明;规范化、标准化是现代化的重要标志,“少就是多”是物质丰富的现代社会重视的价值观念,包括道路交通、标识、公共小品等等都应该实行规范化、标准化;风景名胜区(将来的国家公园)要逐步建立管理、法规、技术保障等自上而下的完整体系;风景名胜区建设不正确的环境观、社会观和文化观应予纠正。未来30年,应该冲着上述目标一步一个脚印地前行,逐步缩小与国际现代化水平的差距。诚然,这新的30年任重而道远!
    相信大家都已经深深感知,当今时代是我国风景名胜区事业正处于既往从未有过的大好年代,习近平同志一系列治国理政思想,对于我国风景名胜区事业的发展具有战略性指导意义,在风景名胜区事业发展方向、正确处理各类矛盾等方面,道出了我们前行的路标。十八大提出建立国家公园体制,这是全国风景名胜区工作者梦寐以求的归宿。习近平同志在中央城镇工作会议上提到“要望得见山、看得见水、记得住乡愁”。他早在浙江德清视察工作时就提出“宁要绿水青山,不要金山银山,绿水青山就是金山银山”。2014年他在联合国教科文组织成立69周年大会上的讲话,以及在全国文艺座谈会上讲话对文化工作所做的全面论述,强调了“历史文化遗存是国家和民族的集体记忆”“让收藏在博物馆里的文物,陈列在广阔大地上的遗迹,……为人类提供正确的精神指导和强大的精神动力”“传承中华文化,绝不是简单复古,也不是盲目排斥,而是古为今用、洋为中用,论证取舍,推陈出新”等,他的一系列讲话为我们提供了风景名胜区建设清晰的指导思想。前进的方向已经指明,道路已经照亮,我们应该满怀信心,勇往直前,而今迈步从头越,向着我国风景名胜区事业赶超世界先进水平奋进,共圆中国梦!

    (编辑/王媛媛)